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然而,瑤氏偏偏就是不會輕易罷休的人!

而且之前穆芊顏曾逼迫她打了自己婢女秋詞一頓板子。

整整二十大板,穆芊顏這麼快忘記了嗎?

哼!沒想到吧?你穆芊顏也有今天!

這就叫風水輪流轉!

她現在就要讓穆芊顏的婢女也嘗嘗這二十大板的滋味兒!

於是分分鐘,瑤氏就又掛上了一副哭喪臉,對準穆錚抽泣道,「侯爺……妾身也是為大小姐的名聲著想啊!如今大小姐開始學習持家,若是如此有失偏頗,日後如何服眾呀?」

「你……」穆芊顏氣的咬牙,一雙清冷的眸中閃爍著幽幽冷光,重生以來,頭一次受瑤氏的氣!

「好了,顏兒,她說的不錯,家奴犯錯,確實該嚴懲,你若太過偏袒,日後如何治家服眾?」

穆錚打斷了穆芊顏和瑤氏之間的對抗。

權衡之下,穆錚還是選擇了贊同瑤氏的說法。

縱然瑤氏不討喜,可瑤氏說的在理。

當然穆錚也知曉,這清霜是自小就伺候顏兒的,與顏兒之間,自是有旁人不懂的情誼。

可犯了錯就是犯了錯,規矩不可亂了。

尤其是顏兒剛學習著持家,穆錚是將領出身,所以沒人比他更清楚,樹立威儀的重要性。

家有萌妻:老公太霸道 顏兒若是這個時候不樹立起該有的威嚴,日後怕是難以服眾的。

所以這次,他這個做父親,也不能由著她了。

穆錚嘆了口氣,擺了擺手,「帶下去,依規矩處置。」

他這話,是對扣押清霜的侍衛說的。

有穆錚發話,侍衛自是不敢怠慢,當即點頭,應了一聲「是」便押著清霜退了下去。

清霜最後望了一眼穆芊顏,緊緊咬著嘴唇,像是為了堅忍接下來的處罰……

看著清霜被帶走,穆芊顏就急了「爹……」

「不必說了,坐下吃飯吧。」穆錚不給她說話的機會。

他也知道她想說什麼。

他既然已經下令了,自然不會聽她說一些求情的話。

穆芊顏急得不行,因為她已經聽到了外面響起打板子的聲音……

清霜許是怕她擔心,都忍著痛沒有叫出聲…

可她知道,打板子哪能不疼?

清霜一定很疼……

穆芊顏想想就一陣心疼。

但,清霜的忍耐力並不持久,沒過一下子,一聲聲痛呼的聲音就傳了進來。

聽的穆芊顏更是心一緊,清霜……

「顏兒,坐下吧,吃飯。」穆錚瞧出她的心疼,卻也並未減輕對清霜的處置

雖說他向來疼愛顏兒,溺愛顏兒,可他不會不分對錯,不辨是非,一味的去溺愛她。

那樣的溺愛,對她是有害無利。

所以穆錚只能叫她坐下吃飯,別去聽,別去看,處罰很快就會過去的。

穆芊顏氣鼓鼓眼巴巴的望著穆錚!

吃飯? 就在是再好的山珍海味擺在她面前,她也沒有胃口。

一方面她擔心著清霜能否承受的住那一頓板子,府里的侍衛,那都是跟隨父親從過軍的,是父親挑選出來的,下手自然是比一般人重……

可一方面,她又緊盯著瑤氏的動作。

清霜不能白挨了這頓打!

然後,瑤氏就有動作了。

悠悠的起身,聽著清霜的痛呼聲,瑤氏心情好極了,朝著穆錚微微一拜,「侯爺,妾身衣裳濕了,容妾身下去梳洗一番,稍後再來陪侯爺用膳。」

單從語氣,就能聽出瑤氏的好心情,暢快極了。

可穆錚就沒她那麼高興了,相反的,穆錚心情並不好,是以根本就沒打算攔著瑤氏。

頗為不耐的一擺手,「下去吧。」

「是,妾身告退。」瑤氏鼻息一仰,神態得意的看了一眼穆芊顏,然後才退下去了。

瞧著瑤氏走了,穆芊顏清冷的眸光流轉,眼底掠過一絲冷意。

清霜受的苦,很快她就會讓瑤氏加倍償還!

瑤氏回房的路,就是走向地獄的路!

恰逢穆紫晴悄悄抬頭,正好瞧見了穆芊顏眼裡瘮人的冷意……

驚的穆紫晴心頭一顫!

直覺告訴她,穆芊顏的眼神兒,必然是有什麼陰謀?!

穆紫晴想著,心中開始隱隱不安,坐不安穩了……

穆芊顏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清霜了。

不多時,外面沒動靜兒了。

穆芊顏知道,是板子打完了。

依規矩,二十板子,

清霜那麼弱小的身板,二十個板子打下來…

穆芊顏都不敢想清霜會被打的怎樣的皮開肉綻……

擔心之餘,穆芊顏更多的是冷厲!

瑤氏,你且等著!你的好日子今日便徹底到頭了。

「侯爺,清霜伺候大小姐這麼多年,向來沒出過什麼紕漏,這次想必也是一時不慎,如今既已責罰過了,就讓妾身去瞧一瞧吧?」

開口說這話的,是趙瓊歌。

趙瓊歌面容嫻靜,語態真誠,同時還很憐惜。

憐惜清霜,是個忠義的丫頭。

穆芊顏聞言,看向趙瓊歌的眼神里,多了一絲感激。

她曉得趙瓊歌是知道她擔心清霜,才替她去看看清霜的情況。

穆錚自然也懂,本來責罰了清霜,他就知道自己的寶貝女兒不高興了。

所以這會兒也沒理由不讓趙瓊歌去,哪怕是為了他的寶貝女兒放心一下呢?

「有勞你了。」此時此刻,穆錚跟趙瓊歌說話的口氣,明顯多了幾分情意。

原來他身邊不是沒有善解人意之人,只是被他一直忽略了。

「這是妾身應該做的,妾身就先告退了。」顯然趙瓊歌也感覺到了穆錚的情意,這正是她想要的。

有趙瓊歌前去照顧清霜,穆芊顏也能放心了不少。

然而,趙瓊歌前腳剛走,穆芊顏就在估算時間。

瑤氏回房有一會兒了,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穆芊顏剛想著,門外就走進來一個急色匆匆的人影。

是李巍,李叔叔。

她就知道,好戲開始了。

「侯爺……」李巍急色匆匆,腳下更是火急火燎的跑來,一看就是出了什麼大事!

入骨暖婚,霸道總裁放肆愛 否則李巍哪能如此急色?

「李巍,何事如此急切?」穆錚疑惑的開口詢問,李巍跟隨他多年,他自然是了解李巍的。

李巍雖然是個粗人,但行事穩重,鮮少有如此急色的時候,如今這般的行色匆匆,是出什麼事了?

「是呀!李叔叔怎的這般急切?莫非是軍營中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需得爹爹親自去處置嗎?」穆芊顏也隨口附和著穆錚的問話。

可謂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而且還是面不紅心不跳的睜眼說瞎話!

說什麼軍營,不過是隨口那麼一說罷了。

她心裡比誰都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穆芊顏神態淡然,眨了眨清澈的眸子,那樣子要多純善就有多純善,半點都沒有扯謊的心虛!

雖說提及軍營,不過是為了替自己打掩護。

可穆芊顏心裡,對軍營,多少還是有些不是滋味兒。

說句實話,她,其實挺羨慕軍營的。

這些年,父親呆在軍營里的時候,比呆在侯府的時間都多。

父親……常年都不能陪在她身邊。

穆錚亦是皺緊了眉頭等著李巍的下文。

該不會真如顏兒所說,是軍營里又有什麼事兒需得他回營吧?

每每提到這茬,穆錚就覺得特別虧欠了他的寶貝女兒,所以他安慰的拍了拍穆芊顏的胳膊,示意她稍安勿躁……

可李巍卻面露為難的看了看穆錚,又看了看穆芊顏,猶豫了好半天才開口,「侯爺,大小姐,並非是軍營的事……」

李巍是一介大老粗,若是有什麼事,可以說都很明顯的寫在臉上了。

仔細瞧著,李巍的臉色很難為情的樣子啊?

說話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

一看就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不,不僅是難言之隱,從李巍的神色來看,更多的,是難以啟齒!

穆錚瞧著,倒有些急了,催促的語調道,「有事但說無妨!吞吞吐吐的做什麼?」

「……」李巍猶豫的臉色就更明顯了,或者說,難以啟齒的表情更加明顯了。

穆芊顏清冷的眸中掠過一絲幽光,她清楚的看到,李巍最後往穆紫晴身上看了一眼。

但凡有點眼力勁兒的,應該都能看出,李巍看向穆紫晴的那一眼,無聲的潛意思就是,此事與穆紫晴有關!

只有穆芊顏知道,的確與穆紫晴有關。

因為出事的是穆紫晴親娘。

可不就與穆紫晴有關嘛?

李巍那一眼,穆芊顏瞧見了,作為當事人的穆紫晴,哪能看不見啊?!

頓時就心生一股不好的預感,嚴謹的盯著李巍,看他會說些什麼?

而真正讓李巍有心理壓力的,不是穆紫晴,而是穆錚。

於是在穆錚的眼神催促之下,李巍相當難以啟齒的說道,「稟侯爺……瑤氏姨娘…與人通姦……」

饒是李巍一介三打五不的粗漢,說這話時,都覺得萬分的羞愧難當!

他李巍稟報這話嗯覺得臉紅啊!

瑤氏竟做出如此……

那後文,哪怕只是想想,李巍都不敢說出來了!

傷的,是侯爺的顏面……

李巍,亦替穆錚感覺恥辱!

「你說什麼?!」穆錚聞言,猛的一拍桌!

一掌拍下去,一滿桌的菜盤子都震動了一下!

穆錚實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是他聽錯了?還是李巍說錯了?

瑤氏…與人通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