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圓通轉過身,和尚一本正經“咱們這些人裏有沒有普通人,就是沒有法術在身的。”

銅鎖和副總舉起手。副總看到解鈴領來的這兩個人奇形怪狀,他不敢輕視。尤其圓通,不瞭解他的人,絕對會把他當成高僧。法相莊嚴,禪話一套一套的,忽悠人不上稅。?百度嫂索^?—陰間那些事兒

圓通擺擺手“裏面屍煞氣很重,你們兩個凡人不要靠近,以免衝煞。”

副總和銅鎖退到遠遠的甲板上,兩人還是好奇,伸長脖子看。

圓通做了個請的姿勢“乾師兄請。”

乾途也不客氣,揹着手第一個走了進去。圓通和解鈴緊隨其後,我跟在最後面。

房間不大,有這麼一口大棺材,又進來四個人,空間頓顯侷促。乾途圍着黑棺走了兩圈,用手撫摸着上面雕刻的繁複花紋,不由誇道“精緻。打造這樣的棺材,在當時那個年代,要花費難以想象的人力和金錢。”

“師兄,你能看出這具棺材是幹什麼用的嗎?”解鈴問。

“養屍。”乾途說。 “你們看這些花紋。乾途撫摸着棺材表面的紋理。圓通湊過去,眯縫起眼仔細看,點點頭:“有玄機。”

“解鈴,你看看。”乾途讓開位置。

解鈴笑笑:“我看不出來。”

“像不像陰?”乾途說。

解鈴愣了。專注地看着紋理,手指尖划着凸凹的路線,一路從棺材頭走到棺材尾,他說道:“似是而非。”

我在旁邊傻乎乎地問:“陰是什麼。”

乾途道:“陰間的陰,顧名思義,就是流傳在陰間的字。解鈴在陰間修煉過,他對這種字很熟悉。這種字能夠直通地獄,陽間很少有人認識。解鈴,你覺得不像嗎?”

“字形有些像,”解鈴搖頭:“但肯定不是陰。”

乾途點點頭:“難怪你不認識。國道家有個很小的門宗。門人感悟天地,提出了第三元的概念。就是在陰陽之外,還存在着類似的第三樣東西。”乾途謹慎地措辭。

解鈴聽得聚精會神:“沒聽說過。”

“這個宗門最早是修習長生道的,研究長生不老。可以這麼理解,陰是死,陽是生,而長生不死,是存在於陰陽之間的一種狀態,就是第三元。比較有意思的是,幾乎在同一時間,西方鍊金術師也提出了相同的概念。他們的工作更有成效,有個鍊金術師在那段時間裏煉出了賢者之石。”乾途說。已更新

“這不是遊戲裏的裝備嗎?”我問。

圓通和解鈴看我,我紅着臉不說話。乾途笑笑:“賢者之石又叫第五元素石,傳說它非固非液非氣,是一種人類很難想像的狀態。正符合這種修煉思想的精髓。打破現有的物質規律,打破陰陽的拘束。”

“解鈴,圓通,這具棺材表面的圖案,就是那個第三元宗門遺留下來的獨特字。它既有陽間漢字的體系,又有陰間字的架構,是一種很玄妙的字。”乾途說。

“什麼意思呢?”圓通問。

乾途看着棺材,怔怔道:“葬在這口棺材裏的人,並不是被什麼人算計了。這種下葬方式應該是他爲自己設計的。”

這話一出,我們都愣了,黑暗陰森的房間裏流淌着一股寒意。

“裏面的人應該是在求長生。”乾途說:“他想長生不死。”

屋裏靜悄悄的,落根針都能聽見。好半天解鈴問:“師兄。這些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乾途長嘆口氣:“解鈴,還記得大師兄嗎?”

“師兄,你看你這話說的,”解鈴道:“我小時候就是大師兄看着長大的,他像兄弟更像父親,這般恩情怎麼能忘呢?”

“你知道他現在在哪嗎?”乾途問。

“這我就不知道了。”解鈴神色暗傷:“十五年了吧,沒有他的音信。”

乾途道:“大師兄就是在十五年前無意得到了這個道家宗門的典籍,他現在一直在閉關修煉。”

解鈴驚訝地說:“他想長生?”

“師父一直是大師兄的精神引路人,大師兄最崇拜的人也就是師父安歌。大師兄在閉關前,我們曾經有過一次秉燭夜談,他告訴我,生死對他沒什麼太大的意義,他之所以想去修煉這種非主流的典籍。是爲了體驗一種從來沒有過的狀態。那就是長生不死。他要像師父一樣活着。”乾途幽幽說:“當時他向我介紹了這個宗門的情況,還給我看了其的祕典,所以現在我能馬上認出棺材上的圖紋。”

“那裏面的屍體到底是個什麼狀態?”圓通問。

乾途聳聳肩:“我瞭解的僅僅是皮毛。按照這種祕典最終能修成什麼境界什麼狀態,一無所知。”

“安歌師父長生不死難道也是類似的修行?”我問。

乾途搖頭:“師父他老人家另有機緣,雖是長生,原理不同,不能一概論之。”

圓通道:“老乾你這說了半天,到底是個什麼意見,這棺到底開不開,裏面的東西到底處不處理?”

乾途在短短的時間內,馬上就成爲我們四個人的領導,他可能靠的是解鈴師兄的身份、年長的年齡,但我感覺,最關鍵的是此人身上有種不動如山的氣質,沉穩睿智自信處變不驚,天生就是當領導的材料。

乾途若有所思:“如果這具棺材和那些殭屍只是沉沒在水底,誰也不妨礙誰,我的建議不管不理。殭屍也是一種生命狀態,所謂衆生平等,也包括妖魔鬼怪。不過現在不行了,這件事從前到後傷亡了不少人,有違天和,必須要處理。”

圓通道:“我讓你渲染的好奇心大增,我倒要看看裏面是什麼東西。”

他雙手撫棺,乾途趕緊道:“不要魯莽,裏面有屍瘴,棺蓋一開便會釋放出來。”

圓通說:“老乾看你嚇得,我有那麼莽撞嗎,你現在膽越來越小。”

“呵呵,”乾途笑:“小心駛得萬年船,人越老越謹慎。很正常。”

圓通從懷裏掏出一個木筒,打開塞,從裏面倒出四粒黑溜溜的藥丸,一人發了一個,發到我這裏,他看我:“羅施主,要不你出去先避避吧。我們三人在這裏就行,有你在,還浪費一個藥丸,我做這種藥丸費老勁了。”

解鈴在旁邊罵:“和尚招打。”

我臉色變得很難看。圓通看着我的臉色,嘿嘿一笑:“羅施主,你犯了嗔戒。剛纔你說我境界低,現在一看,你也不過如此嘛。”

我氣得?差點歪了,和尚來這麼一出,原來是爲了報復我剛纔說他境界低。他可真夠壞的。

乾途讓我把外門關上,他解釋說,有人偷窺棺材了毒,很可能裏面有濃烈的屍體瘴氣。這種氣體一旦散發出去,會有很大危險,所以先關好門。

房間裏只有我們四個,同時把圓通的藥丸吞在嘴裏。雖然圓通沒解釋藥性,料想應該是抵禦屍毒的東西,有益無害。

吃完藥,圓通和乾途來到棺材前轉了兩圈。乾途把解鈴繪在棺前的鎮屍符擦掉。兩人扶住棺材蓋,用盡全力推。

我和解鈴插不上手,站在旁邊看着。

時間不長,棺材蓋開啓了巨大的縫隙,裏面沒有光,黑森森一片,不知是什麼東西。

隨着棺材蓋打開,屋裏飄溢着一股怪味,很難形容,是一種偏淡的臭味,和着水汽,味道雖然不強烈,可讓人很不舒服。 游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也不知是不是生理反應,聞到這股味,我肚竟然有些疼,像是吃壞了水果,一抽一抽的。

這三個人沒說話,我也不好說什麼,躲在解鈴身後看着。

圓通和乾途歇了歇,繼續推,棺材蓋開一大半,裏面是黑色的。最怪異的是,這種黑猶如實質,浮在離棺材口不遠的地方,滿滿一棺材全是這種黑色。

要是讓我形容,裏面似乎裝着一棺材的深黑色果凍。

解鈴從包裏拿出手電,照過去,棺材裏的那一層黑色,居然可以反光,光斑下是亮亮的一片。

圓通和乾途盯着看,圓通道:“真是奇哉怪也。難倒小和尚了,從來沒見過這麼古怪的棺材。”

“圓通,你把手伸進去,摸摸裏面有什麼。”我說。

圓通看了我一眼:“羅施主所言極是,一語提醒夢人。”他走到我面前,牽起我的手:“來來,我們一起摸,看誰運氣好。”

他力氣極大,我拗不過他。知道不能再拿這和尚打趣了。這個和尚小心眼,誰要說他什麼,他拐彎抹角地報復。

解鈴笑:“你別逗羅稻。圓通,有什麼能耐趕緊使,遲則生變。”

圓通放下我,遺憾地說:“羅施主膽太小,讓小僧失望,失望至極。”他一邊說,一邊打開隨身的褡褳,從裏面取出一樣奇形怪狀的工具。

跪求:手機全集 圓通拿出來的工具類似一種鉗子,又細又長,前端可以任意開合。www/xshuotxt/com他操縱後把手,使前面張開。然後慢慢探進棺材。

棺材浮着的這一層黑色果凍狀物體,說不出是什麼東西,但可以肯定不是水。看着它渾身不自在,這層東西像是金屬高溫融化成的汁,竟然讓我想起終結者裏的液體機器人,看上去讓人毛骨悚然。我不自覺的幻想,這層東西下面藏着什麼極爲可怕的東西。

圓通的工具緩緩接近這層東西,我們屏息凝神地看着。

工具慢慢接觸到了這層東西,緩緩深入其中,解鈴倒吸一口冷氣。因爲工具和這層黑東西的接觸面實在太怪異了。

就像是固體插入了水銀裏,水銀不粘連在固體上,自動避開了空間讓它自由深入。從我這個角度看來,這把鉗子像是某種飛行器,透過黑色層面進入了未知的空間。

這種感覺非常強烈,此時房間裏光線晦暗,只有手電的光亮。繁複圖紋的棺材,裏面是滿滿的神祕物質,氣氛讓人無法呼吸,凝重詭異到心跳都快停了。

圓通這麼沒有正形的和尚,此時也非常嚴肅認真,小心翼翼拿着工具,一寸寸往下探。他靠着工具傳來的細微手感,感知棺材下面的東西。

忽然他的動作停了,表情凝滯了一下。黑巖閣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謝謝!

“裏面有東西?”乾途問。

圓通點點頭。沒說話,移動工具的位置,不停地觸碰着下面的東西。好一會兒,他才說:“沒錯,是個人。”

“是個女人。”我說。

根據我在定境中的觀照,見到過這口棺材裏裝殮的是什麼人,那是白衣男人死去的妻子。

剛纔乾途推測出下葬這一系列的舉動,是死者自己的安排。兩者結合起來看,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然是死去的那個女人。

這是什麼樣的女人,竟然能安排佈置出這麼一個繁複複雜的葬格。那麼和這具屍體同根同源,我們在江裏發現的那具童屍,還有盛開撈出來的殭屍。又是什麼人呢?

別看線索這麼多,可越分析線頭越是雜亂。棺材裏這個人的身份,很可能是解開一切祕密的鑰匙。

探了一圈,圓通把工具從裏面拿出來,工具上竟然沒有沾染任何黑色的東西,乾乾淨淨的。圓通想了想,用手去觸摸工具頭,乾途喊了一聲:“不要莽撞。表面沒粘東西可能僅僅是我們肉眼所無法觀察到的。”

圓通搖搖頭:“沒事,我有種感,不會有問題。”

他摸了摸工具,說:“和新的一樣。我明白了,這層黑色物質就是一種隔離層,能夠把裏面的東西和外面環境隔離開。確保內部環境適宜。”

“那麼這層黑東西是什麼呢?”解鈴問。

圓通搖搖頭:“我從來沒見過。你們兩個大拿有什麼想法。”

“我們也沒見過。” 重生之帝后風華 乾途說。

圓通若有所思:“如果我們破壞了這層黑色東西。也會相應破壞棺材的內部環境,導致什麼變化就不好說了。”

解鈴問:“師兄,你覺得呢?”

乾途摸着下巴看看我們:“你們拿主意吧,我只能給你們技術參考。”

這個人絕對是老油條,可偏偏句句在理,又挑不出他的不對。圓通看解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這件事由你而起,必由你緣滅。你拿主意吧?”

解鈴道:“那我可說了。事情已經到這一步,不可能半途而廢,那就看看裏面屍體的真面目吧。”

“棺材裏的這具屍體,怎麼把它拿出來?”圓通說。

我們圍着棺材轉,絞盡腦汁琢磨,我的智商已經不夠用了。解鈴道:“可不可以用容器把這層黑色東西舀去?”

圓通道:“如果不是金屬棺,我倒知道個好辦法。把棺材從側面撬開一個縫隙,讓黑東西流出去。”

總裁的祕製悍妻 “這層東西詭異莫名,我們誰也不認識,還是不要輕易動它爲好。我有個辦法。”乾途說。

我們看他。

他斟酌一下說道:“找個人戴上手套,探手進去,抓住下面的屍體拖出來。”

“好主意。”圓通說,他打開褡褳,從裏面取出一副膠皮手套。這和尚工具倒是?全,我愈發對他的身份表示疑問,他的所作所爲哪像一個和尚,看上去更像是盜墓賊。對於棺材和屍體這麼門清。

“誰來呢?”圓通問。

“我來吧。”解鈴接過手套戴上。湊到棺材前,深吸口氣,慢慢探手進了棺材。

圓通的手套非常專業,後面很長,一直覆蓋到手腕,能夠極大保護皮膚不被毒物質沾染。解鈴探進黑東西下面,漸漸沒過手腕,再往下一寸便會觸到皮膚,饒是他膽大,此時也不敢行險。

他慢慢用手探着,點點頭:“抓住了,好像是手。”

“提起來。”乾途在旁邊打着手電。

解鈴一用力,緩緩往上提,隨着他的動作只見有一樣東西慢慢浮了出來。這是一隻向上伸出的手,居然膚白如生,皮膚似乎都有彈性,手呈爪狀,似乎臨死前要抓住什麼東西。

我們目不轉睛,房間裏鴉雀無聲,靜的能聽到心跳。

解鈴繼續往上拉,隨着手臂,肩膀露了出來,我們都在緊張地期待,因爲下面要出來的,就會是死者的頭顱。

皮膚保存的這麼好,宛若生前,可以推想,屍體的頭顱也一定面貌如新,我們都有種期待,想看看她長什麼樣子。

黑色東西緩緩分開,隨着肩膀,果然露出了屍體的頭。一看到屍體的長相,我們全愣了,解鈴神情一滯,手一鬆,屍體就要滑進去,圓通手疾眼快,一把扶住解鈴:“穩點。”

“這怎麼回事?”

屍體並不是女人,而是個男人,極爲俊美,一點腐爛的跡象都沒有,閉着眼睛栩栩如生。 非常幸孕:首席的萌寵甜妻 如果不知道是死人,還以爲這個人睡着了。

“這是怎麼回事?”圓通摸着光溜溜的腦袋:“不是說裏面葬的是女人嗎?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老婆’,有龍陽之癖?”

屋子裏靜悄悄,灰暗的光線中,所有人都是僵硬的表情。

“不管了。”解鈴說:“先把屍體提出來再說。”

出了那層黑東西,我們就大膽了,我也過去幫忙,我們把屍體從棺材裏搬出來。這具男屍沒穿衣服,身材修長,直挺挺躺在地上,完全不像個死人。

乾途蹲下來檢查了屍體的手掌:“如果他保持的是死時的狀態,他應該是個農民。”

手掌上都是老繭。

“我認識這個人。”我說。

他們看我,解鈴問:“誰?”

我遲疑一下道:“這就是我在定境中看到的那個白衣男子。”

解鈴迷惑:“我糊塗了,不是棺材裏裝殮的是他老婆嗎?他怎麼會在這裏。難道棺材裏還有屍體?夫妻同葬?”

圓通走到棺材前,張開虎口用手掌去測量棺材的高度,估算空間大小:“黑東西這麼深,屍體的高度是在這裏,而棺材又不大……”他喃喃說:“就算棺材在古怪,裏面的空間是一定的,只能放置一具屍體。”

“會不會通到別的空間?”我嚥了下口水推測。

圓通冷笑一聲,沒說話。乾途說:“如果我猜的沒錯,那個叫盛開的打撈上來的殭屍,應該就是這個男人的妻子。本來妻子是陳在棺材裏,後來不知發生了什麼變故,變成丈夫葬在棺裏,而老婆卻在外面被養成了殭屍。”

“不管怎麼樣,都是妖物,乾脆一把火燒了。”圓通說。

“不行。”乾途說:“留着這具怪屍,有大用。”跪求:手機全集 “留着它有什麼用?”圓通問。www/xshuotxt/com.

乾途道“那具爲禍村鎮的殭屍不是找不到了嗎,可以用這具屍體引它出來。他們如果真的如我猜想,是夫妻關係,感情又這麼深。彼此之間肯定會有關聯。”

“這是屍體又不是人。”我嘟囔一句。

乾途道“這位小友有所不知,殭屍之所以成爲屍精,正因爲死時的氣沒嚥下去,死而有靈,困於屍內。我們完全可以利用這種靈氣,使屍體之間彼此感召。到底成不成,試試便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