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納蘭英雄喊道:“楊兄你爲何不躲?”

我搖搖頭說:“不是我不躲,而是太快了。”

我捂着腹部,手裏都是血,之後我開始療傷,並沒有傷及心脈,並無大礙,但是這劍法,令我有些匪夷所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秦川罵道:“扯淡!快?明明那麼慢!楊白臉,你不會是故意的吧!你他媽的快慢都分不清了嗎?我日,你個錘子,雞兒,麻批,龜兒子,哈兒,神殼殼,哈戳戳,方腦殼,殺頸頸,農豁皮……”

“你這個成都崽子!罵出國際水平了啊,臥槽,這我還瞎說?!”我罵道。 秦川罵罵咧咧說“你退後,爺讓你看看什麼叫分得清快慢!”

這貨拎着劍往前衝,我就往後飄落了大概三十米的距離。我也想看看自己是怎麼被一劍捅進了肚子的。傷勢在快速修復,只要是沒有傷及心臟和大腦、*、眼珠子這四大件,一切都不是問題。

秦川一劍砍出去,姬長老太極劍一擋,就聽鐺地一聲,我感覺到一股能量這這次觸碰之下蔓延了開來。接着,姬長老就像是對付我一樣,一劍直指秦川的眉心。秦川突然變得很不自然,就這樣眼睜睜看着這長劍叮地一聲刺在了他的眉心。

“好硬,簡直妖孽!”姬長老罵了句。

接着,一劍刺向了秦川的胸部,還是叮地一聲,沒有刺進去,只是刺破了皮。姬長老大開大合,一劍就要朝着秦川的小腹刺去。

“不好!”納蘭英雄喊道:“快閃啊!”

“看我的!”黃斌這時候一揮劍就衝進了戰團。他要用自己的煞氣刺穿秦川的胸口。

我知道,他是能做到的。

同時,佳麗和小黃都對黃斌下手了。

佳麗射出的是金光閃閃的光箭,小黃射出的是紅色的光箭,這兩股能量直接朝着黃斌就去了。

但是隨後,我和納蘭英雄都驚呆了。

納蘭英雄喊道:“這是什麼?”

“臥槽!爲什麼?”我喊道。

我們看到,這光箭進了大概姬長老十米範圍內的時候,突然飛不動了,在空間慢慢前行,包括黃斌,剛進了戰團,身形就慢了下來,秦川也是在眼睜睜看着姬長老做好準備,一劍刺了過來。

我頓時就打出了最大的限度一朵曼陀羅,這朵曼陀羅有拳頭那麼大。我用手一推,曼陀羅便朝着姬長老飄去,但是進了十米範圍後,速度變得非常的緩慢。

我默唸道:“爆!”

就算是平時瞬發的技能,這次都有延遲了。過了大概有兩秒,這才哄地一聲炸開了。頓時秦川活了,黃斌也活了,那兩枚光箭也活了。

光箭直接朝着黃斌而去,黃斌則用翅膀裹住了自己,光箭直接打在了翅膀上,哄哄兩聲爆炸聲,堅強如廝的黃斌硬是被按在了地上。

秦川此時一把抓住了姬長老那已經刺進了小腹的長劍,一腳就踹在了姬長老的肚子上。姬長老真氣護體,就聽哄地一聲,姬長老後退兩步。秦川卻被震回來了。

秦川落地後喊了句:“太快了,根本看不清!”

納蘭英雄喊道:“放屁啊,在我看沒有這麼慢的了,我去試試。”

我看懂了,伸手攔住了納蘭英雄。

我說:“不用試了,大道之一,時間效能啊!在他的控制範圍裏,我們的時間減緩了,但是他卻正常,所以,我們反應速度,靈敏度,外加攻擊速度,都減緩了,任何的事物都必須和兩樣東西有關,時間和空間。我可能知道怎麼對付他了。他用時間求速度,我就用空間求時間吧!”

我左手裏捏住了一個罪惡曼陀羅,這東西是極其消耗真氣的,但是這爆炸確實對這時間效能有效。右手握住了土豪金,直接衝了出去。

我知道這姬長老的控制範圍,也就是十米左右。但是這十米已經足夠了,如果不破了這時間效能,任何攻擊在他看來都是和蝸牛的速度差不多,他可以悠閒應對。

當我將要撞入這十米禁區的時候,猛地控制空間,將周圍的能量氣泡都拉了過來。一股腦堆在了我倆之間。頓時,我看他就像是在對面山上一樣。這姬長老也是一愣,遠遠地朝着我奔跑。在我看來,速度極快,但是距離過遠,我還有所謂的幾秒的時間(實際上我的時間是減緩的,實際上可能只有一瞬)。我推出了曼陀羅,朝着急速而來的姬長老飄去。

我明白,此時在外面看的人一定會無比的驚奇,姬長老的速度一定是很慢很慢的了,但是我的速度就會更慢。他用時間換距離,我用距離換時間。曼陀羅剛飄出去,我的金甲嘎查嘎查就將自己包裹住了,隨後我輕念道:“爆!”

轟隆!

這一聲炸響過後,時間效能沒有了,堆積在一起的空間氣泡被炸散了。姬長老被炸得倒飛出去。我卻立即抽離我倆之間的空間氣泡,這都是算計好的。

一劍就刺了出去,噗地一聲就刺進了姬長老的眼睛。他嗷地一聲慘叫,猛地拍出一掌,直接打在了我的胸口。我就覺得被火車撞了一樣,一口血就噴了出來。媽的,這還是有護甲,要是沒有護甲,估計就會被震斷心脈了吧!看來這姬長老也是用了全力啊!

我的身體倒飛回來,趴地一聲就摔在了地上。隨即我就跳了起來,擦了一把嘴角的血,看着獨眼龍姬長老說:“老姬,好玩嗎?”

他剛要說話,我一擡頭,周圍頓時變得暗了,一個光束直接打了下來,直接打在了姬長老的頭頂:轟隆!

這一聲轟炸過後,姬長老還是站在那裏,只不過顯得狼狽一些,頭髮炸散了,還有些被高溫燒掉了,衣服也破了,但是我知道,他沒有大礙!

這位用手捂着那左眼,很快就止血了,但是這眼珠子是鐵定沒有了。這東西和*一樣,是不會再生出來的。

他用手一指喊道:“小賊,納命來!”

我也用手一指,空間再度壓縮。這一下,直接就指在了他的手指上,就聽哄地一聲炸響,電能直接就轟炸了出去,加上暴擊和攻擊加成,這姬長老的身體直接倒飛出去,他啪地一聲就摔在了地上。

但是他隨後又跳了起來。九品神,果然抗造啊!這要是黃斌那小兔崽子,估計早就爬不起來了。

姬長老還沒反應過來,我的風刃又撲出去了,加了穿刺和攻擊加成。就聽刷刷刷的聲音不絕於耳,這姬長老的身體頓時就開花了,風刃在切割玩姬長老的肉體後也就消失了。

姬長老不喊叫了,開始療傷,但是,並無大礙。皮肉傷而已,這風刃還不足以切割一位九品神的金身,我的攻擊力還是太弱了。這就是級別的差距,級別的差距靠着真氣是無法彌補的。

一直到了這時候,我基本上也就黔驢技窮了。真氣消耗的嚴重,有透支的危險。但是這一戰下來,對方也不那麼張狂了。姬長老療傷完成後,看着我說:“楊落,你剛纔那可是空間奧妙?好神奇!”

“老姬,你的時間效能也不差,不過我還是有辦法對付你。”我哈哈笑着說。

姜長老要上前,姬長老用手一攔說:“我看,今日就到此爲止吧,他們不衝陣,我們就休戰好了。等明日恢復元氣,我們再鬥!”

我說:“我還沒打夠呢,姬長老,再打一盤如何?這就像是打遊戲,剛開始殺BOSS,掉線了,這不好吧!”

“我不懂你說的什麼,我累了,明日再戰。”他說,“也要去換件衣服。一日之內,谷內自由行動,不出谷,我就不會對你們動手的。”

隨後轉過頭又說:“黃斌,你太極劍還沒忘記呢吧?”

黃斌道:“自然熟記於心!”

“好,洪水大帝,想必你學一套基本的太極劍也不需要多久。我,黃斌,洪水大帝,姜長老,姚長老,我們去研究研究太極五行劍陣,誰要是闖出去,我們就要劍陣絞殺!”

洪水大帝說:“好啊,守住出口,關門打狗!”

佳麗這時候對着天空就是一箭射了出去,到了大概三百米高空的時候,就聽啪地一聲,接着,一張能量網展現了出來,在消化着這光箭的威力。

Wωω• тt kan• C〇

佳麗說:“確實有天網!”

我喃喃道:“一直聽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今天我總算是看到什麼叫天網了。”

滔濤,姚鳴,姜飛,朱鬆這四個小兔崽子這時候竟然來得瑟了。*濤指着我們說:“你們就等死吧!”

秦川說:“讓我殺了這四個小兔崽子。”

“急什麼?大的不先收拾了,就收拾小的,這可不是明智之舉,先收拾了大的,小的想怎麼捏就怎麼捏。”我說,“殺人也是講究時機的啊!”

納蘭英雄說:“秦川,你太嗜殺了,這可不好!這幾個小兔崽子,遲早會死的,但絕不是現在死,現在殺死這些小兔崽子,倒是會給中天留下口實,他們會毫無顧慮的對我們下手。此時,還是會偷着點的,因爲一旦被得知我們被困,風大帝和白大帝會聯合太極門給中天施壓的。”

秦川說:“看吧,開始增兵了。”

果然,我聽到了周圍轟轟的腳步聲,就像是在打雷一樣。

裝逼豪這時候出來了,身後跟着的就是杞人妹子。 腹黑總裁不好惹 也許是裝逼豪對她說了我假裝二狗的事情,杞人看到我就紅了臉,說:“二狗,哦不,大帝,杞人拜見大帝。”

我對這個杞人是有意見的,這都是什麼事情啊!我說:“好了,免禮吧,我又不是這中天的大帝,再說了,此時被圍困在此,還擺什麼譜啊!還有,你還是叫我二狗,我聽着舒服些。”

杞人低着頭不說話,我哼了一聲就進了大殿。一進去,剛關了門,就覺得腿哆嗦了,進了後院,入了大廳,往椅子上一坐,再也不想起來。

裝逼豪追進來,喊道:“剛纔你們打的我怎麼看不懂?怎麼覺得一個個和呆瓜一樣?誰能說說?”

裝逼豪此時突然變成了姬長老的樣子,比劃着說:“這老東西看起來沒什麼了不起的啊!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看着他說:“能別問了嗎?土豪的世界,你不懂!” 裝逼豪瞪圓了眼睛說:“有啥不懂的?我有啥不懂的?即便是我不懂,你告訴我,我就懂了唄?咋還不耐煩了呢?”

我們都不說話。此時我眨巴着眼睛說了句:“你們說,那妖族的女漢子爲什麼沒有來呢?”

納蘭英雄說:“八成是他們開會了,米大帝不同意圍困這無情谷的吧!”

“姓米?”我問。

“嗯,米姓在妖族是大姓,這個家族有個共性,那就是在他們的後背上有一個米字的圖騰,據說是有這個圖騰的都是米氏的後代,沒有的,即便是姓米,也是旁系。”

我想起了米戀來了。米戀絕對不是個簡單的人,從她有內世界就看得出一定是有來歷的,此時倒是讓我有些明朗了,這米戀很可能就是妖族米氏的後人啊!而且,一定身份及其顯貴。

此時,我倒是不指望誰來救我們了,我也知道,要是這幾位鐵了心,誰也救不了我們。這姬長老的實力令我心生畏懼,另外兩位不用說也在伯仲之間。洪水大帝雖然被火狼撲了個措手不及,沒有發揮出絕對實力,但是身爲大帝,實力應該不會比長老院的這幾個老傢伙差多少。黃斌的煞氣也是極其恐怖的。

此時我做了個判斷,天界,中天最強!我新一屆的實力,自保沒問題,攻擊誰,還差得遠呢!

此時,大家都沉默了。沒有人說話,剛纔一戰,可以說是看起來打了個平手,實際上,我們是慘敗了。要不是連續的幾次重擊打擊了姬長老的自信,這麼打下去,估計會打得我們和狗一樣。

天琴這時候進來了,說:“外面那四位大少竟然在廣場上安營了,難道知道我們不會殺他們嗎?膽子太大了。我們抓了當人質如何?”

我擺擺手說:“不要上當,我懷疑此時已經有人介入調和了,此時抓人,就中計了。現在我們被封閉在了裏面,不知道外面的情況,最好不要輕舉妄動。不然給人落下口實,不利於我們解圍。”

納蘭英雄說:“抓,殺,絕對不行。雖然這四個兔崽子身份尊貴,但是也不是顯赫那級別的,可以說,爲了利益,犧牲了這四個小兔崽子,那些老大眼皮都不眨一下的。 獨家蜜婚:老公別太急 很可能,這就是給我們的誘餌。楊兄猜的不錯,很可能,有人給中天施壓了,最可能的就是張天師聯合了風大帝一起就在這山谷外呢。”

“抓不能抓,殺不能殺,難道就讓這四個混蛋在外面耀武揚威嗎?”秦川罵道:“一羣瓜娃子,老子去教訓教訓他們。”

我笑着說:“你出手沒輕沒重的,我看還是算了,就讓他們安營紮寨吧,挺好的。這點心性沒有,怎麼成就大事?”

最令我們氣氛的事情發生了。

第二天一早,這四個混蛋也不是從哪裏弄來的白灰,河沙,磚頭瓦塊的。開始親自動手拿着瓦刀修起房子來。 寶貝甜妻AA制 一邊修房子一邊唱歌。還有四個小工給他們捯灰搬磚。

這四個混蛋乾脆就在廣場上打算修建一處長久的住所,我想也許是沒事幹閒得,吃飽了撐的,用這種辦法氣我們呢吧!

納蘭英雄說:“不是說今天繼續打嗎?怎麼沒消息了?”

我說:“看來要打持久戰了,打不起來了。也許外面已經在開始爭論了吧!”

納蘭英雄道:“他們不可能永遠將我們困在山谷的,這山谷有自己的生態系統,我們就算是在這裏生活一輩子都不會覺得悶,況且我發現,山谷裏有很多女孩子哦!我們還可以在這裏傳宗接代的。”

秦川說:“你想的倒是美啊,要不是外面有人接應,你覺得今天人家會不打嗎?現在他們也發愁,打,外面有人反對,意見不統一,我發現娰長老和米大帝一直就沒出現,誰敢說這兩位沒有結合在一起反對圍殺我們?”

我說:“情勢不明朗,不要輕舉妄動。暫時的羞辱納蘭英雄一定能忍住的,秦川你不要輕舉妄動知道嗎?我們得勢的時候,也去中天廣場修房子,到時候一切面子都找回來了。”

說完,我笑着到了那四位大神瓦匠那邊,揹着手,伸着脖子看看說:“這是修的大房子啊!手藝不錯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身爲人類,這是在天界的必修課,不會做什麼,也要會木匠和瓦匠,從十三歲就開始學習了,連續學習三年,讓心靜下來,不再貪玩了,纔可以上太極門學道法。你就不會瓦匠吧?”姚鳴拿着一塊磚說。

滔濤說:“雖然我是個魔,但是我自小就在中天接受訓練,自然也會瓦工和太極。”

我呵呵笑着說:“不錯,這也要上木架了吧!”

“到了窗戶口,就開始木工活。這大殿修好後,就是我們的別院了,早做準備,這山谷風景秀麗,很適合我們在這裏修煉。之後的谷主,就是我們幾位了。”朱鬆說,“楊落,你就安心等死吧,等外面準備好了,你們就死定了。”

裝逼豪過來一腳就把碼好的牆給踹倒了,罵罵咧咧說:“我讓你們壘,我讓你們壘,咋這麼不要臉尼?”

我心說這裝逼豪,你真當他們是來壘牆的啊,他們是來氣人的,你他媽的生氣了,人家就滿意了啊!

姜飛這時候笑了,指着說:“快看嘿,生氣了!八品仙生氣了嘿!你那麼大的脾氣,快來打我啊?”

“咋呼個毛啊你!老子要是打得過你,早就打你了。”裝逼豪又推倒了一扇牆,然後回去了。

杞人妹子也過來,開始踹牆,踹倒了一扇牆後,她哼了一聲說:“不要臉,一羣強盜。”

我心說,這小脾氣倒是挺火爆,有用嗎?

我說:“不要意思打擾了,你們繼續吧!”

之後,我回去了,天琴他們都在屋子裏討論,狼靈在山谷內遊蕩,他們走到哪裏,我都能感覺到那裏的一切,可以說,狼靈和我完全沒有你我之分。此時,我更加的肯定了那說法,狼靈是中天大帝其餘的魂魄所化。可以說,狼靈加上我,等於整個的中天大帝和五分之四的東翼戰神。

東翼戰神餘下的一魂一魄在東翼山已經消失了,再也不會有完整的東翼了。我答應過他,到了天界要殺了滄瀾,但是,哪裏還有滄瀾的存在啊!滄瀾大神早就不復存在了啊!

狼靈一直在山谷內摸索,作爲我的偵察兵遊走在山谷的每個角落,嚴防敵人入山谷做手腳。我們保護好現有所掌握的一切,山谷的空間還是足夠大的,我必須熟悉這裏的一草一木。這裏的戰略縱深即便是我們今後不敵,也能在山谷內遊刃有餘地閃轉騰挪了。

所以,我並不擔心我們的生命問題。倒是那些個小醫生,讓人擔心會不會受到牽連。

不過,中天的長老們絕對不是殺人狂,開始的時候也只是想圍困住這裏要那火種,沒想到歪打正着把我困住了。估計開始的時候他們也沒想到吧。

狼靈的摸索一刻都沒停止過,他們似乎永遠都不知道疲倦一樣。

到了天黑的時候,我驚奇了,七匹雪狼不停地在一個山坡刨地。很快就將地刨了一個洞出來。我再也躺不住了,心說這是在撓什麼呢啊!

當我趕到的時候才發現這個洞被挖了多大了啊!到現在,裏面的狼靈還往外推土呢。

這七匹雪狼不停地在挖洞,這是要生崽子還是怎麼的啊!

我鑽進去,一直向下,發現在前面有兩頭狼靈負責撓山石,撓的吱嘎吱嘎使勁響啊!直冒火星子,山石在他們的爪子下就像是酥餅一樣酥脆。噼噼啪啪進度很快。

撓下來就往後推,後面的狼靈就會往地上一趴,抱着這些石塊,後退蹬着向上走。

這是一個團隊,分工明確,紀律嚴明,我不得不佩服他們的組織能力了。

但是,這下面有什麼呢?

藥王谷內生長着各種的藥材,可以說是人傑地靈,難不成這下面有什麼寶物被狼靈發現了?

我就蹲在旁邊,看着狼靈一直向下挖去。

很快,狼靈停手了。我隱隱約約聽到了水聲。這裏竟然有個地下河。

狼靈也只是停了大概有五秒,便繼續挖了起來。很快,一股溼氣噴了進來,前面突然就空了,出現了一條地下河。

七匹狼靈爭先恐後跳下去,我隨後也出去了,但是,這羣傢伙並沒有停下,從地下河游過去後,又開始在對岸挖洞,這下就快多了,挖出來的石頭直接就扔進了地下河裏。我就在岸邊注視着他們。

這羣狼靈繼續深挖,讓我想起了一句標語:深挖洞,廣積糧!

我甚至懷疑,這麼一直挖下去,會不會打出一條通往外界的通道了。但是很明顯這是行不通的,這是山谷,這些狼靈是在向着斜下挖洞呢。

就這樣一直挖了有三百米,大概用了五個小時的時間吧,效率真的是太高了。我們直接掉進了一個密室一樣的地方。這裏更像是個墳墓,我們是盜墓者。除了這個盜洞,周圍沒有任何的通道。

這個密室有籃球場那麼大,在這密室裏的中央,竟然有一頭藍色的怪獸趴在地上,在它的額頭上,鑲嵌着一塊藍色的寶石,裏面有藍色的液體在不停地翻動。雖然我沒見過原始之水,但是我感覺的到,應該就是這個了吧!

只是,這怪獸到底是什麼呢?似乎是一團水做的,靠着這原始之水的能量,這一團水,有了靈魂,成精了! 這是一頭大貓,像是豹子,但是豹子的頭是小的,這水獸的頭是大個的。這東西站起來,搖頭晃腦地看着我,那些狼靈就趴在地上看着這東西。

我伸着手說:“乖乖,快到碗裏來!”

這東西完全是水做的,身體上的水還在流動,發着嘩啦啦的響聲。它擡頭看看那個洞。剛看到,狼靈便機智地一匹匹的跳過去堵住了這個洞口了。這水獸猛地跳了起來,朝着洞口而去,我一伸手去抓大腿,但是這水獸的身體完全沒有着力點。我的手直接穿過了這後腿。媽的,好神奇!

但是狼靈似乎懂得攻擊的辦法,我看到一匹狼靈,一張嘴就咬住了那寶石,然後腦袋一晃,這水獸的身體便散了,一團水啪地一聲落在了地上。同時,狼靈鬆開了寶石,這寶石落在了地上,那些水朝着寶石聚了過來,很快一個新的水獸又站了起來。

再看剛纔那咬住寶石的那匹狼,半個身體都凍硬了。很明顯,它遭到了這原始之水的攻擊,這傢伙明顯是有了靈魂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