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遠處的天空出現了一個黑點,那個黑點越來越近,可以看到,那居然是一隻白色大雕,全身羽毛白皙如雪,雕背上站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老人雖鬚髮花白,卻面色紅潤,滿臉慈祥;一身青衣,衣袖隨風而動,看起來古井無波,周身的氣息卻讓人不容小覷。

「小雕,我們到了。」老人開口,對著身下的白雕道。

「老小子,你再這樣叫我,以後你就自己用飛的吧,老子不伺候了。哼!」老人身下的大雕聞言出聲,尋常人見到恐怕要嚇得直呼妖魔。

「誒…別別別,大雕,大雕行了吧,哈…別生氣別生氣…。」

一人一雕正在說話的功夫,就已經到了將軍府上空,正盤旋而下。

「大哥,老師來了,連白雕都一起來了。」歐陽德對著歐陽天指了指天。

「是啊,希望小弟一路順利。」歐陽天點點頭道。

呼…呼…

隨著翅膀的拍動,白雕穩穩的停在庭院中。

「老師!」歐陽天和歐陽德彎腰行禮。

「哦,天兒,德兒,你們也在啊…」青衣老者答到,隨後又轉向林瑣,「見過夫人,在下青衣,是大公子和二公子的導師。奉命前來接小公子去學院。」

林瑣聞言也低頭行禮。

隨後又轉向歐陽玄:「這位就是歐陽將軍的小公子吧,真是眉清目秀。」

「導師,此行,就麻煩您路上多照顧照顧我們小弟了…」歐陽天與歐陽德同聲開口。

「放心,該交代的都交代了嗎?」青衣點了點頭。

「是的。」林瑣說到:「那這一路上,便麻煩導師了…」。

「夫人不必擔心,我定保護小公子安全。」青衣導師行禮作答,然後又轉向歐陽玄:「小公子,請隨我來。」

歐陽玄拉著青衣導師得手,在青衣導師的幫助下與他坐在了雕背上。

「娘親…」,他不舍的看了眼面容憔悴,眼神中有些明顯的水霧的林瑣,朝她揮了揮小小的手臂。

青衣輕輕的拍了拍白雕的背:「老夥計,啟程了!」

呼~呼~

白雕翅膀揮動,升空…

林瑣,歐陽天與歐陽德三人就這樣目送著歐陽玄離開… 第六章:聖武學院

坐在雕背上的歐陽玄看著自己的家越變越小,越變越遠,心中忍不住失落起來:「父親,娘親,大哥二哥,你們要好好照顧自己。」

青衣導師安慰道:「小公子不必擔心,將軍與將軍夫人,還有你那兩個哥哥,吉人自有天相,定會平安無事。不過你要好好修鍊,爭取早日回到父親身邊,與父親一起為族爭光。」

「嗯!」歐陽玄重重的點了點頭。

白雕的速度對他來說還是太快了,原本白皙的小臉,被風吹的通紅,青衣連忙用靈力在他的身上凝成一層保護,讓歐陽玄的身體不至於受風。

「呼,真是疏忽,差點釀成大錯。」青衣心中暗道,寒氣入體可不是開玩笑的,而歐陽玄卻被這奇妙的一幕激起了好奇心。

「哇!老爺爺!這是什麼呀!好神奇,一點也不冷了!」歐陽玄十分新奇。

「呵呵,小公子,你叫老夫青衣就好。這個是靈氣,是天地中自然存在的東西,萬物生靈都可以吸收靈氣。而我們的修鍊,就是通過功法,將靈氣納入己身,使之為自己所用,修為越高,能納入的靈氣也就越多,而靈氣也就越是實質化。」青衣解釋到:「小公子,你以後也可以做到,甚至比我們這些老傢伙更強。.」

「哇!好神奇!」歐陽玄邊興奮的說著,邊把玩周身的靈氣。

「人類小男孩!」突然,另一個聲音出現在二人耳邊。

「誰?誰在說話?青衣伯伯,你剛才說話了嗎?」聽到了這個陌生的聲音,歐陽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向旁邊看了看,心中對未知的聲音有些恐懼。

「哈哈哈,小公子別怕,是我這老夥計在跟你說話,它是一隻開了一些靈智的白雕。」青衣見狀,笑著說。

「哦,嚇了我一跳。」歐陽玄拍拍小胸脯,長吁了一口氣,小模樣煞是可愛。

「大雕叔叔,你叫我幹什麼呀,你飛了這麼久,累不累呀?」歐陽玄摸了摸白雕的背羽說。

「哈哈哈,不累不累,放心吧。沒想到你小嘴兒還挺甜,比青衣這老小子會說話。」白雕回答說。

歐陽玄身後的青衣聞言,略感尷尬,正在捋鬍子的手頓了頓,暗暗伸到背後,偷偷的拔了一根白雕的背羽。

「哎喲!你個大膽包天的青衣老小子。」白雕吃痛,翅膀抖了一抖,「你敢拔我的羽毛!我跟你說你完了!我……」說著就想翻身。

「啊!」歐陽玄看著天空和地面就要顛倒過來,害怕的趕緊把眼睛遮了起來,白雕見狀連忙恢復平衡:「哼! 黑色豪門,女人誘你成癮 看在這個人類小男孩的份上,暫時不跟你計較,等到了學院,看我怎麼收拾你!」白雕出聲怒道。

「哼!誰怕誰!」青衣也出言針對,說著居然還想拔白雕的背羽。

「青衣老小子!你別得寸進尺!!」白雕憤怒的大聲怒罵。

「青衣伯伯,大雕叔叔,你們別吵啦。青衣伯伯,你給我講講聖武學院吧…」歐陽玄見狀,趕緊出聲制止,生怕白雕生氣,跟青衣大打出手。

「哈哈,好那伯伯給你講講,我們聖武學院啊……

聖武學院,建立於三大帝國與太陽之間直線的交匯處,傳說中已經有一萬多年的歷史。它在遠古就已經存在,只不過,當時只是一個小小的學院,不知道經過了多少代院長和學院先輩的努力,方才能在這星武大陸各個時代的紛爭中存活,建立。

雖然底蘊豐厚,但是此前,在大陸學院的排名中甚至卻還比不上新晉不過幾千年的學院,其原因恐怕是因為聖武學院歷史久遠,於是被各國達官貴人和掌權者的青睞,他們常把自己的子嗣安排到學院學習,而那些貴族的公子哥養尊處優,自然不會那麼上進,白白浪費了這麼多的修鍊資源,修為上的不精進,導致了聖武學院的學員們跟其他學院的那些勤學苦練的學員沒辦法比…

一直到十年前,前一代學院院長被迫隱退,新任院長接位,學院公開表明,會派出一部分導師遊歷民間,尋找資質尚可,悟性高的平民學院,且學費全免。因為那一代學員的努力,那一年,學院大比上才不至於像往常那樣被一些新晉學院嘲笑…

二人一路上有說有笑,不知不覺間,便能看到聖武學院。學院建在一個高聳入雲的大山上,地勢險要,一看就讓人心生退意,而且學院身後,就是一大片遠古森林,偶爾傳出兩聲野獸的嘶吼聲,也不知道什麼動物。雖然地勢險要,但是學院的設施倒是一應俱全,該有的練武場和授課大樓等卻都挺寬敞。

在學院的正前方,距離學院三公里的地方,是一個小鎮,來來往往的生意人與平民絡繹不絕,一副欣欣向榮的樣子。學院的周圍,還有一層雞蛋殼一樣的屏障。

「咦!青衣伯伯,那是什麼呀?!」歐陽玄指了指薄膜,問道。

「呵呵,那個是我們聖武學院的防禦大陣,自學院建立至今,這座防禦大陣也存在了一萬多年。」青衣對歐陽玄說。

蜜愛365天:南少,寵不停 「哇!它已經這麼老啦!那還能用嗎?」歐陽玄吃驚的說。

「哈哈哈,何止是能用,威力不減當年吶…」感覺到歐陽玄不再為離開雙親而失落,青衣朗聲笑道。

說著,白雕已經飛到防禦大陣面前,只見青衣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金屬令牌,開口向它說著一些什麼。

「這就是儲物法寶和傳音法寶嗎?真厲害…。」歐陽玄心想。

大陣內很快便來了一個黑衣老者,讓防禦大陣開了一個圓形的開口,使白雕飛入陣內。

老者面色慈祥,一身白衣,一頭漫長的黑髮隨風飄揚。

「青兄你終於回來了,我剛才還在念叨你呢。喲,這就是歐陽家的那小子吧?哈哈哈,這小模樣,要不是穿著,我還以為是個女娃呢,哈哈哈。」老者對青衣打了個招呼后,對著歐陽玄調侃說。

「哈哈,黑衣兄,你就別調侃他了,快帶他去報道處那裡吧…」說完,就施法,讓歐陽玄飛向黑衣。

「小公子,他跟我一樣,都是學院的導師,你跟我一樣,叫他黑衣伯伯就好了。」青衣出聲道,說完,便與白雕飛向後山,而且途中這一人一雕似乎還在爭吵著什麼。

「呵呵,青衣兄跟白雕感情可真好啊…。」黑衣見狀,不禁嘆道。然後又對歐陽玄說:「你隨我來。」

「是,黑衣伯伯。」歐陽玄應到。

二人隨後朝著學院內部走去。 黑衣領著歐陽玄,向著學院的報道處走去,因為學院的內部是禁空的。

雖然地處高海拔,但是在學院內的風並不像外面那麼大,空氣也並不稀薄,甚至還是個鳥語花香之地。

一路上歐陽玄這兒看看,那兒看看,每路過一棟建築,都要問一下是什麼建築,顯得十分興奮,好像第一次去博物館的孩子,對什麼都充滿了好奇。

黑衣也耐心的一一回答,他這樣,倒是讓歐陽玄對他有了不少好感。

「咦!黑衣伯伯你看,那個門上有報道處三個字,我們是不是到啦?」歐陽玄說。

「哈哈,是啊,到了…」黑衣笑道,「隨我來,我帶你去填一下學籍資料…。」

「是。」歐陽玄連忙跟了上去。

黑衣將歐陽玄領到一個窗口前面,窗口裡面坐著一個中年人,神色有一些不悅,顯然是因為處理的事情太多了而煩躁。但看到黑衣來到,還是起身,笑道:「哈哈,稀客啊,黑衣長老,您怎麼來了?」

黑衣和青衣都是學院的高級導師,同時也是學院的長老。學院一共有七位長老,除了黑衣和青衣,還有白衣,紅衣,藍衣,黃衣和灰衣。

而每個長老,又負責管理不同血脈天賦的學員,白衣負責光屬學員,可惜經常雲遊四方,教學一般都由他的學生負責。黑衣負責暗屬學員,同時兼任戒律堂長老,所以一般的學員和導師見到他都要恭敬一點。

紅衣負責火屬學員,藍衣負責水屬學院,灰衣負責金屬學員,黃衣負責土屬學員,青衣負責木屬學員,歐陽玄的哥哥是雙胞胎,且繼承了一半母親的木屬性血脈和父親的光屬性血脈,但是白衣經常遊歷四方,所以才會一直跟著青衣學習,光屬性掌握的並不多,所以兩人的修為沒有很好的相輔相成。好在現在回到了父親身邊,學習凝練光屬性。

「呵呵,是這樣,歐陽家的小公子要入學,我帶著他來填寫學籍資料。辦理入學手續。」黑衣呵呵笑道。

「原來如此。」中年人點點頭,然後又看向歐陽玄:「報上名字,年齡。」

「歐陽玄,九歲。」歐陽玄認真的說。

「九歲?你這是不是有一點太小了?」中年人疑問道。

「娘親說過,有志不在年高!」歐陽玄看著他,眼中彷彿有點點星光。

「好一個有志不在年高。」黑衣心中暗道,「好一個歐陽玄。」

很快,資料填寫完畢。「這是你的房牌,同時也是打開門禁的鑰匙,記住不要遺失。」中年人遞給歐陽玄一個金屬質感的門牌道:「明天去演練場,參加新生大會,到時候會檢測你的精神力,還會再次檢測血脈屬性,幫你分配班級。」

「是。」歐陽玄點了點頭,收起了手中的東西。

黑衣見資料填寫完畢,便帶著歐陽走向學院後山的住宿區。

學院的後山用來安排學生們的住宿,分男女,但混屬性的方式安排居住,每個房間安排兩個人。房間面向東面,雖然不是很大,但對於小孩子來說已經是足夠了,房間里還有兩個屏風和浴桶,該有的床等設置也都齊全,而且門禁強大,安全性也不容置疑。

每個房間的門口還有一個小庭院,用以修鍊之用,院子里還有一些花芬。可以每天看到初生的太陽和下面的森林,環境還算不錯。

重生之嫡女皇妃 不久,二人就到了住宿區,向下一看,雖然因為男女有別,分成了兩個部分,但還是密密麻麻,讓歐陽玄感覺不知所措,「天吶,這麼多,我怎麼找到我的房間呀。」歐陽玄苦惱苦惱的揪著頭髮。

「哈哈哈,你的房牌上是有房間號數的,不用怕找不到。」黑衣呵呵笑道:「走吧,我陪你一同去找。」說完話就跟歐陽玄一同往男生宿舍區走去。

一路上路過高年級女生的宿舍區,因為歐陽玄的面容,惹得那些青春期的少女們竊竊私語。

「哇,黑衣長老!他怎麼來了?」

「咦!旁邊的小孩是誰?長得真可愛。」

「呀,黑衣長老怎麼領著個孩子?是新來的學弟嗎?小弟弟看起來好小哦…」

黑衣年長,自然不覺得有什麼。可是這些聲音聽在從未接觸過母親和家裡的侍女之外其他女性的歐陽玄耳里,卻讓他面紅耳赤,不直覺加快了速度,巴不得馬上找到自己的房間。

「呼,終於找到了。」歐陽玄長吁了一口氣。

「既然找到了,那我就先走了。」黑衣說道。

歐陽玄聞言,轉頭鞠躬,「謝謝黑衣伯伯。恭送黑衣伯伯。」

黑衣欣慰一笑,便轉身走去。

「不知道裡面長什麼樣。」歐陽玄說著,走進了庭院,發現房間的口放著一些廢物。「有人先到了嗎?」他心中一動,向著房間走去。

推開門,歐陽玄發現房間里乾乾淨淨,還有一張已經鋪好的床鋪,和一張空床。看來確實已經有人來了,只不過他出去了而已。

「你好!」突然,他的身後傳來聲音,歐陽玄轉頭一看,這是一個長著棕色短髮的少年,不大不小的眼睛,圓圓的臉龐略顯豐滿,神色憨厚,讓人感到溫暖。

「咦!我當是誰,哪裡來的小娘子?」少年看到歐陽玄轉過頭,對著他說,「你是不是走錯宿舍啦?」

歐陽玄沒有理他,而是去整理自己的床鋪。

「哦喲,還不理我。」少年繼續說著,就跟了進去。

因為沒鋪過床,歐陽玄鋪起床鋪來手忙腳亂,怎麼也鋪不好。

「哈哈,一看就是富人家的孩子,連鋪床都不會,還不理我。」旁邊的少年一看,哈哈笑道。「算啦,只要你開口,我就幫你。怎麼樣啊?」

歐陽玄沒有理他,繼續整理著,少年見狀也不好再調侃他。

「好啦好啦,我幫你一起整理吧。」說完,就幫著歐陽玄一起整理床鋪。

「謝謝。」歐陽玄開口說道:「我叫歐陽玄,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聽到歐陽玄的話,哈哈一笑,道:「哈哈,小娘子終於開捨得口啦?我叫周洪!」

「我是男孩子,不是什麼小娘子。」歐陽玄開口反駁。

「嘿!還不服氣,你肚子餓不餓?我帶你去吃飯,順便讓你無話可說!」周洪一拍大腿,對著歐陽玄說。 被他這麼一問,歐陽玄這才感覺到自己的肚子在抗議,想來是因為剛才太過好奇興奮,沒有注意到這些。

「我…」

他剛想開口,卻被周洪擺擺手打斷,好像被周洪識破了一樣。

「嘿嘿…」周洪笑道:「看來你很餓,走吧,我帶你去食堂,剛好,為了幫你整理被子,我也餓了。」說著就領著歐陽玄往外面走去。

食堂離宿舍區不遠,大概600米的距離,但還是要經過女生宿舍區。之前來的時候,因為有黑衣在旁邊,那些學姐們還不敢太放肆,現在黑衣走了,這一下了不得了,那些女的紛紛上前,對著歐陽玄問這問那。

「小弟弟叫什麼呀?」

「小弟弟你幾歲啦?」

「小弟弟你真好看。」

「小弟弟,叫聲姐姐聽聽嘛…」。

弄得歐陽玄煩不勝煩,只想快快逃離,奈何周洪居然還樂在其中:「啊哈哈,學姐們,他叫歐陽玄!」。

「額,幾歲嘛,你請我吃頓飯我就告訴你。」



歐陽玄在旁邊靜靜地走著,但還是被那些女學員問的面紅耳赤,不敢出聲,隨著二人前進,那些女生才慢慢的散開了。

歐陽玄這才吐了一口氣,周洪興沖沖的跑上來,「你還別說,你挺受歡迎的,沒白長這麼一張小娘子的臉,哈哈哈。」

歐陽玄真的很想說,你離我遠一點,奈何對學院還不太熟悉,而且人家也幫他整理了床鋪,不好這樣說。

「唉…」嘆了口氣,「走吧,快帶我去食堂。」

「哈哈,好好,別著急,快到了。」周洪哈哈笑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