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沈雁似笑似哭地說道,“這東西,原本還是子軒哥送給我做定情信物的,真沒想到,現在竟然會變成這樣。”

這個時候,我聽見唐琅輕聲說了一句,“這大概就叫做天理循環吧,也許,這就是你們命中註定的。”

“好好好!太好了!”沈雁激動地握着月牙梳,“我不管什麼命中註定,只要能對子軒哥有幫助就行。”

說完,沈雁目光灼灼地盯着老魏,語氣裏甚至帶着一絲祈求,“請告訴我,該怎麼用?”

老魏很滿意沈雁的態度,也不拿喬,直接往沈雁手裏的稻石一點一抽,我就看到一縷黑絲慢慢地被抽了出來,很快,就化出張子軒的樣子。

我不知道張子軒到底有沒有變得好一點,反正在我看來,他還是跟之前一般,病病懨懨的,就好像隨時都會掛掉一樣。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時間太短的原因。

老魏上下打量了一下張子軒,然後說道,“嗯!以他現在的傷勢,要是在用犀牛角來養魂的話,速度應該能快上不少。稻石對他的作用還是太小了。”

“太好了!”沈雁激動地拽着張子軒的手臂說道,“子軒哥你聽到了嗎?你當年給我的這把梳子,纔是用來養魂最好的東西。他們還說,這是命中註定,也就是說,你命中註定一定會長長久久陪着我的。”

張子軒聽着沈雁的話,溫柔地朝她笑了笑,“好!等我的傷好了,我們長長久久地在一起!”

“嗯!”沈雁大大地應了一聲。

老魏這一次竟然沒有調侃着兩個人旁若無人般的親暱,甚至還十分配合地說道,“有什麼想說的,可以多說一會兒,要知道你一旦進到這梳子裏面,傷沒好之前,你是不能出來的,否則效果會差許多。”

沈雁卻不在乎地說道,“不要緊的!這麼多年我都等過來了,這點時間,我不在乎。”

可話雖然是這麼說,她臉上不捨的表情,在座的任何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致命愛侶,總裁情在濃時 我看着他們兩個難捨難分的樣子,有些不忍心打擾他們,便拽着正看得津津有味的白露來到院子裏。

這小丫頭也不知道怎麼地,一路回頭看着那倆,等發現自己被我拽到院子裏來了,還興奮地說道,“姐姐,沈雁跟那個子軒哥到底是什麼關係呀?”

哎,我該怎麼跟這個發春的小鬼說呢。這兩人之間的事情,可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說得清楚的。

想了想,我便說道,“他們生前是未婚夫妻,只是造化弄人,活着的時候沒能在一起。”

白鹿沒等我把話說完便自動腦補地說道,“然後他們雙雙殉情,死了之後終於在一起了是嗎?”

我嘴角抽了抽,不知道白露的腦洞什麼時候開得這麼大了。

“喲嚯!小丫頭思~春了啊?”老魏滿是調侃的聲音在我們身旁響了起來。

白露一聽,扭捏地說道,“老魏,你說什麼吶!我哪有思~春了?我就是好奇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好嗎?好奇!”

說完,白露還十分可愛地叉着腰,氣鼓鼓地瞪着老魏。

老魏倒也不在意,十分敷衍地說道,“好好好!你說好奇那就好奇唄!”

“哼!”白露把頭一扭,露出個後腦勺來對着老魏。

她一把挽過我的胳膊,說道,“姐姐我們去那邊說,不跟這個色老頭在一塊兒。”

我好笑地看着這一老一少鬥嘴鬥得不亦樂乎,心裏頭竟然慢慢地有了一種叫做幸福的感覺。

從小到大,我的身邊幾乎都是自己一個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纔有了改變。

當我看着唐琅對我溫柔地一笑,我忽然意識到,這一切竟然都是在認識了唐琅之後發生的。

真的,我的生活就是在認識了他之後纔有的改變。

雖然現在圍繞在我周圍的,都不是真正的活人,但是我已經很滿足了。身旁能有這些人陪伴着,其實也是一種幸福,不是嗎?

往裏看了看,沈雁跟張子軒似乎還有說不完的話。只是大概是察覺到了我的目光,沈雁很快就恢復了原來的樣子,牽着張子軒的手來到我們跟前。

“喲,話都說完了?”老魏看着這倆人說道,“我還以爲你們怎麼也得說上半天一晚上的,真沒想到這麼快就把話說完了呀!哎呀,真失望!”

其實我們都知道,老魏這話裏,滿滿的都是一種好友之間的調侃。

沈雁聽着老魏的話,也沒有之前那種針鋒相對的感覺,她竟然翹了翹嘴角,然後說道,“以後有的是時間說,現在,還是先讓他把傷養好。”

“不錯不錯,知道體貼夫君,是個好媳婦!”老魏竟然連這種話都敢拿出來說了。

果然我看到沈雁竟然真的露出了嬌羞的表情。

這邊張子軒孱弱地朝着老魏拱了拱手,鄭重地說道,“有勞了!” 而老魏,也學着張子軒的樣子拱了拱手,只是跟張子軒比起來,老魏這舉動就顯得有些不倫不類。

大概是察覺到我們隱忍的笑意,老魏大手一甩,還是恢復了之前的樣子,豪氣萬丈地說道,“沒說的,丫頭,把梳子拿來。”

沈雁聽得老魏要梳子,忙不迭地把月牙梳遞到了老魏手裏。

緊接着,我就看到老魏對着梳子掐了好幾個手印,然後再往張子軒身上一點,我就看到張子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鑽進了梳子裏頭。

老魏又接着掐了好幾個手印之後,這才把梳子遞還給沈雁,同時還不忘囑咐道,“記住,別急着放他出來,等他傷好了,他自己會出來的。”

沈雁現在對老魏的話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排斥了,尤其是親眼看到老魏剛纔露的一手之後,更是對他的話完全沒有了懷疑。

我想,現在沈雁的心裏,如果說唐琅的地位排在第一的話,那老魏絕對在第二。

唐琅似乎對這個犀牛角的事情非常感興趣,站在老魏身旁仔細地詢問了起來,兩個人邊談邊走,很快院子裏就剩下了我跟白露。

也不知道白露是什麼時候發現沈雁那把梳子上面刻着一個大雁的圖案,在沈雁轉身離開的實收,白露就這麼看着她的背影,羨慕無比地說道,“我什麼時候也能有一個對我這麼好的男票啊!”

我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剛纔誰還說自己沒思~春的?怎麼才過了一會兒,你就自己打自己臉了?”

白露嘟着嘴不服氣地說道,“哪兒有!我就是羨慕而已。”

“行行行!單純的羨慕而已,對吧!”我敷衍道。

“那當然!”白露揚起下巴說道。

我也沒管她是真羨慕還是思~春了,想着唐琅說明天就要出發去老宅,我這什麼都還沒開始收拾呢,我一刻也待不住了。

正準備離開的時候,我卻發現自己的胳膊被用力地往後一拽。

我下意識地回頭一看,卻發現白露赤紅了雙眼瞪着我,“姐姐,你走這麼快做什麼?”

那陰森森的語氣,加上她猙獰的表情,着實把我嚇了一跳。

明明剛纔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呢?

想到唐琅之前說的,我一下子就明白過來,白露這肯定是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忽然狂暴起來了。

我趕緊向屋子裏頭的唐琅呼救,可是“唐”字纔剛說出口,我就發現自己再也發不出聲音了。

因爲白露已經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使勁地拍打着白露的手,等到感覺脖子上的禁錮鬆了一點之後,我趕緊說道,“小露,你別這樣!”

“我怎麼樣啊?我的好姐姐?”白露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說道。

看着白露完全變了個模樣,我知道她現在說不定已經不認識我了,想都沒想,我就趕緊大喊一聲,“唐琅,救我!”

喊完了之後,我又開始懊惱起來了,哎,這已經是第幾次向唐琅呼救了呢?是不是我一直都只能這樣,只能夠依靠唐琅才行?

想到這一點,我的心情真的太不好了。

當我聽到身後的聲響時,我知道唐琅聽到了我剛纔的呼救,現在,我顧不上想太多了,依靠他就依靠他吧。

現在,我得想辦法讓唐琅把我從白露的手裏救下來,同時還不能傷到白露這個死丫頭!

我原以爲,我的這個想法是沒錯的。

畢竟這段日子以來,唐琅對白露的寵溺十分明顯,那就像是一個大哥哥寵溺自己的妹妹一樣的感覺。要說我以前是爲這件事情吃過醋沒錯,但是後來我知道了,唐琅對白露,或者白露對唐琅,根本就沒有我想象中的那種感覺。

可就算是這樣,我也還是很明白,白露對於唐琅來說,同樣是非常重要的。

可是現在,我發現我錯了,因爲我聽見唐琅十分冷漠地說道,“白露!放下她!否則,我不介意讓你魂飛魄散!”

我不知道唐琅這句話到底是不是單純爲了嚇唬白露,但是他這種冷漠無情的態度,就像我們最初認識的時候,他就是這麼跟我說話的,我能體會得到一個人用這樣的語氣對自己說話的時候,心裏有多難過。

所以,當我看到白露的臉上露出難過的表情時,我趕緊勸道,“唐琅,你別這樣。小璐聽到你這麼說會難過的。”

可唐琅卻不爲所動,依然冷冷地說道,“聽清楚了,你再不放開她,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果然,唐琅的話音剛落,我就看到白露疑惑地看着唐琅,呢喃道,“大……人……?”

那神情,就像是一個迷路的孩子一樣。

我想,也許白露也在努力地想要奪回自己的心神吧。

“唐琅,你看,白露她也在努力,幫幫她吧。”我趕緊說道。

唐琅沒有說話,但是就算沒有看到他的表情,我還是能猜得到,他肯定還是會堅持自己的做法。

可我不想讓他以後會遺憾啊!

就先現在他真的不會爲這件事情後悔,但是以後呢,萬一將來有一天他會爲這件事情感到遺憾呢?

我看着白露的神情似乎有些鬆動,變輕聲說道,“小露,聽到姐姐說話了嗎?小露?乖,先把姐姐放下來好不好?”

我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樣,輕聲地哄着白露,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當白露聽到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忽然暴怒。

她瞪着我,諷刺地說道,“您當我傻嗎?你以爲我不知道你是在騙我嗎?你已經騙了我很多次了,每一次都叫我乖,每一次都叫我聽話!但是你又對我做了什麼?你這個畜生!”

我心想,這下壞了!

我大概是那句話刺激到白露以前不堪的回憶了。

看着她原本已經慢慢恢復神志的眼睛一下子就變得赤紅,我真心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老魏悄悄地出現在了白露的身後。

也就是說,現在的情形就是,老魏和唐琅一前一後地將我跟白露圍住了。

看着老魏安慰的眼神,我的心安定了不少,而再加上唐琅就在我的身後,我想,無論怎樣,我都不會有事的,我們都不會有事的。

“小鬼!你覺得,你打得過我嗎?嗯?”老魏毫不掩飾自己對白露的輕視。

我不知道老魏的激將法對白露有沒有用,但是當白露咬牙切齒地看向老魏的時候,我想,她的注意力多少還是被吸引過去了。

而現在的情形,變成了唐琅在白露的身後,而老魏,則在我的身後。

老魏又接着說道,“喲呵,怎麼?不服氣啊?不服氣來幹一架啊?”

“死老頭!你說什麼?”白露咬牙切齒地瞪着老魏。

而老魏更是鄙視地說道,“老子剛纔說的什麼難道你沒聽到嗎?弱雞!”

“你說誰弱雞?”

我感覺白露現在已經完全被老魏牽着鼻子走了。

尤其是當我感覺到禁錮在我脖子上的爪子又送了一點之後,更加確定了這種感覺。

我剛想鬆一口氣,然後就看見唐琅無聲地朝我搖了搖頭。

我想,唐琅應該是讓我不要節外生枝吧。

於是,我繼續保持着剛纔緊張的模樣,果然就看到白露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又接着跟老魏脣槍舌戰。

還幾次我甚至都能感覺得到,白鷺差點就被老魏氣得想要把我甩掉了,只是不知道爲什麼,每每一到最後關頭的時候,白露總是能想起來要把我緊緊地掐着。

而我,在此期間更是什麼都不敢做。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我忽然發現自己看不到唐琅了。正想着他去了哪裏的時候,我忽然就感覺到白露“啊”的一聲慘叫,然後整個人都被擊飛了出去。

而我的脖子上,白露那雙手竟然還在。

看着這麼血腥的畫面,我下意識地就閉上了眼睛。

我甚至不敢去想,唐琅爲什麼要突然砍掉白露的雙手。

就在我軟軟地快要倒下的時候,我感受到了那個讓我安心的懷抱,還有清冽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響起。他說,“我等不下去了!”

那邊,依然還在慘叫的白露似乎也被老魏控制住了,“叫什麼叫?還不給老子閉嘴!”

緊接着,我就再也沒聽到白露的叫聲了。

Wшw ▪Tтkā n ▪co

等我感覺到脖子上的手被唐琅弄掉了之後,我這才慢慢地睜開眼。首先看到的,就是唐琅近在咫尺的俊臉。

他看着我,說道,“沒事了!”

而我,沒敢說話,只是點點頭。

我不想讓唐琅知道,自己的嗓子啞掉了。

看到已經被老魏控制住的白露,我還是沒忍住問道,“小露沒事吧?”

我想,唐琅應該知道我指的是什麼。只是下一瞬我就後悔了,我的嗓子真的挺難聽的,就跟被砂紙摩~擦過一樣。

唐琅摟着我,說道,“她沒事,就算手臂斷了,用不了多久就會再長出來!”

啊?斷掉的手還能長出來?

唐琅看着我口瞪目呆的樣子,耐心地解釋道,“人跟鬼畢竟還是不同的。有些事情~人做不到,可對於鬼來說,這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事兒。”

我不知道唐琅說的這句話到底指的什麼,但是還是點了點頭。

唐琅又接着說道,“經過這次,我想,我們大家應該都得到教訓了。” 唐琅盯着我,一字一句地接着說道,“首先是你!現在你知道了吧?有些事情,不是你認爲可以那麼做,就真的能那麼做的。”

我悶悶地說道,“知道了,對不起!”

唐琅卻搖了搖頭,“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真正對不起的,只有你自己而已。”

我很清楚唐琅爲什麼那麼嚴肅地跟我說這件事情,他的擔憂不是假的,他的生氣也不是假的。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我太過於魯莽行事造成的。

經過了這次,我真的知道了,我的血,只有對唐琅的時候纔不會有危險。

唐琅嘆了口氣,摟着我說道,“我也有錯。經過這次,我也知道了,以後不管有什麼事情,我一定會跟你說清楚,免得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對不起!”

就在這個時候,那邊的老魏不耐煩地說道,“我說你們兩個,對不起來對不起去的,到底有完沒完了?”

我和唐琅雙雙轉頭過去,發現白露雖然失去了雙手,但是依然掙扎得非常厲害。

老魏看着我們還是一動不動地,更是氣急敗壞地說道,“還愣着幹什麼?過來啊!難不成你真想讓老子弄死她啊!”

我這才明白過來老魏是想要讓唐琅過去幫忙。

我趕緊離開唐琅的懷抱,然後站在一旁。眼前的情形,很顯然老魏一個人是搞不定的。

唐琅也沒有磨蹭,看着我起來之後,朝我點點頭然後快速地來到了老魏的身邊,然後跟老魏一起把白露控制了起來。

白露原本就不太穩定的情緒,看到唐琅的到來之後更加癲狂,此時正斯歇底裏地大喊大叫,“你們放開我!放開我!”

老魏低頭看着白露,皺眉說道,“小丫頭這是怎麼了?好好地怎麼突然就發起瘋來了?”

我聽得老魏這話,心虛的趕緊低下了頭。

感受到唐琅的眼神在我身上停留了一會兒,然後我就聽見唐琅淡淡地說道,“也許是吃壞了肚子。”

我滿頭黑線地看着唐琅,總覺得他就是故意這麼說來給我聽的。

這個小心眼兒的傢伙,都到這會兒了還不肯消氣兒呢!

老魏竟然真的認同了唐琅的說法,點點頭說道,“原來是吃壞了肚子啊?”

緊接着,我就看到老魏擡起頭來滿是狐疑地盯着唐琅說道,“不對呀!小子你該不會是糊弄我的吧?”

唐琅十分淡定地搖了搖頭,“沒有!”

老魏想了想,還是不相信地說道,“小子我跟你說,我可沒那麼好糊弄。在這裏,除了張丫頭之外,咱們這幾個可都是鬼,老子當了這麼多年的鬼,可沒聽說過,鬼還能吃壞肚子的。這活人的東西還能對鬼管用?”

說完,老魏就直着脖子盯着唐琅,而我,也專注地看着他,我很好奇,唐琅這次又會編出什麼理由來糊弄這個老頭子。

唐琅狀似隨意地瞄了我一眼,然後對老魏說道,“我可沒說她是因爲吃了活人的食物纔會壞了肚子。”

“哦?你的意思是?她吃的是對鬼有作用的那種東西?”老魏思考了一下,“你要這麼說的話,倒也是有可能。難怪我覺得這丫頭自從醫院回來了之後總是有些不對勁的地方,難不成她就是在醫院吃了什麼,或者不小心碰了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