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是……」修影領命後下去安排了。

這次,碧綰仔細的查看了一下,的確如冷寒澈所說,丹田內有淡淡的靈力元素。

「這靈力元素怎麼那麼弱?」

「你等級低,自然就弱,後面等級提高后,就會越來越強。」

「哦……」碧綰似懂非懂的點著頭,「為什麼我晉級那麼痛苦,感覺丹田都要碎裂似地。」

對於這點冷寒澈也不清楚,只能找了個借口道:「你太急於求成了。」

「急於求成?你一下升兩級啊。」

冷寒澈淡淡的說出一句讓碧綰無法反駁的話:你一個廢物跟本王比天賦…… 「呃……」對於冷寒澈的話,碧綰只能勉強著咧了咧嘴:「也是,你是天才中的變態,我只是一個廢物而已。」

「廢物的嘴夠變態。」

此時的碧綰已經恢復過來,這段時間心中的壓抑、惆悵和擔憂,隨著自己可以修鍊而煙消雲散了。

同時,對於這段時間自己的脆弱,碧綰也有些瞧不起自己。

其實,碧綰沒有那麼堅強,現代優越的條件和幸運的控風御風能力,讓她不用努力就站在了金字塔的頂部。

而到了這裡,所有的光環都被卸去,彷彿從天堂到了地獄一般,碧綰原本內心的脆弱也被最大化了。

從這一刻開始,碧綰決定將內心的脆弱封存起來,只有這樣才能在這個大陸生存。

不管多堅強的人,內心都有脆弱的一面,就像冷寒澈這樣的強者也不例外。

恢復過來的碧綰,諂媚的看著冷寒澈:「王爺,你有沒有什麼關於修鍊的書,借我看看。」

「我的書哪裡比得上籍墨齋啊。」

「你這是免費的,籍墨齋可是要花錢的。」

「碧府沒給你錢花?」

「那點錢我要省著,給自己買嫁妝。」碧綰隨意的說著。

嫁妝,聽到這兩個字,冷寒澈突然感到一陣煩躁:「放心,你是本王的僕人,你出嫁的時候,本王一定會送你一份厚禮。」

「真的?送我什麼?」碧綰一想冷寒澈的厚禮一定是好東西,頓時兩眼發亮的看著他。

看到碧綰一說到嫁人就如此興奮,冷寒澈咬牙道:「當然送你一份厚禮,本王的東西都是價值連城,可遇不可求的。」

「那王爺送什麼呢?」

「等你嫁人的時候就知道了。」冷寒澈冷冷一笑,眼中閃過一絲血腥的殺意。

「要不王爺帶我去你的藏寶庫看看,我自己挑可好?」

見碧綰如此蹬鼻子上臉,冷寒澈吐出兩個字:「做夢。」

被冷寒澈直接拒絕,碧綰揚了揚眉,一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

「你是本王的僕人,不是本王的客人,把書房給我打掃下。」

碧綰環視一周,發現冷寒澈的書房一塵不染:「這裡很乾凈,很整齊啊。」

「是嗎?」說著冷寒澈單手一揮,書架上的書全部飄落下來,再單手一揮,植物的葉子布滿一地。

碧綰知道冷寒澈又開啟變態模式了,心中雖有不悅,但是這次能夠修鍊多虧了他,所以碧綰只有強忍著。

「將書從大到小,從薄到厚給我全部擺放整齊,然後在將葉子全部撿起來,綠的放到桌上,紅的放到涼榻上,黃的放到廢簍里。」

碧綰什麼都沒說,只是羨慕的看了一眼冷寒澈。

什麼時候自己能夠向他一樣,那麼自己一揮手書就擺放好了,再一揮手葉子全部各歸各位了。

「又在痴心夢想了?」像看懂碧綰在想什麼一樣,冷寒澈再次打擊道。

「沒……」碧綰立馬利索的整理起來。

冷寒澈指著碧綰整理好的一摞書:「不對,你這本書最薄,怎麼能放在最後面,連厚薄都分不清?」

之後,碧綰按照冷寒澈的意見,重新整理。

「不對不對,你豬啊,這本真么大,你怎麼能放在最上面。」

「冷寒澈,你不要沒事找事,我忍你很久了。」對於冷寒澈的找茬,碧綰無法忍受了。

「行行行,就這樣,動作利索點。」冷寒澈說完,閉上了眼。

碧綰瞟了瞟冷寒澈,繼續撿書,分類,排放……

終於,將所有的書擺放整齊后,碧綰又蹲下身子,一片一片撿著……

眼看著就要撿完了,突然不知道從哪裡捲起一陣風,將桌上和涼榻上的樹葉全部吹落到了地上…… 碧綰將手上的樹葉全部扔到,氣沖沖的走到冷寒澈身邊:「冷寒澈,你給我起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

冷寒澈半眯著眼睛,裝作無辜的道:「廢物,幹什麼?」

「這書房無緣無故哪裡來的風,不是你會是誰。」

「是本王怎麼了,本王想在這練練身手難道不行?」

「你……」碧綰大大的喘了口氣,在心裡默念忍住忍住……

「我看著葉子挺漂亮的,這樣吧,你把葉子按顏色排隊,穿成線如何?」

穿樹葉,這個冷寒澈是要多無聊,多變態,才能想出如此的主意。

「冷寒澈,你個死變態,沒事逗我玩啊。」碧綰氣憤的指著冷寒澈。

「逗你玩?有嗎?」

「怎麼沒有,書放的好好的,你非要弄亂讓我重新排放。本來乾乾淨淨的書房,你非弄出這些爛樹葉,讓我撿。撿也就算了,你現在讓我穿樹葉,你腦子沒病吧。」碧綰嘰里呱啦說了一大串,正好被進來的修影聽到。

修影進來,看到滿地的樹葉和怒氣沖沖的碧綰,一下子似乎明白了什麼,默默的退了出去。

「修影,怎麼了?」

聽到冷寒澈叫自己,修影硬著頭皮,走了進去:「王爺,葯膳準備好了。」

「恩……」說著站起來,輕輕捋了捋衣服,「廢物,先伺候本王用膳,這裡等會再來收拾。」

「等會收拾,你只要一揮手就能解決,為什麼要我來收拾。」碧綰理直氣壯的說著。

「揮揮手能解決那是我的問題,而你,只能給我一片一片的撿。」打擊,又是赤裸裸的打擊。

穿越之炮灰在九零年代 「這書房是你的書房,不是我的書房,你自己看著辦。」說完碧綰逃命似地離開了書房。

跑了很遠,碧綰才停下腳步,拍著胸口自語道:「死變態。」

可是摸著自己『咕嚕嚕』的肚子,碧綰決定立刻回府。

可是還沒走兩步,一個黑影擋在了碧綰面前:「碧小姐,王爺找你。」

「我有事。」碧綰知道剛才惹到那個魔王了,現在自己過去,肯定沒好果子吃。

「王爺讓你過去用膳。」

最強萬界大穿越 「用膳?」碧綰不相信冷寒澈能如此大度,還是推脫著,「修影,我現在肚子不舒服,明天我再來。」

「王爺說了,今天你出不了這修羅王府,要麼現在去用膳,要麼就等著餓肚子。」

威脅絕對的威脅,但是現在的碧綰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所以決定面對。

等碧綰到的時候,冷寒澈已經優雅的坐在那裡,吃著什麼……

「一個僕人還要三請四請,莫非要本王親自去請你?」

「我有事要回去了。」碧綰弱弱的說著。

「如果你回去,我馬上踏平碧家。」冷寒澈全身寒氣乍現,讓距離兩米遠的碧綰都感到一陣寒意。

其他站著的侍衛,都緊繃著身子,惶恐的低著頭。

對於冷寒澈的話,碧綰相信這個魔王說的到做的到,於是鼓足勇氣,走了過去。

「王爺,我突然想起來事情已經安排好了。」說著碧綰傻笑著站在冷寒澈旁邊。

「那就好。」冷寒澈微微揚唇,「坐下,把那碗粥喝了。」

碧綰看了看那碗粥,又看了看冷寒澈,坐下后直接端起碗,喝了下去。

「嘔……」碧綰一喝下,就直接吐了出來…… 「這是什麼東西這麼難吃?」碧綰一邊吐著,一邊指著碗里的粥,鬱悶的看著冷寒澈。

「這是葯膳,怎麼啦?」冷寒澈不解的看著碧綰。

「葯膳,我身體好好的為什麼要吃藥膳?」碧綰疑惑的看著冷寒澈。

「現在馬上就把它全部吃完,不然讓你吃十大碗。」冷寒澈冷冷的說著,沒有任何解釋。

「憑什麼?」

冷寒澈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用餘光微微的掃了一下身後,然後繼續安靜的吃著。

雖然冷寒澈什麼都沒說,但是碧綰明白那眼神的含義,只能低著頭一口一口艱難的咽著。

吃著吃著,在還剩一點點的時候,碧綰終於忍受不住,衝到外面,瘋狂的吐了起來。

直到將胃裡的酸水全部吐完,碧綰才覺得稍微舒服了些。

碧綰捂著嘴,默默的走了進入。

「修影,你準備的是什麼?」

「王爺,按你吩咐準備的葯膳。」修影茫然的回答著。

「葯膳的水準越來越差了,下去受罰。」冷寒澈冷冷的說,看著臉色蒼白的碧綰,「來人,將剩下的葯膳全部拿上來,伺候碧小姐全部吃下。」

冷寒澈冷冷的說,特別是說到『全部』的時候幾乎是咬牙切齒。

聽到全部兩字,碧綰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在風中凌亂……

「王爺,粥來了。」辛公公帶著幾十號人,走了進來。

碧綰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每個人手上都端著五大碗……

「你們都下去。」冷寒澈一聲令下,所有的人都齊齊退了下去。

「全部吃了。」冷寒澈看著碧綰,瞄了瞄桌上的葯膳。

「我……我吃飽了。」碧綰結結巴巴的說著。

「不吃就把那些葉子吃下去。」

「什麼……」

「二選一,我夠仁慈的了。」

「你不是仁慈,你是變態!」

「難道你也想像修影那樣?」

「修影他怕你我才不怕。」說著,碧綰直接憤憤的坐了下來,不再理睬冷寒澈。

雖然碧綰若無其事的坐著,但她心裡正默默的擔心著,生怕這個變態會做出什麼血腥殘忍的事情來。

「真的不怕?」

見碧綰依然靜靜地坐著,沒有理睬自己,冷寒澈的臉越來越黑,右手一抬,直接將碧綰抓在了手裡,怒目呵斥道:「信不信我現在就一把掐斷你的脖子……」

看著說風就是雨的冷寒澈,碧綰沒有退縮,沒有妥協,而是直視他的目光:「這樣的話,這樣的動作,這樣的場景已經不止一次了,有本事你就下手啊……」

說完碧綰直接邪邪一笑……

看著碧綰臉上嘲弄的目光,冷寒澈慢慢掐緊了雙手……

碧綰沒有求饒,臉上依然掛著淡淡的笑……

「你真的不怕?捏死你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現在求饒還來得及……」

「不需要,你快點動手,什麼時候修羅王做事也變得如此拖拉了。」

「你……」冷寒澈白皙修長的手指微微顫抖著,「之前耗費我一星的靈力,這樣讓你死太便宜你了……」

說著鬆開手,丟下碧綰,離開了……

看著冷寒澈離開,碧綰微微一笑,自己果然沒有猜錯:冷寒澈就是是一個欺軟怕硬的傢伙。 碧綰之所以敢如此挑釁冷寒澈,是因為經過前面幾次的事情,她隱約覺得冷寒澈不敢拿她怎麼樣。

所以這次碧綰冒著很大的風險,不怕死的嘗試了一下,果然跟她料想的一樣。

如此一來,碧綰找到了冷寒澈的弱點:欺軟怕硬。

然而碧綰清楚的明白沒有到萬不得已,忍無可忍的時候,自己還是忍一忍,退一步海闊天空。

但實在是忍無可忍了,那麼無需再忍。

在冷寒澈離開不久,碧綰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一天的修鍊再加上冷寒澈的故意為難,碧綰實在太累,很快就睡著了,一夜無夢。

第二天一早,碧綰去冷心院找冷寒澈,沒找到人就回了碧府。

回到碧府後,碧綰在碧心院修鍊。

然而這次的修鍊並沒有碧綰想的那麼順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