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方大石死不足惜,從這裏跳下去算是最輕的懲罰了。想到這些年月月承受的痛苦,他的疏忽沒有照顧好妹妹,他真的很恨。就算這個男人坐牢了又如何?都補償不了這一切。

可可怔住了,無法相信歐陽撤會說出這樣的話。他怎麼可以這樣?他一句話就可以要了一個人的性命,他怎麼可以決定一個人的生死。

她知道歐陽撤恨自己的父親,可是他已經受到懲罰了,十多年了,他一直在監獄裏生活,活得不見天日。難道這樣還不夠嗎?一定要這樣嗎?

“歐陽撤,你不能這樣,你會逼死他的。”

“是嗎?是他願意來找我的,我從來沒有逼迫他做什麼,一切都是她自己自願的。”歐陽撤無情的話緩緩的落下。

“可可,別你說了,一切都是我願意的,是我做錯事情。”方大石拉着可可的手。

可可看着他的臉,覺得她、他一下子老了很多。看着他這樣,她心中有着說不出的感覺。

“可可,我沒有別的要求,是希望你能過得很好,我就開心了。還有,我還有最後一個願望,希望你可以在叫我一聲爸爸。”方大石看着自己的女兒,這是他唯一的要求了,也是他最後的心願了。可可看着他,無法說出此刻的心情,更加無法在這種情況下開口叫他父親。

她一直期待着,也許等到孩子出生之後,可以看見自己的外公。她是沒辦法這麼快的原諒這個男人,只是她需要一些時間。當知道他了絕症之後,她希望可以漸漸接受這個男人。

此時此刻,看着父親請求的樣子,她艱難的說不出任何話來。

“可可,你不肯原諒爸爸是嗎?”方大石垂頭喪氣,一顆心變得有些失落。接着,他看着一邊的歐陽撤。

“歐陽先生,是不是我死了,你就原諒我的過失?”

“你覺得可能嗎?”低沉的聲音緩緩的想起。

方大石一怔,知道求得這個男人的原諒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只是希望這件事不要連累自己的女兒。

他緊緊的拽着歐陽撤的褲子,懇求的看着這個男人,“歐陽先生,我知道我沒有資格說浙這些,但是我喜歡你別遷怒我的女兒,她是無辜的,希望你能好好的對待她。”

歐陽撤冷笑一下,“你以爲你有資格和我講條件?”

“我知道我沒有,所以我願意償命來補償。如果我的死可以讓你不在恨,那麼我願意。”說着,方大石從地上起來,深深的看着可可一眼。

“不要–”就在可可的話剛剛過下的時候,方大石躍身一跳,就這樣、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事情就那麼一瞬間發生了,快到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就連歐陽撤也驚呆了。

可可愣愣的站在那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大腦一片的空白。

直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下面已經劇集了很多的人,記者警察救護車都來了。可可已經忘記自己是怎麼下樓的了,只是看着父親躺在血泊中,她覺得自己渾身上下是冰涼的。 父親就這樣死了,她甚至還來不及開口叫一聲爸爸。

那是他最後的心願啊!

就算到了最後,她也沒能叫他一聲爸爸。也許,這也是她的遺憾。

方大石的死對於可可打擊很大,雖然她心中有着恨,但是看見自己最親的人離開自己,那種痛是無法說出來的。因爲身體的不適,可可再次住進了醫院。

她癡癡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有些事情還來不及去消耗。一夜之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讓她變得無所適從。她突然有一種感覺,很想離開這裏,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

“可可。”、正當可可深思的時候,一道聲音響起。

可可遲疑的看去,發現是自己的哥哥。看見親人的那一刻,她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無法剋制自己此時的情緒,看着他,她的淚腺就變得很低很低。

“哥哥。”毫不遲疑的,她投入哥哥的懷抱。

從小到大,製藥自己收了委屈,哥哥就會給她無微不至的關心。

方磊摟着妹妹,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和可可一樣難過,雖然那個人沒有盡到父親的責任,但是血濃於水,很多事實是無法改變的。

只是可可一定更加的難過,親眼看見親人死在自己面前,那種打擊不是任何人可以承受的。

“哥哥,他死了,他死了……”可可激動的說,“他怎麼可以這樣死了呢?他還沒補償我,他說了要等我孩子出生的,他說話不算話,他騙我了。”

因爲激動,可可渾身上下顫抖着。

而方磊可以做的只是是不斷安撫着妹妹。

“沒事了,別哭。也許到了另一個世界,他可以重新做人,他沒有壓力的活着,我們應該替他開心纔是。”

“嗚嗚嗚~~可是我不要他死。”可可抽泣着。她必須要承認,在很父親的同時,她也愛着父親。

“沒事的可可,人都要死的,他也是爲了你好。”

“可是我沒讓他這麼做。”他以爲他這麼做了,她就會感激嗎?就會一輩子謝謝他嗎?

不,錯了,這樣她會更加的拿過。

方磊無奈的嘆口氣,看着妹妹的樣子,他心疼不已。

“可可,我帶你離開吧。”

可可一怔,微微的擡起頭看着他。“離開?”

“是的,我們另一個城市,哪裏都好,總之離開這裏。你在這裏生活太哭了,哥哥不忍心。如果你想生下孩子我不反對,你想養這個孩子,哥哥來負責照顧你們母女,如果你不想要這個孩子,我們可以可以還給歐陽家,只要你開心就好。”

哥哥的話就像一個魔咒在她的心裏生成,此時此刻,她最難受的時候,在哥哥身上找到了一絲溫暖。

她捂住小腹,想着曾經是要離開,可是一直都是想想。因爲答應歐陽撤要把孩子給他,所以一直都是打算生下孩子在離開的。但父親死了之後,她一分一秒不想在這裏了。至於她的孩子,她真的好捨不得。她不卻定帶着孩子離開之後,歐陽撤能不能放過自己。

但是不管怎麼樣,她都不想在在這裏了。

“哥哥,帶我走,帶我一起離開。”可可哀求着。

她不想在留在這個傷心的地方,她要離開,他太帶着寶寶離開。

“好,我帶你離開。”方大石同意的點點頭。

可可只是想離開這裏,沒想到會這麼困難。第二天的時候,就看見歐陽撤來醫院。

再次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無法說出那種複雜的心情,一顆心緊緊的糾在一起。這個曾經她愛過的男人,爲了他什麼都願意做的男人,沒想到他會逼死自己的父親。

恨嗎?如果說不恨,怎麼可能呢?

一個是自己最愛的人,一個是自己最親的人嗎,在兩個人大聲巨大的矛盾的時候,她不知道如何選擇。不過,事情由不得自己來選擇,當父親已死來解決事情的啊時候,很多結局已經定下來了。

她知道,和歐陽撤之間在也回不去以前了,他們之間是徹底完了。

所以此時此刻看着他在自己面前,一顆心變得極其的複雜。

“聽說你要離開?”低沉的聲音緩緩的想起。

可可變得緊張起來,看着這個男人發。

他怎麼知道的?

“方可可,餓警告你,別以爲你可以離開。我不會放你走的。”歐陽撤逼近她,緊緊捏着她的下巴。

當他想知道她想離開的時候,他竟然覺得有些心慌。當然了,他不認爲方可可有這麼大的膽子。她不是很喜歡自己嗎?不是愛自己愛到不行,不光這些日子他做了什麼,都默默地忍受,這樣一個愛着她的女人,她不認爲會離開自己。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她心中就是很不安。

“爲什麼?”可可看着他,有着不解。

“因爲你肚子裏懷着我的孩子,我纔不會在意你要不要離開,但是你肚子裏的孩子要給我。”歐陽撤殘忍的蛇聲音響起。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殘忍的人?

可可看着他,在他的眼中一片的冷漠,看着人不禁不寒而慄。

方可可緊緊咬着脣,“歐陽撤,我問你,這些日子一來,你有沒喜歡過我?”她不敢問愛不愛,因爲她知道,這個男人心中孩子有一個女兒,愛着也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韓海兒。

所以,她問喜不喜歡。

而歐陽撤看着她,不禁噗之以鼻。

“方可可,你做夢呢嗎?你以爲我會喜歡你這樣滿嘴謊言的女人,不過是一個生孩子才工具。”

生孩子的工具?

誰?

她嗎?

方可可詫異的看着他,覺得一顆心突突的跳着,他居然這麼說自己?

生孩子的工具?

可可緊緊咬着脣,心中有着一絲怒氣。,“歐陽撤,你夠了。你蔻蔻生我騙你,但是你又何嘗不是呢?你明明已經回覆記憶了,還要和我結婚,結果你倒打一耙?你覺得我欺騙了你,其實我什麼沒做。如果你這麼不想見到我,餓可以離開,至於這個孩子……。我不生了,我要打掉。”可可一鼓作氣的說着。

她忍了那麼就,覺得理虧在先,可是這個男人不能拿這個說事。

她糾緊的一顆心有着一絲說不出的疼惜來。

歐陽撤眯着眼睛看着她,“方可可,你要是敢把這個孩子打掉,我會讓你知道後果。”

“我不怕。”這個男人可以逼死自己的父親,她還有什麼可怕的。

歐陽撤冷笑一下,“方可可,你要是敢把孩子打掉,我會讓你哥哥受到懲罰。”威脅的話緩緩的落下,聽着可可一陣的心驚。

可可無現在自己聽到的,這個男人在說什麼?

他逼死了自己的父親,現在又想逼死自己的哥哥嗎?

可可搖搖頭,不可置信的看着這個男人,他不在是自己喜歡的那個男人了。

“歐陽撤,你不能這麼做,我哥哥是無辜的。”

“是嗎?”歐陽撤冷笑一下,“我可不這麼認爲你哥哥是無辜的,在她想帶你離開的時候,我看有不要做些什麼。”

這話什麼意思?

可可緊張看着歐陽撤,緊緊抓住他的胳膊,“你把我哥哥怎麼了?”

“你覺得呢?”

“歐陽撤,你不能對我哥哥亂來,不然我會恨你的。”她不確定這個男人做了什麼,但是看見他冷漠的樣子,她就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恨我?你以爲你有資格好和我講恨不恨?就算你恨我,也要把孩子生下來。”他纔不在乎恨不恨。

方可可看着他,覺得眼前這個男人陌生極了。想着,她要朝着門口走去,誰知道馬上被歐陽撤拉了回來,重重的摔在牀上。

“方可可,你別想離開這個的房間半步,知道你生孩子爲止。”冷漠無情的話再次落下。

方可可看着他,聽着這話不由得一一顫。

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要囚禁她?

“你不能這麼做。”可可慌着看着他。

歐陽撤看着他臉色擦慘白,非但沒有動容,更加殘忍的道。“如果你想離開也可以,除非你從這裏跳下去。不過,我勸你三思而行,如果你出了什麼意外,你哥哥會給你陪葬的。”

聽着這些話,可可的覺得自己的頭嗡嗡的,一顆心難以控制的在跳動着。

爲什麼會這樣呢?

他用哥哥的話來威脅自己,是爲了讓自己留下來。但是,他不該禁足自己。

很多事情還沒回過神來,歐陽撤便走出了病房。等可可回過神的時候,病房的門已經關上了,門口站了兩名男子。可可看着,知道是歐陽撤留在看守自己的人。

看來,他是鐵了心了。

她靠在牆壁上,一顆心開始變得失落起來。

不能離開這裏是其次,要是真的連累哥哥就不好了。想着,她撥通了哥哥的電話。可是電話一直撥不通,這個不禁讓可可有些擔憂。她一直在撥打,最後電話終於接通了。

“哥哥。”可可緊張的說。

“可可。”

“哥,你怎樣了,你沒有沒事情?”

“可可,我……我沒事,哥哥很好,你不用擔心我。只是,哥哥過幾天去接你,我答應你,一定會帶你離開的。”

可可靜靜的聽着,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絲隱瞞。她知道哥哥一定遇到了麻煩,只是他不想說,是爲了不想自己擔心。可是她越是這樣,她越會不安。

“哥,你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別隱瞞我,我知道的。剛剛歐陽撤來找過我,他不會讓我離開的。所以哥,你也別瞞着我,告訴我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如果因爲自己而連累了哥哥,那麼她真的是罪人了。

那邊的方磊沉默了還一會,他沒想到歐陽撤會這麼快的找可可。

щшш☢ Tтkǎ n☢ C○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可可,你真的不用擔心哥。哥沒事的,只是生意上遇到了一些麻煩。”

生意?

可可聽不着不禁想到歐陽撤,如果這一切是歐陽撤做的,那麼他真的成了。

她知道哥哥的失業纔剛剛的起步,如果這個時候遇到麻煩,這無疑是一個打擊。不,她不能看着哥哥這樣下去,她一定要做些什麼。

想着,她合上了電話,想着一定要離開這裏。

Www ▪ttКan ▪¢O

不過,有兩個人在門口把着,無論如何也出不去的。

想着,她不禁退離開窗戶,看着外面。這裏是五樓,從這到地面一定不是很低。不過–也應該不是很高。

於是方可可看着病房,她把牀單撕成一個一個布條,鏈接在一起,等着明天備用。

不過。她差一樣!

她咬着脣,看着手機中的電話,她想了很久,找了一個人。

他不確定這樣做對不對,但是唯一可以找的人只有她了。

她順利的撥通了一個號碼嗎,說了自己的要求。和自己想的一樣,他答應了自己的要求。她握緊電話,知道自己很卑鄙,但是除此之外,,她想不出第二個辦了。

黎莫亞在工作室畫着設計圖,已經畫了幾十張,沒有一張是自己滿意的。

他煩躁的心難以平靜,深深吸了一口氣。拿起一邊的咖啡剛想喝,結果發現杯子已經空了。他預備要齊聲的時候,工作的門開開。

“新鮮的蛋撻和香濃的咖啡送到。”歐陽苗苗進來,帶來了新鮮出爐的外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