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岳雲信了那人的話,回到學校,取出了自己卡里的六百塊錢,又騙他媽,說學校要交一筆錢,交九百塊錢。

就這樣,他才湊齊了一千五百塊錢,找那人弄了一件皮草。

皮草穿在身上,岳雲也不禁飄飄然起來,他到寢室三名室友面前炫耀起來,說自己也買了皮草。

蔣鬆和劉允問岳雲:你這皮草多少錢買的啊?不錯啊!

岳雲沒說價格,就問他們:我這皮草咋樣?

蔣鬆和劉允讚不絕口。

直到李虎回來,這一切才發生了變化。

李虎家裏就是做皮草的,對皮草熟悉,纔看了一眼,就笑岳雲是個山炮,還皮草呢?明顯被人騙了。

岳雲有些慌了,他說自己這大衣,的確是真皮的。

李虎冷笑連連,說這皮跟皮也是有講究的,他們的皮草,都是貂皮,你這皮草……呵呵,是山上的狍子皮!

貂皮老值錢了,狍子皮那是分文不值啊!

沒說的,三名室友又對岳雲一陣冷嘲熱諷。

李虎最後補刀,說:岳雲,你買不起皮草就買不起唄,安安心心穿件羽絨服得了。

這件事情讓岳雲很傷心,他負氣離開了學校。

出了學校,岳雲也沒地方去,只能找了一輛出租車,到處溜溜。

車上,司機問坐在駕駛位置上的岳雲:兄弟,你這皮草不錯啊,有錢人!

“假的,僞劣產品,用的是狍子皮。”岳雲怕被人再度嘲笑,索性說了真話。

“唉!什麼狍子皮貂皮的,這些皮都是垃圾。”司機開着車子,問岳雲:你知道世界上最好的皮是啥不?

“是啥?”岳雲問司機。

司機說了兩個字“人皮”。

“那可不敢穿。”岳雲連忙說。

司機又哈哈大笑,說岳雲是讀書讀傻了,這每個人的身上,不都有一塊人皮麼?還有啥不敢穿的,人每天都得披着人皮出門啊,不然不成喪屍了?

東北的司機,一開口就閒不住,他跟岳雲嘮嗑:你說咱們人的皮多牛?光滑,保暖,年輕的時候一塊皺紋都沒有,比起那些破皮草,不強幾百倍?你說這人也是,好好的皮子穿在身上不珍惜,非要去找什麼貂皮?白殺那麼多動物,有啥意義?

司機本來很正能量的一句話,落入了岳雲的耳朵裏,他只記得一句話:人皮,是世界上最好的皮。

從那時候開始,岳雲就想擁有一件人皮皮草。

不過只是想想而已,讓岳雲殺個人去取皮,他萬萬沒有這個膽子。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大學四年,畢業工作了兩年,岳雲安安穩穩的度過了,只是在每個寂寞難捱的晚上,他的腦子裏都會浮現一個念頭——我什麼時候才能夠擁有一件人皮皮草呢?

終於,岳雲不知道從哪兒弄到了一個心魔銅錢,銅錢裏的倀鬼把他拽入生死門的時候,跟他說了一句:我讓你擁有全天下最好的皮草!

就這樣,岳雲變成了殭屍。

當然變成殭屍,他的心魔還在,他給自己曾經的三名室友打電話,說來廣州聚會,就在他的家裏。

岳雲怕這幾人不來,還說自己現在在娛樂圈,可以給他們聯繫上好的嫩模。

與鑽石富豪的祕密愛情:純情寶貝 這三人火急火燎的來了。

但最後,這三人全部被岳雲給殺了,殺了人,剝了皮,這三人的屍體,又被黃皮子附身的岳雲給做成了肉菜,吃的一乾二淨!

最後,這三人變成了三幅新鮮的骨架,被我和韓莉,在櫥櫃裏面找到了。

這就是岳雲的前世今生,雖然不是很全面,並沒有說明岳雲從什麼地方弄到的鬼棺,從什麼地方弄來的心魔銅錢,但可以說明他的心魔,以及他們家裏的三個死人,到底是從哪兒來的。

上午韓莉還跟我說,找遍了“倉庫公寓”,也沒有找到誰死亡了,現在看來,死亡的人真不是倉庫公寓的,而是岳雲的三名室友——蔣鬆、劉允和李虎!

唉!

看完了岳雲的前世今生,我徹底清明瞭,神智也開始清楚,一個挺有前途的兼職導演,想不到竟然毀在了一個“人皮皮草”的念頭上。

看完前世今生,我也發現黃皮子說的都是實話,岳雲的死是他自己作的,那三個人,也是岳雲殺的,和他們黃皮子確實沒關係。

當然,我不打算現在放了黃皮子,因爲狐狸鬼棺的來源還沒搞清楚,這幾隻黃皮子肯定知道,所以我不能輕易的放他們走。

我醒過神,對大金牙說:剛纔可真是兇險。

“誰說不是呢,帝王套啊!傳說中的帝王套你小李爺都能出來,命真硬。”大金牙會心一笑。

他跟我說:小李爺,咱們是不是把這銅錢給賣了?然後分錢,各回各家?

我搖搖頭,把我二爺爺李元罡還在這銅錢裏面的事情告訴給大金牙。

大金牙別看貪錢,但是個明理的人,他點點頭,說這銅錢是不能賣。

他揮了揮手,說算了,這枚他銅錢就留給你小李爺做個紀念吧!

“這還行。”我拍拍大金牙的肩膀。

“唉,水子,你檢查得怎麼樣了?”韓莉大概處理完了別的事情,跑過來找我:對了,水子,你猜我在棺材裏面看到了什麼?

“什麼?”

“三張人皮!”韓莉諱莫如深的跟我說:人皮已經送過去化驗去了。

我跟韓莉說:別查了,這三張人皮就是咱們倉庫公寓裏面見到的那三具屍體的,他們分別是岳雲的三名大學室友,一個叫蔣鬆,一個叫劉允,一個叫李虎。

“啊?”

“啊什麼?二爺爺都顯靈了,還能有假?”我把在銅錢裏面見到二爺爺的事情也說給了韓莉聽。

韓莉聽完,愣住了:你說什麼……你說你見到了二伯?

冷少的私寵寶貝 “是的,見到了二伯。”我說。

“行,事情就先這麼着吧,這個岳雲,幸虧他死了,他要是活着,我揍他個半死。”韓莉怨恨的看了一眼岳雲的屍體。

岳雲化作的殭屍,殺了警員和法醫,讓我這小姨媽氣得不行。

岳雲屍體的事情結了,我得繼續去查查狐狸鬼棺。

狐狸鬼棺這麼陰邪,是需要好好看看。

我和大金牙又走到狐狸鬼棺的面前。

狐狸鬼怪是一道石棺,估計有上千斤重,他怎麼會出現在公安局的太平間裏面呢?

要說岳雲變成了殭屍扛過來的?

我感覺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我圍着鬼棺,轉了好幾圈,也沒瞧出個大概來,索性給成妍打了個電話。

“喂!妍妍,你幹啥在呢?”

“我在訓練呢,馨馨姐也在,要不然讓她跟你說兩句?”成妍俏皮的說。

我去,這小丫頭,真調皮。

我跟她說:不用說了,你和成妍都來一趟公安局,我在公安局的太平間裏等你。

“好嘞。”成妍很乾脆的應承下來了。

一個小時候,成妍和黃馨兩人到了。

黃馨見我第一句話就是:你挺快活逍遙啊,這兩天也不跟我和妍妍聯繫,不對,你一大宅男的生活如此豐富多彩,不科學。

“不科學嗎?我還覺得不科學呢,我下午差點沒命了。”我給了黃馨腦門一爆慄。

黃馨上來就要揍我。

我讓她先別鬧,說狐狸鬼棺就在這裏,先讓成妍看看再說。

毒愛強歡:總裁,手放開 聽說成妍說的那副狐狸鬼棺就在面前,黃馨果然沒鬧了,她拉着成妍,讓成妍過來看看。

哈哈!小丫頭,還想跟哥鬥?嫩了點,隨便說句話,化解一場暴揍,哥太機智了。

在我心裏得意的時候,成妍走到狐狸鬼棺的面前,突然……砰的一下,她竟然雙膝跪地,同時兩隻手撫摸着棺材。 成妍撫摸着棺材,突然眼睛裏開始流眼淚。

淚眼婆娑,梨花帶雨,哭得那叫一個傷心。

“妍妍,你怎麼了?”黃馨要去安慰,我攔住了成妍,說哭的不是成妍,是成妍身體裏面的狐仙。

“啊?狐仙?”

我說是的,成妍又不是多愁善感的文青,見一棺材還要念首詩什麼的,怎麼會哭哭啼啼呢?

最大的可能性是狐仙上身了,狐仙爲棺材而哭。

我拉着黃馨出了門,讓成妍好好哭哭。

獨寵萌後 我出了太平間的門,點了一根菸。

成妍問我不怕成妍出事嗎?

我說當然不怕了。

至於爲什麼不怕,我心裏有譜,反正狐仙跟我有約定,怕什麼?四十八天的時間呢,狐仙不會害成妍的。

現在我也清楚了,這副狐狸鬼棺跟狐仙之死,的確是有關係的。

不然狐仙不會哭得這麼傷心。

唉!調查狐狸鬼棺來源的大方向,看來是沒有錯的。

我和黃馨在門口等着。

過了十幾分鍾,裏面的哭泣聲停了,接着傳來一陣瘋狂的叫喊聲。

“啊!啊!啊!”

下一秒,成妍站在我跟黃馨的面前。

她大聲的質問我們,爲什麼把她丟在太平間裏面。

呵呵!

我懶得解釋了。

我讓黃馨和成妍先回家,我去找找韓莉,問問她什麼時候把那劇組的掌鏡給弄過來,都兩天了,怎麼一點信都沒有。

咱想查出狐狸鬼棺的來源,還得從那掌鏡的身上下手呢。

我邁着步子,到了韓莉的辦公室門口。

她房門緊閉,我輕輕的叩了叩門:莉啊,是我啊。

“等等!”

過了十幾秒,門開了,韓莉探出了頭,問我:大金牙呢?

“老金啊?他先回家休息了,說這幾天太累。”我跟韓莉說。

韓莉讓我趕緊把大金牙叫回來,這邊出事了。

“是嗎?”我撥通了大金牙的電話,讓他趕緊回來。

打完電話,韓莉一把將我拉進了辦公室裏。

我問韓莉那個掌鏡什麼時候能到?都兩天了?還沒個準信,那個傢伙是不是打算抵抗國法了?

韓莉說掌鏡剛纔跟她打電話了,說明天下午到,她還說現在不談掌鏡的事,這邊出現新問題了。

她說這邊出新問題了之後,我纔看見房間裏面還有一位女生。

姑娘長得很嬌小,五官很精緻,像個瓷娃娃一樣,一看就是江南的女生。

韓莉指着這個女生說:這是我一閨蜜,以前的大學同學,叫小可,是一名插畫師。

“小可,你好。”我跟女生點點頭。

女生衝我也點點頭,有些害羞的轉過臉去。

“她不怎麼會說話,搞藝術的人都這樣,不太擅長和人交流。”韓莉跟我介紹小可。

我說明白,心思都在畫上嘛,不會說話在所難免。

接着,我問韓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韓莉讓小可說,說我是一特別牛的人,應該能夠解決她的問題。

小可立馬開說,她說話的聲音很清脆,就是說話的內容……那就……

“哦,是這樣的,今天吧,我感覺我很漂亮,想出來買件洗衣服,買了衣服,我又想去吃蛋糕,蛋糕可好吃了,可是咱們得注意一下啊,要減肥,蛋糕卡路里可高了,我最近減肥減得很辛苦,不能爲一點點慾望犧牲了我的成果,吃着蛋糕,我又想起了我的表妹,我表妹特別可憐,她從小家裏就管的嚴,所以吃不上甜點心,現在又……。”

我聽着小可說話,頭都大了,妹的,話說了這麼多,有用的一句都沒有?

我讓小可先別說,然後轉向了韓莉的方向,問:這姐妹叫不會說話?我看她說得很多嘛,雖然我不知道她說的到底是什麼,但是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韓莉也哭笑不得,說小可說話有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會概括,說不到重點上去。

乾脆,她幫我說了,說小可今天約表妹出來吃蛋糕,打電話打了半天,結果對面沒有動靜,小可就去表妹家裏找。

找到了,才發現表妹已經上吊了。

屍體都冰涼冰涼的。

韓莉說道這裏,小可哭了起來,說她最喜歡她的表妹了,從小兩人的關係就特別好,記得五歲的時候,她表妹把一個瓷器娃娃送給他,瓷器娃娃可好看了,這娃娃特別精緻。

哎喲喂,小可又說偏了。

所以她現在雖然很悲痛,但我依然還是要給打斷她的話,不然我估計她能回憶她的表妹一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