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嗯!嗯?哦,這樣啊!十分抱…….啊!”

青年的抱歉的歉字還沒有說出來,就覺得背後一股怪力襲來,然後就被打到在地上,回頭一看一頭短髮的美女一腳剛剛收回,這分明就是她朝着青年的屁股一腳踢出的!

然後她拿起電話問候

道:“好的,請告訴我們的您的地址,您放心能治好,我們下午就能到,好的,好的!謝謝,再見!”

掛上電話,女孩本來滿臉笑容的臉一下暗沉了下來,

“易小白,你這麼還想回絕顧客嗎?這個星期都是第幾次了?你在這樣這麼養活我啊?你倒是對得起我的爸爸媽媽的臨終囑託嗎?你說啊?你說啊?”

那個美女一邊叫嚷這一邊用手指戳的小白,這道讓還沒爬起來的小白頭大了,這輩子他最怕的有兩件事,第一件就是怕一個叫娜娜的女孩,第二件就是怕癢。這可巧了現在正戳他癢的女孩名字就叫娜娜!

“喂!你夠了哦…我不行了,哇哈哈…哈哈!夠了…行了…我知道了,我做…我做!哈哈~”

“這還差不多!”

娜娜拍了拍雙手然後轉身離開:“地址什麼的我都記好了,你們準備一下,下午1點過去,速戰速決!”

小白也爬了起來,他雖然平時吊兒郎當,但是說到對付蟲子的話他可是極其認真的,拿着手上的地址他不經意又想起二十年前的那間事……..

落橋公園,一羣小孩在那玩這球,一個女孩子在他們裏面倒是很搶眼!“娜娜小心球要來了!”

“恩!”

“哎呀,被搶掉了,小白幫我搶回來啊!”

球在幾個男生的踢碰下,滾到了一片的矮草叢裏,這時那幾個離開近的小孩爬近草叢去撿球,但是他們沒有回來,時間久了其他小孩都急了,一起跑過過去看看到底這麼了,但是對於只有5到7歲的孩子來說,下一秒看見的畫面是在太殘忍了!

皮球就在草叢的一邊,伸手就能拿到,可是那兩小朋友呢?

撥開草叢的那一刻,幾個小孩看呆了,只有娜娜驚叫起來!

“啊~~!”

閃婚總裁很懼內 驚叫引來了娜娜的父母但是也引起了那些可怕的東西的注意。

五名小孩面前,的草叢裏黑壓壓的一片居然都是螞蟻,而且這個螞蟻十分不一般,他們的個頭居然都有老鼠這麼大,赤黑甲、大獠牙!六條腿粗壯的就像螃蟹鉗一般。這裏有超過二三十隻這麼巨大的螞蟻,因爲各大所以給人一種黑壓壓一片的感覺,這景象就連大人都看着膽寒了更何況是一羣小孩。

那雙黝黑的眼睛和一堆肉觸角,探向這個聲音源看來,不好!它們發現了娜娜和其他四個小孩了!

“這是什麼?”

娜娜的父親首先擋在了自己孩子面前,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是肯定的是這是一種昆蟲!娜娜的媽媽抱起了渾身發抖的娜娜,看着其他的小孩一個個臉色發白,嚇的眼淚都流出來了,一般小孩看見這螞蟻還沒這麼可怕,但是他們不一樣,當這五個小孩看見這一羣巨大的螞蟻的同時,也看見了一幕讓他們終生難忘的事!

在那有個土包,一看就知道這是這些螞蟻搞出來的,一邊的地上的有個半米不到的黑洞,五名小孩看見的就是一隻腿!

是的!這是一隻被叮咬的黑腫的腿,這腿上還有一道道血痕,煞是嚇人!那腿被其他螞蟻慢慢拖進了洞裏,從那鞋子就能認出那不就是去撿球的兩個小孩其中一個嗎?

“他們會被吃掉嗎?”

“好可怕!”

“那我們呢?”

這些想法在幾個小孩的腦子裏轉悠這!

沒有一會螞蟻就把五個孩子和兩個大人圍在中間,這時候娜娜的父親也很緊張,兩腳下不斷的有螞蟻爬過,這些螞蟻的速度很快雖然個頭變大了,但是他們速度到是變的更快了,簡直就像是老鼠一樣竄來竄去的!

“死螞蟻!”娜娜的爸爸開始回擊了他知道在不做點什麼這些螞蟻就會越來越霸道!擡起腳猛然踩了了下去,連踩了幾腳才發現自己踩中一隻,這不踩還好,可這一踩才發現,它們的甲殼好厚!一個成年人全力一腳竟然還能動?

那個被踩中的螞蟻好像被激怒了一個回頭就順着他的腳踝爬了上來,驚恐!驚恐!這個…?

網游之骷髏也瘋狂 娜娜的父親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就感到腳下一陣刺痛傳來,這劇痛踩堅持了1秒之後整個腿從膝蓋以下都沒有了直覺,這沒了直覺身體就一軟,跪在了地上!

那些黑色的小惡魔看見了有人跪在地上直接一擁而上,那黑亮的獠牙瘋狂的咬在娜娜父親的身上!

“不!”

娜娜和她的母親看見後大叫起來她們想衝上來可是,那被被螞蟻爬滿全身的父親揮動這手臂,撕裂般的叫到“跑,快跑!不要過來!”

他還是有意識,這螞蟻咬人只是疼一下然後就會開始麻痹,這位父親看來是被螞蟻咬的不少口,但奇怪的是還能思考?只是他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罷了!

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

那麼就算自己被這些螞蟻慢慢啃食也不會有反應?

最奇怪的就是身體沒有了感覺但是爲什麼自己能看見?能聽見?

這些是惡魔嗎?

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過來,不然結果回合自己一樣的!

“快走!不要過來!”

那父親嘶聲喊叫這,這聲音倒是吸引了不少人!這麼這麼說也是公園,不少人看見這場景都被嚇傻了,尖叫聲疊疊而起,不少人還是報了警,但是這眼前的幾個小孩和那婦女這麼辦?必須救他們!

有些膽子比較大的人開始拿起樹枝還有石頭開始對螞蟻羣反擊,這一次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羣人,所以那些巨型螞蟻也倒是退回去了一點,螞蟻是機會主義者所以它們也會怕,特別是在數量上不佔優勢的情況下!

“先救人!”

不知道誰叫了一聲,幾個人開始向螞蟻堆裏跨步進去幾個大人抱起孩子向外面跑去,但是娜娜和她的母親說什麼也不肯離開,她們的親人還在那裏這要她們這麼離開?

“求求你們,救救我的老公!”

“救救我爸爸!”

這些喊聲不斷的在小白的耳邊徘徊,他還小根本沒有力量去幫助別人,自己能被這些大人救出來已經是萬幸了!他看着被巨型螞蟻包圍住的娜娜的父親,已經失望了,他已經不能說話了,不是因爲他失去了意識而是他的舌頭已經被肢解了在那慢慢的被拖進洞裏

父親發現一隻巨型螞蟻爬進自己的口腔裏,然後咬下舌頭在揚長而去!

看着這一些娜娜的父親已經達到了精神崩潰的邊緣,眼淚已經落了下來。這還沒有完,另一隻螞蟻正在他頭上亂爬這,最後一口咬下了他的右眼珠並且帶了走!

那種看着自己的眼珠被咬走但是不能反抗的心情!

崩潰了!精神已經崩潰了!

特別是右眼在被咬下的一剎那還連接着視神經,從被帶走的右眼看見了自己現在的模樣,全身上下爬滿了巨型螞蟻,原來他還不知道,那隻被最先咬到的腳早已經從身體上分離開了,手臂上的手指是不可能有了,因爲手臂只剩下前臂的一小節!

“完了!自己算是完了!還好自己的老婆和女兒被人救了,不然就算死了我也不瞑目!”閉上了最後一隻眼,準備離開這個世界!

“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

“我有個美好的家庭!”

“我的上司非常重用我!”

“我還沒給我的女兒過十歲生日!”

“我答應了老婆要好好照顧她!”

“老爸和老媽的兒子不能在盡孝道了!”

人在死前的確會想很多事,也算是把自己的一生在回顧一遍。

“對不起!對不起你們!我只能走到這一步了!”

軍少心尖寵之全能千金 “咚!”

娜娜的父親雖然沒有了感覺,但是他知道有什麼東西撞了他一下,閉上的左眼又一次睜開,一張極其漂亮的臉蛋就在他面前,她的手拍開那些爬在他頭上的惡魔,笑着對他說:“老公我們死也要在一起!”

能看的出他那一臉驚訝的表情,然後他望了一眼遠處,自己的寶貝女兒娜娜被一個婦女死死的抱着不讓她動,他知道了自己的老婆把女兒給了別人自己卻跑過來和自己抱在了一起!

“嗯~嗯嗯~嗯!”

雖然沒有舌頭但是他還是對抱着自己的老婆哼哼這!

“我知道,老公我愛你,你沒有辜負我們!”

“額啊啊啊!”

最後娜娜的爸爸仰天長吼了一聲,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其中的悲慘的情緒在場的所有人都能聽的出來!

“爸爸!媽媽!嗚嗚嗚,我要爸爸,我要媽媽!”娜娜想掙脫這個婦女的懷抱去和爸爸媽媽抱在一起,但是這名婦女滿臉淚水的叫着,“不可以!不可以!你不能去!”

(本章完) 第4151章

墨九狸和其餘三人不同,她在第一天來到自己住的院子時,就察覺到了,院子中還有屋內被隱藏陣法遮擋起來的傳影石!

再加上三天北冥都沒出現,墨九狸就大概猜測到了北冥應該是在暗處觀察自己,所以墨九狸也是故意的三天什麼都沒幹,除了吃就是睡!

墨九狸這樣做也是故意的,她想試探的是北冥的底線,順便了解北冥的為人,北冥,神殿的四大護法之首,也是神殿最神秘的護法,連慕容盈盈都要忌憚的護法之一!

墨九狸對北冥十分的好奇,之前沒來神殿的時候,就連白未央提起北冥都是謹慎不已的模樣,對於北冥暗殿和翡翠樓查了那麼久,都沒有查到一點的線索!

這就已經足夠墨九狸好奇了,何況墨九狸見到北冥的第一眼,就察覺到北冥易容了,但是看起來南落等人卻始終都沒發現!

所以,墨九狸想在神殿尋找紫玉,就必須先給自己找個靠山,而自己既然被北冥選中,那麼就必須想辦法了解北冥,得到對方的信任,否則自己在神殿怕是沒辦法隨意行走的!

而想了解一個人,得到一個人的信任,墨九狸從來不覺得是單方面的討好能夠做到的!

所以墨九狸故意展露出自己真實的一面,不僅是為了以後打基礎,也是為了惹北冥生氣,一個人偽裝的再好,生氣的時候也會暴露一絲真實的!

北冥收回看向墨九狸的視線,看了眼自己的左手手腕,眼神忍不住微微一暗,看起來他在這裡沒有太多的時間了,如果再找不到自己的傳人,可能他就……

如果墨九狸的神識留意著北冥的話,就會發現此刻北冥的左手手腕處有一條紅線,眼色已經變成了暗紅色了!

幾天後

北冥從房間出來,直接將靈舟降落,對著墨九狸說了一聲走,就打開靈舟走了下去,墨九狸跟下來才發現,他們已經不知道何時來到一處山崖前了!

北冥收起靈舟,指著前面的山崖說道:「這裡是神殿所有新加入的弟子,三個月後要來歷練的地方,我看你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應該是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那就別等到三個月後了,直接進去吧!」

「北護法,這裡危險嗎?出來有獎勵嗎?」墨九狸聞言看著北冥好奇的問道。

北冥黑著臉道:「一個月內能夠活著走出來,你就算真正加入神殿了,如果死在裡面只能算你運氣不好了,裡面的危險係數可以讓神王巔峰活著的幾率不到三成!」

「三成不到啊,應該可以的,我的陣法可是很厲害的,如果我提前出來北護法有獎勵嗎?」墨九狸看著北冥問道。

「如果你半個月內出來,我就給你獎勵,超過半個月沒有!」北冥無語的說道。

「可以,我會儘力的!」墨九狸聞言道。

接著墨九狸看到北冥一掌打向山崖的左側,接著中間就平白出現一個黑色的漩渦,在黑色漩渦的旁邊,還有一個圓形的光幕, “咻咻咻!”

天上兩架武裝直升機迅速飛過,然後在這個草坪的一邊降落了下來,剛落下的直升機馬上開始廣播:“請大家讓開,武裝部隊會接手剩下的事….”這廣播在不停的播放,不久在飛機上就跳下四人,這四人爲一女三男!每個人都是穿着一件深灰色的T恤和軍褲身後都揹着一個大揹包,他們看見人羣后馬上拉出腰間的對講機喊話到:“隊長,請派出一個小隊來維持現場次序!”

“明白!”

說完以後他們也不管人羣直接衝進那危險地帶!隨後另一架武裝直升機跳下10個身穿制服的輕武裝人員馬上衝進人羣,開始拉起防護線,這黑黃紅的防護線一看就知道這不同一般,人羣被無情的推開向後。

“這是Level1等級的食肉蟻!”

“纔等級1嗎?”

那四個人相視討論着他們只顧那螞蟻根本不看一眼那被巨型螞蟻包圍的娜娜父母。

“用燃燒彈吧。”

“贊成!”

“同意!”

只見他們從自己的揹包裏拿出了幾個金屬罐子,然後扔進螞蟻堆裏,這個金屬罐子分成兩段,剛一落地這金屬罐子就開始自行上下分裂旋轉,不但如此金屬罐一邊旋轉一邊還向周圍噴灑一些液體,就當這金屬罐頭旋轉一週後突然爆炸起來,火焰順着剛纔噴出的液體馬上肆意燃燒起來。

那些巨型螞蟻看見熊熊大火馬上開始向自己的巢穴爬去,也不管那一對夫妻了,直接逃跑。這和一般的螞蟻非常相似,只要遇到危險就一個勁的向自己巢穴逃跑。

說也奇怪那剛纔還在熊熊燃燒的火焰在燒了不到20秒後就自動熄滅,這一定和剛纔噴出的液體有關。火自動滅了巨型螞蟻也逃回巢穴裏,那麼娜娜的父母的遺骸就這麼暴露在陽光之下,雖然圍觀的羣衆已經被轉移到了百米以外的地方,但是還是能隱約的看見那一對身影,

“太慘了,居然被螞蟻啃食成那樣。”

不少人看到這情景不由的吐了出來。

娜娜已經昏迷過去了,暈在那個婦女的懷裏,而小白卻是站在一邊還在看着,他雖然還小但是他可忘不了那羣惡魔是這麼作惡的。

遠處那四人還在執行命令,只見他們圍着那個土包的周圍插上幾根不知名的棍裝物體,然後按下按鈕,地面開始微微的顫動。就連百米以外的圍觀羣衆都能感覺到腳下那微微的震盪!

在看那土包巢穴已經開始寸寸瓦解了,不時還有幾個巨型螞蟻還沒來得及爬出地面就自己爆裂而開!其實這插入地面的物體是一種聲波震盪器,它的頻率早已經和調製到能震死這些惡魔而不傷害到人類的地步!

這其實很正常人類的耳朵只能聽見大自然的聲音的一小部分,有些超聲波,人類是聽不到的,那是超越了人類的聽力範圍的。

而有幾隻個頭比較大的巨型螞蟻卻能抵禦衝擊波爬出地面,但是也被守護在地上的四人,用槍射殺!

“這些能爬出來的食肉蟻等級已經到了Level2了大家注意點不要讓他爬到人羣那裏去!”

四人中那名女性說到,

“知道!”

食肉蟻能向外爬的不多,且都是屬於一些比較強的蟲子!看這那崩塌的土包一些人骨也漏了出來,其中還有已經被分解的兩個倒黴小孩的屍體和部分娜娜父親的遺體,看這這些令人作嘔的東西不少人都不敢在看,而易小白一個只有5歲的小孩還在看着,他永遠也忘不了這一幕。

他不是真的想看而是被

嚇傻了,但是他的雙眼始終沒有閉上!

回憶結束。

畫面迴轉

“小白這次對付的是白蟻啊!”那個胖子拿這一份資料叫道,

“恩准備一下,我們馬上出發,只要帶上簡單的裝備就行!”

很快小白和胖子就開這一那麪包車出發了,車上貼有“福祥治蟲行”字樣在下面還有聯繫電話和一些服務項目,總之這一看就是一輛貼有廣告的工作車。

很快他們便來到這麼這次顧客的住址附近。

“你好,我們是福祥治蟲行派來的,我叫金山很高興能爲你服務。”那位胖子對着那家人客氣的說到,其實倒不是這個叫金山的胖子本來就這麼客氣,還不是這一按門鈴出來的,是一位看上去比較漂亮的女孩所以他才這麼主動的上來搭話!

而小白不一樣,他在到這裏後就就開始了觀察,只見他繞着這間別墅一樣的房子開始慢慢觀察起來…

“地基是磚砌的上層爲木質結構,這樣的房子最容易收到白蟻的攻擊,這房子有三層高,還有一個看上去這麼奇怪的煙囪!恩?這是松木嗎?”看這這家的門前的欄杆小白考慮起來…..

“說了這麼多我們還是進去談吧!”那個胖子看這美女說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