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我們就來比一比悟性吧,希望你不要因那巨大的差距而絕望。」

李宇淡然說道:「靈童體質很了不起么,想讓我不戰而逃你還不夠格。」

冷情侯爺無良妾 被李宇如此嘲諷,凌武旭卻是失望的搖了搖頭:「已經有近百年沒有靈童體質出世,看來世人已遺忘了靈童體質的強大。」

「這回正好讓你們長長記性,那就先拿你來喚醒世人的記憶。」

面對一門天級武技的誘惑,凌武旭相信李宇不可能放棄,李宇也如他所想的一般坐在石刻前,兩人同時開始參悟石刻。

天悲六絕手實際上就是由六門地級武技組成,其分為四門地級中品武技和兩門地級上品武技。

像其中兩門地級中品的武技組合起來,威力便堪比地級上品武技,如此奇功,也算是天地之間少有的了。

李宇也未好高騖遠,他一來便是盯著其中一門地級中品武技天絕拳在進行參悟。

這套拳法所代表的圖案在他眼中慢慢分解,化為了九招,這是天絕拳的九記招式,隨著圖案的演化,這九記招式每一種都化出十二種變化和二十四種變招。

光是天絕拳就一共有三百一十四種變化,每一種變化都足夠氣感境武者細細體會半天的。

只有將這三百一十四種變化都推演完,才可徹底領悟天絕拳,將其化為自身武技。

若是李宇自己來推演這些變化的話,那他真的或許要數天時間才可徹底將之學會,這還是李宇天賦驚人,遠超平常人的結果。

不過武神圖錄的作用在此刻體現得淋漓盡致,手中的數枚靈晶化為靈氣被武神圖錄吸收后,通天武神開始演練天絕拳。

通天武神對拳法的理解直透本源,天絕拳在他手中如同最簡單的拳法。

武神在李宇腦海中演練天絕拳時,每種變化都被他演示得淋漓盡致,李宇瞬間就明白該如何發揮其全部威力。

十幾枚靈晶被吸收,李宇便理解了天絕拳第一招的三十六種變化,此刻時間才過去半炷香時間不到!

一直盯著石刻看的凌武旭突然長身而起,他開始緩慢的揮拳,一拳揮出,便有一種道韻瀰漫開來,他居然已可直指天絕拳的本質,演化出其諸多變化。

與已開始演練拳法的凌武旭相比,李宇卻是盤坐在地死死盯著石刻,似乎正在苦思冥想著該如何修鍊這種武技。

「你看這小子還沒開始入門呢,剛才還在大言不慚要與凌師弟比拼悟性,他恐怕連給凌師弟提鞋都不配!」

「那是自然,凌師弟的悟性絕對冠絕同代,這個小子又算得了什麼,他只是運氣好可與凌師弟同台競技,等下我們就可看到凌師弟是如何碾壓他的。」

「哈哈,想必凌師弟等下領悟了兩三種武技,這小子還在第一種武技上苦思冥想吧。」

「以他的悟性,連領悟一種武技都難,被凌師弟狠狠擊敗之後,他離開武塔也記不起之前參悟的武技,那又何必要逞能。」

凌武旭在眾多雲迦武院學員的關注下,他花費了近一個時辰演練完天絕拳的所有變化,其猛的揮出一拳,便有一道拳印在虛空中劃過,天絕拳的威力被其展示得淋漓盡致。

靈童體質的悟性確實驚人,凌武旭在一個時辰之內,居然真的領悟了一種地級中品的武技,並將其修鍊入門,足以和同級對手交戰!

他再次盤腿坐到石刻之前,開始參悟第二門地級武技大推碑手,似乎是熟能生巧,僅僅用了半炷香時間,凌武旭就開始演練起大推碑手的諸般變化起來。

眼見著凌武旭快要領悟第二門武技,楚風武院的眾武者也緊張起來。

「難道真的就這樣讓雲迦武院的武者將我楚風武院的絕技帶走么。」 www.

若是他真的參悟出其中幾項武技,那百鍊武塔便成全了他,這讓楚風武院的學員怎麼都無法接受。

有武者出餿主意道:「我覺得李宇反正無法領悟任何一門武技,乾脆現在就起身挑戰凌武旭,那樣也讓他無法再繼續參悟天悲六絕手,那可以將我楚風武院的損失降到最低。」

立馬有武者反問道:「若是你有機會參悟天悲六絕手,你會放棄這樣的機會去擾亂別人么。」

那名武者立馬無言以對,要是自己有如此好的機會,絕對是拼盡全力也要參悟其中一門武技。

要知道,一門地級下品武技便可以作為一個大家族的鎮族之寶,足以改變一位武者的命運。

可出乎眾人的預料,在凌武旭將大推碑手的變化推演到接近完成,李宇卻突然站了起來:「是時候大戰一場了!」

女神總裁是我老婆 連凌武旭都驚訝的看向李宇,現在才一個半時辰,距離兩個時辰還有不少時間,李宇居然就要直接開戰。

剛才李宇一直盤坐在時刻面前,連一招一式都未嘗試,凌武旭也認為他不可能領悟到了其中一種武技。

畢竟連地級中品的武技也需要推演其所有變化,怎麼可能坐在地上就完全參悟。

凌武旭十分聰慧,他一下就想到了一種可能:「你是自知無法領悟任何一種武技,所以特意來阻撓我參悟天悲六絕手吧。」

「你倒是有點自知之明和小聰明,可惜沒法如你願了,我已經將天悲六絕手的第二種武技大推碑手領悟出來,你的決斷晚了一點點。」

聽到凌武旭的話,本來佩服於李宇如此選擇的武者紛紛嘆息道:「李宇還是有些優柔寡斷,若是他一開始就果斷挑戰凌武旭,那他連一種武技都領悟不了。」

「李宇現在自己一項武技都沒領悟,又沒影響到凌武旭,還要被其狠狠擊敗凌辱,當斷不斷,不堪大用。」宇文無法也在一旁觀戰,他下了斷言。

周圍不少武者均是同樣的想法,似乎換了他們上去,就會捨棄地級武技,直接挑戰凌武旭一般。

眾人的態度越惡劣,若是李宇敗於凌武旭之手,恐怕他立馬就會身敗名裂,被眾武者指責。

李宇直視凌武旭:「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只是已不用再觀悟這石刻,便也懶得與你在此浪費時間。」

「聽你的意思,你是將天悲六絕手完全領悟了?」凌武旭嘴角戲謔的笑容說明他如此說只是要嘲笑李宇而已。

站在其對面的李宇似乎沒有感覺到凌武旭的深意,他點頭道:「也差不多了。」

武塔在觀戰的眾多雲迦武院的武者們爆出一陣鬨笑聲:「楚風武院真是出了個萬年一遇的天才,用短短一個半時辰,就將一門天級武技掌握,我等真是甘拜下風。」

他們均是譏笑連連,顯然不相信李宇的話:「若是李宇能用出一門天悲六絕手的武技,我就一頭撞死在這。」

就連楚風武院的學員都不相信李宇的話,覺得他太要面子,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如此大話。

凌武旭搖頭道:「那我就打破你的美夢吧,如此所說,是時候結束這場鬧劇了。」

他心頭微微有點遺憾,還剩下半個時辰,他若是全力參悟的話,還是有可能靈武第三種地級武技的。

但卻被李宇硬生生打斷,這讓凌武旭心中也有一股羞惱,此時出手就毫不留情!

天絕人怒!

天絕拳的第一招共有三十六種變化,凌武旭的拳頭在半空中連續顫動,一拳揮出,便有七八種變招蘊含其中,若是對天絕拳沒有深刻理解的話,連這一拳都沒法接下!

「我猜李宇連凌師弟一拳都沒法接下,你看凌師弟這招展現了天絕拳的三分真諦,他用如此短時間就可對天絕拳有如此高的理解,真是悟性驚人。」

「那是必然的,李宇恐怕連一招天絕拳都沒領悟出,要如何抵擋凌師弟的攻勢……」

李宇淡然笑道:「天絕拳施展的變化越多,便越難抵擋,可惜你的這些變招早已被我看破,看我如何破之。」

他踏前一步,拳頭化為一團幻影,同樣施展天絕拳對上凌武旭的拳頭,對方每一次變化,李宇都瞭然於胸,料敵機先的施展變招,兩人連續對轟了七八拳,空氣不斷暴響。

「五、六、七,這是第八種變招了,這已是天絕拳小成的標準了,這兩個人的悟性也太變態了。」

觀戰的眾人只看到李宇的拳法千變萬化,在凌武旭的拳招變化到極限時,李宇卻是再次變招,第九種變招施展出來,凌武旭臉色一變,他勉強跟上變化,最終被李宇一拳轟退。

場外眾人一片嘩然,他們沒想到李宇不僅領悟了天絕拳,看其表現出的掌握情況,其對天絕拳的理解甚至過了凌武旭,如此才能壓制這位靈童。

凌武旭至此才開始正視李宇:「沒想到你對拳法的理解如此深刻,出拳時已隱隱有一股拳意,難怪能將天絕拳領悟到這種程度。」

鐵拳突破至玄鐵境界后,李宇的拳法之中就有了一股所向無敵的氣勢,這便是凌武旭所說的拳意雛形。

實際上很多先天武者也無法在拳法上有如此造詣,觸類旁通之下,領悟天絕拳也是順理成章。

「不過光憑天絕拳這一種武技,你還無法與我抗衡,天悲六絕手最強的一點便在於武技的組合,現在就讓你嘗嘗雙絕合璧的威力!」

凌武旭傲然一笑,他踏步沖向李宇,其一手捏成拳印,另外一隻手則橫推出去。

天絕拳和大推碑手兩種武技同時運用,雙方的威力都有了極大提升,甚至衍生為一種更強大的武技,其威力堪比地級上品!

這便是天悲六絕手的強悍之處,任何兩種武技組合起來,都有著非凡的變化,這也對武者的悟性有著極高的要求,並不是領悟了兩種武技就可用的出來。

李宇以天絕拳與之對敵,即使他對天絕拳的領悟比凌武旭更深,可他仍舊被凌武旭壓著打,連續對轟幾記,他被拍得連退幾步。

凌武旭的雙手陡然達到同一頻率,轟在李宇手臂上,將他拍飛出去,雙絕合璧的威力讓人心驚! 本來李宇單獨以www.

不禁有人問道:「二十年前秦稷忠將軍也通過了武塔五層,他應當也是參悟了天悲六絕手,不知秦將軍當時領悟了幾種武技……」

「據說秦將軍當時差一點點就領悟了三種武技,不過光憑雙絕合璧,秦將軍也足以橫掃眾多蠻族天才,闖下赫赫功績。」

「秦將軍是在對天悲六絕手有了一段時間的研究之後才做到雙絕合璧的,而雲迦武院的小子如此短時間就可做到雙絕合璧,悟性太過驚人,恐怕已過了秦將軍!」

此話一出,眾人均是心頭一震,秦稷忠可是大楚國三十年來最傑出的天才,凌武旭的悟性甚至過了他,眾人難以想象李宇該如何抵禦其雙絕合璧的威力!

凌武旭眼神興奮:「你是個好對手,在你的刺激下,我以更快的度領悟了雙絕合璧的技巧。」

「那你也可以退場了。」

悟性逆天的少年再次出手,兩種武技合一,眼看著李宇就要被凌武旭的雙手撕碎,他終於是動彈了。

李宇的雙手也同時揮出,他的姿勢與凌武旭如出一轍,明眼人都看出來他也是要使用雙絕合璧。

1號傲妻:宮少,別硬來 可凌武旭那是有著絕的悟性做支撐,李宇難道也有著如此逆天的悟性?

就在雙方的手臂即將對轟在一起時,李宇身上冒出一道金光,一道怒目金剛的虛影在李宇身後升起,其伸手一指點出,刺破空氣帶著劇烈的呼嘯聲落向凌武旭。

「怒佛指!」有人驚呼道。

楚風武院的幾位傳功長老也認出了這道絕技,其正是天悲六絕手上記載的一種絕技,是兩種地級上品武技中的一種!

林風華喃喃自語道:「怒佛指需有龐大堅毅的精神意志才可領悟,李宇將其施展出來,那加上天絕拳和大推碑手,三種武技組合起來……」

「這是三絕手!」

天悲六絕手的六種武技可組合使用,兩種武技組合的雙絕合璧威力絕,而三種武技融合在一起便是三絕手,其威力更是躍升到地級極品武技的程度。

可三絕手也必須要以一種地級上品的武技為核心來施為,其遠遠不是雙絕合璧可以比擬的。

在凌武旭震驚的目光中,李宇成功使三種武技合一,三絕手一舉擊潰凌武旭的雙絕合璧,將他打得吐血倒飛出去。

在武塔附近響起了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所有人均是震驚的看向李宇。

他居然不僅領悟了三種武技,還可將其組合起來用出三絕手,那豈不是代表著李宇的悟性比凌武旭和秦稷忠都要強!

重傷加上精神上的重大打擊,凌武旭落地之後便萎靡下來,他不可置信的看著李宇:「你居然……從石刻中領悟了三種武技,你的悟性怎麼可能這麼強!」

和親俏尼妃 在自己最擅長的方面被李宇擊敗,凌武旭十分不甘,他死死盯著李宇,想看出其到底是憑什麼擊敗自己的。

出乎凌武旭的預料,李宇並未如何自傲,而是搖頭道:「武道一途,可不止是靠悟性就可登臨巔峰的。」

「就算是在兩個時辰內參悟了天悲六絕手六大絕技的天才,也需要堅定的武道意念才行。」

實際上李宇也並不是完全靠自身的悟性參悟了三項絕技,他在剛剛一個半時辰內,可是消耗了近千枚靈晶,通天武神可謂是將天悲六絕手推演透徹。

如此,李宇才能參悟三項武技,更是可用出三絕手,其他三門武技也被刻錄在武神圖錄之中,留待他以後再來修習。

塔靈適時出現,他淡然的看了一眼李宇兩人:「此次對戰李宇獲勝,可登臨英傑石碑最頂端。」

在武塔外楚風武院和雲迦武院的諸多武者關注下,李宇留在英傑石碑上的名字一下衝上了英傑石碑的最頂端。

這代表著李宇的天賦和潛力已可和秦稷忠等絕世英才相媲美,特別是有著凌武旭這位靈童體質的天才的襯托,他此次通關武塔五層可謂是含金量十足。

等李宇從百鍊武塔內走出,楚風武院的學員們紛紛以敬佩的眼神看著李宇。

「剛才我還懷疑李宇的天賦和悟性,現在我只能說我是大寫的服字,此等天資,絕對可帶著我楚風武院再創輝煌。」

「我也是瞎了狗眼,我還以為李宇悟性太低,原來他剛才盤坐著觀悟石刻,實際上是早已對其了如指掌,要是我有他三分之一的悟性,現在也絕不止如此境界。」

「六院比武即將開始,有李宇在此,我們楚風武院定可在新秀挑戰賽中獲得優勝!」

還有一部分學員則看向雲迦武院那邊:「雲迦人,你們這下該死心了吧。」

「就憑你們,跟我們楚風武院的天才相比不值一提,以後還是乖乖的回雲迦國待著吧,別來丟人現眼。」

「就是,我們歡迎過來友好切磋的武者,但不歡迎故意來搗亂的傢伙!」

之前雲迦武院的學員對己方多方嘲諷,凌武旭與李宇比拼悟性時,他們更是說了不少難聽的話語。

現在李宇狠狠的打擊了雲迦武院的士氣,楚風武院這邊總算是揚眉吐氣。

等李宇轉頭看向雲迦武院的學員時,他們早已帶著凌武旭離開,恐怕後面一段時間他們都會消停下來,不敢再挑事。

「李兄的天資真是讓我佩服,或許有一天你真的可成長為比我叔叔還厲害的人物。」秦素雅從人群中走出來。

她的一雙美眸之中泛著光芒,秦稷忠是她最崇拜的人物,可李宇的表現卻幾乎將她折服,這個男人在她心中的地位已上升到可與她叔叔相提並論的程度。

木奕也從百鍊武塔中退出,她同樣緊緊盯著李宇看:「李兄,你剛才那句話真是讓我受益匪淺。」

「任何武者,都需要有堅定不移的武道信念,才可最終登臨武道巔峰。」

「甚至相比悟性、天賦等因素,武道信念或許才是決定一個武者最後成就的最重要原因。」

三位少年少女相對而立,一個充滿魅力的嗓音響起:「看到你們幾人,我便能預感到我楚風武院定能迎來一個盛世。」

李宇轉頭看去,紫月華身穿紫色衣袍正緩緩走來,兩條紫色絲帶在她身後飄飛,讓她如謫仙降世。

紫月華的目光最終落在李宇身上:「李宇,我要帶你去一個特殊的地方,那裡有一場戰鬥在等著你。」 見李宇露出疑惑的表情,紫月華並未馬上解釋,而是轉身示意他跟著自己走。【零↑九△小↓說△網】

李宇只好跟秦素雅還有木奕打了一聲招呼,他快步追上紫月華,兩人走到月華洞府附近,這位副院長才開口。

「我本欲在你突破到氣感一層后帶你前往百鍊武塔,讓你挑戰武塔五層。」

「在我的計算中,你應當有五成機會登頂英傑石碑,我可藉此機會以更大力度培養你。」

紫院長又轉身一瞬不瞬的看著李宇:「可我沒想到你居然在煉體九層就可通過武塔五層。」

「還是在與凌武旭比拼悟性的情況下完成這一壯舉,你的潛力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李宇淡然一笑:「若不是在雲迦武院的逼迫下,我或許也不會如此高調的登頂英傑石碑。」

見李宇不驕不躁,紫月華不禁滿意的點點頭:「心性不錯,並未因達到和秦將軍並列的成就而驕傲自滿。」

「我將你帶來,是因為有眾多外族在通靈界中擺下了百勝擂台,要橫掃我人族武者,折損我等的臉面!」

百勝擂台是通靈界中的一種特殊武鬥台,擂主可接受任意武者的挑戰,只要達到一百連勝,便可獲得百勝成就,同時得到通靈界的獎勵。

外族武者居然在通靈界之中擺下百勝擂台,那便是專門為打人族的臉面而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