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是我們所有人,都還沒有睡醒么?

不過,他們還沒有來得及認真思考這個問題,鈴聲響了起來,上午的最後一節課,是班主任秦老師的英語課。

噠噠噠!

樓道里響起了熟悉的高跟鞋聲,而沉浸在知識海洋的何煊腦海當中,卻又響起了恐怖的系統提示音。

「警告!警告!友情提示宿主,嫌疑人X已經出現,與宿主之間的距離是十米,倘若距離小於一米,將觸發道具【情侶內褲(聰明款)】的唯一被動屬性……」

…… 嚯!

一聽到這系統警告,何煊整個人都驚呆了。

因為,此時此刻正在朝著他不斷靠近的那個嫌疑人X,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班主任英語老師秦可嵐。

「天吶!竟然真的是秦老師……」

之前何煊也不是沒想過,第一個共享男友的訂單是秦可嵐的,那麼……有沒有可能這聯動的情侶道具的另一個,就在秦老師的身上呢?

果然……

何煊最怕碰到的情況,不幸中招了。

如果是一個陌生人,哪怕是尷尬,也就尷尬那麼一下……可這是秦老師啊!

這要是萬一真的觸發了【情侶內褲(聰明款)】的被動屬性,豈不是真的要……他們兩個強制交換了?

那麼……問題就來了!

這個強直交換,是一個怎麼樣的交換法呢?

難道說,兩人相距近於一米的時候,就真的會不由自主地停下所有的動作,開始互相交換了?

可怕!

太可怕了!

這特么可是在班上啊!

何煊已經不敢往下想了,總之……他就一個念頭,堅決不能讓這個「被動屬性」被觸發。

「上課!」

秦可嵐像往常一樣很愜意地走到講台上,但是有一點不同的是,她覺得今天的自己,更加自信,似乎真的多了一股與眾不同的魅力來。

包括下面的同學們,同樣明顯感覺不一樣。

「秦老師今天好漂亮!特別有女人味……」

「我長大以後,要是能像秦老師這麼漂亮,不用怎麼打扮就可以這麼有氣質,那該多好!」

「不知道為什麼,秦老師這麼漂亮,怎麼好像還沒有男朋友啊!是不是眼光太高了……」

……

女生們都是一臉艷羨,她們當中很多人,都將知性美麗大方的秦可嵐,當做自己以後人生的一個目標。

而男生們的想法,可就大有不同了。

「卧槽!秦老師今天美爆了,和電視上的美女明星一樣。」

「雖然英語課是我最討厭的,但是每次都可以看到秦老師,也是一種享受啊!今天秦老師真迷人……」

「我長大以後,一定要取一個像秦老師這麼漂亮的女人。嘖嘖……那長相,那身材……」

……

青春期的男生,難免會對美女動心,更不用說這是他們三年朝夕相處的美女班主任老師了。

【情侶內褲(魅力款)】的效果,使得秦可嵐今天的魅力值增加,並且對所有男性的吸引力翻倍。

「煊子!你別看書了……快看秦老師,嘖嘖!太養眼了,天吶!為什麼不每節課都是英語課呢?」

章浩然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喊何煊抬頭。

但是,何煊不是不想看,而是……他有些心虛,不敢去看秦可嵐啊!

他也不知道,自己昨天撒的那個謊,秦可嵐是真相信,還是故意順著自己的思路演戲下去呢?

「咦?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今天的秦老師,竟然……」

不過,該面對的總無法逃避,微微抬頭,何煊假裝不經意地認真掃了秦可嵐一眼。

頓時就發現一對勁了,今天的秦老師容光煥發,看著她就有一種小心臟撲騰撲騰狂跳的悸動啊!

再凝目一看秦可嵐的屬性值,何煊驚訝地發現,她昨天顏值才只有91,今天竟然漲到了95的顏值了。

並且,何煊發現在秦可嵐的屬性表後面,竟然有一行裝備效果加成欄。

裝備屬性:魅力+10點,對異性吸引力增加200%

「難怪,我身上的這件是【聰明款】,估計……秦老師身上的道具就是【魅力款】了。」

略微一分析,何煊就基本上掌握了全部情況。

【警告!警告!嫌疑人X距離宿主只有五米距離……】

站在講台上課的秦可嵐,距離何煊這最後一排,正好五米左右的距離。

而且,伴隨著系統的提示,何煊發現……提示六米以外距離時,自己身上沒有絲毫的異樣。

可……

一旦達到五米這個距離,身上便有一種異樣的感覺,穿著的道具有一種被突然收緊的觸感。

「我去!要不要這麼刺激啊?」

心中一驚,何煊抬頭看看講台上的秦可嵐,見她剛才好像也……渾身一抖,差點沒有站穩的樣子。

該不會???

何煊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該不會秦老師也有同樣的感覺吧?

「千萬不能讓她靠近我,別說一米了,五米範圍都不行!絕對不行……」

為此,何煊趕緊將凳子往後面的牆壁挪了挪,剛好緊緊貼著牆壁的時候,兩者之間的距離大於五米。

如此一來,那一股緊迫感才慢慢地消失。

「呼!好險……」

拍了拍胸口,何煊卻沒敢再放鬆,他很謹慎小心地盯著講台正在評講卷子的秦可嵐,心裏面祈求道:「拜託!拜託!秦老師,你就乖乖地在講台上講卷子就行了,千萬別……千萬別下來……」

而此時,在講台上的秦可嵐,也同樣覺察到了這一股異樣。

「恩?怎麼回事?剛才好像……穿的突然緊了起來?」

眾所周知,男生和女生的身體構造不同,因此秦可嵐對於突然收緊的這種變化,自然沒有何煊的反應那麼大。

對於何煊來說,是一種突然的緊緊束縛和煎熬。但對於秦可嵐來說,只不過就是有點緊了而已。

「這一題,大家要注意語法的時態來判斷,尤其是過去式和過去完成時的區別……」

一邊繼續講題,秦可嵐的美目便時不時刻意朝著何煊那邊掃過去。

「這個死何煊,今天居然還刻意當做沒事人一樣。他這樣低著頭,假裝很認真在看書的樣子……以為這樣不和我目光對視,我就能將昨天發生的所有事情都當做不存在?」

秦可嵐眯著眼睛,芊芊細手卻是將放在桌上的教案攤開,裡面夾著一張今天的《盛海早報》,幾乎一整面的新聞都和何煊有關係。

頭版頭條:本市著名詩人胡伯岩柳恆斗詩敗於何必,輸得心服口服,特此公告。【附圖兩人手持「我輸了」牌子】

頭版次條:我市世界著名鋼琴家鍾神秀老先生,封琴數年後因給一神秘嘉賓何必伴奏,昨日重新出山,一曲震驚四座!【附圖兩人在台上表演的朦朧照片】

次版面:文學投稿,詩選現代詩《致橡樹》全文,作者何必。

一張報紙,總共就沒有幾個版面,但是居然有三個最重要的版塊新聞,都和何煊有關。

尤其是那最後的《致橡樹》全文,那每一行詩,秦可嵐目光掃過去,心裏面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甜滋滋。

這可是一首寫給自己的詩啊!

木棉致橡樹的表白啊!

多麼美好,多麼浪漫,多麼堅執!

呵!沒錯,這就是他專門寫給自己的詩啊!

就這麼想著想著,秦可嵐竟然有些走神了,嘴角還不小心浮現出了一絲竊喜的笑容來。

「秦老師,秦老師……」

見秦可嵐講著講著就突然停了下來,作為班長的董子衿,趕緊小聲地提醒了一句。

「啊?哦!同學們……接下來我們來講閱讀理解……」

回過神來的秦可嵐,趕緊收起剛才的失態,繼續認真地講卷子。

但是,一直盯著她看的同學們,可是捕捉到了她剛才嘴角那不經意之間露出的「幸福微笑」。

以前的秦老師,上課多嚴厲多認真,哪兒會這樣啊!

「該不會,秦老師真有男朋友了吧?不然怎麼打扮得這麼好看?」

「我也覺得肯定是有了,剛才秦老師那走神偷笑的樣子,明顯就是女孩思春呀!」

……

有的同學便忍不住竊竊私語議論了起來,男生們卻都莫名有一種失落感,是那種自己的女神嫁人了,新郎不是我的失落感。

然而,作為當事人質疑的何煊,卻是絲毫都沒發現這一點,此時的他重新埋頭進入了「瘋狂學習」狀態。

「這個何煊,一直低著頭,我今天這麼好看,別的男生都緊緊盯著我看,他居然……一眼都不看我么?」

又講了十分鐘卷子,課時過半,秦可嵐卻發現何煊這期間連一下頭都沒有抬,心裏面頓時就不舒服起來。

於是乎,秦可嵐決定,從講台上走下來,到何煊面前去……好好看看,這臭小子一直低著頭在那幹什麼呢!

噠噠!

皇上,臣妾拯救你 黑色的高跟鞋才剛從講台上踏下來,秦可嵐便又感受到了剛才那一股奇怪的緊緻感。

同樣的,何煊這邊。

「警告!警告!嫌疑人X距離宿主五米……」

猛地一下,何煊就從學習狀態被驚醒,瞪大了眼睛,十分驚恐地看著秦可嵐竟然從講台上走下來了。

最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因為縮緊,何煊不得不弓著腰,表情有點怪怪的。

「撲哧!」

看到何煊突然變成這樣,秦可嵐有些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意識到失態,便趕緊假裝轉身重新回到了講台黑板上,寫下了一個語法組合。

「這個語法組合大家記住,是高考的高頻考點……」

說完之後,秦可嵐又朝著何煊看去,咦?他怎麼又變回剛才的樣子了啊?

於是乎……

秦可嵐一邊講課,一邊又塌下了講台。

「警告!警告!嫌疑人X距離宿主五米……」

何煊再一次弓著身體,臉色古怪。

然後,秦可嵐便又得意得往後退了一點。

一看,何煊又恢復正常了。

這……

好像……

很好玩的樣子!

似乎發現了某種規律,秦可嵐竟然玩心大起,或者也存著想要故意看整整何煊的心態,她不停地從講台上走下來,又退回去,走下來……又退回去……

何煊則是……

哎喲!卧槽!

呼……

卧槽!又來?

呼呼……

媽的!不是吧?還來?

終於停了么?

天吶!還來?玩上癮了是么?

……

每一次當嫌疑人X在靠近,何煊都有一種……別樣的感覺……

這特么,真的是一堂史上最豐富又有趣的英語課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