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們是來救人的!」墨九狸和南宮藍沒有說話,帝滄海看著墨奚程淡淡的說道。

「救人?我不懂你在說什麼?這裡是墨族,沒有人讓你救,沒事的話,請三位離開!」墨奚程聞言皺眉說道。

「是嗎?可是,我們很久以前收到一個叫做墨景風的傳音,讓我們這個來墨族救人,難道這第七天界還有一個墨族?」帝滄海聞言皺眉問道。

「什麼?你說的話什麼意思?」聞言墨奚程看著對方詫異的問道。他的父親本身就有先知的能力,如果對方說的是真的,難道真的是爹爹早就算到了今日病發,提前給自己找好了醫治的人?

「大概三年前,我們谷內傳來一個聲音,自稱自己叫做墨景風,是墨族的一位族老,希望我們三年後能來墨族救一個人,如果我們不來,我們葯谷就會有大難臨頭!

雖然我們不知道對方說的到底是真還是假,但是為了防止萬一,我們還是要來試一試,如果墨族沒人可救,可能是我們錯信了對方!」帝滄海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這都是墨九狸來之前教給他的台詞。

「主子,這三人靠譜嗎?」暗影在心裡問道。

「靠譜不靠譜我不知道,我知道這三人隨便一個實力,都比我們強!」墨奚程說道。

「那我們怎麼辦?」暗影皺眉問道。

「帶他們去櫻花林!」墨奚程想了想說道。

「可是,主子,萬一他們……」暗影有些擔心的說道。

「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了,櫻花林不是誰都能進,也不是誰都能出的,走吧!」墨奚程想了想說道。

「知道了!」暗影說道。

「你們三個跟我來吧……」墨奚程看著帝滄海,南宮藍和墨九狸三人,想了想說道。

「好。」帝滄海點頭說道。

接著墨奚程和暗影,親自帶著帝滄海三人來到了墨族後面的禁地櫻花林,帝滄海三人跟著墨奚程走進櫻花林后,墨奚程和暗影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九狸,這怎麼回事?他們人呢?」帝滄海看著消失的墨奚程和暗影疑惑的問道。 楊薇看着前面的的士司機,猶豫了起來,她的夢似乎有什麼奇特的地方,所以不想讓其他的人知道,我只好耐着性子,強忍着自己的好奇心,一直等到車子行駛到表姐家的附近。

好不容易下了車,楊薇看着我這才吞吞吐吐的說道:“東子,我.我昨天晚上夢到你表姐了!”

“什麼?”我驚訝的看着楊薇,看她的神情並不像是作假,聯想到我在火車上面做的那個夢,我的心頓時揪了起來:“你夢到了什麼?表姐說了什麼?”

“她她說!”楊薇的臉上明顯的有了一絲的猶豫,但是隨後下定了決心一般開口說道:“你表姐說她的死跟任何人都沒有關係,叫你不要繼續爲了她的事情糾纏下去了!”

豬八戒之尋覓真愛 我只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當初在火車上面,表姐也是這樣跟我說的,但是經過了這兩天的勘測,我感覺到表姐的死越來越多的疑團,這背後甚至還牽連了很多死亡的人。

“東子!你.你怎麼了?”楊薇看着我的表情,有一陣的不放心,似乎是在後悔把昨天晚上做的夢告訴了我,此時的她心裏一陣的自責。

“沒事!”我努力的將波濤駭浪的心情給平復了下來,並且安慰道一旁惴惴不安的楊薇:“我真的沒事,我只是覺得這個事情十分的蹊蹺!”

楊薇瞪大了眼睛有些不解的看着我:“怎麼蹊蹺了?除了表姐託夢是有些蹊蹺之外,這事還有哪裏蹊蹺了!”

看着楊薇似乎還沒有弄懂這裏面的關係,我將火車上面做的那個夢也一五一十的跟楊薇說了一遍,此時楊薇的臉上纔出現了片刻的動容神色。

“你是說,你表姐把這個夢連續的託給了我們兩個人?我還以爲這只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才夢到的,可是沒有想到這裏面居然還有這樣的隱情!”

我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微微,你想想昨天王大聖跟趙權告訴我們的那個案子,明顯跟我表姐的死亡原因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可是爲什麼表姐卻不讓我們調查下去呢?”

被我這樣一提醒,楊薇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恍然大悟的表情,她用手指着我用一種驚訝的語氣說道:“難道殺害表姐的兇手就是跟她特別親密的人?”

我點了點頭:“這兇手明顯用的是邪門歪道,但是表姐還一而再再而三的維護他,除了是表姐特別親密的人以外,我並沒有想象其他的原因,而其中最爲可能的就是”

我的話並沒有說完,但是楊薇像是懂了我的意思一樣,跟着我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了表姐住的小區。

“東子,要是兇手真的是你表姐夫的話,那我們去他家拿你姐姐的遺物他會不會聯想到什麼?”一路上楊薇憂心忡忡的跟我重複着這個問題。

但是我也沒有辦法回答她,畢竟我跟我表姐夫根本就沒有見過多少次,對他的爲人也不是很瞭解,至於他會不會邪術我

就跟無從所知了,事到如今只有賭一把了。

“咚咚咚!”我敲響了姐夫家的大門,沒有過多久,姐夫的聲音就從門口傳了出來:“誰啊?誰找我?”

“是我,陳東!”我掩蓋住自己內心的憤怒,裝出一副平靜的語氣來回應他,我現在有沒有把握控制自己,等一下看到他的時候會不會對他大打出手。

一聽到是我來了,只聽到一陣小跑的腳步聲,大門就打開了,看着面前這個滿臉悲慼的男人,我實在是無法把他跟殺死表姐的兇手聯繫起來,剛剛還捏的緊緊的拳頭,又無力的鬆了開來。

“東子,你怎麼來了?”表姐夫看着我一陣的吃驚不已,要是說起來我跟他們的聯繫並不緊密,這突然的造訪難免讓他多想了。

我只有把應付老媽的話語又拿了出來,來對付這個不知道是不是兇手的表姐夫:“我我是想看看錶姐有沒有什麼遺物,我.我.我想拿一件回去做個念想,你知道的,我跟表姐從小一起長大。”

說着我的眼眶裏面掉出了兩滴淚水,一時之間我都分不清楚是真的爲表姐的逝去而感到痛心,還是爲了麻痹表姐夫。

我接着擦眼淚的動作,偷偷的看了一眼表姐夫,只見他滿臉的錯愕,看樣子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我會到他的家裏來。

但是他只是愣了愣神,就馬上的反應了過來,連忙側着身子,做了一個請進的手勢:“快進來吧!你表姐的遺物都在我們房間裏面,你你只管挑吧!”

看着他的神情不像是作假,難道他是真的不知道陰陽法術嗎?我把這份疑惑埋藏在心底,跟着表姐夫的步伐走到了他的家裏。

這表姐的家我倒是第二次來,第一次還是他們結婚之前,這屋子裏面的陳設跟擺放都跟幾年前我來的時候一模一樣,我頓時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一種酸楚感又涌上了心頭。

“這就是我們的房間了,你要什麼東西就進去挑吧!我我就不進去了!”表姐夫站在門邊跟我們說道,看他眼睛裏面悲痛,想必是怕睹物思人吧!

我注意到在客廳的沙發上面居然還有着一層的鋪蓋,看來表姐夫這幾天就是在沙發上面睡得,看樣子他真的對我表姐用情至深。 爹地,通緝逃跑媽咪 一時間我對他的懷疑也減輕了很多。

我搖了搖頭,將這些思緒全部搖出了自己的腦袋裏面,快步走到了他們的房間裏面,我現在只想找到姐姐的遺物。

進到房間裏面首先映入我眼簾的就是一張溫馨的大牀,這張牀上面肯定承載着他們兩個很多美好的回憶,而牀頭則掛着他們兩個人的結婚照,看樣子十分的恩愛,而牀的對面則是姐姐的梳妝檯,平時表姐肯定在這梳妝檯上面打扮着。

“東子!你姐姐平時最喜歡什麼東西?”楊薇在梳妝檯上面翻找着,隨後轉過頭來問了我這樣一句話,不過這倒是讓我愣了一下,平時鮮少跟表姐來往的我還真的不知道表姐喜歡什麼東西。

百般無奈之下,我只好走出了門外硬着頭皮像表姐夫求助:“姐夫,我姐平時最喜歡什麼東西啊?”

似乎是早就想到我會問他這個問題,表姐夫輕笑了幾聲,指着房間裏面的梳妝檯說道:“你表姐平時可是最喜歡那對耳環,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但是是我賺錢之後送給他的第一個禮物,她像是什麼寶貝一般一直帶到現在.”

說着說着,表姐夫的眼眶突然紅了起來,看樣子似乎是想到了表姐生前的總總,一時之間有些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我拿了沒關係嗎?”看着表姐夫這樣,我遲遲沒有進屋拿那對耳環,這耳環對他們兩個人的意義非凡,我要是這樣拿了,只怕表姐夫的心裏不太好受。

“沒事!” 妙妻上崗:方少多指教 表姐夫大度的揮了揮手:“你拿走吧!這些東西放在家裏我也不會碰它,反而還會總是讓我想起梅梅!”

我一時只見有些分辨不出表姐夫說話的真假,但是既然他這樣說了,我就照他說的做,將梳妝檯上面的那對耳環拿走了。

看着表姐夫悲慼的樣子,我跟楊薇安慰了他幾句就走出了他家的大門,這時我纔好好打量一番手上的耳環。

果然就是像表姐夫說的,只是一個銀耳環,並不值什麼錢,但是表姐這麼視若珍寶,想必他們兩個人的感情真的十分的深刻。

“東子,我們兩個是不是懷疑錯了!你的表姐夫不像是殺害你表姐的人啊!”看了我手上的耳環,楊薇也說出了跟我一樣的想法。

此時我也有些舉棋不定起來,若是說我對錶姐夫一點懷疑也沒有,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經過了剛剛一面,我心裏的同情倒是沖淡了不少對他的懷疑。

“別亂猜了,我們找到大聖,讓他用招魂術將表姐召喚上來,到時候所有的問題自然有了答案!”我看着楊薇說道。

楊薇點了點頭,可是她的臉上還是有一絲擔憂之意,我當然知道她在想什麼,我也跟她有着同樣的擔憂,到時候把表姐召喚上來了,可是表姐若是不願意說出兇手那怎麼辦,我們也沒有辦法強迫她開口啊!

“東子,我.”還沒有等楊薇將她的想法說出口,我立馬打斷了她的話語:“微微,現在你不要問我,我現在腦袋裏面也是一團亂麻,等我們找到大聖再做打算吧!”

聽到我這樣說了,楊薇也並沒有反對,順從的跟着我的腳步來到了王大聖的家裏,來之前我跟他通過了電話,得知現在他正一個人在家裏。

“你們來了啊!”看到我跟楊薇站在他的門口,他的臉上並沒有什麼詫異的神情,他早就做好了我們要來的準備了。

“東西我已經拿到了!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我把耳環從荷包裏面套了出來,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現在我可是一分鐘都不想等下去了。

看着我這焦急的模樣,大聖只是笑了笑:“既然這麼着急,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本章完) 「沒事的,帝伯伯,直接走三步退一步就行了,不過是迷陣罷了!」墨九狸聞言淡淡一笑的說道。

帝滄海聞言一愣,然後按照墨九狸說的往前走三步,然後退一步,果然很快看到了墨奚程和暗影,走在前面,時而還回頭看一眼他們,帝滄海可沒錯過墨奚程看到他們的時候,眼底一閃而過的震驚……

看起來對方明知道這櫻花林難入,還故意不提醒他們,是故意在為難他們了,看起來對方是不信他們的話,而且怕是他們出來也沒那麼容易了……

「九狸,看起來你這舅舅是不信我們說的話啊!」帝滄海小聲的說道。

「這個時候警惕些是應該的,如果不是因為外公的能力,怕是我們根本進不來,因為外公病倒了,舅舅沒辦法去跟外公確定,我們說的是真是假,也只能帶我們來試試了!」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也是,現在華族和天機閣都對神機閣和墨族虎視眈眈,真的是不謹慎都不行,不過這天機閣到底是做什麼的?似乎從以前你爹沒和你娘親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就聽說這天機閣和神機閣不對付!可是,到底為什麼呢?難道就因為你外公和任天嘯擁有一樣的能力嗎?」帝滄海實在不解的問道。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但是很大可能是因為我吧!天機閣的幕後之人應該是因為我和娘親,可能是來殺我和娘親的!」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帝滄海和南宮藍,包括自己的爹爹墨湮,娘親墨綵衣,在沒有離開九州天界之前,是不會想起他們如今是分身的事情的,只有到了蒼穹界他們可能才會想起來……

所以墨九狸現在也不好說的太多!

「你和寒兒真的是受苦了,一直以來就沒安生的好好幸福的過些好日子,所有的時間不是修鍊就是分離,等到找到寒兒以後,孩子交給我們,你們兩個好好找個地方去住些日子!」南宮藍聞言心疼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沒事的!」聞言笑著說道。

「到了,你們誰會醫術?」這時,墨奚程回頭詫異的看著墨九狸三人問道。

「我女兒會!」帝滄海開口說道。

「那你跟我進去,你們在這裡等著!」墨奚程聞言看了看墨九狸說道。

「走吧!」墨奚程直接走進屋內說道。

墨九狸沒有說話,默默的跟在墨奚程的身後,暗影則在院內看著帝滄海和南宮藍夫妻。

帝滄海也沒客氣,看到院內有桌椅,直接拉著南宮藍就坐下了,畢竟這櫻花林風景還是極美的,如果不是因為擔心有陣法,他們兩個走出去回不來,他還真的想拉著妻子出去轉轉呢!

不過,就算在小院內看看風景也是不錯的!

墨九狸跟著墨奚程直接來到屋內,墨風和墨行都守在墨景風的床邊,看到墨奚程進來,兩人微微讓開,但是看到墨奚程身後的墨九狸時,墨風直接攔在墨九狸的面前。 王大聖說着就將我們二人引到了房間裏面,這王大聖的家我早就來過不知道多少回了,所以一點陌生感都沒有。

反而楊薇倒是有些怯生生的打量着這個房間,她似乎是想看看跟我們捉鬼公司有什麼相同的地方,不過很快她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東子,這王大聖是陰陽先生嗎?”楊薇乘着王大聖不注意,撲倒我的耳畔說出了她的懷疑,這房間裏面亂糟糟的,根本就不像是能施法的地方。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安心下來:“你放心吧!這個王大聖可跟吳安平是差不多的,只是不怎麼注意個人衛生而已!”

走在前面的王大聖根本沒有想到我們兩個人在嫌棄他亂糟糟的房間,還得意洋洋的邊走邊哼着歌。

沒兩步路的時間,王大聖就停在了房間的門口,他的房子是普通的三室兩廳,另外兩個房間我都進去過,但是唯獨這個房間他沒有給我參觀的機會!我一直都對這個房間充滿了好奇,沒有想到今天他就讓我的好奇心得到滿足。

就在這時,王大聖從荷包裏面拿出了一把鑰匙,對準了鑰匙孔,一把將房門給打開,隨後轉過頭來說道:“進來吧!”

“老王,你幹嘛把自己家的房間門都上鎖!你也太小心了吧!”按照我印象之中,這王大聖是個大大咧咧的男人,按照他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把自己房間上鎖的,難道這個房間裏面有什麼祕密不成。

王大聖並沒有迴應我的話,只是將門輕輕的推開,這個房間的全貌就映入了我的眼簾,只見裏面全部都是一些法器,整個屋子裏面都擺的滿滿當當的,這房間的正中間還鑲嵌着一個巨大的八卦陣法。

我也知道爲何王大聖要把這個房間給上鎖了,這裏面的東西對於他來說全部都是一些無價之寶,若是讓人看到了,只怕別人會惦記上,再加上這些法器多多少少也有些靈氣,他放在一個密閉的空間也是怕靈氣外泄了。

“我這個房間怎麼樣?還可以吧?”王大聖得意洋洋的站在房門外面,給我們展示着這個房間。

可是此時的我已經是心急如焚,哪裏還有心情去看他的陳設,只是敷衍的點了點表示對這個房間的讚揚。

可是楊薇看到了這樣的房間,整個人都像是興奮了起來,摸摸這個東西,動動那個東西,一時間一個人玩的不亦樂乎。

王大聖並沒有阻攔的意思,看着楊薇這樣,一個人還樂呵樂呵的,並且還對着我不停的擠眉弄眼:“你女朋友可比你懂行多了!”

蜜寵嬌妻:王牌影后 “這不是我的女朋友!”我這句話已經不知道重複了多少遍了,可是不管是王大聖還是我媽都不相信我說的話,爲此我只有深深的無奈。

看着楊薇已經玩的差不多了,我對着她說道:“微微,你看完了就快點過來,王大師可要施法了!”

聽到我這麼一說,楊

薇點了點頭,似乎有些念念不捨的從那一堆器具中走了過來,還一步三回頭,似乎是對那些東西十分的不捨得。

“別看了,你要是喜歡等一下要王大聖送你一件,是吧大聖!”說着我故意看了他一眼,他總是說楊薇是我女朋友,見了兄弟的女朋友怎麼樣也要給個見面禮不是。

王大聖對着楊薇訕訕的笑着:“那有什麼問題,只要是微微看中的隨便拿都可以!不過陳東,你可別忘了你的正經事!”

被他這一提醒我纔想了起來,我還是要找他用招魂術的,一時之間我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對着王大聖陪着笑臉從荷包裏拿出一對耳環放在了他的手上:“這就是我姐姐生前最喜歡的東西,你看你有沒有辦法!”

王大聖皺着眉頭打量了半天手上的耳環,隨口說道:“只要是你姐經常佩戴的,那就沒有問題。”

聽他這樣說我提起來的心也就放了下去,我還生怕王大聖的水平不及吳安平,現在想來是我多心了。

只見他拿出了一個八卦盤,閉上了眼睛,嘴巴里面不停的唸叨着什麼,沒有過多久的時間,只見這八卦盤不停的開始搖晃了起來。

我的心也隨着這八卦盤的晃動不停的搖動了起來,我生怕王大聖出了什麼岔子,但是還好的是,王大聖猛地睜開了眼睛,只見他的眼眶中爆射出了一道精光,死死的盯着這個羅盤。

嘴巴里面的吟唱聲越來越大,似乎是想要壓制着羅盤的晃動,可是現實總是殘酷的,只見這羅盤的晃動越來越厲害,他的聲音越來越大,但是頭上的汗珠也越來越多,臉色也越來越卡白。

可是他的法術似乎對這個羅盤並沒有半點作用一樣,他還是不停的搖晃着,這王大聖看着無法制服這羅盤只有嘆了一口氣放棄了對羅盤的控制。

“怎麼回事?”看着他放下了羅盤,我的心中一陣不好,不顧他身形的晃動,連忙追問道。

他無力的扶着牆角不停的踹着粗氣,半天都沒有發出聲音,我也不好催促,只好站在他的身邊焦急的看着他。

過了半天,他總算是平復了過來,看着我,眼光裏面似乎有着怒火,不住的怒吼道:“陳東,你是不是跟我隱瞞了什麼東西,爲什麼你表姐的魂魄不願意上來!”

“什麼?”王大聖的這一番話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爲何表姐不願意上來,難道他不願意看到他的冤屈沉冤昭雪嗎?難道她還要保護着那個人嗎?

我並沒有把表姐託夢的事情告訴王大聖,在我看來那只是無關痛癢的小事而已,沒有想到王大聖居然會爲此白白的浪費了自己的體力。

我看着他不禁有些愧疚,低下了頭,跟他講述着我表姐託夢的事情,聽到我講述的故事,這時他的表情才緩和了不少,雖然還是陰沉着臉,但是並沒有多說什麼。

“我我之前並不知道表姐的態度這麼強烈,不過這件事主要責

任在我身上!”我跟王大聖承認了錯誤,此時他的臉色纔算好了不少。

他擺了擺手說道:“算了,這個事情錯也不在你的身上,是我自己沒有了解清楚,我之前想的太簡單了,現在只有用別的辦法了。”

本來有些絕望的我聽到王大聖居然還有別的辦法,不禁眼前一亮,盯着王大聖問道:“你還有別的辦法嗎?什麼辦法?可以把我表姐弄出來嗎?”

王大聖看了我一眼,得意的點了點頭:“你也不看站在你面前的是誰?我可是王大聖啊!有什麼能難道我的!”

“是的是的!你快點開始吧!”看着王大聖有些臭屁的樣子,我恨不得奪門而出,但是現在是有求於他我不得不把自己的姿態放低一點。

但是對於我這套馬屁,王大聖還是挺受用的,他得意洋洋的看着我們兩個,將羅盤放在了一旁又拿出了不少的香燭紙錢出來。

一邊燒一邊嘴巴里面不停的嘀咕着什麼,之前他念得都是經文,所以我半個字都聽不懂,可是他這一次念得卻不是經文,倒是像是我們平時上香時候的祈禱。

“.牛頭馬面大人,現在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託你們幫幫忙,這些錢財不成敬意”王大聖的這一段話不停的重複着,我跟楊薇都聽清楚了他在說什麼,不由的面面相卻起來。

楊薇看着我也是一臉的驚訝,不由的壓低了聲音,靠近了我問道:“這個王大師還跟牛頭馬面還打過交道啊?怎麼這麼厲害!”

我疑惑的看了看一臉虔誠的王大聖,不由得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們兩個就當是看看熱鬧吧!”

王大聖身邊那堆得像小山一樣的紙錢都被燒的快沒有了,但是這個屋子裏面還是沒有半點反應,就當我以爲王大聖這一輪作法又失敗的時候,這個密閉的空間裏面突然刮過來了一陣陰風,吹得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