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各種拍馬屁,此起彼伏,熱鬧了好一會。

不知道什麼時候,龍少軒居然坐在了顧栩面前。

顧栩看了一眼龍少軒,就拿起手機低頭繼續研究。

坐在他對面的龍少軒,坐姿優美,他好看的像琉璃一樣的眼睛靜靜的看着低頭玩手機的顧栩。

這就是大明星?

龍少軒覺得自己比顧栩要帥氣多了。

這是事實,龍少軒的相貌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都是完美無缺的。 他俊美的外表就像一件藝術品,顧栩雖略輸龍少軒一分,但他的容顏也夠迷妹們天天舔屏了。

同樣都是帥哥,勝負很難分辨,他們就像是兩件不同年份的完美藝術品。

“這位先生你已經看了我五分鐘了。”顧栩放下手機,擡頭看着龍少軒道。

這場景,不知道的人肯定認爲他們兩個人是基佬。

“然後呢?”龍少軒問。

然後呢,你想說明什麼。

明星本來就是給人看的,若是沒人關注,明星不就只能喝西北風了嗎。

“我們並不認識,你這樣非常不禮貌。”顧栩說。

重振中醫 “據我所知你是一個大明星,你所從事的職業本來就是萬衆矚目的,何來不禮貌之說。”龍少軒說。

“咦,着還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少爺嗎?”李成奇怪的看着龍少軒心裏想。

龍少軒與人交流一向是惜字如金,今天怎麼會這樣呢。

“呵呵。”顧栩輕笑,表情有些怒意。

龍少軒這是在侮辱顧栩嗎?

龍少軒話裏明明就把把顧栩描述成了一個給錢久供人欣賞的下等人。

“呵。”龍少軒配合着顧栩夜笑了笑。

兩個男人明爭暗鬥,龍少軒的敵意來的莫名其妙,顧栩也是一頭霧水。

氣色紅潤的龍軍在吳嘉怡的攙扶下一一和客人打招呼,吳嘉怡臉上帶着得體的笑意,將客人們對她的讚美一一收入囊中。

“嘉怡你去找你軒哥哥吧,別跟着我這個老頭子了。”龍軍坐在椅子上對吳嘉怡說。

“爺爺,嘉怡喜歡聽你說話。”吳嘉怡撒嬌道。

“你在我這裏太無聊了,去找你軒哥哥吧,你們年輕人的話題我是跟不上的。”龍軍說。

“跟着爺爺怎麼會無聊呢。”吳嘉怡說。

“嘉怡你的孝心爺爺都清楚,聽話去找阿軒。”龍軍現在迫不及待想要培養他們之間的感情。

“好吧,我聽話。”吳嘉怡說。

吳嘉怡從龍軍身邊離開,步需要多看,吳嘉怡一眼就看到龍少軒。

兩個英俊帥氣的男人面對面而坐,他們同樣的矚目,同樣的無法被忽視。

顧栩與龍少軒無論是誰,都很容易成爲人羣的焦點,現在他們坐在一桌上,自然而然成了焦點。

“呵呵。”吳嘉怡看到龍少軒,她開心的一笑。

“軒哥哥。”吳嘉怡雀躍着跑向龍少軒,她嬌羞的喊道。

背對着吳嘉怡的龍少軒動都沒動一下,他好像根本沒有聽到吳嘉怡的聲音。

相反的顧栩聞聲看向吳嘉怡,他並不認識吳嘉怡,也只看了她一眼。

“你是顧栩!”吳嘉怡跑過來,她指着顧栩肯定的道。

一直生活在美國的吳嘉怡居然也認識顧栩,看來顧栩現在的影響力不容小覷。

“你好,我是顧栩。”顧栩向吳嘉怡問好。

“天吶,軒哥哥你居然認識顧栩,你們是朋友嗎?”吳嘉怡自然的坐在龍少軒身邊,她看着龍少軒問。

“我不認識他!”龍少軒說。

“啊!!!”一聽到龍少軒說話,吳嘉怡失控的尖叫出聲。

軒哥哥對她說話了,軒哥哥理她了,軒哥哥回答她的問題了。

吳嘉怡激動的都快哭了,她眼睛通紅,感動的盯着龍少軒。

“軒哥哥。”吳嘉怡喊。

“……”龍少軒再次陷入沉默。

顧栩看着他們,心裏基本已經摸清了吳嘉怡和龍少軒的關係了。

雖然宴會廳的燈已經全部打開了,但是通道,衛生間,以及其他的地方燈光一如既往的昏暗。

昏暗的宴會廳之外,從走廊深處傳來一縷若有似無的歌聲。

聽聲音應該是一個男人在哼歌。

一身黑衣的龍少決俊臉剛毅,腳步堅定,眼神幽深,面無表情。

跟在他身後的金俊嘴裏哼着流行歌,他悠閒自在的表情與龍少決截然不同。

龍少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在嚴酷環境裏執行任務的士兵,他認真,負責,不言苟笑。

金俊看起來就像一個在海邊度假的紈絝子弟,他悠閒,他愜意,態度懶散。

“這一間你看過了嗎?”龍少決停在了一間客房的門前,他問。

“這裏所有的房間看起來都差不多,我也不知道哪一間我檢查過。”金俊回答。

他們兩個人已經從一樓的客房查到了三樓,還是沒有找到他們此行的目標。

“敲門。”龍少決命令道。

“你沒手嗎,我剛剛受了傷現在可是病號。”金俊不正經的說。

“我的手不是用來敲門的。”龍少決傲嬌的說。

金俊嫌棄的看了龍少決一眼,他上前一步準備敲門。

金俊高高舉着收,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他扭頭看着龍少決。

“對隊對,你的手不是用來敲門的,你的手還有更重要的使用功能。”金俊說。

“……”龍少決看着金俊,按照金俊的習慣,他的話肯定還說完,而且精華都是後半句。

“有了老婆的人,天天居然還靠自己的右手,唉,太可憐了。”金俊眼神同情的看着龍少決說。

“一定是我最近太仁慈了,你纔會如此得寸進尺!”

龍少決眼睛裏閃着危險的光芒,他幽深漆黑的眼眸好像染上了一層淡淡的血紅色。

“……”金俊無所謂的聳聳肩。

“咚咚咚。”金俊敲響了房門。

三十秒過去,房間裏沒有任何動靜,楊修也沒有住在這一間客房裏。

“唉。”衛生間裏,楊暖暖靠在洗手檯上,她嘆氣。

她在糾結自己現在該不該跑,如果她拋下顧栩不管獨自回到公司,顧栩會怎麼樣。

自己的工作會不會因爲顧栩的一個不開心而丟了。

“算了,不想了。”沉默了許久的楊暖暖,站直身體道。

現在參加酒會的人那麼多,她久不信龍少軒敢對她動手動腳。

楊暖暖垂頭喪氣的打開衛生間的門。

此時龍少決於金俊正好走到了楊暖暖對面,他們兩個人都看到了楊暖暖。

龍少決眼眸一緊,爲什麼她現在看起來那麼沒精神,那麼失落?

是有人欺負她了嗎?

金俊一看到楊暖暖氣就不打一處來,這個小女人實在太厲害,太能鬧騰了。 金俊這樣的老司機遇到楊暖暖,都陰溝裏翻了船,這個楊暖暖的本事可不一般。

楊暖暖一看到龍少決,她愣住了,怎麼這麼短的時間他就換了衣服。

龍少決全身都散發着霸道的氣質,他氣場很強大,楊暖暖愣愣都看着他。

這才過了多長的時間,他不僅衣服換了,整個人也和之前有很大的變化。

到現在楊暖暖都沒有意識多龍少軒和龍少決完全是兩個人!

“……”龍少決也看着楊暖暖,四目相對,楊暖暖呆若木雞,龍少決輕輕勾脣,他笑了。

由內而外的開心的笑了,只是看到楊暖暖而已,他居然開心的那麼徹底。

龍少決大步朝着楊暖暖走過去,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

“砰!”楊暖暖看到他過來,他立馬退回到衛生間裏,她重重的關上門。

“真奇怪。”楊暖暖背靠着門,嘴裏說。

她不斷的回想着那一夜的龍少決,那天在醫院裏的龍少軒。

他們明明長的一模一樣,爲什麼短短都時間裏,整個人的精神面貌和氣質會有那麼大的區別!

“咚咚,開門!”龍少決敲門強勢的道。

“我不會開的。”楊暖暖高聲說。

現在開門就是羊入虎口,楊暖暖纔沒有那麼傻。

“我數三聲,如果你不開門後果自負。”龍少決說。

“就算你數三百聲我也不會開門的。”楊暖暖說。

“1。”龍少決道。

…………

一聲過後,門外便沒有任何動靜了,楊暖暖疑惑的睜着眼睛。

怎麼回事,他走了嗎?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門外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要不要開門?楊暖暖很糾結。

可能他就在門口等着自己送上門,可是不出去一直待在衛生間裏也不是辦法。

楊暖暖可不指望顧栩會因爲她遲遲未歸而屈尊前來衛生間找她。

她更不指望有其他人發現她消失了。

門外龍少決靜靜的站在門口,他屏住呼吸,靜靜的等着楊暖暖開門。

金俊無聊的靠在牆上,他雙手環抱放在胸前,站姿吊兒郎當。

相貌生的傾國傾城的金俊斜眼看着蓄勢待發的龍少決,他漂亮多情的桃花眼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一腳把門踢開很難嗎?爲什麼要在這浪費怎麼多時間。

果然是一真心傻三年!

“……”龍少決繼續保持沉默,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發在楊暖暖身上的時間有多少。

衛生間裏楊暖暖離開了門,她坐在洗手檯上看着那扇門。

終於金俊實在忍不住了,他站直身體,走到龍少決身邊。

龍少決扭頭看着金俊,他漆黑幽深眼眸裏的警告不言暗喻。

“……”金俊對着龍少決擺手,示意他往旁邊站一點。

龍少決猶豫了一會,他挪步站到旁邊。

金俊手扭頭看着背後燈光昏暗的通道,他舉起手打了一個響指。

通道的盡頭是一堵貼着精緻牆紙的牆壁,一個穿着白色長袍,黑髮及腰的女人忽然從牆壁裏衝出來。

女人頭髮烏黑,臉色雪白,她腳踩着一雙大紅色的高跟鞋,她雪白的臉蛋上帶着激動興奮。

金俊找我!

金俊找我!

冥界第一美男金俊在找我!

女人邊跑邊咬破自己的手指,她食指冒着鮮紅的鮮血,女人慌張的將手指上的血塗抹到嘴脣上。

鮮紅的血液給這個女人雪白雪白的臉蛋加了一點顏色。

“噠噠噠噠。”楊暖暖隔着門聽到由遠及近的腳步聲。

聽聲音楊暖暖判斷來人是一個穿着高跟鞋的女人。

太好了,有人來了。楊暖暖咧着嘴笑。

她不相信有人在龍少決還敢胡做非爲。

白衣女人跑着跑着,她盪漾的腳步離地,直接朝着金俊飄過去。

“呵呵。”女人咧嘴大笑,用鮮血塗紅的脣瓣看起來一點都不好看。

在白衣女鬼離龍少決和金俊還有兩米遠的時候,龍少決也打了一個響指。

那個女人重重的摔倒在地,她落地的動作很重,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女鬼臉朝下摔在地上,她痛苦的雙腳亂蹬,塗的鮮紅的長指甲嵌入鋪在地上的地毯裏。

這樣不知死活,不知天高地厚,長的及醜卻總想着攀高枝的小鬼真的很讓人厭惡。

“咚咚。”金俊伸手輕柔的敲響了衛生間的門。

“是誰?”楊暖暖警惕的問。

“原來有人,姐姐你快點開門,我憋不住了。”

金俊掐着嗓子,學着女人說話。

別說金俊學的還真像,若不看他的外表,閉着眼睛聽,他學女人說話學的惟妙惟肖。

“……”龍少決嫌棄的看着金俊,本來他就俊美的到雌雄難辨,現在又來這麼一出,龍少決已經給金俊打上僞娘都標籤了!

“外面有沒有一個穿着黑衣的男人?”楊暖暖問。

“沒有啊,這裏只有我一個人,姐姐你快點開門吧。”金俊用女聲回答。

爬在地上雙腳亂蹬的白衣女鬼,艱難的擡起頭,她原本雪白的臉蛋已經不見了。

她的五官似乎被揉捏到的變了型,完全分不清鼻子眼睛嘴。

“啪嗒。”楊暖暖小心翼翼的扭開門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