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還用問嗎,我當然是吳宇得女朋友。”王悅悅得意洋洋道。

漂亮女生卻冷哼:“我知道你是誰,你就是那個一直對我們家吳宇死纏爛打得王悅悅嗎,吳宇早就跟我說過你,說怎麼怎麼煩你,你說你,怎麼還這麼不要臉,一個勁往上貼。”

王悅悅只是笑:“是嗎,那你問問吳宇,是討厭你還是討厭我?”

“吳宇,你說,你討厭不討厭她?”漂亮女生問到。

吳宇面色清冷:“悅悅是我得女朋友,是我這一輩子最心愛得女人,我怎麼可能討厭她。”

“你說什麼?”漂亮女生不敢置信:“她是你女朋友,她是你最心愛得女人,那麼我呢,跟你整整找了七年對象,準備一畢業就結婚的我,到底算什麼?”

我一愣,吳宇居然還有一個談了七年的女朋友,還準備一畢業就結婚?

“我不認識你。”吳宇根本不再看一眼漂亮女生,而是寵溺的將王悅悅摟在懷裏,好像王悅悅一不小心就會融化似的。

“王悅悅,你到底對吳宇說了什麼?”漂亮女生聽到吳宇的話,憤怒的要打向王悅悅。

啪!

不等漂亮女生觸及到王悅悅,吳宇一個巴掌狠狠的落在漂亮女生臉上。

漂亮女生沒了反映,就那麼直直的看着吳宇:“你打我,吳宇,你居然爲了這個女人打我?”

清晨的陽光落在漂亮女生和吳宇之間,我驀然睜大了眼睛,可不等我看清楚,吳宇已經放下了手,冰冷的對漂亮女生道:“你要是敢再傷悅悅一根毫毛,我就殺了你。”

漂亮女生直直的看着吳宇,最後笑了:“好,好,吳宇算你狠。”說完,漂亮女生轉身離開,只是在她轉身的瞬間,我看見她淚流滿面。

我不禁心疼,但更多的是我剛剛看見的畫面,剛剛在陽光下,我好像看見有什麼東西在吳宇的手和漂亮女生的臉之間,好像是被牽扯出來,粘住了,可是又好像根本就什麼都沒有。

“你在什麼?”突然,一個詭異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我被嚇的驀然回頭,卻發現,王悅悅和吳宇不知在什麼時候竟來到了我的背後。

“嗨。”我僵硬着臉打招呼,畢竟這樣偷聽別人講話是不禮貌的。

王悅悅整個人依靠在吳宇身上,兩個人神情親暱,就跟是一體嬰兒一樣,根本讓我無法想像,幾天之前,吳宇還是拒絕過王悅悅的。

“顧蘇,你還不抓住他嗎?”王悅悅湊過來,輕聲詭異道。

“誰?”我的後背隨着王悅悅的靠近,竟全是冷汗。

“穆言。”

我一下子愣住,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

“顧蘇,你要是再不抓緊,穆言可就要跑了哦!”王悅悅勾着濃郁的笑離開了。

一直等到兩個人消失不見,我才驀然發現,我剛纔竟緊張到忘了呼吸。

我不知道王悅悅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更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怎麼知道我暗戀穆言的,但她的話卻根深蒂固的在我腦子裏來回旋轉。

穆言!

我不禁看向穆言,白色的襯衫,高大的背影,乾淨清晰,還透着溫暖。

我喜歡穆言微笑,最喜歡最喜歡,每次只要穆言對着別人微微的笑,我的心就跟融化了一樣,只是可惜的是,穆言從來沒有對我笑過,我多麼希望穆言能對着我笑一次,只要一次就好。

突然,穆言回過頭,乾淨儒雅的面龐竟對着我笑了。

啪!

我激動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腦子一片空白。

但站起來之後我才悲劇的發現,原來現在正在上課,我一下子窘在原地。

“顧蘇同學,這道題目你會?”數學老師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看着黑板上那些天馬行空的數字,僵硬的曬笑:“不會。”

“不會,你站來幹什麼?”數學老師有些不耐。

“我,我就是想告訴您,我不會。”我一下子語無倫次。

哈哈哈!班上的同學一下子鬨笑起來,我的臉一片通紅,老師瞪了我一眼:“還不坐下。”

我趕忙坐下。

“顧蘇,你這個白癡幹什麼啊?”林靜寫紙條過來問我。

我告訴她,我剛剛看見穆言回頭對我笑了。

林靜收到我的紙條,不停的對我翻白眼,最後回過來,說我瘋了。

下了課,林靜走過來:“顧蘇,我發現你這兩天神神道道的,該不會是病了吧。”

我撇撇嘴:“你才神神道道的。”

“該不會是因爲這兩天江昊天不在,你得相思病得的吧。”林靜腦動大開。

我:“…….”爲什麼不是江昊天不在,把我高興壞了呢。

林靜點點頭:“肯定是這樣。”

我無力的翻白眼。

“對了,你剛剛上課胡說八道什麼呢。”

“沒有啊,我就是突然看見穆言回頭看我了。”我老實說。

“不可能。”林靜斷然否定。

“真的好不好,我親眼看見的。”我非常肯定。

“我就坐在穆言後面,他有沒有回頭看你,我會不知道。”林靜鄙視。

我看着就在穆言後面的位子,一下子愣住了,是啊,林靜是坐在穆言身後的,有什麼看不到的。

“林靜,你真的沒有看見穆言回頭對我笑?”我不死心的繼續問。

“廢話,我還會騙你不成。”

我點點頭,也是,林靜從不會因爲這種無聊的事情騙我,一般重要的事情她纔不讓我知道。

“但是我真的看見了。”我回想起剛纔穆言對我的微笑,那種溫暖的感覺,異常清晰。

“那一定是你在意淫穆言。”林靜想也不想。

我:“……”

沒有了江昊天的惡意拉仇恨,一天很快就過去了,但如果沒有如期在校門口等我的周管家,我想一起會更完美。

“周管家等一下,今天我想先去個地方,再回去。”

“好的少奶奶。”

車子在一幢嶄新干淨的房子前停下,可我清楚看見,當車子停下的瞬間,往來來的行人都用詭異的目光看着我們的車,好像我們做了絕對不能做的事情。

“周管家謝謝你。”我下車走到門前按門鈴,但怎麼按,裏面都沒有人。

往來的行人們形色沖沖的離開,而離開前更用詭異的目光看着我。

我皺眉,難道王小月家出事了?

“王小月?”門鈴按不響,我索性用喊的。

突然,一個年老的老爺爺一把將我拉到了旁邊:“小姑娘,你居然敢敲他們家的門,瘋了吧。” 我一愣:“老爺爺,爲什麼我不能敲他們家的門?”

“你不知道?”老爺爺震驚的看着我。

“知道什麼?”我莫名,有什麼東西是我必須知道的嗎?

老爺爺的臉色在一瞬間變得凝重,將我又往後拉了拉:“那戶人家的女兒啊,一天晚上,把她的父母都殺了。”

“什麼?”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那手法極端的殘忍。”

王小月那楚楚可憐的模樣浮現上我的腦海,雖然我對她只見過幾面,但王小月給我的感覺,根本不是這樣瘋狂的女人啊!

“我們所有人都奇怪,那家的女兒,我們也都知道,是個素來性格溫和的女娃娃,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她有神經病。”老爺爺看出我心中的疑惑,給我解釋。

“神經病?”我覺得我完全不能跟上老爺爺的思維。

老爺爺點點頭:“現在被送進第一神經病院了。”

一直到老爺爺離開,我都沒有從這個突入奇來的消息中恢復過來。

“少奶奶,我們該回去了。”周管家過來提醒我。

我這纔回過神來,跟着周管家回江家。

“蘇蘇,你可算回來了,想死媽咪了。”江媽媽一看見我就高興的把我抱住,我環顧四周,卻根本沒有發現江昊天。

江媽媽狡黠一笑:“昊天有事沒有回來。”

我下意識的收回視線,江媽媽笑道:“蘇蘇是想昊天了對不對!”

“我沒有。”

“好好,沒有想沒有想,來來,快吃飯吧。”江媽媽帶着我去吃飯。

吃過了飯,被江媽媽拉着聊了許久,江媽媽終於放我上樓休息,只是,當我回到臥房,我竟覺得安靜過了頭。

這纔想起,是因爲蛇妖不在,以往蛇妖在的話,根本不會讓我如此安生。

對啊,現在蛇妖正是要報復我的時候,怎麼就不見了。突然,花翹的話浮現在腦海,她說蛇妖現在正在受煎熬?

我蹙眉,煎熬,蛇妖現在真的在受煎熬嗎,如果是,又是在受什麼樣的煎熬,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我想着想着,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過來我發現,沒有江昊天的時間,真的過的非常的快,一轉眼就可以下課回家了。

我一出校門,驚奇的發現,周管家居然沒有來接我,但我仔細一想,才驀然想起,今天是週五,所以下課時間提早了一節課,所以才能錯開來。

這般想着,我正準備高興的回我那許久未回的小窩,但走到一半,想起王小月,雖然我跟她是根本不認識的陌生人,但總感覺她身上有什麼東西正在吸引着我。

於是,我就去了第一神經病院。

“對不起,請問你找哪一位?”門口的護士攔住我,不讓我進去。

“我找王小月。”

“你是——”護士上下掃視我。

“我是她的表妹,來看她的。”我心虛的撒了個慌。

“你是她表妹?”

我點頭。

“那你跟我來吧。”護士帶着我往裏面走去。

嘈雜的聲音充斥着我的耳膜,走廊上,房間裏,都有各色的人在大喊大叫。我跟着護士轉了個彎,穿過一個花園,突然,整個廊道都變得寂靜無比,陰森森的氣氛將所有都籠罩着,而我後面不斷有寒氣襲來。

“這個房間就是。”護士在最後一個房間停下,拿出鑰匙往裏開。

突然,我的腦袋一疼,我本能的彎腰捂住腦袋:“好疼啊!”

“這位小姐,你怎麼了?”護士問我。

我茫然的擡起頭,看着眼前的護士,搖搖頭。

“沒事就好。”突然,護士猛然想起什麼,問我:“這位小姐,你在這裏幹什麼?”

我在這裏幹什麼?我問我自己,可我卻根本回答不了她,有一種錯覺,我好像將什麼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但卻什麼都想不起來。

“這裏是病房中的,閒人是不能進來的,這位小姐,還請你立刻出去。”護士不客氣的下逐客令。

我點點頭,但在護士將病房的門關上的時候,我卻驀然看見有一個娃娃在牀腳邊。

砰,護士關上門,將我的目光拉了回來,我跟着護士離開了病房區,但一直等我走出醫院,我都想不明白,我爲什麼會出現在在一個神經病院。

甜寵蜜戀:覃先生,別撩我 “哎!”我不禁嘆了一口氣,看樣子是年紀大了,這麼快就把自己做過的事情給忘記了,以後恐怕很容易得老年癡呆症啊!

相比於老年癡呆,我更驚訝得發現,沒有蛇妖得日子刷刷得過去,不知不覺中竟已經有一個月了,但江昊天竟還沒有回來。

“顧蘇,你得口水流下來了。” 夜微涼:美人千面暗香襲 突然,林靜在我耳邊說道。

我下意識得趕忙擦,但發現被林靜戲弄了。

“在想江昊天吧,看這幾天把你相思得,整個人都瘦了一圈。”林靜嘖嘖得搖頭。

萬靈城主 我:“……”我昨天還撐了,明明還胖了五斤,這段時間江媽媽把我喂得跟豬一樣,想不胖都難,還瘦了?

“林靜,你眼睛該修了。”我認真得建議道。

“滾。”林靜簡單粗暴得送我一個字。

“悅悅,小心燙,慢着點吃。”突然,一個溫柔到溺死人得聲音從旁邊傳來。

我和林靜本能得回頭去看,就看見在學校得長椅上,吳宇正在喂王悅悅吃東西。

“真是造孽啊!”林靜感嘆着搖頭:“這天天這樣也不嫌惡心。”

“怎麼了?”這幾天我也沒注意王悅悅和吳宇得事情,怎麼感覺兩個r好像哪裏不一樣了。

“你不知道?”林靜一幅我是文盲很可怕得樣子:“他們兩個現在可是我們學校得模範情侶,一天二十四小時膩糊在一起,從沒見他們分開過。”

“一天二十四小時?”我看着不遠處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得兩個人,這一天二十四小時得黏糊在一起,還能這麼親熱,也是不容易啊!

“少奶奶,我來接您回家。”周管家準時準點得出現在學校門口,以至於被這樣準時準點摧殘了一個多月得我,現在看見周管家都能微笑面對了。

“看看,就算江昊天不在,他對你還是上心得,你就好好把握,知道沒。”林靜抓着我的手,小聲的囑咐道。

我曬曬的笑,也不反駁,天知道,我要是敢反駁林靜大人的話,下場一定會很慘。

不過,這一個月以來,我的生活是前所未有的平靜,沒有蛇妖,沒有嚇人的鬼怪,就是連困擾多年的春夢也消失了,跟正常人完全是一模一樣。

每天就是上學,江家,兩點一線,生活規律作息條條有理。

“顧蘇,你這兩天怎麼這麼美啊!”午飯後,我跟林靜走在學校裏的林間小道。

我摸摸臉:“有嗎?”

林靜點頭,壞笑着湊過來:“是不是因爲天天晚上有江昊天的滋潤啊!”

我:“……”

突然,林靜停住腳步,神情奇怪,我被她的樣子弄的莫名其妙:“你怎麼了?”

“噓!”林靜對我噤聲,然後四下裏探望。

我被她的樣子着實給好奇道了:“到底怎麼了?”

林靜回頭看我:“難道你不覺得少了點什麼嗎?”

我學着林靜的樣子四下裏看,但石頭花木都在根本沒有少——

突然,我的思維頓住。

“王悅悅和吳宇。”我跟林靜異口同聲道。

“對啊,平常他們兩個一吃完午飯就在這裏膩彎,怎麼今天不在。”林靜非常奇怪。

我撇撇嘴:“好了,或許他們換了個地方親密。”

林靜點點頭:“有道理。”

我跟林靜往教室走去,王悅悅迎面走來,我跟林靜都傻住了,林靜用力的抓我的衣服:“居然,居然是一個人。”

我也震驚的看着王悅悅,不應該啊,怎麼能是一個人呢,這吳宇和王悅悅可是跟連體嬰兒一樣,一天二十四小時形影不離,但現在居然沒有看見吳宇? 狐朋仙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