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頓時,他體內多了一股強大到足以將這片天地都撕開的恐怖力量!

他站起來。

那一邊,墨極的手快要伸到了洛未央的不可描述之地,冷笑道:「魔帝大人取你的元陰,我佔有你的肉身,哈哈……洛未央,我就要脫你的衣服,你且看看那個羸弱的人族螻蟻,能不能救你?」

「墨極!!!」洛未央悲憤,偏偏這時候,連自殺都不行。

「人族不值得,覺悟吧!」墨極冷笑,魔爪即將作惡。

正說著,墨極忽然身軀一冷,他感覺有什麼人,衝到了他的身後。

他回頭,嚇了一大跳!

那個人族的螻蟻,名為韓正,此時,站在他的後面,冷視著他。

「你知道什麼叫守護嗎?」韓正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然白牙。

「什麼?」墨極一愣。

「這就是。」

緋紅刀光,如天上的流星劃過,一股玄之又玄的殺之刀意,衝天而起,在返虛之力的加持之下,從靈央武院開始,蔓延到了靈央山,蔓延到了大雲山脈!

這一瞬,大雲山脈範圍內,但凡修為達到了洞玄境的武者,都能從天地之間感應到一股恐怖的殺機。

張倉噗通一聲,趴在地上,心中暗罵:「馬丹,哪裡來的凶人?殺意衝天啊。」

靈央城某座院子之中,白獨行抬頭望天,皺眉道:「好強的殺意。」

大雲山深處,各族隱藏起來的生靈,一個個瑟瑟發抖,一個個信息傳遞出去:「這兩天老實點,別亂來,有絕世凶人出世!」

刀光回到密室,回到墨極面前,噗嗤一聲。

半步化神的強者,連慘叫都來不及,就化作兩半,旋即,紅顏真刀脫離韓正的掌控,紅光掃過墨極的屍體,頓時,墨極就變成了一具枯骨。

而這時候,原本還平淡無奇的紅顏真刀,猛地作響,碰的一聲炸裂之後,重新浮現緋紅。

如同天上的雲霞一樣的緋紅。

刀身兩側,一面是元紋如赤霞,正噴薄吞吐霞光,似乎能吞噬什麼,一面則是元紋如赤焰,只是看一眼,韓正竟然覺得魂海有些刺痛。

「嗡嗡嗡……」

脫胎換骨的紅顏真刀,盤旋在韓正四周,歡快得如同一個孩子。

只是,來不及高興,墨極的屍體之中,浮現一道金光,至剛至陽,赫然浮現一道魔影。

那是一個沐浴在金陽之下的強橫存在。

「吾乃九陽魔帝,誰殺了墨極?速速跪下!」那聲音充滿無上威嚴。

韓正體內的返虛之力,澎湃不已,殺性驟起,「跪你麻痹!去死!」

又是一刀。

投影破碎。

「啊……本帝記住你了!!」

一點金光,從那投影之中散去。

韓正不理會那金光,又是一刀,破掉了半空中的八扇光門,半空中就掉下一張捲軸,落在腳下。

正要去撿,體內的一股返虛之力消失不見,整個人就飄了。

「洛……老……師……呃……好……暈……」

噗通。

韓正撲倒在地上,睡得像條狗,唯獨那紅顏真刀,盤旋在他四周,守護著。

洛未央眼睛眨一下,眨兩下,眨三下……她笑了,像個孩子。

「嘻嘻,守護,我喜歡這個詞。 易烊千璽只笑不語,「我們回去吧!我有些累了。」自然是回千璽家咯!「好吧,可可,該回家了,別睡了。」此時的慕可已經醉了,滿嘴都是胡話,「嘻嘻,我沒有醉哦!源兒,我給你說!我其實想了好久才想明白,我其實真的很喜歡你……還喜歡韓希宇呢!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明明知道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以為我可以一曲帶過的。

源兒,開始我還有那麼一點點傷心,但是後來我發現我不喜歡他了。」劉夢璃嫌棄的看著喝醉酒的慕可,說了一句:「你啊!就是傻!」儘管慕可不可能聽到,但是劉夢璃還是願意替她收著這個秘密。慕可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十點過了,而且醒來后發現這裡不是自己的房間。迷迷糊糊的洗漱了一番就下樓了,「易烊千璽?你怎麼會在我家?」

易烊千璽給了慕可一個白眼后說到:「拜託,你看清楚了,這是我家,不是你家好不好!」慕可哦了一聲,愣了2秒后又問道:「那我怎麼會在你家?我記得我回家了啊!」易烊千璽扶額嘆息,「別跟我說話,我跟你不熟。」然後就離開了,留慕可一人在風中凌亂。

「傻子給你來電話了~傻子給你來電話了~」這是慕可為劉夢璃設的專屬鈴聲。「喂,夢璃,啊~」慕可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你在那你啊!」劉夢璃就知道她才起來,「我已經在學校了,你的行李,晨!已經給你帶到學校了。我要處理一些事,先掛了。記得早點去學校哦!」然後直接掛掉了電話,慕可一副生無可戀的看著手機,然後告訴了千璽一聲就回自己家了。

「老師你好,我叫劉夢璃,我有點事找你!請問你有時間嗎?」劉夢璃很有禮貌的問道,那個老師一看就是勢利眼,看見劉夢璃的第一感覺就是窮人家的孩紙,「我現在很忙有事要等一會兒。」劉夢璃哦了一聲正準備離開時又來了兩個人,一個中年男士和一個和劉夢璃年齡差不多的女孩。

「李先生?什麼風把你吹來了?」一臉敷衍,不過那位姓李的先生已經習以為常的樣子。「陳老師現在有時間嗎?」「有有有~不知道李先生有什麼事找我呢?」「老師,拍馬屁要有限度哦,不要拍在了馬蹄上呢。」劉夢璃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讓那位李先生十分不爽。「同學,你好,我叫李莫。」李莫向劉夢璃伸手,可劉夢璃沒有要回復的動作,於是李莫尷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你是叫劉夢璃對吧,你有什麼事找我?」劉夢璃笑了笑回答到:「沒事了,我自己去找校長便可以,謝謝咯!」陳老師微微一愣。「那個……同學我能知道你和校長的關係么?」劉夢璃沒有理會那個老師,「你好,我叫劉夢璃,有機會可能會再次見面哦!」「同學,如果你有事找老師的話請快一點,我們還有事找陳老師呢!」劉夢璃很配合的問道:「陳老師,我想知道大二學生的所有人的名單,就這麼簡單!」

「你要大二的名單幹嘛?」陳明言「加入學生會啊!」

「…………」

「嘖嘖,同學你可真不謙虛啊!」李莫一臉鄙夷的看著劉夢璃。

「你就說又沒有吧!沒有的話我去就要去找校長大人咯。」說著劉夢璃起勢要走,陳明言猶豫了一下從抽屜里拿出了一份文件,裡面便是這屆加入學生會的學生名單,本來會長應該是大四或者大三的學生,可是因為當時的學生會會長和大一的一個新生打賭輸了。所以會長的位子就被大一的那個新生拿走咯!

「謝謝咯!」然後那些名單離開了辦公室。

是夜,劉夢璃回來后就自己呆在房間里,慕可和慕晨還沒有回來,「嗨,在幹嘛呢?」陽台外的楓樹上出現了那個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劉夢璃揉了揉太陽穴回答道:「整理資料啊,你能不能沒事就到我家來,很容易別誤會的明白么!」劉夢璃頭都沒有抬起來,「嘻嘻,我們是鄰居嘛,串門有什麼問題么?再說了,你昨天怎麼沒回來啊?」

劉夢璃抬頭看了下慕容梵宇后又繼續看著手上的名單。「慕容梵宇,你也太自覺了吧!」 迷霧圍城(上) 慕容梵宇喝了一口水之後說到:「不會那麼小氣吧!一口水也捨不得給我喝啊,再說了,有一句老話叫做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所以呢,我就自覺一點好啦!還不用麻煩你。」 「醒了?」洛未央坐在床邊,一雙好看的眼睛,盯著剛剛睜開眼睛的韓正。

「洛老師……」

「起來。」洛未央不給韓正說完,起身走到閨房的白玉桌旁,桌子上放著紅顏真刀。

韓正和洛未央對面而坐。

「刀不錯。」洛未央捧著紅顏真刀,道:「叫什麼名字?」

「紅顏真刀。」韓正道。

「一品元兵,具備兩種屬性,元噬和斬魂,很罕見很強大的屬性。」洛未央道:「這是一把古元兵,能說說來歷嗎?」

韓正正要告知,卻想起大雲散人的提醒,不準說出和他有關的事情,否則會給自己招來災禍,當即搖頭,道:「不能說。」

洛未央並沒有追問,只是淡淡的看著紅顏真刀。

「你說過,你要守護我。」洛未央吸了一口氣,道:「而且,你當時,真的做到了。我能感覺,是這把刀給你的力量,但不知為何,那股力量消失了。」

「是的。」韓正道。

「這把古元兵,表面上,看起來只是一品元兵,但,已經誕生了靈智,而且其內部藏著乾坤,你只需要不斷提升其屬性,將能不斷提升。」

「元噬屬性,則是此物能吞噬元兵精氣,不斷提升屬性,並且在戰鬥的時候,能吞噬對手的元氣,霸道非凡。」

「斬魂屬性,則是能以你的神魂催動,化作斬魂之力,直接斬掉對手的神魂!這個屬性更加霸道。」

洛未央說著,袖子掃過桌子,浮現一隻青色的玉匣子。

「這紅顏真刀來歷不凡,而且有靈,竟然還認你為主,想必你已經煉出了和它相符合的刀意。你已經是一個刀修了,一個刀修,不能沒有刀匣。」

洛未央的表情和認真,甚至是不帶感情,和以往的洛未央完全不一樣,韓正感覺有些陌生。

「用你的刀意攻擊我。」洛未央道。

不容置疑的語氣。

韓正深吸了一口氣,心神一動,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出現在丹田之中,緊接著,紅顏真刀飛到了他手中。

剎那間,一股兇悍的殺意從韓正的眉心衝出來,氣勢雖小,但凶氣逼人。

「果然是殺之刀意。」洛未央點了點頭,道:「墨極,就死在你得到神秘力量后施展的殺之刀意之下。」

「他是誰?」韓正道:「。」

「九陽魔帝坐下的護法之一,半步化神強者,墨極。」洛未央道。

韓正忽然想起了,當初洛未央問他,如果真的要追求洛未央,恐怕要承受恐怖的代價。

是這個原因嗎?

「九陽魔帝很強嗎?」

「北大陸,眾多種族之中,十大強者之一。」洛未央道:「而他,要搶我當他的鼎爐!」

「你還斬過他的投影。」

「他還有三年,就要出關!」

三國呂布之女 洛未央說到這裡,沉默了半晌,忽然緊緊的盯著韓正,道:「現在,你還打算追求我?還打算守護我嗎?!」

「我,說話算話!」韓正道。

「謝謝。」洛未央冷漠一笑,道:「但是,你現在只是鍛體境,很弱的存在。九陽魔帝吹一口氣,就能讓你飛灰湮滅。」

「我……」

洛未央站起來,指著窗外的一座十幾丈高的山,道:「看到那座山了嗎?」

韓正望過去。

洛未央劍指猛地一點,一道驚天紫劍刷的一聲,沿著那山脊劈斬,將山變成兩半。

「嘶!」韓正倒吸一口涼氣。

「我現在是法相境九層,彈指間能斷山倒海!」洛未央苦笑道:「但,九陽魔帝殺我,也只需要一根手指碾壓!」

「三年之後,他就要出關!三年之內,除非你能踏入化神境,才勉強有資格守護我!」洛未央道:「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不是誰都是李寂寞!」

洛未央起身,朝著外面走去,道:「所以,韓正,忘掉我!從此,你的生命中,再也沒有洛未央這個女人!我,不想害你。」

她一步步走去,凌空虛步,每走一步,腳下生出紫色蓮花,如同謫仙。

「我能!」韓正站起來,握緊拳頭,道:「三年!三年之內,踏入化神境!你相信嗎?!」

洛未央回首,一改之前的冷漠,綻放笑容,道:「你不怕?」

「不怕!」

「那我相信你。」洛未央沉聲道:「不過,這三年之內,我們不能再見,九陽魔帝不會放過我,還會派人過來。」

「我要和你一起!」韓正道。

「你現在太弱了!等你踏入化神境,再來守護我!」洛未央道:「我洛未央,這一生,初吻是你的,初擁是你的,第一次牽異性的手也是你的,我是你的!」

「可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韓正,這時候,不要兒女情長!既然你選擇我洛未央,我選擇你韓正,那麼,你現在最要緊得是三年之內踏入化神境。」

「我不放心你一個人!」韓正道。

「只要九陽魔帝不出手,他們抓不住我的,再說了,之前那八門封印捲軸,我拿了,有了那件寶物,我能逃三年!」洛未央道。

「洛未央!」韓正喊道:「你不準有事!」

「我等你踏入化神境,名揚北大陸!」洛未央展顏一笑,逐月而去。

韓正則是捧住青雲刀匣,手指狠狠的掐住,咬緊牙根,雙目之中,壓抑、無助、而充滿火焰般的渴望!

「我要變強!!!」韓正低吼。

足足發泄了小半個時辰,韓正收拾好心情,催動青雲刀匣,頓時將紅顏真刀化作一道紅光,納入其中。

頓時,青雲刀匣就化作巴掌大小,化作一道刀匣印記,融入了韓正的手掌心中。

「青雲刀匣也不簡單!一般的刀匣只能背負在身上,此物卻能融入我的掌心」

「並且,紅顏真刀進入其中之後,竟然通過刀匣,和我溝通,刀匣則是將我的元氣提升了四倍,來溫養紅顏真刀!」

「不僅如此,我的殺之刀意,也已經凝聚成一枚刀意種子,藏在丹田,而刀匣也能和刀意勾通,藉助刀意來磨礪紅顏真刀。」

「看樣子我要走上刀修之路了,刀修霸道強橫,再加上陰陽鐲的力量,三年,化神境未必不可能!」

「元石!只要有足夠多的元石!九陽魔帝一樣是垃圾!」

「洛未央,等我三年,我韓正,必不負你!」

……

第二日。

張倉左右分別跟著古修和牛不打,身後跟著上百個抱元境的長老、老師,以及三十六個精英小隊的弟子,沖入靈央山。

「按照既定陣型,全方位無差別,屠山!」張倉扛著板斧,滿身鐵血煞氣,「上!」

頓時,三十六個精英小隊分別被幾個長老和老師帶著,從不同的路踏入其中。

韓正所在的小隊則是由張倉和牛不打親自帶領,只是不知道為何,白獨行並沒有過來。

剛剛入山,就是山谷,山谷之中,上百頭鬼物正在扎堆,感受到張倉等人的氣息,頓時朝著山中逃亡。

「追!」張倉正要發號施令,忽然懷中的傳音玉符一動,他表情怪異道:「臨武武院也來了靈央山,並且李臨武那個老傢伙,還邀請我入內山?外山的二品鬼物和抱元境鬼修已經被清理了?」

「臨武武院的人也來了?」牛不打道。

「李臨武邀請我們靈央武院的抱元境武者一起去內山。」張倉冷笑道:「還說要看看,哪個武院擊殺的二品鬼物多。」

「去不去?」牛不打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