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進去之後,裡邊很寬敞,也沒見有什麼守衛。就最裡邊有兩個架子,架子上放著一些藥材,然後櫃檯旁邊有個中年人閉目養神。

奇怪,按理說寶丹閣這種地方應該很多人,可這裡冷冷清清的,唐宋都懷疑自己走錯了地方。

「劉叔叔!」李靜開心的蹦過去喊著,中年人睜開眼,露出笑容打量著一行人。

「李家丫頭,你爹允許你出門了?」劉西路抿著微笑,「我可是聽說,前段時間你又把一個陪練打成重傷。」

李靜撇著嘴:「哪有,是他自己不小心摔倒受傷,跟我沒關係。再說了,陪練難免有傷嘛。劉叔叔,我今天是帶他來的。」

劉西路早就注意到唐宋了,審視一番,輕聲道:「小兄弟看樣子對丹藥有一定了解。」

唐宋也沒有意外,進來之後他的目光就一直在架子上的藥材,稍微留神就注意到了。「在下唐宋,想買一些藥材。如果可以,買一顆丹藥。」

劉西路一怔,臉上保持著笑容:「哦?小兄弟是丹師?」

見唐宋點頭,劉西路將目光落到李靜身上,「你爹怎麼說?」

李靜撓著頭:「我爹就說讓我帶他過來,不懂。劉叔叔,最近有什麼丹藥,多少價啊?」說話間,李靜側頭看著唐宋,滿是肉疼。

丹藥她可買不起,動不動上百兩,就算李家有錢也不能這麼揮霍。

劉西路沒有回答,繞過櫃檯走到藥材架子旁。唐宋跟了過去,神念不停的探查架子上的藥材。

這個世界的藥材跟之前那個世界差別很大,沒有釋放出任何元氣,可是神念探查之後就發現,內部蘊含著濃厚的力量。

難怪在這裡丹藥這麼昂貴,想要把這些力量提煉並且融合絕非容易的事情,就算唐宋,只怕也要花費很大的功夫!

劉西路一直注意唐宋,知道他正在探查,也沒說什麼。劉西路畢竟是老手,他知道什麼人買得起丹藥,不可能來個人就給看。

架子上的藥材都不算高級,應該說都很低級,卻都帶著很大的詫異。每一種藥材內蘊含的力量都不同,也讓唐宋大概明白了這個世界的煉丹原理,基本就是融合能量。

看了一會,唐宋輕聲道:「我想要一枚丹藥,一級或者二級,都可以。」

劉西路微眯著眼:「一級丹藥,一百二十兩。二級丹藥,我這沒有。」

後邊的李靜倒吸了口涼氣,慌忙上前低聲道:「唐大哥,我可沒那麼多錢……」

不等李靜說完,唐宋已經接過話:「那就要一枚一級,錢我有。」

說話間,唐宋右手輕輕一揮,一大塊天靈石出現。

劉西路跟李靜頓時愣了,這麼一大塊……

「你……你好有錢!」李靜兩眼瞪大的驚叫起來,「而且是一整塊,這……我的天,你太囂張了!」

劉西路也是皺眉,這麼一大塊天靈石可是非常少見,錢嘛,一般都是一小塊一小塊,哪有一大塊一大塊的?

唐宋將天靈石放在桌子上,桌子都有些搖晃。「砸碎應該不難,具體算多少,我不知道。」

回了神,劉西路沉吟道:「應該有兩百兩,不過因為是整體,要更值錢一些,能當做三百兩使用。」

唐宋頗為驚訝:「不是說按照重量來算嗎,整體更值錢?」

見他居然不懂,劉西路更是驚奇。李靜則是高聲叫起來:「整體當然更值錢。這麼一大塊,可以修鍊好久好久。打碎了,對修鍊都沒有多大幫助。錢本來就是寶貝,僅次于丹葯好嗎?」

還有這操作?

唐宋端是意外,同時也暗暗慶幸。得虧沒有把最大的一塊拿出來,要不然嚇死他們…… 旅店裏面的陳柏他們也遇襲了,除了旅店裏的老婦人和黝黑男夥計之外,吃飯時候遇到的那兩個穿着登山服的男人也和他們是一夥的。還好我們心裏早已做好了準備,不然還真可能吃虧了。

“你們是天羽閣的人?”我看着這個藍色登山服男人,開口問道。

他倒是沒有隱瞞,笑了笑,說沒錯,他們正是天羽閣的人,在這裏等我們已經兩天的時間了,終於是把我們等到了。“羅哥和那個女厲鬼說的果然沒錯,你不是一個人來的,還帶來了其他人,不過沒關係,今晚就讓你們都葬身在這裏。”

說完,他一抖手臂,從傷口裏涌出的暗紅色霧氣更多了,涌出的霧氣和之前的霧氣匯聚到了一起,形成一個暗紅色的巨型霧氣豹子。霧氣形成的豹子與活豹子一般無二,咧着嘴,發出一陣低吼聲,目光冷冷的盯着我。

“原本想趁你不備,把你給抓住,這樣我就是大功勞,沒想到被你發現了。既然現在他們也在裏面動手了,我也就不怕弄出大動靜了。”藍色登山服男子,冷冷說道,然後帶着那個霧氣豹子向我攻來。

我急忙聯繫肚子裏的金蠶蠱,讓它出來幫忙。金蠶蠱雖有些不太情願,但還是聽我的話,做出了反應。

金蠶蠱渾身散發出金光,接着我身上也發出了淡淡的微光,那藍色登山服男人發現不對勁,停了下來,謹慎的看着我。我一張嘴,金蠶蠱化作一道金光從我嘴裏飛了出來,它出來之後我身上的金光也漸漸消散了。

它身上始終覆蓋着一層金光,讓人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只會覺得一團金光在空中飄着。

“你來對付那個霧氣形成的豹子,我來對付那個男的。”我對金光裏的金蠶蠱說道,然後衝向那個男人。

金蠶蠱抱怨了一句麻煩,不過還是聽話的跑去對付那個霧氣豹子了。那霧氣豹子不清楚攻向自己的是什麼,肯定只看到是一團金光向自己飛去,它有些忌憚的往後跳了幾步,盯着金光團,嘴裏的低吼聲從始至終就沒停過。

在衝向藍色登山服男人的同時,我嘴裏念着咒語,手上結了幾個手印,然後兩支手掌上冒起兩團火焰。我控制着兩團火焰,兩團火焰在空中交錯遊動,然後融合在了一起,變成一個體積稍大的火球。

這火球受我的掌控,我控制這它攻向那個男人,男人手裏拿着刀,我不適合和他硬碰硬打鬥,所以打算用術法召出來的火球來對付他。

就在剛剛我發現,男人那支傷口裏能涌出霧氣的手臂,此時縮小了一般的體積,而且他不太用那字手臂,所以我肯定那支手臂在使用霧氣的術法後,受到了影響,無法像正常的手臂一樣發揮作用,這正是我的機會。

不出我所料,藍色登山服男人只不停的用一隻手拿着刀,來抵擋住我控制的火球,另外一隻手基本上不用。越是這樣,越是讓他陷入了被動之中,有幾次差點被火球給直接撞到。

他現在已經開始從一開始的硬碰硬,轉變成邊退邊打,大部分都是防守。我趁勝追擊,再次把火球分開,控制着兩個火球向他攻去。因爲只能用一隻手的緣故,他顯得比剛剛吃力得多。

另外一邊,金蠶蠱也和霧氣豹子打得不亦樂乎,因爲霧氣豹子沒有實體的緣故,所以對付起來也比較麻煩,但金蠶蠱想現在這樣糾纏住它也是好的。只要我打敗了這邊的這個男的,那隻霧氣豹子也會自然而然的消散。

我不再浪費時間,再次控制火球分開,這次火球分成了四個,雖然每一個火球的體積都不大,但是攻擊起來卻能讓那個男人更加吃力,應付不了。

久而久之,那個男人開始急了,目光中出現了慌亂。在這種情況下他終於是想要把那隻霧氣豹子給招回來,這樣他的另外一隻手臂就能恢復原狀,重新派上用場。

不過,我哪能讓他如意,嘴裏唸咒,讓四團火球的攻擊速度變快,這樣那男人就沒時間做其他的事情了,光是要想辦法抵擋了躲避四團火球的攻擊,就已經夠他吃力的了。

沒一會,那男人就開始堅持不住了,身上不少地上被火球攻擊到,藍色登山服被火球燒破了不少地方,他看上去變得極其狼狽。

旅店裏的打鬥聲越來越激烈,我也不再拖時間,想要快點解決掉他去旅店裏幫忙。於是猛的一運氣,讓那四團火球體積都增大一些,然後讓四團火焰同時攻向男人的一個地方,那就是心臟。

藍色登山服男人眼神一沉,趕緊用刀擋在心口前,但沒有用。他手上的刀沒能完全把所有的火焰都抵擋出了,於是沒被擋住的火焰直接擊到了他的胸口上。

砰的一聲,男人胸口炸開了,火星四濺,他吐了一口鮮血,倒在了地上。那四團火焰也熄滅了,我呼了口氣,控制那四團火焰可沒少花的精力。

男人倒地死了之後,那隻和金蠶蠱打鬥的霧氣豹子也慘叫一聲,化作一灘血水灑到了地上,消散了。

“無趣!”在那霧氣豹子消散後,金蠶蠱身上的金光也消失了,它飛回到我身旁,不滿的說了一句。

我懶得理它,讓它先飛回我肚子裏,它也沒多說什麼,化作一道金光飛回了我體內。金蠶蠱飛回我體內後,我轉身想要跑回旅店內,幫助陳柏他們。

可誰知道,我剛跑到旅店門口,就看到陳柏他們帶着我們的東西都衝了出來,看上去十分的着急。

“怎麼了?”我疑惑問道,他們怎麼這麼着急,出了什麼事。

“趕緊走遠一點。”劉宇衝出來的同時,拉着我往遠處跑。

還沒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就聽到轟的一聲,旅館爆炸了,頓時火光四射,一道衝擊力向四周散開,我們被波及到順勢都撲到了地上,不然肯定會被衝擊力弄傷了。

爆炸聲挺大,除了火光之外,就是濃煙和四散的被震飛的帶着火星子的木板塊。

還好這裏離鎮上有段距離,不然估計要傷及無辜,造成更大的影響。躲過爆炸的餘波後,我們從地上站了起來,回頭看着那個被大火吞沒的旅店。

“他們派來都是些小角色,打不過我們就像和我們同歸於盡,真是喪心病狂。”陳柏臉上帶着怒意,沉着臉說道。

我心裏也很氣憤,估計爲了在這裏等我們,他們把原本的旅店老闆和夥計都給殺了,扮成他們的樣子,想要以此來襲擊我們,不過百密一疏,還是被陳柏發現了破綻,我們都有了警惕心。

他們做事還是一如既往,不擇手段,濫殺無辜。

“師弟你剛剛去哪了,害我們遇襲的時候還在裏面找了你一會。

我說自己夜裏出來上廁所,正好遇到了一個藍色登山服男人,他想趁我不備偷偷襲擊我,見我抓住,但還是被我發現了,於是和他在旅店外打了一場。

“那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秦筱筱聽了之後,慌忙走過來,擔心的問道。

“沒事,他被我殺了。”我搖了搖頭,回道。

剛剛的動靜已經驚動了鎮上,雖然鎮上與這裏有段距離,不過相信很快就陸續有人會趕過來的,所以我們不敢繼續在這裏多待,在鎮上的人趕來之前就離開了這裏。

出於無奈,現在我們只能往山裏走,雖然在夜裏山中比較危險,但也不容我們想這麼多了。 「你,真要出這塊?」劉西路很不確定的問道,「如果你出這一塊,可以算三百兩。」

唐宋隨意的點頭:「三百就三百。我要一枚一級丹藥,然後藥材,等會我再看看。」

「好!」劉西路爽快的答應,「你們稍等,我去拿丹藥。」

等劉西路離開,李靜滿是肉疼的趴在天靈石上,一臉的哭喪:「三百兩啊,我們家都沒這麼多錢。這麼大的錢,我頭一次看到……嗚嗚,好喜歡,好想要。」

唐宋沒理她,繼續探查架子上的藥材。這裡的藥材針對性更強,每一樣都蘊含獨特的力量。如果能成功融合,藥效肯定也很驚人。

不多會,劉西路回來了,手裡捧著一個黑色小盒子。李靜立即蹦起來,兩眼直勾勾盯著。

將盒子遞過來,劉西路道:「這是出自流雲庄的丹藥,已經經過鑒定。如有問題,流雲庄賠償十倍。」

唐宋沒在意的接過盒子打開,裡邊一枚透明的丹藥。跟藥材一樣,並沒有釋放出任何元氣,但是神念可以探查,其中蘊含的力量確實很強。

簡單地掃了一眼,唐宋便將盒子蓋上:「挺好,我再拿一些藥材。」

在架子周圍饒了一圈,唐宋才開始拿藥材。藥材是按照重量算錢,有些藥材非常昂貴,一兩藥材需要幾十兩錢。

不多會,唐宋便選好了。加上丹藥,不夠三百兩,但是差得並不是很多,給劉西路留了一定的利潤空間。

李靜一直在旁吞咽著口水,強忍著說話的衝動。她雖然心直口快,可畢竟是大家族的小姐,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時候不該說。

從寶丹閣出來,李靜按捺不住低聲咕嚕:「虧死了。一枚丹藥才一百二,扔出去三百!」

唐宋不由笑道:「藥材呢,不算錢?」

李靜撇嘴:「誰知道算不算,如果不能成丹藥,一分錢都不值。唐大哥,你確定你真能煉丹?」

唐宋只是付之一笑,雖然還沒有研究透徹,不過他已經有了幾分把握。能量融合成丹藥,其實本質跟之前的煉丹一樣,只不過更高級而已……

回到李家,唐宋迫不及待的進入房間,一股腦的開始研究。李家主到也算是給面子,安排了侍衛在外邊守著,不讓其他人靠近。

沒有急著動手,唐宋先拿起丹藥用神念不停的滲透探查。其實他很喜歡這種煉丹方式,本身對他的實力提升就是一個很大的幫助!

進入到這個層次,本來就是要分析能量,現在不正好讓他更加細膩的研究?

很快唐宋就開始有想法了,將丹藥放下,煉丹爐拿出。沉了口氣,還是使用之前的煉丹術。

直接用元氣煉化藥材,然後提取藥材里的力量!

只不過,跟之前不一樣的是,以前隨手就能將藥材煉化,可在這裡,即便是低級藥材也需要很久。而且因為煉化之後是直接變成能量,提取要更加麻煩也更加吃力。

唐宋甚至懷疑,煉丹爐是否還有用。以前好歹也說煉丹爐是用來將氣態藥效液化,現在能不能將能量液化融合,真不一定……

僅僅是煉化了三種藥材,唐宋就感覺有點吃不消了,不得不休息。損耗真不是一般的大,這種煉丹術似乎沒有任何優越性。

休息了一會,繼續煉化。也不知道折騰多久,可算是將需要的藥材全部煉化進入到煉丹爐內。

雙手凝聚元氣控制著煉丹爐,唐宋屏氣凝神的開始壓縮。壓縮能量要比壓縮藥效困難許多,憋了老半天才變成濃霧。

坑爹啊,以前隨隨便便就能煉丹,怎麼現在這麼辛苦?

可都到這份上,唐宋也不可能放棄,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世界內的力量翻騰出來,繼續強行壓縮。

煉丹爐不停的旋轉,周遭靈氣呼呼洶湧過來。唐宋的臉上冒起冷汗,世界內的力量瘋狂輸出,就差沒把天罰之力給抽出來。

啵!

煉丹爐內忽然傳來一聲巨響,壓力頓時消散。唐宋沒敢大意,喘著氣繼續控制著煉丹爐。周遭靈氣依舊涌動,只不過跟剛才相比變得平靜很多。

神念滲透進入煉丹爐,讓唐宋驚喜的是,能量已經融合在一起,而且已經變成丹藥形狀,只是還沒有穩固。

咿,力量反而倒流回來了?

輸出的力量順著雙手流回到世界,居然有點增強了。

不知過了多久,確認煉丹爐內的丹藥成型,唐宋才將煉丹爐放下。沒有急著打開,而是閉上眼深呼吸。

真是奇怪,迴流的力量確實增加了一些,感覺就是一個修鍊過程。

打開煉丹爐,裡邊只有兩枚透明的丹藥,跟買來的那一枚一模一樣,無論是外形還是蘊含的力量。

拿起來打量了一會,唐宋頗為滿意。雖然一次只能煉製兩枚,而且這丹藥對他本身幫助不算大,可至少煉丹成功了。

不過,自己的煉丹術倒是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畢竟藥材不同,凝聚方式也不一樣,回頭得好好修改才行……

收了煉丹爐,唐宋拿著丹藥走出去。拉開房門,正好看到李靜帶著小六和小蓮從院子走過來。

見到唐宋,李靜立即飛奔過來:「怎麼樣,成不?」

唐宋輕抿著微笑伸出手:「喏,給你一枚。」

見到晶瑩透徹的丹藥,李靜頓時瞪大雙眼:「你真能煉丹?不是剛才買的?」

唐宋沒解釋,另一隻手伸到小六跟前,輕聲道:「小六哥,承蒙關照。這枚丹藥是剛才從寶丹閣買的,送你。」

看著他掌心的丹藥,小六獃滯了。李靜則是驚喜的叫起來:「你真是丹師?!爹……小蓮,快去叫我爹。」

小六腦子嗡嗡的,定定的看著跟前的丹藥,完全沒反應過來。他這輩子就見過一次丹藥,這是第二次,卻沒想到竟然是要送給自己!

那可是一百兩,他一年的工錢才八十五錢,一百年才八十五兩,而且是不吃不喝!

李靜也沒敢拿起丹藥,就兩眼直勾勾盯著:「真,真煉製成功了,而且一模一樣!」

唐宋微微聳肩:「都拿著吧,這是一級丹藥,對我用處不算很大。」

「真……真給我?」李靜抬起頭,口水不停吞咽,「這可是你自己花錢買藥材,我……不要白不要,反正你以後還能煉!」說著已經將丹藥抓過去,跟寶貝似的拽在懷裡。 爐石之末日降臨 小六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面帶微笑的唐宋,又看了看丹藥,緊咬著牙低聲道:「我,我不能要。太貴重了,我,我只是個下人……」

唐宋把丹藥塞到他懷裡:「拿著吧,我知道你需要。」

「我……」小六鼻子不自主發酸,雙手接住丹藥,身子卻慢慢跪下,眼淚不自主翻騰而起,「多謝!我,我真的沒想到……」

哽咽得說不出話來,真的沒有想到,隨便招進來的這個陪練竟然是個高手,而且還是個丹師。更沒想到的是,竟然給自己一枚丹藥!

那可是丹藥,整個南陵城都沒幾個人有!

他只是個打雜的下人,也曾幻想過有一天自己有錢買丹藥,現實卻讓他從未敢有這樣的奢望。可如今,丹藥就在手上……

唐宋彎腰拍著他的肩膀笑道:「起來吧,看你,比我大,還哭。」

落跑媽咪:大亨的小逃妻 小六擦拭眼角淚水,咬著牙低聲道:「多謝。」多餘的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也清楚不管自己說什麼都比不上這一枚丹藥貴重。

李靜倒是有點沒心沒肺,拿了丹藥就歡喜的蹦開,還拿著丹藥對著夕陽,美得讓她笑個不停,恨不得一口吃下去。

很快,李家主過來了,小蓮還是跟在後邊。正好看到小六站起來,小蓮的眼睛不自主泛起了淚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