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是啊!這四條七彩雲梯,就是登仙梯!」

「咦?都已經第四天,登仙梯上還有兩道身影?」

岳冰清長老也不禁一陣詫異,按照往年的經驗,第四天登仙上恐怕早已經是空空蕩蕩。

更讓她驚奇的是,主峰之上,四大巨頭、諸位核心長老、普通長老齊齊在列。

這是怎麼回事?

此刻,凝兒同樣好奇地望向四座登仙梯,當她看到西院登仙梯上,那熟悉的背影,她不禁熱淚盈眶。

「驚羽哥哥!驚羽哥哥,凝兒來看你了……..」 登仙梯上,白衣少年正盤膝而坐,默默推演著繁奧的梵文。

突然間,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是凝兒……」

他猛然起身,循著聲音向登仙梯腳下望去。

那裡站著一位青衿長裙,亭亭玉立的十三四歲少女!

「真的是凝兒!」

「她真的來看我了…….」

林驚羽大喜過望,看到凝兒的喜悅,讓他早已經將那些凌亂的的梵文拋在腦後。

他猛然轉身,向下踏出一步,五十六階!五十五階…….

「你們看!」

「那小子又從仙梯上往下走了!」

「他……真是一個瘋子啊!」 妖都危情 圍觀的修士們,頓時沸騰起來。

無數道目光,同時匯聚在林驚羽身上。

有過上一次一拳擊飛薛青山的舉動之後,人們都很想知道,他這一次他又想幹什麼。

當然,也有一些人注意到,在林驚羽奔下登仙梯的同時,一個青衿少女也奔向西院登仙梯登記處。

第三十階! 萬界最強老公 二十階!第十階!

眨眼間,林驚羽已經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從來到第一階,站在他對面的正是凝兒。

「驚羽哥哥!」

「都三十一天,沒看到你了……」

少女不顧一切衝上去,跟林驚羽抱在一起,二人相擁而泣。

自從兩年前,林驚羽救下凝兒,二人就從未分離過,這種感情不是兄妹,卻勝似兄妹。

強婚之搶得萌妻歸 直到來到玄天道院,凝兒被岳冰清長老帶走,他們才分離。

分開的日子,凝兒每一天都彷彿度日如年。

她默默計數著,今日恰恰是第三十一天,她終於又見到了驚羽哥哥。

「凝兒!」

「他是誰?你們之前認識?」

岳冰清長老厲聲問道,低沉著臉走到二人身旁,一雙美眸仔細地打量著林驚羽。

「師尊!」

「他是林驚羽哥哥,我就是驚羽哥哥帶到玄天道院的!」

凝兒急忙解釋道,生怕師尊對驚羽哥哥有意見。

「哦?你是凝兒的哥哥?」

岳冰清長老冷冷地問道,她記得凝兒告訴過她,凝兒的全名叫上官凝兒,並非林凝兒。

「我一直把凝兒當做親妹妹!」

面對岳冰清長老的質疑,林驚羽不無掩飾的答道。

「原來如此!」

「林驚羽,你天賦不錯,靈溪六重境,很不錯!剛剛我看到你已經走到五十七階,未來不可限量!」

岳冰清先是誇獎了林驚羽一番。

「多謝長老誇獎!」林驚羽淡淡說道。

對於岳冰清說的這些,他絲毫不以為意。

來到這座道院,林驚羽的唯一目標是追隨先祖的足跡,踏上武道巔峰,如今的這些成就,太微不足道了!

「不過…….」

但是,岳冰清長老話音一轉。

望著林驚羽說道:「你可知凝兒的天賦?她如今已經靈海境二重,一年之內就會踏上靈脈境,所以我希望……..」

她的話到了嘴邊,望了一眼旁邊的凝兒,最終並未說出口。

但她卻知道林驚羽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

「希望我離開凝兒嗎?」

「不可能!任何人都不能把我和她分開!」林驚羽說道。

三年以來,他獨自走出罪血大陸,使他遠比這個年紀的同齡人成熟的多,自然看出了岳冰清長老的意思。

「你很固執!」

「但我希望你為她著想,她未來遠非你可以想象!」

岳冰清冷冷道。

她盡量在剋制著自己的怒意,縱是這樣一股無形中的威壓,還是降臨在林驚羽身上。

「師尊!」

「您不能傷害驚羽哥哥!如果您傷害了驚羽哥哥,我也不修鍊了!」

凝兒擋在林驚羽身前,望著師尊大喊。

她想不通,為何一向慈愛的師尊,竟然會在看到林玄哥哥之後,會變成這樣!

「凝兒!」

「讓我和你的師尊說清楚!」這時,林驚羽將凝兒扒開,直面岳冰清長老釋放的威壓。

他渾身上下啪啪作響,雷龍鎮獄功自覺運轉,讓他縱是在這種威壓之下,依然昂首挺立。

「何必如此?」

「你若是想進入西院,我可以向太玄院長推薦,你未來同樣有資格競逐首席之位,你又何必糾纏凝兒?」

岳冰清散去釋放出的威壓,苦口婆心般說道。

「呵呵!」

「好一個糾纏二字!」

「你不過是覺得我的天賦比凝兒差,會拖她的後腿吧?」

「好!今日我便帶著凝兒踏上那九十九層階梯,讓你再也沒有借口將我們分開!」

他冷笑一聲,拉起凝兒的手,問道:「凝兒!」

「你可願與我一同踏上這登仙梯的九十九階巔峰?」

林驚羽聲如驚雷,在整個玄天道院回蕩。

「我願意!」

「驚羽哥哥,你若想踏上那九十九階,粉身碎骨,凝兒也要陪你!」

凝兒望林驚羽堅定地說道,她也一步踏上登仙梯,與林驚羽並肩而立。

「凝兒!你……」

岳冰清長老勃然大怒,她想要把凝兒從登仙梯上拉下來,但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將她攔住。

「冰清師妹!」

「不過是兩個孩子!他們有理想,就讓他們試一試,也無妨嘛!」

此刻,說出這一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東院院長姑蘇玄。

「好吧!這個丫頭,看等她從登仙梯上下來,我不讓她關禁閉幾個月!」

岳冰清長老怒氣未消,憤憤說道。

「那個青衣女孩!」

「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九幽之體吧?」

「什麼?九幽之體?」

「哇塞,這回有好戲奇看了,只剩下四天時間了,你們說那個小子和九幽之體能不能登上九十九階仙梯?」

玉天主峰下,玄天道院的弟子們紛紛議論著。

正所謂,語不驚人死不休!

林驚羽的一句話,徹底讓玄天道院炸開了鍋。

甚至一些閉關的長老,都急匆匆趕來。

一則是見一眼傳聞的九幽之體,另一方面則是看看這少年的狂妄之語,是否能實現!

當然,大多數人都還是覺得林驚羽簡直是瘋了!

九十九階仙梯?

那意味著什麼天賦?恐怕也只有仙道強者重生才可以達到吧!

畢竟,一天前獸袍少年葉小天說他要踏上七十一階仙梯,都沒人敢相信,何況是九十九階仙梯?

這個消息,很快就如同雪花一般傳遍整個玄天道院。

「你們看!東院首席姑蘇長風師兄來了!」

「西院首席太玄皓師兄,他也出關了!」

「哇塞! 網紅西點店的老闆娘 連從來都不染一絲煙火的南院北宮傾城師姐也來了!」

很快,一位位天驕紛紛趕來,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陣陣騷動。

「凝兒,開始吧!」

林驚羽拉起凝兒的手,二人一齊向著第二階登仙梯邁去。 登仙梯上,林驚羽早已經輕車熟路,頂著恐怖的威壓,拉著凝兒緩緩攀登。

「驚羽哥哥…….」

「你說的神秘梵文,我怎麼看不到呢?」凝兒好奇道。

不久前,林驚羽告訴她,讓她留意登仙梯上浮現的神秘梵文。

但實際上,她什麼都未看到,只感受到了一股越來越強的威壓。

「莫非……」

「登仙梯上的那些梵文,只有我一人能看到?」

林驚羽暗暗想著,他覺得這種可能性極高。

一般而言,大多數天驕在登仙梯上待不過一天,如果有神秘梵文,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輕易離去的。

「凝兒!」

「不論如何,你以後都按照我跟你說的完整版《玄靈九變》修鍊就好了!」

林驚羽叮囑道。

「嗯!驚羽哥哥!」

「凝兒記住了……」

凝兒點點頭,腦海中不斷重溫著林驚羽剛剛跟她傳授的完整版《玄靈九變》法訣。

「玄靈九變,內蘊靈氣,以氣為引……..」

她漸漸發現,《玄靈九變》第一變的變化不大。

第二變「靈氣凝溪」,稍有變化,但由於她已經踏入靈海境,對她影響也很小。

反而是第三變「靈溪化海」,變化很大。

她心中默念新的法訣,頓時感覺靈海之內,靈氣翻騰,那兩輪高懸的圓月越發明亮,吸收靈氣的速度又提升了三成左右。

「驚羽哥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