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唔,謝謝龍爺爺~」

「來來來,安小姐,多吃點~」

「好呢,謝謝忠伯~」

龍家餐廳里,龍老爺子,江奶奶,忠伯,安幕西,還有龍道一……

五個人圍坐在一張大圓餐桌上,桌子上滿滿當當的擺放著二三十個菜肴。

三個長輩不停的起身彎腰,拿著乾淨的碟子,夾滿之後,轉到安幕西面前停下……

儘管面前已經擺滿了一堆了,可安幕西依舊來者不拒,每次都是伸手端起,放在自己面前,滿臉帶著甜蜜微笑向長輩表示感謝。

有句話叫什麼來著?長者賜,不敢辭嘛~

何況,這些菜肴,真的超級好吃啊~而且,自己完全吃的完啊~

而且,小肚子都不帶鼓起來的那種~

……

「……」

龍道一覺得,自己好像不存在一樣~

以前,在這個家裡,只有自己享受得到這樣的待遇好伐?

如今,自己被無視了,像個傻子…不不不,像個要飯的……

吃飯什麼的,一點也不重要啊,多吃一口,少吃一口有有什麼關係?

重點是……倫家有喜事要宣布啊~

倫家六星了啊~

六星啊~

眼下,還有什麼事情比洗個澡出來,發現自己跨入六星高手的行列,更值得開心的事么?

這樣的喜悅,擱在心裡,是多麼憋屈啊…誰還有心思吃東西啊……

……

「咳咳~爺爺,奶奶~」

龍道一終於忍不住了,既然你們不理我,我主動點好吧?

「小西啊,你再嘗嘗這個,爺爺告訴你哦,這道菜可是古時候皇太后最愛吃的呢……」

自己爺爺溫柔慈祥的模樣,看的龍道一目瞪口呆。

這還是自己印象里的爺爺?

好吧,這都不重要。

難道,您都沒聽見孫子在呼喚嘛?

是的~

沒人看他一眼……

「內個~爺爺奶奶~忠伯~安幕西!」

這次,龍道一加大了聲音~

「嗯?」

安幕西嘴裡塞滿了食物,一邊咀嚼一邊抬頭看了他一眼。

爺爺奶奶和忠伯三人,此時也終於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嗯?一一,怎麼了?」

老爺子皺著眉問道。

「咳咳……內個,爺爺,我有事情要宣布~」

「什麼事情不能等小西吃完飯再說啊?」

「……!是親爺爺嘛?」

「是啊,一一,你這孩子,這麼大還是毛毛躁躁的!有什麼事等小西吃好了再講!」

「emmmm……是親奶奶嘛…」

……不管了~

「我想要說的是……我六星了!」

「哦!知道了,吃飯吧!」

聽到竟然是這事兒,老爺子臉上毫無波動…

反觀江奶奶和忠伯,也是一樣的淡定如初…

……

「這…是個什麼情況啊?六星,我六星耶~你們都不打算誇我的么?

二十多歲就六星,還有誰?還有誰啊?

你們怎麼可以這麼淡定?這麼雲淡風輕啊……寶寶不服~」

……

其實,也不怪龍道一戲多,這種事情,放在誰的身上,都會有這樣的想法。

事實就是,不管我們長多麼大,也無論事業多麼成功,在家中的親人長輩面前,我們永遠都只是個孩子~

就像……那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在監獄中看到白髮蒼蒼的老母親,也會流淚,會痛哭失聲。

就像,一百歲的老母親,春節還給八十歲的女兒發壓歲錢~開口閉口,還喊著乖乖~

就像,小時候拿了獎狀,一路上都緊緊的藏在身上,捂在手中,生怕被風吹跑,被雨淋濕,被人搶走。

然而一進家門,就把它高舉過頭頂,興奮的奔跑著來到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面前炫耀。

就像,為了夢想,在外艱苦打拚,多少年都不曾回家過年的孩子,在事業成功,公司上市的那一刻。

總會第一時間掏出電話,跟父母親報喜,說您的孩子成功了~

得到消息的長輩,也總是毫不掩飾的誇讚自己的孩子,甚至,毫不保留的將喜悅分享給街坊鄰居。

然而此時,屋裡眾人的反應,完全出乎了龍道一的預料……

就在之前,他已經在腦海里排練了無數次,用什麼姿勢,用什麼台詞,用什麼樣的語調和面部表情等等~

包括,得到爺爺奶奶誇讚,自己該如何謙虛的答對~

包括,看到安幕西一臉崇拜的眼神,自己又該表現得多麼風輕雲淡~

……

然鵝~一切都是夢幻泡影~

……

「呵呵呵,小西,來,再吃點兒這個~」

……

「爺爺,奶奶,忠伯,安幕西,我是說~我現在是六星高手了啊~六星了吶~」

……

「嗯?那又怎樣?這房間里,除了小西之外,哪個又不是六星了?來,小西這個也是古代皇帝愛吃的菜肴呢……」

老爺子臉上依舊毫無波動…甚至眉頭微皺,似乎對龍道一打斷他給安幕西丫頭加菜頗為不滿~

得~瘋了瘋了,這世界都瘋了~

好吧好吧,你們牛,我老老實實吃自己的飯好吧……

龍道一強忍著心中的委屈,從裝著整隻雞的盤子里扯下一隻雞腿,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這肥母雞嘴裏的幽都的大人物,多半就是說凌翊了。

我去,這肥母雞除了知道幽都的大人物和馬道長洛辰駿之間的有交易,還未卜先知知道我和宋晴要去殯儀館。它那腦袋看着那麼小,也裝不了多少腦漿子,可理解事情的本領卻不弱於任何人類,甚至比某些缺心眼的人類更加的聰明瞭。

像太白大人這樣的鳥,來歷神祕,有足智多謀,確實值得人敬佩。

“是,我是要去殯儀館,不知道太白大人你是怎麼知道的?”我朝太白大人鞠了個躬,非常禮貌的問它原因。

小時候我接觸過太白大人,知道它平日裏自負的很。還以大人自居,也不知是什麼原因自稱太白,喜歡阿諛奉承之類的話,最吃我這一套。

太白大人鳥笑了幾聲,十分的得意,它用自己毛茸茸的鳥頭在我的脖頸上蹭了幾下,“蘇馬桶這個小輩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尊敬老夫,老夫喜歡。用收魂瓶收集天魂,老夫問你,這是司馬倩那個丫頭教你救人的辦法吧?”

我皺了眉頭,心裏感覺到一絲不妙。

照太白大人這麼說,司馬倩教我收集天魂很有可能就是一個圈套。可司馬倩是凌翊的人,又看重凌翊是紐約上市公司總裁的身份,應該不可能算計到凌翊頭上。

以凌翊的脾性,司馬倩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這樣一來,整件事情就越來越讓人想不通了。

這個太白大人見面我沒說話,眯了眯鳥眼,眼睛裏閃過了一絲的睿智,“這裏說話不方便,人又多,太陽又曬的。 冷情暖少:愛妻哪裏跑 小馬駒兒,我們別在這呆了。”

的確,施工工地的幾個工人,看到這邊有隻鳥會說人話,紛紛都朝我們這裏看來。好些工地的工人,還有路過的學生都對着太白大人指指點點的。

那個負責工程的工程師,在我們停頓沒說的當口,也插進一句話:“馬道長,你這隻鳥好厲害,居然能說這麼多人話。莫不是玩具吧?裏面是不是裝了播音設備?”

“這個……這個您自己問它好了,它……它脾氣不好,我們就是負責幫你們看看風水。告訴你們建築格局什麼樣,纔有利。”洛辰駿生的並不俊俏,但是確是那種運動型的男生模樣,最近又黑了不少。

乾笑起來,一口牙齒顯得特別白。

那個工程師半信半疑的看着太白大人的樣子,太白大人似乎很生氣,“看什麼看啊,沒見過會說話的鳥啊?小馬駒兒,咱快走,別在這太陽底下呆了,快曬死老夫了。”

洛辰駿臉上的表情有些爲難,從口袋裏抓出一把花生米放在太白大人嘴邊,“這樣走不太好吧?大人,老爺子交代了我們看完風水,跟他們說好了建築佈局才能走。”

“是嗎?誒,這個花生米就着二兩白乾纔是好的呢。”太白大人似乎是在惋惜着有花生米,沒二鍋頭讓它覺得不爽了。

可話剛一說完,那一雙紅色的鳥眼輕輕一轉,掃了一眼工地現場。趾高氣揚的跳到洛辰駿的肩膀上,問道:“是不是我教完這羣愚蠢的人類,就可以離開這裏了?”

“是啊,太白大人,您就指點兩句吧。有一兩處位置,看着像是白虎穴,不知道怎麼破解呢。”洛辰駿也是好聲好氣的哄着太白大人,臉上陪着笑,“您要是想喝白乾,我家裏多得是,若還覺得不夠,我去簡家的酒窖裏給你找。”

太白大人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對着洛辰駿的耳朵嘰裏咕嚕的耳語。洛辰駿聽得連連點頭,找了工程師要了紙和筆畫出一張草圖交給工程師。

工程師看了畫面上的內容,臉色一變,問道:“真的要這麼蓋麼?”

洛辰駿畫符的能力倒是不錯,就是畫畫的能力實在欠缺,他畫的內容的確看起來有些怪。線條歪七扭八的,沒有一條是直的,要不是仔細看,根本看不明白這是個什麼玩意。

按照這張圖紙的畫法,這個棟樓新樓的建築模式和以前的完全不同,說是一棟樓,還不如說是四棟連接在一起的樓層相拼接。

中間留下一個方形的天井,每個房間的房門,都和對門樓相對。

而且樓層還不一樣,據我所看。

朝南北兩棟樓是九層式的,東西兩座爲附樓,只有七層。

這種建築形式真的是在江城獨一無二,因爲有相關規定是,只有達到七層以上的樓房才能裝電梯。那麼新樓是有兩層樓沒有電梯,只有另外兩層樓有電梯。

這可會在學生之間形成心理落差,大家都會搶着要這個電梯樓。

到時候指不定,爲了爭有電梯的宿舍房間,又會出什麼亂子。太白大人給出的建築圖實在是超乎了建築學原理,也超出了城市建設規劃的原則。

可是洛辰駿也不是什麼好人,他不管人家工程師是什麼態度,把畫好的圖紙扔給人家。只是稍微做了一下風水學上的解釋,說是這樣做個口字型的,有利於學生從各個方向採光,還節省了很多空間,以及兩架電梯的費用也省了。

話說的有點狗屁不通,弄得人家工程師連連皺眉。

洛辰駿也不管,直接就帶着太白大人和我們,往學校正門走。後面的那個工程師,似乎是理工出身的學院派,很是不屑洛辰駿這樣的道士。

他故意說的很大聲,卻是用咕噥的口吻說的:“什麼玩意。”

看來,這次的工程,大概不會根據太白大人的建議作爲參考。要是我,我在沒有弄清楚爲什麼的情況下,也不會輕易採納這來自一隻鳥嘴裏的建議。

太白大人卻一點也沒有要搭理那個工程師抱怨的意思,心情特別好,吹着口哨,還吩咐洛辰駿要去他們常去的那個老地方。

太白大人指點風水的地方可是我的學校的宿舍樓原址呢,那棟老宿舍樓裏出的事情可不少,我是有點想多管閒事的。我不希望,將來新宿舍樓,再出現那些可怕的事故了。

路上,我就問太白大人,“您讓洛辰駿畫的圖紙,肯定有啥特殊意義吧?那些工程隊的,肉眼凡胎不明白,我也不是很明白,您能告訴我嗎?”

“恩?我聽姓宋的那個老小子說你,天賦異稟,天生就精研佛法會不知道這個?”它慵懶的說了一句,靠在洛辰駿的肩膀上就好像立刻要打瞌睡了一樣,變得沒精打采的。

腦袋也是過一會兒點一下,看起來是真的很累了。

也不知道說的是不是夢話,它哼哼唧唧的又說道:“恩……恩……你見過佛塔嗎?就是……敦煌大佛那種佛塔。”

“沒有啊,我孤陋寡聞,不知道這些。”我小心翼翼的回答太白大人,我現在雖然問的是蓋新宿舍樓的事情。

可我心裏最想問的,還是司馬倩爲什麼讓我收集天魂,但我知道這件事記不得。 債妻傾嵐 除非太白大人願意說,否則我和宋晴就算掐死它,它的鳥嘴裏也吐不出象牙來。

日頭的確不小,太白大人一副蔫了吧唧的表情,半個字也吐不出來了。

那雙鳥眼,就跟對死魚眼差不多,開始向上翻了。

“快,快去買包中華。要軟的,不要硬的。”洛辰駿提醒了我一聲,拼命的朝我使眼色。

我暈。

太白大人抽菸就抽菸吧,還能分的清楚軟硬,我也是醉了。想以前太白大人頂多是貪杯一些,可沒好上抽菸這一口。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養的壞毛病,也不怕自己短了鳥命。

前面剛好有個小賣部,我小跑的上去,買了包軟中華給太白大人。

太白大人來了個金雞獨立,單腳站在洛辰駿身上,用另外一根爪子抓着香菸。往嘴裏那麼一嘬,整隻鳥就好像騰雲駕霧了一樣。

好一番愜意,才慢慢的說:“蘇馬桶,佛塔一般是九層。當然,也有七層的比較多,聽過沒有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我聽過,浮屠,就是佛塔的意思,對嗎?”我一下明白了太白大人的意思,它是要把教學樓按照佛塔的形式建造。

四面環繞,將不乾淨的東西,鎮壓在裏面。

太白大人滿意的點頭,“孺子可教也。”

話剛說了一半,太白大人的鳥眼突然就一亮,衝進了一件屋子裏去。我定睛一看,居然是個酒吧,這個酒吧白天還營業。

裏頭燈紅酒綠,霓虹亂閃的。

敢情太白大人和洛辰駿說的常去的老地方,就是這間白天也開放的酒吧?況且,洛辰駿還穿着道袍,一副道士模樣的打扮,這樣進酒吧不太好吧?

我們進去的時候,太白大人這隻肥母雞,已經和美女搭上話了。它見到那種衣着暴露的美女,可不是一副自負慵懶的樣子。

看起來憨憨傻傻的,跳到人家美女的鎖骨上,一個勁兒的拍馬屁,“姐姐好美,姐姐好美,姐姐好美……”

那穿着小皮衣的美女給它都笑了,還摸了摸太白大人的羽毛,“這是誰家的八哥,這麼逗……”

誰知道那太白大人賣起乖來簡直不要臉,“我是你家的,我是你家的,美女姐姐,我是你家的……”

我去的,這連節操都不要了。

那個穿着小皮衣的美女,其實就被黑色的皮質抹胸過着大胸脯,腿上也穿着小短裙。身材火辣性感,卻偏偏被這麼只肥母雞萌到了,把肥母雞摟在懷裏,嘴裏還在誇道:“你這隻八哥怎麼這麼可愛啊,你的主人是誰啊?要是沒有主人,我都忍不住把你帶回家了。” 小哥哥小姐姐,你們有試過吃雞腿不吐骨頭么?

龍道一就試過~

……

別說是雞腿,就算是吃大豬蹄子不吐骨頭,對於六星高手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平日里非常美味的雞腿,此時在龍道一嘴裡如同嚼蠟,吃不出任何的滋味兒。

「我吃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