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很是期待他明日的表現。

“陸離叔叔,你等着,翊兒不會讓欺負我孃親的人好過的。”

小天翊說完,哼了哼鼻子。

惹的三人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蘇紫陌緊了緊懷裏的兒子。

有翊兒陪着,這一路,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櫟兒,齊兒,馨兒,再等一等,孃親很快就會回來的。

“陌兒,解咒石就在玄靈殿裏,屆時,只有你才能拿到解咒石,殺了庚映柔以後,你因應詛咒而死,解咒石會自動爲你解咒的。”

“好,這樣就太好了!”

沐雲軒深深地凝視着她,滿眼希冀。

在寒靈洞的時候,他查閱了許多書籍。

對這件事情已經瞭解的很透徹了!

就算庚映柔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磨盤山是巫師的根源,毀了磨盤山,巫師也不復存在。

從今以後,天底下的人再也不會受詛咒。

這該死的詛咒,害得他的陌兒吃盡了苦頭。

是夜,夜色撩人。

吃過東西以後。

陸離也回空間指環戒裏休息去了。

蘇紫陌哄着小天翊睡着了以後。

一個黑影快速的籠罩着自己。

緊接着,她身子被抱起。

她微微擡眸,大眼忽閃忽閃,問道:“雲軒,幹什麼?”

蘇紫陌有些不解風情的看着他。

沐雲軒在她紅脣上親了一下。

突然笑得一臉邪魅的看着她,曖昧地說:“陌兒,我想幹什麼?你不知道嗎?”

蘇紫陌突然一臉嬌羞。

自她醒過來之後,她要照顧翊兒,翊兒又驚醒,他們兩人也沒有好好的溫存過。

冷帝在側吾恩寵無盡 “可是翊兒在這呢。”蘇紫陌看着兒子可是的小模樣。

他不肯和他們分牀睡,她身上冰冰涼涼的。

她都讓他自己蓋一牀被子。

“所以,我們去溫泉了。”沐雲軒早就想好了。

他好想她!

蘇紫陌美眸猛地一瞪。

沐雲軒高大的身影快速的抱着她往後院走去。

一夜的溫存,如抵死纏綿。

禁-欲太久的沐雲軒,就像一直放開繮繩的野馬,對蘇紫陌不停的索求。

直到自己精疲力盡了,兩人才回到牀榻上。

這一夜,沐雲軒很滿足,睡得很沉,很踏實。

蘇紫陌卻很累,可她輾轉反側睡不着。

明日大戰在即,她心裏面難免有些擔心。 這一夜,蘇紫陌都沒有睡。

早早的就起牀給沐雲軒和小天翊做早膳。

沐雲軒醒過來的時候,看着身邊已經沒有了心愛的人的身影。

他心裏不由得有些空空的。

一旁的小天翊睡成了一個大字型。

粉雕玉琢的小臉上小嘴微張,可愛得讓人忍不住想親一口。

沐雲軒微微起身,拉過被子給小天翊蓋上。

“嗯!”小天翊快速翻了翻身。

低低的夢囈傳來,“孃親抱抱翊兒。”

沐雲軒聞言,微微一笑。

很是心疼兒子。

陌兒沒有醒過來的時候。

他很希望他孃親能夠抱抱他。

這幾天,就是陌兒回來了,他也仿若做夢那樣不真實。

這夢囈,還在會有。

翊兒天賦卓絕,以後定是不凡之人。

沐雲軒眸光越發的溫和,想起自己昨晚對心愛人之人的索取,今日一大早,心裏那股真實的滿足感讓他的心裏非常的舒坦。

正準備下牀榻,突然傳來了一陣菜香味。

那俊美無雙的臉上,升起了一抹濃濃的幸福。

只要有她在身邊,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嗯,好香。”小天翊突然從牀榻上坐起來。

“你這小子,鼻子到是挺靈的。”

小天翊惺忪着大眼,看着沐雲軒。

伸開雙臂要抱抱。

沐雲軒寵溺一笑,快速的抱過他下牀榻去洗漱。

小天翊抱着沐雲軒的脖子,小小的頭埋在沐雲軒的肩窩裏,軟軟糯糯的聲音帶着滿滿的幸福。

“爹爹,有孃親在可真好,一睜開眼睛就有好吃的,翊兒的心裏好幸福!”

“嗯,爹爹心裏也很幸福。”

沐雲軒將他放入溫泉邊。

打水給他洗漱。

父子兩人洗漱回來,膳廳裏,桌上已經擺上了美味佳餚。

“孃親,早!”小天翊笑眯眯的看着孃親。

蘇紫陌擡眸,目光溫柔而幸福的看着他們父子。

“寶寶早!”

隨她看向沐雲軒:“雲軒,讓陸離一起來吃,今日你們要大戰一場,我給你們做了很多好吃的。”

“好!”

沐雲軒放下小天翊,轉身出去叫陸離。

小天翊看着桌上自己最愛吃的雞肉和雞蛋餅,笑得一臉開心。

看向孃親忙碌的身影,他粉雕玉琢的小臉,一臉傷心。

孃親做了很多好吃的,可她一口也不能吃。

孃親好可憐!

蘇紫陌回頭,突然撞進那滿是憂傷的大眼裏,蘇紫陌眼裏閃過一絲心痛。

“翊兒,你這是怎麼了?”

小天翊抿了抿粉嫩的脣瓣,不開心的說道:“孃親,好吃的東西,孃親都不能吃,翊兒心裏很難過。”

蘇紫陌無聲的笑了笑,她還以爲是什麼事了?

“翊兒,孃親現在只有精元維持着魂魄的原形,不過呢,等孃親拿到了解咒石,孃親活過來以後,就什麼都可以吃了。”

“嗯!我們今天拿瞭解咒石就回去!讓孃親早一點活過來。”小天翊心裏越發的心急着出去。

“翊兒,你每天都要念着回去,這下好了,這場大戰今天能結束,我們連夜的馬不停蹄的趕回去。”

陸離在不遠處開開心心地說道。 對於嫂子說的那個地方,他也很期待。

小天翊突然回頭,笑眯眯地說:“陸離叔叔,和你說了那麼多話,就這一句翊兒最愛聽。”

“你這小子,真是不得了了,唉,小小年紀,一身正氣,臨危不懼!叔叔就是想力挽狂瀾也沒有機會了。”

陸離搖頭失笑。

小天翊吃了一口雞蛋餅,軟軟嫩嫩的,真好吃!

他接着說:“孃親說,英雄就是對任何事都全力以赴,自始至終,心無旁騖的人,臨危不懼可是必須的。”

“好了,翊兒,快吃,等一下涼了就不好吃了。”蘇紫陌將最後一道菜端到桌子上。

陸離一臉享受的聞了聞菜香味。

開心地說:“有嫂子在就是幸福!夢魘,你這一生,知足了吧?”

陸離羨慕的看着沐雲軒。

“吃你的。”沐雲軒沒有看他。

他找遍了全世界,才找到了他的陌兒。

他當然知足又幸福了!

一頓早飯,幸福又溫馨。

早膳以後,沐雲軒換了一身黑色玄衣。

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的冰冷。

他那墨黑冰冷的眼底,只有在那抹紅色身影上,才能看到溫柔。

三大一小出了空間指環戒。

到了磨盤山的上空,沐雲軒用藍光遮擋了他們。

庚映柔就是有赤烏也看不到他們。

蘇紫陌看着腳下的城池。

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生活總不完美,總有辛酸的淚,總有失足的悔,總有幽深的怨,總有抱憾的恨。

但這一路走過來,她發現,生活亦很完美,總讓她淚中帶笑,悔中頓悟,怨中藏喜,恨中生愛,這就是這一路的成長。

希望這一戰之後,她的人生裏面只有幸福,不會再有殺戮。

“夢魘,開始吧!”陸離手中出現了一把銀劍。

銀色的劍芒就如一泓清泉,銀輝閃耀。

醫道小王妃要逆天 “嗯!”沐雲軒黑眸微眯着,離開皓月國快十年了,爲的就是這一戰。

他低頭,滿是殺意波動的眼底一片溫柔。

“翊兒,能護住你孃親嗎?”

這樣的話,問一個三歲的孩子,可能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是在開玩笑!

也一定覺得不可能!

可是小天翊是沐雲軒看着他長大的,很多技藝也是自己親傳,兒子的能力,他信得過。

“爹爹,你就不要聒噪了,你快點去,殺了那個老巫婆,翊兒就是自己死,也不會讓孃親有事的。”小天翊覺得爹爹今日特別的聒噪。

“你這個臭小子,說這話多傷孃親的心呀!”蘇紫陌輕輕的拍了他一下。

小天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即使捱打,也會很幸福。

“陌兒,你現在沒有修爲,爲了取解咒石,你必須在這裏,我殺了庚映柔以後,就立刻回來找你們。”

隨即!

沐雲軒又看向陸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