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嗡鳴回蕩,成百上千根灰色的魂絲彷彿一條條毒蛇一般,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洛天嘴角帶著冷笑,灰色的魂刀在洛天的手中轟然爆長,朝著那一條灰灰色的魂線斬了下去。

「噗……」下一刻,烏芒閃動,一條如同毒蛇一般魂線,在洛天灰色的魂刀之下斬斷,化成一道道灰色的神魂之力,飄蕩在洛天的周圍。

「一鼓作氣,徹底解決你!」洛天手中轟提著灰色的長刀不斷的舞動起來,一步一步朝著那株睡蓮走去。

一條條灰色的魂線,不斷在洛天的身前被洛天斬斷,消失在洛天的身前。

總裁的拒愛前妻 「二十丈……十丈……」時間不大,洛天終於再次走到了那承載著陳戰鏢神魂的睡蓮跟前,看到了那血色的印記,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冰冷之意,伸手一點。

「煉魂!」一指落下,灰色的神魂之力,從洛天的手指之中迸發而出,那股對於神魂來說,有著特殊壓製作用的力量,在洛天的手中迸發而出,按在了那血色的印記之上。

「啊……」凄慘而又刺耳的叫聲,頓時在洛天的耳中響起,絲絲的青煙,在灰色的睡蓮之上升起。

「解決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看著那血色的印記在在自己打出的手指下磨滅,隨後目光看向了睡蓮之上的陳戰鏢。

「戰鏢,還不醒來!」洛天朗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威嚴,波動衝進了躺在那裡的陳戰鏢的神魂之中。

「啊……」就在洛天的聲音落下沒多久,一聲長長的哈欠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總算是醒了!」洛天長長的嘆了口氣,隨後灰色的神魂,緩緩的飛了起來,站在了同陳戰鏢同樣的高度。

「咦?我這是在哪?怎麼會這樣?這是什麼東西?我是不是死了?」陳戰鏢灰色的大臉之上,露出迷茫之色,看到自己身上那一根根灰色的魂線,頓時慌張了起來。

「大哥你怎麼也在這?這是地府么?我生前也沒幹過什麼壞事啊,他們為什麼要捆著我?」陳戰鏢目光看向洛天。

「傻小子,你有大機遇了,將你身下這個蓮花煉化了吧,記住要用神魂熔煉吸收!」洛天看著還有些發矇的陳戰鏢,眼中露出一絲笑意,傳授了陳戰鏢吸收煉化身下這睡蓮的方法。

「啊……大哥,你煉化了吧,我不想煉化這玩意!」陳戰鏢臉上帶著憨笑,感覺身下這個大傢伙很不一般,想要讓給洛天。

「傻小子,這魂種只有你能煉化,在這裡好好待著,等煉化完了,你的實力應該能夠暴漲一大截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給陳戰鏢下了個死命令。

「好吧,我聽大哥你的!」陳戰鏢瓮聲開口,大臉之上露出一絲苦澀,他感覺到自己將這身下的大傢伙徹底煉化完成,可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這對於陳戰鏢來說,是一種折磨。

「不煉化完,不許出去!」洛天看出了陳戰鏢眼中的煩躁,再次囑咐了陳戰鏢一翻。

「還有,等你煉化完成,我或許已經不在蠻族了,你要多聽薩蠻的話!」洛天沖著陳戰鏢再次開口,把自己能夠想到的細節,都是對陳戰鏢說了一遍,隨後便是在陳戰鏢不捨得目光之下,衝出了陳戰鏢的肉身。

「嗡……」洛天再次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眼中露出一絲笑意,隨後邁步走出了大殿。

「怎麼樣?」剛一走出大殿,蠻魂那高大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臉上帶著期待之色,看向洛天。

「沒什麼大事了,不過,戰鏢還有大機遇,需要睡上一段時間,等到蘇醒過來,戰鏢的神魂之力,將會達到一個恐怖的層次,說不定有可能直接達到王者的神魂也不一定!」洛天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期待之色。

「什麼?」聽到洛天的話,蠻魂的臉色頓時大變起來,沒想到陳戰鏢竟然能有如此造化,若是真的像洛天所說的那樣,那麼陳戰鏢,必然會成為王者之下第一人。

「我也只是說可能而已,不過即使到不了王者境,那也差不了太多吧!」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那棵灰色的睡蓮,即使他都感覺到強大,若是自己吸收了也是能讓神魂暴漲一個層次。

「你終於出來了!」就在洛天和蠻魂交談之時,一聲威嚴的聲音,頓時在洛天的耳中響起,一個高大的身影,從遠處走了過來,白髮披肩,一副老者的模樣,但是身上氣息,卻是讓洛天眼中露出凝重之意。

「當年的那個蠻族准王!」洛天一瞬間便是認出了這個老者是誰。

「沒想到,大名鼎鼎的洛天還認的老夫啊!」蠻戰臉上帶著冷笑,走到了洛天的身前,心中則是微微一凜,眼前的洛天比起之前紀元巔峰之時,可怕了幾倍,縱然是他活出了第二世,但是見到洛天還是有一種本能的危機感。

「恭喜前輩,活出了第二世!」洛天臉上帶著客氣,對著蠻戰抱了抱拳。

「別整那沒用的,套近乎沒用,小子,按照道理來說,我應該將你殺掉,但是看在你這次幫了我們蠻族不少忙的份上,我就放你一次,滾吧,至於之前,薩蠻跟你的約定,也一筆勾銷!」蠻戰臉上帶著不屑,沖著洛天開口,讓洛天的臉色變的難看起來。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戰蠻王

「什麼?」聽到蠻戰的話,洛天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起來,沒想到自己已經打算了離開了,對方竟然整出了這麼一個幺蛾子。

「我是說,我蠻族是不會同你們結盟的!」蠻戰臉上帶著不屑,冷聲沖著洛天開口。

「前輩,你這話說的就沒什麼意思了吧,之前我跟薩蠻前輩已經定下來了,你為什麼要反悔,我對蠻族的確沒有什麼惡意,而且我的兄弟也是蠻族的王者親子,在我們人族之中長大,你認為我兄弟蘇醒之後,會帶著蠻族進攻我們四聖星域么?」洛天的臉色也是冷了下來,目光看向蠻戰。

自己之前已經算是夠客氣的了,誰還沒點脾氣,蠻戰之前雖然差點被自己給劈了,但是自己在那場大戰之中,也是差點被蠻戰給殺死,洛天的心中還不爽呢,對蠻戰客客氣氣的已經算是夠給蠻戰面子了。

「小子,廢話少說,反正之前的事情,我不會同意,你認為我不同意,蠻族會有多少人同意?」蠻戰臉上帶著冷淡。

「蠻戰大人,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啊!這事,對於我們蠻族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眼下四聖星域如日中天,我們……」蠻魂看到洛天和蠻戰兩人越聊越僵,連忙開口勸說起來。

「是啊,此事還是慢慢商量吧!」老薩蠻從遠處走了過來,臉色有些難看,自己已經答應了下來,蠻戰還要反悔,讓老薩蠻感覺有些對不住洛天。

總裁的心尖寵 「我看你們兩個是被這小子給洗腦了,如今我太古萬族強盛無比,光是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便有八個之多,我們會懼怕小小的人族不成?」蠻戰臉上帶著自信之色。

「呵呵,當初的太古萬族也是強勢無比,紀元巔峰和准王也有很多,最後呢?」洛天臉上帶著不屑,他最看不上的便是太古王族這盛氣凌人的樣子,一副人族是螻蟻的表情。

「說不定,你們再次進攻之時,人族或許還會蹦出不少大能來,甚至會蹦出紀元之主來也不一定啊!」洛天譏諷開口,臉上帶著自信之意。

「你……」洛天不提上次大戰還好,一提起來,蠻戰便是想起來洛天三人上一次帶給他的壓力,臉色帶著冷芒看向洛天。

「小子,別說我不給你機會,想結盟也可以,打贏我,我就同意,否則免談!」蠻戰眼中一轉,隨後沖著洛天開口。

聽到蠻戰的話,老薩蠻和蠻魂的臉色有些發紅,蠻戰是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洛天雖然很強,但是他們也不認為洛天能夠戰勝蠻戰,雖然洛天之前從麒洪瑞幾人的手中逃走,但是並不代表著洛天便是能夠同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抗衡,甚至是擊敗蠻戰。

「這個有些太過分了!」薩蠻輕聲開口,目光看向蠻戰,感覺面子上有些過不去。

「也別說我欺負他,一百招,只要在我手中,堅持一百招,我就同意了!」

「我蠻族一向是強者為尊,只有在武力上贏得我們的尊重,才有資格同我們說話!」蠻戰聽到老薩蠻的話,沉思了一下,隨後目光看向洛天。

「一百招!」雖然蠻戰看似讓步了,但是無論是薩蠻,還是蠻魂,都知道,這跟沒有讓步沒什麼區別,畢竟到了他們這樣的層次,勝負都在一瞬間了,若是一招輸了,那麼就很難翻身。

「好!」不過,隨後幾人的耳中便是洛天乾脆的答應了下來,聲音之中沖滿了自信。

「你還真敢答應啊!」蠻魂聽到洛天的話,臉上露出震撼,不知道洛天從哪裡來的自信。

不過,若是麒洪瑞幾人在此的話,一定不會認為洛天在狂妄,他們深知洛天戰力的可怕。

「好小子,有種!」蠻戰看到洛天想都沒想便是答應了下來,眼中也是露出讚歎之色,不得不說,洛天無論從哪個方面,都是當世人傑。

「走吧!」隨後蠻戰再次開口,身形閃動,走進了蠻神殿中,兩人的戰鬥,顯然是不能在蠻族大陸,那樣的話,對蠻族大陸損失太大。

「嗯!」洛天點了點頭,既然答應了下來,那麼也沒什麼可說的,跟在了蠻戰的身後,朝著蠻神殿的方向走去。

「唉……」薩蠻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眼中露出一絲追憶之色,想到了當年斷神崖上,蠻王大戰人族輪迴體的畫面,直到現在蠻族還記載著當初那場大戰。

「沒想到,如今,竟然能夠再看見人族輪迴體,同我蠻族的大能戰鬥!」老薩蠻輕聲開口,隨後便是通蠻魂一起,朝著蠻神殿的深處走去。

四人走進了蠻神殿,走到一處大殿門前,蠻戰推門而入,邁步踏進了大門之中,而洛天三人緊隨其後,波動傳出,出現在了一處小世界中。

「來吧!我來看看你這小子有什麼本事!」蠻戰腳踏星空,身上戰意升騰,目光炯炯的看向洛天身上強大的氣勢,朝著洛天碾壓過去。

「本事倒是談不上,不過,一百招,對我來說,還不算太難!」洛天身上的氣勢也是升騰起來,同蠻戰身上的氣息對抗起來。

家有悍妻 「嗡……」兩股無形的氣勢對抗在一起,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隨著氣勢的不斷碰撞,無形的氣浪,不斷的吹打在兩人的身軀之上。

「不錯!」蠻戰一步踏出,那股澎湃的氣勢,更加強勢,彷彿驚濤駭浪一般,一層疊一層,朝著洛天席捲而去。

「法相天地!」洛天雙手掐訣,身軀隨之轟然暴漲起來,通體流金,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最強,同樣一步邁出,無形的波動,不斷的抗衡著蠻戰那不斷碾壓而來的氣勢。

「轟……轟……」轟鳴激蕩,兩人雖然沒有出手,但是卻是早已開始較量起來。

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速度也是越來越快,每邁出一步,整片星空也是隨之震動,星空開始在兩人的周身震動起來,彷彿兩個絕世的戰神一般,使得整片星空都是黯然失色。

「真的很強!」薩蠻和蠻魂兩人臉上帶著驚嘆,看著臉上肅穆,不斷朝著蠻戰走去的洛天,沒想到洛天在戰意之上的比拼,竟然沒有輸給蠻戰。

「殺……」就在薩蠻和蠻魂驚嘆間,洛天和蠻戰幾乎同時開口,龐大的身軀,速度猛然暴漲,隨後瞬間化成兩道流光,即使是薩蠻和蠻魂兩人,都是恍惚了一下。

「咔嚓……」下一刻驚雷般的聲音,便是在星空之下響起,兩隻金色的拳頭,觸碰在一起,黑色的星空,裂痕叢生。

驚雷過後,洛天和蠻戰兩人的身影再次倒退,蠻戰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凝重,感覺到了洛天的棘手。

「這是第一招!」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感覺到手臂發麻,沖著蠻戰開口。

「好小子!」蠻戰朗笑一聲,隨後再次踏步,身形再次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轟鳴中,兩人再次對抗了一拳,身形再次倒退,不過這一次,洛天卻是倒退更遠,心中長嘆一聲。

「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果然強大,幸好蠻族擅長的肉身,而我的肉身也是變態無比!」

「這是第二招!」不過,洛天的臉上依然帶著笑意,攥了攥拳頭,竟然主動朝著蠻戰沖了過了去。

「來的好!」蠻戰看到洛天竟然主動朝著自己衝來,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興奮之意,腳下微動,迎上了氣息衝天的洛天。

轟鳴之聲滔天,下一刻,兩人便是在星空之下不斷的碰撞起來,震天的響聲,不斷的在星空之下響起,彷彿要將整片小世界打穿一般。

「三招……五招……」老薩蠻和蠻魂站在不斷顫抖的星空之下,不斷的數著兩人對抗,狂暴的風浪不斷的席捲在兩人的身上。

一道道金色的拳影在洛天和蠻戰兩人的身拳,讓然眼花繚亂,縱然是薩蠻和蠻魂看起來都是有些費力。

「這小子,這麼多年不見,竟然強到了這樣的地步!」老薩蠻臉上帶著感嘆,雖然早就知道洛天會很強,但是親眼所見之下,還是有些震撼。

「五十……」洛天低吼一聲,再次同蠻戰對碰了一下,身形震退,雙臂之上布滿了裂痕,站在星空之下,擦了擦嘴角的鮮血。

「小子,你真的很不錯!」蠻戰的雙手也是布滿了裂痕,看向洛天的目光有些變化起來,剛才的對抗,洛天竟然沒有絲毫的下風,自己可是活出了第二世的強者,一般的准王在自己面前可是註定被碾壓。

「繼續吧!」洛天淡淡的開口,趁著說話的時候,快速的恢復著自己的狀態,他知道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戰鬥。

「好!」蠻戰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沒有去在意洛天的想法,身上的氣勢再次攀升起來,身軀再次暴漲。

「蠻神一怒踏九天!」低沉的吼聲,在蠻戰的口中響起,與此同時,金色的大腳,踏碎了諸天,朝著洛天鎮壓而去。

「蠻七踏么?」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看著那朝著他鎮壓而來的金色大腳,臉上沒有懼怕,隨後同樣一步踏出。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一百招

蠻神殿小世界中,兩隻金色的大腳,轟鳴中碰撞在了一起,金色的腿影轟然潰散,化成恐怖的風浪朝著四周席捲而去。

澎湃的氣浪中,洛天身軀劇烈的顫抖起來,身形倒退,細密的裂痕在洛天的身上飛速的癒合起來。

「蠻神再踏!碎星辰!」蠻戰站在原地,氣勢吞天,再次一步邁出,朝著洛天踏了下去。

洛天停下了身軀,臉上看著那震天動地的金色大腳,眼中閃過凝重之色,心中感嘆活出了第二世大能的強大,同樣再次邁步,蠻七踏的第二踏轟踏出。

轟鳴再起,兩隻金色的大腳,再次在蠻魂和老薩蠻兩人的視線當中碰撞在了一起。

大片的星空,開始崩塌起來,金色的紀元之力,化成了澎湃的威能,再淹沒了大片的星空,洛天的身影再次倒飛,口中溢出鮮血,龐大的身軀,撞碎了幾顆星辰,才停止下來。

「蠻神三踏鬼神驚!」不等洛天喘息,蠻戰的大腳再次邁出,根本不想給洛天絲毫的喘息的機會,金色的大腳,覆蓋著複雜的蠻紋,朝著口中溢血的洛天鎮壓而去。

「小子,你真的很強,但是你終究還是活的時間短了一些,雖然你將蠻七踏運用的不錯,但是在絕對實力面前,還是有些不夠看!」蠻戰居高臨下,通體流光,看著狼狽不以的洛天。

「這是第五十三招!」洛天低吼一聲,狼狽的邁出了第三步,再次同蠻戰的大腳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沒有絲毫的意外,洛天的身軀再次倒飛,肉身之上傳出陣陣的脆裂之音,龐大的身軀彷彿一個血人,在薩蠻幾人的眼中變的越來越小。

「還是不行,洛天雖然很強,但是在老祖面前還是有些吃不消啊!」蠻魂看著那渾身是血的洛天飛回了視線,低聲嘆息。

「這小子的實力,若是遇到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逃走完全沒有問題,但是若是真的戰鬥,就顯的有些不足了!」

權少的私有寶貝 「不過,還沒到最後,也不能妄下評論,畢竟這小子的手段很多!」老薩蠻輕聲開口,目光看向身上氣勢再次攀升起來的洛天。

「還真是難纏的小子,不過,我可要提醒你,接下來,可就有生命危險了,現在認輸還來的及!」蠻戰臉上帶著感嘆,看向洛天,眼中露出讚賞之色,若是拋開成見,單純的看待洛天,倒也是值得尊敬,畢竟能夠以准王境的修為面對自己,這份勇氣便是很少有人能有。

而且蠻戰這幾天聽的最多的便是洛天,曾經在麒洪瑞和麒元正幾人的追殺之下,竟然逃走了,而且還斬殺了一個,這種必死之局,縱然是他,想要擺脫,都是有些棘手。

「再來!」不過回答蠻戰的話是一隻金色的大腳,還有那堅定的聲音。

「好!」蠻戰大吼一聲,第四步轟然踏出,再次同洛天碰撞在了一起。

「第五步……第六步……」三聲轟鳴,在整個小世界中震蕩起來,星空倒卷,變成了一片狼藉。

三次碰撞,讓洛天傷勢很重,但是每一次,都是彷彿打不死的小強一般,再次復甦過來,同蠻戰碰撞在一起。

「最後一步了,小子,你確定要接么?」蠻戰身上也是布滿了細密的裂痕,雖然他比洛天好了不少,但是洛天的攻擊,又怎麼能不讓他付出代價。

「洛天,要不算了吧!」薩蠻和蠻魂沖著洛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勸慰,他們都知道,蠻七踏若是全部施展出來,氣勢積累成功的話,最後一踏才是最可怕的,他們擔心蠻戰和洛天失手,任何一個重傷或者死了,都有些得不償失。

「蠻神七踏,崩萬古!」低吼的聲音,在洛天的口中傳出,梵天攻殺術還有一力破萬法加持在金色的大腳之上,帶著毀天滅地的氣息,崩斷的天路一般,踏碎了時間,朝著蠻戰鎮壓而去。

「好,那我就成全你,死了可別怪我!」蠻戰看著那帶著毀天滅地氣息的大腳,臉色頓時變化起來,雙眼之中帶著強烈的忌憚之意,他在那金色的大腳之上,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感。

「這……」薩蠻和蠻魂兩人臉上也是寫滿了震驚,看著那如同金色大山一般的大腳,感覺自己若是被踏中,必然會粉身碎骨。

嗡鳴之聲回蕩,蠻戰面對洛天的最強一擊,自然不敢怠慢,同樣也是動用了全力,邁出蠻七踏的第七踏。

「轟隆隆……」下一刻,兩隻金色的大腳觸碰在了一起,驚天的轟鳴之音,在薩蠻和蠻魂兩人耳中響起,讓兩人瞬間便是失去了聽覺,臉色蒼白。

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在薩蠻和蠻魂兩人驚駭的目光之下,兩隻金色的大腳,不斷的崩滅著,無盡的威能,瞬間席捲起來,朝著浩蕩星空蔓延而去。

整片星空頓時黯然失色,在那股威能的橫掃之下,一顆顆星辰頓時化成了碎沫,湮滅在兩人碰撞的餘威之中。

灰色的虛空亂流大片的從支離破碎的星空之中涌動出來,吹散了波動,一個龐大的身影,渾身浴血的站在那裡,身軀劇烈的顫抖著,雙眼之中露出震動。

「洛天呢?」薩蠻和蠻魂兩人站在合力布置的結界之下,瞬間便是認出了那龐大的身影是蠻戰,但是卻沒有看見洛天的身影。

「在那裡!」隨後兩人便是看到了一個比起蠻戰來,小了許多的身影,懸浮在星空之下,鮮血不斷的在小小的身體之上流淌下來。

「小子,你應該沒有再戰之力了吧!」蠻戰雙眼露出疲憊之色,看著那小小的身軀,輕聲開口。

「這是第五十七招!」洛天臉色蒼白,目光看向了蠻戰,聲音嘶啞的開口,感覺自己此時的狀態差到了極致,肉身到了崩碎的邊緣。

「嗡……」陣陣的波動,在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一道道綠意環繞在洛天身上那猙獰無比的傷口之上。

「你!還要繼續不成?現在你的狀態,你自己應該很清楚,若是再打下去,你會沒命的!」蠻戰聽到洛天的話,臉色頓時一變,他能感覺到洛天此時的狀態,虛弱無比。

不過,隨後蠻戰的雙眼便是微微一縮,在那股綠意之下,洛天那猙獰無比的傷口,竟然飛速的癒合起來。

「怎麼回事,竟然回復的這麼快!」蠻戰三人臉上露出驚訝之色,不相信洛天的肉身竟然這麼變態,恢復的速度堪稱恐怖。

「是無相冰元散的生機!」薩蠻和蠻魂兩人臉上露出恍然之色,想到了洛天之前服用過不死神葯。

「再來!」洛天低吼一聲,雙手飛動起來,金色的漩渦,在洛天的頭頂之上升起,金色的大印不斷的從虛空之中汲取著莫名的力量,恐怖的威壓席捲起來。

「嗡……」下一刻,金色的大印震塌虛空,朝著蠻戰轟然鎮壓而去。

「那就再來!」蠻戰臉上帶著鄭重,身上的傷勢極重,但是還是腳踏虛空,朝著那金色的截天印,沖了過去,金色的拳頭募然升起,簡單的一拳,卻是帶著滔天的聲勢。

「嘭……」沉悶的響聲再次響起,金色的截天印,在洛天有些虛弱的目光之下,轟然碎裂,化成道道的神則,席捲在蠻戰的身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