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劇烈的疼痛越來越烈,隨和一陣陣不間斷的疼痛,冷苒臉色已經越發蒼白了,不過還是聽從着穩婆的指使,拼命的呼氣,吸氣,拼命的忍着痛不讓自己大叫出聲。

透過窗戶,趴在窗戶上焦急的看着一切的龍清絕,當看到軟榻上冷苒那蒼白的臉色和額頭那不斷涌出來的汗水,他的心臟彷彿就像被一隻大手緊緊地抓住了般,緊張害怕的讓他有點透不過氣來。

“苒兒,痛就別忍着,叫出來,相公在這裏,苒兒,相公在這裏”

聽到聲音,冷苒慢慢的側頭,看着趴在窗戶上急的跳腳的龍清絕,蒼白的臉上扯起一絲笑容,努力地從脣角吐着出幾個字來揶揄道,“你到院子等着吧,我可以的,相公,我會努力的”

沐風從門外趕來,看到趴在窗戶上無比滑稽的龍清絕,微微蹙了下眉頭,把他從窗戶上拔了下來。

“你坐在一旁等吧,你這樣叫嚷,她沒有力氣專注生產,反而對她不利”

龍清絕看着沐風說的一本正經,挪了挪脣瓣,沒有說什麼,可是臉上的焦急之色卻更盛了。

想起當初和冷苒的點點滴滴,龍清絕眼眸裏的柔色慢慢溢滿,冷苒,這個女人,一次又一次更深地將自己烙在了他的心上,不只是這一生一世,下輩子,下下輩子都沒有人可以再將冷苒從他的心上抹去了。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替冷苒來受這份苦。

……

很快,蠱仁和也趕到了,看着站了滿院子的太醫,皆是在等待着待命,臉上也是一片着急。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千萬別出什麼事情啊。

苒兒那體質,蠱仁和也是很清楚的,他真怕……

擔心的眸光看着沐風,沐風衝他點點頭。

早在前不久,他就研製了一些補藥讓冷苒服下,應該可以挺過生產的,可是看着門被一次次的推開,那些丫鬟不斷端出一盆盆血水,沐風有些拿不準了。

而龍清絕好幾次都想衝進去,都被人拽住。

“清絕,你現在別急,太醫們都在,不會有事的,苒兒那麼堅強,她說可以,便一定能可以的”

龍清絕點點頭,看着蠱仁和掩飾不住的擔心,對蠱仁和道:”岳父大人你也放心吧,那些產婆是小婿請來的最好的產婆,一定沒事的”

其實,此時此刻最不放心的就是龍清絕自己,但是他卻儘量掩飾住。

因爲他不能讓房裏的苒兒分心,他答應過她在外面等,他就在外面等,雖然他很想陪在她的身邊,承受此時此刻她所有的痛苦。

很快,屋子裏的冷苒終於是忍受不住腹部生產收縮的疼痛,大叫出聲。

隔着關閉的門傳出來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那聲音卻差點震碎了龍清絕的骨膜,像一道道利刃劃在了他被大手握緊的心臟上,痛的他有點喘不過氣來。

這時又出屋子裏出來一個端着血水的丫鬟,龍清絕再也坐不住了,一個箭步衝上前拽住那丫鬟便問:“怎麼樣了,夫人怎麼樣了?孩子出來了嗎?爲什麼叫的如此痛苦?”

丫鬟端着一盆的血水,被龍清絕狠狠的拽住,險些灑出來,她連忙小聲的回答:“王爺放心,穩婆說,三公主的狀況很好,再過不久便能生出小世子的”

雖然穩婆並沒這麼說,不過常年的經驗來看,雖然冷苒的臉色很蒼白,但是她精神很好,而且也會不時的用力,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聽到丫鬟的話,衆人都微微輕了口氣。

龍清絕點點頭,挪開身子,讓丫鬟過去。

強婚:帝少寵妻上癮 丫鬟快速的換了熱水在此進去把門關上,屋子裏,冷苒斷斷續續的叫喊聲傳來,只是卻一聲比一聲羸弱了,龍清絕實在是聽的心力交瘁,比自己站在最殘酷的戰場上還要難熬千陪萬倍。

一個箭步,龍清絕再也不管不顧地要衝進房間,卻被蠱仁和攔住。

“清絕,你鎮靜點。”蠱仁和從來沒見過這樣容易亂了陣腳的龍清絕,無奈搖頭道,“當初敏兒生苒兒的時候也是這樣,你不用太擔心着急,而且就算你現在衝進去,也幫不了苒兒什麼忙,苒兒叫你在外等着也是不想讓你看到她痛苦的一面。”

沐風也是點點頭走過來,他雖然不是太醫,但是因爲想到冷苒不久後要生產,也看過一些關於這方面的醫書。

嚴師戲逃妻:不良導師 女子生產的時候確實很痛苦,特別是第一胎,而且加上冷苒本身體質就不好,她能堅持到現在已經不錯了,再說他對自己煉製的丹藥很有信心,這段時間冷苒的氣息也比較穩定,所以不會有問題的。

“你就在這裏等着當爹吧”

龍清絕眉頭緊擰,臉色已經緊張成一片慘白,既然大家都不想讓他進去,那就等着吧。

……

可是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龍清絕越發站不住了。

這樣的等待對於龍清絕來說哪怕多一秒都是一種最痛苦最殘忍的凌遲,在漫長的等待中,房間裏忽然傳來了一聲冷苒劃破天際的呼喊聲,生生震碎了龍清絕被捏緊的心。

正當龍清絕再也忍不住要衝進房間的時候,房間裏傳來了嬰孩響亮而悅耳的啼哭聲,那啼哭聲就像東方升起的太陽,瞬間最亮了所有人的世界,世界一片歡騰雀躍。

“生了,苒兒生了……”蠱仁和第一個流着眼淚喊出了聲。

他一張老臉佈滿了幸福感恩的淚水,天知道,他也是那麼的還怕,害怕唯一的女兒,唯一的外孫有什麼意外,現在孩子終於平安生下來了,太好了,太好了。

龍清絕聽見蠱仁和的聲音,整個人頓住了,怔怔地愣在的在地,腳步瞬間居然有千萬斤重。

苒兒生了,她生下了他的孩子,她真的努力的生下了,他們的孩子。

淚水控制不住地氤氳而起,瞬間溼潤了龍清絕的眼眶。

“生了,生了,是個小少爺,恭喜大王,恭喜王爺”一個穩婆急急忙忙的出來道喜,一臉的開心。

一切剛剛好的愛情 “苒兒呢?苒兒怎麼樣了?”從剛纔孩子哭泣後,便沒有聽到冷苒的聲音,龍清絕一把抓住穩婆問。

“王爺且放心,母子均安,夫人只是太累了,在休息”穩婆笑着安慰龍清絕。

穩婆的話音剛落,龍清絕又要往房間裏衝,他已經等不及了,真的一秒都等不及了。

穩婆趕緊伸手攔住龍清絕:“王爺,屋子裏血腥味重,男子不能進去啊,你還是等屋子裏收拾妥當了再進去吧”

龍清絕哪裏還顧得這些,撥開穩婆的手就往裏面衝,大家看到龍清絕這副模樣,都只是開心的笑了。

龍王爺這麼疼愛龍王妃,這可真是羨慕死了旁人啊。

……

屋子裏的穩婆已經收拾乾淨了,太醫也進去幫忙把脈,看到龍清絕衝了進來,不敢說什麼,愣了一下之後繼續忙手上的活。

龍清絕完全顧不得孩子直接就衝到了睡榻前,看到上面躺着臉色蒼白氣息無比虛弱盍着雙眼休息的冷苒,龍清絕眼裏的淚水立刻就不受控制地滑了下來。

一隻手握緊住冷苒的手,一隻手撫上冷苒的額頭,微涼的薄脣貼近冷苒的耳鬢,輕喚道,“苒兒…”

聽到龍清絕的聲音,冷苒虛弱地睜開了雙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努力地輕揚了一下嘴角。

“苒兒,你真勇敢,你辛苦的爲我生下孩子,我愛你”

“我也愛你”

龍清絕看着冷苒,又心疼又興奮,“娘子,你真勇敢,你是最棒的孃親”

“真的嗎?”

“真的,爲夫怎麼可能會騙你呢?”龍清絕寵溺的笑,把粘膩在冷苒臉頰上的髮絲慢慢攏在耳後。

冷苒努力一笑,“相公,我好累,我要睡會兒”

話落,冷苒又輕輕地閉上了雙眼。

“太醫,我娘子怎麼樣?”看到龍清絕虛弱地閉上了雙眼,龍清絕立刻大叫一旁的太醫。

頓時,太醫們都擁了過來,爲冷苒把脈檢查。

“王爺請放心,王妃並無大礙,只是生產過程中消耗了太多體力,所以身體有些虛弱而已,讓她歇息下,讓御膳房備點潤喉清淡點的米粥過來,待王妃醒後服下便可”太醫們看着龍清絕緊張的不行的面容笑着道。

聽到這,龍清絕這才鬆了口氣,輕撫着冷苒的額頭輕吻她的雙脣,“苒兒,你睡吧,我在旁邊陪着你,我哪裏也不去。”

另外一間房間裏,蠱仁和抱着襁褓中的孩子,笑的合不攏嘴。

“你看這媚眼兒,真像我們家苒兒”蠱仁和看着從睡夢中悠悠轉醒的小傢伙,還衝他打了一個哈欠,那肉嘟嘟紛嫩嫩的小摸樣,可把蠱仁和樂壞了。

“這孩子長得真漂亮”沐風湊過來,看着襁褓中的孩子,眼眸中滿滿的疼愛。

“我女兒的孩子,豈會不漂亮?”蠱仁和說的越發得瑟了,抱着孩子就這麼逗玩了起來。

……

一陣陣高過於耳的笑聲傳來,傳到隔壁房間睡熟的冷苒耳朵裏,讓她漸漸從睡夢中甦醒了過來。

守在一旁的龍清絕看到冷苒睜開雙眼,俯身低頭輕吻她的眉心,此刻,他的雙眸猶如這個星空裏最耀眼的黑曜石,無數的感激、興奮、心疼和寵溺從那裏閃爍而出。

“苒兒…”

“相公…”

“你醒了,快,吃點米粥,你生了孩子肚子一定早就餓了”龍清絕探了探碗裏的米粥,溫度剛剛好,便一勺一勺的喂進冷苒的嘴裏。

冷苒張嘴一口一口的吃下米粥,雙眸一直看着龍清絕,嘴角淡淡的笑意越發濃郁。

吃完了米粥,龍清絕又細心的爲她擦了嘴巴,拽住她的手,輕吻她的手心。

“苒兒,謝謝你,謝謝你那麼勇敢的生下我們的孩子”

此時此刻,龍清絕十分的感激,他再也不要冷苒受第二次苦了,這個孩子便是他們唯一的孩子,他不再忍心讓冷苒在此嘗試這樣的苦。

冷苒淡淡一笑,看着龍清絕的臉上皆是一片幸福:“我想看看孩子”

龍清絕點點頭,爲冷苒掖了掖被角:“好,我這便去把他抱來”

說着就轉身出門,把孩子抱了過來。

看着臂彎裏的小傢伙,那雙水靈靈的漆黑大眼,雖然還稚嫩,卻略顯白希的小臉,冷苒居然感動的溼了眼眼眶,這孩子和夢境中的那個孩子一模一樣,果然,就是她的那個孩子,終於,終於她贖罪了,這個是她的孩子,她和她最愛的龍清絕的孩子。

以後,她便要用一切去愛他,讓他健健康康長大,快快樂樂的。

伸手,那小傢伙的小手竟然握住了她的手指,緊緊的拽着,不哭不鬧,一雙烏黑的雙眸滴溜溜的看着她,冷苒笑了,笑出了眼淚,此時的一切都不再是夢,一切最美好的夢境都已成爲了現實,她的人生,再無一絲遺憾。

“我給我們的麟兒取名爲龍逸軒可好?”

“逸軒……我很喜歡”冷苒擡頭看着龍清絕淡淡的笑了。

……

百日後,中原的龍王府,正在爲他們的小世子舉行百日宴。

四處張燈結綵,來道賀的人絡繹不絕,彩禮,禮品,堆滿了整個院子。

管家和小廝們忙着清點禮品,忙的不可開交。

丫鬟們正在往酒席上不斷的上菜,菜品皆是上等貨。

更有龍清絕特地從芙蓉城請來天才釀酒師,釀製的玉瓊漿,頓時那些達官貴人,豪門貴族,一個個吃的無比暢快,眉開眼笑,好不快活。

沐風姍姍來遲,身邊跟着一個身穿淡色長裙的美貌女子,皮膚白希,眉眼彎彎,嘴角帶着淺淺的笑意,落落大方的站在沐風身旁送上賀禮。

冷苒看着那個女子,滿意的點點頭,看向沐風,沐風被她深意的眸光看的不好意思,輕咳幾聲。

“這是上官婉兒,是我去芙蓉城認識的,戶部尚書的千金”

“婉兒給龍王妃請安”上官婉兒嘴角掛着淺笑,對着冷苒行禮。

“快快請起,別多禮,你竟然是沐風的帶來的客人,便是我冷苒的朋友,以後見我別見外”冷苒對着上官婉兒柔和一笑。

上官婉兒淺笑着點頭,倒也不做作,盯着一旁奶孃手裏的軒兒,頓時便喜歡的不得了,伸手摸了摸他粉琢玉雕的笑臉蛋。

“小世子,真可愛,今天那麼多人替你慶祝,你是不是也特別開心啊?”

似乎在極力迴應上官婉兒一般,冷苒懷裏的龍逸軒“咯吱”一笑,衝着上官婉兒眨眼。

上官婉兒一見,立刻更加興奮高興了:“你世子這麼小就極其懂事了,沐風,你看他在迴應我呢。”

上官婉兒一邊笑着,一邊興奮的拽住一旁的沐風笑道。

冷苒看着上官婉兒這麼喜歡孩子,視線轉向一旁的沐風對他挑眉道,“沐風,你可得動作利索些了,婉兒這麼喜歡孩子,你們是不是喜事將近了?”

上官婉兒聽着冷苒如此打趣自己,頓時臉上爬滿了紅暈:“王妃別說笑了,婉兒……婉兒纔沒有,只是小世子如此聰明可愛,誰見了都喜歡”

不過她臉上的紅暈,和她偷偷看沐風的那雙含情脈脈的眸子卻泄露了她的心思。

冷苒笑的越發燦爛了,沐風倒是落落大方的點頭,一本正經的道:“確實應該動作利索些了”

上官婉兒一聽連沐風都這麼說,又羞又惱的瞪了沐風一眼,臉上爬上一抹好看的羞赧。

沐風看着上官婉兒,嘴角掛着一絲溫柔的笑,接着便道:“你帶給小世子的賀禮呢,此時不拿出來,等到何時?”

“啊,我差點忘記了”上官婉兒一聽,驚呼一聲,急急忙忙的從旁邊的丫鬟手裏拿過一個精緻的錦盒,然後在冷苒的面前打開道,“這是我給小世挑選的長命鎖,希望你喜歡。”

冷苒接過上官婉兒手裏的錦盒,看着裏面銀質款式雅緻而不失大氣的長命鎖,讚歎道,“哇,好特別好漂亮,這可是我們軒兒收到的最特別的一份賀禮了。”

“你喜歡就好。”看到冷苒真心的喜歡,上官婉兒鬆了口氣,臉上也跟着笑了起來。

“謝謝你,婉兒。”

“王妃姐姐太客氣了,這只是婉兒的小小心意而已”

……

百日宴忙了整整一天,到了傍晚,客人都陸續走了,冷苒才空下來休息,看着木製小牀裏的小軒兒,冷苒整個人疲憊地做進了躺椅裏。

當龍清絕沐浴後,走到軒兒旁邊親了親熟睡的小傢伙,然後將躺椅裏的人兒摟進懷裏,啄了啄她的紅脣,臉貼着她的側臉問,“累了吧,相公抱你去歇息”

冷苒點頭,帶着撒嬌的意味道,“嗯”

龍清絕吻着冷苒的臉頰輕笑,“要不要爲夫伺候你沐浴?”

冷苒一笑,轉身藕臂勾上龍清絕的脖子,看着龍清絕微微敞開的裏衣,嘴角微微上揚,臉上爬上一抹好看的酡紅,然後低低地嚅囁道,“我已經沐浴好了”

“哦?什麼時候?”

龍清絕微微有一些驚訝,以前都是他伺候冷苒沐浴的啊,今天怎麼冷苒自己先洗了,那麼積極?是怕他累着嗎?天知道,自從有了孩子後,他忍的多痛苦,考慮到冷苒的身體,龍清絕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嬌妻在懷只能看不能吃的正人君子模樣。

此時此刻,連給苒兒沐浴的福利都要扼殺了嗎?他連吃點小豆腐都不行了,想想就越發鬱悶。

“就在你沐浴不久前啊”冷苒嘟了嘟紅脣,一臉撒嬌。

一雙清澈的黑眸直勾勾的看着龍清絕,抿了抿脣瓣,吞吞吐吐道:“而且……太醫說……”

話還未說完,冷苒臉上就爬上了一朵好看的酡紅。

龍清絕挑了挑眉頭,額頭抵住冷苒的額頭,啄她的紅脣,“嗯?太醫說什麼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