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能感受到她的視線在我的身上打轉,同是女人,我多少了解她那樣的眼神其實就是一種嫉妒。就像一個被寵壞了的公主,無法忍受突然有人在她的地盤上出現,奪走了被人矚目的目光一樣。

“小楓,你在哪家警局上班?”魯公問道。

“我在h市a區警察局工作。”我答道。

“小楓可是老闆特意聘請的私人助理呢。”邱海忍不住插話進來。

“哦?”這倒是引起了魯公的好奇,他再度看向了我:“小楓可有哪方面的過人之處嗎?”

問起這個,我不安的低着頭。說內心話,在這羣特殊的人羣裏,我還真覺得自己就像個廢人一樣,什麼都不懂,也什麼都不會。我只是個普通人,而他們都已經成仙人了,所以當白琴心說我只是個凡人的時候,我並沒有排斥她說的。

“小楓是天生破結界的利器,老闆說任何與屍有關的陣法、結界或是法術,都會被小楓在無形之中破了它們,可以說小楓就是破屍氣和結界最好的武器與剋星。”邱海嘴快的說道。

聞言,不禁魯公一臉的驚異,就連無端仇視我的白琴心也露出了驚詫。

我雖然不明白破結界的重要性,但是從他們的表情能看出來,我的這種功能很重要。

“那以後我們的天網……”

魯公的話還沒說完,括顏一句淡淡的:“吃飯!”讓魯公的神色微微一變,立馬停止了再說下去。

邱海小聲對魯公說道:“老闆不讓小楓參與天網。”

“這是爲什麼?”魯公也小聲問道。

“咳!”杜男輕咳一聲。

魯公和邱海霎時緊張的看向了括顏。

括顏此時的臉色異常嚴肅,眼眸裏閃動着危險的訊號。

“邱海,等我下班的時候,你能來一趟警局嗎?”感覺到了氣氛的緊張,我故意岔開了話題。

“好啊,只是……”邱海看着我應道,隨後又看向括顏,露出了遲疑之色。

我明白邱海是顧忌着括顏,便笑着說道:“你們老闆很忙,我不能總是麻煩他。要你來是想在下班的時候我去給你們每人買一盒栗子餅嚐嚐,就想請你幫忙拿回來。”

此時,括顏微微點了點頭。

邱海忙道:“ok,絕對沒問題。”

見事情談妥了,我也就放下了刀叉,湊近括顏,說道:“我吃好了,可以去上班了。”

有了我的適時調節,括顏嚴肅的神情也已恢復如常,站起來,牽着我往客廳外走去,我們的身影也就在這個往外走的過程中,緩緩消失。

……

那麼,再度出現的時候,就是在我上班的地方,警察局負一樓裏的——停屍間!

在括顏將要離開時,我拉住了他,主動踮起腳尖吻了吻他的雙脣:“別生他們的氣,他們都是一羣好人,我很喜歡他們。”

括顏靜靜地看着我,眼眸裏有着一絲欣賞。

“爲什麼不讓他們知道我和你前世今生的關係?”我問出了心裏的疑惑。

“不想給你增加不必要的煩惱。”

“大家都知道了不是反而會更好嗎?也就不會猜來猜去。”我說道。

“如果你覺得行,我就不再阻止他們打探你我的關係。”括顏微笑着說道。

“嗯,謝謝!”我回以燦爛一笑。

看着我的笑容,他的眼裏泛起了情不自禁的癡迷,正當他要低頭吻我時,我伸手攔在了他的脣上。

“不要,這裏是我上班的地方,會被人看見的……。”我知道他的吻既熱烈又長情,不是幾分鐘就能結束的,萬一被哪個同事看到,就糗大了。

“好,這個吻留到晚上再來索要。”括顏的眼裏仍舊殘留着還未褪盡的癡迷。

“啊?”我一愣。

“晚上見!”

“哦,晚上見!”我羞澀的點着頭。

看着括顏消失後,我收收心神,開始了我的工作。

……

黃英的案子以殺人兇手是鄭其國而結案,可對於鄭其國的案子,江國豪最終爲了保護,已經被鄉下的爺爺奶奶接走的鄭霜,而將這起案子以證據不足,需要繼續偵查爲由,暫時定爲懸案掛了起來。

這一天裏,因爲我這裏沒有新的案子出現,所以,我能在下班的時間按時下班。

正在我收拾時,邱海也準時出現在了停屍間裏,只不過他這樣毫無聲息的猛然出現,其結果就是……

“拜託,出現的時候能不能發出點聲音啊?”剛轉身的我,真是被突然出現在我身後的邱海嚇了一大跳。

“對不起,我習慣了這樣的來去,嘻嘻!”邱海撓撓後腦勺,一臉的無辜。叼聖助弟。

“等會我要去華陽街買東西,你陪我一起去吧。”我說道。

“好的。”

“前提是,你得現身讓別人能看到你,不然,街上的人就會以爲我有毛病了,對着空氣在說話。”我提出了要求。

“行啊,只要是小楓你說的話,我就一定聽。”邱海滿口答應下來。

“謝謝!”或許是因爲的相處次數比較多,所以,我和他漸漸的就像老朋友似的熟絡。

下了班後,我們一起走在大街上,閒暇之餘,我不禁問起了我一直都想問的問題,這也是我要他來接我下班的另一個原因。

“邱海,你知道我和括顏的事情嗎?”

“知道一些,你是老闆一直在等待的女人,他等了你……”說到這裏,邱海欲言又止的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等了我一千年是嗎?”我說完了他沒說完的話。

“咦?你怎麼知道的?”邱海無比驚訝的看着我。

“那天你說你們都已經達到了修靈者的境界,再加上括顏也說過等了我一千年,我也就大概能猜出你們的年齡了嘛。”我省略了一些細節的說道。

“真厲害!你相信嗎?”

“我信,你們都是一羣神奇的人,所以,發生在你們身上的離奇事情,我也就自然的會相信了。”

“那就好,只要你能接受,我們也就不用在你面前總是遮遮掩掩了。”邱海說着,吐了口氣:“你不知道說一半留一半的滋味有多難受”。

我啞然一笑,對於性格耿直的邱海來說,確實是挺難受的:“一會我多買一盒栗子餅給你,作爲對你的補償,行麼?”

“好,好啊,我就愛吃甜食。”邱海立馬兩眼放光,露出了童趣的神情。

雖然他已經是不老的修靈者了,但是我覺得我這個28歲的人都比他要成熟。

我們穿過人羣,來到了栗子餅店,我要了八盒,付過錢之後,在靠窗的地方坐了下來,靜等還需要過一會才能新鮮出爐的栗子餅。

“知道我前世是怎麼死的嗎?”我問道。

“我曾經聽杜男說過,你是自殺而亡,還是在老闆的面前自殺的。”

聽到這裏,我能確定我做的夢是真實了的,情節和名字都能對上號了,那麼我所夢到的就應該是前世遺留下來的記憶。

“上一世的我和括顏是夫妻?”我還記得夢中括顏叫蝶兒爲夫人。

“是夫妻,還是很恩愛的一對夫妻。”邱海說道:“老闆對你的愛從來沒有改變過,你死後,他日夜思念着你,身邊沒有再出現過其他女人。”

我的腦海裏浮現出了括顏那雙深情的眼眸,不由得心裏一陣甜蜜。難怪我會對他那麼熟悉,這一切都源於我們曾經一起生活過。

“既然我和他那麼恩愛,我就不應該有想要逃離他身邊,甚至自殺的可能纔對啊?”我疑惑的說道。

邱海搖搖頭:“就連老闆都想不出你當時爲什麼要自殺。”

我不禁想起了夢中,站在括顏身後的那個美豔的女人,也就是現在的白琴心:“我死的時候,白琴心是不是也在場?”

“在,我們之中,當時只有她和老闆在場。”邱海說道。

“哦。”

“我們所有的人裏面,老闆和杜男是年齡最長的。因爲杜男是老闆的書童,所以他們都有1500多歲了。其次就是加入最早的魯公和白琴心,也都有1000多歲了,然後就是進門最晚的我了,只有500歲。”邱海說着,訕訕一笑。

我拍拍他的肩,?勵道:“你雖然進門晚點,但是卻是最惹人喜歡的。”

“真的?”邱海一臉的高興。

“當然是真的,我就很喜歡你,所以纔會不知不覺的常常麻煩你了。”

“我願意,給我們小楓做事,那叫一個榮幸。”

“哈哈,謝謝!”

“哈哈哈哈!”

我們兩人大笑着,這一刻確實很開心。

“小楓,這一世你可要好好的活着,要好好享受老闆的愛,好好享受我們給你的友情,千萬不可再做傻事啊。”笑過之後,邱海突然給了我一個擁抱,臉上有着濃濃的珍惜。

“嗯,我會好好活着的。”我也回報給了他一個擁抱。

邱海松開我以後,眼裏露出了可惜:“如果當時是我在場,一定會阻止你自殺。”

這樣簡單的話語,卻讓人無比的感動,我眨眨眼睛,隱去了泛起的淚霧。想起夢中白琴心對着我的那種帶着勝利和不屑的挑釁表情,以及見到我自殺後露出的那種欣喜,突然間讓我心裏很不舒服。

我心裏一動,白琴心上輩子就對我有着輕視,這輩子還是這樣,這倒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邱海,說說白琴心吧。”

“琴心啊,她是我們中唯一的女人,也是很漂亮的一個女人。而且她的能力很強,身手敏捷,思維活躍,對付第三世界的人和厲鬼常常都是心狠手辣的毫不留情。也正是因爲這一點,她平時的嬌蠻任性,我們也就忍了,連老闆也很少責罵她,所以她就被我們慣成了現在這樣的性格。”

我靜靜地聽着,心裏無端的燃起一股不服輸的心態,上一世因爲自己的軟弱而被她鄙視,那麼這一世,無論如何我都要做一個不再被人小看的人。

“今天早上的事,你別放心裏去啊。”邱海怕我爲早上的事情耿耿於懷。

我搖搖頭:“我於小楓可不是那麼小氣的人,不然,怎麼會給也她買一盒栗子餅?”

“對對,我們小楓就是善良懂事,琴心還真是沒得比。”邱海對我豎起了大拇指。

我微微笑了笑,轉目看向了窗外的天空,今天的天氣很好,在這傍晚時分,依舊能看到天邊絢麗的晚霞。

“邱海,什麼是天網?常常聽你們說起,但一直都不是很清楚究竟是什麼?”我看着晚霞問道。

“天網是我們用來捕捉邪惡勢力或是惡鬼的一種網,其實也就是一種感應。”邱海也看向了晚霞。

“能再說具體點嗎?”我還是沒有聽懂,同時,我的目光不斷在天空中搜尋着所謂的天網。

“這張無形無際的網是由老闆的神識散發出來的,只要老闆活着一天,這張網就會存在,如果老闆受了重傷或是死亡,這張網也就消失了。”

聞言,我猛然的回頭,看向了邱海:“你的意思是說,括顏就是那張天網?”

邱海也慢慢轉回了頭:“沒錯,所以,老闆的命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重要,這也就是杜男爲什麼總是寸步不離守在老闆身邊的真正原因。”

此刻,我終於明白了他們口中所說的天網是什麼了。

“天網的祕密,除了我們自己人之外,千萬不能對任何外人說起。”邱海鄭重的交待着。

“嗯。”我也慎重的點着頭,天網就是括顏,破壞了天網也就等於是傷害了括顏,這是我無論如何都不會,也不可能做的事。

“千百年來,不斷有邪惡勢力想要破壞天網,因爲天網就像無處不在的監視器,監視着第三世界內人與鬼的所有動向,一旦天網消失了,邪惡勢力沒了懼怕,就會出現被壓制過後變爲了東衝西突,肆無忌憚的危害人間的情況。到那時,人間就是地獄……”

隨着邱海的慢慢說起,我的腦海裏也不斷的現出一幅幅煉獄般的慘景,不禁深深吸了口氣。

邱海忽然臉色一正:“不過你放心,有我們在,就不會有那一天的到來。”

我望着邱海那張豪氣沖天的臉,不禁對他和他們又多了一份尊敬,由衷的說道:“謝謝你們的默默付出!”

被我這樣一謝,剛纔還滿是豪氣的邱海頓時變得靦腆起來:“其實,我是天網裏資歷最淺的一個,也沒有什麼突出貢獻,現在的人間能有這麼太平,完全是幾代天網人的努力。”

“幾代天網人?”我好奇的問道。

“是啊,每一代的天網人都會有十個。老闆那一代是第一代,也是最艱難的一代,天網剛剛形成之初,第三世界的人和鬼都不服,所以,那一代也就成爲了最辛苦和最危險的創始第一代。”

“哦。”

“打到最後,第一代的天網人就只剩下老闆和杜男了。之後又慢慢招募和修煉出了第二代天網人,也就是魯公和白琴心那一代。原本以爲會是天下太平了,沒想到遇上了魔君出道,最後也只剩下了他們兩人。” “爲什麼不多招一些天網人?”我問道,多招一些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的人員稀少呀?真要遇上了難對付的敵人,人多也就力量大了。

邱海嘆了口氣:“想進入天網的大門,要求很嚴苛,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煉到修靈階段。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機緣。機緣到了就會一蹴而就,機緣沒到,到老也一事無成。所以,到了我這一代,就暫時只有我一個人進入了天網。”

我看着年紀輕輕就已經達到了修靈階段的邱海,說不佩服那是假的。

“你是怎麼煉到修靈的?”我好奇的問道。

“也是機緣巧合,以後慢慢說給你聽吧。”

“嗯。”

就在我們說話的當口,八盒還帶着熱溫的栗子餅送到了我們的面前。

“爲什麼是八盒?”邱海問道。

“你和宜年都有兩盒,其他人就只有一盒。”我說道。

“哈哈。小年要是知道了,一定開心的跳起來。”邱海大笑道。

“爲什麼?”這倒是讓我不解。

“小年別看年紀大了,可心性就像個孩子,誰要是對他好一點,他就會十倍、百倍的對別人好。”邱海解釋道。

“我是感謝他總是那麼辛苦的給我們做早餐,我空着手坐在那裏吃,心裏自然就過意不去了。”我說道。

“我們都習慣了。”

“宜年有多大了?應該也有一千多歲了吧?”我很佩服孫宜年說話的哲理性。又敢爲了我對驕橫的白琴心加以斥責,這就讓我不由自主的有些偏心於他了。

“小年今年65歲。”

“65歲?”在我以爲孫宜年應該有1000多歲的概念時,乍然聽到65這個不成比例的數字時,不免很是驚詫:“新成爲的修靈者嗎?”

邱海搖搖頭:“不是,他和你一樣,都是凡人。”

“哦?”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小年是老闆收養的兒子,只因沒有修煉的資質和天賦,老闆就沒讓他加入修煉的行列。”

“啊?他們是父子?”我吃驚的瞪大了眼,第一次見到年輕的父親和年邁的兒子這樣奇異的事情。

邱海學着我之前的樣,拍了拍我的肩,臉上滿是笑意:“小楓,你一定要鎮定哦!以後我們這裏奇怪的事情多着了,慢慢你就會見怪不怪了。”

“呃,還真是。”我不得不承認他的話非常滴正確。忽然。我站了起來:“走!”

“去哪兒?”邱海擡頭茫然的看着站起來的我。

“我再去給宜年買些補品。”對於凡人,我比邱海他們懂,尤其是年齡大了的人,就更需要適當的滋補。

“哦,好吧。”邱海摸不透我的想法,只好跟着我走出了栗子餅店。

我們出了店鋪沒多久。大街上迎面遇上了一個大熟人,還是關係熟透了的那種人——張素素。

“好啊,這回被我逮着了啊。”張素素一臉誇張的表情大叫道,對着我身邊的邱海像審犯人似的。瞪圓了眼睛的盯着他直看。

“你怎麼在這裏?”猛然見到張素素倒是讓我納悶,這個方向和回家的方向完全是相反的。

張素素一揮手,不理我的問話,依舊興趣盎然的打量着邱海,更誇張的是,她還圍着他轉了一圈,對人家的身形,身高都不放過。

最後,張素素臉露稍感遺憾的表情,搖搖頭。

我知道她就是個外貌控,看個電視都要對人家男女主角一番指指點點,對於邱海這種不是一眼就能迷死人的外貌,自然就會有所挑剔了。

張素素終於將目光看向了我,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我:“你昨晚一夜未歸……”說着慢慢將手指頭又指向了邱海:“……就是跟他……”

我一拍張素素伸出的那根亂點鴛鴦譜的手指頭:“別亂想,我們是朋友。”

“朋友?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有這麼一位朋友啊?”張素素不相信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