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蘇紫影倒吸了一口冷氣。

「還有兩個呢?」她急忙問。

「一個是使用降術的,詭異的很……最喜歡的是背後陰人,另一個是使用痋術的!痋這個東西比蠱還要陰毒!」樂天皺眉回答。

蘇紫影看著樂天,沒想到姐姐的對手這麼難纏?

「他們還不是最厲害的,最厲害的人我到現在也沒有見到……這個傢伙一直隱藏在暗處,是這四大弟子的師父!」樂天吐了口氣。

那個傢伙才是最大的隱患!

「還有師父?」蘇紫影瞪著大眼睛。

「所以啊,我和你姐的對手非常的厲害,我本來是不想讓她接觸通靈術的,可是不接觸也不行了,有了蛟褫的保護,你姐的安全才能有保證!霸王蠑螈不懼怕痋!蛟褫可以提前發現降術……」樂天笑著說道。

他現在真的認為自己當初的決定是極其明智的。

蘇紫影這才真正的點了點頭,對姐姐的能力更加的佩服。

「姐夫……這一次的案子是不是有什麼不正常的?」她問道。

「有很多不正常的東西……」

樂天又將目光落到了手上的記錄本上。

「你給我說說唄。」蘇紫影追問。

「你想幹嘛?我可警告你……這樣的案子背後一般都會有很強大的背影,你可不能給我瞎胡鬧。」樂天謹慎的看著蘇紫影。

「不會啦!人家就是想聽聽嘛。」蘇紫影嘟囔。

樂天想了想,點了點頭。

「首先這個人的莫名失蹤就不簡單了,現在天眼系統遍布各處,想要無聲無息的消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次!那六張圖案,我實話和你說,我當初學會寫那六個神文,足足用了兩年的時間!」他說道。

「啊?」蘇紫影不能理解。

「神文可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寫出來的,每一畫都需要極其苛刻的精準程度,我看那些照片,都是手寫的,這就不簡單了……」樂天皺眉。

「難道真的和原罪有關?」蘇紫影問。

「不好說……七大原生天使本來就是傳說中的東西,更不要說七大天使變化成的地獄七魔王了!如果現實世界中真的有這樣的東西,那我們還能好好的生活?」樂天搖搖頭。

「那就是說……有人想利用這原罪的手段殺人?」蘇紫影驚訝的問。

樂天沒有回答,現在好像還沒有出現和這個傳說有關的死人出現,這個論斷還不好說……

浴室外面突然傳來了手機的鈴聲。

「是我的。」蘇紫影站起身。

樂天看到她跑出去接電話,他快速的沖洗了一**體,也離開了浴室。

蘇紫影正抱著電話說著什麼,看到樂天出來,她急忙將電話給了樂天。

「庄隊的。」蘇紫影說道。

樂天接起電話。

「老樂啊,那邊又收到了一個你說的那種神文。」庄哲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

「哦?你用手機發給我。」樂天回答。

手機傳來「叮」的一聲,一個圖片發了過來,樂天看了看。

「行了!我看到了……明天去警局在說。」樂天掛上了電話。

庄哲無語的看著手機,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算了,今晚好好的睡一覺吧,自己好像好久都沒睡個好覺了。

樂天看著手機上的字,他順手在客廳的茶几上用手寫出了這完整的七個字。

「姐夫……」蘇紫影在一旁看著。

「不對勁!」樂天皺眉。

「怎麼了?」蘇紫影一愣。

「這七個字……就是代表著七原罪!」樂天眯著眼睛。

蘇紫影看了看樂天。

「真的要死人了……」

樂天快速的掐著手指,他在計算這七個神文被發到劉學春手機上的時間所代表天干地支,然後結合這七字神文的意思……

「紫影……看看今天是幾號?」樂天問。

蘇紫影急忙看了看,八月二十六!

「看陰曆的。」

她剛要開口,樂天又補充了一句。

蘇紫影急忙有看了一眼。

「七月二十二!」她說道。

樂天嘟囔了一句,他有些疑惑……

第一個神文配合劉學春收到的時間,他計算出來的天干地支居然是明天,申甲子日的子時……

貪慾者死!

如果自己計算的正確,樂天簡直是難以想象了,這不是一般的高手了,可以用神文定位天干地支殺人的日期,這需要對五行八卦都擁有很深的了解! 許久都沒有出去逛了,趁今天天氣不錯,我趕緊拉着玲玲一起上街。蕭朗今天倒是識相得很,一直跟在我和玲玲的身後,一言不發,活脫脫的一個小跟班。

我哪裏知道蕭朗其實是在背後觀察玲玲。看她走姿到也不像是會功夫的樣子,但心機到時頗深,三天裏蕭朗都沒有看出來她有什麼祕密藏在心底。

在身邊藏着這樣一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自從中了蠱之後。每次出門都會遇到奇奇怪怪的事情,幸虧這一次有蕭朗在我後面跟着。要不是他說了會跟我一起來,我都不敢亂出門了。

逛到一條小吃街。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前面的那個身影好熟悉,走近一看才發現原來是司馬靜。

汗,這個丫頭真是的,纔剛大病初癒就往外面跑,還亂吃東西,等下又吃壞了。

“司馬靜!”我拍了一下她的肩叫道。

明顯被我這一下嚇到的司馬靜噴了出來,回過頭來紅着臉咳了半天,纔好不容易順過氣。

“秦瑤。你是想嚇死我麼?我還以爲是族裏的人又出來找我了。” 神尊大人,饒命啊! 司馬靜眼睛東瞟西瞟的,也不知道在看什麼。

我捂着肚子笑道:“你看你那樣,就像個通緝犯似的,怎麼,怕看到司青?他確實是挺粘人的。”

司馬靜站起來,卻沒有搭理我,也忽視了我身邊的玲玲,徑自走向我身後一動不動的蕭朗。

“你就是蕭朗對不對。”唔,看來族長和司馬靜說了是蕭朗救了她的事。

蕭朗有些不明所以,眨眨眼說道:“嗯,對。”

看來族長說的事也不是很難辦到嘛。

剛開始族長只是跟司馬靜講了是蕭朗救了她,但等到司馬靜準備跑出去的時候,卻在路上碰到了族長。司馬靜心裏暗道一聲完蛋,可族長並沒有阻攔她,而是對她這次出去提了一個要求。

帶蕭朗回來,然後成婚,讓蕭朗成爲他們族裏的人。

剛開始司馬靜還一萬個不樂意,畢竟在族長面前長得好看的在他眼裏就是小白臉。那那個蕭朗肯定長得不怎麼樣。但爲了跑出去,司馬靜還是選擇答應了,可這不過是緩兵之計。等出去了,最後怎麼樣,還不是由司馬靜她自己來決定。大不了就不回去了。能在外面玩多久就玩多久。

但出乎司馬靜預料的是,族長這一次的眼光,簡直好到無敵啊!這個蕭朗果真是人中龍鳳。也難怪族長想讓她帶他回族裏。

這下,她可要改變主意了。

“蕭朗,跟我結婚吧。”

司馬靜這一句話夠大聲,驚呆了所有人。就連路上的行人,也不由的咋舌。現在的小姑娘,膽子也忒大了。

沒有被震驚的。恐怕除了司馬靜,就只有蕭朗一個人了,他像是提前知道了這一場鬧劇。

“是你們族長要求你這樣做的吧。”蕭朗相當淡定的說出來。

“你怎麼知道。”這下輪到司馬靜震驚了。

蕭朗笑了笑說道:“我不過見了你一面。你都不知道我,卻能在看到我之後就準確的認出我來,肯定就是族長說的。今天你見我第一面,就說要我跟你結婚,就算我長得好看,你也不會就這麼快說這句話吧。司馬家的人。 帝少強寵:霸愛撩人嬌妻 不至於這麼膚淺吧。”

他倒是分析地頭頭是道,我卻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蕭朗說的“好看”上,這麼光明正大地說自己好看的男人,對自己的臉真的不是一般的自信啊。

等我注意到司馬靜,她已經滿眼的星星,要不是我及時回神。恐怕都看不到司馬靜這樣了。

“好厲害啊,我就喜歡你這樣的男人,本來這的確不是我的意願。不過現在,是我的意願了。”司馬靜果然囂張,對人也是敢愛敢恨,就連喜歡人都是分分鐘的事情,不過能入得了司馬靜眼的男人,絕對是非同一般。就比如說是眼前的這一位——蕭朗。

也不知道蕭朗要怎麼迴應司馬靜。昨天才剛說要讓我負責來着,現在來個司馬靜,說不定就要轉移負責任對象了?畢竟司馬靜要比我的條件好的多了。

這樣的話我好像就不用對蕭朗負責任了。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突然也不是很想讓他答應司馬靜。

唉,他要是答應司馬靜的話,以後就不能保護我,而是去保護司馬靜了吧。想想就覺得傷心啊。

然而蕭朗並沒有說出我意料之中的話,反倒是語出驚人。好吧,我都已經習慣了。“已經有人對我負責任了,所以就用不着你了。”

在蕭朗身後偷看的美女們,個個心碎啊。我想司馬靜應該也挺心碎的吧。

“別人要對你負責跟我有什麼關係,我願意對你責任就好了。”司馬靜果然是巾幗不讓鬚眉。連這樣的豪言壯語都說得出來,讓我不得不佩服。只可惜她實在低估了蕭朗的功力。

“不是她要對我負責任,是我讓她對我負責任。再說,我已經是她的人了。”蕭朗這一句話,震驚四座,就連我這個當事人也忍不住震驚了一會兒。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得出這句話的人,的男人,應該就只有蕭朗這一個了吧。

唉,蕭朗果然牛逼。

司馬靜恐怕也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漢子的女人,就連蕭朗說出這種話,都很快緩了過來。“沒事。我不介意。”

你看你看,人家司馬靜都不介意了來着,要不你就從了?呃……我是有多想把蕭朗推銷出去,多想不負責任啊。幸虧這句話沒有說出來,不然顯得我好無情無義的樣子,不過司馬靜應該會感激我。

“我介意。”蕭朗倒是真的豪不留情,什麼話都能毫不客氣的說出來,而且還明顯帶着嫌棄的意思。這要是一般的美女,還不得打擊死啊,估計幾個月都緩不過來。

可能是我跟司馬靜呆在一起的時間還不夠長,所以不夠了解她。我完全低估了司馬靜的戰鬥力。

“你介意?那跟我有什麼關係。”這擺明了是要強取豪奪啊,司馬靜身上除了花錢之外的豪氣,今天我算是見識了。 這樣的高手除非是為了完成什麼特定的儀式,否則絕不可能費這樣的勁來只為了殺死幾個人!

樂天剛剛只計算了一下一個神文,他都有點噁心,這其中牽扯的八卦方位和天乾的變化太多了。

「姐夫……你在想什麼啊?」蘇紫影忍不住問了一句。

她看著樂天的神色一直在變化,看起來像是知道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明天……可能要死人!」樂天喃喃低語。

「啊?姐夫你是不是知道誰要死?」蘇紫影驚訝的問。

「一個生日在陰曆七月二十三號子時的人……」樂天回答。

蘇紫影奇怪的看著樂天,這說了等於沒說,整個東海市的人這麼多,想找這樣一個生日準確到時辰的人,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你幹嘛這麼緊張?和你沒關係的……睡覺了。」樂天笑著說道。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

蘇紫影看著樂天自顧自的回了房間,她也只好去洗澡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庄哲的電話就像是催魂一樣的打來了。

「庄隊?還沒到上班時間呢。」蘇紫影無語的問道。

「趕緊過來,外勤組的人有發現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庄哲的聲音傳出來。

「我姐夫還在睡呢,你等我去喊他。」蘇紫影無奈的爬起來。

等她來到了樂天的房間,卻發現樂天早就醒了,甚至連臉都洗好了。

「早飯吃什麼?」樂天問。

「只有麵包……」蘇紫影回答。

「行!」

蘇紫影急急忙忙的去洗漱去了,然後和樂天各自吃了一點東西就離開了自己的家。

東海市警局,庄哲終於算是等到了樂天。

「我怎麼感覺你像是沒日子破案了一樣?催什麼催?」樂天瞪著庄哲。

「走走走……」庄哲拉著樂天就走。

蘇紫影看了看。

「庄隊,我能不能去啊?」她問。

「你去做什麼?你不用上班啦?」庄哲眼睛一瞪。

蘇紫影無語,她是個法醫可不是外勤組的人,沒辦法,她只能等樂天回來再問一問細節了。

樂天被庄哲拉走了。

兩個人上了車,庄哲開車直接離開了警局。

「幹嘛去?」樂天奇怪的問。

「昨晚劉學春在自己家的裡面發現了一些東西。」庄哲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

「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說一下。」

「說唄。」庄哲點點頭。

「你最好是讓技術部現在就篩選一下今天生日的人!出生時間要在今晚的11點到12點之間!」樂天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