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緊跟而來的是,就像是哄孩子似的拍了拍秦菲的後背,放開她,「以後不許這麼調皮,否則誤傷了我可不負責任。」

秦菲雙唇微張,眨了眨幾下眼睛,急著表態:「嗯,我再也不敢了。」

郁林俊面無波瀾地點頭,然後轉身往前走去。

一陣微風拂過,額邊髮絲撩撥著秦菲的臉頰,有些微微發癢。

秦菲抬手把髮絲捋到耳後,手指觸碰到臉頰,才發現溫度比平時略高一些。

這一刻,秦菲承認自己可能對郁林俊動了不該有的心思。

也許她不僅是依賴這個男人,更多的還是崇拜他,信賴他的。

深夜的羊城萬籟俱寂,大多數人早已進入夢鄉,然而有人卻是孤枕難眠。

滑鼠一點,電腦屏幕畫面定格下來。

東方玉卿輕車熟路地截了一張該男人的正面照和全身照,傳給了公司技術部門,請他們再處理的清晰一些。

忙完這些,東方玉卿暫時得以休息,仰面向椅背靠去,閉著眼睛準備小憩一會。

經過海島周邊的視頻查找,疑似嫌疑人基本被鎖定。除此之外,還可以利用鄭一茜將計就計。

郁林俊那邊,已經大面積撒網,所以這件事情應該很快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倘若不是有電話打進來,估計東方玉卿就能這樣睡過去。

「喂,內奸抓到了?」

郁林俊也不拖泥帶水,言簡意賅:「嗯,居然是開遊艇的司機。」

「過程我不感興趣,直接說重點。」

「重點就是鄭一茜想裡應外合綁架秦菲,然後交給楚銀南。好在你及時提醒,我們偽裝出那人服毒自殺的假象……順藤摸瓜找到了楚銀南的老巢,只可惜又被那孫子逃了。」

「秦菲她沒事吧?」

「嗯,她沒事。人家現在哪裡還是溫良無害的小泰迪,分明就是呲牙咧嘴的藏獒好吧。」

聽聞郁林俊的比喻,東方玉卿非但沒有生氣,反倒笑的意味深長。

敢把秦菲比喻成藏獒的,他郁林俊絕對是自盤古開天闢地以來的第一人,勇氣可嘉!

重生八零之種田撩夫 緊跟著,東方玉卿饒有興緻地問,「她在聽到楚銀南逃跑的消息時,什麼態度?」

「你真想知道的話……」郁林俊有意賣了個關子,「你可以親自問她。」

說來也巧,秦菲眼巴巴地走過來,手裡的托盤上放著兩碗西紅柿牛腩面。

郁林俊單手接過托盤,計上心頭,狀似無意地把電話遞給秦菲,下巴微翹,示意讓她接聽。

於是,秦菲就聽到了東方玉卿那咬牙切齒的聲音:「下次一定要活捉那個姓楚的,讓他再敢惦記老子的女人!」

「咳咳!」

秦菲佯裝咳嗽后,還不忘幽怨地瞪了郁林俊一眼,發現人家正埋頭吃面,壓根就沒搭理她。

「喂,老婆,真的是你?」

被郁林俊無視了的秦菲,心裡莫名竄起一團無名火,「如假包換,我可沒有你那麼無聊,動不動就搞個人皮面具什麼的,跑出來混淆視聽。」

東方玉卿尷尬一笑,知道秦菲是在抱怨他跟郁林俊聯手演戲,害得她真以為鬧出了人命。

「老婆,我知道錯了,下次一定提前報備。」

「還敢有下一次?你就給我等著跪榴槤吧!」說著,秦菲就掛斷了電話。

東方玉卿看著通話結束的字樣,頓時感覺渾身的瞌睡蟲全嚇跑了。

尼瑪,他還指望著明天去接秦菲,然後找個地方「洞房花燭夜」呢。

好你個郁林俊,敢吭老子?

不過想到那老男人前不久才退婚,然後又迫於無奈退役,就覺得心裡平衡了一丟丟。

算了,他一個萬年單身狗,肯定是羨慕他東方玉卿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小嬌妻,才一時犯渾。

秦菲吃的正歡,突然聽到了手機鈴聲,瞥了一眼后便收回視線。

電話鍥而不捨地響著,郁林俊笑了笑,「怎麼不接?該不會真生氣了吧?」

秦菲故意埋頭吃面,不搭理郁林俊,某人瞬間風中凌亂了。 這位老祖看上去很年輕,樣子比方昊天還年輕,看上去是十六七歲的樣子。

他不是一個人來,而是帶來了白天在街上調戲楊千蘭的那幾個家族晚輩來了。

那幾個傢伙臉都白了。

他們是混蛋,但不是傻子,對讓老祖主動交人的存在,他們自然就知道惹上了不該招惹的人。

「其實都只是小事,但你周家卻以為我四海鏢局好欺負就跑來喊打喊殺,這讓我很不舒服。」方昊天道,「既然做了,想化解恩怨就得付出點代價了。」

周家老祖頓時對他帶來的那幾個小輩喝斥:「還不快點給這位前輩磕頭賠罪?」

那幾個周家晚輩已經沒有了平時的囂張跋扈,頭磕得像雞啄米,一個聰明的傢伙更是自作主張的提出拿十萬兩銀子出來做為賠償。

豪門情斷:夜少的廢妻 方昊天搖頭,道:「好,賠償金我收下了,但你們平素做惡多端,單是這樣還不足夠對你們的懲罰。」

那幾個周家晚輩看向他們的老祖。

周家老祖眼眉微挑了挑,道:「請問你還需要什麼?」

他堂堂一家族老祖,主宰境的存在,提著幾個家族晚輩來已經是拉下了面子,給足了四海鏢局面子,心裡認為這樣已經足夠了,如果四海鏢局再多提要求,那就有點過份了。

他從那四個金仙境晚輩嘴裡便知道遇到了超越金仙境的存在,極有可能也是主宰境,所以他現在來並不是找回場子,而是希望能化解恩怨,但也有一個度。

「他們四人是什麼德行,估計周家老祖你是知道的,這些年估計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婦女。本來我是想要他們的命,但看在老祖你態度不錯的份上,我暫不殺他,但需要關押他們三百年,」方昊天道,「三百年後,他們若是洗心革面就好,若沒有,只能死。」

「老祖。」那四人周家晚輩臉色劇變。關押三百年,簡直就是生不如死的三百年,那還不如一刀殺他們算了。

周家老祖臉色也是沉了下來,道:「閣下過份了吧?」

「一點也不過份。」

一道聲音突然遠遠傳遞過來。

嗖嗖嗖。

人影閃動,一股肅殺的氣氛頓時瀰漫整片區域,一個身穿將軍甲袍的高大男子帶著十幾名玄月皇朝的甲衛快速飛來,一下子落在了院中。

「皇甫將軍。」周家老祖臉色劇變,內心中突然升起極度不妙。

周家那個晚輩的臉更是白了,他們雖不認識這個皇甫將軍,但在城東區能叫皇甫將軍的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負責城東區的皇甫丁將軍。

聽說皇甫丁將軍是主宰境巔峰的層次,是一隻手指都可以碾死周家老祖的層次。

「田將軍,」皇甫丁落地后沒有第一時間去理會周家老祖,而是直接就對著方昊天行大禮,「好久不見將軍,將軍怎麼跑到四海鏢局玩了?」

「一點小原因而已,」方昊天道,「麻煩將軍將他們四個帶走關押三百年,如有反抗,殺無赦!」

「是。」皇甫丁應諾,然後看了一眼周家老祖,問道:「將軍,周來顯需要帶走嗎?」周家在城東區雖然也算是一號人物,但在皇甫丁這個主宰境巔峰的將軍來說卻是小人物,所以言語中並沒有給予周家老祖半絲尊敬。

周來顯嚇了一跳,他差點就要嚇得落荒而逃。

方昊天察覺到周來顯內心的驚慌,暗中一笑,表面上則是對皇甫丁揮了揮手,道:「這裡沒你的事了。」

「是。」皇甫丁再度應諾,隨之瞄了一眼屋子,將唐天明的樣子記下來便帶人押著周家那四個晚輩離開。

周家那四個晚輩都已經嚇得不敢吭聲,因為他們深知老祖也救不了他們。

等皇甫丁走了后,方昊天道:「周來顯,有一個小忙需要你幫忙,如果你答應,我可以不再追究周家。」

周來顯趕緊道:「請將軍明示。」

他徹底放下了一族老祖的架子,卑謙無比。連皇甫丁都要尊敬的將軍,周來顯自然不敢有半絲居大,對方可是一個念頭就可以滅他整個周家的厲害人物。

方昊天道:「四海鏢局將會在南柳城開一個分局,希望周家照顧生意則可。」

「就這個?」周家老祖怔住,這個要求太低了,低到他反而不敢相信了。

方昊天笑道:「就這個。」

「好。」周家老祖一口就應了下來,神情突然振奮,才狐狸的他突然覺得這是好事,說不定周家藉此機會跟皇朝搭上關係。「如果四海鏢局在南柳城開了分局,我周家所有貨物都將由四海鏢局護送,以後四海鏢局在南柳城的一切安危,我周家盡全力護全,只要周家還有一個人活著,四海鏢局就不會有事。」

方昊天點頭,揮了揮手道:「那就說定了。」

周家老祖知機離開。

離開大院后,周家老祖大大的吁了口氣,暗幸自已沒有一來就動手。

「如果我出手,我們周家現在已經完了。」這是周家老祖回來后給周家一些核心人物的解釋,最後宣布了跟四海鏢局合作的事。

四海鏢局跟周家的衝突只是一個插曲,方昊天解決這個衝突的同時讓四海鏢局多了一個發展的機會,但不能讓方昊天放在心上。

方昊天的目標是胡克那幫人,他現在越來越好奇那件東西到底是什麼了,而胡克那幫人的實力也是讓他有點意外。

不管是胡克還是莽蛇關的那個老人,在方昊天的眼中都是實力極度低微的層次,他們所關注的東西,方昊天一開始僅是一點好奇。

但現在對方竟然出現了准帝境的強者,這就提高了方昊天的注意力,對那件東西的好奇心自然也是一下子提高了。

「你們還要繼續看下去嗎?」方昊天突然看著虛空出聲,「楊老鏢師手中那件東西你們若想得到,躲在暗處是沒有用的。」

聽到方昊天的話,唐天明和楊千蘭等人都很錯愕。

他們一下子就明白方昊天所說的楊老鏢師指的是誰,那他手中的東西是什麼?

柒影謠 唐天明和楊千蘭對視了一眼,夫婦兩人都是聰明人,一下子感覺到方昊天這樣的強者在鏢局裡當雜役絕非他們所能想象般的那麼簡單。

唐天明忍不住傳音問:「千蘭,爹手中有什麼重要的東西?」

楊千蘭輕輕搖頭,表示她也不知道。

這時,強橫的氣息瀰漫壓迫,三道人影落在了院中。

唐天明等人差點就要吐血,但隨之感覺清風拂面,壓迫感一下子消失,知道方昊天暗中幫他們化解了那三人的壓迫。

但剛才那種壓迫感真的太恐怖了,唐天明等人都忍不住盯著那三人,暗猜那三人是什麼層次的實力。

「沒想到四海鏢局竟然會有你這樣的人物存在,我們倒是小看了楊塑。但不管怎麼樣,我們的強大可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將石頭交出來,我們可以不殺你,也可以不殺楊塑。四海鏢局也可以繼續下去,我們從此不會再找四海鏢局的麻煩。」

那三人的嘴都沒有動,但聲音震蕩。

方昊天眼眉微挑,再一次提升對方的實力評估。

「我已經表現出不懼准帝境的實力,又故意表明了跟玄月皇朝有關,而且在玄月皇朝中身份不凡,但這些人竟然敢現身,還敢如此說話,他們背後的人物怕是比我想象中還要強大啊!」

「那就奇怪了,以他們的實力,直接動手逼楊塑出來則可,為何一開始卻偷偷摸摸?他們到底是什麼人,並不想太多在人前出現?」

方昊天念頭急轉著。

見方昊天不出聲,那三人准帝境的氣勢催動的更強了,聲音再度響徹:「你雖然有玄月皇朝的背景,但皇朝現在是什麼情況你我都知道,最終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單憑一個趙塵沙根本翻不起浪,所以你的身份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震懾力。」

「轟!」

方昊天突然出手,一個照面就將那三個准帝打趴下,直接廢了修為。

「那現在有震懾力嗎?」方昊天居高臨下看著被他廢了修為的這三個准帝,「你們竟敢蔑視殿下,那就要受到重懲。」

那三個准帝抬頭看著方昊天,滿是恐懼,完全沒有想到方昊天強大到這等地步。

「滾!」

方昊天揮手,那三個已經變成了普通人的准帝就被丟出了大院。

嗖!

方昊天突然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出現在了那個冷峻青年的面前。

冷峻青年一直站在附近那一幢最高樓的樓頂冷眼旁觀,當方昊天廢了那三個准帝時,他終於動容。

但讓他臉色劇變的是方昊天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方昊天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說出來我可以放你一馬,否則我一定將你找出來廢掉你的修為。」

冷峻青年輕輕嘆息:「我們真的低估了楊塑。」

聲音漸漸落下,冷峻青年的身體散開。

方昊天沒有阻止,因為他看出對方只是一道意志分身。

「以為這樣我就查不出你在哪裡嗎?你們還是小看我了!」

方昊天淡然一笑,身形突然閃動回到了大院,站在了唐天明的面前。

「參見田將軍。」

唐天明等人都跪了下去。

方昊天拂手將他們托起來,道:「大鏢局,夫人,我有話想跟你們談。」 方昊天和唐天明夫婦進入大廳。

四海鏢局其他的人都在大院中等著,大家說的最多的自然就是「田將軍」。

特別是一些平時跟方昊天說過話的雜役更是激動,覺得這是自已天大的榮幸,是能讓自已吹噓一輩子的榮耀。

自已竟然跟一個強大的將軍吃過飯,說過話,就算現在想想,都覺得是在作夢裡啊!

院中說話的聲音能傳進大廳,但大廳的聲音卻是無法傳出去。

唐天明和楊千蘭坐在方昊天的對面,有點緊張,有點拘束,又很仔細的聽方昊天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