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鑑於方凱這邊有兩個人,於是他們提出一個要求,即只植在一人體內。方凱拗不過喬姆斯,最後謊言水晶植在了喬姆斯體內。就這樣,五維會談結束了。

“合作愉快。”雙方握握手,瑞文就轉過身,隨着白光一閃,消失在五維空間裏。方凱和喬姆斯相視一眼,隱隱看到對方眼中的不安。

“飛狐”兵工廠雖然神祕,但他們都對此不抱很大的希望,畢竟奎華斯父子的實力就擺在那裏,要想跟這樣的梟雄抗衡,確實很費勁。一個不準,就斷送了『性』命。

只是,他們有得選擇麼?

兩人苦笑一聲,同時將拳頭擂在一起。“一切都會好的…..”站在無邊無際的五維空間,兩人望着黑暗的四周,久久說不出話來。 第3411章

白衣男子頓時凄慘的說道。

墨九狸忍不住扶額,她發誓,自己絕對不曾認知這種二貨啊,如果真的有,這麼討厭的性格,自己也絕對不可能忘記吧!

「行了,所以你到底是誰?不說我就走了……」墨九狸聲音一冷的說道。

「等等,我說就是了,別急著走啊!」白衣男子急忙喊道。

然後看著墨九狸眼神依舊哀怨,像是被人丟棄的小狗一般,接著從戒指裡面拿出一件東西,在墨九狸眼前晃了晃!

墨九狸看了眼對方手裡有點熟悉的平底鍋,然後微微一愣,探究的眼神看向白衣男子,這時對方的面具也摘了下來了,露出一張俊美的臉在墨九狸眼前!

墨九狸嘴角狠狠的抽搐著,白未央!

眼前的人竟然是自己曾經在九重天時,救過自己一次的白未央,對方當時讓墨九狸摸不清底細,不知是敵是友,但是對方倒是沒做什麼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只是,臉確實是白未央的臉沒錯,但是這性格可是跟白未央差太多了吧!

雖然白未央也十分的自來熟,但是可沒眼前人這麼的二啊!

白未央看出墨九狸眼裡的意思,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說道:「咳咳……當時去救你的不過是我的一個分身,並且哪個分身剛凝練出來,就去找你了,所以性格上比較有缺陷!」

墨九狸……

她倒是覺得哪個還算正常,這個眼前的本體,性格才有缺陷的吧!

「喂,小九狸你那是什麼眼神啊?難道不覺得我本體的性格更平易近人么?」白未央被墨九狸看得有些火大道。

「確實,不過我覺得太平易近人了,作為八荒城翡翠樓的樓主,我建議你走高冷范!」墨九狸十分認真的說道。

「小九狸,那你是誤會了,我本來就很高冷的,只是我們都是自己人,沒必要端著多累啊!」白未央笑咪.咪的說道。

墨九狸……

「你一直就待在這裡?」墨九狸不想看白未央耍寶,打岔的問道。

「剛到沒幾年,我這不是在這裡等著幫你,然後讓你能順利進入雲中界嘛!等你進入雲中界之後,我就離開……」白未央如實的說道。

「雲中界進去很難嗎?我這次就是來參加八荒大比的,不說……」

「小九狸,你想的太簡單了!這裡雖然不怎麼樣,但是這裡起碼也是仙界,算的上高級位面了,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忽然間從中仙界來到上仙界的!」

「但是我想你應該聽說過阻隔在下仙界,中仙界,上仙界之間的八荒深海吧?八荒深海聽著名字沒什麼,但是危險程度真的不弱,否則也不可能生生把下仙界,中仙界,上仙界隔開的!」

「而雲中界是整個仙界的核心區域,這麼跟你說吧,雲中界就是當初你所在的九重天,而上仙界和中仙界,下仙界,就如同當初你所在的凌天大陸等地!」

「而這只是上仙界和雲中界的關係比喻,」 “報告,龍營集結完畢,請殿下指示!”只見昂首挺胸的機頭機械龍前,彼得半鞠躬,向佩着劍、一臉傲氣的亞當克斯報告。在彼得身後,十幾個奴隸,包括方凱和喬姆斯都低着頭,站在機械龍旁邊,看來要履行預演的內容了。

瞥了彼得一眼,亞當克斯點了點頭,隨即冷冷掃視了奴隸們一番,揮手高喊:“聽好了,今天只許勝利,不許失敗!”亞當克斯很自信地握緊了拳頭,奴隸們紛紛喊“是”,除了方凱和喬姆斯。

“出發!”亞當克斯又大手一揮,轉身翻上專屬於他的機械龍,朝兵工廠門口出發。與此同時,彼得轉過身來,喝到:“還愣住幹什麼?戰鬥要開始了,跟我來。”奴隸們應了一句,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走出了龍營。

在這個時候,四周彷彿地震一般,地動山搖起來。方凱和喬姆斯對望一眼,都知道步兵、槍兵和炮兵三營機械兵也開始出發了。這意味着,決定命運的時刻來了!

究竟最後被送上祭臺,還是從容離開?這一刻,或許已經有了答案……..

提卡爾古城址裏聳立着六座金字塔,塔上皆有神廟,而所謂的聯盟大會,地點就位於最大的一座金字塔上的神廟中。此刻,古城一片寧靜,建築被樹林包裹着,透露出一種安謐。也許,暴風雨來臨前總是這樣吧。

其實,提卡爾城已經沒有多少人類了,機械人佔據着絕大數量。只不過,人類是控制機械人而已。 烈火救贖 參與聯盟大會的人不多,至於什麼原因,瑞文也很清楚。以往雖然人也不多,但不至於像今日這般冷清。

一身戎裝的瑞文端坐在神廟正座,他左側坐着一個老頭,紅皮膚,應該是土著部落酋長。而他右側也僅有兩個人,看起來像將軍。偌大的神廟,也就這四個人在開“聯盟大會”了。瑞文身後立着很多羽蛇神像,但這些神像再也不是主角,它們通通成爲一尊沒有面目的石像的陪襯。

乍眼望去,這些羽蛇神像似乎是在簇擁着石像,整副畫面看起來有點神聖,又有點詭異,甚至血腥的意味。

神廟並不光敞,昏昏暗暗的,像是在預示着暴風雨即將來臨。就在這令人壓抑的環境中,瑞文一拍桌案,沉聲道:“他們還是忍不住動手了。”話音剛落,兩個將軍模樣的人大驚失色,其中一個握起拳頭,怒道:“豈有此理,他們竟敢篡奪盟主您的位置,簡直大逆不道。”

顯然,這兩人是瑞文的忠實部下。

“盟主,讓我召來駐守在蘇切特森林的士兵,跟他們決一死戰!”高個子將軍鬍子一甩,拳頭狠狠捶在桌上,看樣子是恨不得立馬衝出去,殺奎華斯父子一個片甲不留?

瑞文沒有理會他的話,反而將目光轉向土著部落酋長:“你覺得,我們會贏嗎?”瑞文話音一落,就見矮個子將軍破口大憤:“盟主!你擔心什麼?雖然,城中十分之九的兵力都被他們掌控了,但我們在森林的駐兵也不少,足夠跟他們一決勝負。”

兩名將軍同仇敵愾,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此時,一直緊閉雙眼的酋長睜開了那雙渾濁的眼睛。他悠悠盯了兩名將軍一眼,隨即起身,緩緩來到石像前面。

老頭凝視着石像,一語不發。

瑞文反倒皺起眉頭,就在這個時候,神廟忽地渾身一抖!

“地震了?!”兩名將軍面面相覷,隨後急忙跑出神廟。只往下望了一眼,兩人就倒吸了一口涼氣,久久說不出話來。

但見巍峨如山的金字塔那一層層階梯上,密密麻麻地涌着機械士兵,顯然,奎華斯父子將大金字塔包圍了。

果然,不夠一秒,就聽到一陣類似於廣播的聲音:“瑞文黨,你們已經被重重包圍了,投降不殺!”

那些機械士兵,像一隻只銀白色的螞蟻,堆滿了層層階梯。饒是兩名將軍見多識廣,此刻也不禁頭皮發麻。兩人對望了一眼,知道事態焦急,不能拖了。向瑞文匆匆請示了一下,兩名將軍立刻發出電磁波,召喚駐守在森林的衛兵。

而在神廟裏,瑞文還是面無表情。忽然,他轉過身,又問道:“你覺得,我們能贏嗎?”瑞文望着酋長佝僂的背影,嘴脣緊緊抿着。

神廟在不停顫抖,但酋長的身影彷彿定格在那裏,忽然,酋長動了。他雙手合十,轉過身來,面帶微笑:“我相信,神早已有了意旨。”話罷,酋長朝瑞文深深鞠了一躬,隨即坐回原處。他似乎一點也不擔心,戰爭會波及到他。

瑞文沒有說話,眼睛凝視着沒有面目的石像。突然,他彷彿見到了石像的五官,竟然那麼清晰!瑞文一驚,眨了眨眼,發現神像依舊沒有面目。

似乎想通了什麼,瑞文轉過身來,面向神廟大門。那裏,天空竟然這般蔚藍,瑞文灑然一笑。

“喬姆斯,你說我們能逃過一劫麼。”站在機械龍身下,方凱問向新西蘭後裔。其實方凱心裏也在嘀咕,這瑞文既然知道奎華斯父子會在聯盟大會圍擊自己,爲何還要去神廟?難道,瑞文真的有必勝的把握,可他的自信究竟在哪裏呢?

喬姆斯將手指豎在嘴脣,做了個“噓”的手勢,隨即小心地看了看四周,低聲道:“彼得他們就在隔壁,先不要討論這些。放心,我相信特工隊不會這麼容易解散的。”喬姆斯眼神清澈,話語帶着堅定,不知不覺間感染起方凱。

後者哂然一笑,點了點頭:“還有十分鐘,機械兵就推到大金字塔頂,到時我們就要出手了。”方凱將目光移到神廟,兵線已經推到一半了。兩人的命運,就要書寫在十分鐘之後。時間很緊迫,行動刻不容緩!

幾乎同時,亞當克斯對彼得說了幾句話,然後就見彼得扭過頭,喝到:“所有機械龍,列陣!炮兵準備。”命令一下,十數只機械龍紛紛挪動起來,緊緊圍住了大金字塔。在機械龍之間,分佈着裝備精良的炮兵。

就是這些傢伙,將大金字塔圍得水泄不通。

“奇怪,怎麼還不見奎華斯冒頭?”喬姆斯咬了咬嘴脣,眉頭皺了起來。聽到這話,方凱不禁吃了一驚,倘若奎華斯再不露面,他們的計劃就很難進行下去啊!

就在方凱和喬姆斯暗暗心急的時候,一架格外龐大的三角戰機從空中那頭駛了過來。隆隆的螺旋槳聲暗示着飛機主人的地位,見到戰機,亞當克斯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所有奎華斯黨的人更是欣喜不已,就差歡呼了。

方凱和喬姆斯面面相覷,隨即面上涌出驚喜的神色。毫無疑問,奎華斯來了。

“父王,十分鐘,孩兒只需十分鐘,就能擊敗瑞文伯伯,幫父王奪得盟主位置。”亞當克斯半跪着,雙眼炯炯有神。

直到此時,方凱和喬姆斯才瞧清了奎華斯的真實面目。與他們想象大不相同,奎華斯年紀雖然比瑞文小,但看起來卻比瑞文蒼老許多。不僅滿頭銀髮,就連背脊也變得十分佝僂,一副老態龍鍾的模樣。只是,奎華斯那如鷹凖般銳利的眼神,卻顯示出他並不老弱。

這個形似老頭的小個子,小看不得。

奎華斯咳嗽了一聲,努努嘴,讓身邊的僕從照料好戰機,然後自己扶起亞當克斯,挑眉道:“十分鐘?不,亞當克斯,你還是太擡舉瑞文了。我問你,八分鐘,只用八分鐘,有無信心殺掉瑞文?”奎華斯冷笑一聲,聲音漸漸寒了起來。

亞當克斯霍地擡起頭,神色震驚,自語起來:“八分鐘……”見狀,奎華斯冷哼一聲,又道:“這點信心都沒有,將來談何成爲我的接班人,成爲繼我之後的盟主?”奎華斯大袖一揮,轉過身去。

聽到“接班人”,“盟主”這些話,亞當克斯渾身震了震,瞳孔裏閃過一絲火熱。他低頭沉默了一下,隨即擡起頭,目光堅定:“好,父王,孩兒答應你,八分鐘之內幹掉瑞文伯伯。大軍,壓上!”話罷,亞當克斯翻身上了機械龍。他大手往前一揮,餘下的機械龍和炮兵頓時向大金字塔進軍。大軍氣勢凜然,再加上先前已經推到大金字塔一般階梯的步兵、槍兵,看來困獸之鬥已然撒下了大網,就等着亞當克斯來收下瑞文這個獵物了。

夾在大軍中的方凱和喬姆斯聽到奎華斯和亞當克斯的對話,頓時大驚。在他們的計劃中,準備時間是十分鐘,而現在卻被奎華斯一句話壓縮成八分鐘。別看這只是小小的改變,但這足以引起一些方凱他們難以控制的局面!

“算了,別管那麼多了,時間緊迫,我們現在就行動!趕緊去五維空間,通知瑞文,提前進入戰鬥。”方凱將綠水晶拋給喬姆斯,後者點點頭,趁沒人注意摔破了綠水晶,然後用衣服遮掩,趁機進入五維空間。

點點頭,方凱則遊走在大軍中,無聲無息間接近着奎華斯。 奎華斯被僕從簇擁着,處在大軍下緣,而亞當克斯卻在中央指揮大軍,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趁着人多,方凱一點一點擠入那些僕從裏,跟着僕從們一起呼喊:“奎華斯大人萬歲,奎華斯盟主萬歲!”被人們簇擁着的奎華斯洋洋自得,白色的鬍子揚了起來,一點也不知道危險正一步一步向他走近。

“就是此時。”方凱默唸一句,悄無聲息地取出激光鏟,像鷹一樣猛地撲向奎華斯!刺殺之道在於快準狠,一擊即中從容而退,方爲刺殺。

一切都如同方凱預料一樣,激光鏟脫手而出,像一支利劍一樣刺向奎華斯的心房。目標是如此精確,力道是如此恰好,方凱的身體,早已騰到半空。時間彷彿定格在這一刻,方凱目送激光鏟一點點鑽入奎華斯那小小的心臟。

被僕從圍着的奎華斯仍然春光滿面,似乎不知道死亡之劍在他背後響起令人不寒而慄的錚鳴?

“成功了!”只需一秒,激光鏟就會從背後徹底沒入目標的心房,鑽出一道漂亮的血花。但就在這個時候,方凱的笑容凝固了。

人羣中,忽然有一個僕從像箭一般,一下子閃到奎華斯背後。“叮”的一下,激光鏟被擊飛了。僕從們和奎華斯聽到異聲,轉過身來,就見到在空中呆若木雞的方凱。

“是你……..彼得。”方凱墜落到地面,嘴脣喃喃自語,神色有點頹廢。與此同時,那個僕從掀開了披在身上的服飾,確是彼得無疑。

砰地一下,彼得從人羣中跳了出來,他俯視着方凱,漠然道:“不錯,是我。”方凱艱難地挪動着身體,自嘲道:“想不到,我隱藏得這麼深,還是被你發現了。”見到方凱苦笑着,彼得瞄了他一眼,淡淡開口:“說吧,還有什麼遺言。”

wωω▪t tkan▪Сo

與此同時,奎華斯散開了僕從,然後走到彼得身旁。奎華斯端視着方凱,良久,才吐出一句話:“匹夫之勇,送他上路吧。”奎華斯猛搖頭,嘴角掛着一絲嘲諷。那些僕從一個二個將目光投向掙扎起身的方凱,有憐憫,但更多的也是嘲諷。

方凱頓時覺得,好像有無數雙冷漠的眼瞳在注視他,那一個個眼神,簡直是一道道利劍,一齊插向方凱孤立無助的身軀。

彼得點點頭,哼了一聲,舉起手來,手心上頓時多出一柄能量長矛。彼得將長矛高高舉起,在這個時候,方凱終於站起了身。言情小說吧

屹立在大軍邊緣,方凱將頭扭了扭,嘴巴微張,想說些什麼,卻發現什麼都說不了。第一次,方凱第一次覺得死亡是如此的接近,彷彿生與死的界限就在眼前。

“對不起,沒有答應你們,若子…..”方凱閉上了眼睛,腦海中有關特工隊的點點滴滴像放電影一樣飛速掠過。瞬間,一滴晶瑩的淚珠從方凱眼角流出,“滴答”滴在地上,卻沒有泛出一絲一毫的漣漪。

男兒有淚不輕彈,生死離別何不落?天地彷彿被感染了,薄薄的黑雲逐漸籠罩,大地奏出了哀鳴。

“結束了。”彼得嘴角動了動,高高舉起的長矛壓了下去!

細如絲線的雨水斜斜打在彼得臉上,浸染了一小片臉頰,顯示出主人白皙的皮膚。一縷金髮彎在半空,又被風吹得貼在彼得臉頰。

“唔。”隱約間,有人噴出了一口鮮血,妖冶的血液濺飛到半空,夾着雨絲,隨風搖曳。一瞬間,紅色彷彿瀰漫了整個天空。

喧鬧的大軍變得安靜無比,一個二個像被定身了一樣,僵在原地。天地間,似乎只剩下那一記重重的墜地聲。

“父王!”亞當克斯撕心裂肺地叫了一聲,再也顧不得什麼指揮大軍了,匆忙下了機械龍,像瘋狗一樣跑到墜到地面的奎華斯。

“來人,抓住兇手,來人啊!父王,嗚嗚……你不要死,孩兒不要你死,孩兒要父王做聖城的盟主!”亞當克斯失魂落魄,一手扶着已無血色的奎華斯,另一隻手拼命地揮阿揮。然而,沒有一個人敢動。

“父王…..孩兒、孩兒一定會爲你報仇的。一定!”亞當克斯將奎華斯的頭緊緊抱着,奎華斯毫無血色的臉上,有震驚、有不甘、有憤怒,他死不瞑目。巨大而尖銳的藍色能量長矛死死插在奎華斯瘦弱的胸膛中,奎華斯的胸襟,鮮豔地開了一朵血花。

原來,彼得的長矛沒有刺向方凱,卻刺入了奎華斯的心房。

方凱早已驚呆了,愣愣站在原地,目光呆滯地看着眼前如戲劇般的一幕。他內心翻江倒海,久久不能平復。怎麼會想到,彼得竟然會幹掉奎華斯?然而,結局擺在這裏,這是一個無可否認的現實!

“父王,你安心睡覺吧,孩兒一定會替你…….手、刃、彼、得。”亞當克斯一字一頓,忍着淚將奎華斯眼睛合上,然後安放好奎華斯的遺體。“說,瑞文究竟給了你多少好處,你竟然背叛我父王?!”

亞當克斯雙眼通孔,面目像一頭野獸一樣猙獰。他恨不得立刻撲到彼得眼前,將這個弒父仇人的喉嚨一寸寸咬碎。

在準確擲出能量長矛後,彼得並沒有撤離現場,而是走到方凱身旁。此刻,望着恨不得將自己生吞活剝的亞當克斯,彼得笑了笑,隨即臉色一點一點冷了下來:“我的好主人,難道你看不出我究竟是誰?你再看清楚點,我究竟是誰!”

話說到最後,彼得怒吼起來,令一旁的方凱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但見彼得伸出手,在臉頰邊緣狠狠一刮,竟然起了一角!顯然,彼得的臉不是真的。

彼得捏着那角,一點一點地往上揭。雙眼通紅的亞當克斯死死盯着彼得,神色逐漸凝重,最後居然隱隱有些驚駭。亞當克斯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他望着彼得漸漸顯出的真實面目,驚慌道:“庫、庫倫!你,你居然沒死!”

什麼報仇,什麼咬碎對方的喉嚨,相應的表情在亞當克斯臉上已經看不到了,此刻他的面上只有恐懼、恐懼。庫倫究竟是誰,令亞當克斯都表現出這副模樣?

五年前,瑞文剛成爲提卡爾城的統治者,即聯盟大會的盟主。此時,他的弟弟奎華斯還沒顯露野心。瑞文有個獨女,名叫莎蒂。莎蒂天生麗質,追求者數不勝數,亞當克斯是她的表哥。當時,他對莎蒂一見鍾情,一直想尋找機會獲取莎蒂的歡心。

那時莎蒂和亞當克斯關係也很好,幾乎到了形影不離的地步。只是,一個人出現了,這個人比亞當克斯更厲害。莎蒂告訴亞當克斯,其實她只是當亞當克斯做哥哥,而她鍾情的只有那個人。

那個人確實厲害,很快在提卡爾城幹出一番大事,然後迅速獲得了瑞文的信任。 佳人與誰約 這個人與莎蒂的婚約也就定下了,而這一切,亞當克斯都看在眼內。

憤怒、不解還有妒忌像烈火一樣,熊熊燃燒在亞當克斯心底。人一旦想不開,墜落到黑暗面,憎恨的心就如同洪水氾濫一樣,一發不可收拾,亞當克斯也不例外。

極度嫉恨之下,亞當克斯決定幹掉那個奪走莎蒂的人,然後光明正大迎娶莎蒂。就這樣,他開始尋覓時機,終於有一天,機會來了。

那是一個春光明媚的日子,那個人和莎蒂手牽手,漫步在蘇切特森林,亞當克斯提着槍緊隨其後。這對情侶走得累了,於是在“鬱達湖”邊坐了下來。兩人彼此調情,絲毫不知道危險正向他們靠近。

亞當克斯在後面看到兩人接吻,終於壓抑不住內心的嫉妒。他,端起了槍,瞄準那個人。沒有猶豫,亞當克斯痛痛快快地按下了發射鈕。

青色的死亡子彈,穿透了森林,“噗”地一聲——“噢,不要!”亞當克斯猙獰的笑容一點點凝固,嘴巴大大張着,像傻了一樣。

原來,在子彈接近的一刻,莎蒂翻翻身,竟然替那個人頂了子彈。子彈沒入少女的心房,素白色的連衣裙染開了一朵朵血紅血紅的花。

“不要!!”撕心裂肺的聲音頓時從鬱達湖邊傳了出來,撫摸着已經沒有血色、嘴角卻殘留着一抹笑意的少女冰冷的臉龐,那個人沉默了。他就這樣,一遍又一遍撩開少女臉頰的秀髮,而少女胸襟那些鮮血,正向四周蔓延。

時間,彷彿定格在這一刻。

大慌之下,亞當克斯再也顧不上什麼,趕緊瞄準那個人。莎蒂已經死了,如果那個人還活着,一定會跟瑞文伯伯說是自己殺了莎蒂的,到時就死定了。“他必須死,他必須死!”亞當克斯喃喃自語,手卻不像剛纔那樣鎮靜,而是不停顫抖。

強行固定着手,亞當克斯又往前射出一枚子彈。“呼,總算死了…..不,莎蒂,我親愛的莎蒂。我、我居然殺了你,我……不!都是這個人,都是他的錯。”亞當克斯提着槍,發了瘋似的跑到湖邊。

“莎蒂,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這個人。是他,是他害死了你,是他!”亞當克斯指着倒在地上的那個人,然後俯下頭,在莎蒂冰冷的脣上吻了一口,然後將她和那個人還有槍一併推入湖中。

站在湖邊,亞當克斯含着淚,對鬱達湖揮手道:“放心,瑞文伯伯會收到消息,說你們失蹤了…..”亞當克斯抹去眼淚,然後陰沉着臉,像個魔鬼一樣悄無聲息地離開了森林。

只是他沒見到,在他轉過身的那一剎那,平靜的鬱達湖面,忽然冒出一小串泡泡。

。 第3412章

「而這只是上仙界和雲中界的關係比喻,想從上仙界前往雲中界必須橫渡八荒深海最危險的中心區域,這也是雲中界成為仙界眾人仰望,卻遲遲無法到達的地方的原因!」

「因為太少人前往雲中界,因為去不成反而更加嚮往!」

「八荒大比,最後一場比試,就是要入選的人,帶著屬於自己的勢力和隊伍,進入八荒深海歷練,不過是在靠近上仙界的八荒深海中歷練,跟達到雲中界相比,歷練的範圍不過是三分之一都不到,但是危險程度,卻比渡過中仙界到上仙界的八荒深海危險數倍!」

「如果能上仙界到雲中界之間,三分之一的八荒深海歷練中,活著回來的話,那麼以後想去中仙界和下仙界,絕對跟玩兒似的……」白未央看著墨九狸解釋了一大堆。

也讓墨九狸對八荒大比,更多了一點了解,畢竟目前為止,他們還都不知道八荒大比的規則到底是什麼!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到時候就麻煩你了!」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放心吧小九狸,到時候我會去跟你匯合的,別的勢力你就別帶了,有我們翡翠樓就行了,帶上別的勢力,到時候太危險只能給你拖後腿的……」白未央難得正經一會兒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雖然不清楚八荒大比的規則是什麼,但是墨九狸從來沒想跟人組隊過!

跟白未央相認后,墨九狸又多待了一會兒,跟白未央聊了一些別的事情,當然套話還是沒多大用處,白未央看似二貨,實際上不能說的事情,墨九狸是一點也別撬開他的嘴巴!

最後,墨九狸看時間差不多了,就離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