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幾年之後金俊再去,男人的妻子因爲肚子遲遲沒有動靜,被公婆辱罵欺負。

金俊不懂可憐,只覺得噁心。

在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混亂的港都,金俊看到一個女孩被人拖進草叢裏女孩哭喊着不要不要,最後什麼都發生了。

女孩被一個可以做自己父親的人強姦了,完事之後行兇的人往女孩赤裸的身體上扔了一把錢。

好多的錢,住在棚戶區的女孩長這麼大都沒看過這麼多錢。

來不及穿衣服,慌亂的撿起錢,抱着錢趕快回家。

那麼小的女孩,因爲這次經歷,知道了原來和男人睡覺可以賺這麼多錢,她淪陷了,她被錢迷了心。

原來,錢這麼重要。

如此種種,這一樁一樁的事情無不時刻教育着金俊如何在這個看着光鮮亮麗的花花世界生存下去。

冥界初建立時,金俊在遙遠的北方遊蕩,他四處搜刮錢財,深夜常常出入奢靡華麗的場所。

現在去S市打聽,有些年紀大的老人都肯定記得50年前那裏曾經出現過一個富可敵國的英俊小生。

金俊拜了一個唱青衣的男人做師傅,金俊很喜歡他婉轉如黃鸝的唱腔。

他很喜歡金俊細膩如白玉的肌膚,喜歡金俊挺秀的身姿,喜歡金俊傾國傾城的容貌。

戲妝多用厚重的油彩描繪,那厚厚的油彩足以遮住男人真實的相貌。

卸了妝舞臺上那個身量纖纖,唱腔婉轉動人的青衣玉面小生,搖身一變成了一臉疙瘩的油膩中年老男人。

他的臉怎麼形容呢,大概和癩蛤蟆的身體表面肌膚差不多,不,癩蛤蟆比他的臉光滑。

爲了得到金俊的外觀相貌,師傅從外找來一個邪和尚,準備做移魂**。

移魂就是把男人的七魂六魄抽出來,用金俊的血養着魂魄七七四十九天,待到時機成熟的時候,就把男人的魂魄種進金俊的身體裏。

金俊本就是野鬼,若是靈魂被人搶佔,這個世界便不會再有金俊。

金俊在男人的魂魄還沒有被自己的血養熟時,逃了出來,無處可去的金俊附身在一盆蘭花中。

蘭花的主人是個很漂亮,很溫柔的女人,那個女人帶着金俊,也就是那盆蘭花,踏上了去往帝都的火車上。

金俊的眼前忽然出現一個女人的模樣,金俊陡然瞪大眼睛,就是她,是她救了我。

女人氣質如幽蘭,模樣漂亮,眉眼間帶着一股慈和溫潤的姿態,她嘴角帶着淡笑,溫柔如水。

猛地一看,這個出現在金俊眼前的女人長的和楊暖暖有兩分相似。

這個女人的眉目之間透着一股溫柔祥和大氣。

楊暖暖表情豐富,有時精明,有時呆萌,最多的是狡黠和小機智。

在登上火車前,楊柔懷裏的蘭花猛地綻放,上車之後,隨着時間的一點點流逝,梔黃色的嬌豔蘭花竟然開始枯萎了。

金俊之前一直被放血養魂魄,他爲了逃出來花了大力氣,附身在蘭花身上的他早已經奄奄一息。

就在金俊認爲自己死定了的時候,楊柔以指爲刀,劃開手腕,用自己的血滋養金俊。

“無辜單純的孩子,從未做過害人之事,必會有好報。”

楊柔笑看蘭花,像是認出來金俊,認出蘭花有野鬼附身,楊柔只是笑了笑。

楊柔就是楊暖暖的母親。

在楊柔的滋養下,到達帝都的金俊身體已經大好,一下火車正是夜深人靜的凌晨時分。

楊柔把蘭花放在月臺,她獨身靜靜的離開。

金俊想追上去報恩,但他的身體被楊柔封在蘭花裏13小時。

一盆盛開着的蘭花擺放這月臺上,無人注意,等待時間一到,月臺上出現一下身姿挺秀,面龐驚世的男人。

金俊初到帝都,在一隻色鬼的引誘下,金俊到了帝都冥界。

這時金俊才知道,原來着世界上他有那麼多同伴,他有這樣一個黑暗冥界王國。

白天帝都是超級現代化的國際大都市,晚上這座城市屬於冥界衆鬼。

名媛盛寵:攻心狼性總裁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再後來的事情便不用一一詳述了,金俊因爲相貌生的妖孽在冥界很受女子喜愛,但凡是人都喜歡漂亮的人或物,鬼也不例外。

又因爲多情金俊一度名揚四海,玩夠了,覺得女人沒意思,生活無一絲一毫的挑戰了,這些年他也自然而然的收心了。

三年前結識龍少決,效忠於他並將後來追隨龍少決的一干人等介紹給龍少決。

金俊恍惚的瞪着眼睛,他一雙瀲灩着無限柔情霞彩的桃花眼此時黯淡了下來。

金俊迷茫了,他想起好多好多好多事情,卻遲遲想不起自己的根。

眼前龍少決的影像嘭的一下炸開,化作一絲絲,一縷縷流螢碎光,碎光流連在金俊周身,久久的不願散去。

金俊平躺在地上,他的身上壓着楊暖暖,楊暖暖手抓着他身上的衣物,姿勢很像準備撕了他身上這層礙事的衣服。

楊暖暖是金俊想象出來的,她趴在金俊身上,身體輕飄飄的如同空氣一般。

金俊感覺不到楊暖暖的存在,身體一圈的熒光聚攏,王奎和趙晨曦出現在金俊眼前。

王奎趙晨曦面地面相似而笑,他們嘴角揚起的弧度一模一樣,他們眼裏盛放的愛意一模一樣。

一對恩愛的夫妻,不需要多言,只是四目相對,甜膩的愛意便能將無聊圍觀的吃瓜羣衆牙甜倒。

印在光圈總的王奎和趙晨曦一動不動,他們的幸福定格在相視的這一瞬間。

金俊皺眉,眼神中露出一絲迷茫,我是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看到老王和趙晨曦這樣秀恩愛的呢?

金俊越想越迷茫,他翻開腦海中所存的所以記憶,始終沒有找到這一幕呈現在眼前的熟悉場景。

頭痛欲裂,金俊眉頭緊皺,他手輕輕一翻,楊暖暖翻身倒地,從金俊身體上離開。

金俊手撐着地勉勉強強的坐起來,楊暖暖躺在他身側,身體發虛,大有即將消失的趨勢。

對面的房門中,隔着一面薄紗,畫面依舊在不停的跳轉,金俊凝神又盯着看了一會,發現他們之間除了吵架,還是吵架……

щщщ▪тTk án▪C O

覺得看人吵架實在是太無聊了,金俊黯然的垂下眼眸,他眼睛一垂,恩愛的王奎和趙晨曦又出現了。

互相深愛着的一對人,即便是最簡單的對話,最尋常的動作,每一處與兩個人相關的事情,都甜蜜到了極點。

金俊想不起究竟是何時見過王奎和趙晨曦這般甜蜜,他的頭又開始疼了起來。

一陣一陣的疼痛翻涌着橫衝直撞,一下一下的撞擊着金俊大腦之中最脆弱的那一根神經。

金俊雙手緊緊的捂住腦袋,痛哭的哀嚎幽幽的出現。

很疼,金俊現在很疼,他不想再想,不想再回憶,大腦卻不受他的控制。

疼痛繼續在他腦袋裏翻江倒海,橫衝直撞。

躺着金俊身邊的楊暖暖周身光暈褪去,她的身體又變得清清楚楚。

快穿之女配花樣作死秀 楊暖暖指尖輕輕一顫,倏地睜開眼睛,她眼神熠熠生輝,緩緩的做起來。

楊暖暖不言不語,表情柔和,看到痛苦的金俊,她伸手揉了揉金俊的頭頂:

“別怕別怕,有我在,想不起的事情就不要勉強了,何苦苦想呢。你這樣繼續下去傷害的是自己,我會心疼你的。”

楊暖暖認真的低聲細語,她表情柔和,嘴角帶着淺笑,眼神溫柔的像是能滴出水。

只要是認識楊暖暖的人,看到這個場景都會覺得怪異。

шωш ★ttka n ★¢ ○

楊暖暖從來都不是溫柔似水的柔軟形象,她善良狡詐,凡事都往好的地方想,若是別人碰到她的痛處,楊暖暖也是睚眥必報。

你傷我一分,我還你十倍百倍的痛苦。

你對我好一毫,我必定傾家蕩產回報你。

就算楊暖暖傾家蕩產了,她也沒有什麼家產。

金俊聞聲緩緩的擡頭,他噙着淚光通紅的眼睛對上楊暖暖帶着淺淺笑意的純潔眼睛。

金俊呆呆的看着溫柔的楊暖暖,久久的沒說話,腦袋裏的痛苦真的減緩了。

“你不是想找你的家在哪嗎?”楊暖暖細聲問。

……

金俊點頭,他很想很想找到自己的家在哪,落葉歸根是金俊這輩子唯一的願望。

“你想知道你父母是誰,想知道他們長什麼樣對嗎?”

金俊點頭一雙桃花眼越發通紅。

“你想知道自己從哪裏來對嗎?”

金俊點頭。

“你想知道你爲什麼會死對嗎?”

金俊點頭。

“既然你想知道那麼多,就站起來,走進那間房間裏,那裏有你想要的所有,那裏有你所有疑問的答案。”

楊暖暖玉手一指,手指正對着那扇敞開着,門懸薄紗的大門。

金俊的視線跟着楊暖暖的手移動,他看着那面紗簾,門裏正是陽光明媚的午後。

古樸帶着一絲西洋風格的宅院中,樹影婆娑,草綠花紅,風輕雲淡,陽光灼灼。

灼灼的陽光下,一個女人正在認真的縫製衣服,女人顯然不善女紅,針老是扎破她的手指。

“去吧,裏面有你想知道的一切。”楊暖暖正聲道。

楊暖暖緩緩的站起來,金俊跟着她起身,扭頭疑惑的盯着楊暖暖帶着笑意的臉龐:“裏面真的有我想知道的一切嗎?”

有嗎?

金俊知道嗎?

楊暖暖扭頭看着金俊,笑容加深:“答案不是就在你心裏嗎,裏面有什麼你不清楚嗎?”

金俊心裏一驚,他驚懼的往後退了半步:“你什麼意思? 鳳儀嬌 我什麼都不知道,爲什麼都不知道!”

楊暖暖笑着說:“金俊你別欺騙自己了,你能騙的了所有人,但獨獨欺騙不了自己的心。你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你不用再掩飾骨子裏那個最真實的你了,在這種地方你還藏着掖着,真的是很沒意思。”

再看楊暖暖臉上的那抹溫柔的笑意,金俊忽然覺得噁心,虛心假意的關心,就像是在嘲諷金俊的存在一般。

“既然你不願意面對自己,那,我就不客氣了。”楊暖暖說着走上前。

金俊一把拉住楊暖暖的手,咬牙憤怒的問:“你想做什麼?”

楊暖暖手輕輕一動,金俊抓住她的手就鬆開了,楊暖暖轉頭看着金俊:“我想幫你找尋答案呀,既然你不敢,那就我來,我幫你看清你的曾經。”

金俊看着楊暖暖,心中的厭惡在瘋狂的蔓延。

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窺探我的過去。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楊暖暖看着強壓怒氣的金俊,她微微一笑,繼續朝那扇敞開着的大門走過去。

楊暖暖和金俊站在環形房間的正中心,他們身體一圈全是木門,數也數不清的門。

一眼看過去,距離好似不遠,真正走起來時,纔會發現那一段路程很遠很遠。

敞開着的門就在他們的正對面,楊暖暖步伐緩慢,走路時的姿勢嫋嫋娉娉,和她平時大大咧咧的模樣一點都不同。

金俊目送着楊暖暖遠去,他原本噙在桃花眼中的淚光被時間風乾,金俊瞳孔泛紅,定定的盯着楊暖暖。

楊暖暖走兩步停一步,像是刻意在等金俊一般。

走了好一會,楊暖暖轉頭,她表情淡然,眉眼處柔情似水。

楊暖暖看了金俊,忽然她緩緩的勾揚起嘴角,楊暖暖微笑時的變化在金俊的眼裏如同被人刻意按下了慢播放。

一道燦爛如雲霞的笑容掛在楊暖暖臉上,楊暖暖眼波流轉,笑盯着金俊:“再給你一次機會,你真的不過來嗎?”

楊暖暖臉上的微笑就像是壓垮金俊的最後一根稻草,金俊害怕有人看透他。

金俊雙手緊緊的握成拳頭,他傾國傾城的面龐上堆積着厚厚的一層戾氣。

金俊朝楊暖暖極速衝過去:“滾開!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金俊兩隻手像合攏在一起的大鐵鉗子一般,他雙手扣住楊暖暖的胳膊,手掌用力,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插進楊暖暖的身體中。

婚不過三 一陣劇痛襲來,楊暖暖秀眉輕蹙,臉上的笑意不減反而增加了不少。

楊暖暖仰着頭笑看憤怒發狂的金俊:“你怕了。”

楊暖暖靜靜的開口說,她語氣平靜的就像是在和朋友聊今天中午吃什麼一樣。

金俊雙眼發紅,鉗住楊暖暖肩膀的兩隻手微微顫抖。

金俊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長袍,經過之前楊暖暖的拉扯,衣服凌亂,胸口處似敞不敞開的。

“你害怕了,你怕面對你的曾經,你的過去,因爲你知道曾經是什麼樣子的。”楊暖暖靜靜的笑道。

“滾!你是誰啊,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閉嘴!你給我閉嘴!爲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金俊胳膊用力一掀,輕飄飄的楊暖暖就像個沒有重量的布娃娃一樣摔倒在地。

“嘭。”的一聲,楊暖暖濺起地上厚厚的灰塵。

楊暖暖剛剛倒地,金俊眼前虛無的空氣變成一面柔光幕牆,幕牆中是一對恩愛夫妻的生活日常。

剛開始時這對夫妻的臉像是經過模糊處理一般,周圍的一切都很清晰,唯獨他們的臉是模糊的。

隨着畫面的變化,那對夫妻的真容露了出來,原來是王奎和趙晨曦啊。

金俊看着眼前一幕幕幸福甜蜜的景象,他頭痛欲裂,不,這不是王奎和趙晨曦,這不是他們,不是他們。

王奎趙晨曦何時如此相敬如賓?

既然不是王奎和趙晨曦,那麼他們重演的又是誰的甜蜜生活呢?

金俊痛苦的閉緊眼睛,答案就在腦海裏呼之欲出,但蝕骨的頭痛妨礙了答案的登場。

“睜開眼睛,金俊,你睜開眼睛看一看,這是你的父母啊,他們就是這般相愛。金俊你睜開眼睛看一看啊,再不看他們就消失了。”

楊暖暖起身回到了金俊身旁,她拉住了金俊的手,柔聲道。

金俊的手被楊暖暖拉住,楊暖暖的手很冰很涼,金俊就像是被喚醒一般,他猛地睜開眼睛。

嘭的一聲,閃着各種幸福圖像的幕牆爆裂,化作千萬縷流螢碎光。

金俊動作極快的把自己的手從楊暖暖手裏抽出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掐住裏楊暖暖的脖子。

金俊眼睛泛紅,表情兇狠,往日的吊兒郎當被一股駭人的殺氣遮掩:

“你是誰,爲什麼在這裏,你想幹嗎,看上我的錢,還是看上我的臉?如實招來,不然我就殺了你!”

金俊在森林中第一次撲殺獵物時,他就是徒手掐死了一隻斷了翅膀的鳥兒。

ωωω •T Tκan •¢ Ο

“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想做什麼?”楊暖暖看着憤怒的金俊,靜靜的重複這幾個問題。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誰,這是金俊的幻境。

金俊盯着楊暖暖,眼神渙散,熟悉的楊暖暖,陌生的溫柔,陌生的淡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