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嗯,紅酒而已,想喝管夠!」墨九狸隨意的說道。小書說了,光是早前被它埋在地下的就有幾萬斤,還有一些剛剛釀好,沒有埋下的呢……

空間的時間比外面的快,加上空間的土地種的東西長得也比外面快,那些靈果差不多一個月就成熟一次……

不過,她空間裡面只有那一種靈果樹,到現在她也不知道那紅色的靈果,叫什麼名字,因為她看著像現代的蘋果,吃起來也是算算甜甜的,她便一直稱為蘋果……

就連小書也不清楚那是什麼靈果,不過小書卻說了,它跟了那麼多主人,活了那麼久,見過的靈果沒有幾千萬,也有幾百萬種了!但是卻沒有一種的味道和效果,比得上空間的紅色靈果……

開始的時候墨九狸還有些不信,不過來到這個世界五年多,她也吃過不少的靈果,但是跟她空間的蘋果比起來就差太多了……

如果說她空間裡面的被稱為靈果,那外面的靈果連蘿蔔都算不上了。兩種果子完全沒有可比性,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面……

因此,她會在空間種菜,種葯,卻從來沒有種果樹的念頭,因為根本不需要!而且,她和寶寶也幾乎不吃外面的靈果……

吃慣了自家的蘋果,外面的蘿蔔母女倆都非常的嫌棄!不過為了不引起外人的注意,空間的蘋果墨九狸極少拿出來……

花護法聞言一喜,立即將五壇酒收了起來:「謝謝夫人!」

「夫人,你好好休息,外面我守著!」花護法開心的說道。

「嗯……」墨九狸點頭道,有花護法在她也不方便進空間,只能進帳篷中休息……

一夜無話

翌日,墨九狸快到晌午才出來,花護法安靜的守在外面。墨九狸簡單的做了早餐,兩人吃完之後才趕路……

遇上一般的藥材,如果空間沒有,墨九狸便收集起來,讓小書種上,按照小書的話說,雖然常用藥材那裡都能買到,但是萬一需要的時候沒有,還要出去買很浪費時間……

反正空間晉級之後,多出了好幾塊葯田,小書便建議墨九狸不管是稀有的還是常用的,只要空間沒有的都收集回來,這樣不管何時何地,她想用藥材都不必擔心沒有了……

墨九狸想想也對,反正有器靈小書在,也無需她打理葯田,她只負責收集藥材種子,或者直接將藥材連根須一起收起來便可……

正是因為小書的建議,讓日後墨九狸被困的時候,才能安然脫困,那個時候墨九狸無比慶幸今日小書的建議,也無比慶幸自己一直按照小書的話,多年來養成了不斷收集藥材的習慣!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因為這是在凌天秘境中,除了常用的藥材,還有許多別人根本不認得的藥材,墨九狸也一併收了起來……

甚至還遇到幾種奇怪的花草,連墨九狸也不認得,不過她卻覺得那些花草有些奇怪,也順便給收集了起來……

幾天下來,花護法也對墨九狸漸漸了解了不少!他知道自家夫人不喜歡吃那些丹藥,而是習慣一日三餐,晚上睡覺……

還有就是自家夫人除了非常喜歡藥材之外,還喜歡一些看起來不像是藥材,卻又特別的花花草草……

了解之後,花護法也四處留意著,幫忙墨九狸尋找那些藥材和特別的花草……

而這幾天出力的活,比如遇到些什麼人和獸,基本都是他動手,而採藥或者做飯的事情,都是墨九狸來……

吃了墨九狸做的飯菜之後,花護法覺得自己以前那麼多年吃的簡直就是垃圾!跟夫人做的東西比起來,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

心裡則想著,等到見到那風護法兩個人的時候,一定要好好顯擺顯擺……

「夫人,前面有四個人!」花護法從前面走回來說道。

「認識?」墨九狸挑眉問道。

「不認識,不過,我偷聽到他們說的話,好像他們發現了一處寶藏!」花護法眼睛發光的說道。

他剛才不過是見夫人在採藥,便去前面探路,不想卻偷聽到這麼一個消息!

「寶藏?」墨九狸眼中閃過一抹幽光,說實在的進來這凌天秘境后,除了遇到的藥材多了些,她還真是沒遇到什麼。

「嗯,好像是那寶藏有什麼東西守護著,他們原本20多人,死的就剩下四人了!」花護法說道。

「我們跟著去看看,進來這秘境還是一次聽說寶藏呢……」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夫人,要不要我處理了那四個人?」花護法想了想問道。

「不用,我們跟在後面去看看再說,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寶藏!」墨九狸隨意的說道。

「好,那我們過去吧!」花護法覺得也對,那些人覺得是寶藏的東西,在夫人眼裡說不定是垃圾呢,先去看看再說,真的是寶藏,再處理掉那些人也可以……

「走吧!」墨九狸收起了剛才的一株冰凌草,隨著花護法走到前面,果然發現四個老者正坐在一顆樹下休息。 楊塵也跟着摸了一下地板,聲音聚變:“又中計了,他剛纔把徐鳳年帶走了!”

不等我多問,楊塵率先朝黑暗中跑去,郭勇佳罵了一句,叫我守在這裏別亂跑,然後跟着楊塵一起消失了。

黑暗中,我蹲在地上,四神無主,耳邊只有他們乒乒乓乓的腳步聲,等我回過神後,他們似乎上了樓梯,傳出啪啪啪的聲音。

說真的,我到現在都還有點頭大,徐鳳年明明就在我面前,雖然我看不見他,但也不可能有人在我和郭勇佳面前悄聲無息的把徐鳳年帶走吧?

這個暗中的傢伙,到底是誰?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他們好像抓到人了,樓上傳來噼裏啪啦的聲音,尤其是郭勇佳的叫罵聲,最爲強烈。我慢慢站起身子,想上去看看情況,可是黑不溜秋的屋子裏,我根本找不到方向,樓梯在哪我都不知道,急的我像熱鍋上的螞蟻,只能呆在原地團團轉。

聲音來了快,去的也快,隨着郭勇佳一聲大吼,樓上頓時變得又安靜了。我集中精神,沒有再聽到一絲聲音,有的,也只是自己的心跳。在心裏,我冒出一個不好的預感,難不成他們兩都解決了?

有人下了樓梯,聽聲音是兩個,我心裏一鬆,他們兩好像在黑暗中長了眼睛一樣,跑到我身邊,氣喘吁吁。我着急的問說是不是抓到人了?郭勇佳說:“沒有,那孫子太厲害了,給他溜了。”

“人雖然跑了,不過徐鳳年被我們追回來了。”楊塵塞給我一個小東西,摸了下形狀,是個瓶子,估計和楊塵他們一樣,用這玩意把鬼魂收了進去!

我迫不及待的想打開,卻被楊塵喊住了:“別亂動,萬一他再回來,放出徐鳳年就麻煩了。”

我心有餘悸,那傢伙簡直就是神偷,可不能再讓他把徐鳳年偷了!於是我強行把瓶子擠進了屁股後面的兜裏,我穿的是牛仔褲,緊梆梆的,說什麼也不會被偷走,除非他連我一起帶走!

郭勇佳嘴裏發出咕嘟的聲音,有些羨慕的說:“要不我也弄進瓶子裏,你把我塞到另外一個屁股兜?”

我氣的拍了他一下,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開玩笑!

楊塵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我們立馬全部都閉上了嘴,我心跳加速,看樣子,是那傢伙不甘心徐鳳年被搶走,又回來了?

半響後,楊塵才說:“我們先出去,這裏不能呆了。”

隨即,我們走到大門口,楊塵隨手一拉就把門打開了,在黑暗裏呆久了,太陽光刺的我眼睛有些生疼,不過這並沒什麼大礙。

走出大門口的時候,郭勇佳特意把大鐵門重新關好,裝模作樣的鎖住了,說這樣小偷不會擅自闖入,也好方便我們下一次過來。我心裏嘀咕,過來一次都發生了這麼多事,要是再來,還不要折騰死人!

回到家裏,楊塵放徐鳳年出來,他還是和死魚一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在家我膽子大了,上前拍了他幾下,可始終毫無反應。

“先放着等一會,如果是昏迷,他過一會自己會醒。”楊塵對我說道。

無奈,只好先放着,可差不多過了兩個小時,徐鳳年還是沒動靜,我沒急郭勇佳倒先走了過去,重重了拍徐鳳年幾個耳光,看的我臉色都綠了,他尷尬的對我笑了兩聲:“徐鳳年看來是真昏迷了,肯定被動了什麼手腳。”

楊塵掏出一張黃紙,用桌上擺着的毛筆沾了寫水,潤開黑墨在黃紙上畫了幾個字符,隨後又默唸了幾句咒語,黃符燃起了藍火後,他隨手往徐鳳年身上丟了過去。

藍火在徐鳳年身上迅速蔓延開來,他的臉色無動於衷,一點痛苦之色都沒有,郭勇佳驚訝:“徐鳳年成仙了,居然連鬼火都不怕了。”

楊塵忍不住罵了一聲:“成仙個屁,徐鳳年這是六神無主,三魂七魄丟了,現在就剩下一具空殼了!”

我不明所以,聽起來好像挺嚴重的樣子。

“當然嚴重,可以說,徐鳳年廢了,雖然他死不了,那是因爲他的魂還在,可是剩下的七魄估計被那高人用了什麼手段,全部驅除出去了…”說到一半,楊塵突然頓了住了,用力的拍了一下沙發。

“之前徐鳳年被困在屋子裏的時候,肯定就被抽離了七魄,他想利用封印磨滅徐鳳年的七魄,可我們誤打誤撞,或者說是被他故意引誘開門,把徐鳳年困死的七魄全部放了出來!”

我想起之前的那股狂風和痛苦的龍鳴聲,合着那就是徐鳳年喊出來了?!

我呼吸急促,腦子裏打了死結,怎麼歸根結底,是我們一手導致這一切的?

“徐鳳年還能發出龍鳴聲?”郭勇佳皺眉,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這隻有那些當天子的人才能發出的聲音吧?”

“話這麼說沒錯,可這隻能說明,他是一個天生適合當王者的人。” 校園絕品紈絝 楊塵有氣無力的解釋。

郭勇佳看了幾眼地上的徐鳳年,嘀咕說可他只是個將軍,跟皇帝也搭不上邊,要是個皇親貴族我還相信。

“有當皇帝的命就很了不起了,如果他當時沒被人殺死,可能他就是皇帝…”楊塵又頓了下,似乎想到了什麼,眉頭緊皺。

我默不出聲,想等他繼續說,可他只是嘆了一口氣,閉着眼睛搖頭。看起來是在惋惜,不過我覺得,他這幅表情是假裝的,他剛纔絕對想起了什麼,只不過瞞在了心裏,沒告訴我們。

郭勇佳和我不約而同的對視了一眼,顯然他也看出來了。

“那傢伙是個偷窺狂吧,既然想弄死徐鳳年,也不用親自守在那邊,反正都算出我們會親自放出徐鳳年的七魄。”郭勇佳轉移話題。

楊塵說不是,那傢伙只是個嘍嘍,真正的幕後黑手肯定躲在暗中,這傢伙頂多就是一個監視和彙報的跑腿。

郭勇佳問說你怎麼看出來的?楊塵沒回答他,而是看向我:“現在他七魄跑了,還是我們親自放出去的,怎麼說,也要找回來,事情耽誤越久,越麻煩。”他遲疑了下:“我怕徐鳳年的七魄被別人搶先一步收走了,那麼徐鳳年就永遠醒不過來了…”

我瞪大了眼睛,問那要怎麼才能找回徐鳳年的七魄。

楊塵說這個不難,只要有我在,就成。接着,他把找回七魄的辦法說了一遍,我一聽就明白了,之前,他們三個去西安幫人找回魂魄,也是用這個辦法,就是用三根大香火和白蠟燭,讓至親的人拿着守在門口,魂魄就會自己回來!按理來說,我和徐鳳年拜過陰魂,算是他老婆,也就是最親的人,這個在一定程度上,比父母還要親近。

我說那好辦,當即就準備去買這些東西,可楊塵卻說:“不能在這裏,要去你家纔可以。”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說這不就是我家麼?

楊塵搖頭:“這是郭勇佳的住所,也是他的家,你家不是在這,要招魂,只能在自己買的房子纔可以,你在本地沒有家,就要回老家去。”

我懂了,不敢耽誤,就讓他們立即開車帶我回了老家。

晚上,準備好一切之後,楊塵讓我披麻戴孝守在門口,必須要站在門外,不能站在門內,而且手裏拿着的東西一定要舉得高高的,累了就換一隻手,千萬不能放下來,否則如果徐鳳年的七魄正好經過這裏,錯失了機會。而他們兩個則不能呆在這,以免嚇到了那七魄,索性就躲在一邊的車子裏窩着,有不少的情況也能隨時跑出來對付。

我大概八點開始,一直到十一點,期間一個鬼影都沒瞧見,就在我等着手臂發酸,快睡着的時候,突然看見遠處有個人影飄了過來,我精神一震,仔細看了幾眼,發現這人好像不是徐鳳年… 幾人的實力有兩人在紫玄巔峰,一人墨玄初級,另一人墨玄中級!看打扮這幾人應該都是散修……

「風老,那個地方就憑我們四人能夠進去嗎?要不要找別人一起……」其中身穿一襲灰衣,實力墨玄初級的老者,看著那名實力最高的墨玄中級老者問道。

重生之活成自己心中的主角 「先不說我們能不能遇到別人,就算遇到了,實力不如我們的進去也是送死!實力如果比我們強的,估計只有那些隠族強者了,你覺得我們告訴他們之後,他們還會帶我們進去嗎?」風老有些鄙視的說道。

其餘三人聞言沉默了,是啊!他們覺得裡面危險,實力不如他們的人,即便加入也對他們幫助不大,可如果實力強於他們的,又如何會讓他們跟著進去呢……

這個世界本來就弱肉強食,弱者即便得到什麼機緣,如果沒有能力,一樣會被強者掠奪……

「風老說的沒錯,既然我們四人剛才能逃出來!再進去我們有了之前的經驗,想必也能再次逃出來,大不了我們就多闖幾次。我相信只要我們小心,最後一定能后闖進去的!」兩名紫玄巔峰的強者中,一個身邊藍衣的老者說道。

「沒錯,有了第一次經驗,我們再進去也不會這麼狼狽了!」另一個身穿白袍的紫玄巔峰老者說道。

「好。我們抓緊時間療傷,等會我們再去一次!」被稱為風老的黑衣老者說道。

墨九狸和花護法就在四人身後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上,四人誰都沒有發現,他們的對話全被兩人聽到了……

差不多半日的時間過去,四人紛紛起身向著前方掠去,墨九狸和花護法跟在四人的身後……

大概一個時辰后,四人來到一處密林外,墨九狸發現眼前的這處密林中,有著淡淡的白霧縈繞著,雖然很淡,但她還是發現了……

「風老,上一次我進去之後先是幻境,然後出現的是凶獸,我就是在殺死五隻凶獸后,被重傷逃了出來了!」灰衣老者心有餘悸的說道。

「我們也是!」其餘兩人說道。

「我和你們一樣,這樣我們這一次不要走散了!」風老說著拿出一根手指粗細的麻繩系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其餘幾人瞬間明白了風老的意思,然後隔一段距離一人將手腕纏在麻繩上,一根百米長的麻繩,分開綁在四人的手腕上,這樣幾人就不會被分開了!只不過,真的會如他們想的那樣么……

「走……」風老在最前面說完直接走進了密林。

身後三人也跟著走了進去,片刻就消失在墨九狸和花護法的面前……

「夫人,我們進去嗎?」花護法看著墨九狸問道。

他對什麼寶藏並沒有興趣,他進來秘境的任務就是保護夫人!

「都來了,自然要進去看看了!走吧……」墨九狸說道。

「夫人,我在前面,你小心點跟著我!」花護法說完率先走到了墨九狸的前面,墨九狸看著花護法的背影,嘴角抽了抽。

估計那妖孽就是讓身邊的幾個護法進來保護她的吧!想到進來前被某妖孽強吻了!墨九狸的耳根不自然的泛起點點紅暈……

眼看著花護法要消失,墨九狸也跟了上去,追上花護法的腳步,手一揮一把藥粉灑在花護法的身上……

這藥粉只有她能發現,為了避免出現意外跟花護法走散了,到時候她好根據藥粉找到人……

兩人走了沒多久,花護法就消失在墨九狸的眼前了。

而花護法卻毫不自知,因為他回頭還能跟在身後的墨九狸,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家夫人消失了……

墨九狸看到花護法消失了,微微皺著眉頭,知道自己可能進入了那些人說的幻境,只是仔細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什麼變化……

反正花護法身上有她的藥粉,只要在這裡,她都能找到,想到這裡墨九狸便繼續向前走……

走出沒多遠她的面前出現了一座巨大的石門……

墨九狸仔細打量了一番,發現一個嚴肅的問題,這門無法打開……

墨九狸嘴角抽了抽,又看了看四周,除了面前一扇巨門外,似乎並沒有其餘的路可走了!難道這是幻境?還是什麼地方呢?

墨九狸低著頭沉思著,並沒有打算破門而入……

這時,低著頭的墨九狸發現門的底部,有一個小方形的黑色突起,看著就像是現代自行車的踏板一般……

墨九狸心想:「難道踩一下門就開了?」

雖然覺得有些不靠譜,她還是一腳踩了上去……

「啪嗒……」

「轟隆,轟隆,轟隆……」

隨著一聲輕響,面前的大門緩緩的向上升起,墨九狸眼中閃過一抹驚訝,有些佩服自己的運氣,原來真的踩一下就能開門啊……

巨門上升到墨九狸的頭頂,停了下來,墨九狸猶豫了一下抬腿走了進去!在她進去后,身後傳來嘭的一聲巨響,大門直接落了下來……

墨九狸只是回頭望了一眼,並沒有在意!隨後在這偌大的密室轉悠了起來,進來之後墨九狸發現這門裡面,便是一個巨大的密室……

難怪,那麼大一扇巨門!這密室看起來似乎之前應該是一座宮殿,屋頂距離地面差不多有十米高……

大概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空曠,是墨九狸對著密室的第一印象!就這破地方別說寶物了,估計連個值錢的東西都沒有……

而且,再次望了眼那緊閉的巨門,墨九狸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哈哈哈,有緣人,我終於等到你了!」墨九狸的想法剛落下,一道洪亮的聲音在密室中響起。

「什麼人?」墨九狸冷聲問道。

「小傢伙,不用緊張!你既然能夠來到這裡,便是與我有緣,別在那裡杵著了,快點進來吧!」聲音再次響起,似乎還帶意思催促之意。

墨九狸聞言皺了皺眉頭,還是直接向前走去,而她有些不明白,對方說的進來吧是什麼意思,因為目前她看到的,這只是一個密室,並沒有發現其他的門……

不過,走了一會兒她才看到,對面的牆壁上面刻畫著一扇門…… 墨九狸走到牆邊,四處看了看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心裡暗想著這門要如何打開……

忽然牆上刻畫的門閃了閃,變成一道光幕的門,墨九狸眼神閃了閃直接走了進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