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在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林依依就忽然沖了過來,拉著我道:「九哥哥,快走,一會兒那女鬼要殺了我們的,先活下來!」

林依依把我拉起來后,我就回頭去看那女鬼還有仙靈婆。我這一看,竟然看不到她們了。

只是那枯樹的地方,再次被白霧籠罩了起來,完全看不清楚枯樹裡面的情況。不過,聽那打鬥聲,她們應該在那白霧裡。

仙靈婆肯定不是女鬼的對手,她不懂道術,可她會利用邪術。這顆枯樹很邪門,可能是她在尋求庇護。

我看著一臉擔心的林依依,笑著問她:「依依,如果我能幫你阿媽,你可以讓你阿媽放了我的人嗎?這女鬼雖然厲害,可我也有辦法保住你阿媽的命!」

可誰知,我這麼一說,林依依就淺淺的笑了起來,說:「九哥哥,我會帶著你找到你的人。你也不要擔心阿媽,她死不了的,只要她靠近這神樹,就算女鬼殺了她,她還是可以復活過來的!走吧,九哥哥,我帶你藏起來,等女鬼走了,我們再出來!」

「額……」我被林依依的話給愣住了,但我相信她不會騙我。如果真的像她說的這樣,那我倒是沒有必要和這女鬼拚命,先躲起來再說!

可就在我決定好了之後,還在找人的葉伯突然跑了過來,手裡還保持著他們葉家暗中聯繫的手訣,看著我大聲道:「初九,小姐在這枯樹里!!!」 「平個屁,我都混這樣了還能心平氣和?」

對於西紅柿的話我毫不在意,反正我這個老天幹得這麼失敗,那就讓我失敗透頂吧!

「你的心情影響著世界,你一定要心平氣和!」西紅柿鄭重其事的語氣,說道:「如果你再胡思亂想,那麼世界將會質變,一旦世界質變,你更加難掌控了。」

「變就變吧,反正我左右不了,強顏歡笑我做不來。」我搖搖頭回答它。

「哎呀,我的天,來不及了,妖魔鬼怪都誕生了。」西紅柿無奈的嘆道,然後收回枝椏,這是不理我了,但是我不介意,反正這傢伙我拿它也沒轍,唉,想想我真是沒用啊!

「不用緊張!」

「好久不見!」

突然,兩道聲音憑空響起,接著眼前一晃,那個七色童子和白月仙子來了。

看見這兩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心裡不爽啊,原本我可以輕輕鬆鬆的過主宰生活,然後呢,就因為這兩個人,明著是幫我,可現在害得我混得控制不了世界,眼看我的世界都要墮入黑暗了,七色童子還說不用緊張,我還能說什麼呢?

就這麼一會兒時間,我的世界誕生出了妖魔鬼怪行屍走肉,還有一些我以前沒見過的東西,好在這些東西被自然屏障隔離在各自的空間,並沒有影響到凡人,只要凡人沒事,那就根基還在,我無所謂了。

「不錯不錯,已經大造化了,就讓我來錦上添花吧!」白月仙子說話,說的同時東張西望,然後又翩翩起舞,我以為又是上次那樣的現象,都準備要躲到七色童子身後了,不曾想忽然覺得周身很舒服,神清氣爽的感覺,然後就看見天空下起了桃花,閃爍著七彩光芒的桃花,多美多美啊!

「來者是客,我也助你一臂之力!」一旁的七色童子也是開口,揮手動了起來。

看他行動,我鬱悶了,我真想求他放過我吧,他給我帶來的東西,我實在是無福消受,但是我又不敢說出來,哎!

既然不敢說,那麼我只能靜靜的看著了,好像我只能置身事外,當這一切都與我無關,因為我強不過人家,人家強行要幫我,我只能忍著。

「快,定規則!」七色童子看了我一眼,說道:「修士境界規則,你必須要馬上定,不然的話就亂套了。」

「定規則?」

看著他急迫的樣子,我那是一頭霧水,我哪懂什麼規則?

如果我懂規則,還能混這麼差?

我一個老天一界主持人,然後凡人我對付不了,修士我對付不了,就連我的分身我都拿他們無招,哎!

「快點,屬性規則!」七色童子急道。

見我干站著沒反應他的臉色變了,剛才是急迫,現在有點生氣的樣子。

「我哪懂什麼屬性規則?就算是打牌也得有人先教我啊,不然我怎麼玩?」我低著頭說道。

看他無緣無故的生氣,我委屈得很,雖然怕他,但我也是有脾氣的人啊。

怎麼說我曾經也是主宰,現在又是大主持,然後他還是在我的地盤,居然沖我生氣,唉!

想想挺無奈啊!

因為我沒有人家強啊!

「好吧,那就用撲克牌定屬性規則!」看我好久沒有答應,他妥協一樣的說道:「希望你以後不用後悔,到那時你責怪我的話,我不認賬的哦。」

看了我一眼,他的雙手搓了起來,然後我就看見滿天紙牌一閃而逝!

他奶奶的,這兩個神經病又要搞什麼鬼啊?

我十分疑惑,要不是沒有把握,我真想劈了這兩個傢伙,唉唉唉,我很無力吶!

「快點,力量規則!」七色童子又看了我一眼吼了我一下,那眼光和之前一樣的急迫。

「軍棋!」

看他那麼急,我就隨口說說,管他那麼多,反正我的世界我都控制不了,隨他怎麼弄吧!

得到我的話,他居然沒有說什麼就開始動作,我有點好奇這其中原由,不過我懶得問他,等會他和那個白月仙子走了我再問西紅柿。

「神識規則!」他再次問我,這次沒那麼急迫了。

「中國象棋!」

我依然隨口一說,反正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就隨口說說讓他去弄吧!

看著這兩個人一起多管閑事,我找個地方坐下,準備歇一會,反正一切似乎與我無關,我現在就是一個觀眾。

「哎呀!」

剛坐下我就跳起來,因為我感覺到力量在消失消散,境界在跌落。

看了七色童子一眼,我摸了一下額頭,無奈的我連責問他都沒有勇氣,於是我只能蹲下身來,默默的哀傷,只能怪自己倒霉自己命苦吧!

「快別這樣,規則是你定的,你自是逃不過自然之內,我們還有要事先走,希望下次再見你能更上一層樓!」七色童子說完一閃,先走了。

「呵呵,我也要走了,感謝我的話日後再說吧!」白月仙子笑了一下,不待我回答她的話,她也一閃而沒。

我能說什麼?

我還能說什麼?

就這麼一會功夫,我已經跌落到練氣的層次,也就是凡人入修士的第一個門,我哪還有心情管這兩個災星?

「嘿嘿,我的天真是有福氣啊!」

西紅柿探出枝椏,一片葉子上顯露出來一張幼稚的臉,見他是一臉羨慕的看我,我疑惑又鬱悶的說:「我都混成練氣士了還有什麼福氣?」

「嘿嘿,別忘了你是這方世界的老天,你就算是練氣士,你還是老天!」

「是老天還是老天,那又怎樣?」

「不怎樣,但是別人,所有,你的世界里所有修士都是練氣士!」

「不太明白!」

「你放出神識一探便知!」

「噢!」

抱著好奇,我探出神識,我以為我境界弱神識探不了多遠,不曾想我一探就覆蓋了整個大世界。

「嘎!」

我傻眼了。

因為我的大世界之中充滿了戰爭,修士之間的戰爭,到處都在開戰,打得不可開交,從他們的攻擊手段不難看出,對決的都是練氣士。

不管是老頭修士也好年輕修士也罷,全部是練氣士,而且都是練氣一層。

當然也有一些不是練氣的,雖然我看不出來他們練的什麼,但是他們戰鬥力和練氣一層差不多,有可能是力修士。

一個兩個打架我還能干涉,世界級別的群毆,我根本管不過來,那就只能隨他們去吧!

我收回神識,感應了一下四周的靈氣居然無比稀薄,看樣子是不能呆了。

「嘿,不想和我聊聊?」西紅柿嬉皮笑臉的說道。

「沒什麼好聊的,這天下都沒有比我牛的修士了,以後老子要橫著走,你就別煩我了。」

想想忍了那麼久,我是該活動活動了,要知道我剛才的探查之下,無天和華天都等那些傢伙都是練氣士,那我還怕什麼?

全天下的修士,不管是明的暗的,好的壞的,反正只要是修士都是練氣一層的境界,那我還怕什麼?

我有神識探查,還有我能夠越階擊殺,嘿嘿,那麼以後我還用低聲下氣嗎? 葉伯就指著那顆被濃霧籠罩的大枯樹,一臉驚恐的說道:「初九,小姐就在這枯樹里!」

「啥?葉棠在枯樹里?!」聽到葉伯這句話的時候,我的身體當即就震驚了一下,連忙問他:「葉伯,你會不會弄錯了?葉棠怎麼會在這枯樹里?」

「初九,不會的!」葉伯搖了搖頭,肯定的說:「這是我們葉家的手訣,每個人身上的氣息都不同,這個手訣可以找到附近的氣息。我剛才把整個寨子都翻了個底朝天,唯獨這大枯樹。剛才我一使用手訣,就感受到了這大枯樹里有小姐的氣息!」

「等等……」葉伯說到這兒的時候,我才猛然想起了之前苗人三祭的場面,道:「葉伯,之前我和葉少卿混進來的時候,苗人正在舉行祭祀!我看到他們用抬龍架抬了一個穿著黑袍的人走到枯樹下,跟著就消失了。難道,那抬龍架上穿著黑袍的人?正是葉棠???」

我一說出來,葉伯也是一臉的震驚,道:「肯定是小姐,我們快去救她!」

「別著急,葉伯!」我看到葉伯很衝動,連忙攔住了他,說:「這枯樹裡面有強大的女鬼還有仙靈婆,這顆枯樹很邪門,仙靈婆說不定在借用枯樹的力量,我們不能貿然進去,先弄清楚了在進去也不遲!」

「嗯!」葉伯不是沒有理智的人,聽到我的分析后,也是冷靜的點了點頭。跟著,我才看向了林依依,問:「依依,剛才我聽到那左陰說,你阿媽不會死,只是用身體裡面的東西來偷取別人的壽元和身體。剛才你也說了,你阿媽不會死,就算死了,神樹也會讓她復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九哥哥,我不能說,我不能說,這是我們蠱苗寨的秘密,也是我阿媽的秘密。如果我說了,他們會讓我的身體來祭神樹的。」我沒有想到林依依的反應會這麼大,一個勁兒的搖頭,臉上又很害怕。

看來,她知道這枯樹的秘密,也知道仙靈婆的秘密。但現在唯一找到葉棠的方法,就只有靠林依依了。

一想到這兒,我就抓住了林依依的手臂,道:「依依,我的朋友還在裡面,如果你不告訴我具體的情況,她就會死。她還年輕,也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子,你難道要眼睜睜看著她死嗎?」

「這樣啊?」林依依很善良,我這麼一說,她就猶豫了起來。我沒有繼續催促她,等她猶豫了一會兒,好像下了決定,抿著嘴唇道:「九哥哥,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不能害我們蠱苗寨的人,更不能害我阿媽!」

「嗯,我答應你。如違背誓言,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沒有任何的猶豫,重重的承諾道。

聽到我了的誓言,林依依才嗯了一聲,說:「這是我聽我阿媽說的,蠱苗寨的人都不知道,只有我和我阿媽知道。這神樹其實是一口蠱棺,是成千上萬的蠱蟲凝聚而成的棺材。我阿媽已經活了好幾百歲了,每一次她要死亡的時候,就會選中寨子里的年輕女子祭神樹,其實是把她們裝進那枯樹里的蠱棺中。蠱棺里的蠱蟲會吞噬活人的靈智和意識,而我阿媽體內有一隻神蠱,叫魂蠱,也叫陰蠱。它其實就是我阿媽,只要那陰蠱進入到年輕女孩的身體,就會變成我阿媽。我阿媽就會得到她的壽元還有年輕的身體,借用她的肉身繼續活下去。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就很生氣,氣我阿媽害人。 雙寶來襲:爹地狂傲如火 可我阿媽說她這是不得已為之,她說她活下來,其實是在等一個人!九哥哥,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也很生氣,想著阿媽害死了人。可她畢竟是我阿媽,我只能幫她隱藏這個秘密!我現在告訴你了,希望你不要殺她。」

聽完這番話的時候,我和葉波同時震驚的倒吸了一口涼氣。我沒有想到,這仙靈婆控制蠱苗寨,其實就是用這種見不得人的邪術。

但我同時也明白了,左陰和葉少卿來找的,肯定也是這陰蠱。只要有了這陰蠱,就會不死不滅,永遠的以各種不同的身份存活下去。

只是,這陰蠱到底是啥玩意兒?

「遭了!」 這個總裁要不要 我還在沉思的時候,葉伯突然驚呼了一聲,指著那大枯樹的方向,道:「那要是依依說的是對的,小姐此時就葬在了枯樹的蠱棺里!這蠱棺會吞噬她的靈智和意識,我們快點去救她,不然的話,小姐就算醒過來也沒用了!」

「不行,葉伯,九哥哥,你們不能去!」葉伯話音剛落,林依依就拉住了我們,不認我們去,「九哥哥,蠱棺是由成千上萬的蠱堆積而成的,你們身上沒有陰蠱,只要接近蠱棺它們就會醒過來。這麼多的蠱蟲,你們會死在裡面的。別說是你們,就算是我們寨子的人進去了,也會死!」

一想到那蠱蟲聚成的蠱棺,我的身體就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成千上萬隻蠱蟲形成的棺材,而葉棠就躺在裡面,只要一靠近蠱棺,那些蠱蟲就會想。

別說是看到這一幕,我就是想到這場景,渾身就不寒而慄!

葉伯也是怔住了,顯得很是為難,怔了片刻,突然拉著我,道:「初九,我這條命是撿回來的,我去救小姐!如果我能救出小姐,那肯定是最好的。如果我沒有救出小姐,那你就不要等我了,離開這個地方!」

這種情況去,無疑是十死無生。可真的要讓葉伯去嗎?

我怔了一會兒,咬了咬牙,道:「葉伯,你走,我去。葉棠救過我,我欠她一條命。要是沒有她,我也活不到現在,更無法手刃我的仇人!我李初九鄉野小子一個,沒啥本事,但有恩必報,有命必還,這是我的原則!」

「不行,掌教,你不能輕率做決定,玄真一門還要靠你!」葉伯拉著我,不讓我去。

我怕葉棠耽擱不起了,而且子龍到現在也沒有出現,恐怕已經是凶多吉少了。我心愿雖然沒有了卻,但已經手刃了左陰,雖然不甘心還沒有殺死周八字,但有些事情,必須有人去做!

想到這兒,我就推開了葉伯,喊了一聲,「葉伯,如果我沒能活著出來,你就走,不要等我。」

說完之後,也不等葉伯開口,直接朝大枯樹沖了過去。而就在我剛剛衝過去之時,仙靈婆的身體就倒飛了出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在她摔倒在地上的時候,我就看到爬了幾下都沒有爬出來,但卻是大聲的笑了起來,道:「我是蠱苗寨的神,不死不滅,你們殺不死我的。哈哈,我還會重生復活的!」

隨著她的話一說完,我就看到她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那脖子的地方,喉嚨一翻一翻的,好像有啥東西要吐出來。

只是幾秒鐘的時間,我就看到一隻像魂體的蠱蟲從她口裡飛了出來。那蠱蟲不是實體的,像鬼魂一樣,是虛擬的!

「九哥哥,是陰蠱!你如果想要救你朋友,就把陰蠱吞下去,那蠱棺的蠱蟲就不會傷害你!」就在我怔住的時候,林依依突然朝我大喊了起來。

對,這個方法能救葉棠!

林依依點醒了我,我點了點頭,立馬就朝那陰蠱追了上去,想要把這隻陰蠱吞掉。可我剛一衝進大枯樹下的白霧裡,那女鬼就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一感受到她身上的陰氣,我握著鎮魂尺就要出手。然而我還沒出手攻擊,就聽到了一句瞬間讓我潸然淚下的抽泣聲:「初九,娘好想你!!!」 「好吧好吧,我不煩你,反正心上人有難是你的心上人,分身遭劫是你的分身,與我何干?」西紅柿一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看著我說。

聽了它這話,我也懶得理它,馬上放出神識去探一下甘雪蓮,一探之下她果然被人圍攻,應該說是被人爭奪,她夾在中間,左右不好,不是被拉扯就是受到攻擊,來不及多想,我趕緊把她吸進我的神識內空間,然後又探了一下無天和華天都等大佬,嘿嘿,一個個被圍攻,多狼狽不堪啊!

一碼歸一碼,再幸災樂禍他們也是我的分身,我還是要救他們,不能讓他們死於他人之手,那我當初的付出就打水漂了。

救了靈感界帶出來的所有分身,我就想既然要救,那我索性把認識的見過的全部救了,相識一場緣分,我怕以後會想到他們,到那時想見見不得還是會有點勒個去。

就連之前想害我的那幾個傢伙,也就是那個叫候易的和他的那幾個狗腿子,他們不能死在別人手裡,我得留著自己收拾。

救下所有認識的人,我用神識包裹著自己的身體,然後一念之間就來到了靈魂分身所在地,軍侯府。

靈魂分身沒有意識是傻子,皇帝給一個傻子弄了一個軍候府,我有點無語,同時我居然想就這樣放過他,哎,九泉之下的靈魂分身父母,養父母能不能瞑目啊?

話說回來,還是先解決當下的事。

探查之下野外有一塊荒地,我一下子放出所有,其中有人也有其它東西,玉靈和靈蟲,嘿嘿,讓大家都摔一跤。

哎呦喂,這些人真淡定啊!

我以為他們會謝天謝地,結果都沒有,大家都慢悠悠的爬起來,沒有人有啥反應,好像見怪不怪一樣。

他們沒有反應,我自然不好說什麼,於是我假裝臉上不舒服,用手蒙著臉,神識則觀察他們。

玉靈這傢伙懂事很,沒有揭破我,有意無意的看了我一眼就玩消失。

它是靈類,沒有受到規則限制,要消失自然輕而易舉。

靈蟲則乖乖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其他人呢一個接一個的離開,走到最後剩幾個人盯著我看,甘雪蓮、小牛、無天、華天都、無字天書、應門、葉衣。

「你就這樣裝下去?」無天說話。

這傢伙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彷彿他知道一切似的。

「明人不說暗話,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坦白說你到底是誰?」華天都說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