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隨後我們幾個人便入座了,我師傅和黃傑他們當天晚上又喝了不少的酒,而我和柳青兒吃過飯以後就早早的回房間休息了,畢竟他們喝酒不知道又要喝到幾點呢。

當天晚上的時候,我又做噩夢了,和那天的夢一模一樣,有個只有半截身子的女人衝着我求救,可是夢裏的我根本沒有任何辦法開口說話,跟那天一模一樣,我被嚇醒了。

等我醒過來以後,我心裏平靜了許久,只能把這當個夢了,隨後我便躺再牀上繼續睡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柳三爺便把自己的符紙以及八卦鏡交給了黃傑,黃傑拿着給了司機小王以後便吩咐了幾句,那司機便離開了這裏。

我們一行人在家裏無聊的傻坐着,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黃傑看着我笑着說道:“小貴,晚上你師傅讓你和青兒兩個人去我那大樓裏呢,你們害怕不?”

我想了一下以後跟着笑了笑說道:“那有什麼害怕的,應該不會害怕的。”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在一旁忍不住譏諷了一句“希望吧,你可別晚上嚇的尿褲子。”

“青兒,你怎麼說話呢?”柳三爺呵斥了青兒一句以後嘴上沒好氣的指責道:“你哪次不是你小貴哥哥救得你,你還這麼嘲諷人家?”

柳青兒跟着吐了吐舌頭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裝出一副乖巧的樣子笑着說道:“我就是和小貴哥哥開個玩笑嘛。”說到這以後柳青兒跟着看了我一眼,語氣之中有些威脅的味道看着我說道:“我說的對不對,小貴哥哥?”

我這個時候就感覺自己的腳被柳青兒這丫頭踩住了,這丫頭明顯是威脅我,但是我還確實有些害怕這丫頭,鬼知道我待會說錯話了,這丫頭會不會在私下報復我,沒準再給我來個過肩摔啥的,想想就害怕,於是我趕忙開口說道:“三爺,我知道青兒是開玩笑的。”

柳青兒這才把腳擡了起來,我跟着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柳青兒。

隨後,下午我們吃過飯以後,我師傅便讓我回放假打坐去,保存好體力,晚上好迎戰,如果遇到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有體力應戰。

但是我確實也很好奇,這大樓裏到底會不會什麼髒東西呢?

打坐了一下午以後,我感覺自己渾身體力也非常的充沛,我走出房間以後,衝了個熱水澡以後天色就已經漸漸的黑了下來。

我剛剛走出洗澡間的時候,柳青兒從臥室裏走了出來,看着我說道:“待會換好了衣服以後,下去吃晚飯吧,早點吃完晚飯,你跟着我還要去那大樓裏呢。”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說着話我便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找了一套乾淨的衣服以後換了下來,跟着我吹乾了頭髮以後便下了樓,我師傅他們看見我們兩個人下了樓以後,笑着說道:“小貴,你和青兒早點吃飯吧,我和你黃叔叔晚上還得喝點酒呢。”

我還沒說話呢,走在我身後的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邱爺,您得注意身體啊,不能天天都喝酒啊。”

我師傅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沒事沒事,晚上你們在哪大樓裏看着我也放心。”

柳三爺也跟着點了點頭說道:“你邱爺說的不錯,你們是應該獨自面對一些事情了,這次你們就當是個考驗了,而且小貴在你身邊,我還能放心一點。”

我聽到柳三爺對我的誇獎以後,忍不住訕笑的撓了撓頭,黃傑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小貴,青兒,如果裏面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你們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全,知道嗎?”

我衝着黃傑點點頭說道:“黃叔叔,你放心吧,我知道的。”

“嗯,那就行。”黃傑說到這以後頓了一下“你們兩個快去吃飯吧,飯菜都已經給你們做好了。”

我和柳青兒衝着黃傑點點頭以後便去用餐廳了,而我倆離開的時候就聽見黃傑對着我師傅說道:“不是我說你,老邱,孩子還小呢,你就讓他獨自去承擔這些事情?”

而我聽見我師傅低沉的嘆了口氣“你以外我願意麼?現在他們不承擔,以後承擔的會更多,何況我…..”

而我師傅最後的話我也沒有聽到說的什麼,反而是我師傅壓低了聲音,跟着我便聽到了黃傑的嘆氣聲。

柳青兒看着我發愣呢,便在一旁推了我一下,看着我問道:“吃飯啊,你發什麼呆呢?”

被柳青兒這麼一推,我當即就回過神了,我衝着她點點頭說道:“行,趕緊吃飯吧。” 288 巧遇鬼打牆

一邊吃飯柳青兒一邊看着我說道:“晚上出門的時候你再加個外套吧,咱們要是在那裏待上一晚上的話,會冷的,你穿厚點。”

我聽到柳青兒對我關切的聲音以後忙不迭的衝着她點點頭說道:“知道了,你也穿厚點。”

說罷,我便低下頭繼續吃飯了,吃完飯的時候就已經是七點半了,我和柳青兒又各自回到房間穿了一件棉衣。

這纔跟着我師傅他們告別了,隨後司機小王將我們的帶到了那個公司大樓,下車以後司機小王看着我們笑着說道:“我就不跟你們進去了吧,如果你們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我吧?”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好。”

此時我心裏也明白,這司機小王什麼都不會他進去了,如果真的碰到了什麼髒東西,他反而會礙手礙腳的沒準還要保護他,所以他不進去對於我來說自然是好的。

跟着我和柳青兒檢查了一下子自己身上的符紙和剪紙以後我們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便衝着這大樓走了進去,而這大樓的周圍卻是黑漆漆的一片,甚至比我們昨天白天來的時候還要黑暗一些。

此時周圍還在颳着一陣陣陰冷的小風,呼呼的風聲讓我不禁有些膽顫,我們兩個人走到了大樓門口的時候我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咱們進去吧?”

柳青兒衝着我點點頭說道:“好!”

說着話,我們兩個人便打開了手裏的狼眼手電,這狼眼手電是我和柳青兒來之前準備的,因爲黃傑之前跟我們說過,這大樓裏還沒有通電呢,所以帶上手電也方便一些。

於是我跟着柳青兒開着手電便走進了大樓裏,剛剛走進去的時候,我便感覺裏面的溫度驟然下降了不少,甚至有些陰冷陰冷的感覺,這種感覺跟在外面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跟着我和柳青兒對視了一眼,柳青兒拍着我的肩膀看着我說道:“怎麼了?你不會害怕了吧?”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那倒不至於。”說着話我們兩個人便衝着這樓道里走了進去。

走到了樓道口的時候,依舊是伸手不見五指,爲了怕摔倒,我走的每一步都非常的小心翼翼,而我擡起頭拿着手電燈照了一下以後,居然看到了一面八卦鏡,想來着應該是柳三爺讓弄的八卦鏡。

而這八卦鏡在我手電的照射之下顯得有些詭異,加上此時周圍的氣氛,我心裏都有些微微的害怕了起來,在這種環境下見到鬼不一定是最害怕的,而是你感覺周圍有東西卻始終都看不到,那纔是最可怕的。

我看了一眼柳青兒以後,柳青兒此時的臉色也不是太好看的,她見到我拿着手電照了她一下以後,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說道:“你幹嘛?”

我跟着回過頭笑了笑說道:“沒事沒事,我看看你怎麼樣了。”

“無聊!”柳青兒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經過我和柳青兒這麼一說話,氣氛顯然緩和了許多了,沒有剛剛那麼生冷恐怖的感覺,我跟着和柳青兒走在這臺階上,上了樓以後,我和柳青兒兩個人又在這走廊裏轉了一圈,而這走廊裏已經貼上了很多的符紙,並沒有什麼異常。

隨後我看着柳青兒說道:“這裏好像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吧?”

柳青兒跟着點點頭說道:“我也沒有看出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說着話柳青兒走到了牆壁上摸了摸這牆壁以後回過頭對着我說道:“這牆壁上也沒有看出來有什麼不對勁的,而且我感覺這牆壁上好像沒有之前那麼潮溼了。”

我跟着走上前拿着自己手裏的狼眼手電照了一下,確實,這牆壁此時看起來已經乾燥了許多,沒有如同之前那般潮溼了,跟着我衝着她點點頭說道:“可能惡鬼真的被驅散了吧?”

柳青兒聳了聳肩看着我說道:“我學藝不精,什麼也不知道,還得仰仗你這個天才呢。”

聽見柳青兒對我的挖苦以後我心裏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我擡起頭看着她笑了一下說道:“你就別挖苦我了行麼?”

“切,誰不誇你是天才?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厲害的很。”柳青兒沒好氣的對着我繼續說道:“您老人家還會謙虛呢?”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她說道:“行了,別說笑了,咱們再去轉轉吧。”

“行吧,聽你的。”柳青兒說道。 289 童子尿

柳青兒見我準備坐下來的時候,當即一把拉住了我,衝着我搖着頭說道:“別亂坐下來,你現在不確定你在什麼地方,如果你身後是樓頂的話,你一屁股坐下來,很有可能就摔死你了。”

聽到柳青兒的這句話的時候我當即嚇了一身冷汗,我看着柳青兒開口問道:“有這麼恐怖麼?”

柳青兒跟着嘆了口氣“一般遇到鬼打牆只能往前走,不能回頭的,以前我師傅就跟我講過一個事情,當時說有個男人騎着車子下班回家呢,在拐角口的時候遇到了鬼打牆,當時他走了半天也沒有走出來,最後累的實在不行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第二天再也沒有醒過來了。”

柳青兒的這句話頓時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於是我看着她問道:“後來呢?”

“後來那個男的掉井裏了,因爲男的是被冤死的,死的時候魂魄不散,我師傅做法事的時候才知道,原來他是遇到鬼打牆了。”說到這以後柳青兒看着我說道:“所以咱們此時只能往前走了,不能停下來,更不能回頭的。”

我聽完柳青兒的那個故事以後,心裏也有些膽顫,看來這些小鬼,惡鬼害人都是在無形之中啊,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說道:“那咱們現在就只能往前繼續走了吧?”

柳青兒衝着我點了點頭說道:“目前看來是這樣。”

不過不得不說,柳青兒很機智,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是鬼打牆,而我當時還在盲目的追着那黑影子呢,看來這鬼打牆應該也是那黑影所造成的。

隨後我跟着柳青兒便繼續往樓下走了。

我每走一步都非常小心翼翼的,生怕走錯一步,但是我們不管走多少步,下了多少樓層,自始至終都是在這樓道之中徘徊,我去過樓道的走廊,雖然黑漆漆一片的,但是卻每一層都是一個樣子,我甚至有種想要從窗戶裏跳出去的衝動。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那黑影反正是再也沒有看到過了,我和柳青兒走的都已經有些累了,甚至走的我兩條腿都開始發軟了,都沒有走出這鬼打牆,反而一直在一個樓道里徘徊,而柳青兒此時也是氣喘吁吁的樣子,看起來不比我輕鬆多少。

於是我想掏出來手機看一下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機已經沒有電了,而柳青兒出門的時候壓根沒有帶手機,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無奈。

跟着我一邊往樓下走着一邊對着柳青兒問道:“咱們到底還要走多久呢?”

柳青兒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反正不能回頭的。”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柳青兒問道:“那破除這鬼打牆有沒有什麼辦法?”

“有。”柳青兒看着我低聲的說道。

我聽到柳青兒這個怪異的語調以後,嘴裏沒好氣的說道:“有辦法,你怎麼還不早說呢?”說到這以後我有些氣呼呼的樣子對着她說道:“你不是打算一直不說,咱倆就一直困在這裏吧?我看咱們就算不是被這鬼打牆害死的,也得是累死的。”

柳青兒白了我一眼“你真想知道是什麼辦法?”

我衝着她點點頭說道:“你這不是廢話麼,說吧,什麼辦法?”

“想解除鬼打牆一般有兩種辦法,第一種像我師傅和邱爺他們那種道法高深,對於鬼打牆可以一眼看破的人。”

柳青兒還沒有說完呢,我就直接打斷了“你直接說第二種辦法就行了,第一種辦法肯定行不通,咱倆道法太低了。”

柳青兒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我低聲的說道:“那就是童子尿了。”說到最後的時候柳青兒的聲音幾乎是細不可聞了。

我聽清楚了,但是第一次看到柳青兒這幅羞澀的樣子,於是調笑的問道:“你說什麼?我沒聽清,你大點聲。”

柳青兒跟着伸出手衝着我的腰上就掐了上去,嘴裏還兇狠的說道:“你是真沒聽清還是假沒聽清呢?”

我頓時感覺自己一陣肉疼,趕忙開口求饒道:“我聽清楚了,聽清楚了。”

柳青兒手裏卻還在掐着我,嘴裏還不依不饒的說道:“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你大點聲!”

柳青兒此時模仿着我剛剛說話的語氣說道,我此時心裏有些後悔了,招誰不行,非得招惹她,於是嘴裏卻還求饒道:“我錯了,我錯了,青兒大姐,你是最好的,我錯了,我聽清楚了。”

柳青兒這才肯緩緩的放開了手,我跟着揉了揉自己的腰部,一臉疼痛的樣子看着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你下手能不能輕點啊?”說到這以後我揉着自己的腰部,我此時我都感覺我腰上都已經讓柳青兒掐的青了,不,此時肯定已經掐紫了。

“哼,讓你長個記性!”柳青兒看着我氣呼呼的說了一句。

我覺得柳青兒讓我長得不光是記性了,還有痛感,每次都把我掐的那麼疼,想想我真有種想要揍她的衝動,柳青兒要是一個男的,我一天揍她三頓,想到這以後我弱弱的看了一眼柳青兒,沒有吱聲,畢竟我是一個男人,得讓着點她,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小小的鄙視我自己一下。

隨後我看着柳青兒說道:“童子尿就交給我了,你在一旁看着就行了。”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隱隱之中感覺自己好像說的哪裏有些不對勁。

只見我拿着手電照着柳青兒的臉的時候,柳青兒臉色憋得通紅,嘴裏對着我沒好氣的罵道:“混蛋,誰要在一旁看着啊?”

我跟着趕忙意識到了自己說錯話了,訕笑了一下說道:“你想看我還不讓你看呢!”

“切,你那個小牙籤誰喜歡看啊!”柳青兒嘴裏罵罵咧咧的說了一句便轉過頭了。

我嘴裏卻也不饒人的說道:“你連牙籤都沒有。”

柳青兒背對着我聽到了我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氣得直跺腳,嘴裏還生氣的說道:“你最好快點解決了這鬼打牆,否則本姑娘將你閹了。”

我一聽柳青兒的話,頓時嚇得一激靈,趕忙開始脫下了褲子噓噓了起來,大概兩分鐘左右的時間我已經噓噓完兜上了褲子,我回過頭的時候看着柳青兒說道:“我已經噓噓完了,這周圍怎麼還是沒有什麼變化啊?”

柳青兒也打量了一下四周以後,嘴裏沒好氣的看着我問道:“你該不會已經不是童子了吧?”

“放屁,勞資這麼多年都保持着童子之身呢。”我當即罵罵咧咧的說了一句。

柳青兒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跟着柳青兒看着我說道:“咱們先下去看看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拿着手裏的狼眼手電走了下去,到了樓下以後,我才發現這次是真正的到了樓下了,到了一樓了,以後我看到了那個玻璃大門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忍不住長長的出了口氣。

柳青兒跟着在一旁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咱們現在怎麼辦?”

我想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咱們再找找那惡鬼吧,看看他在哪裏呢。”

柳青兒這個時候白了我一眼,看着我說道:“你還有童子尿嗎?”

我聽到柳青兒提到這個尷尬的話題以後,當即忍不住瞪了她一眼“你嘴裏能不能說點好話啊??”

柳青兒白了我一眼,嘴裏沒好氣的說道:“本姑娘樂意,你能怎麼着?”

我回過頭看了一眼柳青兒,嘴裏反駁道:“你這性格,以後找老公都不好找,就你這樣,誰娶了你誰倒黴。”

“王八蛋,你說什麼!”柳青兒的聲音大了起來。

我一想自己又要完犢子了,趕忙開口扯開話題說道:“行了,不鬧了,咱們先去找找這惡鬼吧,看看能不能找出來點什麼。”

“隨便!”柳青兒說道。

跟着我便和柳青兒在這樓道里走了起來,整整將這棟樓轉了三圈,我都沒有在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了,等我們轉到了樓下的時候,都已經沒有什麼體力了。

走到了門口以後柳青兒沒好氣的看着我說道:“咱們回去吧,今天晚上估計是發現不了什麼了。”

我跟着想了一下,點點頭說道:“那咱們走吧。”

想想也對,如果要出來早就出來了,想到這以後我便跟着柳青兒一起走出了這座大樓,看來今天晚上是沒有什麼收穫了,不過也不能說是沒有收穫,至少確定了一點,這裏面確確實實存在着一些髒東西,而至於這些髒東西都隱匿在了哪裏,這就不知道了,至少從鬼打牆結束以後我就沒有看到那個黑影了。

而出來以後我還問了一遍柳青兒是否看到了那個黑影的事情,而柳青兒也沒有在看到過了,可能那個黑影真的隱匿起來了吧。

跟着我和柳青兒走到了門口的時候,那輛黑色的奔馳車還停在那裏呢,我跟着走上前敲了敲車窗戶以後,很快那車窗便搖了下來,我看着窗戶裏面的小王開口說道:“王哥,送我們回去吧。” 290 奇怪的黃傑

王哥衝着我們點點頭以後,模模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看着我們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剛睡着了。”

我跟着笑了笑說道:“沒事的,王哥,你開車別睡着就行了。”

說着話我便拉開了車門,跟着一屁股坐在了車裏面,車裏面還開着暖風,我和柳青兒坐進來以後,頓時感覺暖和了不少。

隨後王哥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咱們現在就回去吧?”

我跟着嗯了一聲說道:“回去吧!”

王哥跟着點點頭以後,擰了一下鑰匙,腳下一踩油門,車子便緩緩的行駛了出去,王哥一邊開着車子一邊看着我問道:“小貴,你們在裏面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吧?”

我想了一下,回過頭看着王哥笑了笑說道:“沒有什麼太危險的,就是碰到了鬼打牆。”

而這個時候王哥跟着有些驚訝的看了我一眼,嘴裏卻很自然的說道:“不過也對,你們兩個都是黃總請來的人,自然要有些本事的,只是沒有想到你們小小年紀就敢隻身前往,說句實話,現在我們公司的人,都沒人敢來這裏了,之前黃總的助理,還有幾個民工全都是在這裏出的事情,當時那場景,你是沒見到,我看見那民工的時候,七竅出血,而且渾身都是引子,好像是被誰抓破的似的,但是就是查不出來,警察也查了,查不出來。”

我跟着點點頭看了一眼王哥笑着說道:“之前黃叔叔跟我說過一次,那事情應該挺嚴重的,不過這次有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呢,基本上沒有什麼他們解決不了的事情了。”

司機小王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我說道:“那對,那對,畢竟你們都是黃總親自請來的,之前也有人給黃總介紹了幾個江湖術士,黃總壓根不相信,本來大家都以爲黃總是不信鬼神的人呢,沒有想到,黃總這親自一叫,就叫了這麼厲害的人。”說着話那司機小王還一邊開着車子一邊衝着我比了個大拇指。

我跟着在一旁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跟着撓了撓頭看着小王說道:“其實也沒有那麼厲害了,我和青兒也是跟着我們師傅學習東西的。”

“不不不,你們這麼小的年紀就敢隻身前往,而且還一點事情都沒有,這點,我估計連我們這麼大的人都不敢去的。”說着話司機小王忍不住的搖了頭。

我在一旁笑了起來“所謂術業有專攻吧,我們乾的就是這個行業,見識的自然也是這些東西,所以也就見多不怪了,沒什麼可怕的了。”

“你就吹吧你,剛剛也不知道是誰嚇得渾身冒冷汗!”柳青兒坐在後面很無情的打擊了我一句。

我跟着回過頭瞪了一眼柳青兒說道:“你是不是傻?”

“混蛋,你才傻呢。”柳青兒對着我罵了一句。

而司機小王開着車子便哈哈的笑了起來“你們這兩個小傢伙還挺有意思的。”說到這以後司機小王看着我們笑了笑繼續說道:“不過也能看出來,你們都是黃總的貴客,你們和黃總關係非常好吧?”

我想了一下,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於是我看着小王哥點點頭說道:“我師傅他們和黃叔叔關係應該是最好的了。”說到這以後我看着小王問道:“對了,小王哥,你給黃叔叔開車多少年了?”

小王在一旁思索了一下,看着我說道:“好像得有七八年了吧,時間不短了,黃總這人不錯,對我們也特別的好,就是想不通,這麼多年了,而且他又這麼有錢,還是個單身漢,像我這樣的人都結婚了,黃總不知道爲什麼一點都不着急的樣子。”

說到這的時候我愣了一下,其實對於這些事情我也不太瞭解,畢竟黃叔叔爲什麼不結婚,肯定是有他自己的原因吧,亦或者是因爲他也跟我師傅他們一樣,一廂情願的喜歡着那個叫小慧的女人吧,但是據說那個叫小慧的女人都已經結婚了。

饒是如此,黃叔叔也好,我師傅也好,柳三爺也罷,他們卻還在等着這個女人。

而這個時候小王司機開着車子對着我笑了笑說道:“而且我經常能聽到黃總自己一個人嘴裏唸叨着一首詩,尤其是他每次去酒窖的時候,嘴裏都會念叨着一首詩,我每次都在酒窖外面等他的時候,都能聽到他念詩的聲音。”

我跟着笑了一下,說道:“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九十六聖君,浮雲掛空名?是不是這首?”

司機小王聽到這的時候趕忙點着頭說道:“對對對,就是這首,我經常聽見黃總念,有時候在辦公室的時候他都會念這首詩,我尋思着這首詩可能對於黃總來說意義不簡單。” 291 你手裏的東西

黃傑倒是也沒有意見,只是說讓我們注意安全,就在這個時候劉阿姨走了過來,看着黃傑和我們開口說道:“黃總,午飯做好了,幾位可以用餐了。”

黃傑跟着點點頭,撫了撫自己的金絲邊的眼鏡以後看着我們說道:“行了,不說別的了,咱們先吃飯吧。”

隨後我們幾個人便跟着進了用餐廳入座了,大家開始吃飯了,吃完飯以後,我便回到房間畫剪紙去了,然後又準備了一瓶好東西,晚上用的到東西。

而柳青兒也是坐在自己的房間裏畫着符紙,尋思着晚上可能會用的到。

到了晚上九點多的時候,依舊是司機小王開着車子載着我們去了黃傑的公司大樓,到了這公司大樓的時候,司機小王將車子停下了,打了個哈欠看着我們說道:“小貴,青兒,你們注意安全,有事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我就在車上等你們。”

我和青兒衝着司機小王點點頭說道:“行,王哥,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說着話,我們兩個人就一起下了車子,關好了車門以後,柳青兒看了我一眼說道:“走吧,咱們進去吧。”

我跟着嗯了一聲,便和柳青兒一起衝着這公司大樓裏走了進去,進了大樓裏以後,依舊是跟之前的那種感覺一樣。

我跟柳青兒一邊打着手裏的狼眼手電一邊往前走着,柳青兒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問道:“喂,你手裏的那是什麼東西啊?”

我跟着把自己手裏的瓶子舉了起來,衝着柳青兒晃了晃以後,疑惑的問道:“你是問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