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見我傻愣愣不說話,楊薇揶揄地笑着,又想損我兩句,這時候手機突然響了。

我拿起一看,眼睛一下瞪圓了,屏幕上顯示一個未知號碼,難道……

楊薇看我眼睛發直,湊過來瞅了眼,語調輕鬆對我說道:“東哥你怎麼這麼膽小?現在這個點,一些騙子都會打這樣的騷擾電話,你不會以爲老太太還能給你打電話吧?”

雖然她這麼說,可我心裏總也覺得沒底,於是點開了免提。

“孩子啊,你說話不算話啊,賺我錢不管我身後事,你這個騙子,你給我等着……”

到這裏我就已經聽不下去了,直接掛了電話,渾身汗如雨下。剛剛那聲音,還真就是老太太的!

楊薇看我這模樣

,也嚇一跳,她試探着問我:“東哥,你別嚇我,剛剛那電話是……”

“是那老太太的!”我接過話,哭喪着臉看着楊薇,“怎麼辦?”

“啊!”楊薇直接一聲尖叫,連跑帶跳鑽進她房間裏,我目瞪口呆看着她房門,聽到她反鎖房門的聲音。

這小娘皮還跟我吹,不也怕得要死!

不過說實話,我比她更怕,畢竟這事兒是我出的。如果說早上那通電話是意外,眼前這又怎麼解釋?

我瞪着手裏的手機,有些不知所措,好在手機再也沒有響起。

正恍神,忽然楊薇從房間跳出來,“陳東!”把她的手機遞到我跟前,衝我大聲問道:“這個,是不是那個老太太,這什麼意思?”

我愕然看向她的手機,映入眼簾的竟是老太太的照片,一臉怨恨地看着我,下面還有一行字: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你們看着辦吧!

“這個你們是什麼意思?關我什麼事兒啊?”楊薇嚇得花枝亂顫,情緒格外激動:“你招惹的,怎麼跑我手機來了?”

“你問我,我問誰去?”我現在心裏很不是滋味,指着自己鼻子衝她吼:“我他媽到現在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楊薇被嚇得不輕,整整一天,都跟一隻黏人貓似得,一步也不敢離開我,我上個廁所她得在門口等着,連睡覺都要我陪着她。

我跟楊薇兩個,整宿都在想辦法,她突然記起她有個老鄉,在城裏給人算命,在他們那片算是個懂門道的。

於是第二天一早,我打電話請假,拉着楊薇出門,去找她說的那個高人。

我也是沒辦法,畢竟心虛,但也不能這麼坐以待斃。萬一老太太真恨上我,我可就倒黴大了。

而等我看到楊薇說的那個算命的時候,不由得有些失望。

那不過就是個帶着墨鏡,坐在馬路邊上,扮瞎子哄錢的騙子,我跟楊薇站在馬路對面,清楚的看到那個假瞎子取下眼鏡,低頭找出手絹擦鏡片上的灰塵。

“這就是你說的高人?”我指着那個又把眼鏡戴回到臉上的假瞎子,衝楊薇道:“他在你們那片兒是高人?有多高?一層瓦屋高嗎?”

楊薇剛剛也看的清楚,聽我揶揄,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但依舊死撐:“都到

這份上還計較什麼,死馬當活馬醫吧,說不定真能救命呢?”

說着就拉着滿臉不情願的我走到假瞎子跟前,“先生,是我,還記得我嗎?”

假瞎子低着頭,裝模作樣點頭晃腦,“丫頭是你啊,咦,你這腳步虛浮,周身煞氣罩體,你旁邊還有個人吧?”

媽的,裝的還挺像!我有些不耐煩,楊薇卻死拽着我不放,衝假瞎子說道:“先生高人啊,您給我們看看,我們這是撞什麼煞了?”

假瞎子臉衝着我們站立的反方向,擺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掐指裝模作樣了一番,忽然眉頭一皺,飈出一句:“丫頭,你是被你身邊這位牽連了啊!你身邊這位,是不是最近撞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了?”

“對對對!”楊薇聽假瞎子這麼一說,頓時激動了,拽着我蹲在假瞎子跟前,“您這能破解嗎?”

說實話,我感覺眼前這假瞎子剛剛就是蒙的,可他說的倒也似模似樣,我也就只當是聽笑話,跟着楊薇聽聽,看他能掰扯出個什麼花來。

“嘶……我算算啊!”假瞎子又掐吧着手,眉頭皺的老高,好半天衝我和楊薇說道:“把你們的手給我摸摸。”

我有些不情願,看假瞎子那髒兮兮的手,心裏面別提多膩歪了,可楊薇這大姑娘居然還真敢伸手,連帶着把我的手一起給假瞎子遞了過去。

好在是假瞎子只是微一接觸就收了手,我看着楊薇一臉希冀的表情,心中隱隱也有些期待。

“這個有些不好辦啊!你們昨天干嘛不來找我呢?”假瞎子的表情有些難看,“而且本來這事兒跟丫頭沒多大關係,現在卻搞得有些難以破解了。”

楊薇一聽假瞎子這麼說,都快給急哭了,惡狠狠瞪了我一眼,問假瞎子有什麼辦法。

假瞎子接着掐吧着他那黑乎乎的爪子,好半天才開口:“解鈴還須繫鈴人,冤有頭債有主,要想化解此番劫難,得花一番功夫!”

我聽得有些明白了,楊薇比我更明白,她直接從兜裏抽出一張紅票拍假瞎子手上,“大師,這是定金,如果能替我化解這災劫,事後我還有重謝,是不是陳東?”

我被楊薇推得差點沒坐地上,可看她一副母老虎般瞪着我的模樣,也只能衝假瞎子哼哼哈哈,但心裏多半還是信了。

(本章完) 水靈來到門口對著老者點點頭,然後率先開門進去跟墨九狸說道:「夫人,鬼靈草的主人在門口想要見你們!」

「為什麼要見我們?」墨九狸聞言問道。

「對方沒有說!」水靈想了想道。

「讓他進來吧!」墨九狸聞言看了眼帝溟寒,然後說道。

水靈點點頭,打開門出去帶著老者走了進來,老者進來看到墨九狸和帝溟寒時,明顯一愣,他顯然沒有想到墨九狸和帝溟寒如此年輕,他本以為見到的會是跟自己一樣的老者。

墨九狸和帝溟寒也在打量著對方,雖然對方帶著斗笠,但是對方身上的氣息還是掩飾不住的,墨九狸和帝溟寒都有些詫異對方的實力這麼強!

墨九狸聞到對方身上淡淡的葯香,猜測對方要麼是常年和藥材打交道,要麼就是一名煉丹師,而黑衣老者打量了墨九狸和帝溟寒之後,視線落在了墨九狸的身上,因為他也聞到了墨九狸身上淡淡的葯香,斷定墨九狸是一名煉丹師。

「你是煉丹師!」黑衣老者看著墨九狸問道,雖然是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是的,前輩坐吧,找我們可是有事?」墨九狸聞言淡淡的問道。

對於墨九狸的尊稱,也讓老者對墨九狸的印象好了幾分,於是在一邊坐下,看著墨九狸說道:「我不喜歡拐彎抹角的,那我就直說了。我想問你如何認識鬼靈草的?還有你想用鬼靈草做什麼?」

「鬼靈草是難得的藥材,雖然現在我還沒有想用鬼靈草煉製的丹藥,但是遇到了自然不想錯過!」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她說的都是實話。

「那這魂靈丹是你煉製的嗎?」黑衣老者拿出手裡的瓷瓶問道。

「是的。」墨九狸點頭道。

「那你可是第三天界的人?你的師父是誰?」老者猶豫了下看著墨九狸問道,雖然對方帶著斗笠,但是墨九狸能感覺出對方情緒裡面,帶著一絲期待和緊張。

墨九狸有些好奇,不過想了想墨九狸還是看著黑衣老者說道:「前輩,我並非第三天界的人,而且我師父她已經退隱山林,不方便相告,還望前輩見諒!」

「這樣……那真的是遺憾了!」黑衣老者聞言有些失望的說道。

「你來自第七天界嗎?」黑衣老者看著墨九狸想了想問道,而且這一句對方是傳音問的。

黑衣老者聞言一愣回道:「我不明白前輩的意思!」

「你是墨族人吧,我在你身上感應到了墨族血脈!你不用誤會,我不是墨族人,也對墨族人沒興趣,我不過是欠了墨景風一個人情,如果你認識墨景風的話,等你回去見到他的時候,麻煩你幫我帶個東西給他!」黑衣老者繼續傳音道。

「抱歉了前輩,我其實不是墨族人,雖然不清楚你為什麼說我身上有墨族血脈,但是我確實不是第七天界的人,我來自第五天界上官家族!」墨九狸聞言看著黑衣老者說道。 假瞎子點點頭,又掐吧着手神神道道半天,衝我們忽然一樂,“得,我已經算好了,現在你們帶路,去你們住的地方佈陣,今晚就幫二位化解災難,只不過這祖師爺的香火……”

我心知這是又要錢,直接掏出五張紅票甩給他,將信將疑看着他收拾攤位。冷不丁,旁邊楊薇一腳踹在我屁股上:“還愣着幹嘛,叫車啊!”

我衝她呲牙咧嘴瞪了瞪眼,結果她居然衝我揚起小拳頭。秉承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宗旨,抱着終有一日要讓這小娘皮在我**要死要活的理想,我發揚風格叫了出租車,載着我們一行人回到租住的屋子裏。

假瞎子跟着我們到了屋內,也沒去我們房間看,直接在客廳轉悠起來,每到一個窗臺和門前,他都掐吧着手,嘴裏不知道嘀咕什麼。

好半天,這貨終於坐下,卻說什麼白天陽氣太重,沒法佈陣,得等晚上才能給我們辦事。

我一看假瞎子的架勢就明白過來,這貨明擺着,是準備在這兒混吃喝,不過爲了化解身上這無妄之災,我也認了,出了點血,整了兩桌菜,好容易跟假瞎子混到天黑。

看外面天黑了,楊薇明顯緊張起來,我也有些坐不住,假瞎子看我們這樣,好半天沒憋住笑,“你們都不用緊張,有我在,邪祟惹不到你們身上。”

可我們還沒來得及迴應假瞎子的話,楊薇和我的手機同時響了起來,我們兩個一看是未知來電,都沒敢接,幾乎同時把手機遞到假瞎子跟前。

假瞎子這時候還在給我們裝模作樣,“接,你們一起接,有我在,不必怕甚!”

我跟楊薇面面相覷,好半天壯着膽子接了起來,都默契的點開了手機免提鍵。

“吽!”

我和楊薇手機擴音器裏,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吼叫聲,屋內的燈泡驟然熄滅,周圍頓時陷入一片黑暗中。

“啊……”黑乎乎的房間裏,楊薇和我幾乎同時丟掉手機,奪路而逃,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一個黑影比我們更快衝到了門

口,並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打開了房門。

樓道里竟然亮着燈,藉着燈光,我清楚的看到,是假瞎子跳到門口,正準備衝出房門,他那矯健的速度簡直跟博爾特都有一拼。

看假瞎子都慫那樣了,我跟楊薇就更別說,爭先恐後着朝房門外衝去。

可我跟楊薇都還沒衝到房門口,假瞎子‘哎喲’一聲,我擡眼就看到假瞎子就像是撞到一堵牆上,整個人瞬間反彈回來,倒伏在客廳地板上。

我又驚又疑看着開啓的大門,就這會兒功夫,楊薇已經跳到門口,一隻腳即將踏出房門。

“啊……”楊薇一聲慘叫,隨後就捂着自己的腳蹲在了房門口,瞬間淚流滿臉。

我看着空蕩蕩亮着燈的門外,眼睛一下子瞪圓了,衝到假瞎子跟前,一把將他臉上的墨鏡拽下來甩一邊,然後衝他吼道:“他媽的這怎麼回事兒?”

“別動手,別打臉,萬事好商量!”假瞎子戰戰兢兢衝我舉手投降,瞅了眼門口蹲地上的楊薇,“鬼打牆,高等級的鬼打牆,這房子被鬼封住了!”

“操,這還用你說!”我兩眼噴火瞪着他,一把拽住他的領釦:“裝逼裝的不錯啊,今天要是你不把我們弄出去,信不信我就先弄死你!”

假瞎子拽着我的手,劇烈咳嗽起來,“咳咳咳,好說,好說,鬆口,你要我出手,總得先把我鬆開啊!”

看着手裏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的假瞎子,我知道今天算是真苦逼了,居然相信這貨有本事。頓時憤憤然一把將他丟在地上。

假瞎子趕緊從地上撿起剛剛掉下的揹帶,找回他的墨鏡重新帶上,我扶起楊薇,回到沙發上坐下,看那死瞎子怎麼辦。

就在這時,我那掉地上的手機裏傳出來老太太的聲音:“孩子,別以爲找個神棍就能怎麼樣,既然騙了我,安心等還債吧……”

老太太的聲音聽起來說不出的怨毒,楊薇驚叫一聲,顧不得腳上有傷,一下子撲我懷裏。

我這時候顧不得溫香軟玉在懷,衝着站在一邊,聽得

呆了的假瞎子大喊道:“還愣着幹嘛?你不是牛逼嗎?該你牛逼的時候來了!”

假瞎子衝我這邊哭喪着臉,咧了咧嘴剛想說點什麼,可朝我一瞅,又沒說出來,手指急促的掐吧好半天,最後一拍手:“靠,真當老子是病貓,好,今天就跟你好好掐巴掐巴!”

我意外的看着假瞎子從揹帶裏掏出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紅的,黑的,什麼都有,不過我看他那根玩具般一樣,頂多就只有我巴掌長的小木劍,心不住往下沉去。

難道今天是要天亡我也?把命交給這不靠譜的假瞎子手裏,真是倒黴催的!

假瞎子拿着一隻沒幾根毛,都快禿了的毛筆,也不知道蘸了點什麼在上面,然後開始在房間所有門上面鬼畫起來。

看他把屋子裏畫的亂七八糟,我忍不住衝他吼道:“你行不行啊,這都畫的什麼啊?”

假瞎子似乎被我刺傷了自尊,居然衝我反吼回來:“靠,我不行你行啊?沒有金剛鑽,你以爲我會攬這瓷器活?”

聽假瞎子這麼說,我也沒生氣,心也靜了下來,確實現在也只能選擇相信他了,不過我還是怎麼看他整的東西怎麼覺得不靠譜。

好容易等他畫完丟下筆,結果看他抄起那玩具木劍跳起大神舞,一直默不作聲縮在我懷裏的楊薇惴惴地說:“他是不是被上身了啊?”

我也是看的滿頭黑線,這他媽耍猴還是跳舞呢?可這屋子也沒猴子,跳的舞也亂七八糟的,這假瞎子到底想幹什麼?

就在我忍不住又想吼假瞎子的時候,假瞎子突然動了,他揮動着小劍,猛然朝門口一指:“媽咪媽咪吽,破!”

“轟……”隨着假瞎子手中劍朝,門口一指,原本空蕩蕩的大門口猛然空氣似乎扭曲波動了一下,我眼睜睜看着一道氣流從門口彈向假瞎子,接着假瞎子就飛到了半空中,然後重重摔在了客廳的地板上。

看到假瞎子摔地上齜牙咧嘴,連爬幾下都沒爬起來的狼狽樣,我和楊薇嚇得緊摟在一起,心中都感覺今天實在是太不妙了!

(本章完) 「上官家族,原來如此,那看起來是老夫認錯了,抱歉了!」黑衣老者聞言盯著墨九狸看了許久說道。

「無事!」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告辭!」黑衣老者起身看著墨九狸說道。

「前輩慢走,水靈,送前輩出去!」墨九狸說道。

「是!」

「前輩,請!」水靈起身看著黑衣老者說道。

黑衣老者對著墨九狸和帝溟寒點了點頭,跟著水靈離開房間。

直到水靈回來,黑衣老者徹底離開后,墨九狸的眼神微微一冷,帝溟寒在心裡問道:「怎麼了?」

「對方是墨族人!」墨九狸說道。

「墨族人?怎麼會?」帝溟寒也是一驚的問道。

「他在試探我,說感應到我身上的墨族血脈了……」墨九狸把老者和她的對話,說給了帝溟寒聽。

「但是他根本不可能感應到我身上的墨族血脈,反而是因為他在說的時候,我仔細感應了,他的血脈跟我有些相似,所以我猜他的墨族人,他說欠下外公一個人情,根本是胡扯!外公算透天機,即便派人來找我,也不會如此試探我!」墨九狸冷冷的說道。

「可是,他為什麼要試探你?」帝溟寒十分不解的問道。

「我想可能是因為丹藥,我記得娘親說過,擁有神印以後,就要我不要再暴露自己是煉丹師和陣法師的身份了!」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看起來,我們之後要多加小心了,免得暴露身份!」帝溟寒聞言皺眉說道。

「嗯,出去之後,我們要想辦法快點提升實力了。然後再前往第七天界,否則現在去了怕也只是送死!」墨九狸在心裡說道。

「沒錯,沒有絕對的實力,去了我們也做不了什麼,不過別擔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還有我在!」帝溟寒在心裡對著墨九狸說道。

「嗯,我知道!」墨九狸說道。

接下來兩人的視線再次看向面前的大屏幕,看拍賣會進行,藍莓已經在拍賣完第400個寶貝的時候,換下去休息了,現在在拍賣會中間的,是一個青衣男子,長相也是十分的帥氣英俊的青湖……

青湖的聲音很有磁性,讓下面不少女子都為之尖叫了,比起藍莓的乾脆利索,青湖的拍賣帶著幾分幽默,讓下面時不時的就傳來一些歡笑聲……

「下面拍賣的是今天的第505號寶貝……」青湖依舊是靈力灌注在聲音中喊道。

很快一個籠子出現在眾人的視線內,竟然是一隻藍色的小獸,蜷縮在籠子裡面瑟瑟發抖,看起來十分的可憐。剛要收回視線的墨九狸忽然餘光看到小獸的眼睛閃過一抹藍光……

墨九狸再次看向光幕內的小獸,這時青湖開始介紹道:「諸位,這是我們今天的第505號寶貝,是一隻水屬性的神獸,具體是什麼獸,目前為止我們也不清楚,外形就是這樣的,目前為止我們還沒看到它別的形態,當然也沒見到它化形!」 不過很快,這個念頭就被我拋到了九霄雲外。

因爲假瞎子突然從地上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嘴裏唸唸有詞,手中小木劍就在我們眼前,快速飄到了大門口,滴溜溜轉個不停。

被我看成玩具的小木劍,就這麼虛浮在大門口,發出一陣陣金鐵交戈的嗡鳴聲,不停的一上一下飄蕩着。

我和楊薇被眼前看到這一幕給驚呆了,我突然對假瞎子的能耐又有了信心,俗話說大隱隱於市,這貨看來不是吃白飯的。

“你們兩個傻逼看什麼呢?趕緊過來幫忙!”假瞎子雙手捏着一個古怪印決,冷不丁朝我跟楊薇招呼,一腳把他掉地上的揹帶踢到我們腳下。

“拿香壇,點五根香,放在飛劍腳下!”

我跟楊薇忙不迭拿起揹帶,小心翼翼湊到門口,楊薇從揹帶裏掏出線香,我在揹帶裏撈了半天,掏出一個小銅鼎,那眼前瞅着,不知道這是不是假瞎子說的香壇。

“還愣着幹嘛,供香壇,上香啊!”假瞎子看我跟楊薇磨磨蹭蹭的樣子,有些不耐煩。

這時候假瞎子是我們的主心骨,他說什麼,我們都沒有絲毫打折扣的照辦。

我們手忙腳亂地把五根香點燃,塞到小銅鼎裏,線香放進銅鼎那一瞬間,整齊排列着,分隔均勻地立了起來,線香燃燒揮發出來的香菸,都呈筆直狀,飄向空中的小木劍。

我跟楊薇嘖嘖稱奇着,以爲沒我們什麼事兒了,卻沒想假瞎子讓我們就蹲在小銅鼎跟前,只要線香一燒完,馬上再接着續上。

這一蹲就是一個小時,眼瞅着那不停吸收線香香菸的小木劍,在空中逐漸變幻着顏色。

這時候,小木劍驟然朝門口射了過去,穿門而出時,我和楊薇幾乎同時感覺到眼前一白,就跟被人丟了顆閃光彈一樣,慘叫着捂住眼睛倒在地上。

等我試探着睜眼,我欣喜地發覺自己眼睛啥事都沒有,可是馬上下一秒,我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幕給震驚了。

小木劍依舊還是虛浮在門口上下飛舞,房門口哪裏,本來空無一物的門框,無端冒起了一股黑霧,一個人影虛浮霧中若隱若現。

我仔細一看,嚇得屁

滾尿流,那門框裏映射出來的不就是那個從我手裏買骨灰盒的老太太嗎?

“呔,大膽孽畜,見了本神君居然還不走,是不是等本神君打你一個魂飛魄散呢?”假瞎子這時候聲音就跟換了個人一樣,聲調裏說不出的威嚴。

老太太沒有搭理假瞎子,而是把視線落在我身上,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孩子,這可是你逼我老人家的,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她說着,一隻滿是鮮血的手,突然從門框那邊朝我伸過來,不等我做出反應,閃電般掐在了我脖子上,然後迅速收緊。旁邊楊薇嚇得驚叫一聲,丟下我瞬間逃到客廳裏。

我本來還想給老太太好好說話,求她饒過我,可沒想她上來就直接動手,脖頸處窒息的感覺,讓我顧不得別的,我對着掐我的手,手腳並用着擊打起來。

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老太太伸過來的手跟生鐵一樣,我錘了半天沒起到任何效果,反倒是我越掙扎,呼吸越來越難以爲繼。

漸漸地眼前越來越黑,渾身的力氣似乎一下子離我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