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恨你。”小笑笑了,她笑得格外的美,她的笑聲很甜,可是,聲音中卻帶着一些絕望。

“嗯。”安城軒悶哼了一聲,他瞪大眼睛看着小笑,看着小笑對着她笑,看着小笑一步步的後退,看着小笑一步步的離開他。

小笑終於離開了,離開了那個她愛的男人,離開了她想依靠的男人。

安城軒低下頭,看到自己的腹部插上了一把短刀,衣服被鮮血染紅了…那豔紅豔紅的血滴在地上…那是從他身體上流出來的…

這段感情的結束,是他用鮮血的代價去換取的。

最終,只聽到站在安城軒身後不遠處的李澤大吼聲,隨着他那快速的車速,飛奔回安宅。

在漸漸天亮的清晨,上城的天空,經歷了一場暴雨之後,天空早被沖刷的異常的光亮,凌晨四點半,各色的名車在柏油馬路上奔馳,濺出雨水的水花。同時,雨後的晴天,也意味着另外一場婚禮將要在這全新的一天裏舉行。

從冷然的宮殿出來,安城軒一直在想着冷然說的話,到現在爲止,安城軒幾乎可以確定冷然就是冥組織的繼承人,也就是冥組織現在的首領。

若是他得到的資料沒有出差錯,冷然應該是皇宮貴族,而且,有可能是某一個的皇族,面臨着這樣的一個以前不曾知曉的人物,安城軒覺得冷然是自己的一個強大的敵人。

雖然以前也認識冷然,卻一直查不到他的底細,如今一切都浮現出水面,殺得他有些吃不消。

安城軒開着跑車,從冷然的宮殿出來,居然有不少幫派的人從他上高速後就一直跟蹤着他,安城軒在這同時也費了一段時間,甩開監視他的那些走狗後,將車揚長而去,直奔他與另外一個人約會的地點。

“該死的。”安城軒一手握着方向盤,另外一隻手捂着傷口,顯然傷口又開始裂開了,疼痛得他不得不把車停下來。

伸手到後座拿起一條紗布,在傷口上上了一下藥,直接用紗布綁住傷口,防止傷口再繼續流血。一切都準備完畢後,他又將車往前開着。

“是安城軒安先生嗎?”這時,有人在樓下接應安城軒,看到他將車停了下來,看了一下安城軒車的號碼後,直接上前去確認人的身份。

今天,這間酒店全部被人包場了,除了安城軒之外,其他人全部都不收客,更不可以將車停在這裏,現在這裏是一個全面被封鎖的場合。

“嗯。”安城軒應了一聲,接應的人點了點頭,把安城軒帶上樓。

上了19層樓,電梯停了下來,接應的人一個“請”的姿勢,安城軒自己走了出來,這裏的大廳很大,裏面放着一些輕柔的音樂,幽暗的燈光下,靠近窗前的位置坐着一個人。

不用說,這裏也是一間雅緻的餐廳,顯然那個人早就等得有些煩心,不斷的看着手錶上的時間。

“你終於來了?呵呵。”聽到腳步聲,素莎莎擡起頭,當她見到安城軒邁步進來,她輕輕的挑了挑眉。

而安城軒就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看着今天化着豔妝的素莎莎,其實以前安城軒也有與她打過交道,她以前的風格是絕對不化豔濃的妝,沒有想到今天是一個例外,當然,今天他與她相見,也絕對是打破以前的那些簡單的目的。

“不知素小姐約我到這,有什麼事呢?”安城軒坐下來,面色肅然,問明心裏的疑問,對於素莎莎的約會,安城軒可以選擇不來的,可是,他還是來了。

不爲別的,素莎莎絕對沒有表外看起來這麼簡單。而且,重要的是她似乎知道了很多東西…有利於他的事情,安城軒自然是不會放過。

“這裏的茶很出名,不知安先生要跟些什麼?”素莎莎說着,端起杯子輕輕的品了一口茶。

她喜歡喝茶,這裏的茶口感很好,而且進口後那種感覺,絕對是茶中的上品,她對這裏是絕對的喜歡外加迷戀。

安城軒看了一下茶菜單上,雖然他的眼底隱隱的閃過一絲的不耐,卻還是叫來了服務員,要了一杯龍井茶。 最後開門見山的直接問:“素小姐不會只是爲了約安某過來喝喝茶這麼簡單吧?”

“呵呵,是嗎?”素莎莎看着自己杯子中的茶葉,看着茶葉在杯子裏飄呀飄,她擡起頭看着安城軒,她那雙漂亮的眼眸中,閃過複雜的深意,剛纔還溫柔的眼眸中轉變爲陰冷,她的視線停留在安城軒的俊臉上:“安先生真的決定和慕小姐結婚嗎?”

當然,今天就是結婚當天了,現在是差不多點多,八點是安城軒和慕素言真正結爲夫妻的時間,算一下時間還有三個小時,素莎莎倒也不着急。

“難道素小姐是爲了迷戀安某而來的?!”安城軒看了素莎莎一眼,當然,他只是隨口調侃着。他相信素莎莎不會喜歡他,若不是的話,那段時間不會和慕辰夜糾纏不清,而且,還想從慕辰夜的嘴裏知道些什麼。

最後,卻又與何允混在一起,這樣的女人她的目的性很明顯,都是想從他們這些弟兄的嘴裏得到什麼,只可惜她找錯了人。他們幾個人絕對不會是重色輕友的傢伙,再加上上次鬧得不愉快,那絕對是做給外人看的戲劇。

“哈哈,看來安先生是自戀過頭了,放心,我素莎莎是不會看上你這樣濫情的男人的。我這次過來只想證明一點,你要娶慕素言,還是喜歡沈靜初。”

聽到沈靜初的名字的時候,安城軒手裏的動作停住了,素莎莎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她提及慕素言他倒不意外,可是,扯上沈靜初…就動了他的心絃。

“素小姐好象管得太多了!”安城軒皺眉,語氣極爲強硬的強調了這個事實,他不太喜歡別人問他的私事,特別是感情。

看到安城軒的反應,素莎莎只是輕掀薄脣,冷笑着盯着安城軒的面,“我調查過了,安先生的母親應該姓安,而您的姓氏也是隨母而姓,所以,你並非是安氏的繼承人,不知事實是不是這樣?”素莎莎倒覺得這事情有些有趣,安城軒,安城軒,像他這麼優秀的男人,誰又想到他最痛恨的就是有人提到他的姓氏。

“你到底想要什麼?”安城軒聽到素莎莎提及他以前的事情,心狠狠的抽了一下,他這一生最痛恨就是有人提起這件事情。

安城軒從出生到懂事,一直最痛恨的就是自己的父親,若不是他,自己和母親也不會因此而受到這麼不平等的待遇。所以,後來他直接隨了母姓,爲此來紀念父親給予他傷口上永遠的痛。

安氏全家上下三十人,全部都拜自己父親所賜,就連自己的母親也沒有逃得出他的魔掌…這到底是爲了什麼。

“其實,我沒有多大的野心,只要你將安氏交給我,自然不會對其他人說起這事!”素莎莎笑了,她輕啄了一口上好的茶水,嘴角勾起冰寒的冷笑。

“哈哈,是嗎?”安城軒倒是因爲素莎莎提起的這無禮的條件而笑了,這是他聽到的最好笑的一件事。

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囂張的和他談話,就連冷然也要禮讓他三分,素莎莎確實是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了。

安城軒看了一下時間,已是凌晨五點十分,他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素莎莎的視線範圍,他知道他轉身的瞬間,要面臨的到底是什麼問題。

沉寂的夜,已是凌晨,安宅亂成了一團,大家都在夢中被管家阿蘭叫了起牀準備東西。

安城軒一身是血的回來,蒙實也夜半飆着車子來到了這裏,直奔上了安城軒的書房。

安城軒明知道小笑手裏有刀,憑着他這麼多年來的直覺,他知道小笑的手中有武器,卻還是硬生生的讓小笑插了他一刀,這一刀是他捱得心甘情願,也算是他欠小笑的。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啊。”蒙實一邊爲爲安城軒看傷口,一邊止血,嘴裏唸唸有詞,不爲別的,他只是爲了這傷安城軒的方面式奇怪,也同是被恐懼到了。

“是小笑。”李澤替安城軒回答了,他若是知道小笑會這樣做,他根本就不會告訴安城軒小笑在那裏。

事情都是他惹出來的,若是他早知道,這樣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明天婚禮是否還依期的進行呢?

“她怎麼會這個?”蒙實聽到小笑的時候有些驚訝,但卻又好象明白什麼了。他從小笑回來的時候都覺得她的爲人不太對勁,包括她身懷有寶寶的事情。

原來是小笑,沒有想到小笑居然會與那些人有着這麼直接的關係,看來,是他太小看小笑了。

“什麼?”安城軒疼痛的同時,因爲蒙實的話,他呻吟了一聲,阿蘭在一邊爲他擦着汗水。

“你先下去。”李澤看着蒙實的表情,直接讓阿蘭退下了,看來是組織以內的事情,不方便其他人在場。

那年暮雪 “是。”阿蘭放下毛巾後,爲安城軒換了一條幹淨的毛巾,最後才退出去,貼心的爲他們關上了大門。

“你看這刀法。”蒙實指着安城軒的傷口,這刀傷雖然不奇怪,可是以他們訓練人的角度來看,確實有些區別,這根本就不是隨便插的,而是經過特別的訓練後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這刀插在了肝與膽之間,所以安先生纔會感覺到全身動彈不得,我一會取出刀的時候,你一定要按着安先生的肩膀,不讓他動。”蒙實說着,一會刀取出來的時候一定要快速止血,如果安城軒亂動,到時刀出來時若是傷到了肝或及膽就麻煩了。

“冥組織?”李澤因爲蒙實的話也愣住了,小笑居然是冥組織的人?這怎麼可能,冥組織是一個很可怕的組織,至今雖然知道有冥組織的人出現在上城,可是,還暫時查不出來他們的動態還有成員。

冥組織是全球最神祕的組織,比他們的組織有得比較。但是小笑突然回來,還與冥組織扯上關係,這實在是讓他們太意外了。

“我知道。”安城軒一直都知道,包括那個晚上陽臺上的那道黑影,除了冥組織的成員,其他人是不可能會安全的到安宅,還能自由的出入。

所以,當時他就知道小笑一定是與冥組織有關,或沈她回來的目的其實並非是自己。再包括她的身法,走路的姿勢都在告訴安城軒,其實她已不再是當年的小笑了,有些東西可以裝,但是身法還有手姿勢是改變不能了的。

“先治傷再說。”蒙實說着,李澤早就準備好,按着安城軒的肩膀,開始進行治傷的第一步。

安城軒閉上眼睛,享受着小笑給予他的疼痛,但同時,何允早就跟上了小笑,從她的身上希望能取到對他們有利的證據。

血腥的味道在安城軒的書房裏不斷的瀰漫。

凌晨四點,安宅的大院此刻卻是燈火通明,守在安宅所有的屬下,還有那些特別的成員,全都被安城軒調了出來,他們都站在二樓大廳內等待着安城軒的指導示。

安城軒身上的傷剛止了血,他半躺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那些手下都到齊了,臉上雖然泛白,但並沒有給他帶來太多的不方便,這些傷對他而言無關要緊。 “你們去上城警察局,把她救出來。”安城軒面色如冰的冷掃了眼前站立的一排手下,陰寒邪冷的嗓音猛的響起,連周遭的空氣都在瞬間降了幾個溫度。

不能讓她再在裏面多呆半會,小笑離開了,冥組織的人如果有行動,他們一定會去找沈靜初,所有他一定要在別人找她的時候把她帶回來。

關於沈若蓉出現的那一幕,是他安排她去的,只爲了讓沈靜初避開一切,進入警察局,一切都進行得十分順利,可是,他卻略了一點…

“明天的婚禮,加多人手,還有慕霸天的手下,儘可能的把他們全部調開或沈做掉。”安城軒繼續說着,其他人都低下頭來靜靜聽着安城軒說的計劃。

李澤站在一邊不語,聽到安城軒的話,他眉頭一皺,顯然不贊成這樣做,可是,安城軒的決定,永遠其他人無法改變的。

安城軒的字典裏,永遠都沒有失敗這兩個字。他相信安城軒,可是,風險確實大了一點。

“讓林律師備好文件,將沈氏集團的股份,都轉到沈靜初的名下。”安城軒說着,揮揮手,示意他們可以下去了。

重磅證婚,首席盛愛入骨! ……

聽到這一切,大家都瞪大眼睛。衆人皆收到了安城軒的眼神,全部低下頭,有些束手無策的滿頭大汗,

大家都按着計劃行動,整體離開了安宅…

安城軒閉上眼睛,李澤和蒙實面面相覷,這一刻,他們不應該離開安城軒身邊的“安總裁,要不要進去休息?”

李澤擔心明天安城軒會不會起得來,傷得這麼重,只要小笑再用力一點,恐怕安城軒就是半身殘疾了。

儒道至圣 “沒事,再等會。”安城軒睜開眼睛,看着大廳內那鐘錶上的針在跳動,他的心臟某一處也隨之跳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蒙實和李澤在安城軒的身邊坐了下來,三個人都不說話,蒙實和李澤眯起眼睛小睡會,直到他們再睜開眼的時候,安城軒早就不見。

“安先生呢?”

“安總裁呢?”

兩個人異口同聲,而身邊的人早就不知去向,這個時候安城軒會去哪呢?身上有傷的安城軒又能做些什麼呢?他們兩個人面面相覷,這時安宅所有的下人早就入睡,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安城軒的去向。

凌晨的上城,十分寂靜。冷然的宮殿內,此時宮殿內所有的下人都並排在一邊低下頭,而宮殿內更是靜悄悄的,氣氛沉默死寂,安靜的可怕。

冷然一身睡着打扮,眼帶血絲的坐在高檔的真皮沙發上,冷眼直視着一個個探病醫生臉上的表情。

她居然跑回來了?這讓冷然很吃驚,明明是一顆棋子,他可以不在乎的,可是…另外一個消息讓他改變了主意。

“如何?”冷然看着一名穿着白長袍走出來的醫生,冷言的說着,他說話習慣了簡潔不帶情緒,而在他身邊工作多時的醫生們自然也清楚他的性格,也視爲正常。

探病的醫生一一替小笑檢查後,互相交流着心得和病情,時而蹙眉,時而嘆氣,表情甚是凝重。聽到冷然的問話,他擦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這才走上前來。

“回王子,胎兒不保。”小笑被送回來的時候,身上全是血,太遲了,就算他們盡全力也未必能保全她肚子裏的胎兒。

大家都不知道小笑到底是什麼人,她是冷然第二個從外面帶回來的女人,當然冷然第一個帶回的女人自然是他們眼中的公主沈靜初。

“呃,多大了??”冷然擡起頭,等最後一個醫生剛檢查完,冷然十分冷靜的問着,大家都猜不着冷然的心裏到底在想什麼。

“回王子,已經有兩個月了。”主治醫生彎下腰,恭敬的向冷然回稟幾句,他與其他醫生一樣都很緊張。

其實,每個醫生面對冷然的時候,是又敬重,又害怕。冷然的情緒總是讓人摸不着,有時候好的時候重重有賞,有時候心情差的時候可以直接要了他們的小命。但是,在冷然的宮殿內辦差事最好的就是待遇,絕對比外面翻十倍不止。

“兩個月了?”冷然深吸一口氣,沒有反駁,只是抿着脣,起身坐到一旁的紅木椅上,他知道這些人的醫術很精湛,他們全來自於世界知名的醫生,醫術自是一流,所有對於他們的話,他當然不需要去反駁。

孩子是他的?冷然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個女人回來了,現在在他的身邊好象並沒有太多的好處,而且,他現在已經不需要她了。

“都退下。”顯然,冷然有些累了,微眯着眼睛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可以下去休息了。

得到了冷然王子的命令,醫生們知道自己終於又過了一關,自然是喜出望外的離去,站成一排的其他下人也紛紛退下去。這時,冷漠剛從外面回來,身上的衣服有些溼。

今晚的上城,下了一場大雨,大雨傾盤,把道路都通通洗禮一番,自然也將他們行動的所有痕跡都毀滅掉。

“王子。”冷漠恭敬的走到冷然的左邊站着,他知道冷然並沒有睡着。

果然,聽到冷漠的聲音,冷然睜開了眼睛,他擡起頭看了冷漠一眼:“嗯?”

冷漠回來,事情應該都處理好了,那他…也該好好的去休息,明天得好好準備準備一下,他給予安城軒的禮物,絕對會令對方滿意的。

“公主已安排在公主殿。 ”冷漠說着,剛纔他是去警局把沈靜初接了回來,當然,過程自然是十分激烈,冷漠與四名手下進奔進去,裏面的刀光劍影讓沈久不曾動手的他們更是熱血奔騰。

只用了二十分鐘的時候,裏面的人全部被他們放倒。沈靜初就這樣被他們帶了回來…

“幫我處理了她。”冷然說着,手往裏面指了指。

冷漠順着冷然的手的方向看去,只見小笑居然躺在裏面,臉色蒼白無血,好象大病了一場,剛纔才睡了過去。

“是。”冷漠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

門外,一陣敲門聲將冷然和冷漠兩個人之間的談話打斷了。

“進來。”這麼晚了,如果沒有什麼事,下人是不會前來打擾冷然的。今晚看來是一個不太平的夜晚,冷然的脾氣自然也收斂了不少。

“王子,外面有位安先生求見。”下人進來,半跪在地上,神態平靜的報告着。

“讓他到二廳見我。”

“是。”下人下去了,冷然卻沒有動身。

安先生?是安城軒?他來做什麼?該不會是爲了…想到這裏,冷然笑了,那陰霾的眼底下充滿了陰謀。

來得正好,他正愁得沒有時間去找他談談,沒有想到安城軒居然送上門來了?

冷然拿起了自己的外套,站了起來,頭也不回的往走廊處走去。

見到冷然離開了,冷漠轉身看着正在裏面睡熟的小笑…這個女人不應該闖進冷然的生活,她來了,註定只是一個歷前沒有的悲劇。

果然,冷然來到二廳的時候,看到安城軒就坐在沙發上,手裏正端着下人給他倒的洋酒,慢慢的品嚐着。

火影之潛影之蛇 冷然的目光若無其事的掃過安城軒的身上,最後一笑,走到安城軒的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安先生,你怎麼來了?”

安城軒有些冷漠掃了冷然一眼,看到冷然的到來,他沒有站起來,只是放下了剛纔端着品嚐酒的杯子。

“我只是想過來找一個人。”安城軒說這話的時候,他那邪魅的眼眸閃了閃,似乎只是隨口說道。

“找人?我這裏上下的人至少也有三百多,不知安先生要找的是哪一位?”冷然一笑,接過下人端過來的茶水,自飲了一口。

下人都爲安城軒的無禮而抹了一身冷汗,很少有人敢在冷然的面前這麼囂張,而且冷然一向都不容沈別人用這樣的態度對待他。

“人,我只要一個。”安城軒也不想多饒關子,商場上客套話說多了,今天兒他沒有興趣和冷然瞎扯。

“人?”冷然也不甘示弱,寒戾着嗓音,語帶不屑,“我冷然不知道原來我這裏居然有安先生要找的人。”

“臣高。”安城軒直道明來意,他現在要找的人是臣高,凌墨身邊最得力的助手,同時,也是知道所有事情的人。

“阿呆,查一下殿內有沒一個叫臣高的。”冷然一笑,倒不已爲意,直呼手下去查清楚。

“是。”他手下阿呆轉身出去,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又轉身回來。

“回王子,殿內並沒有一個叫臣高的。”阿呆老實的回答。

冷然看了安城軒一眼:“安先生,你也聽到了吧?”

對於冷然的態度,安城軒早就想到過,再說,臣高他是確定這一個人肯定在冷然的手中,而且,冷然是否就與冥組織有關,也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慕素言擡起頭,眼底受了傷,她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安城軒。

她輕輕的拉了一下安城軒,一顆不踏實的心正在砰砰的跳動着,心裏卻在祈禱千萬不要出事,她只不過是在尋找到安全的港灣,而那個可以給予她帶來幸福的男人,只有安城軒一個人。

她的期待,她的夢就在今天的這一刻,千萬不要破碎,可是,在安城軒沒有回答的時候,她的心更加不安的跳動時。

安城軒的眼神,由剛纔的溫柔,轉變爲冷陌,最終,變成了陌生,好似在看着一個十分陌生的女人,陌路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