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陳雨生,猥瑣,李靜,只要和宋德華有關係的人都被作爲目標,同時女人動手的時候完全是不留活口。就像這裏,無一活口!

所以,接下來瑪麗亞醫院,警局恐怕都將面臨大災難,並且全部人都會死去。

事情是因爲宋德華而起,死那麼多人不說他師傅不會放過他,就是他自己也不會放過自己!

“你覺得你能走嗎?”女人的聲音討厭的再次出現,同時宋德華衝向別墅外的身子爆退。只見在他之前衝去的地方突兀出現一名中年人,表情呆滯,雙目黑色有氣纏繞如千年老僵。

這個老鬼出現的時候帶給宋德華從沒有過的危險。所以宋德華身子選擇爆退離開,而且這也證明宋德華的選擇是對的。

只見在宋德華身體後退的時候那老僵一般的鬼魅無聲無息來到宋德華的身前,右手橫掃擊中宋德華的身子,使宋德華被煽飛落地。幸好這個時候劉仁才衝了過來,手中斷魂筆將老僵逼退。

“慢慢享受吧!這隻老鬼花了我不少心血,你們慢慢玩,我去把你的朋友全部殺了,魂魄不留。這就是你多管閒事的後果。”

女人得意的聲音在黑夜中異常刺耳,在混合着四周的血腥,這聲音就如一彌天殺手草芥人命後的快意笑聲。所以,宋德華此時對這女人恨的咬牙切齒,手中一緊將桃木盒拿起怒吼一聲對着老僵拍了過去。 只要殺了老僵,他倒是想看看這個女人還有什麼依賴!

可是桃木盒形狀方方正正,所以宋德華使用起來顯得生疏,很不靈活。又因宋德華是肉體之身,現在宋德華的攻擊在老僵身輕如無的情況下被輕易躲開。

“斷魂!”劉仁纔在老僵躲避宋德華攻擊的時候從側面殺了過去。斷魂筆揮毫,力有千鈞直點老僵額頭位置。

只要斷魂筆一碰再一抽,這個老僵就算再強大也就只能活到今天了。

不過老僵的身形和速度快的超乎劉仁纔想象,對方不但躲開他的斷魂一點,而且還被對方右手捉住斷魂筆,使得劉仁才身體受限,任由對方拉着他一起後退。

“死!”老僵開口,沙啞如百年未說話一般,和烏鴉無疑。只是他的一個殺字夾帶的卻是通天殺戮氣息,同時劉仁才整個人被他右手一帶,甩了出去對着宋德華砸去。

兩人對撞,動作緩慢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出現在老僵前面,對其撕咬。

是小黑,小黑好不容易等到有機會動手,所以它興奮撕咬。

可是它的動作直接被老僵阻止,小黑的腦袋被老僵拿住一丟,丟到老僵身後地板上嗷嗷哀叫起來。

管家在這個時候也直起身子,衰老的臉上呈現憤怒之色也對着老僵衝了過去,邊走邊嚷嚷。

“還我老爺夫人,還我老爺……”

管家最後不得不接受事實,同時萬念俱滅,只想和這些害死他的鬼魅打鬥一番。

“不要!”

宋德華見到管家衝過去立馬驚叫出聲阻止,可是管家已經來到老僵面前,並且被老僵隨手一拍,拍的七暈八素暈死在的,身體也漸漸變的虛擬起來,卻是魂受重傷!

“該死的!”女人早已經走遠,眼前的老僵又纏人難對付。在這裏消耗的時間越長,猥瑣,李靜他們的情況就越危險。所以,宋德華必須要突破眼前的老僵,將其殺死!

看着暈死的管家,宋德華想起這個老管家找他的時候不是要送陳雨生給他的紙?可惜因爲管家死了,所以拿的紙只是魂力的白紙。那麼在他死之前陳雨生確實有交代他帶紙給自己。

如今陳雨生死了,管家死了,所有人都死了。

那麼紙張應該在……

宋德華轉身看向陳雨生端坐椅子前的桌子,上面不正是有一張紙?

從他喝茶的時候腦海不斷回憶過去宋德華就知道茶葉不簡單,而且他的腦海總是想起他的師傅,所以宋德華知道,他師傅曾經出現過。這也就表示紙張,也許有着什麼很重要的事情記錄在裏面。

紫星大帝 他師傅就是這樣奇怪的一個人,但是隻要宋德華感覺到異常的時候肯定就能猜測到師傅出現過。如今陳雨生一家被滅,師傅也不可能不知道。

也許,這些師傅自有安排。不過,現在的他應該要做點什麼纔是!

師傅始終是師傅,而他有自己的生活以及朋友,所以他的朋友,他的生活該由他自己維護。

猜想着,宋德華轉身向陳雨生身前走去。

老僵鬼魅看着宋德華,嗚哇一聲身子縱飛過去,準備將他殺死!

他的任務就是殺了這個人,他的腦海也就只有這一個命令,所以他要殺了這個人,殺了他……

“找死嗎?”劉仁才一改之前斯文書生模樣,右手一帶長袍飛舞,人已經掠到宋德華的老僵身前將其抵擋,同時斷魂筆毫不猶豫猛攻過去。

斷魂筆上有毫墨,在其揮舞的時候帶起黑色水花潑灑過去。

老僵不知道其中厲害卻用雙手遮擋身體,豈料黑色水墨灑在其身的時候立馬發出滋滋的聲音,卻見老僵身體有黑氣四泄散開,被水墨所傷。

“啊啊啊……”老僵憤怒咆哮,身子在他嘶叫的時候身子猛然上身變大三倍有餘,同時背脊突出如魚一般甚是猙獰恐怖,他的戰鬥力似乎也在頃刻暴漲一般,渾厚力量直接將劉仁才手中的斷魂筆拍飛出去,也將躲閃不及的劉仁才捉起丟出去。

老僵身形魁梧,大嘴張開能見森森白牙。

就是這樣的一個鬼魅就是宋德華扭頭看去的手也是心驚膽顫,這是什麼鬼?宋德華從沒見過!

“嗚嗚!”

眼看着那老僵徒步向宋德華逼近,小黑齜牙嗚嗚做聲,身子如黑色弓箭瞬間射了過去。

張嘴,獠牙猛咬!

小黑憤怒一咬自然威力不小,只是它咬在老僵身上的動作對於老僵來講卻是沒有半點傷害一般。老僵依舊在走,任由小黑瘋狂咬着,扯着都沒用。

宋德華已經來到陳雨生面前,愧疚看了眼已經死去的陳雨生,宋德華咬牙將紙張拿起來。

“封印?果然是師傅!”宋德華看到那一行清晰有力的字體後頓時就知道陳雨生見過他師傅了。

如果不是師傅,誰又知道封印是這樣開的?

原本的愧疚消散了不少,因爲陳雨生見過他師傅的原因,宋德華對於陳雨生等人的死沒有了責備,反而,這對陳雨生他們是一場造化!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嗚嗚……”

小黑拼命撕咬的動作依舊在用力,小黑四爪試圖抓地以制止老僵向宋德華逼近,可是地板是陶瓷,所以小黑擺出抓的姿勢卻始終使不上半分力氣,任由老僵拖着它走,樣子難看。

“混蛋!”按照紙條的意思,師傅是讓宋德華開啓桃木盒封印將兵器拿在手,可是這個過程並不是打開就行那麼簡單的。

他需要最少五分鐘時間!可是宋德華能等,那變異一般的老僵等不了!

如果按照之前脊背沒有突出像魚鯽一般的東西,這個老僵不用三秒鐘就能來到宋德華的面前,可是現在明顯速度慢了很多,幾乎是一步一步來的。

這也許就是這個奇怪鬼魅的弱點,但是這也不代表那老僵五分鐘時間還來不到他眼前!

“我來拖延時間!”就在這個時候被甩出去的劉仁才飛奔過來,落在老僵面前擋住他的去路,同時劉仁才左右開弓雙手平攤後猛然帶起斷魂筆再次對着老僵殺了過去,直取額頭位置。

老僵雙眼突出,有眼無珠盯住劉仁才。之前黑色的雙眼早已經消散了黑氣,是以此時他的眼睛顯得白多過黑,極其恐怖。

“不好!”劉仁纔對上老僵的眼睛頓時感覺全身鬼力被抽空一般,沒等他反應挪開對上的眼睛,身體已經失去所有力氣,使得他無力癱瘓在地,任人宰割。

這是什麼眼睛劉仁纔不知道,但是現在沒人能阻攔這種怪異的老僵,而宋德華此時盤膝而坐,在爲開啓做準備。

如果,讓老僵來到宋德華的前面,只怕宋德華……

“由我來吧!”突然,小黑張嘴說話,聲音赫然是歐陽錦的。

幾天沒出現的歐陽錦魂魄佔據了小黑,鬆開原本那種微不足道的瘋狂撕咬和拉扯,而是直接在老僵兩米不到的地方停了下來。身子來會踱着腳步,來回的走,似乎在思考怎麼下手一般。

老僵目中無狗,翻白的眼睛轉了幾下似乎是在分辨眼前的情況,又似乎只是一個無關重要的動作,頹然增加他的恐怖而已。

只是那個動作讓歐陽錦連忙低頭,不敢對上。

這個動作也就是把劉仁才鬼力全抽空的動作,之前歐陽錦代替小黑魂魄的時候從底下看的清楚,是以它現在躲開。

同時他也並沒有任由眼前的老僵宰殺,而是前爪在陶瓷地板上用爪子抓着什麼,似乎在畫什麼東西。並且它的身子在它畫的同時左蹦右跳,更是一直後退,呈現長方形的符文。

若是從上面看去就能看的清楚,這是地藏王鎮鬼符!

長方形,左右半開有弧度,中間梵文纏繞,看不清內容,但能讓人感覺到神聖和蘊含的強大威力。

畫完,歐陽錦身子猛的後跳來到宋德華的前面,嘴巴一動一動不知道在念着什麼。

老僵已經踏步上前,踩上符文,並且繼續前進。

一步。

兩步。

三步。

一直等到他走到中央的位置才見歐陽錦說了句小黑借狗血,然後見它咳嗽一下,嘴角有血溢出。滴落並用爪子接住。

道法中厲害的攻擊往往都要以血爲祭,只有這樣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如今歐陽錦只不過是魂魄,法力本身衰弱與同虛無,要不是因爲小黑的身體特殊,黑狗血陽氣最盛,罡氣最足,只怕他現在半點法術都使不出。 不過冥冥中早已註定,是以他法力還有,並且在他潛伏在小黑身體內的時候居然還能逐漸恢復。所以,他這些日子在藉助小黑的身體恢復法力,試圖有一天法力足夠的時候脫離小黑身體。

可是他卻沒想到他好不容易恢復的法力卻要用在這個時候。

“嗷!嗷嗷!!”吼叫聲如雷,是那老僵站在符咒中央位置的時候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是以他才驚恐出聲。

“是時候了!”歐陽錦內心暗道,同時爪子上的血被他一瞥甩入符咒裏面最尾的梵文上面。

一時原本幾乎看不清痕跡的地面突然光芒四起,光芒爲白,如綻放菊花瞬間射出。一時將老僵驚的哇哇直叫,雙腳在地卻是動彈不得如老樹盤根被纏住。

“嗷!”

老僵三番五次掙扎後不得果,一時張嘴咆哮,只顧咆哮不見其他,就那麼瞬間的功夫老僵身子鼓脹兩分,五官起泡如蛤蟆,接着遍佈全身讓人見了毛骨悚然,身心皆懼。

歐陽錦看到眼前一幕也是皺眉,心中莫名畏懼。

眼前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歐陽錦從下習道也沒聽說,看過這樣的情形,是以現在他爪子後退兩步,以便自己的地藏王鎮鬼符沒用的時候能逃生。

不過歐陽錦還是小看了他的地藏王鎮鬼符,因爲眼前這個鬼東西咆哮掙扎再變形都沒有邁出第二步,腳下被符咒白光圍繞,纏死了。

劉仁才趴在地上看着眼前一幕,稍微舒一口氣,總算是止住了。

“嗷嗷……”

老僵掙扎,時間持續了兩分鐘,任由他怎麼掙扎,甚至探頭吐出半米長的舌頭試圖攻擊,可是終究是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歐陽錦耽耽看着,見鬼東西掙扎那麼久都沒反應過才和緩,踱着腳步來回走動。

如果他還是人,他一定會用桃木劍追擊而上,將其殺死!

“四分鐘了!”劉仁才感覺自己的力氣就這樣沒了,甚至到現在都沒有恢復過來。

“滋滋……”

就在他們鬆懈的時候,一道很不協調的聲音傳來,讓劉仁才和歐陽錦雙目一寒,看向之前那個怪東西身上。

恐懼!

老僵終究還是動了,上半身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生生撕開,和下半身分離開。

下半身膝蓋在動,依舊試圖掙扎,上半身卻是懸浮飄來,如戰鬥機一般嘴巴滋滋出聲,卻是噴着口水一般的血液上前,向宋德華走去。

“天,這是什麼鬼東西?”歐陽錦看到這裏魂飛天外,一時也是呆滯起來。

什麼時候鬼界還有這樣的鬼?而且這東西看起來怎麼越發不像鬼?

“嗷嗷……”老僵發出勝利的嗷叫聲,向宋德華又靠近一分。

歐陽錦沒得選擇,他不能眼看着這個鬼東西將宋德華殺了。他歐陽錦的敵人,將他移魂換體的仇人性命,就該由他歐陽錦結束!

歐陽錦控制着小黑的身體慢慢靠後退支持站起來,前爪代替雙手準備以人的形狀施法。雖然這個會有些顯得不倫不類,但是隻有這樣他才能直接用道法。

人爲天地之靈。腳踏地,頭頂天,是以腳可以落地,但是手不行。也因爲這個,施法必然要站起來,以示對天道的誠服和借用道法爲己所用。

所以,必須站起來!只有這樣才能吸收天地浩然之氣,彙集大道成術在身。

不過,歐陽錦卻沒想到在他準備施法的時候那鬼東西已經來到他的前面,這次歐陽錦連叫不好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鬼東西的大手一拍,哀叫一聲飛出十餘米,沒有聲息。

劉仁纔看到這裏心灰意冷起來,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結局。這個鬼魅居然強大到這種程度,並且,這鬼魅很奇怪,是他從沒見過的。

“先生,看你的了……”劉仁纔看着閉目的宋德華,最後道。

已經不知道怎麼形容的老僵懸浮向宋德華靠近,身上黑氣纏繞如從蒸爐出來一般,任由黑氣不規則上升,嫋嫋不斷。

五米!

三米!

兩米!

宋德華沉浸在一個全黑的世界裏,在他面前有一條銀色長槍橫放懸浮在他身前。

銀槍紋路旋轉成形,赫然是一隻巨鷹展翅的模樣。巨鷹雙目如炬,帶着桀驁銳利。雙翅大張有力如能一煽遨遊九洲,再見巨鷹四周雲層朵朵,飄逸如仙境……

“九曲混天槍!”宋德華看着長槍道。

那是他師傅的兵器,屠殺成名,一將成名萬骨枯。

只不過師傅卻說以前他的九曲混天槍沒有現在這般強大,所以讓宋德華開啓使用要小心對待,並且還說要看宋德華自己造化,若是能將九曲混天槍喚醒,那麼必然能讓宋德華驚喜。

“師傅,我開啓了。”他從沒見過師傅用九曲混天槍,但是他卻知道這長槍威力極大。

可是現在是容不下他再想什麼,他能感覺威脅在靠近,所以……

猛然張眼,宋德華看到眼前距離他只有一米多,甚至觸手可及摘取他腦袋也不過是輕而易舉的情況。

宋德華駭然,右手一帶將桃木盒拿在手,身子翻滾後退後猛然又止住身子,看着眼前的的鬼魅。

“鬼不犯我,我不犯鬼。如今你是自尋死路,我也不管你是什麼鬼,該死!”宋德華說話的時候老僵依舊在向他靠近,如沒聽到一般。

宋德華右手食指放嘴邊,輕咬一口帶血點向桃木盒中間封印口。

霎那間,仙樂從天而降,嫋嫋奏響,聽着身心舒適如上天,魂魄昇華如駕雲。一時騰雲駕霧逍遙似神仙,好不自在。

老僵原本逼近宋德華的身子停止,如被定住一般沒有任何神情柏傲花,也不見動作,就這樣呆呆滯滯,渾渾噩噩。

仙樂跌宕起伏,先是悅耳動聽使人化仙人,接着音樂再變和緩如置身溫泉任由熱氣使得毛孔盡開透氣,貪婪吸取清新純淨空氣。

直到仙樂調兒陡然高漲,漸漸遠去,原本的似神仙身心才重歸凡體,使得身體變的沉重,內心少許失落,嚮往極樂仙人生活多逍遙。

可也就在這個時候老僵繼續動了,向着宋德華伸手抓來,詭祕恐怖如魔爪摘腦,讓人身體,魂魄皆駭然。

“封印!解!”對方不客氣,宋德華就更不客氣。如今師傅都讓他開啓兵器,那麼他也不在猶豫那麼多。

即便師傅說過,開啓的那一刻也就代表他宋德華別想過安樂日子。可是現在他也沒有安樂日子過了,那個女人心腸歹毒,如今只是開始已經殺戮無數,殺戮無辜。若是再讓她存活,接下去又該發生什麼事?

所以,對方想置他與死地,而宋德華又豈能任由對方把自己當柿子拿捏?

既然開啓,那就讓暴風雨來的再猛烈點,他,宋德華,從不怕事。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執槍成霸,棄槍成仁。他是魂師不錯,但是,他師傅說過,善良的人一但兇狠起來是全世界最兇狠的,仁義的人一但想稱王,那麼必然是唯一能稱霸三界人。

“啪!”

清脆的開啓聲,桃木盒打開,一道巨鷹唳聲沖天嘯,同時霎那光化漫天幽光,如絢麗彩虹帶着七彩之色在由遠而近,漸漸內斂消失不見。

一直到唳聲叫鳴聲消失,光化全無之後才能看到桃木盒裏面靜靜躺着一把銀質長槍,巨鷹鵰刻其上栩栩如生,又見槍頭寒光內斂,戮氣沖天瀰漫,使人心有畏懼,心緒不寧。

老僵鬼魅也呆滯,聽聲後害怕後退,只是宋德華卻沒有給他機會。

心中默唸九曲混天槍,宋德華右手拿住一陣清涼由右手瞬間傳遍全身,讓宋德華身心頓感豪氣萬丈,力量也在頃刻陡然增加一倍有餘。更主要的是,他的意念卻是殺戮果斷,殺氣沖天。

宋德華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變了,似乎有某種力量遍佈全身,讓其無畏,無懼,一往無前,戰神天下。

隨着這種感覺,宋德華右腳一蹬身子如箭矢唰一聲衝向老僵鬼魅,同時手中重若千斤的九曲長槍被他拿在手中猛的一揮。

嗚嗚……

力道極大,長槍極重,在揮舞中發出千鈞嗚嗚聲,重達人心,聽之渾然。

“蓬!”

毫無懸念的戰鬥,在宋德華手中長槍揮舞而過的時候老僵鬼魅連躲閃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掃的一乾二淨,消失不見。

空蕩蕩的四周,除了晚風吹拂而過以外就只有宋德華右手倒提長槍舉目看着遠方,接下來,該是阻止那個女人瘋狂行動的時候了。還有的就是,這個女人不能留! 劉仁才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如有再生的感覺,宋德華不愧是魂師,治療傷勢方面幾乎是手來病走。他好了,渾身充滿力量。實實在在的力量而不是像之前一樣,不論怎麼用力都使不上勁,如被什麼東西控制住一般。有心而力不足。

小黑也從地上站起來了,只不過此時他正對着桃木盒發呆。

“小黑,你要的話就拿去吧。”之前小黑表現還是令宋德華滿意的,九曲從桃木盒拿出來後桃木盒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始終是被封印在裏面的九曲銀槍而已。

將老僵鬼魅殺死後宋德華才知道這把銀槍是那麼的重,他單手可舉五百斤重物,可是戰鬥完後宋德華髮現他要雙手持槍才顯得沒那麼難受。所以這把九曲應該有千斤之重!

這種東西放置在桃木盒的時候倒是沒感覺到重量,拿出來後卻是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究竟是什麼原因,宋德華自己也不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