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也相信這一點,再說了,姬姓是三界貴族,一般人也不敢去那裏濫殺無辜,那是會惹衆怒的。

雖然納蘭英雄牛逼了起來,但是我卻突然有一種慶幸的感覺。他總算是回到了人類的隊列,和那個罪惡的老怪物勢不兩立了。說實在的,我和這個納蘭英雄之間的恩怨基本無解,但是在對那老怪物的態度上,我和納蘭英雄還是保持一致的,那就是罪魁禍首,一切都是因爲他而起的。

大汗鐵木真臨毀滅前所託,我不敢忘懷,時時刻刻都記在心裏。現在只要是一想起這王八蛋來,我就恨得牙癢癢!但是當時的本體又是誰呢?此時,我倒是懷疑起了一個人,那就是冥宗主。不然,憑什麼那位傳承閣的老大會如此的袒護納蘭英雄呢?憑什麼會讓一個人加入傳承閣呢?不僅如此,還給了他足夠的地位。這一切,都是那黑袍老怪運作的。

看來,我接下來要查查這冥宗主的底細了。看看這老魔頭到底是個什麼歷史,應該能發現線索的。我甚至懷疑,他這個宗主的位置,都是這黑袍老怪幫他弄來的。

如果是這樣,也就不奇怪了。那麼我要做的事情可就複雜了很多,殺上那傳承閣,恐怕我還沒這個實力。

一路上走走停停,這一日,就到了西陽城。西陽城距離東陽還有三百里,如果是騎着大龍馬也就是半天的路程。但是這馬車趕路,至少還要三天。看天色已晚,便住下了。

這一代都是我遠古大道的地盤,住着的大多數都是人類。但是也有例外,有些魔和妖也混居其中。我們一入城,就感覺到了與大多數城池的不同,這裏的百姓的眼神裏都透着狐疑,說話都是三五成堆,小聲輕語的。看到我們後,還會轉身離開。沿着大道前行,正看到有人敲鑼打鼓,舉着牌匾在前面走着,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小一和小二要喊他們讓一下,我說不急,我們可以等等。

前面很快就到了城主府,城主府前樹滿了功德碑。這羣人在門口開始吹吹打打。很快,一個穿着粗布衣裳的半大老頭子出來了,臉上都是皺紋,他拱手道:“大家擡愛,大家擡愛,我身爲城主,爲大家辦事是應該的,你們這是幹嘛啊!”

“王大人!您作爲父母官,清正廉潔,執政爲民,可以說是一萬年也遇不到的一個好官啊!我們做了一個牌匾送給您,也是我們大家的心意,你一定要收下啊!”

接着,足足七米長的大牌匾擡了過來,掀開一看,四個大字:愛民如子!

這位王大人淚光閃閃,拱手說:“多謝大家的擡愛了,多謝了!”

接着,這羣人將牌匾掛上了大門樓,之後就散了。

就聽欲乘風嘟囔了一句:“還有此等好官嗎?我人族還有此等愛民如子的好官嗎?不都是溜鬚拍馬,趨炎附勢,去視察災情都要人揹着走的王八蛋嗎?”

我心說尼瑪,這不是當代焦裕祿嗎?這不是活在我心中的孔繁森嗎?忍不住眼睛也溼潤了。

這粗布老者揹着手看看牌匾,之後退進了院子,關了大門。

欲乘風不屑地一笑說:“真會裝,宅子這麼大,非要穿個布衣。賣掉一半宅子,辭掉幾個下人,換幾身新衣服穿很難嗎?”

我這才意識到問題了,心說這裏面有貓膩啊!這到底是在搞什麼鬼哦!

西陽酒店雖然不比東陽酒店的奢華,但也算是當地首屈一指了。我們進去租了個院子住了下來。迎賓小姐剛要轉身離開,我叫住她問了句:“這位姑娘,你對你們城主有何看法?”

“城主大人愛民如子,清正廉明,是難得的好官!公子如果沒有別的事,我下去了。” 她走了,之後我在酒店的竹林裏打拳,到了傍晚的時候,我出來,看到有花匠在修建花圃。我過去問:“老人家,你覺得你們城主爲人如何?”

老人立即放下了手裏的活,對着天空一抱拳說:“城主大人愛民如此,清正廉明,是難得的好官吶!”

就這樣,我問了七八個下人,都是很謹慎小心地擺好姿勢,來這麼一句。這在西陽城似乎成了一句口號。但是我看得出,大家說這番話的時候,是多麼的心虛,和恐懼。

天快黑的時候,我便要回去院子。但是突然就覺得身後有人,我猛地一轉身,這人又不見了。我心裏一驚,心說是誰這麼快?

我又轉過身來,就聽身後有人開話了。

“楊落,我們走個交易如何?”

我這才又轉過身,直接看到黑袍老怪站在我的身後。我歪着脖子看着他說:“曾幾何時,你是高高在上的大能,我只是小蝦米。現在似乎不同了,你這位大神的分身竟然都要和我來做交易了。”

“只要你和我一起殺了納蘭英雄,我就把你的原配妻子風綵衣還給你。”

我搖搖頭說:“黑袍,我不是東翼,我是楊落。風綵衣也不是我的原配妻子,我的原配妻子是三界貴族姬子雅!”

“就算是這樣,納蘭英雄總是你的敵人吧,他可是殺了南宮燕的罪魁禍首。你難道不想爲南宮燕報仇嗎?”黑袍慢慢擡起頭來,一臉的濃霧裏那閃閃發光的兩隻眼睛令人看了毛骨悚然。

隨後,他臉上的濃霧消失,露出了南宮燕那嬌好的面容來。

“我還沒問你,燕子的靈魂在何處呢!”

“南宮燕就是風綵衣,風綵衣就是南宮燕。南宮燕死後重生是一定的,她就是你前世今生的活冤家。你還在乎什麼南宮燕風綵衣啊!”黑袍說,“我們合作,殺死納蘭英雄,替死去的南宮燕報仇,你覺得怎麼樣?”

我搖搖頭說:“我要殺的人是你,不好意思,我不會和你合作的。”

“楊落,你不和我合作,你會後悔的,我會讓你後悔莫及!”他突然吼叫了起來。

“不,我從來不會相信自己的敵人。我和你合作,會辱沒我的名聲。恐怕,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我指着他說,“你要是不走,是不是要和我打一架呢?”

“真的是虎落平陽被犬欺,楊落,你會明白今天的決定是多麼的錯誤的。”黑袍哼了一聲說:“你就不怕我毀了這具肉體嗎?”

“不死鳥風綵衣的肉體,你願意毀滅,我無所謂。不過你做好這個準備了嗎?你和她之間不是有契約的嗎?”我不屑地一笑說。“我知道抓不到你,你身法矯健,但是我發現你還是不如納蘭英雄有忍耐力和韌性,這才被追殺了十幾天吧,就扛不住找我結盟來了?可能你太小看我了,殺納蘭英雄,根本不需要和你結盟。”

我話音剛落,就聽到了一陣爽朗的大笑聲。接着一身白衣的納蘭英雄出現了。他笑着說:“黑袍,你太不瞭解楊落了,他是永遠不會和敵人做交易的,你和他只有你死我活的關係。你還要跑多久?難不成,你要逃一輩子嗎?”

“混蛋,一羣敗類,竟然都背叛我。”他哈哈大笑着說:“楊落,我實話告訴你,冥古其實就是當年強迫公主的人,哈哈,是我和他一起做了這件事。”

隨後仰天長嘯道:“冥古,你竟然背叛我,後果你承擔得起嗎?楊落,我給你指明瞭目標,你接下來有的忙了哈哈……”

之後,他又指着我說:“楊落,難道你不要自己的女兒了嗎?”

щщщ▪ ttk an▪ C〇

我笑着說:“我從來不和敵人做交易。”

納蘭英雄罵了句“畜生,我這麼混蛋也幹不出強迫女子的事情。你竟然對一代君王的公主強迫,簡直令人髮指!”

“不僅是強迫,還是當着鐵木真的面,那又能怎麼樣?這就是我,我爲自己代言!”他說着哈哈笑了起來。“楊落,你不和我合作,等着爲你的女兒收屍吧!”

之後黑影一閃,竄進了竹林,納蘭英雄追了進去,但是剛進去,就聽哄地一聲,身體就倒飛了出來。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但是隨後立即跳起來,再次追了出去。看來,這兩位的戰鬥將會長久地進行下去了,我在想,是不是要幫一下納蘭英雄呢?

這個問題讓我糾結了很久,最後我覺得這些事先放一放,尋找材料纔是真的。納蘭英雄獲得了一件準神器都這麼威風,竟然能追得黑袍如喪家之犬。試想,如果我打造了神器,是不是就可以殺上那傳承閣手刃冥宗主冥古了呢?

至於黑袍和冥古外加一個納蘭英雄,可以說這就是三隻狗,狗咬狗一嘴毛,也是挺好的。不用說,冥古和納蘭英雄都受不了這位的威脅,開始和他攤牌了。

之後這黑袍老怪竟然想到了和我結盟,我要是和他結盟了,怎麼對得起死去的大汗鐵木真?又怎麼對得起死去的東翼大神啊!

當我是什麼東西了,我呸!

我一邊往回走,就聽路旁有人叨咕,說城主大人爲什麼那麼好,能攤上這麼一位城主是大家的福氣。我心說這他媽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搞什麼鬼啊這是?咋聽着這麼玄乎呢?

回到院子裏,進了屋子,就看到了一幅字畫掛在了牆上,上面寫着:執政爲民,以身作則!題名是王乾。不用說,這就是那位王大人啊!

心說好奇怪啊!也沒太在意,吃了飯,睡覺,第二天一早就趕路走了。

出了西陽酒店,走了不遠就看到了一個牌樓,上面寫着“禮儀之城”四個大字。

我們從下面路過,一路暢通地出了東門,上了官道。我們剛出來不久,就聽明月說了句:“楊落,你快看,後面怎麼了?”

我調轉馬頭看了下,發現開始有官兵在門前亂了起來,雖然走出來已經有五里路了,但還是能看得出,這是在加崗的動作。接着,開始有人設路障等一系列的動作。

我說:“不知道,怕是有什麼事吧!”

明月放下了簾子,之後縮進去,我們繼續趕路。

回到了東陽後,還沒進大門,就聽有人喊話:“老爺回府啦!”

接着,一羣人在師姐的帶領下,都跑出來在院子裏戰成兩排迎接。師姐穿的也是端莊得體,落落大方,她站在中間,端着雙手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微笑着說:“夫君辛苦,我們爲夫君接風洗塵。”

我心說師姐啊,你還不如送太陽啊,這是在搞什麼啊!

不用說,我走的這些日子,她淨是培訓這些了吧!我看看米戀她們,都在抿着嘴笑。

我在心裏嘆口氣說,媽的,白富美到什麼時候都是白富美,師姐就算是到了這裏,還是這麼霸道。

大家吃飯,我喝了不少酒。

剛喝完就看到一道黑影落到了我的院子裏,我迷迷糊糊就看到那黑袍老怪了。我心說這傢伙膽子還真的大了,竟然自己送上門了。我喊了句:“好大的膽子,竟然來送死,大家圍住他,這是他找死,誰也怪不得!”

黑袍老怪哈哈笑着又躍上了屋頂,我追過去的時候,直接看到了納蘭英雄和冥古在我對面。我們四個,站在四個屋頂上,對望着。

黑袍哈哈笑着說:“楊落,你的仇人其實更多的是冥古,你不會幫着他來打我的吧!”

我哼了一聲道:“我一個個收拾,黑袍,冥古,納蘭英雄,你們三個,都該死!”

我直接拽出了黑鈦長劍來,指着說:“你們既然來了我九幽府,就別想好好出去了。”

黑袍老怪大笑了起來:“楊落,打可以,但是到底怎麼打?總不能我們三家混戰吧!戰鬥應該是分兩派比較好,我看你最好和我暫時結盟,不然我們三個打你一個就不好了!”

我哼了一聲說:“我是不會和你們任何一個結盟的,你們隨便結盟好了。”

黑袍老怪點點頭說:“看來,也只能如此了,冥古,納蘭英雄,我看你倆最好暫時和我結盟,這九幽府是來得容易,出去難啊!”

此時,天琴出來了,跳到了一旁的位置,堵住了一方,朱羽也已經飛上了天空,玄武和柏芷都在我的身後,綺羅在我的左邊廂房上。

在冥古的身後,是米戀,此時那七郎,魑魅,魍魎,辟邪都在地面上陰着冥古,白公主的那龍之九子也是爬的滿處都是,但是掐點站位都很妥當。

青鸞此時也騰空而起,和朱羽兩個一紅一青,盤旋着。可以說,我們給三個人編制了一張大網。

我也明白,這是黑袍老怪被追殺的走投無路了,纔想到了這個自投羅網的損招。

鄧佳迪的飛劍在她身體周圍旋轉着,可以說她這裏是最弱的,但是旁邊有石進,有陳廷芳在助陣。在最後面,邦哥和師姐遠遠站着。

邦哥這時候說了句:“三位這是要幹嘛啊?我們幫你們看着不讓人打擾,你們先打,打贏了的可以離開,輸了的留下性命!”

黑袍老怪哈哈笑着說:“冥古,納蘭英雄,我看,我們還是並肩作戰的好,殺出一條血路,不然大家一起死在這裏,灰飛煙滅!” 聽黑袍老怪這麼說,冥古看看納蘭英雄,之後點點頭說:“我同意!”

納蘭英雄也勉強點點頭說:“今日脫困後,分道揚鑣。”

黑袍頓時朝着納蘭英雄聚了過去,冥古隨後也靠了過去,三個人背靠背,這樣就能互相照應了。

偏偏,這黑袍又笑着說:“各位,相信打起來的話,誰也得不到好處,這裏也會變成一片廢墟了。我覺得即便是打,我們也去那邊空地上打去吧。這樣避免有不必要的損失。”

這話算是說到了我的心窩裏了,這金子是小事,這宅子是大事啊!這要是打起來,這麼好的宅子就要毀於一旦,能不心疼嗎?

邦哥這時候哈哈笑着說:“黑袍老妖怪,難道你今天還想從老夫手裏逃出去嗎?我答應你,給你這個機會!”

黑袍和兩外兩個一商量,他第一個朝着院子外的空地而去,嗖地一下,一道黑影就閃了出去。我隨後就到了,死死盯住他。

他落地後倒是不跑,等着納蘭英雄和冥古這倆王八蛋。這倆人也都到了戰圈內。邦哥爲了防止在這短暫的包圍圈沒有設置好的情況下他們逃了,親自到了一旁,揹着手看着。

在這綠油油的草地上,三個混蛋背靠背站好了,之後,這黑袍老怪哈哈笑着說:“好了,來吧!”

狼靈這時候撲了出來,一頭頭的已經長成了大狼了,比我上次去看他們又大了一圈。有趕上毛驢個頭的趨勢。這些傢伙一出來,就將三個人圍上了,獠牙露出來,哈喇子滴滴叭叭往下掉。

納蘭英雄說:“難纏的傢伙,似乎大了很多啊!”

我呵呵笑着說:“你一直在長,它們當然也要長。”

這神龍的九個兒子也都噼裏啪啦圍了過來,七郎這不死鬼第一個跑過來衝了上去。雖然這傢伙攻擊力不咋樣,但是不怕死啊!他黑皮黃毛的,穿着一身鎧甲,一跳就撲了上去。攻擊隨之就展開了。

納蘭英雄頓時血魔變,身體嗡地一聲響。直接朝着七郎這醜鬼就是一腳,直接踹胸口上了,七郎的身體就像是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這一腳確實太狠了,也怪這七郎確實是弱,飛得已經太遠了,直接掉到了遠處的河水裏,撲通一聲就不見了。

狼靈此時已經撲了上去,但是在這樣三位的防守下,狼靈被一匹匹給踢了出來,龍之九子卻立即撲了上去。狼靈落地後,猛地彈跳起來,抖抖毛再次撲了上去。

朱羽性子急,直接從天空俯衝下來,一雙鋼爪直接朝着那黑袍怪抓去,黑袍怪一隻手伸出來,頓時黑氣瀰漫,周圍被黑暗的能量吞沒了。沒錯,他是掌握了黑暗的能量的。

朱羽沒地方下手,頓時又拔高了起來。

進攻的狼靈這時候也停下了攻擊。這黑暗的能量不停地在蔓延着,圈子越來越大。邦哥罵了一句:“該死,要是暗黑之子凝夜在的話就好了,他是可以吞噬這黑暗能量的。”

我說:“凝夜不在,我照樣可以!”

我拔出了黑鈦長劍,直接就衝了過去,我一頭就扎進了這黑暗之中,雖然眼睛看不到了,但是我的感覺變得無比的靈敏。這黑暗的能量在我的身體周圍開始旋轉了起來,變得爲我所有,最後這圈子越來越大,終於,我感覺到了這三個人的位置。腳下太極雙魚圖形成,破天九式的第一式血脈暴漲,第二式靈識頓開接連展開。

經過這一番準備過後,我猛地喊道:“黑暗之力,爲我所用。”

頓時,所有的黑暗能量都旋轉了起來,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就聽那黑袍老怪罵道:“混蛋,沒想到你竟然能控制黑暗,竟然還這麼強!”

他就站在我的前面,在這黑暗颶風之中搖搖擺擺,倒是納蘭英雄和冥古好一些,兩個人還都站得穩。我大吼一聲,長劍舉起來,黑暗的力量開始在劍尖上凝聚,長劍開始吸收這些能量入體,發着嗡嗡地響聲。

最後,所有能量都聚集起來的一瞬間,風刃在我身體周圍形成,三十六個風刃不停地旋轉着,越來越快。我豎起長劍,往身側一拽,隨後掄起來一個大圓,直接劈了出去。

頓時一道黑色的劍影朝着三人而去,隨後就是三十六道風刃嗖嗖嗖嗖地破風之聲。

這能量之大,黑袍是最清楚的,我看到,納蘭英雄準備接下來,他往前一站說:“兩位,在我身後給我加持!”

那兩位互相看看,竟然在他身後猛地一起推出一掌,將這納蘭英雄的身體直接就給推了出來,納蘭英雄來不及反應,也就是不到零點一秒的時間吧,直接就用胸口撞在了這黑暗能量的劍影上,隨後風刃似乎是有了導航一樣,都朝着他的身體而去。

就聽轟隆一聲巨響,巨大的爆炸衝擊波四散出去。一朵塵雲升騰了起來,旁邊的樹林都跟着忽地一聲震顫了一下。緊接着被衝擊波推得樹林呼呼響了起來,樹枝被折斷了無數。

七郎此時本來是朝着這邊奔跑的,但是硬是又被這衝擊波給撞了回去,身體就像是一片樹葉一樣在空中翻騰着再次掉進了喝水裏不見了。看來穿着重重的鎧甲的他又沉底了,要爬好一陣才能上來。

此時,我們大家都睜不開眼了,紛紛眯着眼搜索着另外兩個傢伙,卻發現,這倆老王八蛋早就不知去向了。塵埃落定後,邦哥從一旁的樹林裏出來了,他雙手一攤說:“跑了,兩個老狐狸,竟然讓納蘭英雄當炮灰!”

再看納蘭英雄,被這一下炸得是口吐鮮血,身體倒飛出去撞在了假山上,撞碎了一座假山後,躺在了地上。他捂着胸口慢慢坐起來,擡頭看着我說:“楊兄,我不是輸給你了,你那一下,我完全可以接下來的。這兩個混蛋,簡直就不是人。”

我拽出土豪金來,高高舉起,我一腳踩上去,舉着土豪金說:“你還有要說的嗎?”

“不甘心,我隱忍了這麼久,這樣就死了,不甘心。”他又是一口血吐出來了,心脈受損的他提不起任何的真氣,只能閉着眼無聲地哭了起來。他說:“我本來可以接下來這雷霆一擊的,但是沒想到那倆混蛋竟然拿我當肉盾。”

“你要是沒有別的說的,我就要送你去死了。”我將所有真氣都調動了起來,舉着這把土豪金,剛要動手,就聽身後喊了句。

“住手!放開我的英雄哥哥!”

我回頭一看,是欲乘風,她跑了過去,一把就推開了我說:“你要殺,就殺了我倆吧!”

“欲乘風大師,他可不是什麼好人。”我不屑地哼了一聲。

欲乘風搖搖頭說:“我不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我認定他了。”

“你不要傻了,我有很大的把握,你是幽冥谷裏我老師梅德龍的親生女兒。我們纔是一家人。”我伸出手說,“你過來。”

“你滾開,我是不會放棄英雄哥哥的。”

納蘭英雄這時候朝着我喊了句:“楊兄,在給一次機會吧!這次,不算是堂堂正正打一場啊!我被人陷害了,你這樣殺了我,不公平。我不服!”

偶像歸來之老婆回家做飯啦 我伸手指着他說:“你服不服能怎麼樣?今天我殺你易如反掌!殺死你我才能消了心頭之恨,你殺死燕子,你帶陳金剛又踩扁了我的人偶燕子,你竟然還敢偷我的女兒,這都是你做的好事,不殺你,不足以削心頭之恨!”

“楊兄,再給小弟一次機會,最後一次機會。只要是你讓我活着,我就會殺了這兩個老東西,報我今日之仇。他們之所以把我推出來當肉盾,就是因爲知道我出來就必死無疑,可是如果楊兄能給小弟一次機會,他們就不會得逞了。”他突然就跪在了地上,擡手就打了自己兩個大嘴巴:“楊兄,再給小弟一次機會,最後一次,我一定會殺了那兩個老混蛋的,楊兄!”

欲乘風此時竟然也陪着納蘭英雄跪在了地上,她含着淚說:“楊大人,我也求求你,給他一次機會,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飄羽鐵的下落嗎?我告訴你。”

她從懷裏拿出一封信來,說:“這就是飄羽鐵的消息,是我醒來的時候身旁放着的一封信,開始的時候我不識字,不懂,就收了起來,最後看了才明白,這上面說的就是飄羽鐵的所在的位置。那十八斤飄羽鐵就是從那裏找來的。”

我伸出手的時候,她卻縮了回去。

“楊大人,求求你,饒了這納蘭英雄。這一次,就這一次。”

我看着她說:“你圖什麼?爲了這個敗類,變得一無所有了,最後這一點值錢的消息也都拿出來了。但是,他給了你什麼?這就是個只會騙姑娘的小白臉兒。他要是真的喜歡你,就不會要一個姑娘的錢去打造什麼月陰甲。你吃過苦,受過罪,難道你不知道貧窮意味着什麼嗎?”

最後,我痛心疾首地說:“我們纔是一家人啊!你一定是我梅老師的女兒,是梅芳劫持了你的身體來到了異界,又把你拋棄在這裏的啊!”

她喊道:“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用這消息換納蘭英雄一條命。”

納蘭英雄這時候擡着頭說:“楊兄,求你了,最後一次機會!” 他開始抽自己的大嘴巴。接着,我看到欲乘風也開始抽自己的大嘴巴了。這一下下抽的,抽的我心裏一抽一抽的。

我伸出手說:“拿來!”

欲乘風抓得緊緊的,說:“你先答應!”

“我可以搶!”我說。

“你不會的,你先答應放英雄哥哥一馬,這就是你的了。”她說,“不然我就燒燬了,我陪着英雄哥哥一起去死!”

我看看大家,所有人都不說話了,看着欲乘風。師姐這時候過來說:“師弟,算了,你就給納蘭英雄一次機會吧。你也說了,乘風大師可能是老師的女兒,你就當給老師一個面子。”

我舉着長劍,滿眼都是淚,我此刻想的都是南宮燕,我那拜了堂還沒入洞房的妻子。我雙手舉着劍,嗷嗷地喊了起來。納蘭英雄嚇得直接趴在了地上,他喊着說:“楊兄,饒命,饒命,就饒我這一次吧!”

欲乘風趴在納蘭英雄的後背上喊道:“砍吧,把我倆一起砍死好了。”

我撕心裂肺地喊了起來,之後還是一閉眼,收了長劍,轉過身說了句:“納蘭英雄,你走。欲乘風,不能走。”

納蘭英雄這時候趴着到了我的身前,說了聲:“楊兄,多謝楊兄不殺之恩。”

說完後,站了起來,捂着胸口奔跑了出去,鑽進了樹林。

我轉過身的時候,看到欲乘風是在看着納蘭英雄的後背微笑的。

“你怎麼這麼傻?他不值得你這麼做。”

“我和別的女人不一樣,我喜歡一個男人,是很難動搖的,我看好英雄哥哥,他能屈能伸,並且做人有準則,不動搖。爲了達到目的,可以忍辱負重。你看着吧,英雄哥哥絕對會有成神的那一天的。這一天不會太遠了。”她說完,一口氣沒上來,噴了一口血霧出來。

隨後她擦了一把說:“嚇死了,幸虧英雄哥哥沒事。”

“我要是真的殺了他,估計你就會暴斃而亡了吧!”我哼了一聲,伸出手說:“拿來吧!”

她把信遞給了我,我打開一看就看出了是梅芳的筆跡了。我說:“不是梅芳就奇怪了,看來我判斷的一點錯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