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站在九重空間塔中,月江離沉默看著這一幕,眉眼陰鬱。碎靈站在身旁,捂著嘴熱淚盈眶。世上最無奈,是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無法幫上月千歡。

碎靈看不下去了,她扭頭朝月江離跪下。「主人,真的沒有辦法幫到小主人嗎?」

「我們幫她,只會害她。月氏未來的月帝,若是連這一關都過不去。怎麼能對抗天道?」月江離嗓音低沉說道。

碎靈想說四族都覆滅了,哪裡來的未來月帝。話到嘴邊,碎靈又吞了回去。月江離看了碎靈一眼,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月江離又說。

他:「這也是對歡兒的考驗。若她能撐住,祖先看在眼底便能認同她的身份。還能給予她幫助。」

月帝陵墓中,沉睡著歷代月帝。 姐姐,默默的被吃吧 他們雖肉身亡,但神魂永恆不滅。月帝陵墓是他們最後的歸宿,所有進入月帝陵墓中的人,都會被他們看在眼底。

「咳咳咳。」月千歡咳嗽,鮮血止不住的從嘴裡流出來。

她抬頭,帝族亭就在眼前了!快了!

顫抖著,月千歡最終倒在地上。越靠近,威壓越強。強到傷她血肉筋骨,身體不堪重負。唯有靈魂再不甘心的叫囂,繼續!堅持!

就在這時,月千歡聽到了一個聲音。「你是萬淵的子嗣。」 林辰伸出右手,往腳下扔了一個模型,只聽見一陣機械的拼裝聲響起,沒一會兒,一個巨型的機械奧特曼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看著諾蘭操縱的機械哥斯拉呆在了原地,並沒有傷害大東。林辰操控著奧特曼朝著諾蘭的哥斯拉沖了過去,乘著諾蘭還沒有從機械奧特曼出現的震撼中回過神來,林辰直接一下就把諾蘭手中的大東給救了回來。然後反身就是一腳蹬了過去。直接把哥斯拉踹到了地上,壓死了一堆IOI的玩家。

諾蘭操控著機械哥斯拉從地上爬起來,看著林辰駕駛的機械奧特曼,心中的震驚之意達到了極限,因為林辰拿出來的機械奧特曼綠洲里可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不僅商城沒有賣而且也沒有任何玩家做出來過。也就是說機械奧特曼的數據對於綠洲玩家來說就是一片空白。

這時候諾蘭腦中不由得回想起第一次和林辰見面的時候林辰對自己說的話:「諾蘭,我勸你不要在綠洲里為非作歹,因為我現在也在綠洲里,如果你在綠洲里亂來,我會直接滅了你。」

諾蘭搖了搖頭,驅散了心中的恐懼,然後開始控制著哥斯拉對奧特曼的進行反擊,上來就是一個神龍擺尾,巨大的尾巴朝著林辰操縱的機械奧特曼甩去。

看到哥斯拉的尾巴朝著自己襲來,林辰不屑一笑,控制著機械奧特曼的雙手接住了機械哥斯拉的尾巴,然後夾在了腋下。左手死死的固定著機械哥斯拉的尾巴,然後林辰又操控著機械奧爾曼的右手從背上拉出了一把巨大的光劍,朝著機械哥斯拉的尾巴砍去。(不要質疑光劍是哪兒來的,看了這麼多年的奧特曼從未明白過。)

只看見光劍像切豆腐一樣,直接把機械哥斯拉的尾巴給齊根斬了下來,然後化為一串數據消失了。

看著沒有尾巴的機械哥斯拉,林辰笑了笑。他丫的沒毛的公雞見過,沒尾巴的哥斯拉還是第一次見,看著像一個大型的沒毛的公雞。哈哈。。。。。。

諾蘭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看著林辰的機械奧特曼,想都沒想,直接開啟了嘴遁模式,朝著林辰釋放了一到光柱。

林辰沒有任何動作,直接讓光柱射到了自己的操縱的機械奧特曼的身上。他丫的埃奇做的那個雜牌的鋼鐵巨人都能擋住你的光柱,你覺得我這個頂級的機械奧特曼會怕你這點溫度?

等了半天,林辰無聊的打了一個哈欠,,然後看著還在噴射光柱的機械哥斯拉,林辰不由得吐槽到:「你丫的這是真的持久啊,居然能射這麼久都還沒有聽。強啊,兄die。」

算了,不和你玩了,真無聊。打了半天,結果機械哥斯拉根本對林辰的機械奧特曼造成不了什麼實際性的傷害。

騷年,你見過一招由外而內然後在由內而外的攻擊嗎?你肯定沒見過對不對。林辰邪邪一笑,看我的哉佩利敖光線。

只見機械奧特曼雙手握拳,然後在胸前交叉-橫拉,組成了一個L形狀,只見機械奧特曼站立著的那隻手上射出了一道彩色的光線。直接射入了機械哥斯拉的身體里。然後機械哥斯拉停止了動作,直接從內而外的爆裂開來,諾蘭在機械哥斯拉爆裂的餘波中直接被炸成了碎片,只留下了一堆數量龐大的金幣。

林辰收起了自己的機械奧特曼,然後站在機械哥斯拉的旁邊,很裝逼的說到:「哎,當初告訴你不要搞事情,你就是不聽,現在好了,死了吧。 懶散的生活筆記 其實這種死法算你佔便宜了,他丫的我這兒還有很多種方法能直接弄死你,而且還是不帶重複的那種。」

隨著機械哥斯拉的消失,眾多玩家也開始反攻著IOI的臨時基地,也就是第三關的所在之處。而林辰周圍的玩家則是一臉崇拜的看著他。

林辰站在原地大喊到:「Firsttheegg!(第一個找到彩蛋的人。)」

一群人回應道:「Firsttheegg!」然後直接就扛著武器沖了上去。

林辰看著衝上前去的眾人,不由得滿意的點了點頭,「綠洲戰爭動員哪家好,祖星帝都找林辰。」

沒多久,綠洲的眾多玩家就以人數的優勢消滅了IOI的勢力。雖然裝備比不上,不過可以用人來填。不過林辰沒想到的是,諾蘭走出現了,雖然他是從零開始,不過人家後面有一個公司的支持啊。

看到諾蘭手裡拿著的一個彩色的玻璃瓶,林辰不由的吐槽到:「他丫的,你還是打算使用毀滅之子啊,你這是又要搞事情了啊。」

摸出修改器,修改了兩枚館長那種能加一條命的金幣,林辰朝著韋德跑去,把其中一個金幣交到了他的手裡,然後並沒有再理會一臉懵逼的韋德,而是朝著諾蘭走了過去。

林辰不屑的看著諾蘭:「諾蘭,你真打算搞事情?」

諾蘭點了點頭,拿著毀滅之子說到:「我別無選擇。」然後他就直接啟動了毀滅之子。

轟~~~隨著毀滅之子的爆開,一股巨大的能量波動橫掃了一整個星球的玩家,無一倖免。

不過由於復活金幣的存在,林辰和韋德復活了過來。

來到了第三關的關卡面前,韋德走上前去,拿著遊戲手柄,開啟了一個全球直播,然後就開始了遊戲。

他邊玩邊說道:「知道嗎?沃倫羅賓奈德為他發明的冒險遊戲而自豪,他想讓人們知道是誰把它發明出來的,所以他才發明了第一個電子彩蛋,而為了找到它,你甚至都不必取勝,你只要到處亂打,到處搜索,在房間里找到隱藏點,你把隱身點帶回到主屏幕,你就是找到了電子遊戲里的第一個彩蛋,發明者的名字是沃倫羅賓奈特。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屏幕上顯示著發明人沃倫羅奈賓特的名字,然後就黑屏了,一切的畫面都開始消失,然後哈利迪的遊戲人物再次出現。

「孩子,你終於找到了屬於你的鑰匙,拿去吧,去開啟最終之門吧。」說完哈利迪的遊戲人物就掏出了一把水晶鑰匙,拿到了韋德的面前。

韋德激動的看著哈利迪身後出現的水晶大門,上面有三個各種顏色的插孔,剛好對應著三把鑰匙的顏色。

韋德走了過去,把自己所獲得的三把鑰匙分別插了進去,只聽見緩緩的咔嚓聲,水晶大門直接從中間破開了一個大洞。

韋德看了進去,裡面金碧輝煌,堆著好幾堆小山一般的金幣。而在大廳的中間,是一顆巨大的金色彩蛋。

只見哈利迪的人物再次出現, 一個人,不。不是人,是一個靈魂站在她面前。透過那張眉目有三分相似的臉,月千歡猜或許是她某個輩分比較大的長輩?

她無法開口。只怕一張嘴,鮮血會噴泉一樣噴出來。見此,那個靈魂微微抬了抬手,時刻碾壓折磨月千歡的威壓一點一點的消失退散。

如果一下子消失,只怕月千歡的身體會承受不住直接崩裂。

待到威壓慢慢消失完了,月千歡這才能喘口氣。她抬手捂住嘴,鮮血從指縫流出。她看向靈魂,仍舊沒有說話。

那道靈魂沉默看了她好一會兒,才說:「為何進來的不是萬淵?」

月氏萬淵,是月江離身為月氏少帝的名字。月千歡知道,知道靈魂口中說的是誰。這時月江離的聲音再次傳來,「歡兒,你可以全部告訴他。他是我的父親,你的爺爺。」

月千歡愣了半秒。她的爺爺?

似乎聽到月江離的聲音了,靈魂臉上閃過詫異。他抬手掐指一算,隨即開口:「原來如此。失去了力量,不得進入月帝陵墓。但在九重空間塔裡面。」

「是的。」月千歡點頭。

靈魂看向月千歡,並指在月千歡頭頂一點。肉眼可見,月千歡身上的傷口迅速癒合恢復。不僅是皮外傷,內傷也同時癒合。月千歡這才能站起來,抬手擦擦嘴角的血跡。

她看向靈魂,沒有時間遲疑。月千歡直接喊他爺爺,並將外面發生的事盡量簡潔快速,又能清楚的告訴靈魂。

靈魂點頭,「明白了。戴上這個,這是月氏先輩的饋贈。能護你去其他三族陵墓時,不被威壓震懾再次重傷。鑒於其他三族的後代也出現了,一人一個。」

靈魂遞給月千歡的東西,是一顆顆小拇指大小,像珍珠一樣的東西。

月千歡拿在手中,心底那股壓抑沉悶感也完完全全消失了。她高興勾起嘴角,看著靈魂說:「謝謝爺爺。」

靈魂揮手,「去吧,他們需要你。你沒有時間耽擱了。」

他說的不錯,月千歡沒有時間了。她不再停留,立馬收起先輩的饋贈,暫時稱為珍珠的東西。她大步走近帝族亭中,按照月江離告訴她的辦法啟動離開這兒。

以月帝陵墓為中心,月千歡要依次穿梭去往其他三族的陵墓。所以月帝陵墓是最後關閉的。

九天星閣外有禁制,連天道都無法靠近。月千歡暫且可以放心,她現在最重要的是關閉其他三族的帝陵墓。

看到月千歡消失在帝族亭中,靈魂轉身抬頭。在他眼前,一道道靈魂現身。他們皆是月氏先輩,並沒有醒來,只是復甦了一道意識。

靈魂開口:「四族犯下的過錯,終究要四族來解決。」

靈魂二:「解決是要付出代價的,希望他們能承受得了。」

靈魂三:「祝他們好運吧。」

月千歡第一個選擇的是中三重的雪帝陵墓。她走出帝族亭,掐訣打開大門。孿生子的感應告訴她,月瀾星就在門外面!

大門打開,果然如此。在門外,還有無數貪婪的人…… 雪帝陵墓的大門突然打開,外面無數人還愣了愣。

月瀾星和雲夜當即回頭,當看到大門后的月千歡時,他們眼底閃過喜色。對視一眼,月瀾星和雲夜閃身衝過去。

「攔住他們!」

「沖啊!寶藏,傳承是我們的了!」

……

在月瀾星和雲夜身後,是前撲後繼衝過來的貪婪人。月千歡起手掐訣,空間決運轉幫助月瀾星和雲夜不斷跳躍空間,縮短距離。幾個眨眼的功夫,他們瞬間衝進雪帝傳承大門。

他兩進來的那一刻,噗通臉朝下跪倒。月瀾星知道這是威壓,他咬緊牙關傳音大喊:「小歡,快關門。」

「別擔心。」月千歡冷冷看著門外。已經有人衝過來了,然而他們剛剛邁步碰到大門口,身體瞬間飛灰煙滅。後面的人沒反應過來,一個接一個化作飛灰。

有反應過來想要停下,或者後退的。被後面瘋狂貪婪的人擠進來,一時門口就跟收割機一樣。來者不拒,全部成飛灰。

月千歡只看了一眼,她彈指將兩顆珍珠給月瀾星和雲夜。化解他們身上的威壓,月千歡這才掐訣關上大門。同時,月千歡開口:「雲夜,你跟我一起做。將雪帝陵墓藏起來。」

「好。」雲夜化解威壓起身,站在月千歡對面。

月千歡起手掐訣,雲夜便跟著學。月瀾星也站過來一起學,以便不時之需。

爭分奪秒,他們沒有停頓休息的時間。當雲夜成功掐訣使出九十九重法決的那一刻,雪帝陵墓蒙受雪氏嫡血的號令,再次引入虛無空間之中,消失在聖界。

雪帝陵墓成功搞定!

他們對視一眼,誰都沒有鬆口氣。月千歡說:「我要去花帝陵墓。它在上三重,就在天道眼皮子底下。十分緊急!」

「小歡我們跟你一起去!」月瀾星說。

點頭,月千歡帶上他們穿過帝族亭。第二次熟悉很多,可是他們到達花帝陵墓時,卻失敗了。

花元冬和鳳九黎無法到達上三重,僅憑月千歡他們關不了花帝陵墓。而且,花帝陵墓外有禁制一秒鐘上千重的落下,將花帝陵墓困在這座空間內。

月千歡咬牙,憑她現在的空間法決造詣,根本無法破除。

是天道!

上三重是天道的大本營,他困住了這裡。他們該怎麼做?

月瀾星開口:「小歡,花帝陵墓我們暫時沒有辦法。但時間不能耽擱,先去五域將風帝陵墓封印起來。那裡雖然是我們的地方比較安全,但也要小心。」

「不錯,風帝陵墓不能再拖了。」雲夜也說道。

月千歡知道這個道理。他們只能暫時拋下花帝陵墓,通過帝族亭前往風帝陵墓。同時,月千歡還在聯絡風欲和卿風雅。消息還算好,他們已經到了五域。

風帝陵墓在五域現身,同樣引起了五域所有人的注意。

但他們實力太弱了,根本不敢靠近風帝陵墓。而且石麒麟司空喧遇到風欲和卿風雅后,也連同大家將風帝陵墓最快隔絕開。

就在他們以為能順利藏起風帝陵墓時,變故生! 「林。你真的要走?不再多呆一段時間?」只見韋德,阿爾忒蜜絲,埃奇,大東和修站在林辰的別墅門前看著林辰。

林辰微微一笑,「是啊,這兒的事情已經做完了,我也沒啥待下去的理由了。所以我該離開了。」他丫的,就你們這個破世界,除了綠洲有點意思,現實世界一點趣味都沒有,綠洲我都玩膩了。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而且現實世界里到處的生態都被破壞的一塌糊塗,再在這兒呆著我怕我魂宗的身體都會撐不住了。

「好了,其他的話我也不多說了,別墅我已經轉在了你的名下,以後你們就自己發展吧!我就先走了。」說完林辰沒有理會幾人,就直接進入了萬界交易城。

看著突然消失的林辰,埃奇左看右看,然後疑惑的說到:「林進入了綠洲?」

韋德搖了搖頭:「不,他連綠洲的登錄器都沒有用,所以說他是真的消失了。」

「消失?難道林是一個神?」埃奇一臉的懵逼。

韋德看著埃奇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神,但是他那神秘的手段太多了,比如當初我們在第三關的時候,諾蘭為了獨佔彩蛋而使用奧蘇沃克斯寶球釋放的那個魔法防護罩,那個防護罩可是被稱為能免疫一切攻擊的存在,可是在林的手裡,它沒有任何作用,直接就消失了。

還有那個從來沒有在綠洲里出現過的機械奧特曼,別說見過,就算聽也沒有聽說過,可是林卻擁有它。而且接管社交遊戲公司的股份后,我就去查過林的資料,得到的結果是林就像是一個憑空出現的人一樣,資料庫裡面根本就沒有他存在的資料,而且現在他又憑空消失了,所以即使他不是神他也有著一些我們未知的神秘手段。也不知道以後我們能不能再遇見他了。」

而進去萬界交易城中的林辰已經不知道韋德他們之間的對話了,他直接來到了自己的萬界店,只見長舌蝠朝著自己飛了過來。

長舌蝠飛到了林辰的面前,一臉討好的說到:「老大,你不在的這段時間裡,天諭世界來了一個神秘人,兌換了一個稱之為青帝神器的東西,我給了他10萬兌換點的東西給打發了.」

聽到長舌蝠的話林辰滿意的點了點頭,老大這個稱呼是林辰重新去龍之谷世界接長舌蝠回來的時候讓它改的口,老是叫自己主人總覺得有點那啥了。

「青帝神器在哪兒?快拿給我看看。」林辰有點迫不及待了,青帝神器的全名叫做翠煙玉之琴。也就是說現在自己已經有了黑帝和青帝神器,只差黃帝,赤帝和白帝神器了。赤帝和白帝神器還好說,黃帝神器的話黃帝魔化后不知道去哪兒了。

算了不想了,反正有神秘人給自己收集,又不是自己去,想那麼多幹嘛。

只見長舌蝠在它的儲物戒指里掏出了一把青色的古琴,上面充滿了許許多多的神秘符文。接過長琴,林辰不由得伸手彈了彈,還別說,質量不錯。至於要彈一首曲子什麼的還是算了,誰讓自己沒有那個天賦呢。

「系統,回收青帝神器,現在我已經有用兩件神器了,距離掌控天諭世界和結束新手期已經不遠了。」弄完了自己還得去祖星一趟,綠洲對於斗羅根本沒有用。沒電啊,除非自己把發電機也一起弄到斗羅大陸。

對哦,還別說這個想法有點兒可行啊,到時候要是自己把綠洲弄起來了,弄成斗羅版的綠洲,是不是會很火啊。

到時候就可以用虛擬登錄器換取天材地寶了,特別是對於斗羅的平民來說,可以讓他們在遊戲里體會一下成為魂師的感覺,那樣的話也會了卻很多因為沒有魂力而無法成為魂師的人的遺憾。

「兌換成功,獲得兌換點100萬點。任務進度五分之二。」

又賺了90萬兌換點,爽。林辰從儲物戒指中摸出了兩顆菩提子,這是他閑著無聊給林一要的。

林辰把菩提子遞到長舌蝠面前:「你吃不吃這個,吃的話就給你,不吃的話就算了。」

長舌蝠看著林辰手中的菩提子吞了吞口水,這種天材地寶對他們這種普通的靈獸來說有致命的誘惑。

「要,老大,快給我快給我。」

看著長舌蝠那沒出息的樣子,林辰不由得搖了搖頭,好歹也是跟著我混的啊,他丫的這麼居然這麼丟臉,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虧待了你。

嫌棄的把菩提子遞在了長舌蝠的手裡,「好了好了,你快回去吧。別在這兒丟臉了。」

長舌蝠滿臉笑容的盯著自己手中的菩提子,然後急沖沖的跑回了店鋪的後面。

看到這一幕,林辰更是不由得搖了搖頭,你他丫的還能再丟臉一點,飛都忘了,你他丫的會飛,會飛。

唉,自己做的什麼孽啊,怎麼會找了一個這麼丟臉的小弟啊。

算了,隨你去吧。丟臉也只是在萬界交易城裡丟臉,對我也沒啥影響。

「系統,打開祖星的交易通道,我要回去。」綠洲得先送回祖星,然後再複製一份到斗羅大陸。

「通道打開成功。」

踏入了交易通道,轉眼間林辰就來到了帝都。

看了看熟悉中夾帶著些許陌生的環境,林辰不由得搖了搖頭,他丫的自己才離開多久,帝都好像變化了好多了。

走到大路上,林辰隨手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上車后司機就問到:「兄弟,你要去哪兒?」

林辰微微一笑:「師傅,去白色彼岸花公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