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還好,這一幕外人沒有人看到。

身為落塵門副門主的軒轅青衣、葉柔等人沒有見到。

若不然,看到數億的中級六道靈石就這麼化成了灰盡,絕對連殺了江寂塵這個敗家子的心都有。

當然,她們更多的必然還是震撼!

因為她們知道,一個人突破,能夠煉化的靈力越多,那證明將來潛力就越大。

江寂塵擁有七彩靈脈,潛力自然大到無邊。

融嬰後期極限境!

煉化了七天的中級六道靈石,江寂塵終於踏入了融嬰後期境。

此時,靈嬰可以離體而出,飛遁天地間。

不過,融嬰境的靈嬰,並沒有什麼防禦之力,所以,靈嬰離體,那是很危險的事,除非逼不得已之下,才會這樣做。

比如,肉身被毀,或生死之間,就不得不通過靈嬰逃遁了。

然後,靈嬰可以再借宿主,甚至重塑一具肉身,都可以重生。

到了此時,江寂塵其實可以一鼓作氣,直接衝擊融嬰圓滿境。

但江寂塵停止了,他覺得先鞏固當下修為,大概半年之後,再踏入融嬰圓滿境也不遲。

從靈嬰境踏入融嬰境,本該有無上天劫,但在六道幻界,天劫不顯。

所以,江寂塵從築基到融嬰境,已經累積了幾重的天劫。

他的天劫,本來就是天宇間最可怕的那種,此時幾重累積,到時一起度劫,只怕會形成末日浩劫的異象。

突破完畢,江寂塵睜眼,站了起來。

驀然之間,靈嬰也隨之而動,顯化法相,浮於江寂塵的身後。

虛空震蕩,七彩耀世!

當下,仙碑最頂處,也高高地懸著他的名字,綻放著七彩的流光。

江寂塵,神武非凡,如帝臨塵!

他體內的靈嬰此時也驀然睜眼,聖山周圍的眾修士驀然感到身體一震。

同時,他們感受到自己的靈嬰受到了一股驀大的威壓。

靈力運轉都緩了下來!

這是……七彩靈脈,一脈壓萬脈。

達至融嬰境后,更加的可怕,初顯一道壓萬道的威能。

聖山四周的修士,此刻如同面對一尊至高無上的王者!

心中,自然而然的生出敬畏之意。

江寂塵的目光掃過四方,聲音淡淡的傳出,卻有無上的威嚴。

「聖山覆滅,從此六道幻界,以我江寂塵為王,以落塵門為尊,誰有不服,殺!」

「六道生靈,本該和睦共處,但之前殺我人族無辜者,殺!」

「仇視他族者,殺!」

「這些,我都會交給軒轅青衣去辦,她的話,即我的話,她若在,如我在,如有異議,殺!」

江寂塵連說了四個殺,便直接邁步踏入虛空,剎那消失在眾人眼面前。

但四殺之言,已經深深的震懾了所有的修士,讓他們心中久久難平。 ?四殺之言,回蕩天地,傳遍四方!

隨後,引起的必然是驚天波濤。

有人恐懼、絕望,但更多的人卻是驚喜難言。

特別人族修士和一些處於弱勢的修士,都感覺到他們的春天要來了。

正妻謀略 畢竟,六道幻界處於弱勢、受欺負的修士還是居絕大數的。

此時,江寂塵卻宣布,六族和睦相處,不得仇視他人,違令者殺!

江寂塵他先是宣布自己的王者地位,強勢無匹。

接著就維護弱勢修士!

只一瞬之間,江寂塵在這些人的心中形象已經在無限的拔高。

軒轅青衣嘴角也牽起一絲難得的笑意。

她倒沒想到,江寂塵如此的信任她。

重生之豪門千金 「她的話,即我的話,她若在,如我在,如有異議,殺!」

江寂塵這一句話,才是最打動軒轅青衣的。

絕亡河上的生死與共,曖昧相處,軒轅青衣都已不知不覺間,對江寂塵生出了奇異的感覺。

難訴說,妙不可言!

江寂塵離去,自然就是進行閉關,進一步感悟《源字古經》,築固修為。

而他踏上聖山,滅盡敵人之後,直接就作了甩手掌柜。

軒轅青衣,手段過人,威嚴無雙,自然最是適命的人選了。

落塵門的人此時不用軒轅青衣吩咐,都一個個無比興奮的收拾戰場了。

這一次,聖山被滅,聖山的無數年收藏、底蘊,都屬於落塵門了。

而且,江寂塵剛才已經宣布,從此以後,六道幻界,以落塵門為尊。

小哈斯、韓青最溜,出手最快,想要搶到融嬰老祖的藏空袋。

但最後發現,這些藏空袋已經被一個個帶著寶石項鏈的小骷髏們,先他們一步收走了。

一個個小骷髏,趁著眾人沒有注意它們,正在聽江寂塵說話的時候,已經行動了起來。

只見,一個個小骷髏,身上掛滿了藏空袋,顯得無比的怪異。

而小灰也戴著碩大的寶石項鏈,背負著一雙骨手,一副傲然之色,站在最前面。

見此一幕,一眾人目瞪口呆。

這群戴著寶珠項鏈的小骷髏太精了。

剛才在戰場上已經見識過它們的陰險,現在在戰後又表現出了無比精明的一面。

「這……」

眾人無語,已經說不出話。

這都是一群什麼小骷髏啊。

韓青,臉色難看,盯著小灰道:「靠,小灰,你太絕了吧,吃完肉,連點肉渣都不留給韓爺,再這樣,咱門兄弟都沒得做了!」

小哈斯看著小骷髏們身上掛滿的藏空袋,雙眼中冒出無數的小星星,涎著臉走到小灰面前道:「啊,偉大的二主人,小哈斯對您的崇敬猶如大江之水,滔滔不絕,您如天上的太陽,光芒萬丈,永遠在照耀著小哈斯,溫暖著小哈斯空虛寂寞冷的荒蕪內心,請看到小哈斯對你忠心耿耿、言聽計從的份上,賞賜幾個藏空袋吧!」

四方眾人,聽到小哈斯的話,都是身體一震,驚為天人的看著小哈斯。

此刻,便是韓青也震驚萬分的看著小哈斯,他想不到,一直不被他看得起的小哈斯,拍馬批的功夫,竟然提升到了如此的境界!

小灰滿意的點點頭,從身邊的一個小骷髏身上隨意取出幾個藏空袋,丟給了小哈斯。

同時,他的骨趾滑動,在地上寫道:「孺子可教,不像某人!」

然後飄立起來,與小哈斯同高,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以表示不錯,以示鼓勵的樣子。

小哈斯眉開顏笑,樂得不行。

韓青,一臉鐵青地叫道:「小哈斯,你這個馬屁精,太噁心了。」

「韓爺,你說小哈斯馬屁精可以,因為這對小哈斯來說,這是一份光榮的職業,但請不要說小哈斯噁心,破壞小哈斯在萬千少女心中的形象。」

韓青:「……」

眾人:「……」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見過是賤格的沒見過這麼賤格的。

一眾人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

軒轅青衣都看不下去了,過去一腳踹飛小哈斯這個賤人道:「藏空袋是讓小灰收拾的,這些都是屬於落塵門的戰利品,待清點之後,按功分配、打賞。」

「現在,落塵門稱霸六道幻界,大家無需擔心修鍊資源!」

「十年之後,大家必可位列融嬰極境,再回各界,必可成聖!」

軒轅青衣的話讓落塵門眾人一陣激動、興奮。

生死修道,哪個不是為了成聖作祖、延長壽元?

至於長生不滅,那是蒼茫大世,億億萬生靈,億億萬年,也只是有限的那麼幾個可以成功罷了。

落塵門在軒轅青衣的指揮下,很快清理完聖山戰場,把能夠搜颳走的都收走。

如生長於聖山的老葯、寶物,都被落塵門門雁過拔毛,不留一絲。

之後,軒轅青衣才帶著落塵門人回歸落塵域。

從此以後,落塵域落塵門為尊,不再是聖山。

回到落塵門后,立刻紛紛有大人物找上門來。

這些人,都是一方勢力的掌權人,都是來求見軒轅青衣,態度恭敬,誠惶誠恐。

軒轅青衣在落塵門廳堂中接見了這些人。

「我很忙,有事直說,不要浪費我時間。」

「一會,我還要帶人去滅掉那些屠我人族的畜生!」

軒轅青衣淡淡的開口,並沒有表出太多的情緒。

但所來的這一眾人,臉色皆是片慘白。

這些人,都是雖沒有屠殺人族修士,但也瓜分了人間界區域的地盤。

這一次他們前來,就是要退回地盤,並且送大禮進行賠罪的。

當江寂塵放出四殺之言時,這些人都已經膽顫心寒了。

不僅主動上門退回地盤,還花大代價賠禮。

這時候,一位代表硬著頭皮開口道:「青衣門主,我們之前都是有眼無珠,鬼迷心竅,受了聖山的蠱惑,佔了人間界的一些地盤,但……我們絕沒有殺任何一個無辜的人族修行者,我們聽了尊者的四殺之言,幡然醒悟,迷途知返,立刻退回地盤,並送上賠罪之禮!」

周強,在旁邊看著長長的賠禮單,也都感到一陣頭暈。

這些人為了賠罪,看來真的是下了血本。 ?

哪怕是軒轅青衣,也是眼皮微微跳了一下。

不過,她依舊不動聲色,讓周強把所有的賠禮之物全部都收下。

看見軒轅青衣收了他門的賠禮之物,這些人才鬆了一口氣。

覺得,只要軒轅青衣收了他們的賠禮,想必就不會再追究他們的責任。

殺神江寂塵也就不會再找他們的麻煩。

畢竟,軒轅青衣現在代江寂塵行事。

她的意思,也就是江寂塵的意思。

然而,收完賠禮之物后,軒轅青衣突然開口道:「還不夠!」

一句話,瞬間讓這些人的神經一緊。

當中代表,態度更加惶然的開口道:「青衣門主,這……若還不夠,賠禮之物我們可以再加!」

他們心中已然決定,相比於性命,其餘都是身外之物。

軒轅青衣罷罷手道:「我不是說賠禮之物不夠,我是說你們的誠意還不夠。」

「若想我不再追究你們瓜分人間域的地盤、奴役我人族之事,可以!」

「但需要做到本公主要求的幾點,過往一切可以一筆勾銷,大家依舊可以和睦相處。」

聽到軒轅青衣的話,這些人的代表恭敬地回應道:「青衣門主,但有要求,我們無所不應。」

軒轅青衣沉吟一下道:「凡是侵佔了人間區域的勢力,但沒有屠殺無辜的人族,退回領地,賠償損失,這是最基本的,但若想我們不再追究你們的責任,或者說你們還想呆在六道幻界,那就把屠殺人族、仇視他族的修士全部殺盡!」

最後一句話,軒轅青衣突然變得鐵血無情,氣勢壓得一眾人喘不過氣來。

「可是,我們如何知道哪些殺過人族的,或是仇視他族的人?」

開局召喚一只小骷髏 有人顫聲的開口問道。

「放心,我都有名單,這些人的信息在玉簡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