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也就是說,毒,是在許刈走之後,被人,趁機,下的……

但是,許刈走之後,只留下一個與他們相關的人……

我已經不敢再想像下去了,那個結果讓我毛骨悚然,我完全不能接受這種猜測與結果。

我努力的搖了搖頭,把這種猜想拋到腦後,不想再去想,但是一開口,卻是問了相關的問題:“你是如何知道的?”

這話問完我便想抽自己了。

“呵呵,你不用管我如何知道,你只需要知道,這個時候,恐怕你的家裏已經雞飛狗跳了吧,嘿嘿,兩界對話你居然跑了,看來,在你心中紅伊果然無比重要啊!只是,這一次,無論如何,紅伊都會被我們關進狗籠子裏了,不過你放心,她不會死的,我這次來找陰參,便是爲了不讓她死,畢竟,她死了對我們來說就沒用了,我們需要的是一條聽話的狗而已,嘿嘿……”

“嘿嘿……”我也跟着他笑了起來,只是笑得很冷:“我決定了,留你一條狗命,我要,讓你,親眼看到我殺上茅山,把董天宇的狗頭割下來的那一幕!”

“哈哈哈哈哈……”雲振龍一臉看傻逼的看着我,笑得極爲自信。

我沒再說話,只是拔開了紫葫蘆的塞子,幾道影子如同閃電一般飛了出去,眨眼間便消失在了滿是迷霧的天空中。

雲振龍的笑聲凝固了,憑他的直覺,他知道剛剛飛出雲的那幾個東西並不簡單。

我把紫葫蘆放好,又捏爆了一隻鬼王魂珠,另一隻沒有受傷的六臂鬼王與之前受了傷,但是現在已經屁事兒沒有,只在面前的胸口留下了一條長疤的六臂鬼王一左一右的將他的退路擋住了。

“現在,我要一點一點的碾碎你的自信,讓你,像狗一樣匍匐着!”嗜血的光芒在我眼中閃現着,喬沫沫跟韶識君站定不動了,這裏,已經不再需要她們出手!

雲振龍臉上就算是怎麼掩飾都掩飾不住他的驚慌了,他雖然是茅山派的長老,但是獨自面對兩隻六臂鬼王,這難度係數不是一點半點的大啊,可以說,面對兩隻戰力無雙的六臂鬼王,他自己也知道毫無勝算!

但是,打不過一,還不能逃嗎?

雲振龍冷冷的一哼,道:“算你有種,居然可以搞到兩隻六臂鬼王,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看看誰才能笑到最後吧,哼!”說完,雲振龍便想要開溜。

“想逃麼?晚了!”

一直在後面鬼鬼祟祟的沒有上來的辛東方終於咧嘴笑了起來,董奕青雙眼裏寫滿了絕望,不由自主的搖了搖手上的鈴當。

雲振龍渾身一振,逃跑的動作爲之一僵,因爲他居然聽到了他師侄女兒護身冥鈴聲,他以爲他聽錯了,是那一聲震天的虎嘯讓他如夢初醒了!

在董奕青滴血進鈴當裏之後,九幽冥虎便躍然而出了,雲振龍瞪大了雙眼,嘴巴張得老大,手裏的神兵無聲無息的掉了…… 九幽冥虎,六臂鬼王,三隻巨大的怪物就像是三座大山一樣橫在雲振龍的面前,不過,就算是兩隻六臂鬼王加起來。也不如一隻九幽冥虎在雲振龍心裏的震動大。

那可是九幽冥虎啊,是他雲振天以及茅山派的一羣老傢伙合力打造出來的強力冥獸啊,這樣的冥獸,不死不滅,威力超羣,更重要的是,這九幽冥虎可是隻有小侄女董奕青纔可能操作啊,別人就算是拿到了也完全是一個擺設,除非有三境以上的高手才能扭轉裏面的設定!

三境高手那可不是大白菜,這個世界上有肯定是有的,但是他雲振龍可不認爲對面的幾個小鬼也有這樣的實力找到傳說中的三境高手,並且還讓三境大高手廢大力氣去改變那冥鈴裏的設定,那麼,也就是說。那個戴着面具召喚出九幽冥虎的人,就是消失許久的小侄女?

雲振龍看着董奕青,渾身都開始顫抖了起來,如果那個人真的是董奕青的話,那她爲什麼不出來跟自己相認?她爲什麼還會向自己出手?她這是怎麼了?

雲振龍徹底的亂了陣腳了,用發顫的聲音問道:“青青,是。是你麼?”

沒有迴應,董奕青連動都沒有動彈,只是她的眼裏蓄滿了淚水,她是想要反抗,想要掙扎。想要不顧一切衝出去叫一聲師叔救命的,可是,她辦不到,她現在除了眼神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動不了,包括身體上的任何一個部位,就算是死,她都沒有選擇的權利!

現在,她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比如看到許刈等人卻無法相認的時候。那個時候她的心裏就像是被火在燒着一般,而現在,她居然要向着從小就愛她把她當成掌上明珠一樣的師叔出手……

她想死,就算是死她也不會想要對師叔出手的。可惜,她現在除了幹看着之外,什麼都動不了……

看到董奕青沒有迴應,雲振龍咆哮了起來:“你怎麼了?你說話啊!你知道你父親找你都找瘋了嗎?整個茅山派上下都找你找瘋了,我告訴你,你以前再任性我們幾個都會護着你,但是這一次你真的是太過份了,我們再也不會護着你了,你回去的話肯定被你爹揍得很慘,起碼要關你三個月的禁閉!“

董奕青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嘩嘩的流了下來,她心裏在吶喊着,如果能回去的話,別說是關三個月禁閉了,就算是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又有何妨?

只可惜,再也回不去了,就算是被人放了,董奕青也知道自己回不去了,沒臉回去了……是真的沒臉回去,臉都還在陸家村的冰箱裏凍着呢。

”罷了,罷了,看來你是鐵了心想要跟我們唱反調啊,辛東方,你呢?你也想隨着青青亂來嗎?“雲振龍終於也認出來了白蟲控制的辛東方,可惜,辛東方只是白了他一眼,罵了一句傻逼。

”放肆!“雲振龍大怒,擡手便是一刀朝着辛東方斬了過來,只是,那金色的刀芒斬不過一半距離,就被那頭九幽冥虎一尾巴抽碎了,雲振龍頓時感覺無比的心塞了起來。

我就站在旁邊靜靜的欣賞了一會兒雲振龍的憤怒與董奕青的絕望,我之所以不急着動手,便是要讓董奕青這女人好好品償一下這其中痛苦的滋味。

”嘿嘿,老狗,彆氣餒,等過一會兒,你也能感受到那絕望的滋味的!“

雲振海傲然而立,冷冷的道:”說實話,小子,你能把青青說服來幫你,我很吃驚,但是,就算是你有兩頭六臂鬼王加一頭九幽冥虎相助,我想要殺你依舊是很簡單的,你信不?“

”哼,誇口!“喬沫沫昂首立於我的面前,身後是一朵直徑近一米的金色蓮花,熠熠生輝。

”青花傳人?“雲振海終於認出了喬沫沫的身份來了,大吃了一驚。他叨休扛。

”吱吱!“兩聲輕響,迷霧裏面走出來了兩個高大的血人,是怨寶,它們身上的衣物沒有了,但是看起來卻顯得更加的詭異了!

雲振海哪怕是再強自鎮定,他臉上也經是無法掩飾的絕望了,他怎麼也想不到,我們居然有如此之強的陣容!

”你,來殺我啊!“我冷冷一笑,一揮手,攻擊,開始了!

最先發動攻擊的並不是鬼王或者是九幽冥虎,更不是怨寶們,而是來自天空。

閃電一般的身影從天而降,雲振海只防着地面四周的人,真的沒有注意到天空中居然會有攻擊到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感覺到頭頂一疼,護體的靈氣直接被那如鋼鐵一樣的鷹爪抓碎,然後摳進了他的腦門裏,直直接接的將他的天靈蓋掀飛掉了,在最後關頭,他只來得及擡頭看到那隻巨大的紅翎蒼鷹抓着他的天靈蓋飛走的畫面……

”啊!老道與你們拼了!“雲振海慘叫了起來,他頭頂流着汩汩鮮血,手上的神兵卻是猛的扔了出去猛的插在了一隻怨寶的身上,只是這對怨寶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作用,它只需要輕輕的一用力便將刀子給抽了出來扔掉了。

不過這時間,雲振海也已經用鮮血染紅了兩張卷軸,一聲吼,卷軸裏面馬上便跳出來了兩名三米多近三米高的金甲戰將!

我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來,因爲我從管佳龍的記憶裏看到過這種金甲戰將,這是屬於二境的高級神兵了,這神兵的實力非同一般,當初還將劉旭體內他師父陳觀海的靈魂激發了出來與之對戰,當時,他們還是靠着偷襲陳觀海才贏了的,只是今天,他將再也沒有機會了!

兩頭六臂鬼王在兩名金甲戰將剛剛一出現的時候,便猛的撲了上去,六條手臂都抓住了對方,然後像是擰麻花一樣將兩名金甲戰將的手臂全部捏斷了,兩名金甲戰將是想要反抗的,但是六臂鬼王的力量是何等的巨大,根本就不是它們可以抗衡的!

金甲將軍的身體徹底的扭曲了,先是手臂,然後是身體,根本就沒有防備的能力,它們全部的身體,都被一點一點兒的扭斷,不過它們畢竟不是實體,所以沒有被徹底的扭斷,便重新變幻成爲卷軸裏的圖案,從六臂鬼王的手裏消失不見了。

”老狗,還有什麼手段,使出來吧!“碾壓的快感充斥着我的全身,媽蛋逼,老子現在終於可以對抗二境的高手了,雖然靠的並不是自身的實力,但……老子就是裝備強,怎麼了?

頭頂的劇痛讓雲振龍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他還從來都沒有受過這麼重的傷,卷軸一卷一卷的被他扔了出來,裏面的神兵,怪獸,一樣一樣的衝飛撲了出來,但是,無一例外的被六臂鬼王跟九幽冥虎給踩碎踐踏了。

雲振龍快瘋了,可怕的壓力壓得他快要喘不過氣來了,這時候,兩隻怨寶終於動了,它們同是揮手,手臂居然就像是彈簧一樣飛了出雲沾在了雲振龍的手臂了,一左一右都纏着,雲振動大怒,想要吼,兩隻怨寶纏住他的手卻的變成了一隻鬼頭,啊嗷一聲一口便咬下了雲振龍的兩條手臂來……

”啊……“慘嚎聲成爲了此時此刻的主旋律,雲振龍已經跑不掉了,一隻怨寶他舉着拖了回來舉到頭頂,然後像是吃麪條一樣,一口,一口的咬着他的腿,一口下去腳板不見了,再一口下去小腿消失了,雲振龍痛得暈死了過雲…… 整個世界彷彿都安靜了下來,雲振龍的慘叫聲在他暈死過去的瞬間沒有了,但是怨寶卻並沒有停止吃他的身體,一口一口的咬着,它們是小怨寶的時候是沒有牙?的。但是現在,它們已經有牙?了,雲振龍的身體,骨肉在它們的嘴裏被咀嚼着,然後大口吞下。

對於怨寶們來說,雲振龍的軀體充溢着無數的靈氣,對它們來說是無比美味的東西,但是,它們只能吃到雲振龍的大腿根部的時候便停了下來,因爲,我還並不想要讓雲振龍死!

”師叔……“一聲悲泣終於在這空曠的迷霧湖中響起,聲音的主人自然是早就已經受不了了的董奕青,剛剛,我叫白蟲放掉了她的控制。讓她的身體恢復了行動力,但,也僅限於此,九幽冥虎被她事先收了起來,手錐又被辛東方給摘了,所以,現在的她只是一個普通人罷了。而且辛東方一直跟着她,在一定的距離裏,辛東方有着對她絕對的掌控權,她稍有異動,辛東方便能直接將她操控住!

”師叔。師叔,師叔你不要死啊師叔,你不要扔下我一個人啊,嗚嗚嗚嗚……“因爲已經沒有臉,沒有嘴脣的原因,董奕青的聲音在面具下面顯得常的模糊,不仔細聽的話,根本就聽不清楚她是在說什麼。

但是,董奕青熟悉的聲音畢竟還是一下子就刺激到了重傷之中的雲振龍,他痛苦的睜開眼,然後便看到了戴着面具的董奕青。

”青青。是你麼?真的是你麼?你爲什麼要這樣做呢?你……“雲振龍此時此刻心裏就像是裝着十萬個爲什麼,他想不通,超級想不通,爲什麼自家侄女會如此死心踏地的幫着別人對付自己。就算是看到自己被傷成了這樣她也沒有相助的打算。

”不,不,師叔,我不想的,我也不想的,我是身不由已,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一切,一切都是那幾個混蛋搞的鬼,師叔救我,師叔,師叔我受夠了,我要回茅山,我要回去找我父親,我要讓他調集人手下來把陸寧一跟他的所有人全部殺了,不不不,我不殺他,我要把他們全部砍掉四肢裝進罐子裏,我要讓他們全部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讓……“

董奕青漏風的嘴不停的在說着話,但是雲振龍的眼睛裏卻是流出了痛苦的眼淚,他絕望的看着這個被寵壞了的小公主,他知道,董奕青所說的這些話全部都已經不可能成爲現實了,因爲現在,他已經無力救她了。

”謝謝你的建議,接下來,你這個師叔便會有這樣的待遇,不過在此之前,還是讓你師叔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吧。“我面無表情站在旁邊說話,心裏的厭惡一點兒都沒有減少。

這個女人,如果給了她機會的話,她是肯定會如她話裏所說的那樣子做的,對她,對茅山,我絕不會有半點留情!

”不……“董奕青大聲叫喚了起來,但是她自己的手已經完全不聽她的了,一點一點兒的伸上來,然後一點兒一點兒的揭開了她的面具。

雲振龍瞪大了眼睛,看着揭開了面具的董奕青,記憶深處的那個可愛小侄女並沒有出現,反而是一張全是疤痕,凹凸不平,沒有嘴巴沒有?子,看起來極爲噁心反味的臉……

”啊啊啊,不要看,不要看啊,不要再看了……“董奕青慘嚎着,她想跑,想逃,卻身不由已。

雲振龍顫抖了起來,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他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的小侄女居然遭受到了如此可怕的慘禍!

”你,你,你……“雲振龍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整個人彷彿都傻掉了一般。

”至少還活着,知足吧,這只是她應得的,如若不然,我那些九泉底下的兄弟們也是得不到安息的!“我想到了李子龍他們,被董奕青剜下了肉活生生痛死的幾位兄弟,這種仇,不共戴天,現在,只不過是開始而已!

將董奕青重新控制了起來,然後讓天上的紅翎蒼鷹將雲振龍的天靈蓋給丟了下來給他安上,當然,天靈蓋又不可能是機器想安就能按得上的,粗爆的讓怨寶在它的頭骨上鑽了兩個小洞,然後在他的衣袍上裁了一點兒線下來給他穿上,爲的,就是不那麼容易傷到他的腦漿,否則的話輕輕鬆鬆的就讓他死了的話,那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雲振龍還是很不配合的,可是他已經沒有了手腳了,就算是他想要反抗也是根本沒有辦法的,被怨寶輕輕鬆鬆的鎮壓了。

”呵呵,沒想到居然這麼輕鬆的就被你幹掉了呢,這老頭兒真沒用。 暖愛入骨:大叔心頭寶 “小女孩兒熟悉的聲音在我們身邊響起,但是環顧四周,卻是一個人都沒有,不知道她是在哪裏在講話。

”你到底是什麼人?“六臂鬼王一左一右的護在我們的身邊,它們巨大的眼睛瞪得很大,一直在試圖找到那個小女孩兒的蹤影,但是很可惜,不論是他們還是我們,都完全找不到。

那小女孩兒很奇怪,身體像是不是實體似的,就連喬沫沫的攻擊都拿她沒有辦法,但是她呢,之前連白蟲的隱身都看得穿,還在背後踹了我一腳。

試想一下,如果當時她是一刀子朝我捅過來的話……

還是太大意了啊,白蟲的能力是很屌,屌到幾乎沒朋友,可是我也太依賴這個能力了,看來以後還是得注意啊,還是必須要提高自身的實力,就像是剛剛一樣,如果有絕對的實力的話,那就可以碾壓所有的對手了。

”呵呵,很在意嗎?可是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們呢?“小女孩兒的身影突然間出現在了我們面前不到五米處的迷霧之中,都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完全沒有看到啊。

”哼,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逗我們玩兒嗎?“我有些氣憤了,這小女孩兒實在是太玩皮了,要是紅伊這麼皮實的話……我還是隻能忍着。

”呵呵……“小女孩兒笑了笑,卻沒有再說話。

”那是什麼?“韶識君突然指着迷霧之中的一團慢慢靠近的黑影驚呼了起來。

我們順着她的手指看了過去,很快便看到了的確有東西衝破了迷霧過來了。

就像是傳送帶上的,物品一樣,那些東西懸浮在離地半米的地方,向着我們這邊‘飛’了過來。

那是很多的東西,有人的大腿,有手臂,有腦袋,還有屁股跟胸什麼的,全部都是光溜溜的,不着片縷,而且還沒有鮮血,乾淨得就像是洗過似的……那是唐冰跟他的女朋們的屍體!他叨畝扛。

這個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從我們進入了這個迷霧湖之後,他們便沒有了聲息了,現在終於又見到他們了,只不過,是他們的屍體,而且還是被支肢過的屍體。

我們幾個都是見過死人的,這種場面到也嚇不到我們,唐冰他們也是自己找死,死得很理所當然,只是,看到他們的屍體這樣飄了過來,我心裏多少還是有些不是滋味的,尤其是看那幾個漂亮女人,她們都是很漂亮的啊,可惜現在全部都變成了肉塊,堆在那裏一點一點兒的飄過來,讓人再也沒有擼意了。

這一大堆屍塊從我們身邊慢慢漂過,然後進入了迷霧湖的深處,喬沫沫突然開口冷笑了起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小女孩兒應該就是陰參的守護者了,看她的樣子應該是這裏的怨靈集結而成的生物,只是沒想到,她的智慧居然這麼高……“ “陰參守護者嗎?看着不像是鬼怪啊。”我皺起了眉頭來,我也不是那種什麼都不懂的菜鳥了,對於鬼怪還是比較瞭解的,比最初級的遊魂到普通的鬼,再到三眼小鬼。紅毛鬼,雙頭小鬼王再到厲害的六臂鬼王,這些品種我都是見過的,每一種幾乎都是長得很可怕很嚇人的,而且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便是畏懼陽光!

等級高了雖然可以無視陽光的傷害,就像是六臂鬼王一樣,就算是大白天的也一樣可以行動自如,但是它們還是會天生的畏懼或者說是討厭陽光,在陽光底下暴曬的話,它們都會燥動不安的。

可是那個小女孩兒卻不一樣,那是一個我從來都沒有見識過的鬼怪模樣,不怕陽光,說話沒有表情。而且詭計多端,甚至會把我們引過來讓我們跟雲振龍開戰!

單單是這一份智慧,我們便不敢再小瞧她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跟隨着唐冰他們的屍體向着迷霧湖的中心走去,只不過這一次我們沒有再敢隱藏實力,就算是九幽冥虎也叫董奕青喚了出來,畢竟。我們現在所面對的可是一個有着超高智慧的傢伙啊,稍不小心,恐怕下場就會跟唐冰他們差不多了。

怨寶把已經半死的雲振龍給舉在前面當擋箭牌,雲振龍本人對此沒有什麼意見,他是一個明白人。如此活着,到不如死了來得乾脆,如果我們肯給他一個乾脆的話,估計他會感激我們八輩兒祖宗的!

這迷霧湖不知道具體有多大,我們這樣一步一步的走着,走了數百米之後卻還沒有到達目的地,只是能夠感覺我們正在向着越來越低的地形走過去,而溫度也越來越寒冷,前面漂浮着的碎屍塊上都已經開始結冰了,不過我們幾個有靈氣護體,這點冰涼到也是算不得什麼的。

只有雲振龍開始顫抖了起來。他一心求死,所以雖然他體內靈氣依舊充溢,但他卻並不用,所以凍得他牙關直顫。

迷霧湖的溫度低了下來。但是地面上卻依舊很乾燥,半點兒水都沒有,也沒有任何植物跟動物,我們幾個的腳步聲是這個時候整個迷霧湖中的唯一動靜。

又走了上百米遠,水平位置比起之前我們打架的地方起碼降了十幾二十米,這裏應該就是湖心了,因爲地面總算是有了一些溼氣,再往裏走了上百米,我們便能踩到地面上的積水了,我特意看了看,那些都只是普通的水,並不如想像中的一樣是血啊什麼的。

而且,在外面隨處可見的森森白骨,在這裏也似乎全部看不到了,似乎一下子都給絕跡了一般。

這很不尋常啊……

“快看,那是什麼!”韶識君的眼睛比較犀利,最先看到了我們正前方十餘米處的一個小土堆,土堆上面有一隻人腿粗的紅色蘿蔔狀的東西,但是蘿蔔的頂上長的卻並不是蘿蔔葉子,而是長的類似於人的頭髮一樣的東西,這些髮絲是跟蘿蔔一樣的紅色的,有一尺來長,像鋼針一樣根根豎立,有密集恐懼症的人看到肯定會菊花一緊的。他大私技。

那些屍體碎塊便圍在這小土堆四周,圍成了一個圓形,就像是餐桌上擺着的美味佳餚。

等這些屍體碎塊擺好了之後,那蘿蔔頭頂上的血色長髮便開始朝外面延伸了,它們就像是刀叉一樣,精準的找到合適的獵物,叉起來,然後又縮回菠蘿面前,放進蘿蔔頭頂中間頭髮最茂密的地方的頭髮上,然後那些不動的頭髮便會像是萬箭穿心一樣將那些屍體碎塊穿過,不過因爲頭髮絲極細,那些碎屍肉塊在上面根本就掛不穩,一點一點兒的縮了下去,然後飛快的消失在了紅蘿蔔的頭頂上,並沒有看到嘴,可這些屍塊就是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了,如果再看仔細一點兒的話,便會發現是這些蘿蔔頂端上面是有一種肉眼幾乎看不見的溶液將這些屍塊飛快的消融,然後被吸收進了蘿蔔的體內。

不過不管這紅蘿蔔是怎麼吃的,看着它吃人肉,我是怎麼看着都怎麼覺得詭異跟不太好受的,尤其是看着它一點一點兒‘細嚼慢嚥’的樣子,我更是感覺無比的蛋疼。

“這玩意就是傳說中的陰參?”我指着那正在吃人肉的紅蘿蔔問喬沫沫,一想到紅伊將要拿這玩意兒當解藥,我心裏就有些鬱悶,這玩意兒可是吃人肉的啊,要是周青稚拿這個傢伙當藥,煎藥把藥水給紅伊喝的話,那豈不就當相於紅伊在喝人肉湯了……哎尼瑪真噁心啊。

“應該就是這傢伙了,不過……我只聽說陰參是吸收陰氣怨氣生長的極陰之物,怎麼這玩意兒連人肉都吃啊?”喬沫沫也搖起了頭來,顯然這個陰參跟她所知道的還是有些不太一樣的。

“不管了,既然是的話,那便拿下這傢伙吧……”我向前走了過去,可是就在這時候,地面突然一陣顫抖了起來,顫抖的聲音不是很大,但是卻很密集,就像是有千軍萬馬在行動一樣。

“怎麼回事?”大家都詫異了起來,我也停下了腳步沒有再往前,那陰參沒有別的動作,還是那種模樣,顯然,這動靜並不是它搞出來的。

“別忘了,這裏還有一個詭異的小女生呢,那傢伙自從我們過來之後就一直沒有出現過呢,誰知道她在哪裏嗎?”喬沫沫說完,就已經擺開了戰鬥陣形,不過不是朝着那隻紅蘿蔔,而是向着外面。

這個時候,我們大家也都感覺到了,那股震動是從外面向着我們這邊傳過來的。

爲了保險起見,我對紅翎蒼鷹下了一道待的指令,然後,我又將最後的底牌……那隻色鬼碧眼金蟾給放了出來。

看着從葫蘆裏面放出來的碧眼金蟾,我們幾個同時翻起了白眼來,這狗日的,居然在葫蘆裏呼呼大睡,放出來之後它也像是一坨翔一樣摔在地上一動不動了,如雷的葫蘆聲在整個迷霧湖響起。

我氣得狠狠的踹了它一腳,罵道:“混蛋,起來開工了!”

“呱!”碧眼金蟾不樂意的叫了一聲,但還是慢慢的站了起來,這時候,那股子大地的顫抖聲更加的明顯了,已經在以非快的速度靠近,而且這種聲音並不單純的是從一個方向發來的,而是從四面八方一起傳來,這就要了親命了,難道說我們被包圍了?

這個想法剛剛一落,迷霧湖中的那些白霧突然飛快的散開了,也就是幾個呼吸間,四周居然變得一片空明瞭,不再是那朦朧的樣子,除了天空灰濛濛的之外,我們可以看到上百米開外的地方了。

所以,這時候我們放眼看去,四面八方,全部都是一片森森的白色,那是無數白骨組成的軍隊,它們形成一個個的形狀,手裏拿着不知道什麼動物的骨頭拼成的刀棍,擺成一個圓,很有戰法規章的朝着我們大軍壓境而來!

這尼瑪是什麼情況?

我們大家都懵了,周青稚叫我們過來的時候只是說了會碰上一些鬼怪啊,沒說會有一隻骨頭鬼軍在等着我們啊!

四面八方全部都是骷髏架子軍隊,有的只有真人大小,但是有的卻足足有六臂鬼王那麼大,四五米,組成各種各樣的怪物,這些怪物的樣子都很難看,但是沒有人敢小看它們,尤其是當它們組成了一隻軍隊的時候。

“呵呵,你們終於過來啦,很不錯呢,六臂鬼王,吸收了它們,我的實力肯定可以再漲一成的!”那面無表情的小女孩兒騎在一個高大的,但是卻渾身凹凸有致,明顯一看就知道是女骷髏的骷髏肩頭,一馬當先的朝我們走來。 那女骷髏跟普通的骷髏是不一樣的,普通的骷髏只不過是一個骨頭架子,但是它卻不一樣,它的胸口覆蓋着一大片的白色骨片,還高高的隆起。下面也有一條用骨片編織而成的骨裙,頭頂上還戴着一朵紅色的小花,雖然看不出來漂亮不漂亮,但是卻可以看得出來它很醜美。

這女骷髏的身體很高,足足有三米,那小女孩兒就坐在它的肩頭,沒有穿鞋子的兩隻小腳丫像是踢水一樣輕輕划動着,除了臉上的表情木色之外,她的聲音她的動作看起來都像極了一個調皮的小女孩兒。

四周綿延開形成一個圓,至少也有上千之數的骷髏怪,它們顯然就是小女孩兒的底氣了。

“呵呵,想吸收六臂鬼王?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那麼一幅好牙口了!只是有一點兒我想不通,你們這樣把我們圍在中心,可是陰參可不就在我們面前嗎?你就不怕我們提前將它搶走了?”

這個問題必須要問一問。這小女孩兒這麼機靈的一個人,我想她應該是不可能犯那麼愚蠢的錯誤的吧,或者說,這陰參周圍有什麼陷阱?

小女孩兒面無表情,嘴裏卻是笑了起來:“呵呵呵,那你便去搶啊,我不攔你。”

話語裏。小女孩兒透露着強大的自信,像是陰參四周有着什麼可怕的陷阱,就等着我們上呢。

這讓我不敢亂動了起來,喬沫沫跟韶識君也都皺起了眉頭來,她們也拿不定主意。跟我一樣,她們也沒有發覺有問題。

被怨寶吊在那裏的雲振龍突然咧着嘴笑了起來:“呸,膽小鬼,陰參就在那裏居然也不敢去搶,當心什麼?你們可是有着兩頭六臂鬼王跟一隻九幽冥虎的,再不濟拿九幽冥虎開路不就行了!”他大華血。

這樣的建議似乎很有點作用,但是仔細想想的話,卻是完全行不通的,首先,雲振龍巴不得我們死掉,說什麼他也是不可能給我們指路的!

所以我們幾個都沒有鳥他。反而是怨寶嫌他話多,還輕輕的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就像是啃甘蔗一樣咬下了一塊肉下來,雲振龍馬上又慘叫了起來。一點兒都沒有茅山長老視死如歸的悠然氣度。

“呵呵,料想你們也不敢,來吧,識像的,就把六臂鬼王交出來讓我吸收了,然後我就放你們一條生路,否則,就全部留下命來吧!”小女孩兒的話越來越囂張了,但是卻沒有誰敢小看她。

我跨上了碧眼金蟾的背,喬沫沫背後金蓮若隱若現,韶識君腳下,黑魂蛇猛的長大,長大到半米粗之後還不停,繼續長,變大,變長,直到長到一米左右粗細,近二十米長,渾身裂開了一道道鋒利的刀子似的鱗片後方才停了下來,韶識君站到黑魂蛇蛇頭上的時候,我們都注意到了,黑魂蛇的頭頂居然?起來了兩個拳頭的的包,似乎是有什麼東西想要破開黑魂蛇堅硬無比的蛇皮突破出來一樣。

我心裏一陣欣喜,孃的,劉旭的天賦果然不行啊,黑魂暈在他手裏似乎是有些埋沒了,還是在韶識君的手裏有用啊,這纔多久啊,在她手裏便已經有了突破的樣子了,媽蛋,這黑魂蛇該不會進化成龍吧?

帶着這樣的欣喜,我突然覺得士氣大漲,既然已經避無可避了,在必須要戰的情況下,我就算是主動出擊一次又何妨?

於是我拿出了只卷軸,將裏面的神兵從虛空之中抓了出來,然後高舉神兵,怒吼道:“兄弟姐妹們,殺啊,乾死這些骨頭棒子們!”

“吼……”六臂鬼王,九幽冥虎,兩隻怨寶,還有董奕青手鈴裏的兩隻鬼獸都??響應,不過行動最快的,卻是我腳下的碧眼金蟾,這貨不知道又吃錯了什麼藥,叫也不叫一聲,猛的便跳了起來,一下子便衝向了對面小女孩跟那白骨女骷髏,我都沒注意到它居然這一次會行動得這麼快,差一點兒把我從它背上給掀了下來。

我差點罵娘了,不過好在,碧眼金蟾的位置還是選對了的,直衝向了那小女孩兒……等等,有些不太對勁啊,它這下落這勢……

“呱……”碧眼金蟾歡喜的大叫一聲,猛的落在了那隻女骷髏的身上,那名紅衣小女孩兒似乎識得厲害,提前跳了開去,但是那女骷髏卻顯然沒有這麼迅速的反應,畢竟骷髏的反應速度都是稍慢的,所以被碧眼金蟾壓了一個正着。

我心裏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低頭一看,果然。

那女骷髏並沒有被壓散架,反而是被碧眼金蟾硬生生的壓在身下,然後碧金眼蟾的兩隻前爪熟練的搭在女骷髏的胸口,屁股飛快的一聳一動的……哎,心好累,感覺帶這逼出來就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喬沫沫跟韶識君兩女前進的動作頓時爲之一僵,然後同時呸了一聲。

那小女孩兒看着在女骷髏身上一聳一動的碧眼金蟾,有些疑惑的輕咦了一聲,顯然,憑她的閱歷,她還無法理解碧眼金蟾的畜生之處。

媽蛋,自從認識這傢伙以來,他日了狗,草了豬,而且不分公母,還把我們的一個兄弟都給幹了,那兄弟連褲子都沒有脫,但是褲子的屁股位置卻有着一個不小的洞,那小兄弟的心纔是真累,它好幾次都說了想死,尤其是在看到碧眼金蟾的時候。

唯一在碧眼金蟾的狼撲面前佔過便宜的就只有青花掌門周青稚了,碧眼金蟾很沒眼力的想上了大美女周青稚,但裝逼不成反被草,丟了一根大爪子,現在這逼居然色心不改,看到這女骷髏就春心動盪了。

哎,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啊,從來沒有見過這麼色的癩蛤蟆,簡直是逮着啥就上啥啊,連骷髏都不放過。

那女骷髏顯得很迷茫,它只是骷髏,它是沒有觸覺的,所以它很不理解這隻在它身上胡亂動盪的癩蛤蟆到底是什麼意思。

“搞什麼?白姬,殺了它!動手!”小女孩兒怒了,一聲令下,那叫白姬的骷髏便猛的掙扎了起來,但效果很小,碧眼金蟾顯然是還沒有發泄完它的獸慾,很飢渴。

豪門替罪小新娘 但是其他的白骨頭們卻怒吼着衝了過來,六臂鬼王他們也衝了上來,雙方在經過了女骷髏跟碧眼金蟾這麼一個小小的插曲之後,終於硬碰硬撞了起來!

我是第一個進行有效殺傷的,我的目標就是那個小女孩兒,當我跳下碧眼金蟾向她追過去的時候,她很機靈的避開了,同時,一隻骷髏張嘴向我咬了過來,同時手裏的骨頭刀子也劈向了我。

“轟!”我一拳轟了出去,帶火的拳頭一下子將這隻骷髏頭完完全全的打了一個粉碎。

不過,此舉卻並不能震懾到其他的骷髏們,因爲它們是沒有知覺的,一窩瘋似的朝着我撲了過來,混戰,一觸即發!

六臂鬼王一左一右的殺到了我的身邊來了,它們的殺傷力比起我來要大得多了,巨大的身體,六隻手臂,每一次揮拳都有一隻或者多隻骷髏徹底的被粉碎掉,兩隻鬼王所過之處,便留下一片盡是粉碎的白骨的地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