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蘇長青看到青年,臉上露出笑容,連忙走上去。

「蘇少,你怎麼跑到這麼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了!」

這個青年,便是辛覺,他看了看周圍,殘破不堪,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有些厭惡。

「辛少,你是不知道,我來中海藝術學院交流,第一眼就看到了她,真的是個美女啊!」

蘇長青笑道。

「有多漂亮?一下子就把蘇少的心給勾住了?我記得你以前不是喜歡網紅那種樣子嗎?」

辛覺跟蘇長青認識的時間也不短了,以前蘇長青泡的妞不是十八線的小明星就是大火的網紅,看來看去,辛覺都覺得她們是同一個人,因為難以分辨。

「這個絕對不一樣!這是天生麗質啊!」

一想到吳月的樣子,蘇長青就是忍不住有些春心萌動。

「哦?是嗎?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美女能夠吸引蘇少的目光呢!我還真是好奇。」

看到蘇長青那一副充滿戀愛酸臭味的樣子,哪怕是辛覺都有些好奇了。

到底是什麼樣的奇女子能夠讓花花公子蘇長青如此念念不忘。

想到這裡,辛覺卻是發現了一旁的梅中。

「你小子怎麼在這裡?」

辛覺看著梅中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可是又記不起來了。

「辛少,我是長青的表哥。」

梅中臉上立刻堆著笑,討好地說道。

「哦!我記起來了,你是梅家的梅中是吧!你們是表兄弟。」

辛覺想了想說道。

「是我,是我!沒想到辛少還能記得我。」

看到辛覺想起來自己,梅中整個人都彷彿打了興奮劑一般,完全忘記了身上傳來的痛楚。

「都在中海,以後多走動。」

辛覺看了眼梅中道,他這句話,完全是看在蘇長青的面子上面。

「一定!一定!」

梅中連連點頭,那樣子,像極了狗腿子。

說完,辛覺便是不再搭理梅中,而是看向蘇長青,問道:「人呢?」

「在裡面。」

「在裡面,那你們不在裡面等著……」

辛覺一愣,問道。

「這些土鱉看著心煩,我就出來呼吸新鮮空氣,順便等你,怕你不認識。」

蘇長青臉上稍許尷尬,他隨意編了個理由說道。

「嗯!」

辛覺點點頭,但是混跡他們這個圈子的人,都是眼觀六路之人,看著蘇長青的這個表情,他是怎麼都不相信呢。

不過人艱不拆,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走吧!」

辛覺淡淡一語。

梅中因為剛才辛覺的一句話,想要極力的表現自己,此時儼然化身成為了一個先鋒官,率先便是向著前方沖了過去。

「嘭!」

梅中一腳揣在了吳亞龍家那銹跡斑駁的鐵門之上。

鐵門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了,如何能夠承受得住梅中這包含憤怒的一腳。

當即,鐵門便是被梅中給踹開了。

「那小子,你給我滾出來!」

梅中看著院子里沒人,直接扯著嗓子嘶吼道。

正在做飯的吳亞龍夫婦聽到動靜以後立刻從廚房裡趕了出來,而秦穆然在給吳芳看病,離不開,吳月只能夠也從裡屋里走出來看看情況。

當吳月從房間里出來以後,蘇長青對著辛覺笑道:「辛少,我沒有騙你吧!這妞是不是天生麗質!」

都市透視醫尊 「還真是!」

原先辛覺還有些不相信,但是現在看來,似乎真的是一個極致的美人!

哪怕是他也有些心動了啊!

沒想到在這樣的貧民區還能夠有這樣的美人,這樣的寶貝都能夠被蘇長青撿到,還真的是他的艷福啊! 梅中踹開了鐵門,來到了院子之中,氣勢洶洶。

「瞎詐和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秦穆然的聲音從裡屋傳來,隨後,他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小子,你特么今天死定了!現在蹲在地上,雙手抱頭,給老子唱『拯救』,然後再跪在蘇大少的面前唱『我很醜,可是我溫柔』,再跪下磕頭一百個,我們就饒了你,要不然……嘿嘿!」

梅中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顯然,他的話說的很直白。

只要秦穆然不答應他們所說的,那麼就不好意思了。

「要不然怎麼樣?」

秦穆然聽到的話,微微一愣,有些意外。

他以為會是什麼屍沉龍江什麼的,誰能夠想到竟然是蹲下來唱「拯救」,還「我很醜,可是我溫柔」,這尼瑪,腦子裡都想的是什麼玩意兒啊!

不過,仔細一想,這未嘗不是一個好主意。

「拯救」和「我很醜,可是我溫柔」好像都挺難唱的。

「要不然,老子弄死……」

梅中話才說道一半,便是看到剛才還滿臉堆著笑容的辛覺,看到秦穆然以後,臉色突然一變,隨後直接毫不留情地打斷了梅中的話。

「你特么給我閉嘴!要不然老子讓你灌水泥扔龍江里!」

辛覺冷聲地呵斥道。

「對! 從骷髏島開始橫推萬界 聽到沒有!我們辛少說了,你要是再不閉嘴,就將你灌水泥,扔到龍江里。」

梅中見有辛覺撐腰,氣焰更甚,挺了挺胸膛,很是驕傲地說道。

辛覺原本是要讓梅中閉嘴的,誰知道梅中竟然這麼說了,頓時憤怒,一巴掌直接呼在了梅中的巴掌上面。

「你特么的聽不懂人話?老子讓你閉嘴! 豔光四射 你要是再嘰嘰歪歪的,現在就把你扔進去!」

辛覺瞪著梅中,整個人氣的肺都要炸了。

尼瑪,你要找死,不要拉著我,還特么借著我的名義,這是想要幹什麼!

「然哥,您怎麼在這裡!」

辛覺此時眼中哪有剛下車時的那種高傲啊,取而代之的就是小迷弟崇拜的目光。

辛覺的變化,不僅梅中愣了,蘇長青驚了,哪怕是當事人秦穆然也是雲里霧裡的。

「你認識我?」

秦穆然瞪大了眼睛問道。

「認識!然哥,我是跟著紀大少後面混的。」

辛覺立刻討好地說道。

「哦!原來是跟小風後面的啊!」

秦穆然恍然大悟,隨後臉上的表情便是豐富了起來。

這群傢伙是怎麼想的?找紀凌風的小弟來找自己的麻煩?這不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嗎?

「呵呵,辛少。」

秦穆然淡淡一語。

「然哥,你叫我小辛就好。」

辛覺和紀凌風的關係還算是不錯,所以對於秦穆然的事情戰績也是知道不少的。

眼前的這位,不要看起來很是儒雅溫和,可是他做的事情,無論放在哪裡都能夠驚呆一群人。

這位是唯一能夠被中海混世魔王,天不怕,地不怕的紀凌風稱作大哥的男人!而他更是杠上了許家的大少許子謙,全身而退,關鍵是許家還硬生生吃下了這麼一個啞巴虧。

「好!既然是小風的小弟,那就是自家的兄弟。」

秦穆然點點頭。

看到秦穆然這樣,辛覺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能夠落下了。

剛才他還在想著怎麼跟紀凌風解釋呢,但是現在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他是知道,秦穆然這是肯定了他了。

「那個,然哥,我不知道他們要對付的人是你,否則的話,我不會帶這麼多人來的。」

辛覺生怕秦穆然多想,連忙解釋地說道。

自己帶人來打了自己老大的大哥,這要是被紀凌風知道了,以紀凌風的暴脾氣不把自己大卸八塊,那都是祖墳冒青煙了。

「別啊!你要是不帶人,我還得去找人!」

秦穆然急忙說道。

「啊?」

辛覺沒有想到秦穆然竟然這麼說,不過片刻以後,他便是猜出了什麼,然後很沒有節操的倒戈了!

「還愣著幹嘛!還不叫秦少!」

辛覺對著自己帶過來的一眾保鏢吼道。

「秦少!」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劇情反轉的這麼快,可是一眾保鏢還是聽自家大少的話,對著秦穆然說道。

這一群人同時叫秦穆然,這個場景有點嚇人,氣勢逼人。

哪怕是吳亞龍一家子也被這突然來的反轉給驚到了。

這都什麼情況?

辛覺不是蘇長青他們喊過來找他們麻煩的嗎?怎麼現在反而變成了來幫他們的了?

不僅吳亞龍一家不明白,蘇長青和梅中此時也是大眼瞪小眼,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辛覺會在這個時候反水。

「辛少,你這是?」

蘇長青現在終於緩過神來了,問道。

辛覺看了眼蘇長青,心裡卻是鄙視到了極致。

你蘇長青在京城或許還能橫一橫,可是這裡是中海啊!而且你惹誰不好,偏偏要惹秦穆然!這可是連他們老大紀凌風都彎腰認慫叫哥的存在啊!

不管怎麼說,蘇長青都是在京城圈子裡混的,對於這種反常的情況,他下意識便是想到了一種可能!

那就是自己踢到鐵板了!

「哼!蘇長青,這次你真不該得罪然哥!」

辛覺冷眼看了下蘇長青,就好像在看一個笑話一般。

敢得罪秦穆然,這不是成心在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就以辛覺所知,在中海,秦穆然的力量極其的強大,就算是不依靠紀凌風,恐怕虐你蘇長青都跟玩一樣的。

現在,你竟然還想讓本少帶人來打然哥,你是要坑死我啊!

既然你要坑死我,我還給你什麼好臉色啊!

而且對於蘇長青的家族勢力,辛覺還是知道的,其實也就那樣,跟自己的家族差不多。

不過相比於紀家根本就不夠看的。

今天辛覺幫助秦穆然解決掉蘇長青這個麻煩,以後紀凌風知道了以後,哪怕和京城的蘇家撕破臉了,辛家也沒有任何好怕的,背後有紀家這顆大樹撐腰,還怕他蘇家能夠對自己的家族做些什麼?

想到這裡,辛覺堅定地站在秦穆然的前面,願意成為秦穆然手中鋒利的一把寶劍,好好教訓下蘇長青這個不可一世的大少。 別說是自在了,還好不自在呢,簡直是,要人命,一刻都不想多待,說起任務世界,可能沒幾個任務參與者是不怕的,估計都怕吧,就連李肅,李肅他估計都怕,如果任務世界不恐怖不危險,那麼陳天文陳叔又怎麼會死呢。

如果沒有任務世界,那李肅又怎麼會認識李小藍和朱有爲等人呢,所以,所以呢,這就是老天的安排,冥冥之中,早已註定,這是定數,這是改變不了的,無法改變的,也是不需要改變的,這是李肅的人生中,必須遇到的人。

tt kan.C〇

這個世界是很大的,許多人甚至是一輩子都遇不到,都沒見過面,但是,冥冥之中註定的那幾個人,那些人,無論如何都還是會遇到的,你不想遇到都不行,當然咯,這些人,你遇到了,也沒有什麼壞處,也不是什麼壞事。

好了,書歸正傳,還是說說伽椰子它,以及葉黎她,伽椰子呢,它是鬼,這是不用多說的了,葉黎,她是人,她是任務參與者,這也是不用說的了,可啊的卻還是說出來了,沒事,沒事,說出來也還是有它的用處的,因爲。

因爲,一個是人,一個是鬼,那麼很明顯,這個鬼,它是會嚇人的,它是會殺人的,而這個人,她就只有被嚇和被殺的份,她是沒有去嚇別“人”的份,別“人”不嚇她,就已經是好的了,不奢求她還能去嚇到別“人”,先把。

先把自己顧好再說吧,現在可是很危險的,一不小心,搞不好命就沒了,也不知道伽椰子它還有沒有其它的辦法,能夠直接讓任務參與者回頭的,或者說是,有很大可能讓任務參與者回頭的,這個,也不是說,就一定沒有。

也許,魔王它沒有限制伽椰子這個,只是限制了伽椰子不能隨便殺人,不能隨便殺任務參與者而已,但是,手段、方法,都是任意的,隨便伽椰子它怎麼來的,但是,估計也有一點,那就是,伽椰子它不能走在任務參與者的。

任務參與者的面前,它就只能夠在任務參與者們的身後,但其實,在身後纔是真正最恐怖的,纔是真正讓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們心裏感覺到極度恐懼的,因爲,未知,未知的東西,未知的恐怖,它往往纔是最恐怖的,還有一點就是。

就是,魔王它已經讓任務參與者們看到過伽椰子它了,也就等於是說,讓任務參與者們自己心裏有一個畫面了,那就是對伽椰子它的畫面,伽椰子它非常恐怖的畫面,這個畫面,它會一直在任務參與者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至少是,在這次的任務中,是很難忘記了,伽椰子它那形象,它那表情,它那沒有一絲血色的膚色,以及,它那及腰的長髮,讓人,讓任務參與者,根本就很難忘記,哪怕是回到現實世界了,那估計也不是一下就能忘記得掉的。

這是伽椰子,這是恐怖的代言詞,要想忘記它,要想徹底的忘記它,估計,恐怕,會很難,會很難啊,所以,這也就是爲什麼任務參與者在現實世界裏睡覺的時候,還會做噩夢的原因,因爲就是在任務世界裏看到了很可怕的東西。

很可怕的存在,甚至是,一直成爲記憶了,很難忘記的那一種,刻骨銘心的那一種,哎,任務參與者其實是很遭罪的,他們無日無夜,無時無刻,心裏面多多少少還是想任務世界的事情,想任務世界的危險和恐怖以及驚悚。

還有就是,任務參與者也想,自己到底下次會不會死在任務世界裏,如果自己死在任務世界裏了,那麼自己的家人怎麼辦,那麼自己,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沒有做完怎麼辦,誰來幫自己做,有沒有人,當然,就算是真的有人。

那也還是不如自己親自來做的好啊,每個人應該都希望自己心裏想做的事,自己能夠親自去做,不管是哪方面,不管是別人做得有多好,都還是不如自己做得好,所以,要想自己能夠親自去做的話,那麼,生命、身體,就是最。

就是最重要、最需要的了,沒有生命、沒有身體,我們就什麼都做不了了,生命它這個東西,真的是太重要了,重要到沒有什麼是比它還要重要的了,生命何止是可貴,它是一切嘛,沒有它,就沒有了一切,沒有它,就沒有我們。

我們就是現在因爲有生命,所以,某人能寫,大家能看能讀,這是最簡單的道理了,還有就是,健康啊、財富啊,等等,這些也很重要,甚至是,缺一不可,沒有健康,有生命又有什麼用,沒有財富,有健康又有什麼用,很現實啊。

伽椰子此時已經到了葉黎她的身後,葉黎她瞬間就感覺到自己的身後有東西,或者說是,有“人”,反正就是,絕對有東西存在,至於它是什麼,那就不知道了,但是,最大可能就是,它是鬼魂,並且還是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一隻。

那一隻鬼魂,是它嗎,會不會不是它呢,它現在好像還在,真想回頭去看看它,看到底是不是它,大不了被嚇一跳,葉黎在心裏就是這樣想的,說了吧,說了嘛,早就知道,葉黎她這個傢伙,她可能會坑隊友,現在看來,還真的。

還真的是有希望啊,有個什麼鬼希望咯,她就是個坑,好不好,拜託,下次魔王它不要找這麼坑的隊友行不行,不然每次都得團滅,你是不是很久沒有看到任務參與者團滅了,想看一下啊,迫不及待的想看一下了,也好,也好。

那你就看一下吧,反正也是最後一次了,李肅一死,那你當然也沒有什麼戲份了,保證以後你不會出現,現在,就看你怕不怕了,還以爲你真的是無敵的啊,別忘了,是誰創造了你出來,你不是無敵的,他也不是無敵,這個,就。

就得從那個萬物相生相剋,開始說起了,但是,我們暫時還是先不說,我們還是先說說伽椰子它和葉黎一人一鬼。 梅中看到這個場景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秦穆然竟然會和梅中認識?

這怎麼可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