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當然記得,炸開石頭,裏面冒出了一股龍形的青煙,村民們都說炸死了龍,還把那年收成的失利歸結於這件事情上。

我恩恩點頭。

江離說:“如果猜得不錯的話,你舅舅的身體,應該就是被炸死的條蛇給佔據了,石縫中的巨蟒只是屍體,這些蛇是來守護那屍體的。蛇能成爲地龍,如果它在最緊要的關頭被你爺爺他們炸死,自然記恨。不過它是怎麼跑到這裏來的,我暫時還無法得知。”

“昨天看那買賣證明時,不知道你注意到一點沒,你舅舅文化水平只是小學,但是他的籤的字卻是所有人中最漂亮的,所以那字很有可能不是你舅舅寫的,而是別人控制着你舅舅寫的,看來你娘在嫁到你們家之前,你舅舅的身體就已經被佔據了。”江離又說。

(本章完)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雷劫可能結束了的時候,天空再一次陰沉了下來,接著又是一陣狂轟濫炸……

伴隨著不斷的咔嚓聲,是無數的雷劫轟然落下,帝溟寒等人感覺地面都跟著顫動了……

轉眼間已經落下七十二道雷劫了,這也讓越來越多的人,往帝溟寒的大宅這裡聚集過來,畢竟這成神的雷劫最多也就是三十六道雷劫啊,可是這邊已經落下七十二道雷劫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帝溟寒看著所墨九狸所在的位置,也是十分的擔心,真不知道這丫頭,到底要經歷多少道雷劫!哪怕是他當初覺醒魔神血脈的時候,也不過才八十一道雷劫而已,可是他看看空中的劫雲,似乎一時半會完全沒有離去的意思呢……

這讓帝溟寒也有些擔心了,雖然看不到墨九狸的情況,但是這麼多的雷劫,難免擔心……

帝溟寒的想法落下沒多久,接連又是十八道雷劫落下,已經整整九十九道雷劫了!劫雲裡面的小傢伙鬱悶的瞪著下面空無一人一獸的地方,心裡也是十分的好奇,這可不是它故意劈這麼多的,按照它感應到的,這裡是一個人成神要渡八十一道雷劫,然後還有一個神器渡劫九道雷劫,剛好是九十道雷劫的……

可是,剛才忽然又感應到,需要落下雷劫八十一道晉級雷劫,這讓它也有些蒙了,但是自己的感應不會錯,它也很好奇到底是什麼人在渡劫,這樣多的雷劫,就是神它也都沒有遇到過……

於是,劫雲裡面的小傢伙,一邊揣著好奇,一邊勤勞的噼里啪啦的落下雷劫,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卻沒有人敢靠近,主要是他們也害怕被著瘋狂的雷劫給劈到……

就這樣,雷劫一直劈了帝溟寒的後院一百七十一下,才徹底的停了下來,雷劫停了,但是劫雲卻遲遲沒有離去,這讓帝溟寒等人也摸不準這雷劫到底是過了啊,還是過了啊……

此刻,空間裡面正在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小書也從剛才漆黑的狼狽發生了變化,渾身的麻煩變得雪白晶亮的,安靜的趴在地上,小書的身上和整個空間,都被一陣白光籠罩著,而這道白光則來自墨九狸的身上……

紫夜睜開眼睛,眼中滿是震驚的看著墨九狸所在的方向和整個空間,還有自己身上淡淡的白光,就連正在沉睡的雪封的身上,也籠罩著一層白光……

於此同時,站在寶寶身邊的雲夏,和雲夏肩膀上面的小鳳,身上也被一層淡淡的白光籠罩著。雲夏和小鳳一愣,齊齊回到了墨九狸的契約空間裡面……

墨九狸此刻的感覺非常的舒服,她就像在自己娘親的懷抱睡了一個無比溫暖的覺一般,整個人都暖暖的,感覺無比的滿足,整個人前世今生,從來都沒有這樣輕鬆過,感覺自己的身體都無比的輕盈,好像自己一個意念她就能成為風,化成煙,那種感覺簡直無法言說…… “你看!”我指着羣蛇身後,遊屍王奄奄一息躺在地上,身上纏着數百條蛇,它們瘋狂的撕扯她身上的紅毛,她的臉上全是血跡,也就在那一瞬間,本來是紅狐的遊屍王突然變成小女孩,躺在那裏一動不動,嘴裏冒着鮮血。

站在她身邊的是一條巨蟒,這條巨蟒就是之前和遊屍王打架的那條,冒充我舅舅的那條蛇。

我心裏一緊,遊屍王這個樣子只怕是受了重傷,能不能活都還是問題,不知道她到底受了怎樣的傷,我竟然害怕了起來。

巨蟒突然朝我和江離看了過來,吐着猩紅色信子,帶着挑釁,瞬間羣蛇突然擡頭,朝我們望過來,隨時準備撲上來。

再一看,他身後還站着一羣黑衣人,那些人的穿着我有印象,是陰司的人。

“他們是要置遊屍王於死地,肯定是她看了不該看的東西,發現了祕密。我明明讓她不要出來……”江離緊鎖眉頭。

如果不是看到躺在地上渾身是血的遊屍王,我都不會理解江離現在的神情,江離及時再厲害,也不能讓人起死回生吧?

想到這裏,我開始擔心遊屍王挺不住。

江離突然眼神溫和的看着我,“你待在這裏,不許亂跑,我很快解決。”

說完,江離踏步朝蛇羣走去,他一步一步走的格外沉穩,此時他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全身陰冷,冷麪冰霜,每走一步都寒氣逼人,那些羣蛇忍不住讓開一條路出來。

“滾開!”他站在那些攀附在遊屍王身上的蛇羣怒斥。

這一聲怒吼,嚇得我一哆嗦。

江離一旦發怒起來,就變得特別可怕。

那些攀附在遊屍王身上的蛇嚇得紛紛退散,這一散去,遊屍王身上的血跡更加明顯,小腿上還有一塊觸目驚心的傷口。

巨蟒走到江離面前,盯着江離說,“江離,我勸你少管閒事,這丫頭的事情,已經交移陰司處理,難道你要和陰司過不去,那樣只會自討苦吃,你現在趕緊滾,我還可以放你一條生路,既往不咎。”

江離冷哼一聲,“你們的目的也是與我們抗衡,她不過是正好撞見了你們的祕密。既然和陰司扯上了,你們就是周氏的人。還有,她是我江離手底下的人,沒我的允許,你們誰敢動!”

那幾個黑衣人也跟着圍了過來,手裏拿着鐵鏈,氣勢逼人。

巨蟒放肆狂笑,笑的狂妄,伸手指着江離的鼻子嘲笑,“就憑你,也想從我手裏拿走人,口出狂言!”

剎那間,陰陽之氣開始在江離上方匯聚捲動,砂石席捲,那些羣蛇紛紛擡頭望着四周砂石和氣流,震驚不已。

江離雙手掐印,口中念道:“太上老君動敕令,下界護法渡衆生,若有不尊令,一照化灰塵,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敕。”

這個氣波流之前江離用它來對付過我爹,強大無比。

轟的一聲。

石窟頂下的碎石紛紛落下,砸在羣蛇身上,數聲淒厲慘叫,血開四濺,那些蛇雖然力氣大,也都被砸傷,根本無力戰鬥。

之前我見過這招,威力無窮,看來江離是手下留情,只用了一層功力。

巨蟒瞬間血紅了眼,憤怒的看着江離,猛朝江離撲了上去,嘴裏怒吼着,“臭道士,你敢傷我兄弟,我要你死!”

巨蟒瞬間將江離纏住,死死的嘞着江離,我嚇得害怕,這巨蟒力氣極大,直接將江離淹沒,他龐大的身軀緊緊纏繞,江離起初還能看見身體,後來什麼也看不見了。

突然,江離一聲怒喝,砰的一聲,巨蟒被彈出數米遠,重重的摔在岩石壁上,碎石跟着落了來。

這巨蟒更加兇狠了起來,嘶吼一聲,無數的蛇全部竄了進來,這不是洞內原本的蛇,而是召集了外面的蛇,密密麻麻接踵而來,看着我渾身起雞皮疙瘩,最後全部融入巨蟒的身上,它迅速膨脹,變得更加巨大。

最後變成比之前還大幾倍的超級巨蟒。

他張嘴咆哮,朝江離衝了去,只是一秒的瞬間,我壓根就還沒看清楚,他就一口將江離活吞入口中。

我嚇得一抖,江離被他吞進肚子裏了!

師父不可能被它吃掉的,我剛想邁出步子,想要出去,就想起了師父的話,叫我不要亂走,師父是最厲害的,肯定不會有事。

正在猶豫之時,那巨蟒突然往岩石壁上猛撞,發出嘶吼聲,它的腹部明顯有東西在滾動,瞬間,白色腹部處一片殷紅,傷口越來越大,只聽見,“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獨尊。體有金光,覆映吾身。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包羅天地,養育羣生。受持萬遍,身有光明。三界侍衛,五帝司迎。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喪膽,精怪忘形。內有霹靂,雷神隱名。洞慧交徹,五炁騰騰。金光速現,覆護真人。急急如律令。”

那巨蟒腹部一陣金光綻開,江離從體內走了出來,那巨蟒重重摔在地上,之前所有的羣蛇從體內紛紛逃了出來,他瞬間變成一條小蛇,奄奄一息。

江離面無表情的看着它,“我不殺你,希望你好自爲之,你不過是陰司的走狗,他們給你重生讓你賣命,還不足以讓我動手殺你。”

看那蛇已經受了重傷,估計要想再作怪也沒用了。那幾個陰司的人將着一切看在眼裏,面面相覷,低聲咕噥幾句,忽然後退幾步,變成黑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趕緊朝江離跑了過去,“師父,你沒事吧?”

江離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師父怎麼會有事,這巨蟒本就已經死了,陰司掌管生死,如今卻肆意改變這千古不變定律,陰司不再是周武王時期的陰司,已經變了。”

“可惡……”我捏着拳頭罵着。

江離告訴我,“不要仇恨,他只是立場不同。陰司給了他重生的機會,他必須聽命於他們,這也無可厚非。只不過大家立場不同,他就算有罪,也不足以死罪。”

就在這時,江離蹲下身,把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遊屍王抱了起來,她渾身是傷,身上的血染紅了江離白色的衣袍,她已經昏迷。

平時她總是吵吵鬧鬧,現在突然安靜下來,竟然讓我害怕。

江離皺着眉看着她,又望着我,嚴厲的跟我說,“以後我說的話,必須聽進去,她不聽我的話,這就是下場,你記住了嗎?”

我點點頭,江離說的沒錯,他明明讓遊屍王躲起來,可她還是讓巨蟒發現了,才受了這麼重的傷。

只是遊屍王本就固執,天性好鬥,一定是忍不住才和巨蟒發生衝突。

四周都還有她受傷留下來的紅毛血跡,看着讓人揪心不已。

我這才發現,遊屍王瘦小的手指上,全是血跡斑斑,指甲也全部斷裂,她指甲本來長,現在全部與肉生生分離,還有一些殘留的指甲已經扎進肉裏,這場面看着讓我渾身難受。

人說,十指連心,這樣鑽心的疼痛,她怎麼受的了,她又是拼了多大力氣想要掙扎,卻被死命拖了進來。四周的岩石壁上,全是她留下的爪印,帶着血痕。

我們走出巖壁,一路上,都能看到遊屍王掙扎後所留下來的傷痕,雖然平日裏對她,我並不待見,可是此時,我心裏陰鬱難受起來了。

我們回到外婆家裏,屋子裏空蕩蕩的,我才意識到,這裏已經沒有人了。

(本章完) 雖然墨九狸無法睜開眼睛,但是她的意識慢慢清晰,她看到自己的識海中,多了一個乳白色菱形的印記,墨九狸有些驚訝,這難道是自己的神印?

於此同時,墨九狸也發現自己的天地九神訣已經不見了,雖然天地九神訣不見了,但是在識海中的印記中,她感受到了天地九神訣的氣息,微微一想,果然她需要的資料,從菱形的印記中出現,那些原本都是天地九神訣的中資料……

而墨九狸也震驚的發現,自己的天地九神訣竟然不知道為何直接晉級到了大圓滿,所以才會消失的嗎?

「主人,這就是你的神印,但是又不全是!」這時小金的聲音在墨九狸的耳邊響起。

「小金,你長大了?」墨九狸驚訝的問道,因為小金的聲音已經不像原來那般帶著些許同音了!

「主人,因為你擁有了神印,突破成神,所以我也晉級了,自然就恢復了大半的實力,聲音也恢復了!」小金聲音裡面帶著幾分開心的說道。

它原本以為自己再也無法恢復實力了,卻沒有想到墨九狸這麼快成神,而且成神的時候連帶著空間和它都跟著晉級了……

「恭喜小金,但是你說我的是神印,又不全是是怎麼回事?」墨九狸問道。

「主人,正常神印是圓形的,可你的確實菱形,所以我覺得主人的可能是神印,但是又覺得不全是!」 天賜空間:農家辣妻種田忙 小金想了想說道。

「圓形?都是圓形嗎?」墨九狸疑惑的問道,前世她是神女墨九狸時,是沒有神印的,至於為什麼她也不清楚,而且不僅是她,她娘親和爹娘都沒有。

因此,她以為所有人都跟她一樣的,所以也沒打聽過神印的事情,因此對神印前世今生她都是十分的陌生!不然,墨九狸也不會在恢復了大半的記憶后,都不知道如何領悟神印了,因為她本來就不知道的……

「沒錯,都是圓形的,據我所知不管是人族,神族,魔族甚至是獸族,妖族等等,所有的神印都是圓形的,按照每個人和獸所擁有的屬性,神印的顏色會有所不同,全屬性的神一般就是七彩神印或者是九彩神印,至於十色神印也是所有神印中的傳說,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畢竟擁有十種屬性的簡直太少了,應該說根本就沒有過……」小金解釋道。

墨九狸聞言看向自己識海中的神印,果然是菱形的,而且還是乳白色的,根本沒有第二種顏色,給墨九狸的感覺就是,自己的神印似乎沒有進化好,似乎等到這乳白色消失后,才能出現自己的神印……

小金感知到墨九狸的想法,覺得也有可能,於是說道:「主人,或許真的是這樣,畢竟你現在只有意識蘇醒,人還沒醒來呢!」

「那我現在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墨九狸覺得有道理,想了想說道。

「額……主人,我也不知道你現在應該做什麼!」小金聞言無語的說道。

「唉……好吧,那我繼續睡一會兒好了!」墨九狸最後說道。 遊屍王傷勢嚴重,江離將她暫時放在屋裏休息,我實在擔心,在遊屍王身邊徘徊了好一陣,江離知道我擔心,就告訴我,“放心,她會好起來的,畢竟她可是遊屍王。”

我點點頭,又問江離,“她到底發現什麼了,他們要置她於死地!”

江離皺着眉頭,陷入沉思,沉默了大約一分鐘,纔開口說,“陰司的人,看在眼裏卻沒有幫巨蟒的忙,顯然它是個擋箭牌。遊屍王一時半會,醒不過來,我們必須要查清楚真相。”

江離繼續說,“這樣,我們再去洞裏一趟,遊屍王也是去洞裏發現的祕密。”

江離施法將遊屍王身邊做了護法,只要遊屍王不走出屋子來,就不會有人傷的了她。我跟着江離,又跑回那個礦洞,四周清晰可見抓痕,滿地的紅色毛髮滲着血跡,讓人看着揪心。

我把洞裏的裏裏外外翻了遍,也沒看到有什麼留下的東西,難道說江離放走那條蛇,它帶着那些東西跑了。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江離,江離搖搖頭,“如果只是可以拿走的東西,遊屍王應該不會蠢到再進礦洞一次,她最先進來的時候並沒有發現東西,而他們警惕以爲她看到了,遊屍王願意冒險再進來,肯定是因爲祕密只有礦洞裏才能看到。”

礦洞裏,最有可能的就是四周的牆壁,因爲太過於陰暗,所以看不見。

我打開手電筒,對着四周的牆壁照射,果然有問題。

上面寫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不過不是中文,更像是一種遠古的字體,不屬於這個時代。

我問江離上面寫的是什麼,他皺着眉頭,“上面雖然寫了東西,原有的字體痕跡比較淡,可是這上面,還有新的劃痕,可能是有人故意破壞文字,在上面進行了更改,看來早就有人預料我們會發現,已經提前做好了手腳。”

我歪着腦袋問江離,“那我們是不是白來一趟了?”

江離看着上面的文字,緩緩告訴我,“雖然被他們掩蓋了,可是這上面都不難看出,寫的和陰長生有關,應該是和復活有關係。遊屍王,一定是發現了對周氏不利的東西,所以它們才一直要殺她滅口,還出動了陰司的人,這事情比我們想象的麻煩了。”

我們在返回路上,江離告訴我,他認爲,目前最關鍵的就是保護遊屍王,她現在是很關鍵的人物,再一個,就是老瞎子。

冒充我舅舅的那個人,幾經周旋的目的也就是爲了挑撥我們和老瞎子之間的關係,一旦他們得逞,肯定對陰司那邊有利,所以必須儘快找到老瞎子。

回到屋子裏,我用毛巾給遊屍王擦了擦臉上的血跡,看着她現在奄奄一息的樣子,我忍不住的說了句,“你平時不是挺精神的嘛,怎麼就突然這樣了……你可別死啊,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看着她生命垂危,我更是心急如焚。

遊屍王似乎聽見我說的話,微微張開嘴,哼了哼,“靈……”

她的聲音幾乎小到聽不見,我用手摸了摸她的額頭,竟然發燙如火燒一般,嚇得趕緊丟下毛巾衝出去找江離。

江離聽了後,一臉淡定的說了句,“妖的體溫本就高,跟人類不一樣。受了傷肯定體溫會更高,不必擔心。”

聽了江離的話,我這才放心下來,現在想來,可能是我當時太緊張了。

突然天色變得黑壓壓,團團烏雲壓了下來,這明明是大白天,轉眼間就成了黑夜,天氣的瞬間驟變,讓我嚇了一跳。

江離皺着

眉,緩緩站起身,一臉嚴肅的看着我,“他們來了。”

“誰?”

江離繼續告訴我,“陰司派來的人,過來追殺遊屍王,這樣興師動衆,看來他們是不打算讓她活了。”

我心裏忐忑不安,江離一臉沉思,轉向頭嚴肅的看着我,“別擔心,我不會讓他們得逞,遊屍王知道真相,也是我們很重要的線索,我會護她周全。”

四周忽然暗涌起來,轟隆隆的聲音,越來越近,這氣勢帶着一股黑暗,帶着冰冷的殺戮。

外面突然打開一道黑色大道,走出來一大波帶着頭盔的黑衣人,江離告訴我,這是陰司的劊子手,專門暗地裏做追殺的事情。陰司雖然有自己的制度,對於一些需要得到懲罰,卻找不到合適理由的情況下,就會出動陰司的這羣劊子手,他們沒有統一的名字。

如果是陰司裏的重要人物犯了事,他們也同樣有執行力去追殺,這纔是他們最可怕的。

只有陰司裏的人才知道他們的存在,他們見不得光,處於陰間法規中間,不受管制,他們都曾經是陰氏手裏的大人物,同樣身懷絕技,因爲陰氏衰敗後,被周氏牽制。

後來被安排專門處理高難度的人物,只要他們完成足夠的指令,就可以被得到解放。

岐山一脈原本是周氏的,現在遊屍王在江離身邊,無論怎樣,他們都不會留她活命。

一大波戴着頭盔的黑衣人氣勢陰暗站在我們面前,江離伸手將我推到身後,面無表情的看着他們。

這些人果然和我們之前見到的陰司使者不一樣,他們更像是冷血空殼,只有殺戮。

領頭的人發出低沉的聲音,“閒雜人等讓開,陰司執行任務。”

江離淡定自若,依舊不動,直挺挺的擋在他們面前。

江離的無動於衷,無形之中激怒了對方,領頭的黑衣人,突然拿出長刀指向江離,冰冷的口吻命令,“閒雜人等,給我滾!”

這人竟然讓江離滾,簡直是太不自量力,我心裏氣的牙癢癢,更不想讓他們帶走遊屍王。

見江離不動,那人舉刀發號施令,“聽令!捉拿遊屍王,無論死活!”話音一落,數十個黑衣人舉刀衝了進來,轟隆隆的聲音震耳欲聾。

江離側頭告訴我,“去守着她,這裏交給我。”

我點點頭,趕緊撒腿就跑,守在遊屍王門口,以防萬一,我扭頭看着躺在牀上的遊屍王,渾身血跡斑斑,傷口觸目驚心,奄奄一息無法動彈,要是被這些人抓了去,只怕還沒到陰司,就已經死了。

黑衣人準備衝進來,江離抽出法劍,揮劍便劈砍在黑衣人刀面上,刺耳抨擊聲,黑衣人手裏的大刀瞬間破碎,這一舉動讓黑衣人慌亂陣腳。

黑衣人見勢態不妙,立即下令,“所有人,格殺勿論!”

他身後的黑衣人如數揮刀朝江離劈來,江離淡定自若的閃避身體,他們根本就絲毫傷不到江離的一根毫毛,這樣的挑釁,讓黑衣人更加暴怒。

突然我眼前衝來一個帶刀黑衣人,我學着江離平日裏的模樣,並指念着,“敕!”

那黑衣人瞬間倒地,重重的摔在地上,不過我的法力有限,只是短暫控制他,還沒等我喘過氣來,他突然站起身,揮刀而來,正衝我眼前。

突然,那個人身體一陣僵硬,直直的倒在我的面前,身體突然一點點消失,最後變成一縷黑煙飄走。

哐當——

江離的法劍掉落在我面前,原來是

江離投劍刺穿那個黑衣人的身體,法劍用了符咒,讓那人直接魂飛魄散。

雖然我雙腿在發抖,可是當時我就是一心想着不能讓他們帶走遊屍王。

“陳蕭,把劍收好。”江離淡淡的說了一句。

我嗯了一聲,連忙把法劍握在手裏,緊緊捏着,生怕有黑衣人過來。

江離這樣輕而易舉消滅了一個黑衣人,讓他們有些慌亂了陣腳,另外幾個黑衣人猶豫的看了一下領頭的,那領頭的黑衣人面不改色,繼續命令,“殺!”

一聲怒吼,再次讓他們壯膽,更加兇猛的朝江離撲來,刀光劍影,我甚至能感覺刀鋒雖離我遠,卻能隔空劈開我。

江離輕鬆避開他們的刀光,一臉不屑的說,“人,你們休想帶走。如果我沒認錯,你們都是以前陰長生派下的人,如今成了周氏的走狗,真替你們丟臉。”

江離話音一落,幾個黑衣人竟然神色黯然,身體微微一顫,目瞪口呆的看着江離。

“閉嘴!”領頭的那個黑衣人怒紅了眼,揮着刀子就朝江離劈來。

江離空手接刀,一股強大的力道硬生生的將刀刃搬彎,這讓在場的黑衣人都嚇的後退好幾步,然而此時此刻,江離渾身上下散發這一股恐怖的氣勢,力道強大無比,眼神更是嚇人。

“滾!”江離怒斥,嚇得黑衣人們全部停止了進攻。

本來還有黑衣人準備進攻,都被領頭的黑衣人制止了,突然領頭的黑衣人屈膝跪地。

唰的一下,黑衣人突然集體紛紛跪下,領頭的黑衣人開口,“不知您是何方神聖,我們也是按照指令行事,如果沒有完成,我們回去也是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