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衝過去!」

羅征大吼了一聲,雙手猛然向上一撥,整個人徑自向一側拱了過去,這一拱幾乎使出渾身力量。

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除了向前拼一把也沒有別的選擇。

做出這個選擇的不止是羅征,那些迅速反應過來的彼岸生靈們都是向前猛然衝出,面對死亡時,這些彼岸生靈的爆發力都不可小看。

而就在他們衝出去時,第二條邪岐貫穿而上!

那一道黑色的蛇影就是悄無聲息的死亡衝擊!

這些彼岸生靈們在衝刺時都用眼睛拚命的瞪著邪岐,彷彿用眼睛瞪能夠拖慢它的速度一般。

最前面的十來名彼岸生靈沖了過去,在中段靠前的非煜,蒯劍等人也勉強沖了過去,羅征緊跟在蒯劍的身後,卻是慢了半個身位。

下一個瞬間,羅征只感覺一股恐怖的力量撞在自己身上,他沒有被邪岐吞下去,而是被飛掠的邪岐側面撞上,巨大而恐怖的力量施加在羅征身上,讓他如陀螺一般在通道中飛快的轉動著,好一會兒才停了下來。

當羅征停下之際,打量了一眼自己的身體,臉上也流露出驚駭之色。

一絲絲強烈的痛楚從四肢百骸內傳遞出來,自己的那副畫兒表面更是布滿一條條肉眼可見的裂紋,顯然傷勢不輕!@^^$

自己的身體會受傷,渾源之靈自然陷入了疲勞,也就是說那撞擊之力量已超出十萬神鈞之力……

不過相比羅征身後的彼岸生靈,他還算是比較幸運了。

除了羅征之外,另外還有兩名彼岸生靈被撞上。

雖然這兩名彼岸生靈同樣練就萬劫之體,但這恐怖的撞擊之下,他們的身體直接被撞的碎裂,斷肢與血液流淌了一地……

但畫卷內呈現出來的都是一幅幅畫兒,看起來倒不是那麼血腥。!$*!

羅征等人是被撞飛出去,在他們身後的彼岸生靈就是被直接一口吞了,因為邪岐速度太快,同樣連慘叫也來不及發出。

總裁的野蠻小前妻 「羅,羅征兄,你沒事吧?」不遠處的非煜問道。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羅征忽然感覺氛圍有些奇怪,似乎這些彼岸生靈的目光都匯聚在自己身上。

「受了點傷,還好,沒事,」羅征輕鬆的回應道。

什麼叫受了點傷……

在場的彼岸生靈都是一臉懵的狀態。

能夠進不朽畫卷的彼岸生靈,必定練就了萬劫之體。

大家都是萬劫之體,能夠承擔的神鈞之力都大同小異才對……

就算我只能承受七八萬神鈞之力,你羅征厲害點,獲得的劫骨刻印多幾枚承擔的神鈞之力能有十萬,可差距也不可能這麼大……

剛剛處於羅征旁邊的兩名彼岸生靈,一名來自於逆練族,一名來自於鐵脈族,這兩個彼岸種族都以肉身強悍著稱,肉身成就萬劫之體后也比一般的萬劫之體強橫。

可這撞擊之下,破碎成什麼樣了?

羅征體表僅僅只是有些裂痕,實在是讓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沒事就好,我們繼續朝上方騰挪過去吧,」非煜鬆了一口氣。

羅征的肉身為什麼強大是他自己的秘密,他自然不會過問。

其他的彼岸生靈也明白羅征不會回答,不會開口相問,但私底下也有討論。

「聽說在混沌世界內,能夠連接渾源境,是一種獨特的強化肉身手段。」

「我早就聽說過了,即使利用十六重天渾源海的一種生靈而已,即使將那玩意練到極致,也不過承擔一兩萬神鈞之力,不值一提。」

「那他是怎麼擋住邪岐撞擊的?」

「不知道,你想知道可以直接去問他……」

眾人在橫向與縱向的通道中一次次轉換,慢慢朝無斷迷宮的出口挪去。

無斷迷宮的尾部空間不是很大,隨著距離出口越來越近,眾人內心也漸漸興奮起來。

在此之前從未有人通過大蛇邪岐的鎮守,可他們這一行人卻做到了,這也算是一件值得自傲的資本。

但包括羅征在內,有好幾名彼岸生靈很謹慎,難道真的如此輕鬆通過無斷迷宮?

「往左側走,第二條邪岐就在另外一邊!」

隊伍的最前面那隻半人半狐的彼岸生靈指揮著眾人前進的方向。

剛剛沒有注意第二條邪岐吃了大虧,大家現在都格外注意,現在由狐狸專門帶路的情況下,自然注意許多。

「右上側!」

「左上側!」

「右上側……」

在狐狸合理的指揮下,眾人繼續順著一個個格子騰挪,兩條邪岐也只能慢慢的扭動著頭部,始終無法加速衝鋒。

「右上!」

「再右上!」

「再右上!」

那狐狸繼續指揮著,沒有人發現,這狐狸的臉上嘴角悄然翹起,露出一絲嘲諷般的笑容。

「咦?」

就在這時,隊伍內忽然有人發覺了不對勁,「這樣一直向右上方移動,豈不是距離無斷迷宮出口越來越遠?」

無斷迷宮的出口位於尾部的正中間,而他們則向右上角呈階梯狀移動,距離出口的確是變越遠。

「你是怎麼引路的!」

「換個方向才對吧?」

「……」

在眾人紛紛責備那狐狸的時候,狐狸忽然停下了腳步,隨即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現在還沒察覺,你們真的太遲鈍了……」

聽到這話,羅征、非煜等人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與此同時,那兩條邪岐一左一右從兩側分別堵了過來,這兩條邪岐的身體繞過了幾條縱橫道路后,已將他們完全堵死在右上角。

這「狐狸」故意將他們引入死路。

「你……你為何要害我們!」

「為何要這麼做!」

「你將我們引入死路,你也會死!」

彼岸生靈們看著擋住兩側去路的大蛇邪岐時,臉色都是一陣慘白,同時眼中也充斥著深深的困惑。

同為彼岸生靈,為什麼要將帶大家上絕路?

「平弈天上有半人半狐的彼岸種族嗎?」羅征突然問了一句。

眾人沉默了一下后忽然反應過來,平弈天上彼岸種族很多,各種各樣的生靈應有盡有,可似乎沒有這樣一個彼岸種族,這傢伙不是彼岸生靈? 這些彼岸生靈進入不朽畫卷后形態都有較大的變化,這「狐狸」像尋常彼岸生靈一樣穿梭迷宮,大家自然沒有懷疑而將她當做一名彼岸生靈。

羅征這麼一說,眾人頓時疑心大增。

「你是一名卷中獸吧?」羅征開口追問道。

狐狸站在不遠處不屑的說道:「那是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取的名字。」

身為智慧生靈,對這個名字是非常不滿的。

「不過沒關係了,」狐狸又發出一陣笑聲,「反正你們和以前幾千個蠢貨們一樣,都必死無疑。」

她說著在畫卷內招了招手。

已經將出路堵死的兩條大蛇邪岐在通道內慢慢蠕動起來。

大蛇邪岐明顯是受到她控制的……

「幾千個……」非煜驚訝道,「你殺了幾千人?」

「也許吧,應該遠不止這個數,我忘記了,」狐狸淡然笑道。

「你是利用大蛇邪岐所殺?這不可能,大蛇邪岐一共也沒出現幾次,」蒯劍質疑道。

就平弈天的史料記載,大蛇邪岐一共才出現五次,其中只有一次全滅,後面四次並未得手,那些人直接選擇了棄權,而且沒有第二條邪岐出現。

「滅殺你們這些蠢貨,一定需要邪岐?」狐狸依舊用諷刺的聲音說道,「如果你們有點記性,全滅在不朽畫卷內的次數也不少。」

不朽畫卷內的考驗絕不是一帆風順的,雖說有不少人察覺到困難時會選擇放棄,但終究有許許多多自不量力的人想要強行通過。

有時候不朽畫卷開啟一次,死亡三成,五成也十分常見,有時候也十分反常的全滅在不朽畫卷內,全滅的原因不明。

平弈天內的彼岸生靈們都很恐懼大蛇邪岐,以及其他幾種強大的卷中獸,但他們能夠知道這些卷中獸,是因為有人看見了它們,並且活著從不朽畫卷內離開后才能將其記錄下來。

而在不朽畫卷內有一隻卷中獸從未被記錄下來,因為看到她的都死了。

「那現在怎麼辦?」有彼岸生靈顫抖著。

「當然是等死唄,」狐狸回答道。

「我們先殺了你!」

一名彼岸生靈的神經綳不住,猛的朝那狐狸衝過去。

眼看那彼岸生靈靠近狐狸的一瞬間,狐狸的形體忽然變小,彷彿一個物體在地面上的投影一般,遠離,消失,然後忽然出現!

接下來那名彼岸生靈就被狐狸覆蓋住,也沒見到狐狸如何出手,那彼岸生靈就變成了兩半。

如果羅征能夠從更高級的視角觀察,就能看到這狐狸在瞬間跳出了不朽畫卷的第二頁,凌空翻轉之下雙手在不朽畫卷第二頁上左右交錯,輕輕一撕。

在她下方的那副彼岸生靈的畫兒,就從中間裂成了兩截……

「是蟲貘的能力,」羅征的眉頭一皺。

非煜,蒯劍等人也察覺到了。

他們原本想要一擁而上,將這隻狐狸治住,可狐狸展現出來的實力同樣可怕,就算在場這麼多人聯手對抗一隻蟲貘,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壓住的。

「還有誰想上來送死的嗎?」狐狸的身影漸漸恢復正常,完全浮現在不朽畫卷上。

「你本身實力也強,而且還能直接操控大蛇邪岐,為什麼不直接殺了我們?」羅征凝聲問道。

狐狸控制兩條大蛇邪岐,很容易將他們的退路封堵。

從無斷迷宮的下方一路引到右上角,目的還是為了殺滅他們,未免多此一舉。

羅征這麼一問,其他人也豎起了耳朵。

不過從此前狐狸的回答來看,結果恐怕不會好到哪裡去。

「直接讓邪岐將你們吞了太浪費了,還有許許多多你們口中的卷中獸在餓肚子呢……」

狐狸一邊說著一邊轉身,順著通道朝右上角走去。

兩條邪岐分辨從兩側包夾而來,眼看著距離越來越近,他們也是一陣頭皮發麻。

儘管他們心中一千萬個不願意,但現在也別無選擇,相比那狐狸,大蛇邪岐的威脅更現實一些……

於是在兩條大蛇邪岐的押解之下,一行人迫不得已跟著狐狸慢慢前行。

在右上角的盡頭處,當真聚集著一些個頭比較小的卷中獸,那些卷中獸外形像狗一般,當即就有彼岸生靈給認了出來。

「那捲中獸好像是鐵犬獸?」

「就是鐵犬!」

「不會打算是將我們喂狗吧?」

鐵犬獸是第一頁內十分常見的一種卷中獸,在場的眾多彼岸生靈們見過不少,也殺過不少,自然一眼就認了出來。

「恩?答對了,你們好像突然聰明起來了,」狐狸稱讚道。

「……」

這些彼岸生靈們一陣沉默,他們在梵度天內一直是天之驕子,放眼整個彼岸也是最頂尖的存在,現在也品嘗到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

眾彼岸生靈心中都是一陣拔涼的感覺。

羅征一邊前行,一邊悄然觀察著。

因為尾部整體都是呈九宮格的形式,所以縱橫的通道很多,可每一個通道都被大蛇邪岐的身體阻攔,這是完全將出路堵死了……

跟著狐狸又越過了一條橫向的通道時,羅征眉目驟然一挑。

在右上角存在著兩個左右對稱的六角星陣!

「非煜,」羅征低聲打了一個招呼。

非煜,蒯劍以及其他彼岸生靈也看到了兩個六角星陣。

實際上六角星陣在無斷迷宮尾部的數量不少,幾乎每隔著三條通道就有兩個六角星陣分佈。

但即使靠著六角星陣化為原本的形態,照樣不可能是大蛇邪岐的對手,所以剛剛一路上沒有誰打算藏入其中,那與找死沒什麼兩樣。

可現在不同了……

沒有誰願意當糧食一般餵了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