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幕後的人,繼續大聲的說道:武當山……號稱五行輪迴,五德高風亮節,也是皇家欽點的道宮,可實際上呢?武當的五德,又何在?

胡糖問我:啥是五德。

我說這五德,其實就是以前說的五常。

古人有三綱五常。

三綱者,父爲子綱,夫爲妻綱,君爲臣綱。

五常簡單一些:仁義禮智信。

那幕後的人繼續說道:上善若水,君子仁義當頭,武當做事,不仁。

侵略如火,君子義子當先,武當做事,不義。

育人厚土,君子處事有智,武當做事,不智。

金禮傳承,君子彬彬有禮,武當做事,不禮。

樹木百年,君子信如林中壓頭樹,武當做事,不信!

那人總結完,又說一句:武當派做事,不仁、不義、不智、不禮、不信,如何能堪當大任!

空空道人有些急了,對着身後吼道:敢問——這些天,武當出現的怪事,是不是閣下所爲?

“哈哈哈!”

幕後人的聲音,再次爆發,說道:沒錯……就是我,紙人之禍,是我做的,玄龜靈蛇,是我殺的,他們的屍體,是我高高懸掛在玄天玉虛宮上的,武當九子,因我而死,武當第一人寂無,也是受了我的荼毒,丹田被破,成爲了一位廢人!

他這一段話說完,我們周圍不管是武當山的弟子,還是武當山的客人,還說佛道三家的三位,都交頭接耳了起來。

這些事,放在武當山的身上,可都不是小事,也算當着衆人的面,把武當山的臉,狠狠的打了一頓。

空空道人怒吼道:卑鄙小人,有能耐的,給我站出來,讓我空空瞧瞧——你是哪兒來的鬼祟!

他話音剛落,那幕後之人,也笑了起來,說:哈哈哈……出來就出來,我怕見你嗎? 我就聽見那幕後之人,喊了一陣子之後,人羣裏面,出現了一個武當山的弟子,這弟子看模樣,也就是三四十歲的樣子,他大咧咧的走了出來,袖子背在身後,有點大袖飄飄的感覺。

只是他的眼神,確實有些兇惡。

那弟子走了出來,走到了空空道人的身邊,和他怒目而視。

空空道人看向那弟子,說道:明慧?做下了這諸多禍事的人,竟然是你?

“是我又如何?”明慧哈哈大笑,說道:我今天,就是要當着天下羣豪的面,戳穿你、戳穿武當山虛僞的面具,看看武當山,到底有什麼能耐,能辦得起輪迴論道大會!

說完,明慧看向了少林寺達摩院首座苦玄大師,說:苦玄大師。

“小僧在。”苦玄大師雙手合十,應了一聲,說:明慧你可有何說法嗎?

明慧說:天下武功出少林,天下佛法出少林,少林寺得道高僧,想來是恩怨分明,公私分明,道義分明吧?

苦玄大師苦笑了一聲,說不敢當,恩怨分明、公私分明和道義分明,天下幾人又能當擔?

但他苦玄,也是有眼有珠之人,是黑是白,還是分得清楚的。

“要的就是苦玄大師這句話。”明慧說道:我今天,要當着天下羣豪的面,說幾件事,讓大家分辨一下,武當山和空空道人,是不是不仁,不義,不禮,不智,不信的人物!

這時候,唯恐武當山不亂的張德順哈哈大笑,他走到明慧的身邊,拍了拍明慧的肩膀,說:明慧……你大方的說出來,只要說得出來,我龍虎山,爲你撐腰!就算我龍虎山撐不上,這旁邊還站着最近出世的西藏轉世靈童,我們一起爲你撐腰。

張德順這一句話,無非是要讓明慧徹底和武當山決裂,同時,也拉攏鈴鐺。

沒成想,鈴鐺壓根不上當,宣了一聲佛號“無量壽佛”後,稍稍搖頭,說:西藏在西域,做事方法和做事的風格,和中原人士,不太合拍,以我們的觀點,來看中原的事情,有失公允,所以……不論武當山如何,我們西域密宗,絕對不參與。

她這一句,讓張德順臉色發黑。

張德順冷冷的笑道:哼哼,既然不參與,那武當山的輪迴論道大會?你們密宗來幹什麼?好好待在西藏不就得了麼?

鈴鐺、無智法王都是我的朋友,張德順出言得罪,那就是得罪了我,加上我本來也看這個張德順,不是怎麼順眼,我冷冷的笑道:張德順——少假仁假義了,按你的邏輯,你們龍虎山既然對武當山這麼上心,乾脆把你們的道門,直接建在金頂上,那不是更好?

張德順被我刺了一句,扭頭看向我:你又是誰?

“——李善水。”

我盯着張德順說道。

“陰人?”張德順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哈哈大笑:沒錯,就是陰人……東北陰人,今天不少都來了武當山,我和空空道人,也是朋友,我看不慣你張德順,你又如何?

“哼,哼。”張德順看向了空空道人,說道:武當山真是一年不如一年啊,這次輪迴論道,這不入法眼的小腳色,也往這邊請,嘖嘖!

空空道人徑自搖頭,說我們是武當山的貴客。

張德順說陰人什麼時候也算貴客了?

“怎麼就不算?”喬拉盯着張德順。

張德順被我們幾個人盯着,也不繼續說話了,一擺手說:咱們說武當山的事,怎麼又扯到陰人身上去了,明慧,繼續說說你的事吧。

一圈兜兜轉轉,場上誰是我的敵人,誰是我朋友,已經一目瞭然。

明慧被張德順刺了一句後,繼續說:我就先說說紙人事件唄。

他扭頭對空空道人說道:空空……我就問你,前些天,是不是出現了紙人事件?

空空道人說:你還好意思說,你個孽畜,做下的惡事!

“惡事?”

明慧哈哈大笑,說:再惡,也惡不過你們武當山吧……我就問問你,如果我殺的人,算人,那當年出雲子,在瘟疫併發的時候,殺了一百五十多個人,那又怎麼算?

這事我知道,當年出雲子帶着草藥,去了戒嚴的一個鄉鎮。

不過,人力畢竟有窮,不是什麼疾病都能治得好。

至少那次的瘟疫,讓武當山當時的掌門出雲子束手無策,沒辦法,爲了儘早瞭解那些病人的痛苦,出雲子出手,結果了那些生命只剩下最後兩天,卻無限痛苦的人。

這事,我個人感覺,出雲子絕對算不上正義,但至少,這事也沒辦錯——這年頭,不也流行安樂死了麼?

事後,出雲子爲那鎮子裏的人做了一個紙人,一個紙人對應一個人。

猛男誕生記 而且,出雲子在這事之後,沒有多久,也鬱鬱而終了。

出雲子的出手,算是安樂死了吧。

空空道人聽明慧說的是這麼一件事情,他說當年出雲子做得,確實不對,可也是有原因的。

“你們真的知道當年的事情嗎?”

明慧哈哈大笑,說:我給你們說說真相唄。

他說當年出雲子去治療瘟疫,其實,是治好了的。

治好了?

我問明慧——你確定?

明慧哈哈大笑,說:所有人的病,都治好了,唯獨出雲子的心魔犯了。

那羣患了瘟疫的可憐人,被出雲子治好了瘟疫,全鎮子的人,都來慶祝,可惜——出雲子有心魔。

他的心魔一犯,狂性大發,開始胡亂打人。

明慧說出雲子是武當山的武學大師,打人那叫一個兇殘——一個鎮子,幾百個人,一個個被打得三魂出竅!

“所以,出雲子,殺了那一鎮子的人。”明慧冷冷的笑道。

空空道人惡狠狠的說:胡說八道。

明慧指着自己的眼睛,說道:胡說八道,我親眼所見,能是胡說八道?空空,我就問問你,以往武當山的掌門,都是身手超羣的狠人,爲什麼從出雲子之後,一共三任掌門,每一任掌門,都是身手稀鬆平常的人?

“掌門在德不在武。”空空道人說。

明慧猛地一笑,說道:哈哈哈哈……笑話,真是笑話——原因就是一個——你們武當山心虛。 明慧猛地一笑,說道:哈哈哈哈……笑話,真是笑話——原因就是一個——你們武當山心虛。

要說是非曲直,其實我們自己心裏也有一個判斷。

現在瞧那明慧,實在是狂妄不可方物,但偏偏如此,那武當山的空空道人竟然沒有絲毫的反駁,就算反駁,也是根本沒有乾貨的——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武當山,可能真的如明慧說的——曾經出雲子大師,去救瘟疫的時候,竟然殺了上百人?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出雲子做的事情,那可就真的是惡孽了。

這事對武當山的形象,有損極大啊!

我看向了空空道人問道:空空大師,那明慧說的,可是真的?

空空道人沒有說話,低着頭,一句話都沒說。

他沒說,莫非就是默認了?

明慧這時候,繞着那“龍虎山”“少林寺”“西藏密宗”三大派的高人身邊轉了一圈,一邊走,一邊說:諸位可看着啊——我是不是污衊了武當山一個字?如果我污衊了,此時空空道人早就回嘴了,他沒回嘴,說明什麼?說明——這事,武當山是幹了!

一下子,衆人都譁然了。

武當山的弟子,議論紛紛不說,來武當山參加輪迴論道大會的人,也是各種閒言碎語的,明顯——這事,對武當山的聲譽,損害太大了。

三大高人,也搖頭晃腦的。

校花之無敵高手 龍虎山的張家天師,更是滿嘴喃喃,明顯是數落武當山的。

明慧頓時哈哈大笑,說道:空空——武當山出雲子掌門,下山治瘟疫,還說懷着仁者之心,下山之前,信誓旦旦的說——瘟疫無可怕之處,只要心懷仁義,仁者無敵!好一個仁者無敵啊!哈哈哈哈!

空空道人這時候終於忍不住了,發聲道:出雲子掌門……掌門他是中了心魔,心魔大發——纔會……

“少來這一套。”明慧又吼道:武當山不仁的地方,我已經說了——你們出雲子,最後在那村子裏,埋下了諸多紙人,最近幾天武當山的紙人之禍,遭得不冤枉。

他說完,又說:這事說完了,我得說說武當山不義的地方了。

接着,明慧對着空空道人吼道:空空,我問你——你當年在武當山學藝的時候,可有一個師兄?

空空道人發現來者不善,現在他也不敢亂說話了,反正是有一說一了,十分謹慎:有一個,我的師兄,菩提子!

“菩提子人呢?”明慧問空空道人。

空空道人說:我和菩提子師兄學藝的時候,菩提子因爲和山下的女人,犯了色戒,後來奸.情被撞破了,山下的村民前來討人,那女人自殺了,我菩提子師兄也被逐出師門,他卻不願意離開武當山,最後,也因爲內疚和抑鬱過度,死在了武當山的腳下!

這事我是聽空空道人說過的。

不過,空空道人明顯還有一些事,藏着沒說。

比如說,他爲菩提子和那女人的頭巾埋在了一起,然後在棺材上面,寫下了美人墓三個字,讓師兄和那女人,長眠於武當山的玄龜住的地方。

再比如說,空空道人也沒跟在場的其餘人說——菩提子,這些年還活着在——一直到了昨天,才死在了武當山的廂房裏面。

那明慧聽了空空道人的說法,再次哈哈大笑,說道:笑話——真是笑話啊!空空,你當年殺了那個女人,和害死你師兄的事,還需要我再提一遍嗎?

聽到了這裏。

空空道人,忽然指着明慧說道:你不過是個三十來歲的武當弟子,怎麼會知道那麼多年前的事情?你……你胡攪蠻纏,你說的,根本不是事實!

要說從我見到空空道人開始,這老人一直保持溫文爾雅的模樣。

就算着急,空空道人也能很快平息住怒氣,很少像今天這般盛怒。

這空空,莫非是被明慧,說中心思了?

明慧仰頭大笑,說道:哈哈!空空,你不要管我爲什麼小小年紀,能夠知道你當年做下來的那些醜事——我今天,就是要當着天下羣豪的面,說一說——武當山的醜事,還有你空空道人的醜事,我要讓天下羣豪知道,你們武當山,到底是一羣什麼樣的人在把持!

接着,他說道:諸位,空空道人在學藝的時候,有一個師兄,名叫菩提子——菩提子聰慧,天賦異稟,都說寂無是百年武當的武學奇才,其實距離菩提子,還有非常大的距離,菩提子,幾乎已經是武當山的第一培養對象,也是往後的招牌人,那空空道人呢? 妾本情凉 天賦一般,雖然人一心修道、習武,可惜,也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啊。

他又說:所有的武當山前輩,都已經把寶壓在了菩提子的身上——儘管他們知道,菩提子在山下的茅屋裏,和一個武當山腳下的村女有姦情,但也沒有太把這事當真——古往今來,一將功成萬骨枯,武當山的第一傳承人,玩個把女人,算得了什麼?

明慧說:武當山學藝七年,過了那第七個年頭,空空道人就一輩子都壓不住菩提子了,這時候,他做出了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

龍虎山張家天師似乎是要聽一場好戲,問那明慧:空空道人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明慧哈哈大笑,說:那空空道人,在菩提子和那山下村女苟合的時候,準備了一把手弩,然後趴在了那房頂之上,揭開了瓦片,一箭穿心——射死了菩提子和那山下的村女。

“放屁!”空空道人大怒。

那明慧再次哈哈大笑,說:我還沒說完呢,你射死了你師兄和那村女,然後去了玄龜所在的地方,埋下了一個墓,墓裏,你其實只埋下了你師兄的屍體,然後把那女人,扔到了河裏面,造成了那女人首先用刀刃自殺,然後投河的假象,逼那村裏人,來武當山造反。

你然後又對武當山的掌門前輩們說——菩提子,因爲奸.情敗露,沒臉再見各位掌門,一個人,離開了武當山。

“你正是因爲這個辦法,才成爲武當山的招牌人物的,空空道人,你認也不認?”明慧昂首挺胸的對空空道人說道。

空空道人鼓起了袖袍,吼道:骯髒小輩,你也敢辱我空空?我斃了你!

空空要動武,我對喬拉喊了一聲:喬喬,擋住空空道人! 空空道人實在是憤怒,想一巴掌,斃了這明慧道士。

我卻讓喬拉去擋住了空空道人。

因爲我覺得,那明慧道人,不像是血口噴人。

如果明慧道人說的是假的,那空空道人,完全沒有必要這麼憤怒啊!

空空道人如此憤怒,必然是因爲明慧戳到了空空道人的痛處。

喬拉聽了我的話,上去揮動了右拳,連續和空空,對了幾個來回。

喬拉是北海鮫人,天生神力,在不引動武當山龍氣的情況下,空空道人,最多和喬拉鬥一個平分秋色,誰也佔不了誰的便宜。

空空道人連續搶了四五招,要去拿那明慧道人。

可惜,每次搶招,都搶了一個空,完全搶不到任何的先機。

那明慧,得意洋洋的看着空空道人。

空空道人有些惱火,對我吼道:小李爺,李大先生——這次,你可得主持公道,這個明慧,在這裏信口開河,血口噴人,污衊我武當山數百年清譽,你爲何要擋住我清理門戶!

我很嚴肅的說道:空空大師,你說清理門戶,這事我們當然管不了,但是,你現在問一句——明慧,你可是武當山門徒?你看看明慧承認嗎?

空空沒有說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