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叫什麼?」

月恆從葉凡的遲疑看出來,這種媚葯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他的臉色豈會好看。

葉凡輕咳一聲道:「小侄判斷這種媚葯叫做【紅杏】,顧名思義就是被下這種媚葯的女人怕是有出牆的想法。如果是一個不老實的女人,怕是完全會被這種藥物摧毀,變得聲名狼藉,可如果本來是一個貞婦,那她也就變得慾壑難填,對於那種男女之歡非常強烈。」

聽到葉凡的話月恆的臉完全黑了,這個下藥的人簡直太惡毒了,根本就是想要讓他戴綠帽。月恆很清楚自己老婆絕對是一個貞婦,被下藥后最多**強烈罷了,這是他只要辛苦一些完全不成為問題,可這人卻給他下了一【鎖龍】,這不是想要讓他戴綠帽還是什麼。

月恆在心中怒吼,月凝仙算你狠,不要讓我找到機會,不然絕對讓你吃不了兜著走。腦中瘋狂的詛咒著月凝仙,不過他有一點倒是很肯定,自己老婆迄今為止還沒有成功偷到人。這一方面是月碧蓮本身的矜持,她自身體質又十分特殊,想找一個滿足自己的男人也不容易。另外一方面就是月恆的監督,只要有眉頭,他都會毫不猶豫的將其消滅。

深吸口氣,月恆看著葉凡道:「賢侄一定要幫你嬸嬸一把,讓她脫離媚葯的控制,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行。」

葉凡心中犯嘀咕,要幫人破解媚葯倒是容易,不過這樣一來月碧蓮就要歸他控制了,說實話他並不想做這些缺德的事情,心中對於控制月碧蓮沒有任何興趣。葉凡對於使用媚藥方面還是很有原則的,只要城主不惹到他,他幫月碧蓮接觸媚葯控制沒有任何問題。當然了,葉凡並不是那種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幫助城主解除媚葯的控制,自身自然需要獲得一定的好處才行。 月恆既然將葉凡請來,在知道他有能力解除媚葯之後,就絕不會放過他。見葉凡似乎在猶豫,月恆突然道:「現在現在似乎跟望春樓走得非常近啊。」

月恆突然一句,讓葉凡心中不由一緊,他不明白城主這一句用心何在,是否已經知道望春樓屬於魔醫?葉凡心念電閃,很快若無其事道:「當初黑寡婦月芷殺上門來,幸虧秀娘出面,不然這回小侄怕是已遭那個黑寡婦的毒手了。」

月恆微微笑道:「那這麼說來賢侄對黑寡婦懷恨在心喏。」

葉凡一臉無辜的道:「叔父這話說的就有些冤枉小侄了,黑寡婦雖然對小侄圖謀不軌,還將小侄的家給砸了,但這一切對小侄來說根本談不上損失。小侄對於黑寡婦也就是敬而遠之罷了,恨他倒不至於。」

月恆嘿嘿笑道:「黑寡婦被殺時聽說賢侄正好就在吟春閣,雖然叔父不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但現在一直被黑寡婦控制的月蘭香回家了。據叔父的了解,月蘭香可是被黑寡婦用媚葯控制,如今她竟然能夠安然無恙的活著,這其中要說沒有賢侄的功勞,叔父絕不相信。」

一胎雙寶:慕少你老婆跑了 葉凡心下暗自叫苦,他只想擺脫月蘭香這個麻煩,別讓他跟在自己身邊,從而加深媚葯的影響,倒沒有想到城主會成這裡聯想到整件事情。

輕咳一聲,葉凡攤手道:「大哥、陸頡、小侄、葉歌四人可是結拜兄弟,月芷被殺,被她控制的那些女人統統發狂,當時幸好是在吟春閣,那裡可是二哥陸頡的地盤,他第一時間就將月蘭香制住,再由小侄出手,幫助四弟母親擺脫媚葯的控制。」

月恆含笑道:「這麼看來賢侄對於讓人擺脫媚葯的控制非常有心得啊。」

葉凡暗自苦笑,他知道城主十有**認定這件事情就是他們在背後搞鬼,之所以將這事情說出來絕對是想讓他盡心儘力。被拿住把柄,葉凡其實倒也不怕月隱來報仇,只不過是擔心這事情傳入劍宮那個女人的耳中,那將來他就會有無盡的麻煩。

心中微微嘆氣,城主雖然沒有說威脅的話,但無疑這就是最大的威脅,他必須幫月碧蓮擺脫對媚葯的影響。想到這裡,葉凡笑道:「小侄對於媚葯還是有些心得的,當初之所以能夠幫助四弟的母親擺脫控制,主要就是煉製出一種更強的媚葯。不過這個方法有個麻煩,這讓小侄很是猶豫。」

月恆沉聲道:「什麼麻煩?」

葉凡嘆道:「嬸嬸體內中的媚葯乃是一種上古媚葯,它能夠做到無色,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來,要想壓制嬸嬸體內的媚葯就必須煉製更強的上古媚葯來。當初四弟的母親所中媚葯就是一種上古媚葯,小侄用一種更強的母系媚葯取代,現在雖然讓她擺脫媚葯的控制,但她卻將小侄當做親身兒子。」

月恆皺眉道:「母系媚葯這種功效聽說過,不知道你能夠煉製那些母系媚葯?」

葉凡輕咳一聲道:「種類倒是不少,如果叔父真讓小侄煉製的話,【慈母】這種媚葯很合適,除嬸嬸事後會將小侄當做親身兒子外,不會有其他任何副作用。」

月恆沉吟片刻,這才點頭道:「你跟飛兒是結拜兄弟,叫一聲娘沒有任何問題,事情就這麼辦了,需要什麼藥物儘管開口,叔父會讓人去準備。」

葉凡心中暗嘆,看月恆那一錘定音的架勢,這個媚葯他是煉定了。【慈母】的確能夠壓制月碧蓮體內的媚葯,不過他修鍊《御天訣》天生就對媚葯有種可怕的吸引力,只要想想當初月蘭香離開時那幽怨的眼神,他就有種芒刺在背的感覺。

當然,月蘭香的情況不一樣,葉凡當初為了應對月芷種下【御天之種】時彼此間可是熱吻了很久,讓媚葯的性質發生了變化。葉凡清楚,給月碧蓮用母系媚葯絕對是最好的選擇,只要將來彼此不發生月蘭香身上的事情,他倒是可以多出一個便宜母親來。葉凡相信有了月碧蓮這層關係,城主今後應當不會找他的麻煩。

煉製【慈母】的藥物葉凡自然有,傳承之塔目前雖然進不去,但內里藥物空間還是開放的,那裡各種藥物應有盡有。不過葉凡沒有動用傳承之塔中的藥物,而是讓城主親自去收集,只有難度更大,對方才能知道他到底付出了什麼。

要煉製媚葯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葉凡首先得確定月碧蓮身上所中媚葯的等級,如果出自非常高明的煉藥師,他所煉製的藥物自然也要更為高級才行。

葉凡再次見到月碧蓮,美婦人完全被月恆軟禁,一身修為都被壓制住,此刻的她看上去就像似一個不同的怨婦。葉凡的到來讓月碧蓮就像似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看他的目光很亮,不過好在她還有理智,人顯得很是矜持,不然葉凡可就要尷尬了。

在看到月碧蓮看自己第一眼時,葉凡就知道隨著修為被壓制,《御天訣》的影響力變得更強強勢,他要將美婦人收服絕對很容易。葉凡壓在心中試圖滋生的邪念,輕咳一聲道:「嬸嬸別來無恙?」

月碧蓮幽怨萬分道:「嬸嬸如今都被那傢伙給軟禁了,能無恙就有鬼。」

月碧蓮的說話完全沒有將葉凡當外人,這讓後者很是小心的道:「叔父也是為了嬸嬸好,小侄一定會讓嬸嬸恢復如初的。」

月碧蓮冷哼道:「我能有什麼問題,這傢伙完全就是私心作祟,你可不要聽他胡說。」說到這裡,她臉上神情變換,這時月恆並不在場,她不由傳音道:「你能否將我弄出去?」

葉凡暗自搖頭道:「嬸嬸可知自己已被人用媚葯控制,小侄一定會幫嬸嬸脫離苦海的。」

月碧蓮臉色猛地一變,被媚葯控制的人會本能的抗拒解除媚葯控制,如果換做是一般人這麼說的話,她絕對會拚命。而葉凡練有《御天訣》,將月碧蓮這種抗拒壓制住了,倒沒有找他拚命,不過本能上還是非常的抗拒。

月碧蓮臉色一陣變幻,突然再度向葉凡傳音道:「你可知以前深夜都會有人去偷窺你?」

葉凡心猛地一跳,有些吃驚的看著月碧蓮。 月碧蓮俏臉上浮現一抹紅暈,再度傳音道:「當時偷窺的人就有我,要不是月娥那賤人阻擾,我……」

葉凡暗自叫苦,美婦人話中的意思已經很直白了,要不是有月娥在旁礙事,她保證就紅杏出牆,將他給偷了。

輕咳一聲,葉凡可不敢給月碧蓮任何暗示,雖然城主現在不在場,但他絕對不會做出有越身份的事情來。葉凡不敢再跟月碧蓮待下去,萬一這女人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來,他豈不是要背負勾引城主夫人的罪名。

葉凡無視月碧蓮那幽怨的目光,離開了幽禁她的宅子,城主月恆一直等候在外,這讓他暗自慶幸自己的果斷,要是真的繼續跟月碧蓮獨處下去,天知道這個女人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來。

月恆皺眉道:「你嬸嬸都跟你說什麼了?」

葉凡苦笑道:「嬸嬸讓小侄將她救出去,這點小侄可是無能為力。」

月恆幽幽一嘆,對於這點他也很是無奈的道:「賢侄不用理會你嬸嬸這樣荒謬的要求,煉製這個【慈母】需要什麼藥物你列出清單來,叔父會最短時間內將藥物湊齊。」

葉凡自然不會跟月恆客氣,他急忙將所需藥物一一道來。

城主的記憶很好,基本上就是聽一遍全都記住了,他剛想說些什麼,城主府的管家急匆匆而來。

「大人,戰王府來人,說是要見葉公子。」

月恆一愣,奇怪的看了一眼葉凡,皺眉道:「戰王府的人要見葉公子做什麼?」

管家搖頭道:「這個老奴不知道,戰王府的人只是說要見葉公子,這次來的人可是葉青,看來不是小事。」

葉凡並不感到驚訝,他自然知道戰王府的人為何要見自己,不過他並未說什麼,即將成為戰王府世子這件事情還是不要生長的好。

葉青親自到訪,月恆自然不可能不出面,帶著葉凡,他很快就在城主府的會客廳見到了葉青。

「不知葉統領為何要見葉賢侄?」

月恆沒有拐彎抹角,雖然戰王府權勢滔天,但現在葉凡對他很重要,不管有什麼事情他都要兜著。

葉青根本沒有理會月恆,他第一眼就看向葉凡,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之色,因為葉凡實在跟戰王太像了,這讓他懷疑是不是有人利用易容術一類的東西製造出來的假象。要窺探易容術葉青還是有心得的,作為戰王禁衛,平日里可是要能夠一眼看穿他人的偽裝,以他的眼力來看,葉凡應當不是利用某種易容術。

當然,雖然心中感覺葉凡極有可能就是戰王流落在外的幼子,但葉青在沒有得到真正驗證前不會有任何錶示。收回看向葉凡的目光,葉青看著月恆道:「有件事情需要找葉公子確認一下,一旦正式真偽,對葉公子絕對是一件好事。」

葉凡沒有說話,月恆沉聲道:「到底是什麼事情,不知道統領大人可否透露一二?」

葉青搖頭道:「這事情事關重大,不宜讓外人知道,還望月城主不要為難葉某。」

月恆自然知道事關重大,不然戰王不會派來鷹神衛副統領跑一趟,可他現在根本不可能將葉凡交給戰王府,他清楚這一去要想再次見面天知道是什麼時候。月恆根本沒有時間繼續等下去,月家聖女步步緊逼,他必須儘快讓自己老婆恢復過來,這樣他將不會再有後顧之憂。

腦中念頭閃過,月恆沉聲道:「本城主有個不情之請,還望葉統領成全。」

葉青皺眉,他感覺月恆有些得寸進尺,剛剛的解釋已經很給面子了,作為戰王府鷹神衛副統領,一個城主還真沒有放在他的眼中。不過月恆畢竟不一樣,對方是月家家主的堂弟,葉青沉聲道:「不知道月城主想要做什麼?」

月恆沉聲道:「實不相瞞,賤內被人用媚葯控制,剛剛已請葉公子幫忙煉製破解藥物,現在就等煉藥了。」

葉青驚訝的道:「葉公子會煉製破解媚葯的藥物?」

梟爺霸寵:重生系統女神 葉凡點頭道:「要煉製媚葯的解藥不大可能,不過我能夠煉製更強的媚葯壓制原先的媚葯,讓城主夫人恢復神智。」

葉青很有興趣,媚葯不可解這已是公認的事情,用更強的媚葯壓制不是沒有人提出來過,只是能夠讓月恆束手無策的媚葯絕不是普通的媚葯,十有**是那種上古媚葯,葉凡如果真能夠煉製更強的媚葯,那就表明其在煉藥術上造詣很深。

葉凡的出色讓葉青感到很是欣慰,畢竟葉凡很有可能是戰王幼子,如今作為唯一的繼承人自然是越出色越好。

想到這裡,葉青點頭道:「既然葉公子已經答應月城主,葉某等一等倒是無妨。

月恆急忙表示感激,讓人熱情招待葉青之後,就忙著準備所需藥材。

月恆離開了,會客廳中只剩下葉凡跟葉青兩人,葉青的目光始終落在葉凡的身上,揮退服侍的下人,他溫和的道:「葉公子應當知道葉某這次過來的目的吧。」

葉凡點頭道:「師父跟我說過,說我很有可能是戰王的兒子,對於這一點我也不大肯定。」

葉青自然知道葉凡所說師父是誰,他沉聲道:「老實說葉公子很像戰王,有很大的可能是戰族的幼子。不過這種事情容不得半點馬虎,我們會進行很多測試,用以確定葉公子的真實身份,希望葉公子不要心有芥蒂。」

葉凡笑道:「這個自然明白,我可不想去冒充誰的兒子。」

葉青仔細將葉凡大量,忍不住道:「聽魔醫前輩說葉公子剛出生沒多久就被人送進月之崖,不知道這些年來是如何度過的?」

葉凡一臉苦澀的道:「說實話月之崖的生存異常的殘酷,要想活命從十歲開始,每過一個月就必須進行一次試煉,而內容就是用盡一切手段殺死參加試煉的試練者與狩獵者。剛開始還好說,可到了後邊剩下來的都是精英,想要活命可不容易。最為艱難的就是我獲得了邪王的傳承,修鍊必須脈竅同修,由於一直無法打通第一顆武竅,修為始終停留在後天三重。直到快要到十四歲時,才成功打通第一顆武竅。」

「邪王嗎?」

葉青聽過邪王的名號,那是上古強者,超越九境的存在,傳下來的絕學自然非同小可。葉凡用後天三重的修為在一次次險惡的試煉中要活下來,難度可想而知。葉青有些吃驚,葉凡現在的真實年齡不到十五,能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從後天三重晉陞到先天一重,本就很驚艷了,更為讓他感到吃驚的是竟然還是脈竅雙修,這個難度要十倍百倍提升。

葉青能夠感受出來,葉凡雖然看上去只有先天一重的修為,但真正的實力絕對有先天七重左右。如此天賦,就算是以前的兩位公子也要遜色很多,怕是能夠比得上戰王年輕之時了。想到這裡,葉青感覺葉凡是戰王之子的可能性很大。 「消息得到證實了沒有?」

秦夕黛眉緊蹙著,對於月恆送來的消息有些遲疑,雖然這傢伙跟師傅來自同一個地方,但他們是否一條心就很難說了。秦夕作為劍宮之主的弟子手中掌握的情報自然不會太差,她如何不知道月家的聖女來了霧城,這個時候去找魔醫的晦氣很不理智。

「應當假不了,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弟子就親自去查探,發現明月山莊宛若龍潭虎穴,隱藏著很多可怕的高手,魔醫在那裡的可能性很高。」

白衣似雪的女子恭聲應答。

秦夕有些遲疑,她手中掌握的實力很強,絕對不擔心來自魔醫的威脅,真正擔心的卻是月家的聖女。月家通知處於正邪兩道這麼多年,積累下來的實力強得可怕,秦夕一想到這裡心中就有些發怵,她知道月家一直想要找劍宮的存在,要是讓月家的聖女知道她在霧城,她很難相信對方不想從她的口中得知答案。

深吸口氣,秦夕沉聲道:「給我聯繫師傅,就說已經知道魔醫行蹤,月家聖女突然出現,請求師傅的支援。」

白衣似雪的女子自然不敢怠慢,很快消失在統領府。

……

「靜茹見過宮主。」

一身紫色的崔靜茹單膝跪地,透過朦朧的霧氣,她能夠看到溫泉中一個女人浸泡其中。視線異常朦朧,完全看不真切,這不僅僅是溫泉的霧氣,很大的原因是溫泉中的女人被一股力量籠罩,影響了人的視線。

「原來是靜茹啊,你這丫頭不是一直在試煉嘛,怎麼突然想到要來看本宮?」

慵懶的聲音從溫泉中傳出來,說不出的盪人心魄。

崔靜茹恭聲道:「靜茹這次過來是有要事稟告。」

「什麼事情說吧?」

「月家的聖女抵達霧城,她想要對付秦夕師姐,靜茹擔心最終會影響到宮主的大計。」

「咯咯!月家的聖女嗎?一個小丫頭片子罷了,除非是她的母親月凝仙出來,不然她根本不足為慮。」

溫泉中的傳來一陣輕笑聲,人人驚懼的月家這一代聖女在她口中似乎根本就不足畏懼。

「好了,既然你一直潛伏在霧城,可有探聽到魔醫的行蹤?」

崔靜茹遲疑道:「靜茹這段時間一直忙著著實刺殺月家核心成員,倒沒有注意到這方面。不過屬下得知不但月家的人來了,就連戰王府的人都來了,就是不知道他們到底所為何事?」

荒海有龍女 「月家聖女此來霧城應當是為了月恆,有消息說月家內部在進行大清洗,要對他堂兄動手,他將是這個突破口。」

崔靜茹吃驚道:「月恆的堂兄不就是月家現任家主嘛,難道月家現在已經陷入內亂不成?」

「月家的內亂對於我們來說那是一件好事,他們暫時無暇顧及出雲正魔兩道,我們可以趁機徹底掌控邪魔宗跟陰癸門,那時整個出雲魔道就將在我們劍宮的掌握中。至於戰王府,他們十有**是為了魔醫而來。」

「宮主,魔醫為何突然來霧城?這裡應當沒有他感興趣的東西才是?」

崔靜茹心中很是疑惑,這次很多事情都莫名其妙,一下子整個出雲所有強大勢力齊聚霧城,好像就跟提前商量好似的。

「魔醫在煉藥術上的天賦是本宮生平僅見,上古第一奇毒【晶人】以單身中,任何人都不會活過一年的時間,而他足足堅持了將近三十年,實在是有些出乎我的預料。這次他來霧城不外乎兩種可能,一是突然間找到衣缽傳人,二則是有了治癒的希望。兩種可能來看,本宮更加傾向於前者,這次他怕是找到稱心如意的衣缽傳人,所以想要跟我來一個了斷。」

溫泉中的聲音透著一股冷意,原本氣溫很高的溫泉四周立時降溫,只讓單膝跪地的崔靜茹身體感到刺骨的寒意。

崔靜茹急忙道:「就連魔醫都不是宮主的對手,如今就算他找到衣缽傳人又能如何,宮主根本不用在意。」

溫泉中的聲音幽幽道:「我很了解這傢伙,如果不是能夠找到有希望戰勝我的衣缽傳人,他絕不會冒這麼大的險,主動將消息散發給我。」

崔靜茹駭然道:「宮主的意思是魔醫主動泄露的消息?」

「他藏了這麼多年,本宮都沒有找到他,夕兒這丫頭哪會這麼碰巧得到他的消息。本宮倒是很想見一見他到底給我找了怎樣一個對手,竟然突然間有勇氣直面我。」

溫泉中傳來一陣水聲,劍宮之主結束了例行的沐浴,朦朧霧氣中她的身軀惹火妖嬈到極點,哪怕身材極為火爆的崔靜茹都要黯然失色。

劍宮之主走出了溫泉,可是她那惹火到極點身軀仍然被一股霧氣籠罩著,就算是近在咫尺的崔靜茹都無法看清楚內里的情形。

「跟著你一道過來的那個小子是誰?」

崔靜茹急忙道:「他是邪魔宗的少宗主,這次是他將靜茹救出來的。」

「你對那小子有意思?」

劍宮之主的聲音中透著一股玩味。

崔靜茹神色平靜的道:「靜茹只是對他有些好感罷了,目前還談不上是否有意思。」

劍宮之主輕笑道:「你這丫頭用不著緊張,如今的邪魔宗基本上已經在聖子的掌控中,正常情況下這位邪魔宗昔日的少主根本掀不起任何浪花,不過如果有本宮支持他的話,一切又另當別論。」

崔靜茹吃驚道:「宮主為何要支持他?難道聖子無法掌控整個邪魔宗?」

劍宮之主淡然道:「他當然能夠掌控,只是他的野心實在是太大了,本宮擔心沒有了掣肘,他的野心會膨脹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你以前的試煉就不用繼續了,接下來就陪著這小子,助他重回邪魔宗。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爭取牢牢將他拴住,本宮可不希望再多出一個不安定因素來。」

崔靜茹急忙道:「宮主盡可放心,靜茹絕對會完成任務的。」

劍宮之主沒有理會崔靜茹,她的目光遠眺,似乎望穿一切,看到虛空某處。

「魏風廷啊,你可知一別近三十年,碧姬有多想念你。」

……

城主府有專門的煉藥室,這是城主為月碧蓮親手搭建,非常的奢華,內里一切都做到盡善盡美。環境的好壞對於葉凡來說其實影響並不大,拒絕城主提供的煉藥師從旁協助,取出鎮龍鼎,他就直接開始了煉藥。

控制月碧蓮的媚葯等級非常的高,葉凡煉製時不敢有絲毫馬虎,如果品質差了,很難起到壓制的作用。

時間在緩慢的流逝,足足半天的時間,葉凡都沉浸在煉藥的過程中,媚葯【慈母】對真氣的需求堪稱恐怖,他能夠媲美先天六重巔峰的先天真氣已經先後消耗乾淨三次,可媚葯的煉製仍然沒有結束。

煉藥大師是一個大境界,分初級煉藥大師,中級煉藥大師,高級煉藥大師三個等級。一般修為達到先天的煉藥師只要煉藥術達到一定程度,都能晉陞到初級煉藥大師,而要晉陞中級煉藥大師,一般人的修為需要達到大先天境,至於高級煉藥大師的修為則達到大先天境圓滿,有些修為達到元識境仍然會停留在高級煉藥大師境界。

來自師父的經驗異常豐富,當葉凡的修為達到先天境后,煉藥大師這一境界的藥物只要不是那種極耗真氣跟的特殊藥物,他基本上都能夠煉製出來。這一次煉製的【慈母】對真氣的消耗著實有點大,這種媚葯葉凡不是沒有煉製過,不過等級絕對沒有達到這個程度。

葉凡有【真武之眼】,他能夠瞧出來給月碧蓮下媚葯的人,境界絕對超過煉藥大師這個境界了,至於達到達到什麼程度他可推算不出來。葉凡清楚,就算他能將媚葯【慈母】煉製到極致,也根本無法超越這位煉藥大師。

不過葉凡好在修鍊有《御天訣》,能夠天生克制媚葯,動用自己的血液作為最為重要的一劑藥引,絕對能夠讓媚葯威力超越極限。

葯終於成了!

葉凡有種要虛脫的感覺,這次為了煉製成這份【慈母】,他放出來的血液可不少,整個人現在都有些頭暈。傾吐口氣,葉凡將鎮龍鼎中的藥膏統統收入特質的瓷瓶中,這是由城主提供,據說通過禁止的加持,對於保存丹藥一類東西可是最好的東西。

「接下來要如何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