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月千歡搖頭,「我只需要信仰點。」

「好!本鎮長可以給你豐厚的信仰點,但你必須跟本鎮長去一個地方。等去了那裡回來,信仰點本鎮長立馬給你!」

說罷,鎮長滬頓了頓繼續補充道:「你放心,本鎮長不是要害你。而且除了你,還有很多人會一起去的。」 第3093章

鎮長滬沒有說假。除了月千歡以外,他還帶上了一隊蟲族護衛,還有風欲和墨九卿。

他們在宮殿門外集合,三人隱晦的交流一番目光,彼此表面疏離沒有聯絡。這看在鎮長滬眼底自然十分滿意!

月千歡三人都是令他十分滿意的!一個實力高強,當他的護衛隊長;一個琴藝高超卓越,當他的琴師備有面子;最滿意的還是月千歡這個藥師,終於煉製出了他想要的丹藥。

隊伍出發離開三十五鎮。

一路上,月千歡他們並不知方向,也不知道要去哪兒。問蟲族是不可能的,且不說它們會不會說,其次一旦他們開口很容易暴露,讓鎮長滬察覺。

不過月千歡他們一直有在腦海中記住來時的路,並且月千歡還偷偷讓凌天每隔一段距離,就紮根一片妖藤葉子,做好萬全準備!

就這樣一路走了有三天時間,才到達目的地。

鎮長滬坐在一頭黑色巨獸的背上,因為他把月千歡當作身嬌體弱的藥師,因此月千歡是唯一有資格跟他一起坐在黑色巨獸背上的人。

鎮長滬伸手指向前方,「君歡你看,那就是我們這次的目的地,鶴台。」

帝寵之養鬼成妃 月千歡順著鎮長滬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見一座高山拔地而起,它形似一頭龐大魁梧的仙鶴,翹首直直朝天啼鳴。仙鶴的嘴裡,嗨叼著一個燭台一樣的東西。

白天燭台無光。但當他們走到鶴台腳下時,黃昏落幕,燭台上立馬亮起堪比太陽的灼灼光芒。

鎮長滬說:「本鎮長的死對頭就在這上面等著我。君歡,待會本鎮長要你將這個丹藥親自呈遞給他,你明白嗎?」

月千歡眸光暗了暗。沒有人比她更清楚這丹藥的威力!外表是冰炎丹,可一層冰晶外殼下藏著致命的血魔丹。一旦丹藥爆炸,其威力無窮駭人!

鎮長滬打的主意不能更明顯!

他讓她這個煉丹的人親自過來,再親自獻上丹藥給鎮長滬的死對頭。如果沒有被發現丹藥有問題,那麼一切都好說。可要是被發現了,鎮長滬也能立馬將她推出去,說是她的陰謀,將自己摘個乾乾淨淨。

好聰明的陰謀,全然和他無干係,不怕引火上身!

鎮長滬沒得到月千歡的回答,頓時語氣凌厲不爽起來。他呵斥開口:「君歡,本鎮長跟你說話呢!」

「是,君歡明白。」月千歡低頭領命。鎮長滬這下才滿意了。

他收回目光抬頭看向越來越近的鶴台,眼中閃爍瘋狂的殺意!然而一心顧著殺死死敵,讓鎮長滬忘了自己的後方。

月千歡可不是一個人!她有墨九卿和風欲,而且這兩個人早已做出決定。他們要他小命。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誰是螳螂?誰是蟬?誰又是黃雀?現在可還說不定!

登上鶴台後,鶴台山顛上設宴奢華而萎靡。一個身高較為矮小,還特別顯胖的蟲族坐在首位上。它抬頭看向鎮長滬,蟲嘴開開合合笑聲傳入所有人腦海中。

它說:「鎮長滬,你可來了。」 第3094章

那胖胖的蟲族語氣明顯故意的在「鎮長」二字上加重了讀音,顯得惡意滿滿。月千歡明顯看到鎮長滬的臉扭曲了半秒。

但他很快恢復平靜,並皮笑肉不笑的沖胖胖的蟲族開口:「鎮長滬見過城主侯。」

城主!

月千歡眼底一閃而過驚訝。她快速與墨九卿和風欲對視一眼,原來鎮長滬要來見的是一位城主!那帶毒的冰炎丹就是獻給這個城主侯的。

月千歡給風欲一個隱晦的眼色。他們中風欲修為最高,他能否看出這個城主侯是個什麼境界的修為?

風欲沒急著回答。他認真嚴肅的盯著城主侯看了好半響,方才偷偷的打了個手勢。這個城主侯是七級武皇。

能打嗎?月千歡又問兩人。

月千歡當然不能讓鎮長滬的如意算盤成功。成功了那也是鎮長滬的好處,對她而言沒有任何好處。一旦這個城主侯受傷,只要他沒死,鎮長滬照樣可以把她推出去頂鍋。

嬌妻撩人:總裁你別追 而失敗了,鎮長滬會毫不猶豫的立馬殺了她,以平城主侯的怒火。所以,月千歡必須搶先下手!這就意味著他們也要對付一個城主級別的蟲族。

不過這城主侯仗著自己實力強悍,來見城主滬,鶴台上竟然只有它一個蟲族。不見其他的護衛,墨九卿他們神識一路查探,可以百分百確定這上面只有城主侯。

墨九卿眼神回答:憑我三人之力聯手,逐一擊破才是最合適的。一旦他們聯手,我們會處於弱勢!

那就先殺鎮長滬,再殺城主侯。

三人眼神對視一眼,紛紛定下這個主意。他們思忖拿定主意時,鎮長滬和城主侯言語越發激烈,隱隱有爭鋒相對的意思。

話鋒一轉,鎮長滬開口說:「城主侯,你要的冰炎丹已經煉製成功了。你是先看丹藥還是怎麼的?」

「不著急。既然你都煉製成功拿過來了,丹藥自然跑不了的。來來,先入宴嘗嘗本城主為你準備的美味佳肴。」

城主侯笑的不懷好意。他說:「鎮長滬,畢竟在你那小小的三十五鎮里,一年到頭是吃不了這些好東西的吧?」

聞言,鎮長滬的臉都扭曲了。有種恨不得分分鐘撲上去撕爛城主侯的蟲臉的衝動!但他最後還是深吸幾口氣忍住了。

他給月千歡他們使了個眼色。紛紛在鎮長滬身後落座,再叫來風欲登場演奏。

鎮長滬一直黑著臉,直勾勾的瞪著城主侯,等它開口說要看冰炎丹的時候。一直等下去,等的鎮長滬都快暴躁了。

城主侯終於開口:「冰炎丹在哪兒?拿過來我看看。鎮長滬你這麼多年都沒煉製出來,怎麼今兒一下子成功了?」

鎮長滬:「那是因為本鎮長得到了一個十分優秀的藥師。君歡上來。」

月千歡上前出列。她低垂著頭,眼帘遮擋住眸中神色。鎮長滬看也不看她,只直勾勾盯著城主侯。他說:「君歡,將冰炎丹獻給城主侯。」

「是。」

見月千歡手中捧著紫檀木的盒子,城主侯眼底閃過興趣。 第3095章

「居然是一個女人!」城主侯驚訝開口。

「女人怎麼了?她能煉製出冰炎丹,就代表她十分優秀!城主侯,你城中可沒有能煉製出冰炎丹的藥師吧?」鎮長滬的語氣幾分得意。

冰炎丹就是他的恥辱!

想當初明明是他擔任城主的。可就是因為他弄壞了一位蟲族將軍的冰炎丹,就被剝奪了城主的位置,降職成了偏遠三十五鎮的鎮長。

其實當初他是被陷害的!要真說弄壞了蟲族將軍的冰炎丹,明明就是眼前這個混蛋城主侯乾的!可他沒有證據無法解釋。更可惡的是,城主侯抓住這個機會,對蟲族將軍說要給他一個記性。

只有當他能煉製出冰炎丹,補足當初蟲族將軍的損失,才有可能再次成為城主。否則,他將一輩子都只是一個小小的鎮長。

冰炎丹根本不好煉製!他廢了無數年的心血和時間,都沒有成功。現在月千歡可以為他煉製出冰炎丹,鎮長滬卻不想就這麼認輸便宜了城主侯。

多年來心中一個有一個毒計,並且將在今日實施成功!

嘴角咧開興奮毒辣的笑容,鎮長滬激動的直勾勾盯著月千歡朝城主侯一步步走近。他唯一不滿的,那就是月千歡走的太慢了!

快點!

再快點!他已經在冰炎丹上面做了手腳,只要一打開紫檀木的盒子,冰炎丹殼子裡面的血魔丹就會激發,然後一瞬間爆炸殺了城主侯!

只要城主侯一死,他就可以替代城主侯的位置,成為新一任城主。而不是要靠他將冰炎丹交給蟲族將軍,再來赦免他。鎮長滬可以發誓,城主侯絕對會搗亂的!所以不如心狠手辣殺了它報仇。

時間一點一滴過的緩慢,又無比讓人緊張迫切。

見月千歡終於走近了。城主侯伸出觸腳來接住紫檀木的盒子,就在萬眾矚目它即將打開紫檀木盒子時,城主侯聽到面前月千歡冰冷的低語。

她說:「禁。」

禁?禁什麼?

錯愕恍惚間,城主侯臉上的表情瞬間僵住了。但仔細看,就能發現城主侯並不是僵住了,而是它被封鎖進了另一個單獨的空間,還被封鎖了時間流速,所以一舉一動都變得無比的緩慢遲緩。

而這不過短短一瞬間。

城主侯看到它面前的月千歡轉身,抬手一把藤蔓匯聚形成的利劍出鞘。月千歡轉身衝出,「動手!」

鎮長滬怎麼也沒想到,月千歡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叛變對他動手!

如果只是一個月千歡,那還簡單根本算不上威脅。可若加上一個墨九卿,再加上一個風欲呢?

墨九卿身為蟲族護衛隊長,就站在鎮長滬身側。月千歡一開口,墨九卿瞬間出擊五指鋒利抓向鎮長滬。鎮長滬大驚,狼狽又倉促的就地一滾躲開。

他憤怒大喊:「蟲族護衛何在?」

「不好意思,你的蟲族護衛已經被我殺了!」風欲抱琴起身,他身影快如閃電難以捉摸。僅僅是一眨眼的時間,所有蟲族護衛護衛全部被風欲殺死。

見此,鎮長滬驚駭瞪大了眼! 第3096章

瞬間殺死他的蟲族護衛,這怎麼可能?可這是鎮長滬親眼所見,不可能作假。看月千歡,墨九卿和風欲一瞬間齊齊衝殺向他,鎮長滬心底陣陣發涼。

他們到底什麼實力?

他以為墨九卿最強,所以讓墨九卿當了他的蟲族護衛隊長。接過說自己會彈奏,當琴師的人竟然更強!

電光火閃間,三人已經逼近,屠刀向鎮長滬。

嘭!

鎮長滬拿出了渾身力氣,所有修為全部爆發!結果仍然無法對抗三人圍攻,極其狼狽,陷而又險的逃開,鎮長滬也顧不得面子,立馬開口朝城主侯求救。

他大喊:「城主侯救我!」

城主侯還被困在另一個空間陷阱里。他緩慢的抬頭看著鎮長滬,城主侯眨了眨眼睛。隨後它動了,似乎在破解空間和時間兩重疊加的陷阱。

月千歡匆匆掃了一眼,一邊掐決加固拖延城主侯破開的時間。一邊全力以赴攻擊鎮長滬。他必須死!

丹田開,武力蜂擁而出,殺招越發凌厲兇殘。

嘭嘭——噗!

墨九卿一腳踹飛鎮長滬,他在半空中像個破布麻袋一樣倒飛出去。風欲緊隨其後,掐決一掌從天而降拍在鎮長滬的胸口。噗的吐血。

鎮長滬落地,月千歡出手。她以空間陷阱為鎖,摺疊幾個空間出現在鎮長滬落地的四周。一旦進入其中,空間陷阱變為空間利刃。嘶啦——撕裂鎮長滬的血肉,清晰可見白骨。

啊!

鎮長滬痛的慘叫,他又驚又懼,死死瞪著月千歡他們大喊大吼:「君歡,君風!月卿!本鎮長不會放過你的!」

月千歡目光冰冷嗜血,她開口:「空間陷阱關不了城主侯多久了。必須三招以內殺死鎮長滬!」

「好。」墨九卿回應。

風欲點點頭,目光如刀。「沒問題!」

三人目光鎖住鎮長滬,齊齊掐決出手。最剛猛霸道的一擊,一招接一招落在鎮長滬身上。最後一招,風欲五指併攏拍出撼天動地的掌!墨九卿和月千歡以劍斬出,驚鴻劍光,殺氣騰騰駭人。

一掌,拍在鎮長滬的腦門上,噗呲鮮血噴濺出,但還沒能殺死鎮長滬。

一劍,穿心而過。

一劍,封喉斷頭。

鎮長滬的頭顱從脖子上滾下來,咕嚕咕嚕的落在地上滾了幾圈。月千歡他們看也不看,立馬轉身沖向城主侯。

而此時,城主侯也破開空間陷阱出來了。

它抬頭看到月千歡他們沖它衝過來,大驚聲音尖銳急切的傳入三人腦海中。它說:「你們的敵人是鎮長滬,他已經死了。我跟你們無仇無怨,你們難道還想殺我?」

無人回答城主侯,答案只有三人雷霆一擊。

城主侯怒了,「看來你們非要和我作對。天堂有路你不走,地域無門你闖進來。找死!」大怒之下,城主侯六隻觸腳爬動,抬起來如尖刀刺向月千歡他們。

沙沙!

側身躲避,月千歡揚手妖藤劍刺出。城主侯看見了,它也必須死!鏟草除根不能留下後患。三人對視一眼,眼底殺意凝聚。 第3097章

然而城主侯可難對付多了。他們廝殺來去,從日升到月落再到日升,三人一蟲族大戰了三天三夜都一直焦灼分不出勝負。

其中城主侯一直處於弱勢,但月千歡他們就是殺不了它!

混戰下去,大家都累的不行。最後城主侯先認輸了,它一步六條觸腳爬動,閃電的拉開足夠遠的距離。光芒一閃,城主侯變作半人半蟲的模樣。

它伸手抗拒:「停下!咱們再打下去也還是分不出勝負,都是在浪費彼此的時間罷了。還有,再打下去鎮長滬的手下見他不回去也會找過來的。還有本城主的人!」

月千歡他們停下,站在城主侯對面冷冷盯著它。

殺城主侯,是因為它看見了。他們可不想鎮長滬的死傳出去,這樣定會招惹來蟲族大軍的追殺。所以,全部殺了斬草除根最妥當。

然而沒想到三人圍攻,竟然也拿不下城主侯。並不是它有多麼厲害,而是城主侯實在會逃,會躲!三人對視一眼,眸光晦澀冰冷。這樣繼續焦灼下來,對他們十分不利。

見月千歡他們都不回答它,城主侯搓了搓手說:「你們都不說點什麼嗎?我們可以商量一下不是嗎?」

「商量?」墨九卿冷笑。

「對!」城主侯點頭,繼續說:「咱們實際上沒有仇怨,犯不著拼個你死我活。如果是為了鎮長滬的死,你們也用不著這樣攻擊我啊!」

聽到城主侯委屈不解的話,月千歡眼底閃過困惑。城主侯的話里還有別的意思!

當即劍指城主侯,月千歡冷冷問:「繼續說!」

「你們該不會不知道吧?蟲族以實力為尊,你們憑自己的本事殺了鎮長滬,就可以替代他的職位,並不會有人因此而怪罪或者追殺你們。否則你們殺的人,他有一個強大可怕的家族體系。」

變作半人半蟲的城主侯,它聳了聳肩看向鎮長滬的屍體說:「然而鎮長滬並不是有身份的人。不過本城主可不一樣!你們要是殺了我,才是真正的死路一條!」

「我們為什麼要信你說的話?你是蟲族,張嘴完全可以靠編。」風欲反駁道。

城主侯伸出手指了指他們腰間的令牌。它說:「你們不信我,看看令牌就知道了!」

月千歡他們並沒有立馬低頭檢查。他們呈三個方向包圍城主侯,警惕凌厲的盯著它,隨後才動動手將令牌抓起來漂在面前。

城主侯說:「你們殺了蟲族護衛還有鎮長滬,信仰點已經到手了不是嗎?這是一個公平的晉級方法,對我們蟲族,對你們外來的普通居民都是適用的。」

這一看,城主侯還真沒有說謊。他們令牌中的信仰點都達到了即將突破一萬的數值。抬頭,月千歡看向墨九卿和風欲,他們從來不知殺死蟲族可以直接獲得信仰點!

「你們看,現在可以相信本城主了吧?還有,你們可以將冰炎丹給我,本城主就當今日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怎麼樣?」

狂戀之孽:高幹子弟囚愛記 「你要冰炎丹?」月千歡挑眉看向城主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