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道門少會長?”落花鬼王的瞳孔一縮,更加的震撼了。

生人?道門少會長?這無論是哪個身份,都足以讓整個冥界震動起來了吧!

“不知道主公這趟下冥界有何要事?”落花鬼王畢竟也是見過大世面的,很快就恢復正常了。

劉致澤撇了她一眼,開口道“我對你坦露身份,就是希望能夠得到你的幫助,我會在你體內下一道法術,避免你背叛我,不知道你可願意?”

落花鬼王一怔,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她敢說不嗎?如果她說不的話,估計下一刻,劉致澤就會直接滅殺她了吧。

醫者爲王 得到了落花鬼王的同意,劉致澤直接使用鬼縛術與落花鬼王簽訂了主僕契約,這樣一來,劉致澤也就徹底的放心了。

就聽劉致澤開口道“既然都是自己人,那我就不多說了,我需要你的幫助,我這次下冥界,是來爭奪冥帝之位的。”

“額……”落花鬼王一陣無語,她已經找不出任何的詞語來表達她此刻的心情了。

尼瑪!爭奪冥帝之位?你當十殿閻羅是擺設嗎?

現在冥界的大亂,誰不知道就是因爲十殿閻羅在爭奪冥帝之位引起的啊,可是現在道門的少會長竟然也想要摻上一腳。

“主……主公,你說的是真的嗎?可是十殿閻羅那……”落花鬼王滿臉的擔憂之色,她都有些後悔爲什麼要跟着劉致澤了。

要知道,一旦失敗的話,那麼她就是魂飛魄散的,不過就算自己不臣服劉致澤,好像也是會魂飛魄散似得。

“這個你別管,他們我自會對付,現在我交給你一個命令,掌控永康城和黃遠城。”劉致澤微微笑道。

“主公,永康城還好說,可是黃遠城那……”落花鬼王說的,無非就是黃遠城那有城主鎮守,而且實力還不弱,她就算有心也無力。

“我會幫你解決,你只需要管好自己就行了,永康城那,你去找蔣家,要求他們把城主之位交給你。”

劉致澤畢竟還不是很信任蔣家,畢竟是家族的實力,萬一哪天反水了,劉致澤也管不過來的。

“是。”既然劉致澤都已經說的這麼明白了,落花鬼王也沒有什麼話說了,只能應下來了。

“你想辦法,擴大一下捅天幫,從今天起,你就是捅天幫的人了,永康城蔣家那邊,如果敢有什麼異動,你儘可殺無赦,以後,周倉會協助你辦事,

你們有什麼大事都可以商量一下。”劉致澤看了周倉一眼說道。

落花鬼王的實力畢竟還是太弱了,劉致澤還是有點不是很放心。

不過要是把周倉留在這裏,那就不一樣了,畢竟永康城和黃遠城的實力不是很高,周倉一個人就可以解決所有的事情了。

落花鬼王點了點頭,看了周倉一眼,有個鬼聖鎮守的話,或許事情就會簡單很多了。

把所有的事情交代清楚後,劉致澤才放心了下來,不過他也想的到,如果到時候永康城和黃遠城被捅天幫霸佔的話,肯定會引起轉輪城注意的。

不過這個問題的話,就交給落花鬼王去解決了,自己也懶得在多想了。

當天,劉致澤就留在了落花洞,並且安排了落花鬼王去讓她幫忙尋找一下關瞳等人的下落,三四個小時過去了,總算是有了點下落。

據說,關瞳曾經出現在過梵文城,這是屬於轉輪城中部的一座城市,得到了消息後,劉致澤沒有絲毫的耽擱,直接就離開了。

而黃遠市的事情,他也懶得管了,有周倉坐鎮,估計是不會有什麼麻煩了。 梵文城隸屬於轉輪城中部,是一座很大城市,聚集了鬼魂數百萬,強者更是層出不窮。

而今天,梵文城迎來了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那就是梵文城城主城主秦獸抓到了一個人間來的修道之人,而且還是以肉身進入冥界的。

這一消息傳出,頓時讓無數人都爲之震撼,以肉身進入冥界的人,他們還真從來沒有聽說過,但是在今天,他們聽說了。

而且還被城主秦獸給抓住了,秦獸還發布消息說,在三天之後的午時,會把這個人間而來的人,押解到行刑臺,讓他承受一下被萬鬼撕碎身體的感覺。

也正是如此,所有人都開始聚集在了梵文城,包括不遠處的城池都來人了,他們都想要見見這個以肉身進入冥界的,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梵文城城主府的地牢內,一個濃眉大眼的大漢正被數條鐵鏈鎖着手腳,他低着頭,身上盡是傷痕,鮮血淋淋的,連肉身都開叉了,鮮血從中流了下來,十分惹眼。

“關瞳!”就在這時,一個牢頭端着一碗水走了過來。

是的,這個被綁着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關瞳。

當初原本,他和馬淵南宮劍是在保護董橙橙和諸葛若綿的,可是卻沒想到因爲有強悍的鬼帝出手,讓他們不得不分開。

隨後,關瞳逃到了梵文城,原本以爲安全了,可是卻沒想到被一個認識的朋友出賣了,這才被抓住關了起來。

關瞳依然沒有反應,低着頭,估計是昏過去了,看他全身傷痕累累的,估計也只剩下半條命了。

那牢頭來到了關瞳的面前,一把拋出了手中的水,直接澆在了關瞳臉上。

“噗嗤~”關瞳腦袋晃了晃,慢慢的擡起了頭並且睜開了眼睛。

冷情總裁的獨寵 “關瞳,城主大人有話要對你說。”牢頭冷笑一聲,當即站在了一旁。

這時,一箇中年男子,從牢門外走了進來,他就是秦獸,一張國字臉,身穿着西裝,頭上還打着髮蠟,看起來油光閃閃的。

據說這個秦獸是冥界本土人,後來有了冥界之後才加入其中的,此人心狠手辣,爲了達到目的不惜一切代價。

再加上他修爲也有鬼聖,自然而然的就被轉輪王招募了,成爲了梵文城的城主。

爲什麼城主的修爲都是鬼聖呢?完全是因爲鬼帝要麼就是在轉輪城中爲轉輪王辦事,要麼就是無慾無求的看淡了一切,至於鬼仙的話,誰特麼也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管理城市的上面,所以,一般來說,城主的修爲也就鬼聖了,當然,也有特殊。

扯遠了,書歸正傳。

秦獸來到關瞳面前,微微一笑,開口道“關瞳,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托盤說出來,或許,本城主會考慮饒你一命喔。”

關瞳嘴角微微揚起,正打算笑,不過好像是牽動了臉上的傷似得,當即痛的的直吸涼氣。

“呸!你算個什麼玩意?也配饒過我?等我少爺來了,這一切的一切,我都會加倍奉懷的。”關瞳絲毫不懼怕秦獸,反而是對着秦獸吐了一把吐沫大叫了起來。

“呵呵~”秦獸冷笑一聲,掏出一塊絲巾把自己臉上的吐沫給擦拭了一下,繼續道“你家少爺?我倒是很想見識一下你少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繼續打。”

說完,秦獸直接轉身就走出牢門了,等到他離開後,牢房內再次響起了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

聽到這慘叫聲的聲音後,秦獸臉上的笑容更甚了。

城門口處,一個長相清秀的少年身後跟着一箇中年男子,兩人一前一後的慢悠悠的向着梵文城走去。

“噠噠噠~”就在這時,梵文城內響起了一道道整齊的腳步聲,一羣士兵手拿武器從中走了出來,把整座城門都給攔住了。

就聽帶頭的那個開口說道“城主大人有令,爲了梵文城的安全,所以從今天開始,所有人都必須要詳細的盤問,直到行刑結束爲止。”

其實說白了,秦獸就是想要抓捕一下關瞳的同夥罷了。

當消息一公佈,無數被攔在城門外的鬼魂都唏噓不已,有不少的的鬼魂都已經接到消息了,現在城主府頒佈這樣一條命令,估計是怕那修道士的同夥吧!

“行刑結束?什麼鬼?”眉清目秀的少年看了看身後的中年男子疑惑的問道。

他不是別人,正是劉致澤,而在他身後跟着的儒雅書生,則是孫乾,這還是還是劉致澤第一次讓孫乾跟在自己身邊。

“怎麼?你們不知道嗎?”孫乾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然而一旁卻是有個老鬼疑惑的看着劉致澤問了起來。

劉致澤更加懵逼了,他和孫乾相視一眼,搖了搖頭,道“敢問梵文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是這樣的,城主大人不日抓住了一名來自人間的修道士,據說還是以肉身進入的冥界,城主大人,正打算在三天之後對他行刑,要讓他嘗試一下被萬鬼撕碎的感覺。”那老鬼看了看四周說道。

“什麼?”劉致澤眉頭一挑,臉色有些難看。

以肉身進入的冥界,無非就是自己一行人,如此說來的話,這個城主抓到的人絕對是自己認識的,是關瞳還是南宮劍還是馬淵呢?

劉致澤帶着滿臉好奇之色看向那老鬼,開口道“請問你知道被抓之人是什麼人嗎?”

那老鬼搖了搖頭,一臉的懵逼之色,開口道“不知道,不過據說背景很大,是人間道門的某位大人物的跟隨者。”

當然了,這些事情,都是他們瞎猜的了,畢竟連秦獸這位城主都沒有問出什麼,更別說他們了。

“走!”劉致澤臉色一冷,當即向着城門口走去了,他倒是想看看這個人到底是誰。

然而,還沒等劉致澤走兩步就被孫乾給拉到了一旁。

就聽孫乾道“主公,我覺得,我們現在暫時不能夠打草驚蛇,先看看再說。”

“還有什麼好看的?如果真的是關瞳他們的話,我要讓整座城爲他陪葬。”劉致澤冷冷的說道。

他是真的動怒了,就算自己是人間來的又如何?就算自己是肉身進的冥界又如何?萬鬼撕碎? 軍爺摯愛,歡寵國民男神 我特麼還要滅了整座城。 劉致澤是真的不知道,爲什麼冥界的人這麼仇視人間來的,難道他們就不是人間來的了嗎?估計冥界數億人裏面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五都是人間來的吧!

冤家就在你家 劉致澤怒視着城門口的那些士兵,只要他一劍下去,那裏的鬼魂絕對會死個精光。

“主公,現在我們還不知道梵文城內有多少高手,我們必須要慎重一點才行。”孫乾畢竟是謀士,想法都要比劉致澤的要多。

畢竟這件事情可大可小的,如果梵文城內準備了大批量的高手,爲的就是對付被關押之人的同黨,那麼他們也算是羊入虎口了。

劉致澤聞言,臉色稍微有了一點變化,畢竟這離轉輪城沒有那麼遠了,一旦出了什麼問題的話,估計轉輪城那邊也會快速的來支援。

而且劉致澤不敢肯定,這是不是轉輪王故意設套的,畢竟他已經知道了董橙橙等人,肯定不難猜出自己也在冥界的。

算了,反正自己已經得到了自己人的消息了,也不急於現在一時了。

“主公,咱們先進城打探一下消息吧。”孫乾看了一眼城門口開口道。

劉致澤點了點頭,兩人就走向了城門口,等到經過城門口的時候,那些個士兵像是在抓殺父仇人似得,甚至連家庭住址都要覈實一下才能放行通過。

不過這個問題的話,孫乾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之前,他就已經讓蔣家那邊註冊了一個劉家,孫乾等鬼將也都是劉家的手下,算起來的話,劉家還是永康城第一大家族呢。

在經過了覈實之後,永康城確實有劉家,這才把劉致澤和孫乾給放了進去。

冥界也是有身份認證的,每座城市都有着一個身份註冊處,一旦註冊成功就會通報全冥界,也算是有身份了。

“孫乾,你說這個被抓的是誰?”劉致澤走進城門後有些好奇的問道。

是關瞳還是馬淵還是南宮劍?還是諸葛若綿?反正絕對不可能是董橙橙的,如果真是董橙橙的話,早就被送往轉輪城了,不可能還留在這邊的。

孫乾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思考了片刻後纔開口道“主公,不管這個被抓的是誰,我們都必須要合計一下如何搭救才行了。”

“孫乾,你想法太多了。”劉致澤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開口道“還需要合計嗎?倒時候我會滅了整座城的。”

“什麼?”孫乾臉色一變,劉致澤的想法這麼瘋狂的嗎?那可是有傷天和的事情啊。

“主公,這可萬萬使不得啊,如果真的那樣,你會受到天罰的。”孫乾激動的說道。

“開玩笑的,別想多了。”劉致澤嘿嘿一笑的說道。

他這也是在敷衍孫乾了,其實他是真想這麼做的來着,只是孫乾都這麼說了,自己難道還要口口聲聲的告訴他說自己要滅了整座城嗎?

“砰!”就在劉致澤和孫乾聊天扯淡的時候,就見前方一個身穿唐裝的男人撞了過來,直接與劉致澤的肩膀撞在了一起,兩人紛紛後退了一步。

“誰特麼的沒長眼睛啊。”劉致澤張嘴就罵了起來。

好端端的走在路上就被別人撞了一下,不管是誰想必都不會高興的吧!而且自己還是走在最邊上的,這很明顯是有人故意爲之啊。

擡頭看去,就見那個身穿唐裝的男人滿臉的歉意,來到了劉致澤面前,開口道“這位小兄弟,不知道有沒有撞傷你呢?”

“你說呢?快點賠錢,賠個幾十億就算了。”劉致澤說道。

“啊哈?”那男人一愣,一臉的懵逼之色,這怎麼還訛上自己了呢,當即開口道“額,這位小兄弟,在下沒有那麼多錢,不知道在下的這件衣服還能值多少呢?要不給你了吧!”

劉致澤無語了,我特麼要你衣服作死啊。

當即撇了這男人一眼後就直接越過他離開了,然而,還沒等劉致澤走兩步,那男人又攔住了劉致澤的去路。

就聽他,道“這位小兄弟,剛纔是在下不對,要不然,在下請你喝茶去?”

“你不是沒錢嗎?”劉致澤反問道。

那男人一陣尷尬,訕笑一聲,道“在下在城中還算頗有名氣,面子應該還值幾個錢。”

“好,帶路吧。”劉致澤深深的看了這男人一眼開口說道。

這個人說在城中頗有名氣,彷彿是在故意說給自己聽似得。

劉致澤感覺,眼前這個人不簡單,彷彿是知道自己此刻心中所想似得,特意用名氣來吸引自己,他的意思彷彿是在說,我在城中有點名氣,你有什麼問題或許問我,我或許會知道。

也正是如此,劉致澤才願意跟他走。

孫乾在劉致澤身旁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卻被劉致澤給阻止了。

那男人帶着劉致澤在城中晃悠了一圈,最終來到了一家酒樓內,他直接點了一壺酒水,就找了張桌子坐了下去。

很快的,就有個服務員端着一壺茶走了上來,那男人先是給劉致澤等人倒了一杯,然後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就見他舉起杯子,道“小兄弟,我爲我剛纔撞了你而道歉,在下先乾爲敬。”

說完,他直接一口喝掉了杯內的茶水。

劉致澤沒有動,因爲他有了之前的教訓,現在不敢去喝了。

這時,就聽那男人開口道“小兄弟,這茶水可是靜魂茶,對於安神靜心有着很大的用處,你不嚐點嗎?”

“這真是茶?而不是血?”劉致澤驚呼的叫道。

看着那杯子內的玩意又是紅紅的,劉致澤還以爲又是血呢。

“不……這是用來安神靜心的茶水。”男人笑道。

聞言,劉致澤還是有些不相信,舉起杯子後,沒有聞到那股氣味,這才放心了下來,一口悶下去後,劉致澤頓時感覺自己的心神安定了不少,也沒有剛纔那種衝動感了。

喝完茶後,劉致澤纔看向了對面的唐裝男子,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哈哈……抗之則在青雲之上,抑之則在深泉之下,用之則爲虎,不用則爲鼠。”唐裝男子開口就是這麼一句話,直接讓劉致澤懵逼了。

反而是一旁的孫乾瞳孔一縮,滿臉的震驚之色,他站了起來,肅然起敬目視着唐裝男子。

沉聲道“敢問公子祖上可是東方朔先生?” “東……東方朔?”劉致澤眉頭一挑,顯然也是有些驚訝。

東方朔,劉致澤聽說過的,西漢時期的大文學家,據說也是一位修道之士,而且修爲甚至不在諸葛亮之下。

法力深不可測,足智多謀,只是可惜沒有得到當時漢武帝的重用,所以,名聲一直很淡。

只是劉致澤還真難以想象這個人會是東方朔的後人。

“先祖正是東方朔,這位想必是孫乾孫將軍吧!”唐裝男子也站了起來很是恭敬的說道。

雖然孫乾沒有武功,沒有法力,但是身爲數千年前的人,也是值得讓人敬佩的。

“你……你怎麼知道?”劉致澤驚叫道,孫乾的身份可是一直都隱藏着的。

就算是給孫乾的身份,都沒有叫孫乾,而是改了名字的,畢竟數千年前的人了,還是需要隱藏下身份的,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