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嗚啊~”一隻機械狗猛撲向韓宇,而韓宇卻不慌不忙,連比這些機械狗更加難對付的機器人韓宇都收拾過,怎麼可能會被幾隻機械狗擺平。嚴格來說,韓宇擺平這些機械狗還差不多。

經過一陣短暫的戰鬥,對韓宇來說不過是一個小插曲,四隻機械狗就已經被韓宇一一放倒在了地上。韓宇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回頭再次看了一眼牆壁打開以後露出的那個深不見底的洞穴,心裏猜測那個洞裏到底有什麼樣的存在。

不料也就在韓宇轉身的同時,第五隻機械狗悄悄的溜到了韓宇的背後,和前四隻相比,這隻機械狗很顯然的營養不良,但是就是這隻營養不良的機械狗,卻硬是撞在了韓宇的後背上,將韓宇給撞進了牆壁內的洞穴。

韓宇雙手噴火的懸停在空中,看着掉進洞穴的那隻機械狗,搖了搖頭。剛要回到控制檯,就在這時,打開的牆壁開始緩緩閉合。這可不是開玩笑,韓宇急忙加速,可惜還是晚了,牆壁關上了,韓宇身處在黑暗之中。有些無奈的看了看四周,韓宇向四周扔出了不少小火球,總算是看清了四周的情況。

很光滑的牆壁,洞穴頂部是堅硬而完整的石頭,韓宇不想冒險用火焰炸開牆壁,那樣很有可能在牆壁炸開的同時,自己也被碎石給活埋。現在唯一一個可行的辦法,好像只剩下下到洞穴底部這一個辦法了。

緩緩的下降着自己的高度,同時時不時的往四周扔出照明的小火球,韓宇慢慢的向洞穴底部移動。

大約經過半個小時左右,韓宇終於看到地面了。因爲他看到了在火球的照明下,地上摔得粉碎的一堆機械狗的殘骸。

穩穩的落地,再一次的腳踏實地讓韓宇很感慨,不過也就是感慨了一會,韓宇便開始找尋離開這裏的辦法。這裏看上去很像是一個倉庫,是一個物資基本上已經被搬空的倉庫,除了空空如也的庫房,什麼都沒有發現。

不甘心的韓宇將每一個庫房都搜查了一遍,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在最裏面的一間庫房的角落,堆着一個積滿了灰塵的小傢伙。

韓宇猜自己發現的這個東西應該是個機器人,但是光看外表的話,怎麼看怎麼像是一個大號的咖啡壺。蹲在這個大號咖啡壺的跟前,韓宇伸手按了按咖啡壺上的按鈕,什麼反應都沒有。不過想想也是,也不知道是什麼年月留在這裏的東西,怎麼可能還能使用?

而就在韓宇準備放棄的時候,大號咖啡壺突然動了,代表咖啡壺眼睛的兩個電子小眼變成了紅色,晃動了一番後,直直的盯着韓宇。韓宇被看得心裏有點發毛,起身準備後退,但是他一動,那個咖啡壺也跟着動了,開動它裝着履帶的腿,韓宇後退一步,它就靠近一步。韓宇往左走,它就往左走;韓宇往右走,他就往右走。

韓宇摸了摸下巴,慢慢的向咖啡壺伸出了右手,而咖啡壺則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韓宇最終還是沒有按下咖啡壺嘴巴上方的兩個按鈕之一。其中一個在被韓宇按過以後,讓這個咖啡壺行動了起來,而另一個按鈕,韓宇估計應該是停止這個咖啡壺的行動纔對。

“你聽好,我不管你聽不聽得懂,你要是再跟着我,我就揍你。”韓宇對着咖啡壺說道,而咖啡壺的電子眼飛快的閃爍。但是當韓宇邁步要走的時候,咖啡壺就跟在了韓宇的後面。

韓宇苦惱的撓撓頭,沒想到會找到一個拖油瓶。不過愛跟就跟吧,只要別壞自己的事就成了。

四下尋找了一下,韓宇找到了到達上面的樓梯。

“這下你跟不上來了吧?”韓宇站在樓梯上,低頭看着樓梯下的咖啡壺,就見咖啡壺的履帶腿發生了變化,慢悠悠的爬上了樓梯。

“我靠!”韓宇失望的搖頭說道,隨後扭頭往上走去。

重新回到了地面,離開了這個荒廢的基地,韓宇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後的大號咖啡壺,心中有點鬱悶,“難道自己這回最大的收穫就是撿了這麼個玩意?算了,回頭帶回去送給喬嫣兒研究研究,說不定可以研究出一點有用的東西出來。”

自我安慰成功的韓宇邁步向着來時的道路走去,咖啡壺在後面緊緊跟隨。但是,就在咖啡壺跟着韓宇走進洞口的時候,基地內突然傳來一聲尖銳的警報聲。韓宇猛然回頭,就見基地的房頂緩緩打開,一隻渾身閃爍着金屬光澤的機械龍出現在韓宇的視線中。

“這是打哪冒出來的?”韓宇大喊一聲,扭頭一把抱起咖啡壺,邁開大步就跑。而機械龍發出了一聲吼叫,邁開兩條大腿在後面是緊緊的追趕。

眼看着和後面的機械龍越來越近,因爲要抱着咖啡壺,所以暫時火焰不能用。不過這也難不住韓宇,就見韓宇伸手從兜裏掏出了一枚爆炸水晶,猛地扔向在後面緊追不捨的機械龍。就見機械龍嘴巴一張,將韓宇扔過來的爆炸水晶給一口吞了下去。

“砰~!”的一身悶響,機械龍的腦袋不見了,只剩下一個身子搖搖晃晃的倒在了地上。韓宇被那股爆炸力給衝擊着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不過就算是摔在了地上,韓宇也沒有把抱在懷裏的咖啡壺給扔出去。這和韓宇的性格有關,自己的東西,除非自己樂意,否則打死也不撒手。

慢慢的站起身,看了看被解決的機械龍,韓宇得意的笑道:“敢追我?再追我試試啊?”

就像是迴應韓宇的話一樣,就在韓宇話音剛落的時候,地上的機械龍突然開始變形,原本的尾巴變成了腦袋,再次出現在了韓宇的面前。

“這也行!?”韓宇大叫一聲,轉身繼續跑,而機械龍則再次開始追趕。韓宇的目標是跑到先前進入洞穴之前的那個足有足球場大小的空間,否則在這種地方和機械龍交手,自己還吃虧。畢竟韓宇還沒有練到可以用一雙手打穿鋼板的程度,再加上還想着把咖啡壺帶回去送給喬嫣兒,眼下的韓宇也就只有逃跑的份。

拼了老命的跑出了洞穴,來到了空曠的地方,韓宇放下懷裏的咖啡壺,伸手對追出來的機械龍叫道:“停,讓我喘口氣。”

原本韓宇也就是那麼一說,但是讓韓宇想不到的是,那頭機械龍竟然真的就停了下來,靜靜的看着韓宇。

“去,自己找個地方藏好了,一會打起來我可顧不上你。”韓宇顧不上去研究機械龍爲什麼可以聽懂自己的話,低頭對腳邊的咖啡壺說道。咖啡壺很聽話,依言跑到了遠處水泥牆的背後,只露出自己的咖啡壺蓋望着韓宇這邊。 “呼~呼~”韓宇喘息着,目光緊緊的盯着距離他不遠處的機械龍。這頭機械龍可真是難對付!和先前那些機械狗不同,這頭機械龍的身體很堅固,韓宇想要用對付機械狗的方法對付這頭機械龍,可以說是癡心妄想。

而火焰,韓宇也試過了。這頭該死的機械龍竟然可以在火焰近身之前在身體的四周發出一個能量圈,將自己保護在裏面。

韓宇一時間有點一籌莫展。不過機械龍也拿韓宇沒辦法,雙方這時也就陷入了僵局。

“咚~咚~咚~”一陣沉悶的腳步聲傳來,一隻巨大的雪人,肩上扛着一條粗長的蚯蚓,慢悠悠的出現在韓宇和機械龍的視線中。韓宇一眼就認出了那隻渾身上下長着淡藍色皮毛的雪人。倒不是對那個雪人有印象,而是對雪人肩膀上那頭蚯蚓有印象,看來這條蚯蚓最終還是沒有逃脫雪人的追殺。

“吼~吼~”雪人衝着韓宇和機械龍發出了吼聲。韓宇看了看雪人,緩緩的向後退去,給雪人讓出了回家的道路。而機械龍,就沒有韓宇那麼好說話了,見韓宇後退,這傢伙竟然向着韓宇靠近了幾步,正好把雪人回家的路給堵死了。雪人當即大怒,猛地扔掉肩上的蚯蚓,像是一隻大猩猩一樣,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對着機械龍虎視眈眈。

而機械龍則是側頭看了看雪人,隨後再次看向了韓宇。

被無視的雪人咆哮了,邁開大步衝向了機械龍。而這時的韓宇則是在心裏偷笑,他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局面,但是總得來說,這種局面還是對自己很有利的。韓宇再次後退,確保雪人的攻擊不會波及到自己。

“吼~”雪人衝到了機械龍的跟前,或許是機械龍沒有想到雪人的速度會這麼快,一眨眼的工夫就可以衝到自己的面前,一愣神的工夫,脖子就被雪人牢牢抱住了。雪人奮力的想要把機械龍扳倒在地,而機械龍當然不想讓雪人如願,兩個大傢伙當即便開始了角力。

這裏既然被稱爲寒冰洞窟,洞內的環境是怎樣的自然是不言而喻。地面很滑,先前韓宇和機械龍因爲條件差不多,所以還不明顯。但是雪人和機械龍一比,這差距就明顯了。就見雪人穩穩的站在地上,而機械龍的兩隻機械足卻已經兩次打滑,照這樣下去,機械龍被雪人扳倒那是遲早的事情。對於這個後果,機械龍很顯然也想到了。

就在韓宇期待的眼神中,機械龍的尾巴突然開始變化,有一個機械龍頭出現,雖說比原來的頭要小了一些,但是畢竟是頭啊。就見那顆龍頭張開大嘴,狠狠的咬在了雪人的右腿上。雪人頓時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隨即愈發用力的箍緊了機械龍的脖子,發出一陣陣“咯吱咯吱”的聲音。韓宇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慶幸被雪人有力的雙臂箍住的脖子不是自己的。

“吼~”機械龍發出了一聲咆哮,渾身開始釋放出一層層幽藍色的光芒,雪人在接觸到那層光芒的時候,頓時發出了一陣慘叫,雙手竟然不由自主的鬆開了機械龍,同時渾身發抖的倒在了地上。

“無恥!”韓宇大罵一聲,他清楚那層光芒是什麼,不就是放電嘛。

機械龍沒有理會韓宇的叫罵,眼睛盯着地上的雪人,嘴巴張開,對準了雪人的脖子。韓宇見狀剛想要上前幫忙,就聽身後傳來一陣呼嘯,急忙臥倒,就見一塊大石飛過自己的頭頂,直奔機械龍砸了過去。回頭一看,就見一隻體型稍微被那隻被電倒的雪人小一點的雪人邁開大腿衝了過來。

韓宇急忙閃到一邊,可不想被急於救同伴的雪人踩到。而衝過來的雪人也沒有理會韓宇,徑自衝向機械龍。就見機械龍身上藍光再起,有一隻雪人被放倒了。

連續兩次的放電,好像讓機械龍虛弱了不少。就見機械龍沒有再準備攻擊躺倒在地的雪人,看了一眼韓宇之後,竟然轉身想要離開。

韓宇沒有做出趁你病要你命的舉動,只是默默的看着機械龍離開。而正是這個舉動,讓韓宇幸運的躲過了機械龍的一次陰謀。見韓宇沒有追過來攻擊自己,機械龍轉身盯着韓宇,猛地撲了過來。

“哇靠~原來你剛纔是裝的!”韓宇大叫一聲,雙手火焰一出,升到了空中。

近身肉搏,那是蠢材纔會乾的事情,血肉之軀怎麼可能抵得過金屬鐵板,就算能抵得過,也不是韓宇這個纔開始學習古武沒多久的人。韓宇很清楚自己不是武學奇才,只要學個十天半個月就能打遍天下無敵手。現在韓宇可以依賴的,更多的還是原來的能力。而古武,只能勤於練習,急不得。

擡頭看着升到空中的韓宇,機械龍身上的藍光再次出現,對着空中的韓宇發出一道藍色的電波。韓宇見狀立刻十字火迴應。電,也是自然元素中的一種,用火焰是可以抵禦的。

兩股能力在空中發生激烈的碰撞,韓宇倒退了兩步,看着地面的機械龍,雙手張開,綠色的光點開始往機械龍的四周飄散。而機械龍很顯然也清楚這些綠色的小光點絕對不會像它們看上去的那樣可愛,急忙後退。韓宇當然不會讓機械龍輕易退走,綠色光點迅速將機械龍包圍,看着被綠色光點攀附到身上的機械龍,韓宇微微一笑,打了一個響指。

“咚~咚~咚~”一連串的爆炸將機械龍給淹沒在冰屑當中。等到冰屑落地,地面上的機械龍只剩下一個腦袋還保存完整,身體的其他部位都已經被炸得不成樣子了。

緩緩落地,韓宇走到機械龍的腦袋前,就見機械龍的電子眼已經失去了光亮,心裏不由鬆了口氣。扭頭去看躺在地上的兩隻雪人,就見那兩隻雪人正在相互攙扶着離開。韓宇不像去攻擊這兩個雪人,通過紅毛雪人王,韓宇知道這些雪人差不多都是有一定智慧的,還是不要主動進攻比較好。而就在韓宇看雪人的同時,他身背後的那顆機械龍頭突然動了起來,脖頸處噴射出一股氣流,讓機械龍的大嘴直奔韓宇的後脖頸咬去。等到韓宇察覺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躲閃,也就在韓宇準備生受機械龍拼死一咬的時候,咖啡壺衝了過來,就見它藉着一個高坡飛到了空中,將韓宇及時的撞到了一邊,而它自己,卻被機械龍的大嘴給咬了個正着,除了上半部的咖啡壺蓋,下半身被閉合的機械龍嘴給咬了個粉碎。

憤怒的韓宇將機械龍的腦袋給拆成了一堆零件,隨後走到了只剩下一個壺蓋的咖啡壺邊。對於這個髒兮兮的咖啡壺,韓宇先前還真是沒有放在心上,但是現在,這個咖啡壺爲了救自己,眼看着就要掛了,韓宇的心裏突然有點後悔,早知道就應該把這傢伙弄得乾淨的。

默默的挖了一個坑,將已經停止功能的壺蓋埋了起來,韓宇轉身向着雪人離去的洞口走去。沉浸在悲傷當中不是韓宇的性格,與其坐在地上悲傷浪費時間,韓宇更願意給自己找點事情來做。而眼下,跟着兩隻雪人去參觀一下它們的家,這對韓宇來說比較感興趣。

兩隻雪人彷彿也知道身後跟着韓宇,但是它們卻並沒有阻止韓宇的跟隨,自顧自得往前走着,並且在走了一半,大雪人恢復的差不多了以後,竟然回身跑去把自己的戰利品給拿了回來。

跟着兩隻雪人走過通道的盡頭,進入韓宇視線的是一個冰雪的世界。一望無垠的白色,一些淡藍色的身影點綴其中,韓宇知道,那是那兩隻雪人的同伴。

對於韓宇這個奇怪的生物,這些雪人並沒有表現出過激的態度,反而集體對韓宇採取了無視的態度,就像根本沒有看到韓宇這個人一樣。受到冷遇的韓宇摸了摸鼻子,向着和雪人相反的方向走去。因爲洞口的位置比較高,正所謂站得高,尿得遠……不是,是看得遠。在看到雪人靠近的同時,韓宇發現在這片冰雪的世界中,矗立這一座高塔。

事出反常必爲妖,既然這些雪人不待見自己,那韓宇就自己給自己找點事做吧。探索高塔,便成爲了韓宇接下來要做的事。

對於韓宇的離開,雪人並沒有阻止,只是偶爾看上一眼,見韓宇的目標是那座高塔,便再也沒有理會韓宇,幫着擡起捕獲的蚯蚓,七八隻雪人返回了自己的巢穴。

臨近高塔,韓宇仔細數了數,這座高塔大約高三十米左右,一共有十二層,通體黝黑,每一層塔外的四個角上分別掛着一個碩大的鈴鐺,在微風的吹拂下,時不時的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嘎吱~嘎吱~”踩着雪地發出難聽的聲響,韓宇走到了高塔的下方,塔門緊閉。韓宇上前試着推了推,推不動。好像被封死了一樣。韓宇飛到了第二層,就見第二層的窗戶也是封閉的,推了推,依然推不動。

人就是這樣,你越是不想要讓他做的事情,他就越是想要去做。現在的韓宇就是這樣,眼見高塔就在眼前,可自己卻沒辦法進去,這對韓宇來說,算是件令人無法忍受的事情。

繞了高塔轉了一圈的韓宇重新站在了塔門前,先是伸手敲了敲,想要辨別一下塔門的材料,如果是木頭的就放火燒掉,只是很遺憾,塔門是鐵的。這樣一來,就只能另想辦法了。

韓宇開始在塔門附近找了起來。鐵門封死,那想要進去的話,就必定需要開啓機關,韓宇正在尋找機關。而且沒有用多長時間,就在塔門的背後位置,找到了那個機關。

看着找到的類似一個魔方的玩意,韓宇有些頭疼的抓了抓腦袋,動腦筋的事情一向是韓宇深惡痛絕的,但是眼下沒有外人,韓宇也只能自己靠自己了。

既然看上去向魔方,那就試着像玩魔方一樣把眼前這個玩意麪面完成好了。左轉一下,右轉兩下,伴隨着韓宇的嘗試,高塔也在緩緩的發生變化。而這個變化,更加堅定了韓宇先前的推測,更加用力的開始玩起了魔方。

在經過兩個小時的辛苦以後,韓宇終於把手裏的“魔方”轉的每一面都是完整的了。付出了辛苦就會有回報,就在韓宇將手裏的“魔方”放回原處以後,高塔開始產生劇烈的晃動,嚇得韓宇還以爲推測失敗,眼前這座高塔要倒了呢。

急忙跑到安全地帶,回頭看去,高塔沒有倒,只是又上升了一層,露出了藏在地下的真正第一層。

“製作這座高塔的傢伙真陰險。”韓宇看着敞開的塔門,緩緩的說道。不過說歸說,韓宇還是趕緊走進了塔門,進入了高塔。進入高塔的第一眼,迎面就看到了一尊塑像。一個宗教人士打扮,方頭大耳,一臉和氣的光頭盤坐在蓮花座上,笑眯眯的正對着塔門。

韓宇好奇的看了一眼光頭,在高塔第一層轉了一圈,除了這個光頭塑像之外,什麼都沒有,連個凳子都沒有。

“這是什麼鬼地方?”韓宇自言自語的說道,擡頭再次看了光頭一眼,突然感到哪裏好像有點不對勁。就在這時,塔門突然關閉了,而坐在韓宇對面的那個光頭突然動了一下。

韓宇被嚇了一跳,連忙戒備的看着光頭。就見光頭緩緩的活動着身體,慢慢的走下了蓮花座,原本覆蓋在身上的土塊噼裏啪啦的掉在地上,露出了藏在內力的金身。

帶着一股金屬沙啞的味道,一個聲音傳進了韓宇的腦海中,“有緣人,準備接受試煉吧。”

“喂,誰在說話?哇靠~等一下,我還沒準備好。”韓宇一不留神,差點被走下蓮花座的光頭給一拳打中。

韓宇閃到了一邊,而那個金光閃閃的光頭卻不給韓宇絲毫喘息的機會,端着一張笑臉猛攻過來。

“笑!笑你個鬼啊你!”韓宇大怒的一拳砸向光頭。

“鐺~”韓宇捂着拳頭跳到了一邊,心中大罵自己是白癡。拿自己的肉手去打光頭,那光頭的身體就像是鋼板一樣,堅硬非常。

一時找不到解決辦法的韓宇只能繞着房間跑開了,飛是飛不了的,一共不到三米的高度,那個光頭原地一跳就能碰到房頂,飛到空中反而更危險。

而光頭也不像是個很聰明的傢伙,韓宇跑,他就追,就跟在韓宇的屁股後面追,連拐彎都不會。好幾次都被韓宇一個急轉身,一頭撞在了牆上。

“來呀,你來呀,來追我呀。”韓宇一邊向光頭挑釁,一邊心裏思考這事到底是怎麼回事?有緣人?難道打贏了這個光頭以後會得到什麼好處?那倒是值得努力一把。一般像這種情況,那最後得到的好處都是不賴的。而且就算自己用不上,到時候帶回去給寧平他們試試,保不齊就有人能用上。主意打定,韓宇下定決心,努力試試。

因爲是在高塔裏,韓宇不敢使用威力大的火焰能力,萬一把高塔給弄塌了,那自己的小命可就難保了。誰知道什麼時候纔會有人來這裏把自己給救出去。爲了安全起見,韓宇決定,用學會的古武結合自己的能力迎敵,這也算是對自己的一次鍛鍊吧。

金光閃閃的光頭很厲害,力量大得驚人,韓宇在硬接了兩次以後就開始了遊鬥。而這一遊鬥,韓宇立刻發現,這個光頭很好對付。力大而速度慢,說的就是這個光頭。搞破壞可以,但是打架,那就差點了。

韓宇相信現在自己只是還沒有找到這個光頭的弱點,一旦找到,那就是這個光頭的死期。

爲了找到光頭的弱點,韓宇不斷的嘗試着攻擊光頭身體的各個部位,但是很遺憾,始終沒有知道,就連光頭的下半身韓宇都狠狠的踢了一腳,結果卻是韓宇抱着腿跳了好一陣只,而光頭卻是嘛事沒有。

“我就不信你會沒有弱點!”韓宇咬牙切齒的說道。

試探依然在繼續,光頭依然在滿房間的追殺韓宇,而韓宇則是邊跑邊繼續試探的攻擊着光頭的身體各個部位。終於,韓宇發現了。每當攻擊光頭身體右側肋下的時候,這個光頭的右手總會不自覺的往回縮一下。

“試一試!”韓宇心中暗道,猛地一個急停,再次讓光頭撲了個空,隨後一腳踹在光頭的後背上,將光頭踹倒在地,隨後韓宇趁着光頭起身的時候,衝到光頭的右側,對準光頭的肋下就是一拳。

“噗~”韓宇竟然一拳打進了光頭的身體。光頭劇烈的抖動着身體,原本金光閃閃的身體開始逐漸黯淡,最後變回了一堆黃土,掉落在地上。在黃土中,韓宇找到了一粒金色的珠子,有鴿子蛋大小,圓潤光滑,閃閃發光。

“這應該是個好東西。”韓宇邊說邊將金珠給收了起來。也就在韓宇收起金珠的同時,就聽塔內出現了一聲巨響,通往上一層的樓梯出現,而第一層的塔壁也開始出現變化,一幅幅光頭練武的壁畫出現在塔壁上,連貫的看下去,竟然是一整套古武。韓宇的心情有點激動,這纔是第一層,這樣算來,那上面不是還有很多的古武在等着自己。

稍稍平靜了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韓宇開始模仿着壁畫上的動作,一招一式的練習了起來。

也不知經過了多長時間,韓宇終於將壁畫上的動作全部記住,並且在不慌亂的情況下可以完整的打出來,剩下的,就要靠實戰去積累經驗,這是練習沒辦法練出來的。

仔細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裝備,韓宇確定沒有什麼漏下之後,邁步走上了前往第二層的樓梯。而第二層,沒有韓宇想象中的第二個光頭,在第二層的中央,端坐着一位身穿道袍的老頭,就見那老頭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如果不仔細看,就跟活的一樣。

韓宇擺好了架勢,對那個老頭說道:“來吧!”

話音剛落,老頭猛地睜開了雙眼,一直擱在腿上的一把劍唰的一聲便出了鞘,整個人化成一道長虹,直奔韓宇便刺了過來。韓宇既讓閃身躲開。同時飛起一腳,直奔老頭的後腰踹了過去。就見老頭身體一扭,躲過韓宇的一腳,同時手中劍往上一撩,好在韓宇在老頭躲開自己一腳的同時就開始後退,否則非被老頭這一劍傷的影響日後的夫妻生活。

胸前的衣服被劃開一道大口中,搭拉在胸前晃晃悠悠,看上去很是礙事,韓宇兩把將外衣扯掉。往自己的雙手吐了口唾沫,用力揉了揉後衝老頭叫道:“來,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空手奪白刃!”

老頭一語不發,一劍刺向韓宇,動作飛快。韓宇急忙往旁邊一閃,同時雙手就要去奪老頭手裏的劍。就見老頭手腕一抖,一朵劍花出現,韓宇見狀急忙收手,這個時候去奪劍,那純粹就是不想要自己的手了。

妖孽總裁寵妻不膩 後退和老頭保持三步的距離,就見老頭手中劍斜指地面,一臉的氣定神閒。與之相對的,韓宇在氣勢上就要差一點了,死死的瞪着老頭,心裏盤算着怎麼才能搞定眼前這個老頭。

“看來想要不出點血是擺不平這個老頭了。”韓宇心中暗下決心,猛地衝向了老頭。老頭一見韓宇直奔自己衝過來,當即毫不猶豫的一劍刺向韓宇的胸口,韓宇微微一讓,任憑老頭一劍刺穿自己的身體,同時兩手一把抓住了老頭的腦袋,不等老頭反應,火焰瞬間將老頭給吞噬。

又是一堆黃土,除了那把劍以外。韓宇彎腰撿起劍,將劍收回劍鞘,自言自語的說道:“這把劍看上去不錯,回頭帶回去給寧平。嘶~該死的,等趕緊給自己治療。”說着,韓宇拿出一瓶韓夢馨爲他們準備的治療瓶。打碎,受傷的地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着。韓宇看了看四周,通往第三層的樓梯已經出現了,但是第二層的塔壁上卻一點變化都沒有。

“難道這一層的獎勵就是這把劍?那也太摳門了吧?”韓宇看了看手裏的劍,自言自語的嘀咕道。

當然沒有誰會出現指責韓宇的不識好歹,所以韓宇也只是抱怨了一番,好好休息了一下,吃點東西,恢復了一些體力以後,就繼續往塔上走去。

一路爭鬥,韓宇終於來到了高塔的倒數第二層,在來到這一層之前,韓宇陸陸續續的收穫了不少值錢的好東西,其中有一雙鞋子是韓宇最喜歡的,穿上那雙鞋以後跑起來飛快,給人一種飛一般的感覺,所以韓宇現在也是穿在腳上的。

原本以爲在這一層會和之前的幾層一樣,會有一番爭鬥,但是事實上,這一層卻並沒有韓宇想象的那種東西。等待韓宇的,只是一個巨大的石板,而那塊石板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韓宇站在石板前,好在石板上的文字採用的是聯盟通用語,所以韓宇還是認識的。從那塊石板中,韓宇知道了這座高塔的來歷,和建造它的初衷,以及自己得到的那些東西都是一些什麼寶貝。

高塔建立的年代石板中並沒有提及,但是韓宇推測,應該不是聯盟統治時期建造的。當初建立這座高塔,原本是爲了一個人而建,目的就是提供給那人一個試煉的地方。可結果,那個原本應該來試煉的人沒來,卻便宜了韓宇這個後來者。當然這是韓宇猜得,從石板中的內容可以看出,建造這座高塔的人就是留下這塊石板的人。他一直以爲那個試煉的人會來到這裏,所以留下的話,也是對那個到達這裏的人說的。其中就有韓宇在先前的十一層高塔中得到的東西都是什麼來歷以及各自的作用。 宮先生又來撒狗糧了 通過石板,韓宇知道了自己手裏的那把劍名叫青雲劍,而腳上穿的那雙鞋子叫踏雲靴。林林總總,除了在第一層得到的那顆金珠之外,其他的東西除了值錢以外,實用價值倒是不大。

www◆тtκan◆C〇

“如果這一層就是最後一層,那還在上面的一層算是怎麼回事?”韓宇看完了石板上的文字,看着通往第十三層的樓梯,一臉納悶的自言自語道。

“不管怎麼樣,自己都是要出去的,眼下這座塔是封閉的,想要離開這裏,恐怕也只有到上面去看看這一個選擇了。”想到這裏,韓宇打起精神,再次在四周檢查了一邊,確定沒有任何遺漏之後,邁步走上了通往第十三層高塔的樓梯。

一步、兩步、三步……慢慢的上到第十三層,這裏黑乎乎的沒有窗戶。韓宇睜大眼睛看了看,邊往裏走邊升起了手中的一團火焰。

彷彿是迴應韓宇手中的火焰一般,第十三層塔內的照明燈火突然被一盞盞點亮了,守衛着這一層的守衛在出現在了韓宇的眼前。

一個應該只存在於神話傳說中的人身羊首的惡魔對着韓宇發出了一聲咆哮! 貓痕傷 巨大如門板的砍刀橫着向韓宇的腰間掃了過來,韓宇顧不得再想,急忙用青雲劍格擋。惡魔的怪力將韓宇給擊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牆壁上。

“咳咳咳~”韓宇一邊咳嗽一邊掙扎着爬起來,發現自己拿着青雲劍的右手脫臼了。只一擊就讓自己的胳膊脫臼了,這讓韓宇的心中很是驚訝,同時重新對眼前的惡魔進行了評價。

將脫臼的右手按在地上,左手緩緩的扶正右手脫臼的地方,韓宇一咬牙,就聽“喀吧”一聲輕響,脫臼的右手被韓宇重新接了回去。看了一眼因爲右手脫臼而丟到一邊的青雲劍,韓宇沒有去撿,因爲他發現,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個玩劍的人。一邊輕輕的活動着手臂,一邊仔細打量起了眼前這個青眼惡魔。

除了兩隻黑黑的羊角,這隻惡魔通體藍色,一雙發出青色光芒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惡魔。但是讓韓宇奇怪的是,這隻惡魔並沒有在自己受傷的時候進攻自己。看它此刻的樣子,倒像是在守護着什麼?

往青眼惡魔的四周看了看,通過它的雙腳空隙,就看到一口碩大的棺材擺放在那裏。通體漆黑的棺材,如果不仔細看得話,很難發現。

“難道這個傢伙是在守護那口棺材?”

韓宇試探的往青眼惡魔靠近了一步……兩步……三步……當走到第三步的時候,青眼惡魔舉起了手中的門板砍刀。韓宇暗叫一聲不好,立刻後退。可惜還是晚了一點,雖說沒有被門板砍刀劈中,但是砍刀劈砍所形成的風壓還是在韓宇的胳膊上流下了一個大口子,鮮血不住的往外涌。

血腥味彷彿刺激了青眼惡魔,不住的聳動着它的鼻子,但是卻始終沒有離開棺材半步,只是用貪婪的眼睛瞪着韓宇,彷彿想要活吞了韓宇一樣。

韓宇伸手拿出一個治療瓶,打碎,胳膊上的傷口慢慢的癒合,恢復如初。再一看青眼惡魔,它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慌亂,雖然轉瞬即逝,但還是被韓宇敏銳的感覺了。

“黑暗的惡魔?哈~”韓宇想到了一種可能,再次拿出了一個治療瓶。隨身攜帶的治療瓶一共有五個,已經用掉了兩個,這是第三個。如果是自己猜錯了,那是無論如何不能再嘗試的。

心裏告誡了自己一聲,韓宇拿出了在下面塔層收穫的一面盾牌,雷神盾。說是雷神盾,但是在韓宇的眼裏,這面盾除了可以賣個好價錢外,一無是處。關鍵是上面的裝飾物太多,已經不能稱作爲盾牌,而是叫藝術品更加的恰當。不過韓宇可不會因爲雷神盾太過華麗而捨不得使用,就算雷神盾破了,上面的裝飾品拆下來賣,也是值不少錢的。

左手拿着雷神盾護在身前,韓宇將拿着治療瓶的右手隱在身後,再次一步一步的向青眼惡魔靠近。

青眼惡魔也沒有讓韓宇失望,當韓宇再次踏入它的警戒範圍時,青眼惡魔發出了一聲咆哮,揮舞着自己的砍刀撲向了韓宇。

用雷神盾擋住了門板砍刀的同時,韓宇右手一揚,手裏的治療瓶飛向了青眼惡魔。就如韓宇預料的那樣,青眼惡魔果然像是懼怕存放在治療瓶中的光明能量,連忙側頭躲開。只是韓宇的動作太快,即便青眼惡魔躲過了治療瓶飛進嘴裏的噩運,但是,易碎的治療瓶在接觸到青眼惡魔身體的時候,還是應聲而碎了。

“嗷~”青眼惡魔發出一聲慘叫,手裏的門板砍刀隨即掉落在地,而青眼惡魔則是倒退了數步,一邊用力的擦拭着被治療瓶內的光明能量沾到的身體,一邊惡狠狠的瞪着韓宇,青色的雙眼漸漸的開始變紅。

韓宇隨手將左手的雷神盾給扔到了一旁,剛纔的那一擊已經讓這面華麗麗的盾牌壽終正寢,變成了一件殘次品,再帶在手上也只是礙事。

“吼~”青眼惡魔對手拿兩個治療瓶的韓宇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咆哮,邁開雙腿再也不顧守護身後的棺材,猛地衝向了韓宇。韓宇見狀咧嘴一笑,不退反進,猛地迎了上去。

韓宇的目標是把治療瓶扔進青眼惡魔的嘴裏,如果還不能解決青眼惡魔,那就只能另想辦法,不過現在,總是要嘗試一樣才能甘心。

帶着風壓的拳頭猛擊韓宇的頭部,韓宇迅速低頭,讓過青眼惡魔的拳頭,伺機要扔手裏的治療瓶,卻見狡猾的惡魔在這時竟然閉上了嘴巴。

“該死!”韓宇暗罵一聲,再次躲過青眼惡魔的攻擊,隨手將右手的治療瓶放回口袋。既然你這傢伙閉嘴,那就想辦法讓你張嘴,而如何讓你張嘴,自然是打到你喊疼。

雙方你來我往的戰鬥在了一起,憑着挨青眼惡魔一拳,韓宇狠狠的一腳踩在了青眼惡魔的小腳趾上,疼痛讓青眼惡魔張開了嘴巴,而韓宇則趁這個工夫,迅速將左手的治療瓶扔進了青眼惡魔的嘴中,雖然青眼惡魔飛快的閉嘴,但還是晚了一步,治療瓶飛進了青眼惡魔的嘴裏,而且伴隨着青眼惡魔的閉嘴,“咕嘟”一聲,被青眼惡魔嚥進了自己的肚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