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車廂里的林落坐立不安,盯著窗外焦急等待,兩隻腳有一下沒一下地抖動著。

沒這麼快……他的手機已經丟了,找到認識的人之後打出電話叫人來,我絕對已經離開了!不要怕,我能走掉……

看著陸陸續續登上大客車的乘客們,林落雙腳越抖越急!掏出自己的四張票根攥在手裡,都快捏出汗來。

他終於按耐不住,快速起身,一下跳出車外!

…………

終於,司機來到了這輛車邊,慢慢吞吞跨上座椅發動,倒車,之後一點一點的向外開。

剛駛向市區大道,前方猛地一輛吉普車斜過來橫在路中間,客車司機一腳剎車發出拉長的刺耳聲響,整部車的乘客全都一個趔趄,兩輛車差點沒撞在一起!

客車司機拉開側窗立刻探出頭去咆哮:「怎麼開車的!!!找死啊!」

只見上面嗖嗖下來四個黑衣大漢:「閉嘴!車上有逃犯!開車門!」

司機還沒回答,就被一個大漢從側面的駕駛窗里揪著頭髮直接拖了出來!

幾個大漢順勢開門登上客車,盯著四十幾個乘客,就開始來來回回一張臉一張臉仔細搜索起來。

「發現了嗎?」

「沒有。」

「平頭,眼鏡,黑臉!再找!」

……

與此同時,客車站的出戰口,另一輛大客車慢吞吞地剛好磨出來,朝著道路的另一個方向駛去,後座窗邊,一雙眼睛埋得極低,朝身後的馬路上張望,隱約能看見極遠處那輛被截停下來的大巴車,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還好自己在最後時刻,及時下車換了一輛不同方向的客車。否則現在……

自己惹的到底是什麼人,竟在易開市能如此隻手遮天!

林落將手裡那瘦子的手機打開,上面正映出自己的臉。

這是一條彩信,言間卻是黑色的死寂:

請柬

我兒新喪,悲痛之至。望當事之客陪伴,度此恨心。

客人之名林落,二十三歲,身高約一百又七十八公分,山海省橋東人,普通話口音,九小時前最後見會於橙海廣場。

見此書者望能告知帶來我地。

若得明細,重謝三萬。

其人得宿,重謝八十萬。

茶會閑聊,一百五十萬。

告知請致電:XXXXXXXXXXX

易開左三

敬上

看完這條彩信,林落手機都有些拿不穩當,趕緊將電話蓋在自己的膝頭上。

左三?

是易開市龍頭企業左行集團的當家嗎?我殺的,竟然是他的……兒子!

這左氏集團,在易開幾乎無人不知,可以說,這一家企業,甚至包攬了整個山海省的經濟根基,全中國達到了前二十強,世界五百強企業,排名第二百三十五位。林落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面對的敵人,竟然是這樣一座經濟帝國。林落還有所聽說,左氏企業發家,離不開它的黑道背景,只是成為龍頭以後,左氏集團大興建設,低調處事,再沒有傳出過什麼灰色消息。

新婚總裁很勇猛 此條簡訊當中的濃濃恨意,林落光看這幾個簡短的字句就已經感覺得到,若沒有猜錯……

文中所述的『若得明細』就是自己的線索和消息!

『其人得宿』指的是……殺死自己!

『茶會閑聊』指的是……活捉!

最高的酬金是一百五十萬活捉,也就是說,他根本不想自己這麼輕易死去,他想抓回去……凌遲一般的報仇,才能結他心頭恨。

想到這裡,林落第一時間將手機的電話卡拆了下來,隨手摺斷後,再卸下了電池。

對著旁邊坐著的一個老阿姨說到:「大姐,我的手機沒電了,但我家人在終點站接我,可以借你的手機給我發一個簡訊嗎?」

那阿姨看來也是個好心人,反正林落坐在裡面也跑不了,便將自己的手機借給了這個年輕人。

林落接過來,鄭重地發了一條信息。

爸,我是林落,我殺人了,人叫左知銘,你可以查到。

我正在逃亡,並不是我不認罪,只是一言難盡,對方勢力太大,想殺我的甚至不是警察,為了你的安全,看到這條簡訊后,務必在一日之內搬走躲藏,關機拔電,否則,必然大禍臨頭。

對不起,父親,我從沒想過,這樣的苦難,竟可能成為我對你最後的回報,不要回簡訊,若我沒死,會來找你。

寫完這段話,林落輸入了父親的電話號碼,發送完成,刪除記錄。

原封不動將手機交還給了旁邊的大姐:「不好意思,記不住號碼了。」

說完將身上的棉衣緊了緊,倒頭靠在椅子上,平復了一下紊亂的心緒,以後的路不知還有多苦多難,好不容易抽出空來養精蓄銳,才是重中之重。

心裡只是有短短休息的念頭,沒想到剛一閉上眼睛,意識就抽離天外,進入了沉沉夢鄉。

————————

滾動的紅雲像是悠久而無聲的吶喊,將整個輪迴司裹得悲壯。

林落再睜開眼睛,望著眼前的一切,痴傻了幾秒,接著,便心如死灰。

為什麼是這裡……為什麼是這裡!!

我死了?我竟然死了嗎?!

我剛才明明已經上了車!難道我在車上被人……

林落一點都記不起來,只記得自己最後從容睡去。

憑什麼!我哪裡疏漏了?難道是車禍?還是車上有人一槍將自己崩了?不然我不可能醒不過來,一點記憶都沒有!

林落抓著腦袋苦思冥想,腦子裡卻空白一片,不明不白。

也不知從何處,天上竟悠悠飄下來一片舊黃紙,在紅雲之間搖曳擺動,最後輕輕落到林落的面前。

只見上面用小篆斧砍刀削般寫著幾行血色小字:

輪迴判書

魂魄林天擇

原判譴墮三惡道共計三千六百世現歷盡第八十一世

萬法皆空無有往複判再墮畜生道以歷第八十二世生為沙拉熱病毒

因果劫成功入侵一枚細胞

崔珏 病毒?林落傻傻地看著手裡的黃紙判書,有些出神。

這次孟婆怎麼不來了?林落還有好多疑問想向她請教,怎麼一張紙就將他打發了?林落就這麼坐在紅雲間等了一會兒,似乎也沒人要來搭理他的樣子。

病毒就病毒吧,既然自己……生死未知。但路還得繼續往前走,只是這因果劫,又是個什麼東西?就像生命的任務一樣,林落腦子裡一團迷霧,望著四周遍布的紅雲,就連接下來該些幹什麼,都不知道。

站起身來,拿著判書,林落朝著『輪迴司』大匾的方向走去。一直走到了匾的正下方,四周的紅雲若隱若現,六個方向正好排著六個石碑!

自右方順時向左。

第一碑呈乳白色,上書:天

第二碑呈影灰色,上書:阿修羅

第三碑呈淡藍色,上書:人間

第四碑呈血紅色,上書:地獄

第五碑呈漆黑色,上書:餓鬼

第六碑呈土黃色,上書:畜生

而六座碑后,竟則皆是一條白雲架起的細橋,往腳下一看,六座碑橋彙集的圓圈正中心的紅雲地面上,黑色古隸撰寫兩個字:

奈何。

林落這才反應過來,這六座橋,應該就是分別通往六道的奈何橋。自己被分配到畜生道,看來就要往畜生道去了。

嘿~?

要是我不去畜生道呢?林落四下瞅了瞅沒人,既然六座橋都能走,為什麼偏要向畜生道?

一咬牙,林落大步走向『人間』的那座橋去。

剛踏出半隻腳去,只覺得橋頭一陣罡風席捲著紅雲猛然向外吹來,將林落直接往後刮到了半空中,狠狠地摔在地上。

林落捂著腦袋站起來,只聽見天上一聲轟隆巨響,紅雲翻滾如浪,一個無情的低沉聲音,猶如洪鐘一般乍起:

何方遊魂,速速投生!

媽呀! 黑色帝國:總裁的冷酷交易 這一聲差點把林落膽子都嚇破了,抱著頭幾步就往『畜生道』里跑,一頭扎進橋中無阻無礙,只覺得紅雲越來越密,那橋上除了淡紅色的迷霧什麼也看不到,最後整個世界淡紅色一片,也不知去向哪裡,越來越暗,越來越濃……

最終一片漆黑。

………………

這是哪兒?我在哪裡?

整個世界,依舊一片漆黑,但林落能感覺得到,自己回來了。

自己真的變成了一個病毒!

在跨進那座橋之前,林落根本對病毒沒有概念,此時此刻,才終於明白什麼才叫……渺小。

不,這種生物,告訴了他什麼是自由。

眼前不是黑色,因為沒有顏色,我沒有眼睛,我睜不開!

周圍沒有聲音,因為沒有耳朵,我聽不見!

沒有氣息,沒有心跳,沒有手沒有腳……

甚至沒有嘴!我喊不出來!

憋屈,極致的憋屈帶來的,是極致的絕望!

林落在這樣的狀態下,根本無心在驅使自己做任何事,他感受不到世界,只感受得到卑微的自己。

記得古代的漢朝,有一個皇后叫做呂雉,她發明了一種刑罰名為『人彘』,即將人的眼掏了,耳刺聾,割舌、封鼻、再砍去雙手雙腳,將軀幹放進罈子里等死。這種刑罰最大的痛苦不是肉體上的疼痛,而是剝奪了人所有的感官能力,不能看、不能聽、不能說、不能嗅、不能動!除了疼痛以外,與世界幾乎完全的隔絕。

在這種世界里,你能做的只有絕望,還在思考,就是最大的悲哀。

林落現在就在這樣的悲哀當中,他不是不做什麼,而是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做,甚至他都不知該如何結束自己的這一生。

死吧,那就等著死吧,我什麼也不能做,就像從前一樣,麻木一點,冷淡一點,反正痛苦永遠都不會結束,我就這麼死去吧。

這時,林落腦海中,不知為何,回蕩起余季同最後時分,跟自己談笑時的話:

人,該笑得笑,該哭得哭!該日他娘什就得日他娘什!忍是忍,麻木是麻木,不然人和動物有什麼區別?人活著,總會斗,天塌下來,有誰不是先砸著天靈蓋!

既然總要斗,那為什麼不選擇痛快的斗!一身桀驁,哪裡容得下頑石內躲藏!就算是無休無止的輪迴責罰,那麻木也沒什麼鳥用,誰又說現實中每天的悲苦憤恨,不是一次生命的責罰?

余季同用生命給自己上的這一課,林落此刻才學到。隨著心態的轉變,林落開始重新有了些精神,仔細感受著這具身體……

嗯?如果身體還剩下唯一的感覺,那就是自己的觸覺。林落勉強能夠感受得到,自己渾身上下布滿了一種類似鞭毛的觸鬚,在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介質當中,慢慢滑動,自己似乎可以移動?

越是極致的黑暗中,希望之光就越顯得明亮。

對了!因果劫!那判書惜字如金,最後一句:『成功入侵一枚細胞』絕不是隨便說說,很可能就是這病毒了卻因果的關鍵所在!

有了目標就有了動力,林落開始適應起自己這個的新的身體。試著舞動了一下自己的鞭毛觸鬚,將所有的觸鬚有規律的揮舞起來,用自己微弱的方向感,朝同一個方向游去。

不知遊了多久,林落終於觸碰到了一個東西!用觸鬚仔細探索了半天之後,林落失望地發現,這不過是另一個病毒罷了。

嗯?等等!

正當林落要離開病毒遊走的時候,他突發奇想,趕緊用觸鬚死死勾住了這個病毒,並且全身都攀上了那病毒的身體。因為他想到了一個趕路的方法,如果這個方法可行的話,那他的速度將會大大的增加!

這個方法就是彈射。

自己這麼游不僅速度慢,而且格外消耗體力,現在他已經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正在逐漸的消退,誰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遇到細胞?

拿定了主意,林落便將身子緊緊貼在那病毒上,調整了一下方向,全身鞭毛先是一縮,緊接著向後用力地一撐!林落只感覺自己快速地飛竄出去,配合著自己觸鬚的規律滑動,有效!

就這樣,林落如同一個跳動的精靈一般,開始在病毒之間彈射起來,整體速度直接提升了近二十倍!可是唯一的遺憾就是,他遇到的都是些種類不一的零散病毒,不知道多久才能遇見一個細胞。

漸漸的,林落髮現,自己遇見「跳板」的頻率開始越來越快。幾乎剛彈出去沒多久,就會遇到另一個病毒。直到後來一次,他彈射出去后,發現自己不再是遇見單個的病毒了,而是一片病毒的海洋……

這裡怎麼這麼多病毒?林落費力摸到了病毒之間,仔細地感受著它們的動作。發現它們幾個鎖成一團,瘋狂地在往自己的下方擠著。

這下面到底是有什麼,能讓這些病毒如此趨之若鶩?

林落伸出一隻觸鬚向那裡探去,立即感受到了一個新的觸覺體驗,這是一塊溫暖的大地,這是每一個病毒的歸宿,自己的本能讓自己明白,這就是自己的目標的外殼——細胞膜!

一陣狂喜湧上了心頭,可接下來的問題也擺在眼前。一個病毒對於一個細胞來說,那根本就是螞蟻和象的差距,一百萬個病毒結在一起也沒有一個動物細胞的體積大,要想破開這細胞膜,光靠自己的能力,無疑於痴人說夢啊!

這時,林落轉移了注意力,開始一點一點的前行,他要找一個破口,一個細胞的軟肋,能讓自己渺小的身軀偽裝起來進入其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