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風之錘!」

龜山見人身上閃爍微光,空氣突然颳起一陣狂風,形成一把巨錘,橫空而出,出現在了青幫的古武高手身前。

「嘭!」

空氣震顫,青幫的古武高手身軀一震,只感覺身體被一把重鎚擊打了一般,身軀凹陷下去,整個人向後倒飛而出,撞擊在了後方的牆壁上面,嵌入其中。

牆壁都承受不住這股強大的衝擊力,以他所在位置為中心,迅速的龜裂開來。

一招,秒殺!

「不好!」

洪門的古武高手見狀,雖然手中的長劍已經斷了,但是地上還有剛才不少血手幫的人馬掉落的開山刀。

他腳尖一提地上的一把開山刀,握在手中,寒意爆發,手持開山刀朝著前方的龜山見人便是劈落。

一道刀芒破空而出朝著龜山見人衝擊了過去。

「雕蟲小技!」

龜山見人冷哼一聲,對於兩個手下敗將,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裡。

單手一拂,狂風呼嘯,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道屏障,直接將劈殺過來的刀光給格擋了下來,同時,刀光以詭異的角度原路返回了過去。

「嗯?」

一切發生的太快了,洪門的古武高手急忙用手中的開山刀再次劈出一道刀光,想要將其阻攔,可是經歷過反彈的刀光威力似乎更加的巨大,直接將刀光劈碎,刀光如同星光橫掃而來,將他手中的開山刀劈斷,同時,他手持開山刀的那條手臂也挨了一刀,轟然炸裂! “當然可以,我這人最信守的就是誠信!當初我就說過,這要你幫我將郝大寶獲得力量,我就會放你走的!”胡籽笑道。

“其實這也不是我的功勞,煉製詛咒之子的方法在很久之前就已經研究出來了,我只是借鑑而已,最關鍵還是這小哥身上帶着龍骨這樣的稀少寶物,吸收鬼潮中的鬼物纔會這麼輕鬆,煉製詛咒之子的過程也沒有什麼困難!”老者客氣道。

“龍骨?確實有這方面的原因,但是你也是功不可沒啊!”

胡籽笑道,轉頭看向郝大寶,卻發現郝大寶皺起眉頭,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那,那沒什麼事情我先走了!”老者猶豫道。

“這麼急?難道你是想還想去輪迴碎片碰碰運氣,想要奪取那七葉還魂草不成?”胡籽輕笑道。

老者猶豫片刻道:“胡籽,我在貴族學校當教授已經三十幾年了!現在已經有九十來歲了!年輕的時候,做了太多的實驗傷害了靈魂,現在想要轉化爲鬼體也非常的困難,只有現在靠七葉還魂草才能多活幾年了!”

“恩!你們科學狂人的事情我倒是聽說過,不過不是聽說你們都是相信科學的力量麼?怎麼還相信七葉還魂草這麼迷信的東西?”胡籽道。

老者嘆息道:“什麼科學?什麼迷信?在生死麪前誰還考慮那麼多?只要能在這個操蛋的世界中多活幾年就算是賺到了!況且有着蘭天在,我們就算是想死也死不安心啊!”

“蘭天?蘭校長?他怎麼了?”一旁側耳傾聽地郝大寶突然開口問道。

“恩?你認識他?”胡籽好奇道。

“不認識,但是聽說過!”郝大寶說道,腦中閃過曾經康惠和他說過的事情。

“哦?聽過?聽過什麼?”胡籽來了興趣。

郝大寶偏過頭去,冷聲道:“蘭天,貴族學校校長!貴族學校第一人,實力深不可測!貴族學校的一切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說的大致沒錯!蘭天確實是恐怖的存在!”老者嘆息道:“本來在貴族學校中像我一樣對七葉還魂草覬覦的人不在少數,比如禁地中的那幾位,還有我們一起的幾名老友,但是在寒衣節之前他們都被蘭天警告,所以根本不敢參加鬼娃娃的遊戲!”

“我本身也是考慮再三才決定參加這次活動,本身也是冒了很大的風險的,說不定寒衣節結束後,我就會被蘭天。。哎~”

最後的話老者沒有說出來,只是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息聲,但是卻讓胡籽和郝大寶眉頭微微皺起,顯然感受了蘭天的恐怖。

三人沉默一會兒後,老者搖搖頭,道:“算了,還是不說了!從剛纔的震動來看,鬼門關已經開啓了,所以我就先走了!至於胡籽,我勸你一句,還是好自爲之,最好不要和蘭天硬碰硬了!”

胡籽擡頭看着老者輕笑着點點頭,郝大寶臉上一片凝重。

老者轉身離去,剛走了兩步,猛然發出一聲慘叫聲。

郝大寶愣了一下,擡頭望去,神情不由一呆。

“胡籽,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之前你說好了不殺他的!”

郝大寶看着倒在地上老者的無頭屍體和胡籽手中滴血的頭顱,憤怒的喊道。

“你覺得我有必要回答你麼?”胡籽嗤笑一聲,將手中的頭顱扔到一邊。

頭顱在地上滾了幾圈後,一雙怨毒地眼睛瞪着郝大寶,郝大寶不由打了個寒顫,身上的龍紋又開始波動起來。

“如果你想爲了一個陌生老頭想要和我打一架,我當然不介意,只不過希望我們趕到輪迴碎片的時候趙小川還活着。”胡籽眼中紅芒一閃,冷聲道。

“你什麼意思?”郝大寶一愣,問道。

“什麼意思?”胡籽冷笑道:“你已經吸收了大部分鬼潮中的鬼物煉製成了相當於詛咒之子的體質,擁有了強大的力量!這說明鬼潮已經開始,輪迴碎片已經開啓了!”

“你的好兄弟趙小川在我剛纔感應的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很有可能,他已經進入了輪迴碎片!”

“什麼?小川已經進入了輪迴碎片?”郝大寶驚叫一聲,但很快目光掃到了地上的老者的屍體,眉頭又皺了起來。

“哼!我現在就要去輪迴碎片,你去不去?”胡籽看着郝大寶的神色,冷聲說道。

“去!”郝大寶做出了決定,但卻憤恨地瞪着胡籽,一字一句道:“胡籽,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我等着!”胡籽冷聲回道,轉身走去。

郝大寶一愣,喊道:“你去哪裏做什麼?青之炎的光芒是從那邊發出的!我們應該朝那個方向走!”

“別廢話!跟我走就是了!”胡籽頭也不回的說道。

郝大寶氣極,目光在兩個方向上徘徊了一會兒,咬咬牙,向着胡籽的背影追去。

“胡籽,你最好不要騙我,不然。”

“哼!殺了我?你有那個本事麼?”

兩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黑暗中,相互吵鬧的聲音也漸漸消失遠去。

另一邊,青之炎構成的巨爪將詛咒之子抓進鬼門關後,將他們帶入一個七彩的空間中,便消失不見。

詛咒之子們依然被黑霧籠罩,好像十個巨蛋靜靜地漂浮在空中。

不知過了多久,那十枚巨蛋輕輕一顫,像是活過來一般,然後有九枚巨蛋化作黑霧籠罩的人形出現在場中。

這九人相互對視片刻,慢慢後退,緊接着同時轉身,向着遠處竄去,只留下一枚巨蛋飄浮在空中。

當所有人形黑影消失不見後,那枚巨蛋也輕輕一顫,幻化爲人形,左顧右盼地打量着周圍。

“這裏是什麼地方?我不是和凌風他們在一起靜靜等待着輪迴碎片的開啓麼?還有那青色火焰巨人呢?”

那人緩緩轉頭,喃喃自語,眼神中佈滿了疑惑,同時在周圍七彩光芒的照耀下顯現出了他的臉龐。

這人正是失蹤多時的剛剛清醒過來的趙小川!

趙曉春思考片刻後,依然得不到半點頭緒,開始嘗試着溝通體內鬼璽裏的葉楓和第九世,卻驚訝的發現根本沒有半點回應。 青幫和洪門的古武高手再次出手,都是被龜山見人輕鬆地阻攔了下來,並且付出了血的代價。

向後退去的杜天明和洪秀波看到這一幕,雙手握拳,指甲更是陷入肉中,而不感覺疼痛。

「可惡!」

杜天明和洪秀波眼睛都紅了。

長這麼大,這兩位青幫和洪門的太子爺第一次覺得這麼深深的無力。

可是,面對龜山見人這樣的高手,他們真的沒有任何辦法。

同時他們也清楚,那兩位古武高手是為了讓他們能夠活下去。

「秀波!走!等我們回去,一定要讓血手幫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杜天明壓抑了心中的滔天怒火,近乎嘶吼道。

「我洪秀波發誓,一定要將血手幫碎屍萬段!」

洪秀波也有些情緒失控。

「現在就剩下你一個人了!」

龜山見人看著受傷的道將行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神色道。

「呵呵,你想要殺道爺沒有那麼容易!」

道將行冷笑一聲。

他知道自己不是龜山見人的對手,但是這種時刻,氣勢不能夠輸,該怎麼展現自己就該怎麼展現。

「是嗎?那我今天就讓你見識下我們神忍的厲害!你們夏國的古武者,真的不堪一擊!」

龜山見人見這個時候道將行還在嘴硬,臉上更加的不屑,全身氣勢滔滔,好似王者出擊。

「殺!」

道將行知道自己退無可退,只有拚死一搏。

手持酒葫蘆,丹田中的勁氣注入到酒葫蘆之中,酒葫蘆表皮上閃爍出神秘的符文,光輝胤胤,散發出強大的威勢。

「呵呵!」

龜山見人看了眼道將行,面對道將行的主動出擊,他沒有多大的壓力。

神忍的力量遠不是道將行能夠揣測的,神忍可是就相當於夏國是化勁之境的大能了。

一個暗勁後期的古武者根本就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嘭!」

龜山見人衝上前,一拳頭朝著呼嘯而來的酒葫蘆打了過去。

拳頭砸在了酒葫蘆上面,酒葫蘆都已經變形了,但是卻硬生生地抗下了龜山見人這一拳。

卸掉力道,酒葫蘆再次恢復了正常的形狀。

龜山見人見狀,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這東西倒還是個好玩意兒!能夠承受住我的一拳,我要了!」

龜山見人沒有想到道將行的酒葫蘆會是一個寶物,見獵心喜,臉上笑意更甚,彷彿道將行手中的酒葫蘆已經烙印上了他的名字。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本事了!」

道將行知道自己不是龜山見人的對手,但是秦穆然已經向著這邊趕了過來,能夠多托住他一會兒,就是一會兒。

杜天明和洪秀波的身份都在那裡,若是他們兩個出事了,青幫和洪門不僅會將怒火發泄在了血手幫的身上,同時,對於龍鱗也會更加的怨恨。

所以,他們兩個人絕對不能夠出事。

「好!那我就將你的骨頭抽出來,一根一根打斷,讓你親眼看著自己死亡!」

龜山見人感覺自己的威信遭受了挑釁,眸中寒光一閃,滔天的威勢向著道將行碾壓了過去。

道將行感覺喉嚨一甜,隨後一口逆血噴了出來。

實力堪比化勁大能的神忍,光是氣勢就不是暗勁之境能夠比擬的。

估計,整個夏國也就只有秦穆然這麼一個妖孽能夠做到在暗勁的時候就能夠對抗化勁不敗。

「老大啊,你快點趕過來啊!」

道將行在心中暗自祈禱,希望秦穆然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到來。

「媽的!道爺我拼了!」

道將行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眼中閃過一抹堅定,哪怕他今天死在這裡,都要讓杜天明和洪秀波先離開!

「不自量力!』龜山見人看著道將行,眼中閃過輕視,一拳轟出,道將行龐大的軀體直接被打飛了出去。

「咳咳咳!」

道將行咳嗽了幾聲,艱難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看著龜山見人,眼睛已經紅了。

身上受的傷已然不輕。

哪怕是神忍的隨意一擊,那種攜帶的毀滅力量都是不容輕視的。

一次被打飛出去,道將行又站起來,可剛剛站起來,卻又是被龜山見人給打飛了出去。

一口接著一口的鮮血吐出,道將行的眼睛都已經迷離了起來。

他感覺雙眼皮尤其的沉重,想要睜開,可是卻不知道,怎麼都提不起力量來。

此時的他已經身受重傷,但是能夠讓他一次接著一次站起來的,全是毅力。

他知道自己不能夠倒下,他知道自己要撐著等待秦穆然的到來!

「呵呵,還真的是打不死的小強啊!不過現在,到此為止吧!我也玩膩了!」

龜山見人眼中滿是輕蔑,在他的眼中,道將行就是隨時可以踩死的螞蚱,不過現在,他玩膩了,該終結這個螻蟻的性命了!

「風龍咆哮!」

龜山見人雙手合十,迅速捏印,手訣變化,在他的身邊,颶風陣陣,一條風龍再次橫空而出。

「殺!」

龜山見人一指點向道將行,風龍咆哮著,翻滾著,朝著道將行沖了過去。

「老大,我儘力了!」

道將行已經徹底撐不住了,他的臉上帶著一抹解脫的笑容,無力抵抗,雙眼緩緩地合上,等待死亡。

「師尊,對不起了,徒兒來世再給你養老送終!」

道將行口中呢喃著,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力氣了。

「嘭!」

突然,一股狂暴的氣息從道將行的後方傳來,風龍咆哮朝著道將行殺去,但是,卻在快要觸碰到道將行的時候,被一隻手臂牢牢地控制住。

五指合攏,風龍在他的掌心中被轟然崩碎!

「我的兄弟,你沒有資格殺!」

秦穆然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在了道將行的面前!

他目光陰寒,殺氣滔天,若不是自己來的及時,恐怕道將行就徹底成為一具屍體了!

「老大,你來了?」

道將行聽到熟悉的聲音,臉上露出一道笑容,隨後全身的力氣彷彿在剎那抽空,雙腿一軟,倒了下去。

「小道!」

秦穆然連忙扶住道將行,一道勁氣順著掌心打入到了他的體內,護住他的五臟六腑,維持身體的機能。

他受傷實在是太重了,不過,現在最主要的,是要將眼前的龜山見人給解決掉! 趙小川又在心中嘗試着聯繫了兩人一遍,但得到的還是失望。

猛然間他眼中一亮,想到一件很重要的問題,連忙調動起體內的力量。

片刻後,他長舒一口氣,自語道:“雖然和葉楓他們斷開了聯繫,但是卻還可以溝通鬼璽的力量,而且不知火也完全沒有什麼問題,這算是不幸中萬幸了!”

說完後,趙小川有沉思一會兒,確定確實如他所想之後,擡頭打量着周圍的一切。

七彩的空間,迷濛的色彩,周圍的一切顯得神祕莫測,帶給趙小川一種詭異的感覺。

“這種感覺真是太糟糕了!”

趙小川環顧四周,低聲咒罵一聲,調動了體內的黑羽。

“啪~”

黑羽猛然打開,在空間中發出一陣顫音,趙小川愣了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