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懂得生活的真諦,永遠在世界之顛,傲視那些義正詞嚴的高貴「匪類」;

比神,甚至比人更了解感情的意義,但總有愚者為感情作弄;

他命運的顏色是紫色,頹廢而不失堅韌,華貴,神秘;

縱使被各方面遠遜與他們的人類辱罵千萬年,他永遠站在他自己的腳步上。

不會錯的,那是惡魔才會擁有的特徵!

「安娜!」

是希梅娜!可能是我最近的感知力倒退了吧?完全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嗯?」

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 我抬雙眼有點紅腫,在外人看來梨花帶雨的面容,看著希梅娜。

「安娜,你,你這是怎麼了?」

原本想好台詞的希梅娜,這一刻卻忘詞了。

「我…我!我想媽媽了!」

說完,我猛地撲到希梅娜的懷抱里,沒頭沒腦的哭起來。

為什麼要哭?

我不知道?也許是因為看不清父親的面容,也許是因為被那個形象嚇到了,也許是真的想念母親了,也許是這樣…也許是那樣…。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此刻我只是想發泄一下,享受那片刻的溫柔。

……

希梅娜也事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好在女生,永遠能發揮母性的一面。

「乖哦!」

「不哭!不哭!」

希梅娜輕輕拍打著我的後背。

「呼啦!」掀門帘的聲音。

我猛得抬起來看,想看看是誰這麼不解風情!

「奧爾卡!」

四目相對,彼此臉上都是大寫的尷尬!

「額!那啥?你們繼續!我什麼都沒看到!」奧爾卡說著就準備往外走!

嗯!嗯!這還差不多,不愧是族長大人。但是後半句怎麼聽起來怪怪的,那啥…

「等等!你什麼意思?」我擦乾眼淚問道。

「沒什麼呀!真…真沒什麼!」被我盯的發毛的奧爾卡手忙腳亂的掩飾著自己。突然想起了什麼,「哦!對了!大哥讓我請幾位去參加宴會!」

「宴會?」

我、婭妮、希梅娜同時驚叫道。

「嗯!」奧爾卡驕傲的回應道。

……

「這…這…這那裡是宴會嘛?」

一個個喝的東倒西歪的嗜酒之徒,一個個胡吃海塞的沒有一點吃相的莽漢。但是從他們的眼神里,我看到了真誠,沒有一絲做作的表情,沒有一絲欺騙的。

大塊吃肉,大碗喝酒,何等的暢快,何等的瀟洒!

喝醉了就圍著篝火偏偏起舞,或者用東倒西歪來形容更準確一些。

有人負責倒酒,有人負責端食物,但是不管是吃的人還是伺候的人,被篝火映的紅撲撲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小姐!幹了這杯酒,如何?這可是我們班圖的盛情…」一個滿臉盛情的班圖族男子雙手捧著酒碗看著我。

「額!叫我安娜就好!」說著,我端起不知道那個混蛋給我倒的滿滿的一碗酒,一飲而盡!

一晚上我已經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這樣的場景了,看了看布萬加,然後是奧爾卡,最終瞄向雀瑟!

「一定是這混蛋,一定是這混蛋故意陷害我!」看著雀瑟那一臉的猥瑣,我嘀咕著。

……

再沒有族長和准族長喝酒前,這場宴會是不會讓我輕鬆溜走的,所姓就放開了喝。連布萬加都驚訝我的一個小女生竟然有如此大的酒量。

「這位小友!我們大幹三碗如何?」布萬加好爽的聲音。

「捨命陪君子!」我端起酒碗示意。

一旁的婭妮驚叫道,「姐姐!你喝多了!!!」

「哪有!我這才是剛開始!」

說著,一飲而盡,把碗底朝向布萬加。

「哈哈哈!!!」

布萬加也一飲而盡!

「痛快!!!」

「痛快!!!」

兩人對視一眼。

「哈哈哈!!!」

旁邊迎來的是婭妮的白眼!同時還有欲言又止的希梅娜。

溫蒂大嬸,也端著酒杯上前來表示要好好感謝我。

「勇敢的冒險家,在此我誠心的感謝你救了我兒子瑪麗諾。」

溫蒂拉著瑪麗諾站在我面前,兩人都端著酒碗深情的看著我。

為什麼我就不會拒絕呢?

為什麼我就不會拒絕呢?*2

盛情難卻,就喝的太多,舌頭已經開始發直了。只能一邊端著空酒碗,一邊打結的說道,「沒…沒什麼,那…是…是我應該做的。」

……

「安吉麗娜!」

空空的場地上,雀瑟倒替著自己的武器–圖騰柱。

看著空的上被風吹的頭髮亂舞的雀瑟,瞬間勾起了我的鬥志,

「正合我意!」

單腿踩住餐桌一躍,一個後空翻輕鬆著地,前踏一步,站在了雀瑟的面前。 「嗚…嗚…」

北風咧咧!實時颳起的大風,將我的頭髮吹起,那一瞬間突然有種天下唯我獨尊的感覺。

「姐!這個給你。」

婭妮了解我的性格,一旦放出去的話,是不會再更改的。起身快走幾步來到我面前,從懷裡掏出一樣東西遞到我面前。

「嗯?」

我看向婭妮,她手裡拿著的,是一根白色的絲帶。

「這是?」

「這是媽媽留給我的,現在我把它給你。」

看著婭妮真摯的表情……

「好!」我接過絲帶,塞到嘴裡用牙咬住,雙手把頭髮胡亂收拾到一起,騰出一隻手用絲帶快速將頭髮束在一起,然後扎了一個蝴蝶結,「有妮丫頭的守護,這一戰我必定會贏!」

一旁的奧爾卡也來了興緻,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說起來,雀瑟也是族裡後輩中拔尖的人物,能被他看上的人,絕對不是等閑之輩。」奧爾卡跟布萬加聊著,轉身看了梅娜一眼,說道,「看起來你這位朋友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柔弱啊!」

「奧爾卡就知道欺負人!」蕾娜雙手抱胸嘟著嘴說道。

「怎麼可能?」奧爾卡大聲反駁著。

「蕾娜!」坐在蕾娜身後的薩敏拽了一下蕾娜,嚴詞厲語的說道,「注意影響!」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1 「本來就是嘛!我都能看出來,安娜是喝醉了,這時候挑戰,不是明擺著欺負人,是什麼?」蕾娜把頭瞥向另一邊。

……

場地上,我與雀瑟已經來回交手上十來回合了,彼此都是試探性的招數,誰都不肯一下子暴露自己的實力。

「安娜!你我這樣打下去,觀眾可是不會買賬的哦!」雀瑟揮手指著周圍看熱鬧的族人,「不如你我發開了打如何?」

看起來他也看出來我有所保留了,本身我最大的優勢就是速度,只要我不想打,雀瑟還跟不上。

幾個回合下來,酒也醒了一半,原本想著作為娛樂節目應付一下,敷衍過去就完事,不過想著看起來,雀瑟這傢伙是真不準備放過我啊!

「好啊!」

話音剛落,我便拖著長劍沖了上去,身後束髮的絲帶隨風飛舞,同時雀瑟也也也迎了上來。

揮劍砍過去,長劍與圖騰柱相撞出了火花,我明顯明顯感覺自己力量處於佔下風,雀瑟挑開我的的長劍,再次揮了過來,急忙側身躲了過去,「呼」圖騰柱帶著一陣擦著我的後背掃了過去。

「哈!!」看到雀瑟招式用老,不待他換招,我以身體為軸,雙手緊握長劍,原地旋轉。

「旋風斬!」

長劍在我里掄圓了橫向朝雀瑟橫向砸去,這招砸實了,先不說長劍的鋒利程度,

雀瑟瞬間一躍跳得更高,躲過斬擊,然後拿起圖騰柱錘擊了下來。

「暴風十連擊!!」

「不好!安娜小心!」場外的希梅娜雙手握成喇叭樣大聲喊道。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他叫「暴風雪」了,雀瑟的攻擊瞬間變換了方式,攻擊真如狂風暴雪一樣,圖騰柱如同打樁機一樣,瞬間就是十連擊。

躲是來不及了,只好讓身體傾斜的半蹲在地上,單手握緊長劍擱於肩膀,以肩膀和地面為支點,形成一個防護盾,來接下錘擊。

「鐺…鐺…鐺!」圖騰砸中長劍的聲音。

就在希梅娜喊出小心的時候,雀瑟瞬間攻出十招。

一擊、二擊、三擊,接下來是四、五、六…,就像是用錘釘子一樣,一次猛過一次。

整個身體都陷進了雪地中。同時我身影也淹沒在了飛濺起來的雪霧之中。

悍婦之盛世田園 就在奧爾卡準備衝過來,終止對戰時,一股異樣的感覺湧上他的心頭,奧爾卡回身望向自己的哥哥。

「嗯!不會錯的!」布萬加點頭示意,自己也感覺到那股力量的波動了。

這股力量轉瞬即逝,雖然不足以撼動布萬加這樣的傳奇,但是也讓他驚訝不已,為什麼這個小女孩身上會有如此的力量呢?

是的!在被砸中的那一瞬間,我的鎖骨上龍紋印記開放了,而且是比第一次開放還要恐怖的力量,已經完全脫離我控制的力量。

束頭髮的絲帶撒發出一道聖潔的光芒,抑制了印記的暴走,在抗下雀瑟十連擊后,力量消散,我有恢復正常。

對於普通的戰士來說,剛才那一瞬,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冷的發抖,打了個趔趄!

「呼!」

我站直身體揮出一劍,產生的風壓立即將雪霧吹散。

場地上再次出現我的身影。

「吼!!!」

場地上響起了激烈的掌聲,呼喊聲。

「你看到了?」一個班圖人,猛的推了一下身旁的同伴。

「看到了!看到了!那傢伙接下了雀瑟的暴風十連擊!」四目對視。

是的!我接下了雀瑟最得意的招數,「暴風十連擊!」而是在完好無損的狀態下,這一切都足夠驚艷全場了。

「額!」

雀瑟有點懵逼了,原本還在懊悔的他,看到我完后無損的站起來后,不知道是該高興呢,還是悲傷呢?

在使出絕招的那一刻,雀瑟就後悔了,只是攻擊已經收不住了。本來是切磋的,結果現在出現傷亡了。對族人,對自己,還是對異邦的朋友,無論怎樣都沒法交代,結果……

「好機會!」

看到雀瑟在發愣,我有個突刺后換崩斬打了過去。

雀瑟反應過來后,以圖騰柱為盾,擋在自己的身前,我的崩斬在擊中雀瑟的時候被圖騰柱完完全全的擋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