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諸葛輕狂也被秦穆然的話語感染,走上前,拍了拍秦穆然的肩膀鄭重地說道。

「就是!老大,我們韋家也堅定地站在你的背後!媽的,我早就看李浩然那個傢伙不爽了,我特么才回炎黃多久,這傢伙就讓人找我茬了,竟然還給我派了個SSSS級別的任務,差點都要交代在那裡!」

一想到這裡,韋武就是十分的不爽。

「4S的任務?呵呵,他李浩然,還是有些沉不住氣啊,你回來,他慌了!」

秦穆然也沒有想到韋武這邊還有這茬子的事情,淡淡傳來一陣冷笑。

「他這是害怕了!不過老大,我這段時間可是聽說李浩然被一個古武界的宗門看上了,貌似龍之守護都要將他收進去!」

韋武對著秦穆然傳來了一個他聽到的消息。

「古武界的宗門嗎?很厲害?連龍之守護都要招他?」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問道。

「我也不清楚,不過龍之守護要招他的前提是他成為炎黃名正言順的隊長,然而他現在手中只有一塊紫金龍紋令,所以,這一次你回來,他要是知道了,絕對不會錯過這次機會的!」

韋武一臉認真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呵呵!我也不會錯過這一次機會的!這一次,我就是要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秦穆然目光之中爆發出濃濃的戰意,鬥志昂揚地說道。

「對!炎黃就是老大你的,我們所有人都只服你一個隊長!」

韋武點頭肯定地說道。

冷月如霜 「哈哈!不說這些了,今天我們兄弟們聚會,不說這些掃興的事情,來,喝酒!」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好!喝酒!」

韋武點了點頭,便是又與秦穆然和諸葛輕狂等人喝起酒來。 那就必須得使用一些對付殭屍的東西,其實對付殭屍的東西也有很多,包括:糯米、黑狗血、桃木劍、墨斗、硃砂,還有一些其它的等等,等等,不過,這些東西呢,現在都沒有,額。

不過,現在都沒有,那也沒有關係,因爲只要有李肅在,就行了,一隻這樣的殭屍,那還不足以傷害得到人。

只要李肅願意,現在就可以幹掉這隻殭屍,不過,暫時李肅還想先看看情況再說,如果觸發了死路,就只是出現了這一具殭屍的話,那麼觸發死路跟沒觸發,不是沒什麼區別,對於李肅來說。

事情要是真的這麼簡單的話,那就好了,只怕接下來不會這麼的“風平浪靜”,李肅此時也做好準備了,決定先定住這隻殭屍再說,李肅隨後輕輕的,慢慢的走到了殭屍的身後。

接着用右手在左手的手掌心上畫了一道鎮屍符,然後口裏念動符咒:“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定”,李肅唸完之後,那隻殭屍剛好轉過身來,於是,李肅正好一掌鎮屍符貼到了它的額頭上。

這隻殭屍接着馬上不動了,鎮屍符果然厲害,只要這麼輕輕一貼,殭屍瞬間就失去了行動能力,李肅的道法這麼高,這一貼,足以讓這隻殭屍在三個小時內,不能動彈,時間上面足夠了。

搞定了這一隻殭屍,李肅沒有在此停留很久,而是接着繼續向前走去,因爲,前面也許也出現了殭屍,要是讓那個大叔單獨一個人遇到殭屍就不好了,很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李肅纔不得不趕緊去追上他,有時候覺得,要去救一個人比要保命還困難一些,尤其是遇到那種不相信自己的人,那麼更難,更麻煩,也不是說,李肅喜歡麻煩,而是,李肅是沒有辦法。

李肅本着要去救人的原則,再難再麻煩,他也得去,因爲,他如果不去的話,那麼就沒有人去了,不得已而爲之。

李肅完全也是不得已而爲之,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更何況李肅還是學道之人,怎麼說,也沒有見死不救的理由,不過,實在是救不到的話,那也說明自己盡力了,盡力而爲了。

李肅在路上,一直保持着奔跑的速度,目的還是那一個,就是快點追上那位大叔,然後保護他直到時間結束。

跑了差不多又有十來分鐘,這時,李肅還是沒有看見那位大叔,也不知道他現在到底跑到哪裏去了,李肅相信魔王絕對不會只安排一具屍體屍變,這座山這麼大,絕對在某個地方,現在已經又有殭屍出來了。

希望那位大叔他沒有遇到殭屍,不然下場肯定是會被殭屍咬死,李肅在心裏這樣想着,隨後又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魔王要虐殺任務參與者和無辜的人,李肅呢,就偏要救任務參與者和像這位大叔這樣的無辜的人,那麼李肅就是擺明了要和魔王作對,不知道和魔王作對,李肅能有什麼好處。

本來一個好好的,簡簡單單的任務,李肅偏要這麼搞,現在搞得殭屍都出現了,只是接下來會不會出現更多的殭屍,估計魔王真的會這麼做,甚至是把這一山的屍體全部弄得屍變。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好玩了,那李肅就等着被耗死吧,這一山的殭屍,少說也有上千,那麼在還需要保護一個人的情況下,李肅能堅持多久,能堅持到任務時間結束嗎,恐怕很難。

李肅跑着跑着又跑到了一個轉角的地方,這時,李肅終於聽到了那個讓他精神一抖的聲音,“救命,救命,有殭屍啊”,過了幾秒鐘,果然那位大叔又出現了,李肅看到了他。

他也看到了李肅,不過,由於後面有兩隻殭屍正在追他,所以他直接忽視了李肅,自顧自的又跑過了李肅,李肅在這期間,也叫了他幾聲,但他哪裏會聽,後面有殭屍呢,年輕人。

看到那個大叔漸漸遠去的身影,李肅突然反應過來,後面還有兩隻殭屍,果然李肅一回過頭去,就立刻看到了那兩隻殭屍,那兩隻殭屍,現在已經離自己很近了,真的很近了。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定,定”,李肅絲毫不敢再遲疑,看到那兩隻殭屍之後,便立刻用鎮屍符把它們倆定住了,接着,李肅便立刻又去追那位大叔,李肅也搞不懂,爲什麼他一直要跑。

其實嘛,這也是人之常情,試問一下,一個普通人在看到殭屍之後,他的第一反應是什麼,他應該是要麼被嚇傻了,要麼就是趕緊逃跑,而那位大叔很明顯就是屬於後者。

只是他這樣一直跑啊跑的,就一直讓李肅去追,這樣恐怕也不是很好吧,要知道,李肅可是爲了救他,而他一點都不配合,他現在不知道事情的真實情況,這個可以理解。

但是,只怕他這樣一直跑下去的話,到最後總有一次,李肅會趕不上,然後他就會死於殭屍之口,到頭來,李肅還是白忙活一場,真的不知道,李肅現在這樣一直去追他,到底還有沒有這個必要。

李肅可不管有沒有這個必要,哪怕是最後這個大叔真的被殭屍咬死了,但是現在,李肅還是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救他,希望他運氣好一點,能讓自己趕上救他的時間,李肅決定的事情,不會輕易去改變。

這一次,很快李肅就聽見了那個大叔叫救命的聲音,這個大叔也真是有點奇葩,遇到鬼啊,殭屍啊,他就大聲的叫,好像這裏還有很多的人一樣,其實就只有李肅和他兩個人而已。

你叫也沒用啊,還不如屏住呼吸,那樣殭屍就感應不到你了,當然,他可能是不知道也有可能是忘記了,這個,也不好過多去說他,但是你能不能別每次都把殭屍帶到李肅的身邊啊。

是的,沒錯,這次他又帶了五隻殭屍過來,整整五隻殭屍,而這次,李肅也學聰明瞭,他知道叫那位大叔是沒用的,於是,用手去抓那位大叔的衣服,希望能讓他停下來,不要再繼續跑了。 這頓酒喝的昏天黑地,最後的結果,就是諸葛輕狂,秦穆然,韋武三個人直接便是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一覺睡到天明,三人也沒有什麼知覺。

絕色寶寶:小小翻版誰是媽? 就在秦穆然等人還在酒醉的睡夢中的時候,周家大堂里,此時的氛圍卻是顯得有些劍拔弩張。

「弟妹,我看了,白家和洛家都不錯,雨晴要是嫁過去了,肯定會幸福的!」

周正浩看著面前的潘從鳳,苦口婆心地勸道。

「什麼白家,什麼洛家,我才不管呢,我只關心我女兒的意思,只要她不同意,誰都不能夠為難她!」

潘從鳳的態度很是堅決,只要女兒周雨晴不同意,說什麼都不可能跟周家的這群大老爺們妥協。

「老三,你就不說一句?」

周正浩被潘從鳳氣的沒話說了,只能夠將目光看向站在一旁不知道說什麼好的周正氣。

我假裝會異能 「啊……」

周正氣也是個「妻管嚴」,原以為自己媳婦跟大哥「開戰」自己在一旁看著就好了,可是不帶這麼玩的啊,就這麼牽扯到自己了?

不過現在火線都牽引到自己的身上了,周正氣不發表點什麼,還真的就說不過去,只能夠勉為其難地說道:「那個……大哥,我覺得吧,從鳳說的還是有道理的,你們都是看著雨晴長大的,她什麼性子,我們都清楚不是嘛。」

周正氣說的含蓄,但是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夠聽的出來,他這是在幫潘從鳳和周雨晴。

「老三,你……嘿!」

周正浩聽到周正氣的話,氣的都差點將面前的茶杯摔在地上,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周正氣竟然不為了整個周家考慮站在自己這邊!

真的是,氣煞我也!

「大伯,我是絕對不會同意嫁到白家和洛家的!你這樣一昧地追求與其他家族聯姻,反倒是會讓其他家族看不起我周家!我周家與韋家聯姻不成,就找其他的家族聯姻,那麼外界怎麼看我們周家?難不成我們周家只能夠靠聯姻活下去嗎?」

周雨晴看著周正浩,一臉認真地說道。

「你……你說的這是什麼渾話!你這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你不是家主,當然不知道周家是什麼個情況!現在的周家,可以說是『四面楚歌』!老爺子倒下來了,咱們家的定海神針就沒有用了!如果可以,我會選擇犧牲自己親侄女的幸福生活嗎?如果不靠聯姻,咱們靠什麼來維護周家的利益!」

周正浩說的有些聲嘶力竭,同樣的,也可以看出,他是真的有心無力,帶著一絲的無奈,甚至還有著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姿態。

「我不管什麼周家的利益,我只管我自己的女兒!要想犧牲我女兒的幸福來成全你們周家,我告訴你們,不可能!」

潘從鳳這是鐵了心的要和周正浩一干到底。

其實這也不怪她,換做任何一個當媽的,都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婚姻不幸福,一輩子都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她是我周家的人,就得接受我周家的安排!」

周正浩見潘從鳳這麼硬氣,牛脾氣也是上來了,立刻強硬地說道。

「她,是,我,的,女,兒!」

潘從鳳絲毫不在乎周正浩的態度,一字一句地強調道,同時她的一雙怒目也是直視周正浩。

估計在整個周家,也就潘從鳳一個人敢這麼跟當家的家主周正浩說話,哪怕是周正氣都不敢如此大聲地跟自己的大哥說話。

周正氣見自己的老婆與大哥爭執起來,急忙上前勸阻道:「那啥,都不要激動,都是一家人,有話好好說,大家集思廣益,一起想想辦法不是嗎?」

看到自己的父親也出面調解,周雨晴直接說道:「辦法不是沒有,只是你們不願意!」

「我千辛萬苦才請得了秦穆然來京城幫我醫治爺爺,為什麼你們就不相信他的醫術呢?萬一他要是治好了爺爺,那麼現在咱們周家所有的窘境都能夠在瞬間破滅!到那個時候,誰敢輕視我們周家?」

周雨晴如果不提秦穆然還好,現在一提,周正浩的火更是蹭蹭地往上竄!

他今天可是特意去醫院檢查過了,依舊沒檢查出什麼來,這讓他更覺得秦穆然這小子就是在危言聳聽嚇唬他,根本就是個沒點真本事的江湖騙子!

「雨晴,我從來沒有見你對一個男人這麼上心過,你和他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周正浩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周雨晴,語氣有些冷地問道。

「他是我朋友!他救過我的命!」

周雨晴如實地說道。

「朋友,就真的只是朋友嗎?」

周正浩盯著周雨晴接著問道。

「…….」

周雨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雨晴,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因為他,你才和韋武解除婚約的!」

周正浩混跡多少年了,以他的眼力見,如何看不出此時的周雨晴有些異樣,心裡已經有了結果,當即說道。

「沒有!」

周雨晴立刻回道。

「沒有?我看你這個樣子就是有!」

周正浩咄咄逼人道。

「我女兒喜歡誰,就喜歡誰,關你們什麼事!我跟你們說,只要老娘我在一天,就沒人能夠逼我女兒嫁人,要不然別怪我無情!」

女總裁的桃運兵王 潘從鳳見周正浩這麼不顧長輩的身份,逼迫周雨晴,當即尖著嗓子說道。

「三弟妹,你太過分了!」

周正浩見潘從鳳如此失態,臉色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

「我過分?呵呵!好一個我過分!我今天就過分了!我看你們能把我怎樣!」

潘從鳳向前故意踏出一步,一副老娘誓死不從的姿態道。

「三弟妹,你真的以為我不敢將你怎麼樣!你別忘了,你是我周家的媳婦!」

周正浩冷聲地說道。

「是嗎!那你們忘了當初我是怎麼進周家的門的!」

潘從鳳這話一出,頓時,整個大堂死一般的沉寂。

是啊,當年潘從鳳能夠進入周家,那可是……想到這裡,周正浩竟然是無言以對。

就在場面陷入一度尷尬的時候,突然,大堂之外,急匆匆地闖進了一個身著看護服裝的女子,她喘著粗氣,臉上帶著焦急的神色,道:「不好了!老爺子休克了!」

此言一出,整個大堂皆是一愣。

不過好在,周雨晴第一個反應過來,大喊一聲「爺爺」以後,便是向著周老爺子躺著的病房奔了過去。

而周雨晴的這一喊,也是震醒了眾人,眾人這才意識到不好,急匆匆地也向著周老爺子的病房趕了過去! 有李肅在這裏,你還跑什麼跑,乖乖的拿出你的瓜子,然後坐到一旁看戲就好了嘛,還跑個球哦,讓別人李肅一直來追你,別人跑得也累啊,你累不累,那是活該,但你也不能讓別人爲了你累啊。

也許李肅根本就不會在意這些,如果李肅真的在意的話,那也就不會去救那個大叔了。

那個大叔看到李肅要來抓自己,於是,他趕緊向山上跑去,這一下更不得了了,李肅知道,沒辦法,現在是不能讓那個大叔停下來了,那麼先定住這五隻殭屍再說。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定,定,定,定,定”,五隻殭屍就這樣應聲被定住了,就被李肅這樣輕而易舉的定住了,如果此時那個大叔還在的話,那麼相信他應該是不會再繼續跑了。

而是,馬上乖乖的和李肅待在一起,只可惜他現在又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看樣子,李肅接下來又要去找人了,其實找到和沒找到區別不大,因爲就算是李肅當時找到他。

那麼之後,他又會跑掉,然後李肅又得先對付殭屍,然後才能再去找他,這樣下去,這三個小時,其實就是用來讓李肅找人用的,三個小時全部找人去了,從頭到尾的找人。

乾脆給這道門裏的任務取個名字,名字就叫做:大叔去哪了,大家說,好不好,行不行,應該是行的。

這五隻殭屍雖然是被李肅給定住了,但是,那個大叔之前已經往山上去了,於是,李肅也只好上山,希望能追上他吧,一個這麼大的大叔了,還這麼讓人不省心,不過還好,他遇到的是李肅。

李肅走在上山的路上,走了沒多久,李肅就看見了前面有幾隻殭屍,好像四、五隻的樣子,看到前面的殭屍,李肅心想,還是把它們定住得好,免得到時候讓那個大叔再遇到了,就不好了。

於是,李肅屏住呼吸,然後慢慢的靠近那幾只殭屍,最後等到距離差不多的時候,李肅就立刻快速的把它們全部定住,沒辦法,有幾隻殭屍,想不快一點都不行,把這幾隻殭屍定住了之後。

李肅便繼續向山上走去,這一走,又只走了一分鐘左右,李肅再次看到了前面有殭屍,只不過這一次的殭屍比之前任何一次的殭屍都要多得多,李肅放眼望去,看到前方的殭屍絕對不少於一百隻。

“奇怪,怎麼突然一下子出來這麼多殭屍了”,看着前方有那麼多的殭屍,李肅也感覺到了頭痛。

“怎麼辦,估計看現在這樣子,那個大叔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這時,李肅終於有一點點的覺悟了,知道不可能再繼續追下去了,先不說前面的這些殭屍,就說,等李肅追上去的時候。

那個大叔很可能也已經死了,所以,爲了還能再回去見到陳婷,李肅決定不再繼續追下去了。

很好,李肅的這個想法無疑是正確的,真的是沒必要再繼續追下去了,這其中有太多的因素,也就不一一說出來了,但是,李肅的這個決定,非常好,有時候還是得先顧好自己的性命。

既然決定不再繼續追下去了,那麼現在,李肅只要做好自保就行了,但是,別小看這自保,現在自保都成了問題,因爲李肅回頭看了一眼之後,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之前來的那條路上,也出現了好幾十只殭屍。

突然出現了這麼多的殭屍,李肅隨後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難道說只要是那位大叔走過的地方,那麼埋有屍體的墳墓,就都會屍變,這就是觸發了死路之後的懲罰。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接下來屍變的屍體會越來越多,“糟了”,李肅想到這些問題,覺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將會變得難以控制,甚至是自己都會有生命危險,情況已經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看到前後都有殭屍,李肅趕緊屏住呼吸,然後慢慢的向另一條路走去,還是先下山的好,李肅選擇的是一條下山的路,當然,此時的山下面,到底會不會有殭屍,那也不好說。

李肅一邊屏住呼吸,一邊快速的向山下跑去,現在時間應該也已經過去了一半左右,也就是一個半小時左右。

只要李肅再堅持一個半小時,那麼這道門裏的死路懲罰,李肅也算是完成了。

不知道跑了有多久,李肅終於跑到了山下,也就是最開始來的時候的那個地方,但李肅一下去之後就發現了一件令人傷心的事情,那個大叔他真的已經死了,當然,最傷心的是李肅。

廢了這麼多的辛苦,最後還是沒能把人救到,李肅看到這一幕之後,十分的心痛,但同樣的,還是無可奈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