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估計,現在他們應該在裡面為了一件垃圾防具爭個你死我活吧。」

「桀桀……」

陰陽帝君得意地賤笑起來,樣子十分欠揍。

莫宇辰聞言,雙眉一挑,焦急的喝道:「陰陽老兒,你那牌子上面不是寫著,只要通過任何一座靈宮的鎮宮守將考核,就能得到獎勵嗎?」

「哈哈哈……本座騙你們的,你們這也信?」

「除了你進來這座陽靈宮之外,其他的靈宮全都是一樣的,而且裡面還有六個鎮宮守將。」

「怎麼樣,有沒有覺得本座設置的陷阱特別陰險啊!」

陰陽帝君陰笑一聲說道。

隨後,他看了莫宇辰一眼,神情複雜的說道:「小子,本座真沒想到,這一次會出現你這個異數,竟然會選擇第七座靈宮。」

「恐怕,在倉木帝域,天賦能比你高的人應該是沒有了。」

「哼,外面對你的傳言真的是沒錯,陰狠狡詐。」

「說吧,需要我幫你做什麼?」

莫宇辰冷笑一聲,淡淡地問了一句。

「哈哈……其實也沒什麼。」

「本座只是希望你幫我收集幾件寶物,這些寶物因為比較特殊,所以要你這樣的妖孽才有機會得到。」

陰陽帝君難得地躊躇起來。

他有些期待得看著莫宇辰,生怕他會反悔。

「將整件事情說清楚點。」

「如果是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就不用說了,我是不會幫你的。」

莫宇辰醜話說在前,免得以後這陰陽帝君要他去做一些什麼成為武道公敵的事情,那就有些不值當了。

「你放心吧,不會讓你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我實話跟你說,我要你找的那幾件寶物,是我用來奪舍重生的。」

陰陽帝君深吸一口氣,淡然說道。

莫宇辰聞言,心中一驚。

他沒想到,如今這陰陽帝君的靈魂之力都脆弱成這樣子了,居然還能奪舍重生。

這些老東西的實力,真的是太恐怖了。

還好他的實力鎮住了對方,不然的話,他現在的靈魂估計一驚被陰陽帝君抹殺了。

事實上,莫宇辰根本就不相信陰陽帝君這個老怪物沒有一點保命的手段。

所以他剛剛修理對方,其實也是在變相的試探著這個老頭。

然而,陰陽帝君此時卻滿臉凝重地嘆了一口,說道:「本座當年受的傷太嚴重了,就連靈魂都差點被泯滅。」

「所以,我才會虛弱到進行自我封印,不然的話,早就出去找一具肉身奪舍了,那還需要等你來。」

「陰陽老二我問你,你們大乘境強者奪舍都這麼困難嗎?」

「還是只有你這種受了重傷的人才要這麼麻煩?」

莫宇辰忽然間想到了許樂的事情。

同時,他也將許樂被奪舍的事,詳細地告訴陰陽帝君,看看他能不能給出一個解決的辦法。

然而,陰陽帝君得知后,驚訝的說道:「你小子的運氣這麼好,居然能遇到一個被大乘境奪舍的人。」

「老夫估計,他應該也是受了很重的傷勢,不然的話,你現在早死了。」

「這還算我的運氣好?」 腹黑總裁慣妻成癮 莫宇辰不可理喻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你以後還是小心點吧。」

「雖然每一個大乘境都要受到了不可挽回的傷勢才會進行奪舍。」

「但是他們也很快會恢復到原有的實力。」

「畢竟,他們天道的感悟境界還在,只需要不斷的凝練新的肉身,這樣就能無休止的突破修為境界。」

「所以,恐怕在不久之後,你那位朋友也會被人當成了最優秀的天才了。」

陰陽帝君忽然間笑了起來,眼神中充滿了嚮往。

莫宇辰瞭然的點著頭。

他知道陰陽帝君並沒有撒謊,只是有些惋惜許樂罷了

畢竟面對一個大乘境的老東西,他想要幫他,也幫不上什麼忙。

「傻小子,另外一邊的爭奪已經差不多了。」

「趕緊看看你那幾個朋友還在不在吧,萬一要是死了的話,本座可不負責任的啊!」

此時,陰陽帝君的聲音,忽然間傳到莫宇辰的耳邊。

莫宇辰微微定神,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另外一邊,有凌正陽在,而且蛟炎的實力也有不小的進步。

婚前試愛 所以,他也沒有太過擔心他們的安全問題。

「陰陽老二,你死了我兄弟也不會死。」

「你還是將槃涅金身的修鍊辦法告訴我先吧……」

「不對……你等我會,我先把身上的傷勢恢復一下再說。」

莫宇辰頓時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勢還沒恢復,無奈的搖了搖頭,暗嘆一聲,那鎮宮守將下手還真他娘的狠。

……

(本章完) 「慢著!」

陰陽帝君見到莫宇辰盤膝坐了下去,瞬間出聲喝止住他。

隨後,他看著莫宇辰滿臉疑惑的表情,笑著說道:「你這樣的傷勢修鍊槃涅金身最好。」

「本座還嫌傷勢不夠重呢。」

「桀桀……」

莫宇辰見狀,身上的雞皮疙瘩瞬間冒了起來。

他不知道陰陽帝君這個老東西到底又在鬧什麼妖。

「那我不療傷的話,該做什麼?」

莫宇辰疑惑地問道,心中有一些打鼓。

「走,去那邊的葯池,躺進去!」

「原本那是本座給做自己準備的,現在道便宜你這混小子了。」

「你以後要是敢不幫本座找那幾樣寶物,老子做鬼也要天天詛咒你,讓你永世不得安寧。」

「哼哼……」

陰陽帝君滿臉肉疼地說道。

看得出來,此時的他非常肉疼,就像是原本已經拜堂好的新娘子,要被莫宇辰入洞房了一樣。

「嘿嘿……少嘰嘰歪歪的,這是本少爺的福分。」

「此等機緣,豈是你這老東西可以享受的。」

莫宇辰見到他肉疼的表情,瞬間心情大爽,哼哼唧唧的躺到了葯池裡面。

「呃……舒服!」

「我說陰陽老兒,這玩樣到底是什麼,怎麼剛躺下來,感覺臉靈魂都爽得不行了。」

莫宇辰臉上露出了極其欠揍的笑意,不由得好奇的問道。

「這可是九天玉華露。」

「當初,本座為了集齊這一池子靈液,可是收集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天才地寶的靈液,最後才煉製出這麼一池玉華露。」

「那可是耗費了我畢生的繼續啊……可是現在卻讓你這挨千刀的小子享受了……」

陰陽帝君痛心疾首地哀呼一聲。

「嗯!~」

「如此靈液能成為本少爺的洗澡水,也算不埋沒了你一片孝心啊!」

莫宇辰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誇獎了陰陽帝君一聲。

說實話,莫宇辰此時的心中,早已經笑開花了,只是他嘴上不願意說而已。

「滾!~」

陰陽帝君聞言大怒,氣得在木匣子中暴跳不已。

要不是此時他打不過莫宇辰,他都一巴掌拍死這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混蛋小子了。

「好啦好啦,活了那麼大的歲數,也不知道控制點脾氣。」

「你還沒告訴我,我接下來該怎麼做?」

莫宇辰將池中的靈液扒拉到臉上,享受地問道。

「哼!」

「現在你坐在葯池中,抱元歸一,本座傳你槃涅金身的修鍊心法。」

陰陽帝君咬著牙,惡狠狠的說道。

事到如今,他也被辦法了,只能一條路黑道地。

他只希望,莫宇辰是個言而有信的人,最後能助他重獲新生。

莫宇辰聞言,當即照著陰陽帝君所說的做。

「真舒服啊……我感覺我身上的傷勢都快好了。」

莫宇辰滿臉儘是舒爽之意。

「閉嘴!」

「再嘰嘰歪歪,本座不傳你心法了。」

陰陽帝君朝著莫宇辰憤怒地咆哮一聲。

不過,他雖然快要被氣炸了,但是他還是朝著少年的眉心處打出一道幽暗的光芒。

不用多想,這肯定就是那槃涅金身的修鍊心法。

「嗯?」

「陰陽老二,你這部槃涅金身是如何得來的。」

「怎麼跟我的陰陽陣圖好像是一套的啊。」

莫宇辰粗略地看了一下陰陽帝君傳來的修鍊心法,瞬間心頭一震。

「什麼?你會陰陽陣圖?」

「你小子是跟鎮海神宮有什麼牽連?」

陰陽帝君聞言,臉上露出了一抹別樣的神情。

「我是天樞宮這這一代的聖子。」

「怎麼?你跟鎮海神宮有仇嗎?」

莫宇辰的眼眸猛然睜開,緊緊地盯著陰陽帝君。

「呵呵……我哪裡配當鎮海神宮的仇人啊……」

「我只是一個神宮的一個棄子而已!」

陰陽帝君深吸一口氣,語氣中充滿了無盡的憂傷。

緊接著,他繼續說道:「當年神宮的聖主似乎早就料到有那一劫。」

「所以,他提前將我們這些外門弟子遣散,並且還賜於我們不菲的修鍊資源。」

「可以說,本座有這一天通天動地的功力,都是鎮海神宮給的。」

「原來如此!」莫宇辰點了點頭,應了一聲說道:「可是,既然你曾經是鎮海神宮的弟子,那你為什麼那麼嗜殺?」

「難道你一離開神宮,就忘了本門的門規嗎?」

陰陽帝君聞言,緊緊地看著莫宇辰道:「我沒忘,即便我成了神宮的棄子,但是我至今仍然還以神宮弟子自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