• 嗨起來吧
  • 0

秦穆然此時的態度,與剛才竇碧石的態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不過,秦穆然也算不上一個大度的人,只不過對於竇碧石這種小層次的人,秦穆然根本內心就泛不起任何的波瀾,跟他斤斤計較,只會是自降身份,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

「啊……啊……」

聽到秦穆然的話,竇碧石等人便是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猶猶豫豫,扭扭捏捏地便是踏入了蘭亭雅苑之中。

現在的他算是徹底的清楚了,這個秦穆然哪裡像他說的那樣是一個保安部的部長啊!何著來頭是這麼的大啊!

虧了剛才他還在秦穆然的面前裝十三,原來秦穆然至始至終沒有絲毫的動容,不是因為他沒有資本,而是他根本就看不上啊!

何著他一直都將自己當做一個笑話在看待!

從頭到尾秦穆然都是在靜靜地看著你裝逼!

秦穆然進入到蘭亭雅苑以後,便是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剛一坐下,薛經理便是迅速地給秦穆然奉上了上好的武夷大紅袍!

秦穆然悠閑地喝著茶,看著眾人的神色變化。

雖然說莫輕舞之前也來過不少次格林酒店,可是她也沒有來過這麼豪華的包廂啊!至於張婷就更不用說了,見都沒見過,整個就一個復古的風格啊!關鍵還是那麼的豪華!

在室內,竟然有著小溪,還有假山,甚至還養著一些梅花鹿,如此龐大的包廂,簡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一切都好像只有電視劇里才有的那般!

「別愣著,快坐吧!」

秦穆然放下手中的杯子,對著站著的眾人說道。

「啊……好……」

竇碧石等人才從震驚之中緩過神來,點了點頭,心中有些忐忑地落座。

待眾人都落座后,薛經理便是走到秦穆然的身旁,恭敬地遞上了菜單,道:「秦大少,這是菜單,您看看有什麼符合你胃口的!或者有什麼想吃的,也可以吩咐。」

「好!輕舞,你看看,你想吃什麼,隨便點!」

秦穆然接過菜單后,隨意看了看后,便是將菜單遞到了莫輕舞的手中道。

旁邊,竇碧石聽到秦穆然讓莫輕舞隨便點,嘴角都是忍不住地在抽搐。

豪華包廂怎麼的最低都得十萬塊的消費,更何況是整個格林酒店最為豪華的包廂呢!那豈不是要五十萬,甚至還要更多?

想到這裡,竇碧石的心都在滴血!

可是之前都已經把話都放在那裡了,說出去的話有如潑出去的水,想要收回去,那就真的是丟人丟大了。

莫輕舞接過菜單,翻開后,發現菜單竟然只有圖片名字沒有價格!

「怎麼了?」

秦穆然發現莫輕舞臉上的變化,問道。

「秦大哥,這個菜單上怎麼沒有價格?」

莫輕舞靠近秦穆然小聲地問答。

秦穆然一聽也是有些奇怪,按道理說,酒店的菜單都有價格和圖片文字的,就是為了以防有胡亂要價的酒店,可是現在這裡的菜單卻是沒有,這讓秦穆然很好奇。

「薛經理,這菜單怎麼沒有價格啊?」

秦穆然看著薛經理問道。

「秦大少,你有所不知。蘭亭雅苑和其他的包廂不一樣,您上一次來的那個包廂是為了享受帝王般的服務,今天的這個包廂則是宴請真正的名流才會開啟,一般的人根本沒有資格來到這裡,算起來,來蘭亭雅苑的客人也是屈指可數!

所以,為了保證超一流的水準,這個包廂都是由國家的特級廚師親自掌勺烹飪,同時也只做復古菜和傳承菜!所以,沒有價格!」

聽到薛經理這般解釋,秦穆然倒是有些理解!

國家的特級廚師來親自掌勺,這檔次根本就是不一樣,而且這裡都是些什麼?復古菜?

對於復古菜,秦穆然也是有些研究的,比如說現在很多的大師都喜歡閱讀曹雪芹的《紅樓夢》,為什麼呢?並不是他們喜歡讀這本書,而是《紅樓夢》就是一本隱藏的食譜!

其中蘊藏了很多如今已經失傳了的菜,所以許多大師便是鑽研這些,爭取還原這些菜,這也叫復古菜!

秦穆然點了點頭,然後對著莫輕舞說:「沒事,想吃什麼,就點吧!」

秦穆然一邊說著,一邊用眼睛的餘光注意著竇碧石的表情變化,尤其是當看到竇碧石那面如死灰的神色之後,心裡那叫一個爽啊!

小子,讓你丫的剛才在哥的面前裝十三,現在怎麼慫了?知道怕了?

不過,即便秦穆然這麼說了,可是莫輕舞終究還是人太善良,心裡還是大體有點數的,知道這裡的每一道菜都價格不菲,估計拿出去都得是她一個月的工資,所以也不為難竇碧石,沒敢多點,就點了一道看起來最為便宜的菜,便是合上了菜單!

當看到莫輕舞僅僅點了一道菜便是合上菜單以後,一直注視著莫輕舞動作的竇碧石才在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氣!

他真的擔心莫輕舞在不知道什麼情況的時候,會在秦穆然的慫恿下亂點菜,那樣可就真的要涼了,免不了要去賣腎和賣掉他心愛的BMW了。

所幸,莫輕舞幫助他逃過了一劫,可是剛剛沉下去的一顆心,卻是因為秦穆然的一個動作,再一次以急速飆升到了嗓子眼,竇碧石此刻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此時,由於李肅天地之道限定的時間還沒到,所以,李肅現在還沒有回到陳婷和劉美熙二人所在的位置。

然而,在陳婷和劉美熙二人那邊,卻出現了一絲絲的異樣。

只見陳婷手上的那顆珠子,在這個時候,突然發出了強烈的靈光,好像是在告訴陳婷和劉美熙二人,李肅可能是出現了危險,或者是現在急需這顆珠子的靈力。

但看着這顆珠子一直髮光,陳婷也想不出有什麼好辦法能夠馬上給李肅送去這顆珠子。

陳婷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靜靜的等待李肅回到自己的身邊。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而旁邊的劉美熙更加是無能爲力。

陳婷和劉美熙二人又在原地等了幾分鐘,這幾分鐘裏,二人都非常的擔心,陳婷擔心的是李肅,而劉美熙擔心的則是附近突然出現大蟒蛇,雖然二人的擔心,都是多餘的,但處於那種環境下,誰又能沒有一些擔心。

好在等了幾分鐘之後,李肅終於回來了,李肅突然出現在陳婷的身邊,只不過,李肅還是處於昏迷狀態。

“李肅,李肅,你怎麼了,你怎麼了”,看到李肅終於回來了,但卻看到李肅好像是昏迷了過去,於是,陳婷着急的想要叫醒李肅,但無奈陳婷叫了幾聲之後,李肅都沒能醒過來。

“婷婷,你別叫了,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消耗過度,他之前不是說,要你把那顆珠子給他吃下去嗎,你是不是忘記了”,看到陳婷一直在喊李肅的名字,完全忘記了李肅之前說的話,於是,劉美熙提醒的說道。

聽到劉美熙說,把那顆珠子給李肅吃下去,隨後,陳婷好像突然想起了,然後立刻拿出那顆珠子,就想要馬上塞進到李肅的嘴裏,但無奈李肅的嘴一直是緊閉着的,所以,陳婷一直沒能把那顆珠子塞進李肅的嘴裏。

最後,陳婷實在是想不出要用什麼辦法,才能把那顆珠子塞進李肅的嘴裏。

這時,在旁邊的劉美熙,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然後對陳婷說道:“你用嘴對嘴的方法試試,看能不能把這顆珠子給他吞下”,劉美熙說完之後,陳婷好像感覺有點不好意思,所以,一時沒有動作。

這時,劉美熙又說道:“你不來,是吧,你不來,那我可來了”,劉美熙說完之後,就馬上走到李肅的身邊,然後又從陳婷的手上把那顆珠子拿了過來。

之後,劉美熙想要把那顆珠子含在嘴裏,可就在這時,陳婷總算是放開了,於是,一把就從劉美熙的手上把珠子搶了回來,然後把珠子含在嘴裏,接下來就是要把珠子遞到李肅的嘴裏。

李肅、陳婷、劉美熙三人這邊,暫時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但周勇和張文二人那邊,現在卻遇到了很大的麻煩。

之前,圍毆劉小健的那四條大蟒蛇,在咬死了劉小健之後,那四條大蟒蛇就紛紛去尋找剩下的幾人了。

但無奈周勇和張文二人的運氣都不好,此時,二人雖然說沒有在一起,但二人的身後都紛紛有兩條超級大的大蟒蛇。

其中有一條大蟒蛇的嘴巴處,還有明顯的血跡,這條大蟒蛇應該就是咬死劉小健的那條大蟒蛇。

而這條咬死了劉小健的大蟒蛇,此時就在周勇身後七、八米左右的位置。

最強空間:邪王的傭兵妃 這條大蟒蛇的身旁,還有另一條和它差不多大的大蟒蛇,而此時,周勇也看到自己的身後又多了一條大蟒蛇。

原先的時候,周勇的身後就只有一條大蟒蛇,但在劉小健死後,由於大蟒蛇的數量已經開始比任務參與者們的數量要多了,所以,從那時候開始,有的任務參與者的身後開始出現兩條大蟒蛇了。

任務參與者們的數量一直在減少,而大蟒蛇的數量還沒有一絲的減少,搞不好到最後,一個人的身後同時出現三條大蟒蛇,都有可能,所以,需要減少大蟒蛇的數量了。

再不減少大蟒蛇的數量,那麼這次的任務,越到後面就會越危險,因爲那時候,任務參與者們的數量只會越來越少。

但想要減少大蟒蛇的數量,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非所有的任務參與者能夠獲得強有力的大殺傷性武器。

不然,赤手空拳,單槍匹馬可能很難傷害得到大蟒蛇,最多也就是給它們撓撓癢癢。

現在,且不說去如何如何殺掉大蟒蛇,就先說說如何保命要緊。

周勇在前面拼命的奔跑,而他的後面則是跟着兩條黑黃色的大蟒蛇。

要不是後面跟着兩條大蟒蛇,不然周勇早就想好好的躺下來休息一下了。

因爲,畢竟也跑了這麼久了,跑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了,是個人都想要輕輕鬆鬆的休息一下,但現在只要周勇一停下來休息,那麼保證周勇就會馬上被後面那兩條大蟒蛇生吞。

至於是兩條大蟒蛇各吞一半,還是一條大蟒蛇直接吞掉,那就不得得知了。

汗水一滴滴的從周勇的額頭上流下來,周勇一邊瘋狂的奔跑着,一邊感覺到自己可能很快就要死了。

想到這裏,周勇傷心的留下了眼淚,因爲周勇同樣和謝文傑、劉小健一樣,也有自己沒完成的事情。

周勇,今年三十歲,算是一個事業上的成功人士,然而,在他二十九的時候,他纔剛剛結婚,今年他的老婆才懷孕,但就在他老婆要生孩子的這天,也就是今天,剛好他就被魔王直接拉進了任務世界。

可想而知,如果他在這一次的任務中死去,那麼他這些年來的辛苦創業,就將毀於一旦,人死就什麼都沒有了。

然而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還有妻子和那還未出生的孩子,如果周勇死在了這次的任務中,那麼,他永遠也見不到他那未出生的孩子了,包括他那爲他生孩子的妻子。

這一切,即要看周勇的運氣和智慧,又要怪魔王的心狠手辣和草菅人命,無辜的殘害別人的生命。

周勇可能是真的跑不動了,因爲他奔跑的速度越來越慢了,彷彿這是一場和死神的賽跑,但卻不知道終點在哪裏。

剛開始發現自己身後有兩條大蟒蛇的時候,周勇還是跑得比較快的,但現在,他跑得是越來越慢,越來越慢,到最後,幾乎是用走了,但他還是沒有完全的放棄。

周勇停止了奔跑之後,又走了大約十來米,雖然周勇是由於跑累了而減速,但他身後的那兩條大蟒蛇可不會因爲跑得久了而慢慢減速,它們只會儘可能的追上你,馬上一口把你吞了。

“不,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這時,李肅終於醒過來了,但他醒過來之後,卻突然這樣大聲的喊着。 秦穆然沒有想到莫輕舞看來看去就點了這麼一道菜,頓時笑了笑,道:「就點一個啊?算了吧,還是我來吧!」

秦穆然愉快地接過菜單,一口氣連續點了七八個菜,然後拿著菜單看向一盤弓著腰站立的薛經理問道:「你們這裡還有什麼特色菜嗎?給點推薦。」

聽到秦穆然的話,站在一旁的薛經理終於發現有自己表現的機會了,那可不得好好的表現嘛!

自家大少的大哥,什麼時候見過紀凌風服過誰,也就眼前這位了!

這要是伺候好了,以後在格林酒店豈不是順風順水?

想到這裡,薛經理那是更加的賣力討好!

一下子給秦穆然又推薦了七八個招牌菜,這下可好,直接便是有了十六個菜,若是一個菜五六千的話,那已經有小八萬了,可是這個蘭亭雅苑的包廂里有這麼便宜的嘛?

很顯然,不可能!

此時,竇碧石真的有一種要吐血的衝動,可是他吐不出來啊!

要是能夠吐的出來,他絕對會毫不猶豫地就吐了,然後假裝昏倒,就能夠躲過一劫,可是現在呢!

這是要傾家蕩產的節奏啊!

現在的自己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花點錢就是了,可為什麼就要打莫輕舞主意,現在可倒好,惹了一個這麼禍害來撐腰!

秦穆然合上菜單,然後看著眾人道:「十六道菜,應該差不多了,要不就先上,不夠再點?」

聽到秦穆然的話,眾人皆是不敢接話,紛紛低下了頭,就算是他們都能夠猜到價格不便宜,若是他們再加到時候要他們均攤怎麼辦,那豈不是接下來都要吃土了?

說什麼都不肯接話!

另一邊,竇碧石臉黑的是更加厲害,其中最讓他吐血的是,秦穆然點的其中有一道菜上次他和他岳父在一起吃過,當時還暗地裡問了他老丈人價格,依稀記得那好像要一萬兩千多!

一道招牌菜一萬兩千多,十六道,想到這裡,竇碧石差點昏厥過去,桌下的兩條腿都在打顫,手心裡也都是冷汗。

他強制自己不要去想,聽天由命,他真的害怕自己再這麼想下去會直接兩眼一黑倒了下去,那就真的要鬧出大笑話了!

「秦大少,你們是否還要喝點酒水?」

見秦穆然點完菜后,薛經理便是收起菜單,恭敬地站在一旁,小心地問道。

「輕舞,喝點紅酒怎麼樣?紅酒裡面富含花青素,有養顏的功效!」秦穆然看著莫輕舞淡淡地說道。

「我不太會喝酒,也就喝一點,喝什麼,還是秦大哥你來決定吧!」

莫輕舞回道。

「行!那就這樣吧!先來一瓶拉菲然後再來兩瓶飛天茅台吧!」

秦穆然想了想對著薛經理說道。

「好的,秦大少,麻煩您稍等片刻,廚房已經在做了,菜一會兒就上。」

說完,薛經理便是退出了蘭亭雅苑的包廂。

沒有了薛經理在場,蘭亭雅苑內的氛圍頓時變得有些尷尬起來。

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生怕成為秦穆然攻擊的對象,一個個恨不得現在家裡著火,然後有個理由離開,完全沒有了剛才在格林酒店門口的興緻!

不過相比於其他人,竇碧石整個人才是最悲催的!

先不說拉菲,就是一瓶飛天茅台那個價格便是已經好幾千了,而拉菲,還用想嗎?言簡意賅,82年的拉菲啊!最為最著名年份的拉菲酒,格林大酒店的這個可不是外面那些用來充數的,一定是最正宗的那一批,同樣的價格也會是最貴的!

竇碧石知道,這一切都是秦穆然故意的!

他很想起身就走,不顧一切。可是秦穆然呢?他可是連格林酒店的薛經理都得恭恭敬敬對待的存在,而且目前來頭還不明,要是惹惱了他,豈不是……想到這裡,竇碧石又不敢動!

秦穆然看著眾人,臉上微微一笑,問道:「怎麼了?大家都不說話了?」

張婷因為一直都和莫輕舞處的不錯,所以相比於其他的人,她還是能夠活躍的開的,她一雙大眼睛盯著秦穆然,問道:「秦穆然,你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什麼人家經理叫你秦大少啊!你到底是哪裡的大少?」

張婷問的,同樣的也是在座的各位想要知道的,買得起瑪莎拉蒂,卻在盛康集團甘願做一個保安,同時面子大到連格林酒店的經理都要恭恭敬敬的,這得是多會玩的富二代啊!

「啊?什麼大少不大少的!我就是一個小小的保安部的部長!哪裡是什麼富二代!之前跟我一個處的不錯的朋友一起來吃過,可能是我朋友的面子大吧!讓他覺得我也是什麼富二代,要不然的話,我來,誰願意搭理我啊!」

秦穆然笑了笑,並不多說。

「……」

若是之前,秦穆然說這種話,他們可能會笑笑,但是經歷了現在的事情后,他們在坐的沒有一個人敢輕視他了!

開什麼玩笑,什麼你的朋友面子大,這裡是哪裡,格林酒店啊!紀家的產業啊!在中海誰不知道紀家代表著什麼?

你一句話,人家就屁顛屁顛地給你開放了蘭亭雅苑這個幾乎都不對外開放的包廂,真的會是一個小角色?

丫的,今天真的是踢到鐵板了,虧這傢伙看起來還是有些人畜無害呢!簡直就是一個典型的扮豬吃老虎啊!

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個家族的大少或者隱形的富豪!

秦?貌似中海沒有哪個姓秦的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啊!

莫非是個過江猛龍? 自帶錦鯉穿六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